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6)   本期第五頁
 

 

 

 

 

 

 

 

 

 

 

 

 

 

 

 

 

 

 

 

 

 

 

 

 

 

 

 

 

 

 

 

 

 

 

 

 

 

 

 

舒巷城(五)

星曲篇   二首   1970年
矢發星飛破霧煙,豪情動地也驚天。蒼龍膽裂隨雲落,紙虎魂飄逆水眠。鳴馬壯行銀漢渡,赤光高照地球前。萬山縮小長空短,漫道關山路八千。
重霄寂寂衛星遊,玉笛飛星響四周。豈獨廣寒仙子笑,東風吹遍五湖洲。

國際寫作計劃盛會開幕敬贈華苓暨保羅兄   1978年
自古分離原苦事,如今不怕是分離。小城四月風光好,雪後春歸葉滿枝。

1977年秋舒巷城應國際寫作計劃」之邀,赴美國愛荷華參加文學活動。聶華苓,保羅安格爾為該年盛會之主事者。

致陶然
窗外篷山隔市聲,陶然燈下也抒情。鰂魚涌畔高樓上,不採流霞可摘星。

致林瑧
林瑧雜筆蕉風下,豈畏愁雲壓眼前。他日相逢椰雨後,舉杯同看彩雲天。

1978年10月9日     編者按:林瑧,新加坡著名作家。

致李向
是苦還甜嚼菜根,童年往事暗留痕。牛車水熱人情暖,隔海遙牽赤子心。

1978年10月9日     按:菜根亦菜根小品也 ,謹以此題贈

編者按:菜根小品》是李向寫的書名。李向也是新加坡著名作家

七律   1986年11月
昔日東江秋氣盪,惠州船向水微茫。少年簷下愁人雨,戰亂他方是我鄉。回首痴雲行漸遠,情腔婉轉卻難忘。餘音今夜從頭聽,一曲薇娘壓夜涼。

編者按:1941年日寇侵港,翌年,作者離港赴桂林,途經惠州,在某户人家屋簷下避雨,聽到小明星所唱的《癡雲》,感極。1986年,作者三臨惠州,終於找到故地。後來,在港又購得小明星所唱歌曲的盒帶,因寫詩以記。

太空人   1988年6月20日
浮雲短聚匆匆去,兩地離情一樣長。千百年來無此事,太空何處是家鄉。

按:移民者夫妻分隔,戲稱「太空人」。

採桑子   遊惠州西湖詠東坡   1986年11月
烏台詩劫南遷謫,月白風清。雲鶴關情。鐵笛羅浮山外鳴。   西湖堤上行經處,綠水盈盈。苦雨還晴。怕濕流光劫後程。

烏台詩案: 蘇軾在汴京時所遭遇的文字獄。

如夢令   讀辛棄疾詞
可令蛟龍驚退,傾倒風前欲醉。豪氣也柔腸,亦雅還狂劍外。敲碎,敲碎,花月滿窗悲淚。

如夢令   讀納蘭容若詞
月冷沙明風轉,輕拍雕鞍撫箭。牽馬欲尋河,水涸泥乾人倦。心亂,心亂,悵望路遙雲斷。


或人之家 都市人
當年他父親出殯的第二天 他的肺裡
有一張報紙 裝滿二氧化碳
描述白馬素車的熱鬧 昨夜失眠,今天打呵欠
說這太平山下的功臣  
如何生榮死哀 他的心冰冷
一生為皇家盡忠効力 腦是熱的
  越琢磨越愛金錢
他津津樂道先父當年事  
他自己呢,今年不過五十六歲 碧流清溪在哪裡?
已經替隨時退休的自己 綠樹紅花呢
買下了最好的墓地 離他很遠,很遠
年青時他信科學現在信風水 他的風景
從前他吃牛排講牛津英語 也不過是明信片,郵票
現在他喝參湯讀曾國藩家書 和扁扁的洋紫荊
   
他的物業,銀行存款 某類唱片店
加上他那三個青出於藍的兒子 唱盤日轉夜轉
可真給他帶來 連唱針也彷彿喊殺連天
很大的名譽和福氣  — 擴音器放出的
  不是旋律,是穿心箭
他的大兒子在商場上 還有一個個狂哭的漩渦
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捲到十丈你的耳邊
二兒子買進了許多許多地皮  
三兒子呢剛剛學成歸來 信用貸款
就能夠把非變是把曲扯直 人格不能抵押
  先生,很簡單
分期付款 信用就是物業,房產  ・・・  ・・・
冰箱   電視機  
風扇   鴨毛被・・・・・・  
帳單   利息  
分期   付款  
付血   分期・・・・・・  

