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3)  
本期第一頁

宋詩選讀       

文天祥 (三)   正氣歌    過零丁洋    念奴嬌     滿江紅     更多文天祥詩作品     吳小如說岳飛的三首詞    岳珂     韓世忠

更多文天祥詩

文天祥 (1236 - 1282),別號文山,宋代民族英雄和愛國詩人。對元蒙侵略軍進行了頑強抵抗。公元1278年兵敗被俘,被押送燕京,在監牢埵矰F三年,元人屢勸降,都被他堅决拒絕,1282年被殺害。

議糾合兩淮復興   三首
予至真州,守將苗再誠不知朝信於茲數月矣。問予京師事,慷慨激烈,不覺流涕。已而,諸將校,諸幕皆來,俱憤北不自堪。兩淮兵力,足以復興 ,惜天使李公怯不敢進;而夏老與淮東薄有嫌隙,不得合從,得丞相來,通兩淮脉絡,不出一月,連兵大舉。先去北巢之在淮者,江南可傳檄定也。」予問苗守:「計安出?」苗云:「先約夏老 ,以兵出江邊,如向建康之狀,以牽制之。此則以通泰軍義打灣頭;以高郵,淮安,寶應軍義打揚子橋;以揚州大軍向瓜洲;某與趙刺史孟錦,以舟師直搗鎮江。並日同舉,北不能相救 。灣頭,揚子橋皆沿江,脆兵守之。王師至,即下。聚而攻瓜洲之三面。再誠則自江中一面薄之。雖有智者,不能為之謀。此策既就,然後准東軍至京口,淮西軍入金城。北在兩浙,無路得出 ,虜帥可生致也。」予喜不自制,不圖中興機會在此!即作李公書,次作夏老書,苗各以覆帖副之。及欲予致書戎帥及諸郡,並白此意。予已作朱渙,姜才,蒙亨等書 ,諸郡將以次發,時與議者皆踴躍。有謂李不能自拔者;又有謂朱渙,姜才各作起來,李不能自由者,又有謂李恨不得脫重負,何幸有重臣輔之,予既遣書,盻盻焉望報。天之欲平治天下 ,則吾言庶幾不枘鑿乎!

清邊堂上老將軍,南望天家淚濕巾。為道兩淮兵定出,相公同作歃盟人。
揚州約了約廬州,某向瓜洲某鷺洲。直下南徐侯自管,皇親刺史統千舟。
南八空歸唐壘慼A包胥一出楚疆還。而今廟社存亡决,只看元戎進退間。

這三首七絕組詩前,作者特別寫了一段較長的序文,分別說明了「糾合兩淮復興」的緣起,經過,內容和情狀,表達了對真州守將苗再誠的惜重之情,作者的極度欣喜和對於成功的渴望,展示了作者寫詩時的環境,背景,心境,是組詩的感情基礎和史實依托。

第一首: 寫苗再誠慷慨陳詞,以圖復興之請。詩緣情而發,文天祥自鎮江脫虎口,至於真州,忽得苗再誠一片真情,相約舉以大計,他感念苗再誠的大義可知,字埵瘨‘R滿了對這位愛國老將軍的敬重。第一句,清邊堂是作者真州下榻之處,也是苗再誠陳請復興大計之所。第二句,此時老將軍的情形怎樣呢?他南望天家,淚濕衣巾,悲痛莫止。苗再誠在真州,數月不知朝事,聽了作者的訴說 ,方知朝政的惡化,他的眼淚為此而流。第三,四句詩宕起,寫老將軍建議糾合兩淮兵力定出復興志業的勇略,謀劃在胸,侃侃而陳,充滿激情,樂觀。他堅信「得丞相來」,「通兩淮脉絡」,「同作歃盟人」。作者以「歃盟」字表示行動的堅决,以「同作」字表明謀作的合同 。這詩分別表達出哀老將軍之悲,稱老將軍之謀,贊老將軍之志,不言自己,而身却在其中。

第二首: 寫糾合兩淮,進兵大舉,乃文天祥寫自己。讀這首絕句,使人想到杜甫的《聞官軍收河南河北》。安史之亂,終於平定,充滿興奮和極大的鼓舞。第一,二句,揚州約了約廬州,某向瓜洲某鷺洲。”一連用了兩個字,又一連用了兩個字,筆調輕快,將四個地名一氣排出,揚州,淮東制置使李庭芝(序文中的李公),廬州,淮西制置使夏貴(序文中的夏老),瓜洲,鷺洲,是說大軍指向,這兩句詩起承之快,令人莫察。三,四句一氣流注而下,以「直下」字傳達出派苗再誠自管的南徐一路,定可成破竹之勢;再而「統千舟」三字,說遣宋宗室,刺史趙孟錦所率水師,必能勢壓敵軍。轉結之速,乍讀不覺。前二句寫部署,後二句寫勝利。「約」字,「向」字,「直」下字,「統」字,穿梭於地名,官職名之間,氧若貫珠,詩情快速奔放,是文天祥難得的一首快詩。

