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51)   本期第四頁

,明,清詩

明   陳獻章(白沙)

陳白沙,明中葉宣德至弘治年代人,屢試不第,遂歸隱鄉間,講學終老,他既以詩名,書法名更遠播嶺表之外。歸隱後,山居無筆,竟能摘取茅草製成毛筆書寫,自成一家,世稱茅龍筆。陳白沙絕意仕途後,曾以詩明志,詩云:

久為浮名縛,聊炘此為貧。春寒三日戰,衰病百年身。白髮慈顏老,扁舟感興頻。平生榮辱事,來往一輕塵。

辛丑元旦戲筆
酒杯不與年顔老,詩思還隨物候新。分外不加毫末事,意中長滿十分春。棲棲竹几眠看客,處處桃符寫似人。除卻東風花鳥句,更將何事答洪鈞。

元夕
欲將斗柄作垂鈎,髙掛銀蟾照九州。皇帝萬年臨宇宙,羣黎無處不歌謳。兩間和氣氤氳合,五色卿雲爛漫浮。一曲昇平人盡樂,老夫林下更何求。

詠鶴
孤山赤壁兩茫茫,疎栁江邊一草堂。塵世事多黃髮老,仙禽真對縞衣郎。風傳蕙帳聲猶裊,月落芝田影漸長。卻怕茶煙生一縷,等閒飛去碧沙旁。

懷古
五斗之粟可以生,折腰殆非賢所能。即生斯世須妨俗,莫道前身不是僧。廬阜社中期滾滾,潯陽菊畔醉騰騰。南山歌罷悠然句,誰續先生五字燈。

戒懶文
大舜為善雞嗚起,周公一飯凡三止。仲尼不寢終夜思,聖賢事業勤而已。昔聞鑿壁有匡衡,又聞車胤能囊螢。韓愈焚膏孫映雪,未聞懶者留其名。爾懶豈自知,待我詳言之。官懶吏曹欺,將懶士卒離。母懶兒號哭,父懶妻啼飢。貓懶鼠不走,犬懶盜不疑。細看萬事乾坤內,衹有懶子最為害。諸弟子,聽訓誨,日就月將莫懈怠。舉筆從頭寫一篇,貼向座右為警戒。

陳獻章(1428年-1500年),公甫,號實齋,廣東新會縣會城都會鄉(今江門市新會區會城街道)人,後遷居白沙鄉,世稱白沙先生。明代著名的書法家、詩人、教育家、思想家,為嶺南學派創始人。是嶺南唯一詔准從祀孔廟的學者,有「嶺南第一人」、「廣東第一大儒」的稱譽。曾自製以新會圭峰山長成的硬朗的茅草為材料的茅龍筆,字體蒼勁有力,別具風格。


明   湯顯祖(海若)問棘郵草  (一)

湯顯祖出生於書香門第,祖父湯懋昭老莊、喜談神仙,父親湯尚賢嚴正,從小便飽讀詩書,性格剛正不阿。萬曆五年(1577年)湯顯祖進京趕考,因不肯接受首輔張居正的拉攏,結果兩次落第。萬曆八年(1580年),湯顯祖第四次往北京參加春試。張居正三子張懋修去看望湯顯祖,湯顯祖也曾回訪而不遇[3]。直到萬曆十一年(1583年)他 三十三歲時,即張居正死後次年,才考中進士。

湯顯祖中了進士後,仍不肯趨附新任首輔申時行,故僅能在南京任虛職。在職期間,與東林黨人交往甚密。萬曆十九年(1591年),他又寫了《論輔臣科臣疏》,揭發時政積弊,抨擊朝廷,彈劾大臣,因而觸怒了神宗皇帝。之後被謫遷廣東徐聞典史。後又調任浙江遂昌知縣。湯顯祖在地方為官清廉,體恤民情,深得民心,但最終還是因不滿朝政腐敗,於萬曆二十六年(1598年)棄官回鄉,在臨川建了一座閒居,號玉茗堂,從此致力於戲劇和文學創作活動,終其一生。


湯顯祖著有《紫簫記》(後改為《紫釵記》)、《牡丹亭》(又名《還魂記》)、《南柯記》、《邯鄲記》,詩文《玉茗堂四夢》、《玉茗堂文集》、《玉茗堂尺牘》、《紅泉逸草》、《問棘郵草》,小說《續虞初新志》等。

