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7)   本期第十二頁

劉成禺   洪憲紀事詩 (三)   更多

劉成禺(1876年-1953年),本名問堯,字禺生,曾用名劉麟莊,筆名劉漢、漢公,壯夫,室名世載堂。湖北省江夏縣(今江夏區)人。中國民主革命家,中華民國政治人物。著有《太平天國戰史》 ,《洪憲紀事詩》,《世載堂詩集》,《世載堂雜憶》等。
劉成禺曾隨孫中山從事革命,曾銜命在美國辦大同報,此外,舊體詩寫得相當好 ,,其膾炙人口者為洪憲紀事詩,孫中山,章太炎兩先生為之序,當時刊印無多,坊間上難購得。上海古籍出版社决定重印此書,並將洪憲紀事詩七絕二百零八首,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連同張伯駒先生續洪憲紀事詩補注合刊成一書 ,,定名為洪憲紀事詩三種



 

 

 

 

 

 

 

 

 

 

 

 

 

 

 

 

 

 

 

 

 

 

 

 

 

 

 

 

 

 

湘陰陳嘉會  題洪憲紀事詩

滄桑閱罷百憂并,欲紀遺聞月旦評。却把南孤東馬意,新詩寫擬玉溪生。
蜉蝣託命原朝暮,魑魅窮形雜異同。志怪好憑麟角筆,不須瘢垢與芟礱。
天崩地陷空豪語,墓上征西更盜名。堪笑當塗矜讖緯,六張五角未分明。
四輔當時自謂賢,遺規猶是鳳皇年。長安社埵P兒戲,白狗丹雞亦可憐。
丹書鐵卷竟何存,佐命元功痛帝閽。位極人臣多蹇剝,最難開卷泣煩寃。
呼朋引類起羣奸,尚把欽擬鳳鸞。獨有孫郎差可恕,悔將鞍馬事曹瞞。

孫毓筠有自懺書。
第一仙人得得來,錦披曾許到蓬萊。如何洹上萋萋草,不及分香望雀臺。
項城臨死,手刃一姬,附葬墓側。
火色鳶肩年少新,不遑念及歲寒身。可堪遺老頭如雪,五百金來頌聖人。
華陽居士稱真隱,一代申屠著節操。古寺蕭蕭見朝簿,當前誰唱月兒高
蜀喬茂蘐先生,隱居北京法源志。施愚持参政院名單至,有先生名,以衰病謝絕,强剜一姓為王樹柟。此事關係一代名節 ,特為揚出。
當年我亦同張儉,今為遺山築史亭。莫笑劉生是瘋漢,一篇傳誦萬人聽。
余為寫歲寒詩思圖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九
皕宋圖書廣海籐,蕭然高閣類孤僧。詩人證得陳思罪,莫到瓊樓最上層。

世凱二子克文,字抱存,後署名寒雲。母朝鮮世家家,世凱駐韓時所納,早死,洪憲紀元贈第一宮妃。克定擁乃父稱帝,克文時作諷詩示幾諫之意,後以感遇詩獲罪 。詩云:乍虓L綿L自勝,陰晴向睨未分明。南回寒雁 掩孤月,西去驕風勳九城。駒隙留身滮@瞬,蛩聲吹夢欲三更。絕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上層。初 ,克文逐日闢觴政於北海,結納名土,從者頗眾。克定陰遣嶺南詩人某窺克文動靜。某檢舉感遇》末二句詩意為反對帝制 。克定稟呈世凱,安置北海,禁其出入。克文唯摩挲宋板書籍金石尊彝,消磨歲月,故有《寒雲日記》,由丙辰正月起,十年無間。其後丙寅,丁卯二年手書日記,劉秉義得之,為之題跋影印刊行 。(夏口李以祉注釋)

附錄:劉秉義《袁寒雲丙寅丁卯日記跋》

余與寒雲公子雖無一面緣,讀其「絕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上層。」句 ,未嘗不悲其身世遭家多難悒悒窮困以終也。袁氏諸子,寒雲最有志學。喜結名流,故於書法詞章,旁及金石考訂之屬,卓然有獨到處。無他著作,僅日記十餘冊,詳載起居,交游,遺聞 ,政治,唱酬,考訂,逐日無間。洪憲後記政事者絕,蓋不欲評判人 ,而供人評判也。予得其丙寅,丁卯兩年日記,筆法勁秀,首尾完備,所記皆碑版泉幣考訂之學,間及朋友贈詠。中載圖百餘幅,又蘭亭縮拓十餘種最名貴。述政治身世者,只憶小桃紅詞感洪憲時之樂事 ,弔林白水詞哀復辟後之喪亂二條而已。餘冊散失殆盡,早年所記政聞二冊,又為張漢卿攜往遼瀋,毀於兵燹。今日可見者,予家所獲丙丁二冊。嗟乎!使袁氏帝制不為,寒雲以貴公子盡其所學 ,必能名世。當國破家亡之後,天復不假以年,求長此落拓江湖亦不得,所遺留者又僅此二冊日記,豈非命歟!予憫其志,悲其人,影印百版,願事表傳。

