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9)   本期第十頁

劉成禺   洪憲紀事詩 (五)   更多

劉成禺(1876年-1953年),本名問堯,字禺生,曾用名劉麟莊,筆名劉漢、漢公,壯夫,室名世載堂。湖北省江夏縣(今江夏區)人。中國民主革命家,中華民國政治人物。著有《太平天國戰史》 ,《洪憲紀事詩》,《世載堂詩集》,《世載堂雜憶》等。
劉成禺曾隨孫中山從事革命,曾銜命在美國辦大同報,此外,舊體詩寫得相當好,,其膾炙人口者為洪憲紀事詩,孫中山,章太炎兩先生為之序,當時刊印無多,坊間上難購得。上海古籍出版社决定重印此書,並將洪憲紀事詩七絕二百零八首,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連同張伯駒先生續洪憲紀事詩補注合刊成一書,,定名為洪憲紀事詩三種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十二
兩班腳本鬭金釵,歌滿春園花滿街。觀客無須爭座位,讓他親貴占頭排。

乙卯年北京鬧洪憲熱,人物麕集都下,爭尚戲迷。三慶園,廣德樓兩班競技,廣德樓以鮮靈芝為主角,三慶園以劉喜奎為主角。廣德樓天花板所繪四裔人物朝貢圖,裝束風俗 ,形態奇詭,云為乾隆八十萬壽時,搜羅四裔色目種族,驛會日下,賜宴上壽,各奏土戲,內府製為王會圖》以誇大四夷來朝之盛 。廣德班賡颺盛典,乃摩繪原圖於樓頂。兩班皆坤角,捧者又為左右袒,各張一幟,互鬭雄長。易實圃尤傾倒鮮靈芝,當時袁氏諸子,要人文客長包兩班頭二排 。喜奎,靈芝出臺,實圃必納首懷中,高撑兩掌亂拍,曰:此喝手彩也。某日靈芝演小放牛,其夫跟包倚鬼門而望 ,小丑指靈芝向其夫說白曰:你真是裝龍像龍,裝鳳像鳳。實圃坐前排,一躍而起,大呼曰,我有妙對,諸君請聽:我願他嫁狗隨狗,嫁雞隨雞。樊樊山有詩四章,歌詠其事。(蒲圻覃壽堃孝方補記)

案廣德樓始於明季,其臺柱一聯,傳為吳梅村應清詔入京再補祭酒時所題。臺柱聯云:大千秋色在眉頭,看遍玉影珠光,重遊瞻部;十萬春花如夢堙A記得丁歌甲舞,曾醉崐崙 。(孝感李啟琛補注)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十三
分曹王後見名稱,逃姓冥冥喬左丞。遺墨幾經陵谷變,秋龕曳杖淚胡僧。

隆裕遜位,喬茂蘐樹柟以學部左丞,碩學清望,不願廁身新國,退居法源寺。青燈古佛,蕭然一室,過談只老門生耳。項城設參政院,為帝制請願張本,搜羅前清有德望之遺臣 。蜀人施愚者,茂老至友紀雲子,以鄉世誼屢持參政名單,中列茂老名,說其屈就。茂老曰:得之矣。施愚最後持名單至,乃執筆顧愚曰,容我改一字可乎?急於名單上濃塗字改易字 ,曰王樹柟最喜作官,可謂一舉而兩全其美。嘉會,茂老忘年交也。事後來京親告原委。予笑曰:真世說新語中之神品 。故余所撰洪憲詩題詞:華陽居士稱真隱,一代申屠著節操。古寺蕭蕭見朝簿,當前誰唱月兒高。又學部初開 ,喬先生樹柟為左丞,魯人孟慶榮為右丞,而榮中堂慶為學部尚書。同時有高姓兄弟兩御史,一名高樹,一名高柟,喜劾權貴。都人皆謂出茂老意。學部中人為佳對云:喬樹柟併吞高御史 ,孟慶榮顛倒老中堂。茂老姓名皆有掌故。(湘陰陳嘉會日記摘錄)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十五
三十六宮春雨中,品花二十四番風。帝城雲樹新恩澤,祕說仇家畫筆工。