因《牡丹亭》、《紫釵記》、《南柯記》、《邯鄲記》這四部戲都與「夢」有關,所以被合稱為「臨川四夢」,又稱「玉茗堂四夢」。「玉茗堂四夢」都以「愛情」為主題。這四部戲中最出色的是《牡丹亭》,寫一個女孩因情而死,又因情而復生的故事。在《牡丹亭》之前,中國最具影響的愛情題材戲劇作品是《西廂記》。而《牡丹亭》一問世,便令《西廂記》減色不少。  (維基百科)

煌煌京洛篇
高闕何玲瓏,煌煌燁遠空。重玄結佳氣,太紫法神宮。八水連雙室,三川并九嵕。春光駘蕩裡 ,人媚合歡中。柳蹙金池灧,槐氳玉樹葱。盡傳天祿火,還注渴烏銅。綠韝驚流水,香裾愁晚風。五王方罷籍,四姓又交通 。兔刻名園盛,貂偏獨坐雄。朝廷尊伯始,名譽得崔公。並侈鴻都業,猶誇馬上功。何如張仲蔚,零落在秋篷。

《唐韻》子紅切《集韻》《韻會》祖叢切。九嵏,山名,在馮翊谷口。《前漢·地理志註》在醴泉界。《班固·西都賦》前乘秦嶺,後越九嵏。   又《范雍詩》山奇號九嵏,見孝感縣志,亦名九宗山。郡國志作嵕。   又峰聚之山曰嵏。《揚雄·校獵賦》虎路三嵏。《註》路音落。服虔曰:以竹虎落此山也。今醴泉、屯留二縣,有三嵏山,言三峰聚也。《司馬相如·上林賦》凌三嵏之危。 《正字通》俗譌作嵕。

長安道
俠窟長安道,旗亭當市樓。分曹來跳劍,挾妓與藏鈎。翠眊連錢馬,香車玳瑁牛。時來開細柳,那直鬪長揪。

名都篇
名都絕五方,華杠似翼張。天街度s癸,河色戒陰陽。羽林開北落,閤道拊王梁。玉河為素滻,金墉指太行。南平大昌里,西市醴泉坊。御宿豐琪蘂,章溝糝綠楊 。旗亭立千尉,甍雕羅萬啇。皝a皆作炭,班車盡褁糧。山東來大姓,薊北走名王。椎埋鬪白日,歌舞送青陽。睥睨石天祿 。罘罳金鳳凰。顧瞻方未已,談笑有餘光。

門有車馬客
門有車馬客,言從天上來。幢旄蔽朱里,鼓吹生紅埃。高冠岌雲起,素帶長颷迴。迎門動光采,入坐語徘徊。何緣公子駕,為過洛陽才。既枉金華舄 ,須申玉酒盃。殷勤作歡接,問答偶蒙開。初言宦有善,再歎士無媒。
階猶泛步 ,上爵轉排推。迷邦非達節,照廡又群猜。願折金廉釆,相依玉樹槐。春光蕙草殿,長夜柏梁臺。何為身慨亮,自使志魁崔。長離簡珠實,神虬需薦梅 。客言具知美,主性實難裁。

別友人歸建安
千金留布袍,送子玉河橋。路發鷄心棗,鄉思羊角焦。上林香發越,南朢倚逍遙。底向延津去,張華在本朝。

春遊即事
緩帶履蘭唐,橫橋春草芳。三條明廣陌,萬戶拱開陽。翠氣樓臺結,紅光歌吹揚。林啼白鸚鵡,門列紫鴛鴦。玉柱霄雲正,金盡晝日長。郎池烽火樹,靈館鬱金香 。學士歸鸞閣,將軍散象廊。太平惟蹋賞,無德助春光。

上之回
翠華中極鴐,赤羽上之回。細柳龍堆塞,長楊虎落開。迎寒温暖室,避暑清涼臺 。簇仗延佳氣,從遊列妙才。玉雲浮茝若,金霧靄蓬萊。便逐陽烏去,何當天馬來。

哭友人亭州周二弘祁
北邸今春,南都去歲。並長裾於大學,指結駟於皇州。把酒尋花,移琴就月。授我金蘭之館,傳余珠桂之餐。兼晉士之春華,抱漢儒之秋實。容雖癯而朗秀 ,堳磳縞H柔沖。志拯生人,身為死友。別君牛女之夕,懷君燕子之磯。遂作長辭,空存故約。喈喈朋好,莫逆於心。綽綽仁兄,酷似其
。存形髣髴,設位悲涼 。買得芳人,竟杳阿矦之瑞。留惟季女,徒抽寡婦之辭。記往緒之連牀,弔何時於宿草。啣辛萬里,感舊八章。


