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50)   本期第十三頁

陳述叔避寇澳門

近來,《汪兆鏞詩詞集》面市,許多人都推崇汪兆鏞的詩詞成就,讚揚他為澳門爭了光。我當然也敬佩汪老生的詩詞及為人,何況他的公子汪希文又是我在澳門時的好朋友,更有親切感。不過,我更佩服的是澳門另一位詞人陳述叔。

陳述叔是新會人,抗戰期間,為避日寇,曾住在澳門有年,情況與汪兆鏞相似。其詩詞成就並不比汪遜色。我們不妨將他目為澳門詞人。

陳述叔名洵,詞學精湛。朱祖謀為近代詞宗,不輕易推許時人詞。但朱祖謀稱他:“海綃詞(述叔詞集名)神骨俱靜,此眞能火傳夢窗者。”還說:“新會陳述叔,臨桂況蕙風,並世兩雄,無與抗手。”又題句云:“雕蟲手,千古亦才難。新拜海南為上將,試要臨桂角中原,來者敦登壇?”

此詞對陳述叔和況蕙風眞是推崇備至,於《朱祖謀集》中,殊不多見。人們提到廣東時,總是說“黃詩陳詞”(黃是黃節)。

鄧芬先生於詞極為自負,也不輕易推許別人。戰後在廣州,陳述叔墓木已拱。有一年重九,文友相聚,鄧先生喟然嘆道:“人生重九且為歡,除酒更何言?”我知道他是感念故人,唸出陳所作的《風入松》。唸到“白頭親友垂垂盡,尊前問,心素應難”時,更是神色悽然。古人所謂“一生一死,乃見交情”,於此可證。

陳述叔本來在廣州中山大學敎詞。日軍在一九三八年十月進攻廣州時,他攜眷避寇澳門。他為人生性孤僻,落落寡合,尤畏與生人應酬。他在澳門租屋居住,家有一妻一妾一子,住處狹隘,住得極不舒服。那時日軍在廣東燒殺掠姦,無惡不作。四鄕難民雲集澳門,房屋租金極高,住處不理想是意料中事。舊友只有鄧芬等數人,四顧茫然,心情自然非常抑鬱。

澳門那時生活指數甚高,他在澳門找不到工作。而澳門並無大學,中學和小學都難以容得下他那槃槃大材。他手頭上的一點積蓄漸漸枯竭。一九四一年,太平洋戰爭爆發,香港淪陷,物價飛漲,糧食奇缺。他實在捱不下去了。恰巧那時才子林碧城在汪政府中出任廣東敎育廳長,他廣攬人才,不使莘莘學子弦歌中斷,於是寄錢寄信給陳,向他招手。陳雖憎恨日軍,但為了生活,誠如冒鶴亭所言:“餓死亦知俄頃事,一身容易一家難。”至此,他應林碧城之邀,返回廣州,從此永別澳門,無緣重返。然而,他在澳門所寫的那闋《玉樓春》,卻給澳門人留下了珍貴的文學瑰寳:

新愁又逐流年轉,今歲愁深前歲淺。良辰樂事苦相尋,每到會時腸暗斷。   山河雁去空懷遠,花樹鶯飛仍念亂。黃昏晴雨總關人,惱恨東風無計遣。

此詞悽惋動人,令人不忍卒讀。澳門人對他感念不已,無怪鄧芬先生常常誦唸他的遺作了。

李烈聲


陳去病

陳去病(1874~1933),是和梁啟超同一時期的革命詩人。梁主張變法,他則提倡革命。1906年加入孫中山領導的同盟會,並於1909年和柳亞子,高旭等人組織南社 。他的詩風格質樸,情緒激昂。

中元節自黃浦出吳淞泛海
舵樓高唱大江東,萬里蒼茫一覽空。海上波濤迴蕩極,眼前洲渚有無中。雲磨雨洗天如碧,日炙風翻水泛紅。唯有胥濤若銀練,素車白馬戰秋風。

這詩是陳去病在光緒三十四年(1908)中元節(農曆七月十五日)所作,其時作者由上海乘船往汕頭,準備到廣東從事革命活動。

陳去病和柳亞子是詩友,交誼極深。他有《訪安如》七律一首,「安如」是柳亞子的字:

