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8)   本期第十六頁

馬君武   南社同人馬君武,以理化學者,兼擅文藝,朋儕中嘆為難能。其詩於五言律最工。錄:

 

 

 

 

 

 

 

重到蒲蘆塞云:
七日蒲蘆塞,時時醉夢間。蹉跎望青眼,憔悴為紅顏。短睡經昏曉,清陰換暖寒。康鋪池畔路,獨立恨無端。

宿 Ems 見魯意沙云:
送我狼河曲,人生相見難。遠山遮落月,初日破輕寒。細雨牽衣袂,深情贈手竿。前宵聽樂處,回首水迷漫。

勞登谷寄柳人權云:
九年羈異國,萬里隔家鄉。魯酒難消渴,吳歌最斷腸。歸期問流水,獨立望斜陽。寂寞勞登谷,臨風憶柳郎。

勞登谷獨居云:
宇宙無終始,他鄉過半生。荒村尋舊迹,異國遇陽春。樹密鳥私語,山空人獨行。天涯芳草綠,終古竟生存。

別桂林云:
莫使舟行疾,驪歌夜未闌。留人千尺水,送我萬重山。倚燭思前路,停樽戀舊歡。漓江最高處,新月又成彎。
最古桂林郡,相思十二年。浮橋迷夜月,叠嶂認秋烟。同訪籬邊菊,閑尋郭外船。為招諸父老,把酒說民權。

皆有唐音。

又斷句如別英倫云:百族貢鮮血,莊嚴飾此都。」《別萊因云:當壚黃髮女,笑語最温存。」《重到蒲蘆塞云:微風吹池水,無意生波瀾。」《游拜倫云:少年兒女事,追憶發深悲。類能以近代意境入詩,而隽永耐人尋味。或賞其甘以清流蒙黨禍,恥於亡國作文豪。百字題碑紀恩愛,十年去國共艱虞。之句,此則僅與明七子相仿佛耳。

林庚白   孑樓詩詞話

馬君武 18811940),廣西桂林人,中國教育家 ,翻譯家,學者。早年參與革命,曾留學日本,並在德國取得博土,後任實業部次長,總統府秘書長,逝世於廣西大學校長任內。

為使夢魂能見汝 倚車酣睡過衡陽   成報  副  錦繡   尋章摘句   沙童妹

     
九一八事變,東北三省的大好河山,在不抵抗主義之下,拱手送給日本人,在一腔愛國熱情和無名火的交併之下,馬君武仿吳梅村圓圓曲的精神,用李義山的北齊體,寫了名聞遐爾的哀瀋陽,把失地辱國的罪責,放在一位年青軍人(張學良)身上。詩曰:

趙四風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正當行。酮X鄉(美人腰)是英雄塚,那管東師入瀋陽。 
告急軍書夜半來,開{絃管又相催。瀋陽已陷休回顧,更抱阿嬌舞幾回。
  

      在二十年代,馬君武那首悼亡妻的七律亦傳誦南北,詩曰:

四面槍聲驀地來,一朝白骨委塵埃。十年始洒墳前淚,萬事無如死別哀。海不能填唯有恨,人難再得始為佳。雄心漸與人俱老,買得青山伴汝埋。

      及後,他正式擺脫一切行政工作,過荈7陶汀b生活,那時他已年逾半百,欲像個年青人又再談起戀愛,對像是一位廣西地方戲名演員紅透半邊天的小金鳳。當時擅畫馬名畫家徐悲鴻大師,就曾寫過一首七絕來調侃他們,詩曰:

詞賦功名恨影過,英雄垂暮意如何。風流契女多情甚,頻向廂樓送眼波。  

網主附: (按石人,即近代報人梁小中《七十年朝野異聞》說此詩是徐志摩所作,因馬對小金鳳的癡情戲之而寫)

      馬君武自己也不否認對這位風塵契女的熱愛,從他那時寫給她的一首小詩就可體會到那纏綿悱惻的情懷。 詩曰:

百看不厭古時裝,剛健婀娜兩擅長。為使夢魂能見汝, 倚車酣睡過衡陽。

網主附: (此詩題作小別,是馬君武赴漢口開會時所寫。按石人,即近代報人梁小中《七十年朝野異聞》記:馬君武與桂劇名伶小金鳳(尹曦 )的忘年戀,內有秘辛。原來馬早年有一愛妾,與小金鳳生得極似,卻不幸在乘船過貴縣時,遭流彈擊斃。所以一遇上小金鳳,便恍有前緣再續之感,不能自己。當時還特別請了戲劇大師歐陽予倩為小金鳳編了一齣人面桃花上演,轟動戰時桂林。小金鳳戰後仍然在桂林登台,丰采依然。解放後曾以桂劇代表身份,為毛澤東接見,而且每年必為馬君武上墳,情義為人稱道)

