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1)  
本期第三頁

域外詩詞選讀   之三    更多

 

 

 

 

 

 

 

 

 

 

 

 

 

 

 

 

 

 

 

 

 

 

 

 

 

 

 

 

 

 

 

 

 

 

 

 

 

 

高麗   李齊賢    (時中國元代)      益齋長短句

二陵早發寄呈趙內翰子昂   
夢破郵亭耿曉燈,欲乘鞍馬覺凌兢。雲迷柱史燒丹竈,雪壓文王避雨陵。觸事誰知胸磈磊,吟詩只得髮鬅鬙。塵巾折角裘穿繈 ,羞向龍門見李膺。

李齊賢,生於1287年,卒於1367年,約於元武宗至大年間在世。齊賢字仲思,號益齋,十五歲登進士第,有益齋集益齋詞 (又名益齋長短句彊村叢書)李穡益齋集序有云:年未冠 ,文已有名當時,大為忠宣王器重從居輦轂下,朝(元朝)之大儒搢紳,若牧庵姚公(姚燧),閻公子靜(嚴復),趙公子昂(趙孟頫)元公復初(元明善),張公養浩,(張希孟)咸游王門 ,先生皆得與之交際,視易聽新,摩厲變化,固已極其正大高明之學,而 又奉使川蜀,從王吳會,往返萬餘里。山河之壯,風俗之異,古聖賢之遺跡,凡所謂閎博絕特之觀,既已包括而無餘,則其疎蕩奇氣,殆不在子長(司馬遷)不矣。

趙內翰子昂,元-趙孟頫。   磈磊,即塊壘。

柱史,《史記》索隱曰:「藏室史,周藏書室之史也,又張蒼傳:『老子為柱下史。』蓋即藏室之柱下,因以為官名。」

二陵,左傳僖公三十二年:蹇叔之子與師 ,哭而送之曰:晉人禦師必於殽,殽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皐之墓也,其北陵,王之所辟(避)風雨也 ,必死是間,余收爾骨焉。』」
杜注:「大阜曰陵」。楊伯峻注:「崤山在今河南省洛寧縣西北六十里,西接陝縣界,東接澠池縣界,《秦誓》序:(
黃老師案:非序,乃序之孔疏 。)『崤山險阨,是晉之要道關塞也。』二陵者,東崤山與西崤山也。《元和郡縣志》云:『自東崤至西崤三十五里,東崤長坂數里,峻阜絕澗,車不得方軌。西崤全是石坂十二里,險絕不異東崤,』」

折角,《後漢書-郭太傳》:或勸林宗仕進者,對曰:「吾夜觀乾象,晝察人事,天之所廢,不可支也。遂並不應,性明知人,好獎訓士類,身長八尺,容貌魁偉,褒衣博帶 ,周遊郡國,嘗為陳梁間行,遇雨,巾一角墊。時人乃故折巾一角,以為林宗巾,其見慕皆如此。」或問汝南范滂曰:「郭林宗何如人?」滂曰:「隱不違親 ,貞不絕俗。天子不得臣,諸侯不得友,吾不知其它。」

李膺,見後漢書-黨錮-李膺傳

高麗忠宣王(1309-1313在位)。黃老師案:忠宣王名謜,一名璋,高麗王朝忠烈王之子,母忽必烈女齊國大長公主 ,忠烈王因年邁,且喪妃(齊國大長公主)悲傷,致使體弱不能與政,世子忠宣王由此繼統(其妻為忽必烈曾孫女薊國大長公主)。繼統後大事改革,奸臣等逼忠宣返位於忠烈,又讒言使忠烈廢去忠宣 ,不果,而返為忠宣所囚禁。時(中國)元成宗已卒,武宗即位,而忠宣因與擁立武宗有功,為武宗所寵遇,為元室授(忠宣王)瀋陽王封爵 。其後因其新政反對者仍烈,得元之准,忠宣將王位傳於世子,是為忠肅王,而留元京,起萬卷堂,廣集內外古今書籍,聘李齊賢,趙孟頫等研究古籍。後與元宦者有隙,英宗時發配吐蕃 ,李齊賢等切疏,三年後召還。忠肅王十二年,沒於中國,梓宮亦於同年歸高麗。」又案:「元時高麗立為征東行中書省,忠宣王主之 ,而居元京者多,故柳得恭高麗詩云:『結識中朝趙子昂,風流都尉瀋陽王。教人提舉征東省,留醉蘆溝萬卷堂。』(有宋秘閣藏書14870卷)」