第三首: 第一,二句,寫復興的期待。畢竟,杜甫的欣喜,是既成的現實(平定了安史之亂),文天祥的欣喜,是未能預知的希望,而且形勢嚴俊。所以文天祥在欣喜之餘,還是存有耽心隱憂,在這首詩堻z露出來。首兩句引用了兩個故實,一個是南八求援的故實,一個是申包胥求援的故實。前一個失敗(唐至德二年,妥祿山兵圍睢陽,城中糧盡,守將張巡,許遠派南霽雲突圍向臨淮賀蘭進明告急求援,進明不發兵相助,結果睢陽遂陷),後一個成功(春秋時,吳伐楚,兵臨郢都,申包胥立在秦庭,哭七日不絕,終使秦哀公感動,派兵救楚,敗吳兵於稷,收復楚失地)。作者意謂今日與苗再誠糾合謀議,但願如昔日包胥之成功,不是南八之困,用了「空歸」,「壘」,「一出」,「疆還」諸字兩雙映照,遂覺其寄意之深。第三句直接說出今之宗廟社稷,家國存亡,正處在緊急關頭,下一個「决」字,表達出作者憂心之重。這個「决」字繫於主帥李芝庭一身,他舉足輕重,進則廟社存,退則廟社亡,關係非淺。「只看」二字,不僅表明李庭芝所處地位的緊要,更表現出作者的部署,「盻盻焉望報」(序文)的急切心情,期待主帥的響應。這首詩寫復興的期待,興奮中含有擔憂,擔憂中又透出興奮,字字不離家國社稷,可見作者焦慮之情,交瘁之心。以昔况今,比照鮮明。一,二句舉史實,三,四句說眼前,承接有致,感念良深。以今昔對比之法寫絕句,唐人已創其體,以前二句說昔日之事,後二句說今日之情,第三句常以「而今」,「如今」,「只今」,「今日」等字出脫,從而達到比襯和發人生感的效果。


絕命詩
天荒地老英雄喪,國破家亡事業休。惟有一腔忠烈氣,碧空長共暮雲愁。


唐詩選讀  

杜甫    (四)

贈花卿
錦城絲管日紛紛,半入江風半入雲。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

花卿,即花驚定。卿是古代對男子的美稱。這首詩風華流麗,婉轉含蓄,寓諷刺於樂曲的描寫之中。前人謂公之絕句百餘首 ,此為之冠。

杜甫有一首《贈花卿》詩:「錦城絲管日紛紛,半入江風半入雲。此曲只應天上有 ,人間那得幾回聞?」花卿,就是花敬定,曾經平定段子璋有功。末二句是讚歎在花眳b會所奏歌曲的美妙。但正如楊慎所說的,是諷刺。他說:「花卿在蜀,頗僭用天子禮樂,子美作此譏之,而意在言外,最得詩人之旨。」楊慎的說法就是依據詩中「天上」二字而來的。所以這首詩亦算是語中有刺的含蓄。就是前人所謂「嬉笑之怒,甚於裂眦」的含蓄了。

宿府
清秋幕府井梧寒,獨宿江城蠟炬殘。永夜角聲悲自語,中天月色好誰看。風塵荏苒音書絕,關塞蕭條行路難。己忍伶俜十年事,強移棲息一枝安。

廣德二年(764)嚴武再鎮蜀,杜甫回到成都草堂,被嚴武推薦為檢校工部員外郎,賜緋魚帶,並在節度署中任參謀。杜甫看在朋友份上,只好勉為其難,在嚴武幕中工作。本詩作於是年秋天 。詩中描述在幕府中獨宿的冷寂情景,回顧十年來流離落泊的生活,有無限感慨。
府,指幕府。軍旅出行,施用帳幕,因以幕府稱古代將軍的府署。

春夜喜雨
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野徑雲俱黑,江船火獨明。曉看紅濕處,花重錦官城。

本篇上元二年(761)春在成都草堂作。
這時杜甫已有個棲身之所,生活也安定下來,心情自然比羈泊之時好多了。詩人通過細緻入微的觀察,形象地描繪了江村夜雨的景象,抒發內心喜悅之情。全詩結構嚴整,語言準確,精煉 。這是杜集中深受人們喜愛和稱 賞的名篇。仇兆鰲說寫春雨寫得脈脈綿綿,於造化之機最為密切。浦起龍認為喜意都從罅縫堸f透。這確是一首難得的詠物佳構。

