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0)  
本期第二頁

唐代古體詩選讀     白居易

樂府詩集【新樂府上】唐·白居易

新樂府五十篇,白居易元和四年作也。其序曰:《七德舞》以陳王業,《法曲》以正華聲,《二王后》以明祖宗之意,《海漫漫》以戒求仙,《立部伎》以刺雅樂之替,《華原磬》以刺樂工之非其人,《上陽白髮人》以湣怨曠,《胡旋女》以戒近習,《新豐折臂翁》以戒邊功,《太行路》以諷君臣之不終,《司天臺》以引古而儆今,《捕蝗》以刺長吏,《昆明春水滿》以思王澤之廣被,《城鹽州》以誚邊將,《道州民》以美臣之遇主,《馴犀》以感為政之難終,《五弦彈》以惡鄭聲之奪雅,《蠻子朝》以刺將驕而相備位,《驃國樂》以言王化之先後,《縛戎人》以達窮民之情,《驪宮高》以惜人之財力,《百煉鏡》以為皇王之鑒,《青石》以激忠烈,《兩硃閣》以刺佛寺之浸多,《西涼伎》以刺封疆之臣,《八駿圖》以懲遊佚,《澗底松》以念寒雋,《牡丹芳》以憂農,《紅綿毯》以憂蠶桑之費,《杜陵叟》以傷農夫之困,《繚綾》以念女工之勞,《賣炭翁》以苦宮市,《母別子》以刺新間舊,《陰山道》以疾貪虜,《時世妝》以儆風俗,《李夫人》以鑒嬖惑,《陵園妾》以憐幽閉,《鹽商婦》以惡幸人,《杏為梁》以刺居處之奢,《井底引銀瓶》以止淫奔,《官牛》以諷執政,《紫豪筆》以譏失職,《隋堤柳》以憫亡國,《草茫茫》以懲厚葬,《古塚狐》以戒豔色,《黑潭龍》以疾貪吏,《天可度》以惡詐人,《秦吉了》以哀冤民,《鴉九劍》以思決壅,《采詩官》以鑒前王亂亡之由。大抵皆以諷諭為體,欲以播於樂章歌曲焉。

上陽白髮人
天寶五載已後,楊貴妃專寵,後宮人無復進幸矣。六宮有美色者,輒置別所,上陽是其一也。貞元中尚存焉。
 

上陽人,紅顏暗老白髮新。綠衣監使守宮門,一閉上陽多少春。玄宗末歲初選入,入時十六今六十。同時采擇百餘人,零落年深殘此身。憶昔吞悲別親族,扶入車中不教哭。皆 云入內便承恩,臉似芙蓉胸似玉。未容君王得見面,已被楊妃遙側目。妒令潛配上陽宮,一生遂向空房宿。秋夜長,夜長無寐天不明。耿耿殘燈背壁影,蕭蕭暗雨打窗聲。春日遲,日遲獨坐天難暮。宮鶯百囀愁厭聞,梁燕雙棲老休妒。鶯歸燕去長悄然,春往秋來不記年。唯向深宮望明月,東西四五百回圓。今日宮中年最老,大家遙賜尚書號。小頭鞋履窄衣裳,青黛點眉眉細長。外人不見見應笑,天寶末年時世妝。上陽人,苦最多。少亦苦,老亦苦。少苦老苦兩如何?君不見昔時呂向美人賦,又不見今日上陽白髮歌 。

新樂府是白居易最傑出的組詩,也是祖國古典詩歌中最傑出的組詩之一,共五十篇。這一組詩在非常廣闊的範圍內,非常深刻地反映了唐代,特別是詩人所生活的中唐時代的社會,政治各方面的重大問題,同時也體現了詩人自己先進的社會,政治思想和極為高妙的藝術手段。

這篇詩通過上陽宮一位宮人不幸的一生,控訴了慘無人道的封建帝王的多妻制,對於宮女被迫將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埋葬在冷宮堛穛{了深刻的同情,因而作品放射着強烈的人道主義的光芒。