中華民國洪憲元年元旦,行宮內外朝賀禮,分封六宮。顧鼇等呈進三十六宮春雨圖,軸中題三十六宮都是春,開卷書王維詩雲堳珓兜欞魋 ,雨中春樹萬人家一聯。云仇十洲名筆也。又二十四番花信風圖何人呈進儲公克定,云亦十洲名畫。曰坐向松窗彈玉琴 。曰皎如玉樹臨風前。曰芙蓉向臉兩邊開。曰水荇牽風翠帶長。曰幾人相憶在江樓。曰玉人何處教吹簫。曰沉香亭北倚闌干。曰英姿爽颯來酣戰。曰春風不度玉門關。曰回頭一笑百媚生 。曰碧紗如煙隔窗語。曰綠楊宜作兩家春。曰温泉水滑洗凝脂。曰何用別尋方外去。曰不容待得晚菘嘗。曰池荷雨後衣香起。曰一葉扁舟宿葦花。曰倒樽盡日忘歸去。曰笑倚東窗白玉牀。曰佳人拾翠春相問 。曰漢口夕陽斜度鳥。曰夜深還過女牆來。曰且將團扇暫徘徊。曰到岸請君回首望。共二十四冊。各題唐詩一句,當時傳鈔者如此。近見道光時訓導歙縣程奐輪先生雅扶刊印春風二十四譜一冊 ,與仇畫所題二十四詩句無異。其祕戲春圖。精刊寸方石章二十四方。以形容詩句之意義。仇畫或屬贋品。抑印章摩倣仇畫,見聞所及,姑記闕疑。(秋浦許世英同觀畫冊)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十八
軍前斬奏命川東,禮授銀刀遏必隆。不料馮家收國器,當年辜負索清宮。

項城憂征滇之師曠日無功,左右獻策者曰:非照乾隆征準廓爾故事,懲辦一二統兵大員,不足樹皇國之威權。乾隆以遏必隆刀斬欽差大臣大學士訥親于班攔山,一鼓而肅清金川。乾綱獨斷 ,前例可行。項城首頷。遣人赴清宮索遏必隆刀,清室派師傅世續齎刀呈奉新華宮。項城遂詔文武百官齊集居仁堂,行授刀典禮,儀式隆重。策曰:命汝雷震春為西征軍軍政執法大臣 ,禮授遏必隆刀,星夜馳赴前敵,如朕親臨。凡西征將帥退葸不前,執刀行法,先斬後奏,不得稍情面 ,謹遵王命云云。震春赴川不久,洪憲消亡。歸過江南時,馮國璋被選副總統,乃繳刀於國璋。刀今尚留馮家,國器也。案遏必隆,清代開國勳戚,入關有大功,與鰲拜同被任顧命大臣 ,輔助康熙,自製寶刀。柄與鞘,純銀合寶石混鑄,光彩奪目。刀鋼百鍊,斬鐵如泥,長二尺五寸,後進藏內府。訥親,遏必隆之嫡孫,督兵經略金川,屢敗喪師,乾隆十三年十二月 ,命侍衛鄂實監訥親還,誅以誓眾。十四年正月。復諭鄂實即途中行刑,抵班攔山伏誅。敕曰:以乃祖遏必隆刀,斬彼不肖之孫,全軍震慴,金川遂平。咸豐初年。賽尚阿督廣西,曾賜遏必隆刀 。此後清廷賜刀凡四人;賜奉命大將軍惠親王綿奕銳握M。參贊大臣僧格林沁納庫尼索刀,防堵林鳳祥,李開芳。賜欽差大臣勝保神雀刀,辦理直隸山西防務。賜恭親王奕訢白虹刀,辦理京師城防 。(此刀即奕訢為皇子時所佩。)(濮伯欣,陳仲騫兩先生訂正說事)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十九
和介流風柳下尊,都門去去默無言。燕詩并剪翻憐汝,春酒秋花尚有園。