以上梁鑒江 選釋


孟浩然     

留別王維
寂寂竟何待,朝朝空自歸。 欲尋芳草去,惜與故人違。 當路誰相假,知音世所稀。 只應守寂寞,還掩故園扉。

山居秋暝
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 隨意春芳歇,王孫自可留。

李白   

贈孟浩然
吾愛孟夫子,風流天下聞。 紅顏棄軒冕,白首臥松雲。 醉月頻中聖,迷花不事君。 高山安可仰,徒此挹清芬。


,明,清詩

元   戴表元

秋盡
秋盡空山無處尋,西風吹入鬢華深。十年世事同紈扇,一夜交情到楮衾。骨警如醫知冷熱,詩多當歷記晴陰。無聊最苦梧桐樹,攪動江湖萬里心。

     按作者剡源集詩集的排列順序看,詩正好作於元至元十六年(1279),亦即南宋祥興二年。這一年距離南宋的臨安小朝廷降元,已經四年了,但是,流亡的南宋政權,却是直到本年二月,才在海南島的厓山被元軍消滅。戴表元的詩,前人稱其有故國之思。雖然他已做了四年的元朝臣民,但對於故國覆亡,是不應無動於衷的。此詩以秋盡為題,其中是否含有對故國終於滅亡的悲嘆,只有起作者於地下才知了。

     "十年世事同紈扇,一夜交情到楮衾。"十年是泛指一段漫長的歲月,這期間發生的種種世事,,就像"秋扇見捐",一切都永遠過去了。楮是紙的代稱。楮衾就是紙帳,唐宋以來,人們有用藤紙織成紙帳可保室暖。詩人睡在温暖的紙帳堙A夢見一位與他有交情的故人,作者沒有說明那人是誰,還是泛指某一類人。"骨警如醫知冷熱,詩多當歷記晴陰。"骨頭會隨着氣候冷熱寒暖,像良醫一樣,告示詩人病患的變化,在這無聊的日子,只好天天寫詩打發時間,吟咏陰晴天氣的作品簡直可以替代曆書了。末二句,秋盡的悲哀和詩人的經歷連合一起。眼前看到梧桐落葉是無知的,不自主地隨風舞轉,却惹起了詩人明明已經身體多病,不得不隱居起來,也不自覺地觸想起昔日的江湖世事,能不感懷。

戴表元,(1244-1310)慶元奉化人,生於宋理宗淳祐四年,卒於元武宗至大三年,年六十七歲。咸淳中(公元1269年左右)入太學,試禮部第十人,登進士乙科。元初,寓居於鄞,授徒賣文自給。老疾不起,終於家。有剡源集三十卷行於世。

楮,音貯。落葉亞喬木。樹皮可做紙。楮墨(紙和墨)

明   嚴嵩

        嚴嵩,江西分宜人。弘治十八年(1505)中進士,時二十二歲。由於策論深得主考官賞識,得選為庶起士,二年後授翰林院編修,二十四歲就當上了皇帝(明武宗)跟前的詞臣。一年後以養病為由向吏部告假還鄉 ,再埋頭苦讀了八年書。人變壞是有一個過程,嚴嵩不肯待在京城,應與太監劉瑾的專權有關。年輕時的嚴嵩,對腐敗的官場以及驕橫的奸佞還是抱有警惕,不肯同流合污。

        嚴嵩於正德三年(1508)回鄉,十一年返回京城。離鄉前親友送別,他寫了一首將赴京作贈答:

七看梅發楚江濱,多難空餘一病身。關下簡書催物役,鏡中臒貌愧冠坤。非才豈合仍求仕,薄祿深悲不事親。此日滄波理征棹 ,回瞻松柏淚沾巾。

        嚴嵩回京後受到大概是受到禮部蔣晃的薦拔,回到翰林院擔任侍講的職務,給皇帝講書,跨進帝師的門檻 ,比之前當個詞臣更有榮耀。嚴嵩第一次向武宗皇帝進講孟子的國君進賢兩篇時 ,覺得是無上的殊榮,回家寫了一首詩:

芻蕘何語可聞天,敬展瑤篇洞案前。從諫願逢明後聖,審官期用國人賢。壺溙玉漏移晴旭,香近金爐引瑞煙。幸逢太陽依末照 ,愧從滄海托微涓。

        詩中表現出盡是卑微與感激,從他留下來的講稿來看,嚴嵩是一個不錯的講師。他對武宗講進賢」 ,就是要他敬君子,遠小人,可見這時的嚴嵩,還是心存正氣的清臣。可是當了一年多的帝師,就被明升暗降調離京城 ,這是在明代對那些既有才幹又不討人歡喜的官員安排。