張恨水 (五)   詩      關於張恨水        更多張恨水詩詞選

張恨水,原名張心遠 (1895-1967),安徽潛山人,一生從事主理報業和小說寫作,作品逾百部,亨負盛名,最為人熟知作品有金粉世家春明外史啼笑因緣,數十年來多次被編成舞臺劇 ,電影,電視劇集,可惜較近年代的觀眾只有興趣於劇情方面欣賞,相信大多數人沒有留意原作者是誰。 作者國學根底很好,除百多部中篇,長篇小說創作外,還寫下大量散文,小品文,隨筆,詩,詞,按張伍先生云不下數千篇,也能作畫,一生筆耕逾數千萬字,作品之多堪稱前無古人 ,抗與內戰期間,以筆為槍,先後寫有"太平花",巷戰之夜大江東去虎賁萬歲八十一夢魍魎世界,激勵國民抗敵精神 ,從不面壁虛構,完全憑親身所見所聞描述國民在戰爭下的生活苦G,社會各階層眾生相,和揭露官僚,巨賈的相互勾結,貪v腐敗,國難當前還過荅醉金迷的奢靡生活 。

 

 

 

 

 

 

 

 

 

 

 

 

 

 

 

 

 

 

 

 

 

 

 

 

 

 

 

 

 

村居讀書雜感   四首
為解煩憂讀楚辭,令人欲語拙言詞。心中一掬長沙淚,老去無聊作舊詩。
長安自古喚房荒,一榻能容羨走廊。盡有崇樓餘鬼瞰,多年空着半閑堂。
曾從水滸領威風,保正如王處處同。昨夜牽繩傳獨子,居家兄弟醉歌中。
路旁凍骨少陵哀,正值爭名盛宴開。一醉群英千百萬,不知誰作主人來。

山居偶得
春來荒谷也生情,梨白桃紅到眼明。强把竹林當壁畫,厭聞山雀亂琴聲。七年夢堜~重慶,八路風前夢北京。莫道茅廬寒蠢像,無多裝飾一身輕。

鄰村看桃花
慢勞村主浪猜疑,客是江南一布衣。僅帶眼來通市路,不因餌上釣魚磯。平心鄭重尋詩料,含笑從容突棘圍。行過小橋頻反顧,濃花如火傍斜暉。

看包公戲   四首
笑比黃河不易尋,千年神話到于今。清廉溺盡貪污海,想像人民渴望深。
反映人心鼓板前,放糧斷獄美如山。無非大嚼屠門意,轉覺愚民太可憐。
能斷陰陽是也非,所傳雖幻有生機。冥官還向人間借,太惜清才宇宙稀。
太子何曾換小猫,爭傳佳話打龍袍。台前我愛仁宗帝,容得包公製鋸刀。

哀越人
隱去陶某跨鶴才,遨游世外赤豪哉。誰知千萬腰纏物,點滴脂膏聚得來。
哀宋人
真把杭州當汴梁,西湖歌舞又平常。城門閉後開言路,痛哭傷心話靖康。
哀明人
但教馬阮不高封,三鎮何難共建功。不及滿清多爾袞,尚知可法是英雄。

移二弟嘯空柩自揚州義地往西郊人民公墓   三首
七天朝夕上荒丘,喜出原棺漆似舟。隔冢亂鋤翻白骨,如柴薄匣檢枯頭。孝漁澤國千年夢,送葬田園九月秋。蓬首攀籬望家小,盧溝不復作東流。
戰友情多死後知,憑兄一信葬君尸。試看骨亂無親鬼,幸得功成記事碑。何日再來吾老矣,今宵新睡汝安之。烏鴉結伴相催晚,滿腹詩心寄與誰。
衣錦還鄉別個還,一車棺匣出厢關。料知後乏回京路,試望前
亂草山。落葉西風今已別,幽州白日幾時閑。清明來吊無消息,恐在寒沙十畝間。