      小金鳳也不愧是紅顏知己,馬逝世後,從此不再重屨劇壇。曾經有人代她寫了一首詩表達她的萬斛愁腸:

 玉樹新栽小鳳來,捧妝輕重倩誰催。木蘭詞曲桃花面,招得魂兮夜夜回。
 


舊聞   南天異聞    曉仲

     
民初東北事變,三省淪於日寇,人皆以為咎在少帥張學良,且有傳言謂瀋陽告警之際,張方在北平,擁明星胡蝶而酣舞,至其左右,猶有名姝趙四朱五小姐。時論責之頗為嚴切,其實酣舞之說,實出一般附會,胡之於張,僅有一面之緣,事變時亦不在平,竟遭惑溺張氏之謗。亦所謂名高則謗隨而已。 於是,有名學者革命前輩馬君武,且撰為紀事詩,句中有謂:

趙四風流朱五狂,翩翩胡蝶最當行。美人墓是英雄塚,那管東師入瀋陽。

      至另首且有:

瀋陽已陷休回顧,更抱阿嬌舞幾回。
(全詩: 告急軍書夜半來,開{絃管又相催。瀋陽已陷休回顧,更抱阿嬌舞幾回。 )

      之語,於張之譴重矣,詩亦傳誦一時,至使張氏幾無以自白。 所謂一字之貶,嚴於斧鉞,馬詩殊足當之,然細究其詩,亦套自李商隱之(北齊二首),所詠者北齊馮淑妃小憐事也,原詩云:

一笑相傾國便亡,何勞荊棘始堪傷。小憐玉體橫陳夜,已報周師入晉陽。  
巧笑知堪敵萬機,傾城最在着戎衣。晋陽已陷休回顧,更請君王獵一圍。


于右任   更多于右任詩詞

于右任(1879年4月11日-1964年11月10日),陝西三原人,祖籍涇陽。原名伯循,字誘人,爾後以「誘人」諧音「右任」為名;別署「髾心」、「髯翁」,晚年自號「太平老人」。中華民國開國元勛之一。于右任早年係中國同盟會成員,民國成立之後長年在政府擔任高級官員,尤其擔任監察院院長長達34年,是歷史上在任最久的五院院長。同時也是中國近代知名的書法家。于右任長髯飄飄,是其一大特徵。 

于右任是清朝光緒年間舉人,1904年因刊印《半哭半笑樓詩草》譏諷時政被三原縣令德銳和陝甘總督升允舉發,遭清廷通緝,流亡上海,遂進入震旦公學。震旦學院肄業。同年4月到達日本,加入光復會和同盟會。 

維基百科 

 

 

 

 

 

 

 

 

 

 

 

 

 

 

 

 

 

于右任隨國民黨政府搬到臺灣後,其詩詞作品,常有表達思鄉之情。

基隆道中   一九五四年作
雲興滄海雨淒淒,港口陰睛更不齊。百世流傳三尺劍,萬家辛苦一張犁。雞鳴故國天將曉,春到窮檐路不迷。宿願猶存尋好句,希夷大笑石橋西。

「雞鳴故國」句有註云:「民諺云:福州鷄鳴,基隆可聽。」

一九五四年,于右任有《故山別母圖》七絕兩首:

題故山別母圖
文章報國男兒志,天地無私父母心。珍重畫圖傳一別,故山長望白雲深。
龍霧山前雲氣深,雲埋萬丈到如今。夢中游子無窮淚,二十年來陟屺心。

此詩是于右任借圖發揮,抒發他懷念故鄉家人的心情。龍霧山是他的故鄉的一座山名。「陟屺」出《詩經魏風陟岵》 ,描寫征人登高望鄉的詩。當他登高望鄉的的時候,他想像家鄉的親人也正在惦着他,道着他,盼他歸來。

據于右任文友盧冀野所記,《故山別母圖》本是廖衡州為瑞金周慶光作的,後歸于右任所有。

于右任早年追隨孫中山投身革命,其後又參加了反袁和護法諸役,可說是孫中山先生創建的民國開國元勳,因此 ,當他處身於臺灣這個小朝廷的局面之下,就難免要緬懷往事,感慨多端了。

一九五七年,他有題民元照片》一詩,題序云:「民元,總理辭臨時大總統後,宴客於上海愛儷園,攝影留念。參加者:唐紹儀,陳其美,胡漢民,譚人鳳,蔡元培,・・・・・・林長民 ,馬君武等三十四人。現僅存余一人,其餘皆凋謝。撫今追昔,賦此寄慨。