高麗  忠烈王(1275-1308)忠宣王(1309-1313)忠肅王(1314-1330)在位

以上李齊賢詩  (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選講)

日本   嵯峨天皇

春日游獵日暮宿江頭亭子
三春出獵重城外,四望江山勢轉雄。逐兔馬蹄承落日,追禽鷹翮拂輕風。征船暮入連天水,明月孤懸欲曉空。不學夏王荒此事 ,為思周卜遇非熊。

嵯峨天皇(786-843),公元809年至823年在位。公元809年(我國唐代元和四年)為日本平城天皇四年。於前一年,嵯峨天皇受禪,仍用大同年號(大同三年),翌年為大同四年 ,至810年始改元為弘仁元年。在位期間,下詔編撰漢詩,成凌雲集文華秀麗集。工詩 ,今存九十餘首。

夏王尚書-五子之歌:「太康尸位 ,以逸豫滅厥德,黎民咸貳,乃盤遊無度,畋於有洛之表,十旬弗反。有窮后羿,因民弗忍,距於河。」又曰:「訓有之,內作色荒,外似禽荒,甘酒嗜音 ,峻宇雕牆。有一於此,未或不亡。」
非熊史記-齊世家:「呂尚蓋嘗窮困 ,年老矣。以魚釣奸周西伯,西伯將出獵。卜之曰:『所獲非龍非彲,非虎非羆,所獲霸王之輔。』於是周西伯獵,果遇太公於渭之陽。」 《通鑑外紀-夏商紀》:「史編卜之曰:『所獲非熊非羆,非虎非豹。』兆得文王之師。」  網主補:以魚釣周西伯,《正義》奸音干。非龍非,《集解》徐廣曰:「勑知反。」《索隱》徐廣音勑知反,餘本亦作「螭」字。

日本   有智子

奉和巫山高
巫山高且峻,瞻望幾岧岧。積翠臨蒼海,飛泉落紫霄。陰雲朝晻曖,宿雨夕飄飄。別有曉猿叫,寒聲古木條。

有智子,嵯峨天王之女,涉獵經史,能詩文。

漢《鐃歌十八曲》有《巫山高》。《樂府詩集》十六引《樂府解題》曰:「古詞言:江淮水深,無梁可渡,臨水遠望,思鄉而已。若齊(南齊)王融『想像巫山高。』范雲『巫山高不極。』雜以陽臺神女之事,無復遠望思歸之意也。」

日本   坂上今繼

詠史
陶潛不狎世,州里倦塵埃。始覺幽棲好,長歌歸去來。琴中唯得趣,物外已忘懷。柳掩先生宅,花薰處士懷。遙尋南岳徑,高嘯北窗隈。嗟爾千年後,遺聲一美哉!

坂上今繼,嵯峨天皇(809-823)淳和天皇(823-832)時人,官至左太史。

琴中,《晉書-隱逸-陶潛傳》:「性不解音而蓄琴一張,弦徽不具,每朋友酒之會,則撫而和之,曰:『但識琴中趣,何勞弦上聲。』」《歸去來辭》:「樂琴書以消憂。」
忘懷,陶潛《飲酒》詩:「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柳掩,陶潛《五栁先生傳》:「宅邊有五柳樹,因以為號焉。」
花薰,陶潛《飲酒》詩:「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又「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汎此忘憂物,遠我遺世情。」,昭明太子《陶淵明傳》:「嘗九月九日出宅邊菊叢中坐,久之,滿手把菊。」
高嘯,《歸去來辭》:「倚南窗而寄傲。」,《晉書》本傳:「夏月虛閑,高卧北窗之下,清風颯至,自謂羲皇上人。」

 (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選講)


 

 

 

 

 

 

 

 

 

 

 