國曆十月二十五日(夏曆九月初七日)送葬公墓。是日,西風白日寒氣襲人。予九時乘車往,十時早抵公墓。揚州同鄉會,已派幹員到,詢及靈柩,尚未到,予乃赴村外,向鄉酒店泡茗稍候 。及茗畢,回公墓,柩仍未到,時已四鐘矣。同人見予身不耐寒,乃將嘯空先埋,時已白日薄山,即行趨車回家,時已八鐘,自謂對得住六弟也。當時,用飯即卧,遂即感冒 ,昏睡數日,廿九日愈,遂拉雜記之。詩稿亦病後錄之。

出廣渠門   二首
渾號沙河失浪痕,月城樓堞兩無存。出門七八人家比,差似文郎老樹村。
曲接通衢大道斜,小攤出讓酒和茶。雲車冠蓋無人到,日落閑談賣菜家。

右安門   二首
平坡一片望無邊,築道挖塘力六千。欲識重來觀宇宙,車夫遙指越三年。
月子微彎此道墙,人家三十半城鄉。驅車走盡崎嶇路,來受西風一段凉。

午風
風來大聲吼,開門未見人。沙翻驚撲面,馬過鞠微塵。罷讀還枯坐,烹茶慰老身。隔院烏反哺,久眺嘆慈親。

車上客擠
九日星期,二子自校歸,笑云:客擠。其實每星期六及星期皆如此也。
逐雲車子織如梭,座落堆山把背拕。各站遙觀人比海,天公縮地不算多。

冬日雜記   八首
紫泥怕濕鳳頭鞋,車子嬌呼串曲街。努力挑根橋上去,斜風細雪過秦淮。
風吹微雪爛如銀,素手開門撲滿身。回見柏枝紅豆子,插瓶入畫眼中春。
棗子南埡夜色昏,如霜如霧晦前村。半弓欲墮天邊月,犬吠鄰家客到門。
古道西風異樣吹,玉瓷瓶子剩空枝。瓷瓶代訂梅花約,一束涵苞一首詩。
木落江南似有情,三分蒼翠拂雲輕。晨來閑向寒林去,草白人行總帶聲。
落葉書窗月半棱,幾回呵手掩美綾。挑燈起搨滕王帖,一點鈎橫一點冰。
寒林昏卧阻歸途,雪後山光一綫無。起囑良朋須小立,淡風飛過莫愁湖。
飛自詩情不耐消,忽聞梅蕊隔溪橋。淡風斜日
寒客,獨抱冬心渡石橋。

棗子南埡,重慶市區一地名。


熊潤桐  勸影齋 (一)   更多熊潤桐詩

熊潤桐,字魯柯,號則庵。廣東省東莞市人。廣東高等師範文史系畢業。工詩善文兼擅書法曾被稱為南園五子之一。終身從事教育先後講學粵港上庠。著有《勸影齋詩》,《入海集》,其詩親手刪存790餘首出版問世。一九四九年來港,曾任聯合書院文史系教授,與陳湛銓,曾克耑,馮康侯等為當時聯合書院五大名師。



 

 

 

 

 

 

 

 

 

 

 

 

 

 

 

 

 

 

 

 

 

 

 

 

 

 

 

 

 

 

 

 

 

 

 

 

 

 

 

 

 

 

 

 

 

 

 

 

 

 

 

 