七夕天河別,千秋零露悲。金陵逢舊館,璧水正新知。便作修文去,空為汗漫期。琴風將酒月,故是一相思。

逝物有生同,悲君更疾風。澤蘭雖自長,桃葉已成空。數命悲馮衍,才情似孔融。徂春兼惜往 ,灑淚落花中。

並憐周處士,竟作不歸人。燕室裁添羽,龍波有落麟。羈懷良易感,寂路苦難春。待掛吳陵劍,將悲蕙草陳。

大學周弘正,年光忽自遒。金門辭白下,玉露委黃州。竟絕蘭林路,空為柏實秋。郢人終不見,誰為聽莊周。

相鳥亦求聲,伊人結巨卿。須臾為異物,此日倍交情。伏臘愁孤女,門庭苦令兄。終揮漢水淚,迸酒滴松塋。

一曲周郎顧,長令秋士懷。梁園窺白簡,蘭室掛金釵。詎意連珠淚,雙沾片玉埋。寂歷無音景,人琴似伯喈。

一指換存
,雙心結枕牀。老天無黑白,吾意覺倉皇。造物終難度,人生太不長。復是東南美,奇調北西陽。

落木西陵下,飛花北煥遊。居然成別袂,何日問藏舟。忽忽疑尤在,悠悠問不休。自殊方外客,禁得淚長流。

出塞曲
舊將南中督,新軍北落關。飛花上粉縣,落月燕支山。赤狄夫人盡,烏孫公主還。何時千騎轉,拂拭舊刀環。

湯海若問棘郵草 (是玉茗堂全集所未收的部分
收刻湯顯祖丁丑(1577)和戊寅(1578)與友人唱酬的詩作

湯顯祖《還魂記


明末  黎遂球(牡丹壯元)     南明政權     (郭偉庭老師選講)     明末嶺南詩

鳴呼!此嶺南才子所稱牡丹狀元者也。讀其文則綿心繡口,鏤月而截雲;瞻其像則秀美明目,蘭芬而玉温;乃能捐軀殉國;取義取仁。勇斷霽雲之指;憤嚼睢陽之齦。配四烈于章江;追三忠於厓門。蓋天地嚴凝靈淑之氣,並萃於一身。世泰則為朝陽之鳳;運窮則為西狩之麟。鳴呼!大廷臚對,三年一人;問幾人其報國? 能不低頭而拜君?   清・潘耒《像贊二十二首・黎忠愍公》

黎遂球(1602~1646),字美周,番禺人,黎氏世居番禺板橋鄉(今廣州市南村鎮板橋村)。父黎密卜居羊城後,生遂球。查繼佐(黎忠愍公傳)云:(公)五六歲便能讀書,下筆輒奇警,縱橫不可幅,塾師率憚潛謝去。」遂球亦自好學,黎密自遂以經史授遂球,不令習時文。遂球工詩及古文辭,能書畫,天啟六年(1626)童子試第一名,後屢舉進士不第。遂球好遊,廣交各地文人雅士,自燕,趙,吳,楚,魯,蜀以及滇,黔,足跡無不至。崇禎十三年(1640),三十九歲,路過揚州,值江淮名士有黃牡丹詩酒之會,即席賦詩十首,被評為「牡丹狀元」,詩名大起。

京師陷,思宗自縊,遂球聞而率衣冠千餘人哭於廣州光孝寺。南都屢徵,因奉養老母,未就,乃罄產業,治鐵統五百函并火器藥弩之屬,運赴資軍。隆武立於閩,遂球托友張家玉上《中興十事書》,被任為兵部職方主事,受命率水陸義師援贛州(別稱虔城,位於今江西省南部),與清兵苦戰三日,入城與督師閣部楊廷麟會師同守。城破,巷戰,中箭犧牲。屈大均《皇明四朝成仁錄》記:

敵連營數里為長圍,日夜益兵,遂球督發石車,火箭之屬,逆燒攻具,敵人死傷蔽地,章水為丹。贛城故高峻,三面據險,號虎頭;城民人率懷忠負義,無老少乘墉決命,以樓櫓為家。遂球與(萬)元吉等鼓厲有方,日以數千人更番出戰,兵一民三,爭先死敵,遂致大斬首功。敵計窮,知無懈可擊,撤兵屯下沙窩。八月,車駕至延平,御營驚潰,語以國滅主亡,不下何待,遂球與元吉等憑鬱孤臺罵之。敵將柯永盛新至,窮極攻擊,十月三日夜,黃霧蔽天,風沙大作,陴士對面不相見而號,礮暴發,舟師失火,延燒火器樓船至盡。礮聲震天,諸軍奔恐,煙霧中相踐踏,敵乘間上城,斬易垜夫,城中大亂。遂球率死士數百,奮呼巷戰,脅中三矢,墮馬,褫其衣見所佩敕印,曰官也,遂球大罵,被數刃以死,年四十有五。弟參將遂琪亦同死。

追贈兵部尚書,諡忠愍。卒後十一年,遂球子勉力刻成《蓮鬚閣集》二十六卷,據云僅全集十分之一。遂球詩格調高華駿爽,沉著痛快。傳世另有《周易爻物當名》。

結客少年場
生兒未齊户,結客少年場。借問結交人,不數秦舞陽。泣者高漸離,深沉者田光。醉者名灌夫,美者張子房。感恩思報仇,相送大道旁。白面坐桃花,匕首光如霜。男兒無意氣 ,何用七尺强。一笑向豎儒,俠骨違故鄉。

蓋詩人青年時作。宋代郭茂倩編撰《樂府詩集》卷六十六雜曲歌辭六《結客少年場 行》云:「《樂府解題》曰:『《結客少年場行》,言輕生重義,慷慨以立功名也』。《廣題》曰:『漢長安少年殺吏,受財報仇,相與探丸為彈,探得赤丸斫武吏,探得黑丸殺文吏 。尹賞為長安令,盡捕之。長安中為之歌曰:『何處求子死,桓東少年場。生時諒不謹,枯骨复複何葬。』按結客少年場,言少年時結任俠之客,為遊樂之場,終而無成,故作此曲也 。』」   劉宋・鮑照《結客少年場 行》:「驄馬金絡頭,錦帶佩吳鉤。失意杯酒間,白刃起相讎。追兵一旦至,負劍遠行遊。去鄉三十載,復得還舊丘。升高臨四塞,表堭甈茼{。九衢平若水,雙闕似雲浮 。扶宮羅將相,夾道列王侯。日中市朝滿,車馬若川流。擊鐘陳鼎食,方駕自相求。今我獨何為,轗懷百憂 。」

生兒二句: 齊戶:猶言齊家。   少年場:少年遊聚地。
借問二句: 秦舞陽:《史記
刺客列傳》「年十三殺人 ,人不敢忤視」,隨荊軻入秦行刺秦王政,殿上「色變振恐」。
泣者二句: 高漸離:《史記
刺客列傳》「荊軻嗜酒 ,日與狗屠高漸離飲於燕市,酒酣以往,高漸離擊筑,荊軻和而歌於市中,相樂也,已而相泣,旁若無人者。」荊軻事敗,高漸離易姓名,為人傭保,後為秦始皇擊筑 ,以鉛置筑中,舉筑撲始皇,不中,被殺。
田光: 《史記刺客列傳》載田光先生「智深而勇沉」,薦荊軻與太子丹 ,自殺以激勵之。
醉者二句: 灌夫,西漢人,以軍功任中郎將,喜任俠,家財錢數千萬,食客日數十百人。後與丞相田蚡爭權,席上乘醉痛罵之,被劾為不敬,族誅。
張子房: 張良,祖先五世相韓。秦滅韓後,圖謀復國,結交刺客,狙繫秦始皇於博浪沙,後輔劉邦取天下,封留侯。云「美者」,《史記
留侯世家》載太史公曰:「余以為其人 ,計g梧奇偉 ; 至見其圖,狀貌如婦人好女。」
白面二句: 白面:白面郎,指俠少。   桃花:名馬,毛色白中雜紅點。
一笑二句: 豎儒:學養淺陋的小儒。   違:背也,違故鄉,離開故鄉。  

古俠士磨劍歌
十年磨一劍,繡血看成字。字似仇人名,難堪醉時視。舊仇劍邊鬼,新仇眼中刺。淚嘯复悲歌,囓斷長虹氣。不得語公孫,阿世斯其志。

屬擬古詩,然按題材言,於明代罕見。陳永正云:「詩歌壯懷激越,當有深仇大恨在焉,疑為閹黨魏忠賢等而發。」唐代苦吟詩人賈島《劍客》詩云:「十年磨一劍 ,霜刃未曾試。今日把示君,誰有不平事。」詩於《長江集》中屬異數。