趙城張瑞璣衡玉,以名進士權長安縣事。結同盟會,謀覆清祚。選眾議院議員。帝制議起,衡玉留京,放浪詩酒,漫駡當時,側目者將入以謀反之罪。予告之曰:吾輩開黨開國 ,自有不世之功名,何必葬身虎穴,與含香傅粉者爭一日邪正之長耶!衡玉大悟,日飾酒瘋,得養疾歸里。近搜遺翰,痛感人琴。其歌詠洪憲時事,足資史料考證者,如幽燕雜感十四首:

幽燕王氣啟雄圖,山脈河源拱上都。宮殿千門將作監,城關九道執金吾。龍顏日角瞻天表,碧篆丹文搜祕書。一例羣臣功德頌 ,聲聲萬歲聽山呼。
真人五色氣成雲,共說中原又有君。天語荒唐靈運夢,元符神異子雲文。新朝子弟從龍貴,舊部材官汗馬勳。一領黃袍匆遽甚,陳橋爭忍負三軍。
神州莽蕩造英雄,震世威名震主功。地下篆文齊九錫,塚中枯骨漢三公。舊宮褘翟新公主,內寵貂蟬女侍中。省識人間皇帝貴,朝儀忙煞叔孫通。
當年慷慨誓明神,指日盟心字字真。早識寄奴應受命,近傳吳使已稱臣。共和日月風燈影,一統河山戰馬塵。昨日紀元新詔下,太平簫鼓萬家春。
玉籙金符眷一身,似聞水火拯吾民。星精有力平三猾,書幣何勞問四鄰。祖父英名猶貫耳,子孫龍種已生麟。東丹莫問蹊田事,天子河南已有人。
廟堂隻手運神籌,十萬貔貅坐上游。新貴侍中千狗尾,通侯關內幾羊頭。山陽奉祀猶存漢,箕子為奴竟入周。第一功名楚三戶,河山鐵券共千秋。
龍顏隆準好威儀,都是天潢玉樹枝。不作開元花萼夢,能吟陳思豆箕詩。六朝貴列侯王表,四皓榮為太子師。容得中山沉酒色,官家家法本寬慈。
天語温存故舊深,嵩山落落幾知音。少微未死留佳話,元老雖生有愧心。史傳千秋誰白璧,人才百鍊化柔金。蒼生渴望新恩澤,辛苦諸公作雨霖。
曾塗景運自天開,高築繁陽受禪臺。修史應刪宦官傳,論功還仗客卿才。八方赦詔雲中下,五色文裘海外來。湘綺老人真解事,緯經讖史有心裁。

關塞無塵海宇清,中朝知有聖人生。能令冒頓稱臣僕,曾約契丹為弟兄。社鼓已行王氏臘,義旗那有漢家兵。帝王代運尋常事 ,莫恤千秋身後名。
鳳詔龍書隔歲頒,春風不到五華山。魏王正議三推禮,莊蹻遙連六詔蠻。翡翠明珠無貢物,碧雞金馬閉雄關。飛來一紙陳琳檄,好愈頭風開笑顏。
龍魚飯罷獨歔欷,一卷兵書握妙機。未許𤏡人憑地險,要令孟獲識天威。鐵橋紀戰碑猶在 ,玉斧分河計已非。寄語受恩諸將帥,提軍早奏凱歌歸。
推枰斂手意茫然,絕好金甌竟不全。近畏羅施憑鬼國,遠防巴子據南川。江淮千里杯蛇影,嶺表三軍風鶴天。聞道深宮憂不寐,將軍努力掃烽煙。
落日河山影寂寥,刼灰千載未全銷。漫天刀劍脩羅雨,捲地風波宦海潮。午夜鵂鶹長樂殿,三春杜宇天津橋。薄才不上平南頌,好作漁樵答聖朝。

