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8)   本期第十一頁

熊潤桐  勸影齋 (三)    更多熊潤桐詩 

熊潤桐,字魯柯,號則庵。廣東省東莞市人。廣東高等師範文史系畢業。工詩善文兼擅書法曾被稱為南園五子之一。終身從事教育先後講學粵港上庠。著有《勸影齋詩》,《入海集》,其詩親手刪存790餘首出版問世。一九四九年來港,曾任聯合書院文史系教授,與陳湛銓,曾克耑,馮康侯等為當時聯合書院五大名師。



 

 

 

 

 

 

 

 

 

 

 

 

 

 

 

 

 

 

 

 

 

 

 

 

 

 

 

 

 

 

 

夏夜風雨次少幹韻
雷繞風簷瓦欲飛,打窗豪雨颯成圍。冥心自會當前變,塵夢應嗟覺後非。一枕乍涼天未曙,萬方同概子安歸。盈虛亦復須臾事,點滴階除響已微。

祝南孟葦過訪叙舊
叩門失喜故人來,携就池亭倒一杯。坐歎鼓鼙消歲月,依然儒服雜塵埃。早荷漸露離披態,晚世難論述作才。領取風光還語笑,漫因蟬吹更興衰。

亂後重晤協之先生
倚闌干處是滄桑,一榻初回午夢涼。插架半成殘卷帙,論詩愁憶舊山堂。歸來海外公仍建,寥落尊前鬢亦蒼。老去自多存歿感,看予也減幾分狂。

自注:  倚闌干處是滄桑: 散原句。  插架半成殘卷帙: 藏書損失殆半。  論詩愁憶舊山堂: 顒園已毀。  歸來海外公仍建: 亂中有東坡海外之謠。

過江訪滄萍
一水何殊往日深,過江還復得相尋。豈無餘地容梁廡,直欲忘機到漢陰。草樹扶疏剛繞屋,文章寂寞衹娛心。年來我亦鍵關久,儘有孤絃嬾上琴。

連歲七夕皆雨今歲特晴
天上佳期歲略同,人間無奈雨兼風。宵來澹月微雲外,儻有晴烏落夢中,

述文書問近况賦答
煮酒烹魚醉仰天,舊情回首一茫然。江湖滿地飄啼雁,風雨籠燈讀寄箋。閉户已無書可著,畸人寧與世為緣。丈夫別有窮愁計,解傳虞卿祇馬遷。

夜坐
鄰樹因風略未凋,時傳墜葉響中宵。暉暉殘月當窗見,澹澹予懷與世遙。夜氣自凝心上白,江波長寄海邊潮。芙蓉落盡秋何賴,待得黃花意也消。

莫天一先生自澳門惠書並詩次韻奉酬
一老天南久闊疏,十年何地託幽居。聲名自遠風塵外,蹤跡欣聞喪亂餘。載酒每懷揚子宅,藏山早富馬遷書。嗟予寂寞繁城裡,安得時來海上魚。

舊友以所作就商並乞題其後
論詩如論人,世議每翻覆。鐘嶸標三品,自詭辯清濁。奈何古悲涼,竟不逮潘陸。君昔慕漁洋,耽吟詩滿腹。王孟不復生,因君想遺躅。別來十載餘,投我詩一束。邀我下評語,歉歉不自足 。雌黃謝未能,君乃拜而肅。君知夫水乎,喧寂隨所觸。澄為萬頃波,怒作千巖瀑。得月鑑虛明,鏖風浪高蹙。二境孰云佳,莫徇眾耳目。還君錦繡章,進我杯中醁。