新豐折臂翁
新豐老翁八十八,頭鬢眉須皆似雪。玄孫扶向店前行,左臂憑肩右臂折。問翁臂折來幾年,兼問致折何因緣。翁 云貫屬新豐縣,生逢聖代無征戰。慣聽梨園歌管聲,不識旗槍與弓箭。無何天寶大征兵,戶有三丁點一丁。點得驅將何處去,五月萬媔釩n行。聞道雲南有瀘水,椒花落時瘴煙起。大軍徒涉水如湯,未過十人二三死。村南村北哭聲哀,兒別爺娘夫別妻。皆 云前後征蠻者,千萬人行無一回。是時翁年二十四,兵部牒中有名字。夜深不敢使人知,偷將大石捶折臂。張弓簸旗俱不堪,從茲始免征雲南。骨碎筋傷非不苦,且圖揀退歸鄉土。此臂折來六十年,一肢雖廢一身全。至今風雨陰寒夜,直到天明痛不眠。痛不眠,終不悔,且喜老身今獨在。不然當時瀘水頭,身死魂孤骨不收。應作雲南望鄉鬼,萬人冢上哭呦呦。老人言,君聽取。君不聞開元宰相宋開府,不賞邊功防黷武。又不聞天寶宰相楊國忠,欲求恩幸立邊功。邊功未立生人怨,請問新豐折臂翁。

戒邊功也。
唐時,在今雲南省地區,由烏蠻,白蠻等兄弟民族建立了一個國家,名為南詔,和唐帝國時和時戰。天寶時代,楊國忠為了想更多地取得玄宗的恩寵,提高自己個人的威望,曾經幾次發動對南詔的戰爭,但都失敗了。發動戰爭的結果是人民痛苦,農村凋敝,國力削弱,後來安祿山叛變,就沒能迅束釆取有效措施,加以鎮壓。詩人通過這位折臂翁生動的回憶,指出了那次不義戰爭對於祖國和人民的危害性,也反映了人民對於我國各族人民和睦相處,共過和平生活的願望。

杜陵叟
杜陵叟,杜陵居,歲種薄田一頃余。三月無雨旱風起,麥苗不秀多黃死。九月降霜秋早寒,禾穗未熟皆青干。長吏明知不申破,急斂暴徵求考課。 典桑賣地納官租,明年衣食將何如?剝我身上帛,奪我口中粟。虐人害物即豺狼,何必鉤爪鋸牙食人肉?不知何人奏皇帝,帝心惻隱知人弊。白麻紙上書德音,京畿盡放今年稅。昨日 里胥方到門,手持尺牒榜鄉村。十家租稅九家畢,虛受吾君蠲免恩。

農夫之困也。
統治者為了自己的利益,有時也答給人民一點兒小恩小惠,但往往有名無實,人民並得不着什麽好處。這篇詩所寫的情况,正是如此。它揭穿了統治階級的虛偽性是極其有力的。

繚綾
繚綾繚綾何所似?不似羅綃與紈綺,應似天臺山上月明前,四十五尺瀑布泉。中有文章又奇絕,地鋪白煙花簇雪。織者何人衣者誰?越溪寒女漢宮姬。去年中使宣口敕,天上取樣人間織。織為雲外秋雁行,染作江南春水色。廣裁衫袖長制裙,金鬥熨波刀翦 紋。異彩奇文相隱映,轉側看花花不定。昭陽舞人恩正深,春衣一對直千金。汗沾粉汙不再著,曳土拖泥無惜心。繚綾織成費功績,莫比尋常糸繒與帛。絲細繅多女手疼,劄劄千聲不盈尺。昭陽殿媞q舞人,若見織時應也惜。

念女工之勞也。
這是一篇申斥統治者奢華浪費的詩,但同時也反映了唐代紡織工業的進步和工人技術的精妙。

母別子
母別子,子別母,白日無光哭聲苦。關西驃騎大將軍,去年破虜新策勳。敕賜金錢二百萬,洛陽迎得如花人。新人迎來舊人棄,掌上蓮花眼中刺。寵新棄舊未足悲,悲在君家留兩兒。一始扶床一初 生,坐啼行哭牽人衣。以汝夫婦新嬿婉,使我母子生別離。不如林中烏與鵲,母不失雛雄伴雌。應似後園桃李樹,花落隨風子在枝。新人新人聽我語,洛陽無限紅樓女,但願將軍重立功,更有新人勝於汝。