寒雲歌   都門觀袁二公子演劇作

宣南夜靜月皚皚,鼓板聲沈簫管哀。萬手如雷爭拍掌,寒雲說法親登臺。蒼涼一曲萬聲靜,坐客三千齊輟茗。英雄已化刼餘灰,公子尚留可憐影。影事回頭倍愴然,新華春夢散如烟。薊門明月照荒殿 ,洹上秋風老墓田。皇子當年各崢嶸,連宅隆慶分授經。建安才子推陳思,北地文章數任城。梁園賓客多名士,日下聲名跨諸子。夜宴已行皇帝儀,早朝不廢家人禮。燈火繁華狎客樓 ,新聲都會按涼州。子固紅牙教拍板,李憑白髮授箜篌。阿父黃袍初試身,長兄玉冊已銘勳。可惜老謀太匆遽,蒼龍九子未生麟。輸著滿盤棋已枯,一身琴劍落江湖。橫槊賦詩長已矣 ,燃箕煮豆胡為乎!朅來再到長安市,故吏門生尚未死。紛紛車馬向朱門,翻覆人情薄如紙。兩年幾度閱滄桑,歌舞湖山已夕陽。袍笏君臣纔散宴,笙歌傀儡又登場。悟澈華嚴世界塵 ,夜冠優孟本非真。同是梨園都中客,傷心曾作上臺人。上臺知有下臺日,籠袖尚存粉墨筆。羽商七調有傳圖,南北九宮都協律。水晶如意玉連環,古裝結束供人看。灑淚非關何滿子 ,吞聲猶唱念家山。南曲清簫北絃索,哀絲豪作相間作。可憐失水混江龍,化作無家紇干雀。無限河山容易別,落花流水聲淒咽。愁侶相逢侗將軍,天潢舊譜向誰說?(清皇室將軍溥侗 ,工演劇,與寒雲公子同社。)兩朝龍種各風流,一曲後庭千古愁。天寶伶人餘白髮,開元傳法有傳頭。(孫供奉菊仙,時年七十六,亦與寒雲同社演。)茶烟已歇漏沉沉,入耳悽涼亡國音。一江春水降王淚,三月杜鵑帝子心。我是飄零秋後葉,重來又看長安月。屏山酒海不成春,一劇未終愁百結。中原豺狼正縱橫,半壁河山尚太平。寄語貞元舊朝士,同將老淚哭蒼生。


張伯駒  紅毹紀夢詩  (五)   更多

張伯駒(1898-1982),字家騏,號叢碧,北洋軍閥元老張鎮芳之子,是袁世凱次子袁克文的表弟。書畫家,收藏 家,對戲曲,詩詞各方面都有登峰造極的水平,與張學良,溥侗,袁克文合稱民國四公子。一生致力收藏古董文物,為了不讓國寶流落國外,不惜傾盡家財 ,變買房產,甚至夫人的首飾,從文物商販手上購回不少稀世國寶字畫,包括被尊為中華第一帖的晉陸機(平復帖),國寶中之國寶的隋代展子虔(游春圖),是傳世最早的卷 輻畫,還有宋黃庭堅(諸上座帖),趙佶(雪江歸棹圖卷),李白(上陽台帖)。他購古文物絕不是待價而沽,他認為金錢有價,國寶無雙,絕不能落入洋人外邦手中 。 他一生淡泊名利,不願當官。解放後,他先後將平生購下的珍貴文物捐獻給回國家收藏。 可惜的是這位傾囊捐獻的張伯駒,也難逃文化大革命的衝擊,被打成了當然的牛鬼蛇神,發配到農村去勞動改造。遺憾的是他最終沒有得到國家相應的回報 。







夫人潘素

 

 

 

 

 

 

 

 

 

 

 

 

 

 

 

 

 

 

 

 

 

 

 

 

 

 

 

 