竟不逮潘陸,自注:潘陸上品,曹公下品,王漁洋甚不以為然。

舊友南歸枉過即送其回京
曲巷回車夕照深,故人青眼肯相臨。十年憂患餘頭白,一室低徊擬陸沉。敢道風詩關國政,願看民意卜天心。諸公自有河清頌,不比迷陽卻曲吟。

退之見和西塘話舊之作次韻奉答
如此頭顱亦幸存,尊前重得接清温。酒狂似我寧勞勸,詩事從君更待論。涉世漸緘三尺喙,詠懷曾識一家言。閒身易感經時別,江水東來減舊痕。

除夕不出
杯酒寧因潦倒停,燈前無奈眼猶醒。圖書著影從堆案,風雨添寒欲破櫺。市況蕭寥終不掩,鄰歌悽斷若為聽。原知卒歲情懷異,自撫閒身户早扃。

《勸影齋詩卷七》

開歲述感  丁亥
仰窺天墨墨,兀坐雨潸潸。往事千齢積,微軀一念頑。孤懷餘頌酒,謗史合藏山。隱几吾何待,滄桑亦等閒。

得少幹香港書並詩賦答
海上春寒展夕醺,高樓風雨肯相聞。書來慰我情何極,國既無人議益紛。抉目忍窺魚爛局,謀身還賴蠏行文。舊游漸損中年後,豈獨萍蓬惜暫分。

謀身還賴蠏行文,自注:來書語。

祝南寄示去歲除夕雜詩四首次韻答之   錄二
其一

昔不喜自謀,中年貧作祟。兒女損剛腸,坐鬱嶔崎氣。折節欲隨人,骨相苦難媚。天道信安排,吾生直如寄。
其四
揩眼尚人間,夢覺天亦曉。共盡百年身,焉用矜懷抱。舉國正匈匈,事豈癡兒了。終悲澗底松,莫問山頭草。

鬻書
易米與餘物,藏山亦夙心。生涯成脈望,清話負書林。還我堂堂意,從渠字字金。由來憂患始,一畫到而今。

夜過曙風
湖海歸來事事非,舊攀楊柳亦成圍。淒迷燈火尋前話,掩抑琴聲出斷扉。有母終憐烏必返,避兄寧與蚓同譏。春風又綠灣頭路,何限蛙鈺o雨肥。

寄李滄萍
獨行愁踽踽,一水悵盈盈。我懶君能恕,時危道已輕。身應閒處著,句媿閉門成。不盡相懷意,潮回午夜聲。

清明後一日偕舊友可羣並元度兄弟往東郊拜印可墓
苕苕沙路歎何窮,來展孤墳細雨中。隔歲碑題丹欲落,極天雲色黛初籠。一官負汝成今日,四海憑誰識若翁。頭白逢君更無語,祇應橫涕向西風。

雨夜寄懷駱永祥
温涼已換三年別,得失從知一念輕。入海江流春不返,故人顏色夢分明。域中竟是誰天下,眼底仍悲此眾生。欲起昔賢論黨禁,夜來風雨正縱橫。

《勸影齋詩卷八》

楊雲史  江山萬里樓 (三)   生平        更多江山萬里樓詩詞



 

 

 

 

 

 

 

 

 

 

 

 

 

 

 

 

 

 

 

 

 

 

 

 

 

 

 

 

 

 

 

 

 

 

 

 

 

 

 

 

 

 

 

 

 

鄭州早春思歸
其一
幕府春光堙A鶯花戰壘邊。一心思故里,舉國入新年。金鼓關山月,旌呇耨船。倦遊非得已,筋骨不如前。
故里一作故郡

其二
嚴助東歸日,鄉關道未通。軍情催鬢白,月令及梅紅。九死猶人下,全家盡賊中。丈夫心許國,不必在成功。
其三
萬馬河陰戍,東風暖戰衣。沙中殘雪盡,帳上雁行稀。野哭春無極,鄉心花正肥。偶然動幽興,張翰豈知幾。

