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39)  
本期第三頁

茅盾(1896-1981)本名沈德鴻,字雁冰。浙江桐鄉縣人。著作有《子夜》,《林家舖子》,《霜葉紅似二月花》等。
 

 

 

 

 

 

 

 

 

 

 

 

 

 

 

 

 

 

 

 

 

 

 

 

      當代文學大師茅盾,著作等身,名馳中外。他八十五歲高齡時,除眼力較差,身體還可以,那知一次竟昏迷不醒,終於溘然長逝。逝世前,他自知病情嚴重,安排後事 ,把存款二十多萬捐獻給國家,作為中國作家協會基金,獎勵小說創作。芧盾的文學成就享譽半個世紀,從三十年代出版長篇小說子夜之後 ,奠定了他和魯迅,郭沫若在新文學運動中鼎足而立的崇高他位。在過去中國文學運動,就文學成就而言,當數魯迅,郭沫若,巴金,茅盾等,而阿Q正傳子夜也是代表作,有一位詩人在四十年代寫過一首打油詩:

年來聽慣語啾啾,話到文壇意也休。魯迅已亡茅盾老,更無子夜與阿Q。

     
雖然他反對作舊體詩,認為講求格律束縛思想 ,但在抗戰以後時有吟興,1838年他往大西北,有"新彊雜咏"云:

紛飛玉屑到帘櫳,大地銀鋪一望中。初試爬犁呼女伴,阿爹新買玉花驄。

     
寫景如在目前,生活情趣宛然。

      茅盾於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由香港輾轉到了桂林。當時的文化人如栁亞子,歐陽予倩,田漢等等雲集桂林作據點,辦刊物,寫文章。茅盾當時心情十分沉重,眼看抗日戰爭形勢不利 ,皖南事變,分裂團結的勢力猖獗,寫下了一首無題詩:

偶遣吟興到三秋,未許閑情賦遠遊。羅帶水枯仍繫恨,劍鋩山老豈剸愁。搏天鷹隼困藩溷,拜月狐狸戴冕旒。落落人間啼笑寂,側身北望思悠悠。

      頭兩句當此三秋桂子時節,却沒有悠閑心情遠遊。三,四句借用韓愈,栁宗元描寫桂林詩意,羅帶水枯,劍鋩山老,仍心繫家國憂恨,削不悼鬱結愁懷 。衝天的鷹隼被困於劣境,奸佞的狐輩却橫行朝野,只逐私利,不顧民苦,抗敵前途。自己落寞在人海之中,有啼笑皆寂之感,不禁遙望京華,寄托無盡情思。   

      茅盾的故鄉是浙江桐鄉市北的烏鎮,故居在一條青石板鋪成的小巷中,懸有陳雲題寫(茅盾故居)的橫匾,兩人有同鄉之誼。茅盾離開家鄉在外求學長達二,三十年,他與故鄉的鄉情和親情從未間斷 。每年都必回鄉探望母親,直到她辭世。後來也因為奔走革命,才失去與家鄉的聯繫。 故居保留了舊時的客堂,壁上除了相片外,還有一首他追念去世三十年的母親所作的一首七律: (詩寫於1970年,寄託對母親的感激與緬懷。)

鄉黨群稱女丈夫,含辛茹苦撫雙雛。力排眾議遵遺囑,敢犯家規走險途。午夜短檠憂國是,秋風黃葉哭黃壚 。平生意氣多自許,不教兒曹作腐儒。

     
可以想見他的母親不是一般女流,而是以教子成材為己任的女丈夫。因此才鼓舞了茅盾自二十年代起,就獻身民族解放事業。   

     
茅盾在1973年寫過一首讀稼軒集的詩:

浮沉湖海詞千首,老去牢騷豈偶然。慢憶縱橫穿敵壘,劇憐客與過江船。美芹盡謀宣傳世,京口北猷僅匝年。擾擾魚蝦豪杰盡,放翁同甫共嬋娟。

     
從詩堨i以看到芧盾在文革期間的思想感情。他有的一腔熱情,却在動亂受辱中老去。感時憂國,與辛棄疾同一懷抱。這首詩寫得頗為悲憤,藉着讀稼軒詞而傾訴 ,指斥南宋昏庸之言,令辛棄疾空懷憂國獻策之心,而佞臣當道,忠臣義士幾乎盡遭毒手。辛棄疾豪放悲壯之詞,與陸放翁陳亮等愛國之詩媲美。