這首詩寫了一個婦女在男權社會中的悲慘命運。結尾三句,是舊人咒詛新人的話。但事實上,新人和舊人的命運,在本質上又有什麽不同呢?只是她們還沒有認識到這一點罷了。

以上程千帆新選評注唐詩三百首    


喻守真《唐詩三百首詳析》選讀    唐人絕句評        周振甫談唐詩三百首

《唐詩三百首》流行的版本,目下有三種。就注釋說,上海古籍出版社本金性堯同志的《唐詩三百首新注》,吸收了前代和當代的研究成果,除注釋外,兼及風格,最為詳備,後來居上。陳婉俊補注的《唐詩三百首》,保存了孫洙的批語,對理解這些詩有啓發。補注引用典故的原文,比較詳實,也有特色,中華本喻守真的《唐詩三百首詳析》,對每首詩都注明平仄,便於按平音步仄音步來念,可以收到"不會吟詩也會吟"的效果,每首詩後還附有注釋和作意,可供參考。

孟浩然   夏日南亭懷辛大   五古
山光忽西落,池月漸東上。散髮乘夕涼,開軒臥閒敞。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欲取鳴琴彈,恨無知音賞。感此懷故人,中宵勞夢想。

上聲養韻
作意:
題中「夏日」一作「夏夕」,看了全詩所寫景物,當然是夏夕來得妥當貼切。全詩中心,重在懷字,在傍晚乘涼的時候,想念老朋友,可惜眼前沒有知音的人,就嬾得取琴來彈,孤負美景良辰,想念着不能見面,還希望夢中相會,詩人真摯的情感,多是這樣的呵!
作法: 首二句是點「夕」字,日落用「忽」,月上用「漸」,用字極有分寸。「散髮乘涼」切「夏」字,「」開軒點「南亭」「荷風」兩句,寫夏日傍晚的景物。「風露」和「涼」字相照應,扣定夏夕,移不到別處去。以上都是寫景,以後四句轉入抒情。正寫「懷」字。並且自從日落寫到夜深露重,又寫到中宵,層次一些不亂。

孟浩然   宿業師山房期丁大不至   五古
夕陽度西嶺,羣壑倏已暝。松月生夜涼,風泉滿清聽。樵人歸欲盡,煙鳥棲初定。之子期宿來,孤琴候蘿徑。

去聲徑韻
作意:
此詩中心在一「期」字。在山間夜宿等待一個人,只看到時間一刻一刻過去而所期待的人,終不見來,看他並不心焦,並不抱怨,還自抱琴相候,是怎樣的閒適呵!
作法: 開首就寫傍晚,是顧到題目的「宿」字,「松月」「風泉」是寫在將晚時所見聞的風景。再用「歸樵」「棲鳥」時間又進一層,並以陪襯丁大。用一「欲」字,猶有未盡歸意,還是希望他能如期而來,結果還是相信他「期宿來」,所以仍舊抱琴去等。不明言不來,而不來的意思已寫得十分透澈了。這首詩又可和《尋西
山隱者不遇那一首相對照。尋而不遇,仍然得盡其興;期而不來,也是自得其樂。前詩何必待之子是不遇之後自慰的話;這婸之子期宿來」是不來之前自信的話。兩者都脫盡火氣,一些不露抱怨聲口可以想見詩人的風度。


又玄集,唐末韋莊選唐詩 ,從盛唐至晚唐作者142人,詩297首。取材面廣,包括各個方面詩人,甚至僧人婦女。國內已佚,日本尚存享和三年(1803)刻本。日本學者攝影寄予夏承燾先生,收入唐人選唐詩,1956年中華書局排印 。韋莊,中唐詩人韋應物四世孫,昭宗乾寧進士,曾任校書郎,左補闕。後至蜀任王建前蜀宰相。    (十九)