哭亡妻懷夫人
其一
一生從九死,悲喜得還鄉。故里烽煙盛,中原道路長。此行惟涕淚,一去但蒼茫。夜雨園林黑,山梅開洞房。
其二
亦知君念我,泉下苦相思。恍欲通音問,猶疑在別離。艱難餘死友,寥落向危時。愁見江梅發,因君比瘦枝。
其三
從今謝富貴,欲以報艱辛。憂患成君病,彌留念我貧。夫妻關至性,兵馬老詩人。東望三千里,家山又早春。
彌留一作清廉
其四
別後從軍苦,中原冰雪間。浮名猶似昔,病骨幾時閒。落日沉孤鳥,青天壓亂山。萬方同一概,刁斗滿江關。
其五
腸斷朝飛雉,嗟余再悼亡。欲知心堶W,但看鬢邊霜。故郡煙花氣,新年燈燭光。夕來抱清瑟,徙倚怯空房。
其六
遺掛丹青在,懷歸帶陣雲。畫中長伴我,花堣ㄢ{君。寒食宜營奠,春山好上墳。早知歸計得,未忍別將單。
其七
畫像留環珮,相看總惘然。餘生成獨活,後死太堪憐。垂老傷佳節,逢春憶少年。萬方正多難,歌哭訴君前。
其八
別來逢喪亂,再見轉辛酸。寄骨青山堙A還家一撫棺。園林多夜雨,花草怯春寒。今日君如在,巡簷索笑看。
其九
驀地忘君死,呼名欲有辭。回頭忽不見,顧影轉生悲。自亦憐孤獨,翻令羨別離。况當戎馬堙A一哭復何疑。
回頭忽不見,顧影轉生悲」《雲史悼亡四種》回頭成失笑,顧影轉含悲自亦」 《雲史悼亡四種》亦自」 《雲史悼亡四種》

編者:(程中山)【輯】錄自一九三六年 一月十六日《青鶴》(第四卷第五期)《江山萬里樓詩選》。另載《雲史悼亡四種・悼亡詩》。題作(丁卯正月二十二日,自鄭州假歸江南。兵際還家,江梅無恙,對花思人 ,自顧身世,百憂俱集。追念家事國事,求如昔日歡樂,不可得矣,賦詩哭霞客於北山法華寺)。又載一九二七年三月十二日《上海畫報》。題作(哭霞客夫人),序作「丁卯正月二十二日 ,自鄭州假歸江南,時奉軍渡河,中原鼎沸,赤軍再至,江浙騷然。兵際還家,江梅無恙,對花思人,自顧身世,百憂俱集。追念家事國事,求如昔日歡樂,不可得矣,賦詩哭之」。

六女滿蔭,適胡氏數年,未通音問,近聞余侍奉有人,致其欣慰之詞,並贈示姬人狄娀詩四首,姬不能詩,請告平安,因示近况。
其一
多年兒女成賓客,南北東西任所之。只有琴書長伴我,從來寒暖自扶持。
其二
消盡韶光羈旅中,十年書劍悔從戎。關山此去誰調護,早把天涯付小紅。