        正德十六年1521),武宗去世。嚴嵩被調回到北京履任國子監祭酒的新職。嘉靖七年(1528),湖北鐘祥獻陵營造完畢,世宗派禮部官員前往致祭。這任務落在嚴嵩頭,致祭完畢回到京城 ,顧不得旅途勞頓,立即向世宗作述職報告,這報告內容竟給世宗不顧某些官員反對而强著給自己只有親王爵位的父親上了一個皇帝尊號,並修了帝陵一事幫上了大忙 。立刻,嚴嵩即被超升為吏部左侍郎,旋即又升任南京禮部尚書,又改南京吏部。

        古代,當官的政治壽命約四十年左右,入仕二十年後,都得尋找自己的新方向。沉淪得過且過,奮起重新定位,由清轉濁,或由濁轉清。嚴嵩總結他在官場多年的經驗,認為清正是死路一條 ,圓滑者才能大行其道,於是將身上的正氣盡行掃除,理直氣壯地當起諛臣。嘉靖十三年(1534),嚴嵩回到北京祝賀世宗三十二歲生辰。恰好此時世宗提出要重修宋史,於是下旨讓嚴嵩留在北京 ,重新任命他為北京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在世宗皇帝的栽培下,嚴嵩的履歷表已非常好看。他反覆在南北二京的吏部,禮部任上要職,為日後晉升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收到詔令後 ,他寫下丙辰孟夏蒙恩以禮部尚書兼學士領史職初入東閣有作:

碧霄何意得重攀,九轉丹成列上班。金簡玉書題冊府,霧窗雲閣住蓬山。擬收麟史才能稱,自領冰銜夢亦閒。講幄舊臣江海別,濡亳猶得奉天顏。

        從此,嚴嵩完全喪失了一個讀書人的基本尊嚴,將所有心思放在世宗身上,邀寵專權,謀害同僚甚至他的上司。

        嚴嵩自六十歲入閣主持國政,到八十一歲被罷黜,二十餘年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顯赫地位,使他日漸驕橫,到了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地步。

        所謂惡有惡報,天理循環。嚴嵩,嚴世蕃父子,最終都被另一名老狐猩徐階給與致命一擊,先後被收拾。嚴嵩被勒令致仕回籍,年給一百石米作退休費,嚴世蕃以謀反罪被刑部判決斬首,於嘉靖四十四年(1565)執行死刑。兩年後,嚴嵩貧病交加寄,食墓舍而死,以家破人亡收場。嚴嵩一生的軌跡,並非天生的奸臣,而是逐漸演變。政治黑暗的時代,為產生奸臣提供了土壤。

        嚴嵩的選擇,反映了自明武宗開始,到當時已有二十二年的政治混亂。在正氣萎縮,邪氣囂張的局面下,在許多正人君子以悲劇收場的情勢下,一些人為獲取官場利益 ,只能選擇當小人。明朝帝王師

鄭板橋  (一)

潤格詩
畫竹多於買竹錢,紙高六尺價三千。任渠話舊論交接,只當秋風過耳邊。

鄭板橋靠畫養家活口,索畫不與筆潤者甚多,實難應付,乾隆己卯年(1759)接受拙公和尚建議,出了一張潤格(價目表),此詩附後。

教館詩
教館本來是下流,傍人門户渡春秋。半飢半飽清閑客,無鎖無枷自在囚。課少父兄嫌懶惰,功多子弟結寃仇。而今幸得青雲步,遮却當年一半羞。

教舘,書塾先生教學處所。   下流,地位卑下。

題畫竹
秋風昨夜渡瀟湘,觸石穿林慣作狂。惟有竹枝渾不怕,挺然相鬥一千場。
四十年來畫竹枝,日間揮寫夜間思。冗繁削盡留清瘦,畫到生時是熟時。
竹堿謆滅釦韟h,打窗敲户影婆娑。老夫不肯刪除去,留與三更警睡魔。
兩枝修竹出重霄,幾葉新篁倒挂梢。本是同根復同氣,有何卑下有何高。
宦海歸來兩袖空,逢人賣竹畫清風。還愁口說無憑據,暗贜私遍魯東。
新竹高於舊竹枝,全憑老幹為扶持。明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龍孫繞鳳池。
一陣狂風倒捲來,竹枝翻回向天開。掃雲掃霧真吾事,豈屑區區掃地埃。

龍孫,竹笋別名。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