十三旦已久名馳,色相真教動一時。老年猶是英風在,台上曾看八大錘

侯俊山號十三旦,擅長武小生及武旦,伐子都及八大錘為其拿手之戲。多出演於張家口,京津少能觀其戲,年老已不再出演。記余二十五歲時,張勳壽日演劇,宴客,特煩其演八大錘 。是日各名角皆有,台下座客全滿,余與張勳坐台上觀之,俊山演來極為賣力,戰四錘將,至為精彩,雖已老年,英風猶在,蓋亦因張之壽日,各角無不精神奮發也。

嗓高專唱嗩吶腔,更多腹笥不尋常。堪誇好學陳家婿,禮聘班中做戲囊。

李順亭號大李五,嗓左音高,專唱嗩吶腔,能老生戲極多,有戲包袱之稱。余叔岩倒嗓時甚窮困,多賴其岳父陳德霖周濟,助其學戲。叔岩極好學,凡老輩及與譚鑫培配角下手場面,無不虛心請教 。嗓音恢復後,組班演唱,禮聘順亭入班,專與其學戲,故叔岩能老生歲甚多也。

强寇無端敢叩關,翠翎金甲舞姍姍。瑤台一曲真精絕,紅蟻當稱李壽山。

昆曲瑤台 演槐安國故事,短折,白蟻公主載歌載舞,極為精彩,蘇昆,高陽昆皆未見演過。梅蘭芳演此劇余曾觀之。紅蟻一角,會者極少,惟李壽山飾此,姜妙香飾白蟻,配搭整齊。壽山並能演風箏誤之醜小姐 ,問病偷詩之老夫人。亂昆舊例,演丑角須兼演老旦,演武淨者須兼演老旦,醜旦,後輩已不能矣。

匏繫微官可棄捐,梨園賤隱又誰憐。人間勢力殊堪笑,桶水難收潑馬前。

汪笑儂清末 為候補知縣,感朝政日非,微官匏繫,終無下場,乃棄而為伶,以馬前潑水劇著名,及張松獻地圖皆其自編者,別具一種唱調。民初學之者甚眾,今已無傳矣。

歌來斷續比詩吟,遮月微雲半啞音。到處而今皆馬派,不曾聽過賈洪林。

賈洪林為譚鑫培 之里子老生,譚必須其陪唱,始相得益彰。賈嗓音時啞時亮,如微雲遮月,唱法時斷時續,比詩人之吟,極饒韻味,馬連良初學其唱,後竟不似矣。

菊壇四老並超羣,一劇爭傳釣孟津。只在前台慳識面,不知君是汴梁人。

龔云甫原名處,梨園在清末前以票友轉為伶者謂之下海皆名處,如孫菊仙名孫處,許蔭棠名許處是。龔為亂彈劇中老旦之泰斗,與陳德霖,錢金福,王長林並稱四老。釣金龜(一名孟津河)為其著名之戲 。余常聆其唱,惜未至後台與周旋,後知其為汴梁人,於同鄉竟失之交臂矣。

德劭年高氣自祥,喜看桃李滿門牆。平生風義兼師友,一別音容兩渺茫。

陳德霖正工青衣,嗓音亮,祭江一曲無能繼者。人慈祥和藹,梨園旦角皆其弟子,故有老夫子之稱 。某歲逝世,袁寒雲代王瑤卿集唐詩,輓以聯云:平生風義兼師友 ,一別音容兩渺茫。

莫不師承拜老錢,亂崑文武藝能全。五雷陣與飛叉陣,演出無人並失傳。

錢金福文武昆亂不擋,錢家臉譜把子在梨園中尊為範臬,如楊小樓,余叔岩,梅蘭芳,王鳳卿身段把子,無不經其指點。余親見其為叔岩說一捧雪,又五雷陣,飛叉陣兩劇無會者,余曾學身段 ,打法極多精彩,惜未登台演唱,久已忘之並失傳矣。