中原紀痛詩
自賞罰不明而人無是非之心,自義禮不修而人存僥倖之心。朝秦暮楚,惟利是喻,而視為故常,于是天下事不可問知矣。榆關之敗,罪在玉祥一人。我雖敗,皆懷義憤,故能興。江漢之敗 ,敵何有也。致敗之由,其道不一。或失民心,或受敵賄,或排除忠義,或賣主求榮,或共利於敵,或挾私報愁,或剋剝軍餉,或才不稱職,有一於此,皆足覆軍而亡國。况不一其人 ,不一其事,要皆以利為的,而自殺其身。自我觀之,早知其有今日矣。國家隳討賊之功,百姓遭塗炭之苦,自上游湘鄂以至吳越,帶甲滿地,天下騷然。壯者死於鋒鏑,老弱轉於溝壑 。半年以來,南北軍民死者達數十萬人。自今以往,尚不知胡底,皆我軍一敗之故。其敗也,不在戰時,而在戰先;不在敵之善勝,而在我之善敗。謀臣策士,非利弗言,非利弗動,一念之私 ,伏尸千里,其人其事,更僕難數。誤主誤國,罪通於天矣。不有誅罰,亂正未艾,春秋之道,自為筆削而已。余九月秋末,再入中原,城郭人民,半非昔日,殘臘向盡,顛沛未已。默念亂源 ,紀其大略,冰天呵凍,事訖季冬,其人其事,實不止此。其能言者言之,不能言者不欲言,隱痛而已。後有君子,其鑒苦心。    丙寅冬至江東楊圻識於鄭州軍次。
其一
醉眼翻天地,秋風裂肺肝。前軍俱不發,倚馬獨長歎。天末詩猶壯,閨中骨已寒。冰天呵凍墨,筆削到毫端。
其二
昔為遷客久,秋至便心驚。月照洞庭水,夕來煙浪清。三湘與七澤,鴻雁雜軍聲。國事皆因楚,從今再用兵。
其三
收盡江邊骨,誰憐釜底魚。雎陽方殺妾,即墨乞降書。甫也悲青坂,蒼涼百戰餘。似聞天下動,徵調及青徐。
其四
飛悗傾天下,旌旗擁上游。如何張楚地,三戶語狐篝。落日餘桑柘,黃河下馬牛。天寒且高會,卿子不知愁。
其五
安史今方眾,忠貞久不聞。誰哉臨大節,唯有陸將軍。兵敗非關敵,城亡共此君。何須真箇戰,妙語絕人羣。
其六
徒手還枵腹,知君報國難。霽雲唯有死,叔寶竟無肝。主將黃金富,全軍白骨寒。國人皆欲殺,於爾亦何安。
其七
吳楚虛牛耳,貔貅在石頭。江南好煙月,裘帶自風流。半壁思陶侃,東風怨仲謀。後時不可再,功業令人愁。
其八
江流紛暮雪。消息斷中原。久客詩皆老,從軍氣欲吞。千家聞聚哭,一路未招魂。吟盡陳陶恨,風笳落日昏。
其九
長勝稱無敵,當年部曲名。弟兄好風義,將士必忠貞。落日驅軍遠,孤城上馬行。兩河財賦盡,不惜朔方兵。
其十
露布移關隴,秦兵破膽寒。桃花三百里,萬馬上長安。一戰經年久,孤城抗命難。二崤收骨後,風雨有誰看。
其十一
鐵騎蟠秦塞,春風過渭橋。咸陽三月堙A洗甲雨瀟瀟。爨骨仇能復,屠城恨未消。入關劉季約,飛挽上雲霄。
其十二
自以功難報,甯知罪已g。人生惟舊主,佳節又新梅。畫角城中起,黃河馬背來。稽留淹日月,剪伐莫疑猜。
其十三

談笑忘天下,英雄如是觀。畫梅師造化,學佛到平安。班馬陪清宴,河山拾古歡。將軍亦寫竹,許我伴高寒。
其十四
哀我兩河士,壺漿義薄雲。可憐好百姓,爭說大將軍。垂淚言秦政,聞聲似宋君。三年似杜母,悲喜亦可云。
其十五
允矣稱儒將,時危任一身。從知天下事,須用讀書人。氣骨艱難重,英雄淡泊真。薛家名父子,忠義我書紳。
其十六
繞樹辭荊楚,驅車京洛間。星河明曙水,鼓角響寒山。腸是今年斷,鬢從前月斑。征南諸將士,不戰豈生還。
其十七
為感將軍義,思家不忍回。九州惟落日,萬馬此登臺。米價兵間貴,軍聲雪堥荂C羣公忠義士,安得久徘徊。
其十八
積雪千山亂,黃河落日翻。田園思故郡,兵馬在中原。蒼莽身焉置,艱難氣獨存。安危方寸事,稷契莫輕論。

每詩後有本事詳注(略)


王力   龍蟲並彫齋瑣語


 

 

 

 

 

 

 

 

 

 

 

 

 

 

 

 

 

 

 

 

 

 

 

 

 

 

 

 

 

 

 

 

 

 

 

 