題民元照片
不信青春喚不回,不容青史盡成灰。低迴海上成功宴,萬里江山酒一杯。

于右任隨國民黨政府往台灣,他的夫人高仲林則留在老家。于右任詩詞集中有他在臺思念妻子的詩兩首。第一首寫於一九五八年,第二首寫於一九五九年。

兩戒河山一枝簫,淒風吹斷咸陽橋。白頭夫婦白頭淚,留待金婚第一宵。
夢繞關西舊戰場,迂迴大隊過咸陽。白頭夫婦白頭淚,親見阿婆作艷裝。

第一首自註云: 明年結婚六十年。

于右任還有一首最為人傳誦的《讀史》詩:

讀史
風虎雲龍亦偶然,欺人青史話連篇。中原代有英雄出,各苦生民數十年。

最後兩句雖是從前人趙翼詩句:「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十年。」變化出來,卻另有新意,媲美原作。


劉郎(唐大郎)  (一)   更多劉郎詩

唐雲旌(劉郎),1908~1980),上海嘉定人,本是銀行職員。後來寧捨金飯碗而業筆耕。初以筆名唐大郎發表詩文小說 ,後與劉惠明結褵,遂改署劉郎,以示對夫人忠貞不二 。擅長寫打油詩,才情橫溢,筆調詼諧,有江南第一枝筆之稱 。他的詩有两個特點,一是滑稽突梯,嬉笑怒駡,皆成文章,二是題材廣泛,古今中外事物,信手拈來,皆可成詩。而且揮灑自如 ,妙趣橫生。1980年7月20日在他的上海寓所去世。  

 

 

 

 

 

 

 

 

 

 

 

 

 

 

 

 

 

 

 

 

 

 

 

 

 

 

 

 

 

 

 

 

 

 

 

 

 

 

偶成
吹淡煙雲毋再提,前塵總似履沾泥。閒居真想身邊僕,老去多憐竈下妻。誰意加餐偏得病,偶逢絕色易成迷。一朝撒手歸烏有 ,安用眼紅奥納西。

唐大郎喜以俗語入詩,前塵總似履沾泥,即上海俗語 。自註云:上海人有句俗話叫鞋頭上的泥 ,一拭即淨,以喻凡事之無足縈懷也。
奥納西: 希臘船王奧臘西斯,此人除有錢外,還以喜歡獵艷著稱。

此詩寫於逝世前大約一個月。

答友人,以詩代信。
港友來信,有言云:「讀《閒居集》,雅興雅人 ,甚羨甚羨。」不管他的話是真是假,先把它吃了下去,然後有辯,成二絕句。
向於趣味不嫌低,說我風流便滑稽。不信試看全副骨,紅圈綠繞更黃迷。
詩如山藥開場白,貧嘴終無片語佳。索笑不成成索駡,怪予從小習優俳。

山藥: 解放前上海有位鼓書藝人名叫「山藥蛋」,一上場必有一段閒場白,俗話俚語,層出不窮,很得觀眾歡迎 ,但也有惡之者罵他「惡俗」的。
《閒居集》,《唱江南》,均為劉郎著作,曾在《大公報》發表。

對「風流」二字,劉郎自己的解釋是:「杜牧詩云:大抵南朝皆曠達 ,可憐東晉最風流。這堛滬楓y應作如是解 ,不作其他解。」「風流」二字在古代,尤其是在六朝的文人來說,它的含意是指有才學而不拘禮節,態度灑脫的名士 ,而不是一定要和男女之事有關的。故此,按照劉郎的解釋,「風流」包含有「曠達」的意思 。作者在詩中自謂他不諱言有「低級趣味」,又自謂不夠資格稱為「風流」。所以友人若說我「風流」便是滑稽了 。這堣ㄖ型搷@是他的自我幽默。對「紅圈綠繞更黃迷」一句,劉郎的註釋是:「三種顏色,最後的黃,代表黃金 ,鈔票,亦即錢財。」自言喜愛錢財,也坦白得可愛。這是一般人的通性,只要不貪「不義之財」,那又何妨?

劉郎(唐大郎)的打油詩固然堪稱江南第一枝筆」 ,他的正經詩也寫得很好。

送別
東風和雨甚於潮,涕淚潛垂過綠橋。掠眼花光方薄暮,隔窗曙色已明朝。一春塵夢溫猶在,兩瓣脂痕濕未消。雲雀亂啼催客去,此枝正築向南巢。

自註云:「題為《送別》其實亦《春夢詞》之一。今年(1980年)寫了幾首《春夢》律句,有的寫當前的夢境,有的則是往年夢影。一生作詩 ,好為綺語。若是外國小說家筆下那些宗教信徒們的話是真的,那麽我這個人的靈魂,肯定將墮入煉獄中去而不得拯救。」

他自稱一生作詩,好為綺語。他的老朋友辛笛在六首悼念他的詩中,其中兩首寫道:

嬉笑文章旑旎詩,風流端賴硯傳知。老來饕餮嘗尤淺,艷說當年搔首姿。
一生何似在花間,不乏榴裙憶舊顏。撒手真成西去客,傷心無語淚潸潸。

如此評價他的文章和詩,堪稱知己。

劉郎在去世前三個月(1980年3月),寫過一首輓文友陸澹盦的的詩,詩道:

當年筆陣列森森,點將台登快活林。已唱輓歌三兩遍,而今又哭一星沉。

當年上海《新聞報》有個副刊叫《快活林》。想不到只過了三個月,就輪到別人輓他了。

1973年春,劉郎患了一場大病,自分必死,想到死了之後,好去找先我而去的那些朋友,譜寫了一首《金縷曲》 ,詞云:

安用千秋壽?數年生,飽經塵事,存年須夠。縱使回春真有術,枉費魏佗妙手。最難遣雪衫紅袖。許與東坡同歲死,似者般癡福修應厚。妻兒女,休難受。   九京道路無還有?細思量,比同神話,何消深究。十丈軟紅原可住,多恐端端遲久。依然是流連文酒。但聽淮南魂魄喚,起身來含笑匆匆走。他鄉好 ,多故舊。

魏佗: 即古代名醫華佗。   許與東坡同歲死: 蘇東坡死時六十六歲,劉郎此年病時也剛是六十六歲。   淮南魂魄喚: 指黃梅戲的著名演員嚴鳳英,生前與劉郎交誼甚篤。

黃梅戲著名演員嚴鳳英在文革期間寃死,1978年才獲得恢復名譽,安徽文化部門為她舉行追悼會。劉郎寫了四首悼詩,情文並茂。

識汝原如地上仙,一朝仙去可登天。遙知天上無人識,地上曾為萬姓憐。
艷爽聰明萃一身,卻教魔爪奪青春。江樓燈火都依舊,不見當年笑語人。
歌衫舞扇更珠喉,好語温情一例休。人自傷離皆哽噎,我因衰汝淚長流。
獸穴魔庭既掃犁,故園花好使人迷。英魂安得還今日,又是飛騰又是啼。

劉郎和京劇名演員李萬春是相識五十年的好朋友。1978年9月得知年近七十的李萬春,還能在北京演出以孫悟空為題材的《鬧天宮》,此角色需要靈活的腰腿功夫 。劉郎喜而說道:「(李萬春)雖年近七十,腰腿仍極穩鍊,這隻老猢猻,猶不失楊門規範。」並寫了一首《聞李萬春在北京演鬧天宮》的七律:

我始成年爾尚童,宣南道上記相逢。平頭毛髮今應白,繞膝兒孫大抵同。幸而不曾鑽狗矢,故還能唱鬧天宮。令親長抱無涯戚,白虎堂前命送終。

令親: 指李萬春妹婿李少春,亦是名演員,受四人幫迫害致死。他曾在影片《野豬林》(《水滸傳》故事)扮演林沖一角 。主角林沖被奸臣高俅誘騙入白虎堂致遭戮`。戲中的林沖並沒有喪命,但李少春則在現代的「白虎堂」前送終了。

劉郎和香港電影界前輩,著名導演李萍倩也是相識多年的老朋友,在閒居集中,收有他和李萍倩唱和的《三一詞》,甚為有趣。1979年,李萍倩在北京碰見同是劉郎的朋友桑弧 ,李託桑帶名煙一匣贈劉,並附以題為《三一詞贈郎哥》一首,詩云:

千里鵝毛一匣煙,聊當回寄一詩篇。倘然已戒須分贈,也結星星一點緣。

詩中有冠以「一」字的三件事物,故云「三一詞」。「星星」也可指香煙的火星 ,有雙關之妙。

劉郎得之狂喜,因而和了兩首,自云:「加倍奉還」。

北京一向頻頻往,何不南來彎一彎?請看郎哥頭上髮,至今未見一絲斑。
小詩奉到喜難支,破戒偷偷吃一枝。我量不勝一蕉葉,陪公一醉又何辭。


劉郎的閒居集,收有詩詞作品三百餘首 ,其中咏及評彈的將近二十首。

憶徐雲志
琵琶弦撥動梁塵,篇子方終一座春。雖說本工唐伯虎,自成絕調寇宮人。腔如湯果沾牙糯,味勝花雕出瓮醇。紅粉家家兢度曲,饒她初效也能顰。

詩寫於徐調創始人徐雲志逝世後一年(1979年)。三笑和寇宮人為徐氏擅唱書目與開篇,末句是說當年連歌女都在學唱。

聽程麗秋遣響
西風翠袖理清絃,遺響重聞一惘然。誰信斯人終短命,論交與我是忘年。癡兒過分知羞恥,駔儈何曾解愛憐。數過北橋魂斷處,直流雙淚到江邊。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