梨花村堨n重門,握手相看淚滿痕。故國崎嶇多碧血,美人幽抑碎芳魂。茫茫宙合將安適?耿耿心期衹爾論。此去壯圖如可展,一鞭晴旭返中原。

這詩也是陳去病在光緒三十四年(1908),那年七月,是秋瑾遇害週年,他準備邀眾祭奠,被官府注意,迫得逃往廣東汕東 。逃亡前到桏亞子當時所住的吳江縣黎里村(梨花村)與柳道別。

碧血,指戰友所流的血。美人(屈原《離騷》的美人芳草之義)比喻賢人君子,秋瑾等人的革命戰士。

高旭

高旭(1877~1925),字天梅,也是清未民初的革命詩人,與柳亞子,陳去病等人共同發起組織南社。他的詩開闊奔放。

盼捷
龍蟠虎踞鬧英雄,似聽登台唱大風。炸彈光中覓天國,頭顱飛舞血流紅。

此詩寫於民國元年(1912)十一月,其時民國雖告成立,各省尚未完全收復,高旭寫此詩時,江浙革命聯軍正在進攻南京。

元旦
新朝甲子舊神州,老子心期算略酬。搖筆動關天下計,傾樽長抱古人憂。劇憐肝膽存屠狗,失笑衣冠盡沐猴。滿地江湖容放浪,明朝持釣弄扁舟。

此詩寫於民國二年(1913)元旦,經過一年時間,詩人已看清楚雖是「新朝甲子」,但仍是「舊神州」,革命果實是被一班舊官僚 ,投機政客篡奪了。詩中表現了作者對革命變質的强烈憤慨和失望的心情。


蘇步青

蘇步青,著名數學家。從事教育達半世紀。他是一位為國家培養了多少專門人才的老教授。到了晚年,淡泊自甘,青燈夜雨,以書卷為伴,這正是中國典型的知識分子。

蘇步青在復旦大學退居二線時,曾有詩述懷:

黃冠翠袖足清閒,淡泊生涯水石間。南閩有家歸夢遠,西湖無廟屬杯難。聞香曉日春何早,聽雨青燈夜更寒。我比老僧還愛靜,案頭兩不厭相看。

蘇步青(1902年9月23日出生於浙江省溫州市平陽縣騰蛟鎮帶溪鄉~2003年3月17日病逝於上海),字雲亭,原名尚龍(訛作「尚良」),中國數學家、微分幾何學專家,中國科學院數學物理學部學部委員(院士),曾任復旦大學校長、名譽校長。

  


金堯如

金堯如(1923年9月-2004年1月18日),浙江紹興人,前中國共產黨黨員,曾負責在台灣組織地下黨運作推翻國民黨政府。1948年,金堯如從台灣到香港,不久擔任香港親中共報章《文匯報》總編輯,負責中共在香港宣傳和統戰工作。文化大革命期間,金堯如曾被中共召回,遭受軟禁及勞動改造;直到文革結束,中共才將他調回香港復職。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金堯如等人因不滿中共暴力鎮壓學生運動,在《文匯報》社論以「痛心疾首」四個大字表達不滿。六四天安門事件後,《文匯報》一等人遭到中共整頓;金其後宣告退出中國共產黨,與中共決裂,並移居美國,但仍經常發表評論文章,呼籲中共推行政治改革,直至2004年初病逝。   (維基百科)

前文匯報總編輯金堯如在洛杉磯病逝,這實在是有違他生前的志願。上世紀六十年代,有一次,他乘着酒興和金庸爭吵,大聲叫道:我生為中國人 ,死也要做中國鬼!我不會到外國去。」但他晚年卻是在美國渡過的。對於他這樣一位愛國之士來說,可以說是悲劇。投奔海外而客死於美國 ,在事實面前修正了自己一向的看法。在第一號資本主義國家的美國,他終於發現了資本主義的優越之處。他生病進了醫院要動手術,費用起碼是幾十萬美金,他哪堨I得出這一筆數目 。但好在他的銀行存款在兩千美金以下,這樣,照美國的社會福利制度就可以免費,不必付錢了。這樣的社會福利在共產主義社會是沒有的,卻在資本主義社會的美國存在着。他不得不承認 ,資本主義社會自有它優越之處。諸如此類的社會福利,在加拿大,在北歐挪威,瑞典,芬蘭之類的小國,都使人感受到它的好處。