附:題劉少巖藏寒雲丙寅丁卯日記(武昌劉成禺題詞)

中壘搜書稿獲珍,卷中風度照麒麟。盛時典讌詩流盡,神墨讎題有故人。
世家興廢不須談,落拓江湖是好男。秀寫懷中棖觸意,建安才子褚河南。
寅卯親書首尾年,碑圖金石萬珠船。應知中歲多家難,記事曾無政一篇。
衣冠古夢拜吾劉,遺箸精刊到相州。風雨高樓皇二子,誰憐人物傳陳留。

忱綠先生來函云:《洪憲紀事詩本事注》中所傳寒雲之詩,為七律一章,特其發軔之初,尚有小小曲折人所未諗者 。斯作原稿,七律二章。題曰《分明》。前有小序,經易哭庵(順鼎)刪改,併為一章,乃以問世。寒雲於哭庵所刪,殊未愜意,曾錄原作示余,玆刊於次,以存其真:

乙卯秋偕雪姬遊頤和園泛舟昆池循御溝出夕止玉泉精舍
乍虓L綿L自勝,古臺荒檻一奕恣C波飛太液心無住,雲起魔崖夢欲騰。偶向遠林聞怨笛,獨臨靈室轉明燈。絕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上層。
小院西風送晚晴,囂囂恩怨未分明。南回寒雁掩孤月,東去驕風黯九城。駒隙去留滮@瞬,蛩聲催夢欲三更。山泉繞屋知清淺,微念滄波感不平。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十
團城樓北海堂東,兄弟當年有賜宮。識得窗間名姓在,春風零落小桃紅。

袁克文因莫到瓊樓最上層」詩句,為儲公克定所忌。猶曹丕之於子建也 。世凱賜諸子克定,克文,克良北海離宮各一所。克文攜吳姬小桃紅,居雁翅樓。家諭禁與當朝名士往來唱和。克文無聊,小桃紅日為炊食。丙寅三月二日,寒雲日記云:秀英原名小桃紅 ,今名鶯鶯,咸予舊歡小字也。對之棖觸。爰致語曰:提起小兒名,昔夢已非,新歡又墜;漫言桃葉桃,春風依舊,人面誰家。又曰:薄倖興成小玉悲,折柳分釵,空尋斷夢;舊心漫與桃花說 ,愁紅汰綠,不似當年。蓋小桃已琵琶別抱矣。日記今藏秉義家。(嘉興劉秉義箋注)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十一
六十分時侍聖躬,一聲臣諾一分中。諸公莫笑饒臣癖,分定汾陽王式通。

(第二句為安徽王源瀚改竄)

帝制取消,王式通與張一謁項城,張行常禮。王仍拜跪稱臣。事畢,同下值 。張謂王曰:書衡,汝真有臣癖,予與項城談話不過六十分鐘,汝足足稱臣六十聲。王曰:今上雖棄皇帝不為,予與項城君臣之分已定。汾陽王式通豈能效人首鼠兩端,過路撤橋,並跪拜稱臣之禮前日所屢為者 ,今亦不敢為耶?蒲圻覃壽有詩載順天時報曰:獨有王臣癖 ,聲聲不二臣。汾陽稱寄籍,江總認全身。即詠此事。奉軍入京,捕徐樹錚,誤獲王式通。警察緦監殷洪壽案問:汝徐樹錚耶?王應曰:誤矣 ,王式通也。殷大怒,連批王左右頰,呼王八旦王八旦者再。樊樊山一日與郭曾炘飲,曰:吾為王書衡得一妙對 ,面受二八旦,口稱六十臣。郭曰:二八旦吾知之矣 ,六十臣又出何典?樊曰:此劉麻哥之麻典也。有詩為證 。(孝感鄧北堂說事)

陳中嶽誦洛云:洪憲時予住嚴範孫先生家。先生曰:日下今有一絕妙好對曰:三千金呼二萬歲 ,一小時稱六十臣。對為王書衡,出則繆小山也。繆小山荃孫應詔入京,項城手贈三千金。小山入謝 。連呼萬歲兩聲。(後孫公園雜錄)