曾敏之舊曲難忘

   偶檢文稿資料,得見茅盾先生寫於十年文革將結束時的一首詩,詩是這樣寫的:

卒子過河來對方,一橫一縱亦猖狂。非緣勇敢不同步,本性難移是老娘。潛伏內廷窺帥座,堻q外國借恩光。春雷驚破春婆夢,叛逆曾無好下場。

   茅盾說明這是一首打油詩,以揭露江青陰謀為主要內容。看寫詩的時間是一九七九年五月,距今已有二十多年了。

曾敏之《望雲樓隨筆


老舍(1899-1966),原名舒慶春,字舍予,北京滿族正紅旗人,中國現代著名作家。著作有小說《貓城記》,《駱駝祥子》,《四世同堂》,劇本《茶館》等。
 

 

 

 

 

 

 

 

 

 

      老舍於抗日戰爭時期在重慶與梁實秋有交往,並有詩信往還。老舍時居重慶近郊,梁實秋居北碚。在一次聚會之後,老舍寄梁實秋以幾首七律,其中兩首反映了當時老舍的郊居生活:

茅屋風來夏似秋,日長竹影引清幽。山前林木層層隱,雨後溪溝處處流。偶得新詩書細字,每賒村酒潤閒愁。中年喜靜非全懶,坐待鵑聲午夜收。
半老無官誠快事,文章為命酒為魂。深情每祝花長好,淺醉唯知詩至尊。送雨風來吟柳岸,借書人去掩柴門。莊生蝴蝶原遊戲,茅屋孤燈照夢痕。

      從詩中可以看到老舍當年是頗能飲酒的,也喜歡寫詩,寫的是舊體詩。他對詩有這樣的見解:舊體詩詞,新詩,通俗歌曲,這三種的形式不同,語言也不同。但是他主張都應當開花,而且要競賽看誰開的更漂亮,最漂亮。也許基於這樣的見解,所以他不廢寫舊體詩詞,他的舊體詩,對杜甫有過研究而形諸吟詠。上引的兩首律詩,頗有學杜的痕迹。    

曾敏之文史叢談

      贈吳文藻,冰心伉儷詩:

中年喜到故人家,揮汗頻頻索好茶。且共兒童爭餅餌,暫忘兵火貴桑麻。酒多即醉臨空睡,詩短偏邀逐句誇。欲去還留傷小別,門前指點月鉤斜。

      再有題為中年的七律:

中年無望返青春,且作江湖流浪人。貧未虧心眉不鎖,錢多買酒友相親。文驚俗子千銖貴,詩寫閒情半日新。若得太平魚米賤,乾坤為宅竹為鄰。

      可看到老舍的詩學修養有其特色,不用典,不雕鑿,清空如話,對仗工整,顯出作品崇高。

曾敏之望雲樓詩話》


楊雲史

 

 

 

 

 

 

 

 

 

 

 

 

 

 

 

 

 

 

 

 

 

 

 

 

 

 

 

 

 

 

 

 

 

 

 

 

 

 

 

 

 

 

 

 

 

 

 

 

 

 

 

 

 

 

 

 

 

 

 

 

一自新詩傳萬口,家家紅粉說楊圻       兼于閣詩話   陳聲聰   大公報

     
遺老遺少,無時無之,辛亥革命後,留戀故清者,亦大有人,故民初之詩,除南社諸子外,鮮不帶有遺老氣者。 楊雲史(圻)當辛亥革命,年三十餘,以曾舉考廉,其江山萬里樓詩,亦滿紙黍離,盈篇麥秀。 楊雲史為清大吏楊崇伊之子,李鴻章之長孫婿,固一貴公子也。風流倜儻,才思艷發,倘佯山水,琴歌自樂,其佐吳佩孚戎幕,已在金盡貂敝之時。 抗戰軍興,雲史避地香港,住金比利道。齋中猶懸吳所書(天下幾人學杜甫,一生知己是梅花)一聯。 江山萬里樓詩,才氣縱橫,不主一家,古體近元白長慶,近體則在樊川玉谿之間,固多唐音也。