丙子除夕
坐對瓶花一室春,重尋兒味却成塵。閉門剩有詩堪祭,把酒惟應影獨親。撫事興懷徒用老,資生無計且忘貧。沈沈萬念趨今夕,更待明朝認此身。

《勸影齋詩卷二》

雨霽郊行
琴援桑户不成聲,苦雨兼旬識此情。出郭暫令雙眼豁,減衣頓感百骸輕。遙峰映日如初沐,積水平疇尚未耕。欲報新晴無好句,風前閒聽眾禽鳴。

《勸影齋詩卷三》

瓶桃將謝感對成詠
瓶桃花到漸殘枝,愁憶盈盈手供時。豈謂兼旬看不足,强持一念轉成癡。春風孰與東流急,詩筆應憐老大遲。閱盡枯榮晴雨外,細蜂閒蝶又何知。

悼滄萍
詩到蒹葭有別功,信知吾道不能同。高名每歎千秋後,彩筆真成一夢中。忍向屋梁窺落月,剩持卮酒酹東風。餘生尚顧論文樂,豈請交期遂爾窮。

夜雨感舊
珠箔飄燈夜正幽,玉欄低倚若浮舟。歌傳別院聲纔接,雨打斜階影欲流。絲竹漸殊中歲感,風光閒夢少年遊。明朝陌上相逢處,多恐飛花已滿溝。


以上《勸影齋詩卷十一》

市樓見山杜鵑花感詠示雲山
寥落風塵匪所期,故人懸夢可勝悲。覺來綠頰猶盈淚,聽罷清謌祇斂眉。且住豈關寒食近,欲歸徒繫暮雲思。市醪許有消愁用,爭柰春心不易持。

感事
此行端為破家來,一念身謀剩未灰。海上波雲仍萬幻,眼中陵谷已三回。羊亡眾復爭岐路,心死誰知是大哀。日暮古原愁入望,可堪彈淚更登臺。

近日有依水滸傳人物作點將錄者,竟爾涉及賤名,朋輩擧以為問,走筆見意。
飢驅賣藥到洋場,偶爾歌吟祇自傷。豈謂迂儒堪落草,竟牽名姓附强梁。時衰儘有求全毀,計詘惟餘不謝方。莫訝曹公遜潘陸,本無人識古悲涼。

自注:九芝世補齋醫書有不謝方一卷

雨後道傍廢園見紫薇花
誰遣名花落道傍,數枝閒淡對斜陽。無人為寫風前影,有客來窺雨後妝。婉婉朱顏成薄醉,垂垂白髮寄他鄉。浮生漂泊寧能料,邂逅難回少日狂。

閏六月初五日曉雨酷熱漸退有作
酷熱惟憑一雨消,虛廊風動响蕭蕭。冥冥樹色當窗見,漠漠雲容入夢遙。卧聽眾聲鳴碎玉,稍分餘潤到冰綃。錦屏鴛枕依稀憶,多恐秋期負鵲橋。

閏六月十五夜立秋作
過雨涼生得早秋,宵來明月正當樓。憑軒頗愛風林靜,對影方嗟樂事休,一葉辭柯增客感,此身如夢落南陬。更無雙鯉傳書素,碧海青天祇欲愁。

追念亡女素安
來日原知事更難,人間憂患萬千端。卅年涕笑回頭盡,四海風濤入夢寒。故國已無歸骨望,餘生猶是食梅酸。不堪重讀如蘭志,惘惘高天負手看。

醉中渡海作
一水尋常日再經,此心直欲赴滄溟。狂瀾已倒何由挽,有酒能酣不願醒。老去生涯餘濩落,舊遊名輩盡凋零。愁來白眼將安放,空對殘山幾箇青。

雨夜示升兒
宵來好雨得同聽,豈是尋常作客情。汝病會隨良候轉,老懷猶耐一燈清。床頭濁酒聊成醉,戶外春蟲漸有聲。海角棲遲吾亦慣,西疇無地託淵明。

渡海雜感
冉冉春雲半作陰,眼中魚鳥自飛沉。交遊那復論新故,揭厲從知有淺深。海與天遙欣一放,詩隨人老尚耽吟。頻年憂患名心盡,來者多應勝似今。

客中再逢杜鵑花盛開作
惘惘看花第二回,鵑聲無柰使人哀。亦知白髮為歡晚,來對朱顏帶淚開。歸夢欲飛愁點水,芳方纔發暗成灰。最憐雨橫風狂後,乞得春陰已費才。


以上《勸影齋詩・入海集》

開歲五日作  乙酉
開歲閒看五日過,清尊纔罷復微哦。缾桃得洒花逾艷,窗雨生紋水欲波。一室信宜常俯仰,百年能耐幾蹉跎。郊原經亂春遊絕,咫尺風光負已多。

落花四首
畫樓人起曉濛濛,消息微茫細雨中。一笑竟成今日誤,重來豈復昔年同。看天莫問愁何寄,即色猶疑意未空。解道禪心是煩惱,固應無怨及東風。
一雨千紅並作堆,寂寥香徑却誰來。寧勞墮絮稱同命,未信芳心果易灰。苒苒池塘陰易合,愔愔簾募午慵開。侍兒欲掃腸先斷,留與殘英點綠苔。
聽盡鵑聲更不歸,任教雙蝶撲簾飛。風狂雨橫空三月,水遠山晴碧四圍。餘馥中人猶欲醉,錦衾何事祇多違。原知臥久添惆悵,强起憑欄對夕暉。
去去無心問錦茵,風前相送更何人。離懷漫語歸來燕,逝水難回夢後春。偶向鏡臺留半面,却勞銀燭想孤顰。雲屏暗續瀟瀟雨,多恐還成未了因。