十年二句: 十年磨一劍,用賈島《劍客》原句。   繡,當鏽之訛,謂血鏽。
淚嘯
二句: 淚嘯,含淚長嘯。   囓斷,咬斷。   長虹氣,曹植《七啓》「慷慨則氣成虹蜺。」
不得二句: 公孫,指公孫弘,西漢丞相。漢書公孫弘傳(公孫弘)奏事 ,有所不可,不肯庭辯・・・・・・・其性意忌,外寬內深。諸常與弘有隙,無近遠,雖陽與善,後竟報其過。殺主父偃,徙董仲舒膠西 ,皆弘力也,汲黯斥其多詐而無情。   阿世,曲從,迎合世俗。史記轅固生傳轅固生語公孫弘無曲學以阿世若公孫弘輩 ,蓋即俠士行刺者。

送李煙客出塞

其一
行營望將旗,萬里欲何之。我正憐煙客,人疑是藥師。談兵奮髯戟,騎馬策楊枝。為試登樓嘯,風煙滿眼悲。

我正二句: 藥師,李藥師,即李靖,唐開國功臣。曾任行軍總管,取嶺南,任嶺南道撫慰大使。煙客姓李,故云。
談兵二句: 髯戟,鬚髯如戟。   策楊枝,楊枝作馬鞭以策。

其二
丈夫寧惜別,一路笑桃花。下水流澌勁,臨關怒木芽。春情違蛺蝶,酒態在琵琶。莫動將歸思,風前有暮笳。

 下水,沿黃河東下。澌,流冰。九歌河伯》「流澌紛兮將來下。臨關 ,臨近山海關。夏曆二月,黃河上游冰化雨積,水流猛漲,稱桃花水

李雲龍,字煙客,東莞人。崇禎元年(1628),萬里入遼,赴袁崇煥幕。明人好寫送別詩,每刻意摹擬盛唐而乏情性,遂球此二首,脫其習。第一首詩想像李煙客在營幕中慷慨談兵 ,陳永正云:有情致,有風趣。末二語忽作變徵之聲,全詩境界頓出。第二首想像出塞 ,不寫苦寒,益見精神蓬勃。

聞鷓鴣
亂竹蒙茸水帝祠,行時不喚喚歸時。陰雲斷峽流千尺,急雨孤篷煙萬枝。半載鯉魚頻失信,連天芳草不相思。何如飛過黃茅嶺,啼與高樓少婦知。

亂作二句: 蒙茸,草木茂盛貌。   水帝祠,水帝,北方黑帝顓頊,祠多立江河湖澤之畔。   行時,鷓鴣啼聲行不得也哥哥
陰雲二句: 斷峽,峻峭山峽。   流千尺,急流千尺。   孤篷,指篷舟,船子有篷者。
半截二句: 鯉魚,指書信,古樂府飲馬長城窟行:客從遠方來 ,遺我雙鯉魚。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刻成魚狀木函,中藏書信。故云。   芳草,楚辭招隱士》「王孫遊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
黃茅嶺: 湖北孝感縣北。

鷓鴣,南方常見禽鳥。鳴聲喚云行不得也哥哥,人聞而起悲,古人詠嶺南景物每多及之 。唐代鄭谷(鄭鷓鴣)有詠鷓鴣名篇:暖戲煙蕪錦翼齊,品流應得近山雞。雨昏青草湖邊過,花落黃陵廟裡啼。遊子乍聞征袖溼 ,佳人纔唱翠眉低。相呼相應湘江闊,苦竹叢深春日西。嶺表詩傳謂與鄭谷作同一空際傳神

擬古
醉臥仰視天,天星亦胡然。捲舌能食人,一卷百禍連。壯夫氣如漆,血熱吞九邊。大地吹黃沙,白骨為塵煙。鬼伯舐复厭,心苦肉不甜。生年不滿百,見此良憂煎。不如且行樂,樂意誰能宣。陌上多遊魂,紛來纏管弦。

捲舌: 捲舌星,六顆,災星,漢書天文志:客星見昂分,居捲舌東。劉向新論慎言:天有捲舌之星,人有緘口之銘。
狀夫二句: 氣如漆,形容意氣之盛。   九邊,明代北方九個軍事重鎮。
生年二句: 用古樂府中套語,漢相和歌辭西門行》「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遊。
陌上二句: 筆鋒急轉。遊魂紛來,無法行樂矣。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