更多袁寒雲詩


張伯駒  紅毹紀夢詩  (三)   更多

張伯駒(1898-1982),字家騏,號叢碧,北洋軍閥元老張鎮芳之子,是袁世凱次子袁克文的表弟。書畫家,收藏 家,對戲曲,詩詞各方面都有登峰造極的水平,與張學良,溥侗,袁克文合稱民國四公子。一生致力收藏古董文物,為了不讓國寶流落國外,不惜傾盡家財 ,變買房產,甚至夫人的首飾,從文物商販手上購回不少稀世國寶字畫,包括被尊為中華第一帖的晉陸機(平復帖),國寶中之國寶的隋代展子虔(游春圖),是傳世最早的卷 輻畫,還有宋黃庭堅(諸上座帖),趙佶(雪江歸棹圖卷),李白(上陽台帖)。他購古文物絕不是待價而沽,他認為金錢有價,國寶無雙,絕不能落入洋人外邦手中 。 他一生淡泊名利,不願當官。解放後,他先後將平生購下的珍貴文物捐獻給回國家收藏。 可惜的是這位傾囊捐獻的張伯駒,也難逃文化大革命的衝擊,被打成了當然的牛鬼蛇神,發配到農村去勞動改造。遺憾的是他最終沒有得到國家相應的回報 。






夫人潘素

 

韻醇如酒味堪誇,疑是清明醉杏花。皆道元元紅絕藝,轅門斬子勝譚家。

唐人詩: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魂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杏花村即山西汾酒產地 ,元元紅山西梆老生唱法,人謂其韻味醇厚,如杏花村之酒。有人謂其轅門斬子一劇,尤勝於譚鑫培。余曾觀其演轅門斬子,其神情作風,必極精彩。惜在八九歲時,不能領會。惟尚記對八賢王一段唱辭如下:戴烏紗好一似愁人的帽 ,穿蟒袍好一似坐了監牢。登朝靴好一似絆馬索,這玉帶好一似綑人的繩,不做官來不受困,食王的爵祿當報王的恩。童時余還能學唱 ,後不知元元紅歸何處,梆子戲亦不再看矣。

雅韻國風昔尚聞,譚孫劉並鼎三分。歌聲更出行轅外,諡法人嘲楊制軍。

清末,天津有票房名雅韻國風,內分三派:一,譚派為鹽商王君直,二,孫派為鹽商陳子臣,三,劉派為竇雁峰,頗極一時之盛。又袁項城任軍機,由楊土驤繼任直隸總督。楊性貪婪,極懼內,曾自為聯云:平生愛讀貨殖傳,到死不知綺羅香。楊尤好唱二黃,有專司伺候之琴師。吾友陳鶴蓀曾為其文案,即專陪其公餘清唱者,傍晚歌聲時達行轅以外。楊歿於直督任,賜諡文敬。有人為聯嘲之曰:曲文戲文所以為文,冰敬炭敬是之謂敬,此亦有關戲劇史料者。

四思觀劇在童時,譚字高標紙上題。朱粲但看花臉好,不知誰是叫天兒。

余十一歲時,入京省視先叔嬸,偶過文明茶園,見門口黃紙大書字,時晝場已將終,乃買票入園,正值譚鑫培演南陽關,朱粲方上場,余甚欣賞其臉譜扮像,而竟不知誰是譚鑫培也。

供奉內廷最有名,時時涕淚感恩承。慈宮親點天雷報,演與今皇默默聽。

清光緒帝繼同治大位乃西太后那拉氏所主持。及光緒引用康有為及六君子行新政,母子間積不相能。每遇宮廷慶宴,西太后則點譚鑫培演天雷一劇,以刺光緒帝,謂其忘恩負義,帝觀之默然。在抗日時,余居西安,曾游蘭州,與王福山演此劇於西北公路局劇場,台下堂客,竟有落淚者,此劇之移人可知。

宮廷供奉不尋常,幾得人間看一場。演出欲求譚貝勒,請安需要那中堂。

譚鑫培一號譚貝勒,因譚供奉內廷,外間少演出。尚書那桐最嗜譚戲,一日約其飯,求其外間演戲,譚曰中堂要鑫培演戲,須中堂向我請安。那桐即向譚請一安,譚乃於外間演一埸,一時傳為話柄。蓋按清制,大臣請安禮,對貝勒,郡王,親王始行之。此譚貝勒外號之由也。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