淚四首
風轉花飛入暮寒,更堪斜雨逼欄干。愁來始恨冰綃薄,夜永誰憐翠袖單。眼底豈無珠可拾,燈前真與露同看。天迴地動春何色,聽到鵑聲恐亦殘。
樓外輕雷殷殷過,天涯無計託微波。夢回衾枕疑猶熱,別後江山喚奈何。怪爾當筵曾示信,祇今同病不聞歌。纔晴乍雨尋常見,又被風吹上薄羅。
湘竹何年染始成,琵琶人去不聞聲。明河直欲從天瀉,幽恨難終到海平。已負佳期歸獨倚,空勞異代與同傾。他時會得無生旨,未信銅仙尚有情。
雪虐風饕早閉門,千山無鳥望中昏。思窮滄海難尋月,夢入鮫宮祇斷魂。豈有棃花堪帶雨,本來柳絮不成温。薰籠久慣寒宵味,恩怨休從悟後論。


堂上峩峩入望奇,任他羣女鎮相窺。明珠 的皪纔當額,錦緣逶迤半趁眉。玉指記彈新沐後,雲屏親挂欲眠時。除教翠鳳釵頭覺,多少端嚴眾未知。

裝成引領復遲遲,猶費回頭幾度思。已別熏籠香宛在,忍令銀桁袖低垂。温涼乍換誰先覺,豐滅何因豈預知。鏡裡舊憐春月柳,西風羅袂不禁吹。

正愁負此好腰肢,不惜輕羅手自治。祇道斜拕剛六幅,孰知重疊費千思。意量寬緊居中覺,態有低昂入舞宜。適體未妨隨上下,綠衣休替古人悲。

蘼蕪十里望中疑,雙燕盈盈未許窺。已報花開歸意切,却防泥滑下車遲。香塵乍落回眸處,巧樣先忘試足時。縱跡可曾來月夜,秋深簾外露華滋。

亭亭風裡立多姿,俯仰寧為此世知。萬態終看歸結束,一生所得是矜持。有誰緩急能相保,去日歡愁可勿思。幾曲朱欄都倚遍,雙魚何事衹教垂。

寒砧而外此何聲,百擣新看玉楮成。舒卷有時寧自料,短長經翦略分明。盈盈繡角雙鴛小,漠漠南雲一雁輕。人意豈曾殊厚薄,別來微物總關情。

淚浥瀟湘第幾枝,脫來新頴試初持。與誰深淺論眉樣,喜爾剛柔應手知。詩愛玉臺經歲寫,山摹紈扇感秋遺。秦恩自寡中書老,彤管無勞更遠貽。

任是潛光不著文,意中濃淡自能分。漫嫌入紙曾留迹,每到臨池便化雲。閒處銷磨初未覺,秋來憔悴儻相聞。含毫欲落如垂露,轉恨無言可寄君。


適意方圓兩可忘,眼波流處暗生光。初疑頑質原無感,偶觸冰肌便覺涼。過雨氣凝新月暈,捲簾花泛半池香。黛匳脂
朝慵檢,洗滌翻緣片石忙。
印泥
故人顏色得無同,早分君心在印中。青鳥銜來應有信,玉箏調罷待開筒。書勞錦字回環覓,篆入靈犀宛轉通。想見小名親署就,粉牋微染指螺紅。


以上《勸影齋詩卷六》


楊雲史  江山萬里樓 (一)   生平        更多江山萬里樓詩詞



 

 

 

 

 

 

 

 

 

 

 

 

 

 

 

 

 

 

 

 

 

 

 

 

 

 

 

 

 

 

贈梅蘭芳詩
不見畹華七年耳,飛聲三界,騰影九天,清才絕詣,我不知其所止矣。故都百業蕭條,梨園多不能舉火。丙子孟秋,夫婦航空北來,救解同業飢苦,美其風義,賦此書贈。
其一
瓊樓玉宇閉瑤京,三疊霓裳總有情。此曲自經天寶後,人間天上不分明。
「 總」一作「最」
其二
衣香吹下彩雲隈,碧落相携翠袖回。疑是雙星渡銀漢,靈槎一片日邊來。
「 衣香吹下」彩雲隈一作「玉人相並綵雲隈」,「碧落相携翠袖回」一作「滿袖天香碧落回。」
其三
南府昇平百感深,舊人頭白有哀音。千門遍洒楊枝露,一曲清歌見佛心。
戲劇週報作:「南府光宣舊樂工,淒涼頭白化哀鴻。孤寒售底誰酬願,畢竟梅郎勝杜翁。」
其四
洗眼還從雲水光,碧城仙處見蘭芳。長安大好清秋月,莫道江南是故鄉。