兩判從來久不聞,鍾馗嫁妹與山門。單刀赴會蘆花蕩,一例無傳少繼人。

崑曲分京昆,蘇昆,高陽昆三派,余則以京昆為正宗,念唱用中州韻。蘇昆,丑,小生,旦見長,京昆亦須有蘇丑,即劉趕三也。惟淨,蘇昆,高陽昆皆不佳,惟錢老獨步。余曾見其演火判 ,身段精美絕倫,高陽昆之火判遠不能望其項背。牡丹亭花判一劇,蘇昆,高陽昆皆無人會。余曾觀其刀會飾周倉及花蕩火判並山門之照片,錢氏之昆淨無繼人矣。

程鮑錢王武與文,玉皇端賴捧紅雲。如何晚景病腰腳,只許登場飾太君。

余叔岩演戲全賴程繼先,鮑吉祥,錢金福,王長林搭配,如紅雲之捧玉皇,綠葉之扶牡丹。王文武丑並見長,叔岩演問樵出箱,彼飾樵夫,錢飾煞神,堪稱精絕。余曾觀其祥梅寺,打瓜園 ,跑驢子,審頭刺湯,天雷報及椶帽等戲。晚年忽病腰腳,艱於步履,只能飾四郎探母之太君,八姐九妹扶而出之。旋逝世。

花果稱王勇絕倫,交鋒惟賴二郎神。安天會號楊猴子,妙偶猶傳李象寅。

名武生楊小樓清末以演安天會著名,人皆稱楊猴子,而竟或不知其名,當時有陝西翰林李象寅者,人以對楊猴子,妙偶也,載清朝野史大觀

蟠桃會後鬧天堂,兩派京崑有郝楊。若是演來相比較,分明猴子與猴王。

高陽昆文武生郝振基及楊小樓皆以演安天會著名,郝做作猴吃桃時惟肖,崑班中譽為活猴 ; 但與小樓比,楊乃猴王,郝則一馬猴子也。演者之身份不同,而觀者之身份亦不同耳。

堪稱絕後與空前,高藝難能半子傳。歸宿一生何處好,白雲觀與百花山。

楊小樓武生可稱絕後空前,俞菊笙余未得觀,有人云:俞藝雖佳,而尚輸楊之神韻。楊無子,婿劉硯芳隨同居,及子劉宗楊亦未能傳其藝。小樓好道,常去白雲觀,每年並去百花山小住參道。

請來翰苑為題鴻,俗吏堪嗤禮未通。豈可哀榮分貴賤,王三楊大不相同。

舊時題主,須請科甲中翰林進士以為榮,以官翰林院,禮部,詹事府,國子監,學政以至府縣教授,教諭,訓導為宜。官刑部,吏部以及地方官則不宜。襄題亦須科甲中翰林,進士,舉人任之。贊禮則須請秀才,著襴衫,仍明朝服。清則易緯帽,金雀,民國則圓頂禮帽。在清代,童生中秀才後,由其岳家製襴衫贈予其婿,成為定例。

先母逝世,歸葬項城,由翰林王肖庭父摯題主,以本邑兩舉人襄題。本邑秀才贊禮,著襴衫,寬袍大袖,古風儼然。上海哈同之喪,題主,狀元劉春霖為鴻題,榜眼朱汝珍,探花商衍鎏為襄題。謝禮,鴻題一萬元,襄題各五千元,轟動一時。

盧溝橋事變次年,楊小樓病逝,其婿劉硯芳請予為請人題主,余乃為請傅沅叔,增湘鴻題,傅翰林,清官直隸提學使,民國官教育總長正相宜。襄題為請會元陸彤士,進士陳宗蕃。硯芳又請警署長鄧宇安,警局秘書吉士安為陪題。至題主時,鄧,吉兩人逕就襄題位,陸,陳兩襄題不能入位。此時余只好拉鄧,吉兩人下座,使兩襄題就位。鄧,吉兩人對硯芳大加斥責,一怒而去。題主後,硯芳另備禮向鄧,吉陪罪,後鄧,吉向人談及此事,人曰陪題者,陪鴻題,襄題也,鄧,吉始知其自己失禮。對此事,有人謂余曰:楊小樓伶人也,也要題主?」時北京淪陷,日人組偽政府,王叔魯(克敏)任委員長,值其六十歲生日,廣發徵壽文啓,設筵慶壽,余對曰:「王三老爺漢奸能作壽,楊大老爺伶人豈不能題主乎?」其人不能答,一時梨園傳為快事。