      絕句之佳者,如(江上識陳伯嚴先生)云:
元龍意氣向誰論,江上樓船共一樽。酒欲醒時人不見,滿天風雨入中原。

(宿萬壽山户部公所夜聞頤樂殿簫鼓聲)云:
千門燈火望瓊樓,只道繁華不道愁。牆堬ざq牆外月,十分富貴二分秋。 

(庚戌路經交廣南渡島國雜詩)錄一首云:
何人酌酒倚山頭,看盡滄洲雲水秋。海上青峯千萬點,夕陽紅盡是崖州。

(山閣夜起)云:
泉聲細落北峯幽,松下房櫳枕簟秋。夜半起來倚空碧,滿身明月看梳頭。

      
類皆如此空靈之句,不可勝數。 李夫人名霞客,雲史有七律二首題其二十年前為新婦時照片,中有句云:

自媒早已疑馲i,譽婦曾聞必麗華。為我畫眉調彩筆,憑君索笑種梅花。

顧影未除公子氣,娶妻難得美人名。卻因多難依嚴武,豈有長貧似馬卿。


      越數年,李卒,作(謚妻記),悼亡詩中有:

戎馬書生真薄倖,蓋棺明日又從軍。
從此瀟湘好煙月,一生腸斷岳陽樓。

      雲史常熟人,所居石花林,種梅百株,花時召客,觴詠其下,與曾孟樸之虛廓園相距不遠,二人往還亦密。 及赴薌島,念故園梅花不置,友人自庾嶺折一枝,付飛機相貽者,喜極有句云:
八千里外見橫斜,天下房櫳不是家。歸夢故山蓓籬落 ,衝煙冒雪兩三花。
 
      性愛梅,亦能畫梅,有(上元夕畫呈u公)云:

得意春風動地來,上元清月近蓬萊。天公絕意留韶景,尚有最高枝未開。
 
      又(美美請畫紅梅屏幛題八絕句),錄二首云:

春來心事惜芳菲,花滿江城酒滿衣,一自新詩傳萬口,家家紅粉說楊圻。 
湖海元龍萬里身,掉頭四顧出風塵。近來英氣銷磨盡,只畫梅花贈美人。
 
      時雲史方自漢扶妻柩還里,同時遇美美者,頗致繾綣,終當別去。作惆悵詞八首,末一首云:

人道微之與牧之,悼亡詞賦狹邪詩。庸知錦瑟華年恨,併入青樓落拓時。儘有風情酬小玉,斷無消息載西施。千愁自縛蠶成繭,繅到從頭只一絲。

睡醒羅浮三兩枝,看花最好未開時    楊雲史逢場作戲巧遇名妓留情  成報   副刊   沙童妹

      情感豐富的名詩人楊雲史,自從他的愛妻徐霞容死後,心情一直非常落寞。 直到他隨着敗軍之將吳佩孚,在武漢徐圖再起的時候,才在一個逢塲作戲塲合,遇到了漢皋名妓陳美美。奇怪的是,這位歡場名花,在容貌和舉止上 ,都很像他的第一位夫人李道清,若論柔情與才華,又都足以同他的第二位夫人徐霞容比美。這就使得楊雲史一見鍾情,狂熱得像個初戀的中學生。 p但畫了四幅他最擅長的紅梅,送給他做畫屏。而且還為她寫了許多首哀感頑艷,柔腸寸斷的情詩。其中最為人們讚賞的,是:

睡醒羅浮三兩枝,看花最好未開時。縱教堪折不須折,留與東風好護持。  
春來心事喜芳菲,花滿江城洒滿衣。一首新詩傳萬口,家家紅粉說楊圻。  
湖海元龍萬里身,掉頭四顧出風塵。近來英氣消磨盡,只畫梅花贈美人。  
戎馬經年衣滿塵,強歡暫醉暗傷神。平生熱淚黃金價,只贈英雄與美人。  
照眼枝枝紅雪堆,胭脂難買好春回。羅浮以外非春色,從此楊圻不畫梅。

      楊圻,是這位大詩人在四十歲之後,正式用的名字。 公開把他寫在情詩堙A顯然比唐人的前度劉郎今又來之句,感情上還要更加介入一些。 後來,吳佩孚的地盤越來越小,不能不放棄兩湖,退入四川。而楊雲史和陳美美的戀情,却正在如火如荼階段。 雖然一個願娶,一個願嫁,但是迫於那種隨軍狼狽西竄的不利形勢,什麽計劃都無法實現。 在無限悲愴和惘然的情緒下,他就在臨別的淒然對酌之際,寫了四首詩來表達他的衷情道:

鵝兒酒色似江波,秋柳旗亭送客多。此別今宵誰最惜,玉人含淚唱黄河。 
畫簾明瑟捲秋烟,淚滿金樽酒滿弦。更盡一杯君莫笑,江山都在美人前。
手酌葡萄勸一觴,多情我惜杜葦娘。銷魂天氣重陽後,秋雨無聲江柳黄。
年來范蠡久無家,西塞山前似若耶。君問歸期載西子,春風流水碧桃花。
 

      由此可見,這位大詩人對陳美美是如何的情深欵欵。  遺憾的是他們這一段未了緣,竟然再也沒有重續的機會,兩三年後已經是一個羅敷有夫,一個使君有婦了。


扁舟何必載西施,貧賤夫妻樂有時      楊雲史寫就悼亡詩上馬從軍  成報   副刊   沙童妹

     
清末民初,江南四公子之一的常熟才子楊雲史,是二十世紀的一大詩人,而且是李鴻章的孫女婿。同時也是義和團時代,北方最有名的豪傑大刀王五的莫逆之交。 壯年的時候,他曾經做過一任新加坡領事,同他的妻兒一起住在那風光旖旎的(獅城),笑傲海洋,怡然自樂,渡着一種鴛鴦侶伴的生活。 從他那時的詩堜珨〞:

釣得鱠魚美,歡嘩稚子呼。敲門聞客至,留客入村沽。秋水洗蔬菜,松柴爆竹爐。磨刀勞玉手,釧影落青渠 。客至妻入廚,呼兒作釣徒。山齋聞笑語,茅屋响杯壺。花露都清切,松風似有無。酒酣嵐照寂,相與說江湖。

      就可以想見,這位情感豐富而又夠隨遇而安的詩人,生活得多麽悠閒自適。 對他來講,系出名門的李鴻章孫女,固然是個温柔體貼的佳偶,但那續絃的徐霞容,却宛然是個上帝恩賜的禮物。 她不但性格風雅,能文能詩,而且持家有道,敬夫如神,從來不讓任何頭痛的問題和身邊的瑣碎,來掃他的興,勞他的神和耽誤他的時間。因此,他的經濟狀况雖然並不太理想 ,但却生活得其樂融融,使得這位大詩人滿腔滿懷,都充滿了只羨鴛鴦不羨仙的情操。 他那時寫的兩首名詩,就反映出來這種無上滿足的感受。 詩曰: 

扁舟何必載西施,貧賤夫妻樂有時。舉網得魚江上月,東南風細到家遲。  
憶昔北池上,銀床清露滋。玉人相並處,新月上來時。荷淨因疏雨,燈清照奕棋。十年都似舊,兩鬢有微絲。 
 
      那時割據四方的中國軍閥之中,出身白衣秀士的吳佩孚,不但總是自比關岳,而且也以儒將自詡。他在自己的全盛時代,網羅了百日維新的首腦康有為,也禮聘了江東獨步的才子楊雲史。 誰知自從和這位窮兵黷武的大人物打上了交道之後,厄運就開始降在他們這一對神仙伴侶的身上。第二次直奉戰争剛爆發,大軍出動的前夕,他所熱愛的徐霞容夫人,忽然一病而亡 。 這位詩人在戎馬倥偬之際,唯一能替她做的,就是匆匆地寫了一首悼亡詩,來掛在他的靈前:

可憐九月十三夜,死別生離第一宵 。戎馬書生真薄倖,蓋棺明日便從軍。


西江月   春色
醉裡笙歌猶在,夢殘滴漏淒清。綠楊疏影子規聲。酒醒更闌人靜。   樓下一庭斜月,照來珠箔飄燈。梨花院落不分明 。風定落紅未定。


楊雲史之淚     陳荊鴻   海桑隨筆

"萬方悲一慨。草木亦蕭森。戰後關河冷,山中鼓角深。人情皆切齒,秋色太傷心。亦豈關形勢,沉吟淚滿襟。"  

      此為盧溝橋變起,日軍席卷平津時 ,楊雲史所作詩也。

      雲史諱圻,江蘇常熟人,夙有江東才子之名。當吳佩孚巡閱直魯豫各省時,重要文電,多出張子武其煌手筆 ; 而其他應酬文字,輒屬諸雲史,蓋以雲史擅詞章,工吟咏也。自吳氏勢熸,挾餘部奔關中,子武以身殉 ; 雲史致仕,留居北平,以鬻字賣文為活,自刊其詩稿,曰江山萬里樓集,人多有讀之者矣。初,雲史於故都,眷一校書曰陳美美。其後數年,女子盛行去髮作時世裝,美美當不能自外 ,雲史聞之,嗚嗚而哭,友有過訪者,詢其故,雲史曰:陳美美剪髮也,美美之美在髮耳,今乃剪去,焉得不哭。中日戰起,雲史避地來居海隅(香港),侘傺(失意)甚 ; 益以不習南方水土,患風痹疾,左臂不能屈伸。當道者聞之,畀以軍事委員會參議銜,使杜月笙就近月致薪俸數百金,賴以存活。於是賃廡九龍山林道,日臥病榻中,絕鮮酬應,誠乎其沉吟淚滿襟矣 。洎香島將陷前數月,雲史病且篤,予往視,已不能興,屬人取壁上所懸攝影,語予曰:此吾故居也,庭前梅花盛開,頗耐人想,今不復得見矣!言時,淚盈於睫,嗚咽不勝。且曰:吾病恐終不起 ,君其必以詩挽我。予亟慰之,後數日遂死。予踐約哭以句曰:"病床垂涕語,尚憶故園梅。竟使天涯老,終憐一代才。山河多異色,詞賦有深哀。莫便化朱鳥,南雲愁不開 。"嗟乎!古人謂文生於情,情生於文,予睹雲史之淚,凡數數矣。是蓋深於情者也,宜其詩之工也。雲史賣文,所訂潤例,價頗不菲; 壽言墓志 ,取值二百,並附注云:"當代巨公另議。"迹其語意,殆以為名公巨卿,理當昂其酬。生王之頭,不若死士之壟,寒儒為諛墓之文,實有出於不得已者,故爾如此耶?昔鄭板橋鬻畫潤例,自署一詩曰:"畫竹多於種竹錢,紙高六尺價三千。任渠親舊論交接,只當秋風過耳邊。"快人快語,傳誦人口。視雲史之所謂巨公另議,真有其不凡者在。


馬君武

 

 

 

 

 

 

 

 

 

 

 

 

 

 

 

 

 

 

 

 

 

 

馬君武 18811940),廣西桂林人,中國教育家 ,翻譯家,學者。早年參與革命,曾留學日本,並在德國取得博土,後任實業部次長,總統府秘書長,逝世於廣西大學校長任內。

為使夢魂能見汝 倚車酣睡過衡陽   成報  副  錦繡   尋章摘句   沙童妹

     
九一八事變,東北三省的大好河山,在不抵抗主義之下,拱手送給日本人,在一腔愛國熱情和無名火的交併之下,馬君武仿吳梅村圓圓曲的精神,用李義山的北齊體,寫了名聞遐爾的哀瀋陽,把失地辱國的罪責,放在一位年青軍人(張學良)身上。詩曰:

趙四風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正當行。酮X鄉(美人腰)是英雄塚,那管東師入瀋陽。 
告急軍書夜半來,開{絃管又相催。瀋陽已陷休回顧,更抱阿嬌舞幾回。
  

      在二十年代,馬君武那首悼亡妻的七律亦傳誦南北,詩曰:

四面槍聲驀地來,一朝白骨委塵埃。十年始洒墳前淚,萬事無如死別哀。海不能填唯有恨,人難再得始為佳。雄心漸與人俱老,買得青山伴汝埋。

      及後,他正式擺脫一切行政工作,過荈7陶汀b生活,那時他已年逾半百,欲像個年青人又再談起戀愛,對像是一位廣西地方戲名演員紅透半邊天的小金鳳。當時擅畫馬名畫家徐悲鴻大師,就曾寫過一首七絕來調侃他們,詩曰:

詞賦功名恨影過,英雄垂暮意如何。風流契女多情甚,頻向廂樓送眼波。  

網主附: (按石人,即近代報人梁小中《七十年朝野異聞》說此詩是徐志摩所作,因馬對小金鳳的癡情戲之而寫)

      馬君武自己也不否認對這位風塵契女的熱愛,從他那時寫給她的一首小詩就可體會到那纏綿悱惻的情懷。 詩曰:

百看不厭古時裝,剛健婀娜兩擅長。為使夢魂能見汝, 倚車酣睡過衡陽。

網主附: (此詩題作小別,是馬君武赴漢口開會時所寫。按石人,即近代報人梁小中《七十年朝野異聞》記:馬君武與桂劇名伶小金鳳(尹曦 )的忘年戀,內有秘辛。原來馬早年有一愛妾,與小金鳳生得極似,卻不幸在乘船過貴縣時,遭流彈擊斃。所以一遇上小金鳳,便恍有前緣再續之感,不能自己。當時還特別請了戲劇大師歐陽予倩為小金鳳編了一齣人面桃花上演,轟動戰時桂林。小金鳳戰後仍然在桂林登台,丰采依然。解放後曾以桂劇代表身份,為毛澤東接見,而且每年必為馬君武上墳,情義為人稱道)

      小金鳳也不愧是紅顏知己,馬逝世後,從此不再重屨劇壇。曾經有人代她寫了一首詩表達她的萬斛愁腸:

 玉樹新栽小鳳來,捧妝輕重倩誰催。木蘭詞曲桃花面,招得魂兮夜夜回。
 


舊聞   南天異聞    曉仲

     
民初東北事變,三省淪於日寇,人皆以為咎在少帥張學良,且有傳言謂瀋陽告警之際,張方在北平,擁明星胡蝶而酣舞,至其左右,猶有名姝趙四朱五小姐。時論責之頗為嚴切 ,其實酣舞之說,實出一般附會,胡之於張,僅有一面之緣,事變時亦不在平,竟遭惑溺張氏之謗。亦所謂名高則謗隨而已。 於是,有名學者革命前輩馬君武,且撰為紀事詩,句中有謂:

趙四風流朱五狂,翩翩胡蝶最當行。美人墓是英雄塚 ,那管東師入瀋陽。

      至另首且有:

瀋陽已陷休回顧,更抱阿嬌舞幾回。
(全詩是: 告急軍書夜半來,開{絃管又相催。瀋陽已陷休回顧 ,更抱阿嬌舞幾回。 )

      之語,於張之譴重矣,詩亦傳誦一時,至使張氏幾無以自白。 所謂一字之貶,嚴於斧鉞,馬詩殊足當之,然細究其詩,亦套自李商隱之(北齊二首),所詠者北齊馮淑妃小憐事也,原詩云:

一笑相傾國便亡,何勞荊棘始堪傷。小憐玉體橫陳夜,已報周師入晉陽。  
巧笑知堪敵萬機,傾城最在着戎衣。晋陽已陷休回顧,更請君王獵一圍。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