陳美美北來索畫並題
不見阿美又五載矣。近因滬謠,北游故都,來寓省候,紅顏如舊,玄鬢已非,能無身世之感,因其乞索畫,為繪梅並題五絕。
其一
漢皋解珮事悠悠,江草江花幾度秋。此日涼風動蘋末,何人吹笛上黃樓。
其二
臨江處處唱刀環,二月笙歌戰後閒。獨憶煎茶催酒醒,春鶯啼遍武昌山。
《實報》作:「江頭二月唱刀環,幾度笙歌戰後閒。長憶煎茶催酒醒,春鶯啼遍武昌山。」
《續集》作:「貔貅十萬唱刀環,幾度笙歌戰後閒。三月魚肥江水美,新鶯啼遍武昌山。」

其三
霸業荒荒已十年,行軍司馬鬢蒼然。當時橫槊臨江處,祇在桃花流水邊。
「荒荒」一作「荒涼」
其四
閨中有婦似朝雲,繡榻參禪伴使君。相對琴操如佛印,袈裟未必異紅裙。
其五
桑田綠後見雲鬟,寂寞韓翃鬢已斑。我未成功君未嫁,停杯且共看秋山。
「成功」一作「功成」

編者:(程中山)【輯】錄自一九三六年《實報半月刊刮(第二年第三期)。另載張醉丐(打油詩・楊雲史與陳美美)(一九三七年九月十八日北京《實報》),無題有序 ,後輯入一九四零年《張醉丐打油詩》(華龍印書館刊本)。又載高拜石《古春風樓瑣記・楊雲史江東獨步》(一九六四年再版)。亦載《續集》,題作(美美重之北平索畫 ,感時撫昔,題詩五首。)案:《實報半月刊》題下無序,據張醉丐(打油詩・楊雲史與陳美美)補之。

題王小航方家園記事   中記戊戌政變之真相,世人都不知者
其一
誤國清流亡大夫,是非今日不糊塗。千秋留得真消息,猶見前朝一董狐。
「不」一作「總」
其二
骨肉孤危涕淚多,眼中真箇見銅駝。原來慈孝關天下,家事其如國事何。
「其如」一作「都成」
其三
會面金門荊棘中,胥門抉眼此孤忠。珠簾玉砌春寒夜,都付詩人夢故宮。
其四
當年李相收京闕,雪涕還宮萬馬行。曾見范陽舊行殿,柳絲一樹碧無情。
其五
裘馬清狂感歲華,從前門巷近君家。宗之瀟洒今斑鬢,猶得江頭拜浣花。
其六
草堂花竹應傷神,喜見開元一老臣。多少樓臺烟浪堙A月明西內更無人。

秋柳怨   悼亡   七首
其一
年來久罷倚欄干,人去樓空萬里寒。張緒風神非似昔,含情披拂與誰看。
「久罷」一作「不忍」,「非」一作「猶」
其二
棲鴉纖月近黃昏,馬上秋山水上村。未必江南勝江北,天涯無處不銷魂。
「棲鴉」一作「樓移」
其三
西樓萬縷復千絲,苦憶前年折一枝。送到離亭猶握手,今知惜別是歡時。
「前年」一作「年年」,「離亭」一作「江頭」,「是」一作「亦」
其四
亦知夫婿封侯恨,每寄寒衣怨不勝。舊日樓中裁剪處,西風瘦盡見疎燈。
「怨」一作「惜」,「舊」日一作「往日」
其五
衣香畫舫憶春遊,今日征人萬里愁。悽絕故鄉行樂地,兩行寒綠一回頭。
其六
小園蕭瑟舊池臺,亂後蘭成百事哀。重過攀條殘照處,寒鴉萬點過江來。
此首《北洋畫報》作:「半生修到住樓臺,此日潘郎百事哀。重到攀條回首處,寒鴉萬點過江來。」
其七
不惜風神搖落多,轉傷生意未婆娑。七分憔悴三分綠,我見猶憐憐奈何。
「七分憔悴三分綠」一作「三分憔悴七分綠」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