日本   森槐南   (三)   生平見前

卜算子   台山晚步口占
獨自上東山,山下開明鏡。照出嬋最小時,秀黛晨妝靚。   獨自下東山 ,山上聞清磬。叩斷英雄未路時,芳草斜陽影。

此詞載明治十八年《新新文詩》二集。   台山,即東台山,東京附近風景勝地。

酹江月   題髯蘇大江東去詞後
我思坡老,鐵綽板歌,是森然芒角。便把大江東去意,試問南飛烏鵲。斜月熒熒,明星爛爛 ,撑住曹瞞槊。人生知幾,仰天長嘯寥廓。   渠固一世之雄,而今安在也,江山猶作。君豈灰飛烟滅去,剩此文章卓荦。曲誤誰知,詞成自笑,杯影鬚眉落。小喬佳婿,向人頻頻遮莫。

髯蘇,即蘇軾。元鄭允端《肅雍集-東坡赤壁圖》:"留得清風明月在,網魚謀酒對髯蘇。"
大江東去,蘇軾《念奴嬌》詞之首句。酹江月,詞之結句。後世遂以此作為《念奴嬌》詞調之別名。
鐵綽板,宋俞文豹吹劍錄:東坡問善歌幕士:「我詞何如柳七(柳永)?」對曰:「柳郎中詞只合十七八女郎執紅牙板歌『楊柳岸,曉風殘月。』學士(蘇軾)詞須關西大漢,銅琵琶,鐵綽板,唱:『大江東去。』」東坡為之絕倒。
南飛烏鵲,曹操《短歌行》:"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
曹瞞,曹操小字阿瞞。
,長矛。《南史-桓榮祖傳》:"曹操,曹丕上馬橫槊,下馬賦詩。蘇軾《前赤壁賦》:"舳艫千里,旌旗蔽空,釃酒臨江,橫槊賦詩,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
人生知幾,曹操《短歌行》:"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曲誤誰知,三國志-吳書-周瑜傳:"周瑜任建威中郎將,時年二十四,吳中皆呼為周郎。周精通音律,宴會演奏樂曲,如有缺誤之處,他知之必回顧演奏者。故時人云:"曲有誤,周郎顧。"
小喬,喬公有二女皆國色。大喬為孫策妻,小喬為周瑜妻。

此詞載明治十八年《新新文詩》創刊號。

以上《日本三家詞箋注

 

域外筆記,傳奇,寓言   之    更多

朝鮮  金富軾(1075-1151),高麗王朝著名政治及歷史學家 。著有三國史記,此篇即載於史記中,乃韓國最早之寓言,約為公元642年左右。此年,百濟侵新羅國,執改大臣金春秋詣高句麗求援,高句麗於前索地,金春秋不許,被留,並將見殺。金春秋賂高句麗寵臣先道解,先道解為說兔與龜事,金解其意,上書高句麗王,歸國後獻地,許之,金春秋釋去,離境時語送行人曰:春秋上書,其在脫矣!
《三國史記》凡五十卷,記新羅,百濟與高句麗事,典制,人物,學術,民族,文學等。其書又分本紀,年表,志,傳,皆記公元前十八年至公元九三六年史事,體例與史記無異,而發揮司馬遷之精神亦可隨處可見。

免與龜

昔東海龍女病心,醫言,得兔肝合藥則可療也。然海中無兔,不奈之何!有一龜白龍王言:「吾能得之」。遂登陸見兔,言:「海中有一島,清泉白石,茂林佳果,寒暑不能到,鷹隼不能侵。爾若得至,可以安居無患。」因負兔背上,游行二三百里許,龜顧謂兔曰:「今龍女被病,須兔肝為藥,故不憚勞負爾來耳。」兔曰:「噫!吾神明之後,能出五臟,洗而納之,日者,小覺心煩,遂出肝洗之,暫置巖石之底。聞爾甘言徑來,肝尚在彼,何不回歸取肝?則汝得所求,吾雖無肝尚活。豈不兩相宜哉?」龜信之而還。才上岸,兔脫入草中,謂龜曰:愚哉,汝也?豈有無肝而生者乎?龜憫默而退。

(學海書樓  黃兆顯老師選講)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