那年父親去美國,兩人交換意見,修正了他們多年來嘲笑過的一個觀點:「月亮也是美國的圓,是美國的好。」他們肯定了這好這圓 ,嘲笑自己多年前所作的嘲笑。

他是有幾十年黨齡的老共產黨員,也是一位健鬥的民主戰士,為甚麽不說他一生為共產主義奮鬥,卻說他一生爭取民主呢?他當年參加共產黨是為了向國民黨爭取民主 ,反對腐敗 ; 他近年的脫離共產黨,也是為了向共產黨爭取爭取民主,反對腐敗。

他對出動幾十萬大軍,鎮壓學生運動,感到「痛心疾首」,而斷然和它有過幾十年感情的黨決裂,慷慨退黨,義無反顧。覺今是而昨非,他回首這幾十年來自己為共產黨而勇於獻身 ,恐怕也是有點感到「痛心疾首」的吧。

這幾十年來,他曾經是以一個真誠的共產主義戰士而活躍的。就在「三面紅旗」,「大躍進」時 ,他在香港領導《文匯報》的工作,曾提出關起門來建設社會主義的口號 ,意思是香港儘管是資本主義社會,不可能實行奔向共產主義的大躍進,但何妨把《文匯報》關起門來,自成一個天地,也要搞社會主義。這是他極左思潮的一次表現。

六十年代文革期間,他受騙回到廣州去交代歷史問題,被軟禁了幾個月,最後證明他是清白無事的,但仍被先下放到廣東省委五七幹校去種田。幹校結束後,又被當時的廣東省革委會主任丁盛强令調去粵北的煤礦 ,繼續接受煎熬。一九七二年秋,他從粵北去了廣州,約父親到廣州相會,他們一別五個寒暑了 。他受騙去廣州時,父親是同去的,卻不知道他被推入陷阱因由。五年一別,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他和了歐陽修的一首蝶戀花送父親(羅孚):

誰知離情拋卻久。五度秋來,心上還依舊。夢到中流日把酒。瀟湘挹盡洞庭瘦。   夜雨西窗朝雨柳。聚散匆匆,也願年年有。雲白山清風滿袖。海鷗浩蕩煙波後。

他還把這年春天寫的一首卜算子給父親看:

玉宇喧春雷,沐浴光和雨。又是東風浩蕩時,我欲乘風去。   昨夜夢飛天,河漢等閒渡。攬月摩星大笑歸,未卜天知否?

他後來終於借調回廣州,在廣東省委理論小組工作,然後去北京,主持中華,商務兩書局的編輯部。最後又重回香港,復任《文匯報》總編輯,這已是文革後的事了。

一九七七年八月一日,建軍節五十週年之際,鄧小平在中共三中全會復出,他以歡欣的心情,填寫了一首金縷曲:

此樂無窮已。望神州,鈞天樂奏,歡騰八部。鴻鵠翔兮鷹燕舞,萬木嚶其鳴矣。浩浩乎雲飛風起。回首東山幽谷在,零雨過,霜幹更青綺。參天立,山容喜。   問誰能斷東流水,看千秋,滔滔覆載,智者樂此。堪笑沉迷移國者,豈識乾坤真理。則天夢,可憐彈指。怒觸不周人復出,佐英明,繼往開來史。今共古,真無幾。

金堯如是政論家,許多人都知道。他又是詞人,恐怕沒多少人知道的吧。他的詞走的也是豪放路線,有些字句並不一定合乎規律,總的氣勢確實是豪放逼人的。

羅海雷

節  羅海雷(羅孚之子)《回憶民主戰士金堯如

   羅孚     金堯如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