張伯駒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九
韜居指顧望銅臺,不數阿瞞橫槊才。猶記雄風傳詩句,一行獵馬急歸來。

世謂項城為武夫,不通翰墨,不盡然。項城能詩,大有阿瞞橫槊之概。罷軍機韜居彰德,園墅在洹水之南,當與銅雀臺相鄰。記其冬日即目詩有句云:數點征鴻迷處所,一行獵馬急歸來。氣象開闊 。又有一筆記曾載一則,謂項城年十三四歲,書一春聯云:大澤龍方蟄,中原鹿正肥。塾師為之咋舌 ,知非凡器。又京兆尹王達之父王翁植軒,曾語吳則虞兄云:涇川吳氏某女適潘,女年方二十歲,其夫病篤,女吞金殉,而夫竟起 ; 以烈婦請褒於朝,託王翁入內疏通。項城命吳闓生,王式通各擬一匾額以進。項城覽之皆不稱,立捷書一死回天四字 ,語妙雙關,羣皆嘆服。此額在抗日戰爭前,猶懸古溪潘氏宗祠。又四川萬懸師範學校校長鍾正楙,為章太炎先生弟子,元月朝賀,項城賜宴,酒半語鍾曰:你老師和我過不去 ,你去勸一勸。中國向來有兩塊萬歲牌,一塊是大成至聖先師,一塊是當今皇帝,太炎何不讓一塊給我?」鍾辭去時,項城問何求 ,曰:求為題數字。項城書一聯云:「天生我材必有用,他人愛子亦如余。」集句正切合師範校長身份,書大如斗 。則虞與鍾多年同事,此聯彼曾見之。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
一舉待看局可戡,勒兵不許過江南。乃翁自有囊中計,何用勳封一等男。

辛亥武昌事起,項城再出,飭馮國璋,段祺瑞率兵攻克武漢。馮國璋軍一舉下漢陽,清廷封馮一等男爵。時軍事政令,皆集中彰德,克定聞之大駡。旋項城電令馮勒兵勿過江 ,不久即有南北議和,清廷遜位之事。時先父在彰德總辦後路糧臺。為先父所親知者。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一
垂簾女后誤司晨,已兆當時鼎革新。亡國保皇前後事,如何都是姓梁人?

清祚之亡,實由於那拉后垂簾聽政。戊戌政變,康有為祖詒,梁任公啓超為保皇黨首領。清末開經濟特科,梁士詒本取列第一,西后視其籍貫曰:此人得勿是梁啓超本家否?軍機大臣聞之 ,乃斥列於後,仍黜不用。時張南皮頗賞識士詒。有某尚書謂張曰:此人一定是維新黨。單看其名字,頭是梁啓超之,尾是康祖詒之」南皮大笑 ,一時遂有「梁頭康尾」之謠。此見李伯元《南亭筆記》。士詒以此深為引恨。辛亥項城再出,士詒言於項城:將來功高震主,禍且不測 ,無如乘此時機,改變國體。項城遂决意促清室遜位。保皇,亡國,皆出於姓梁之人,亦巧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二
斷袖分桃事果真,後庭花唱隔江春。撒嬌慎勿高聲語,隔壁須防五大人。

克定有斷袖癖。左右侍僮,皆韶齡姣好。辛亥,先父在彰德總辦後路糧臺,居室與克定室隔壁。一日夜,有僮向克定撒嬌,克定曰:勿高聲,隔壁五大人聽見不好。蓋先父兄弟行五 ,項城諸子稱先父五舅,左右皆稱先父五大人也 。但先父已聞之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三
依然乘馬裼輕貂,何論新朝與舊朝。親貴不知亡國恨,侍從爭願佩軍刀。