羅隱   牡丹
似共東風別有因,絳羅高卷不勝春。若教解語應傾國,任是無情亦動人。芍藥與君為近侍,芙蓉何處避芳塵。可怜韓令功成後,辜負穠華過一身。

羅隱   杏花
暖觸衣襟漠漠香,間梅遮柳不勝芳。數枝艷拂文君酒,半里紅歌宋玉墙。盡日無人凝悵望,有時經雨似凄凉。舊山山下還如此,迴首東風一斷腸。

鄭谷   題杭州樟亭驛閣
故國江天外,登臨返照間。潮平無別浦,木落見他山。沙鳥晴飛遠,漁人夜唱閑。歲窮歸未得,心逐片帆還。

鄭谷   京師冬暮詠懷
覓句干名秪自勞,苦吟殊未補風騷。烟開水國花期近,雪滿長安酒價高。舊業已荒青藹逕,寒江空憶白雲濤。不知春到情何限,唯恐流年損鬢毛。

高蟾   下第後獻高侍郎
天上碧桃和露種,日邊紅杏倚雲栽。芙蓉生在秋江上,不向東風怨未開。

高蟾   金陵晚眺
曾伴浮雲悲晚翠,猶陪落日汎秋聲。世間無限丹青手,一片傷心畫不成。


送別與悼亡詩詞選讀

流傳下來的古典詩詞中,關於愛情的詩篇佔有很大的比重,而其中又以描寫離別與悼亡的作品最令讀者有較深刻的感受。前人的悼亡作品中,我們熟悉的又膾炙灸的有晉-潘岳的悼亡詩,唐-元稹的遣悲懷,宋-蘇軾的江城子,清-納蘭性德的《沁園春》。其它作家在這方面的詩詞是讀者少有留意的。這堣雯虼鉹中@些也頗值得賞析的離別與悼亡的作品。
  
      

清 蒲松齡   悼內         寫《聊齋志異蒲松齡
浮世原同鬼作鄰,况當歲過七餘旬。寧知杯酒傾談夕,便是閨房訣絕辰。魂若有靈當入夢,涕如不下亦傷神。邇來倍覺無生趣,死者方為快活人。

蒲松齡十八歲時與比他小三歲的劉氏成婚,五十六年中艱苦共嚐,一旦永訣自是有深悲劇痛。"浮世原同鬼作鄰",寫生與死之關係,末句"死者方為快活人"的以生為苦,以死為樂的寫法,看似違反常理,却將哀痛之情表現得份外沉重,道前人所未道。

清 席佩蘭   送外入都
打叠輕裝一月遲,今朝真是送行時。風花有句憑誰賞,寒暖無人要自知。情重料因非久別,名成翻恐誤歸期。養親課子君休念,若寄家書只寄詩。

這是作者送別丈夫入京應試而作。"外"是指她的丈夫孫原湘,舊日夫妻稱曰外,內。孫原湘與席佩蘭都是袁枚(子才)的弟子。作者抓住"送別"的一刻,細膩入微地抒寫自己的心情,以及對丈夫的叮嚀企盼。

作者另有一首:

清 席佩蘭   寄衣曲
欲製寒衣下剪難,幾回冰淚灑霜紈。去時寬窄難憑準,夢奡M君作樣看。

在古代詩歌中,以寄衣為題材寫閨怨兼愛情的詩不少。同是寫縫衣寄遠,此詩每句都扣緊題目,而且在第三句的轉折之後,第四句翻出新境,予人新穎之感。這就是藝術棄舊創新的例子。


唐  元稹  
遣悲懷   三首

謝公最小偏憐女,自嫁黔婁百事乖。顧我無衣搜藎篋,泥他沽酒拔金釵。野蔬充膳甘長藿,落葉添薪仰古槐。今日俸錢過十萬,與君營奠復營齋。
昔日戲言身後事,今朝都到眼前來。衣裳已施行看盡,針線猶存未忍開。尚想舊情憐婢僕,也曾因夢送錢財。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
閑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幾多時。鄧攸無子尋知命,潘岳悼亡猶費詞。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緣會更難期。惟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


清  納蘭性德  

沁園春   序:丁巳重陽前三日,夢亡婦澹妝素服,執手哽咽,語多不復能記。但臨別有云:"銜恨願為天上月,年年猶得向郎圓。"婦素未工詩,不知何以得此也。覺後感賦長調。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記繡榻閒時,並吹紅雨,雕闌曲處,同倚斜陽。夢好難留,詩殘莫續贏得更深哭一場。遺容在,只靈飊一轉,未許端詳。   重尋碧落茫茫。料短髮,朝來定有霜。便人間天上,塵緣未斷,春花秋月,觸緒還傷。欲結綢繆,翻驚搖落,減盡荀衣昨日香。真無奈,倩聲聲鄰笛,譜出迴腸。

南鄉子   為亡婦題照
淚咽更無聲,止向從前悔薄情。憑仗丹青重省識,盈盈,一片傷心畫不成。   別語忒分明,午夜鶼鶼夢早醒。卿自早醒儂自夢,更更,泣盡風前夜雨鈴。


宋  蘇軾   
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