清室遜位後,廕昌為總統府侍從武官長,清親貴如溥倫,載洵,載濤,皆請願充侍從武官,着軍服佩刀以為榮,竟不知亡國之恨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四
雙雙寶馬駕雲鸞,皇子金衣繪影看。新莽門前嚴警衛,行人莫進鐵闌干。

南北議和,項城就任總統。王湘綺有西苑門聯曰:民猶是也,國猶是也,何分南北?總而言之,統而言之,不是東西。上額為新莽門」 。昔新華門臨通衢,後築短牆鐵闌干,於門前圍一廣場,車馬由東西門出入,嚴警衛。余曾見項城諸子,乘雙馬車,着金花燕尾服,門前攝影。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五
依然頭腦是冬烘,早歲從龍起沛豐。為政只能稱好好,封疆重任誤癡聾。

商景祺,項城縣鄰邑沈丘人。項城初總督直隸時,高即教項城諸子蒙學。洪憲前,項城任其為山東巡按使。高頭腦冬烘,不諳政治,凡省中要事,部屬向其請示,不能可否,但連說好 ,時青島為德國佔領,德人為經濟侵略,欲修青島至某地鐵路,謁高商談。巡按使應禀承北京國務院,經指示後再為答覆,高則又連稱好 ,好。項城知之,恐其僨事,遂予以免職。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六
掛帶宮門事已殫,忍看骨肉起波瀾。南奔得脫陳王罪,應感方家四品官。

揚州方地山,項城任軍機時,課項城諸子。曾捐四品銜,於城南賃屋三間,置一妾非纏足者,自署其門曰大方家。室內撰一聯云:捐四品官 ,無地皮可刮。賃三間屋,以天足自娛。」項城三子克良有精神病,洪憲時言於項城,謂寒雲與項城某妾有曖昧事。項城盛怒,寒雲將罹不測 ,地山急挈寒雲去滬。後項城知為莫須有之事,意解,寒雲始歸京。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七
歌喉鶯囀遏停雲,兗沂諧音亦妙聞。斗筲敢窺豐沛地,列營且看護陵軍。

唐天喜,沈丘人,少時在鄉戲班演旦角,投軍歷擢至旅長,後任山東兗沂鎮守使。項城族弟世德,曾與余談及唐事曰:天喜任兗沂鎮守使 ,豈非開玩笑?兗沂眼子同音也 。民國二年,豫匪白狼竄擾皖豫間。時先父為河南都都督,以項城為袁氏祖墓所在,防匪竄及,檄唐旅趨項城縣,以野操為名,列營城外,匪聞之遠遁,唐旅旋亦撤回。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八
皇子親來上壽卮,三千珠履盡開眉。南崑北曲無人賞,忍睡提神待碰碑。

洪憲前歲,先父壽日,項城命寒雲來拜壽。時寒雲從趙子敬學崑曲,已能登場,但不便演,介紹曲家演崑曲三場,後為譚鑫培託兆碰碑。時已深夜,坐客皆倦,又對崑曲非知音者,乃忍睡提神 ,以待譚劇。譚來後,在余室休息。雷震春任招待,與對榻,,為其燒烟。譚扮戲時,余立其旁。譚着破黃靠,棉褲外着彩褲,以胭脂膏於左右頰塗抹兩三下 ,不數分鐘即扮竣登場,坐客為之一振。惜余此時尚不知戲也。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十九
拜賀春元紀歲華,皇恩始感浩無涯。褒嘉數語消英氣,賜物先人已到家。

洪憲前歲元旦,先父命余去給項城拜年。項城在居仁堂,立案前,余行跪拜禮。項城以手扶掖之,問余年歲。余對:十八歲。項城曰:你到府媟礄t好吧?余對:正在模範上學。項城曰:好好上學,畢了業就到府堥荂A回去代我問你父親過年好。余辭退回家 ,甫入門,所賜之禮物已先到,為金絲猴皮褥兩副,狐皮,紫羔皮衣各一襲,書籍四部,食物等四包。時余正少年,向不服人,經此一事,英氣全消,不覺受牢籠矣。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