 

 

 

 

 

 

 

 

 

 

王力, 許多人都知道他是語言和音額學大師,但不知道他的散文寫得好,他憑着湛深的語言文學修養和豐富的人生經驗深刻的哲理思想 ,發而為文,生動幽默,更不知他曾以舊體詩形式翻譯過法國近代詩人波德萊爾的代表作(惡之花)。 王力教授,別名了一,廣西省博白縣人,出身於國立清華大學研究院,留學法國,精通法國文學。用舊體詩翻譯外國詩人的作品,近代有蘇曼殊,郭沫若等。這樣的翻譯家,需要有很好的舊詩造詣 。 王力於 1940年意譯法國詩人波德萊爾的(惡之花),被評為有很多絕妙之處。 譯者序也是用舊體詩寫成,全首錄下供讀者欣賞:

為信詩情具別腸,生平自戒弄詞章。蜉蝣投火心徒熱,鶗鵊嗚春語不香。豈有鴻文傳鵩鳥,羞將禿筆詠河梁。深知遍體無仙骨 ,敢與騷人競短長。
嗜飲焉能不愛詩,常將篇什當金卮。青霜西哲豪狂句,醇酒先賢委宛詞。夜浪激成滄海志,秋風吹動故園思。盲心未必兼盲目 ,蜂蝶猶尋吐蕊枝。

頻年格物嘆偏枯,偶譯佳詩只自誤。不在文辭呆刻畫,要將神態活描摹。移根漫惜逾淮橘,買櫝猶存入鄭珠。莫作他人情緒讀 ,最傷心處見今吾。

王力教授為什麼寫起(龍蟲並雕齋瑣語)的散文來呢,他在代序中謙說: 像我們研究語言學的人,雕起龍來,姑勿論類蛇不類蛇,總是差不多與世絕緣的。有時一念紅塵,不免想要和一般讀者親近親近。因此除了寫一兩本天書之外,不免寫一兩句人話 。・・・・・・・・・這換一換口味,卻給我們帶來了雋永,幽默,多姿多采的小品。不但如此,其中(領薪水)給當時的公務員說出了辛酸。竟激起了一位讀者的同情,匯了一筆錢給報社轉給作者 ,聊表敬意。

作者是語言學家,因此在瑣語中有不少語文例子,頗饒雅趣。他談寫字格式,跑馬場貼上由左至右的廣告(明天賽馬),恐怕很多人唸成馬賽天明,商店的倫敦,變成敦倫,・・・・・・謔而不虐 ,你會想不到出自一位高等學府的教授文章。

王力的語言學巨著: (漢語史稿,古代漢語,中國音韻學,漢語詩律學,詩詞格律十講),散文有(龍蟲並雕齋瑣語)

原載 8.1983年   澳門日報

王力文革五哀詩

一九八六年的春天,從北京未名湖畔帶走了兩位學術界大師,美學大師朱光潛之後,語言學大師也以世紀同齡人的身份,先二十世紀而去世。如果加上丁玲和聶紺弩這兩位作家,這個春天作古的著名文化人就有四位之多 。 我們這位語言學家,教育家,詩人和翻譯家王了一先生,正和千千萬萬知識份了一樣,在受茪摮畢吨d萬劫般的苦難。

他從清華,燕京到北大的五十多年教學生涯,使他真是桃李滿天下。 據說他曾經向他的大兒子王緝和表示過,論詩,可能父不如子,因為自覺他的詩詩味不足,這是老先生的高度謙虛。他這謙虛還形諸筆墨,甚至有詩為証。 在他所譯的波特萊爾(惡之花)中,有譯者序詩三首,第一首就說:

為信詩情具別腸,生平自戒弄詞章。蜉蝣投火心徒熱,鶗鵊嗚春語不香。豈有鴻文傳鵩鳥,羞將禿筆詠河梁。深知遍體無仙骨,敢與騷人競短長 。 


為什洎n戒詩呢,說來有趣。一九三二年從法國回來在清華教書 。一次偶然在朱,俞面前大讚郁達夫的詩才,俞平伯說: 他的詩很淺,朱自清加上一句:淺,就是不好。王力很受震動,心想郁達夫的詩才還不算數,我們豈不是碌碌餘子嗎。我看見一位詩論家說過:詩有別腸。意思是會寫散文的人不一定會寫詩 。我從此自戒不要再寫歪詩了,以免貽笑大方。朱,俞兩位的議論自有道理,在他們看來,郁達夫的詩是不免淺了,但狻臻中F另外一面,郁達夫是的確有詩才的,作品是的確有詩味的 。淺的詩可能有深的味,而貌似深的詩篇,有時反而味淺。

王力留下約一百首詩詞,文革之前作品只不過十多首,絕大部份都是文革後所作,而一九八二年的篇章又佔了幾近三分之一。這一年,正是作者把詩篇結集出版之年,不免使人錯覺這些詩彷彿是為出集子而趕寫出來的 。但他自己卻說是應景。一九五七年,我的漢語詩律學出版了。後來又出版了詩詞格律和詩詞格律十講。於是人們都誤會我是詩人。他們不知道,會講格律的人自己不一定是詩人,正如會講運動規則的人自己不一定是運動健將一樣 。這正如我說過的,寫出了詩品的司空圖和寫出了滄浪詩話的嚴羽,都沒有寫出使人歷久難忘的歎賞不已的好詩。

王力說,特別是最近三年來,我的詩越來越多了。雖然也有幾首抒情,但是詩味不多。這堜珨〞熙怐韙T年,是從一九八零年開始,顛艉圻~的第一首詩是(庚申元旦遣興),有:漫道古稀加十歲 ,還將餘勇寫千篇之句,這一年,他八十歲。第二首詩是(贈內人) :

甜甜苦苦兩人嘗,四十五年情意長。七省奔波逃名玁狁,一燈如豆伴淒涼。紅羊濺汝鮫綃淚,白藥醫吾鐵杖傷。今日桑榆晚景好 ,共祈百歲老鴛鴦。
 
(此詩記述昔日逃避日軍戰火的艱苦生活,七省奔波,及後來在文革浩劫所受批鬥折磨)

一九八零年,既是王力八十壽辰,又是他從事學術活動五十周年,北京為他開了一個慶祝會。他寫了一首浣溪沙:

自愧庸才無寸功,不圖垂老受尊崇。感恩泥首謝群公。  浩劫十年存浩氣,長征萬里趁長風。何妨髮白此心紅。

對於十年浩劫,他還有五哀詩五首,分別哀老舍,翦伯贊,吳礡A周予同,劉盼遂。

自古文人厄運多,堪噓魑魅喜人過。龍鬚溝水成陳跡,今日明湖當汩羅。
(十年內亂老舍備受迫害,毒打,1966年,投團結湖(明湖)而死,也有說死在積水潭,還有傳說是他殺。二十年後舉行的全國第三次老舍學術討論會上 ,吳祖光呼籲查消這一疑案)

馬班事業一家言,讓步何甚大罪論。大獄株連莫須有,夫妻服毒死含k。
(歷史學家翦伯贊因劉少奇這一大獄而受株連,夫婦於1968年雙雙服安眠藥自殺。翦伯贊有讓步論,他認為一個封建王朝建立時 ,都對人民實行讓步政策,促使生產恢復和發展,在文革中成為巨大罪名)。

海瑞何如吳子忠,拘囚還比罷官凶。賈生流涕渾無補,贏得災秧及汝躬。
(吳子是吳礡A他的海瑞罷官是文革開刀的第一個目標,他因此不得不死在獄中)

經學淵源自不群,妄將尊孔厚誣君。傳車押解山東去,帶鎖披枷掘孔墳。
(周予同是經學家,在史無前例的十年文革,被指為尊孔而受狠批是應有之義。他不僅被批,還像囚犯般被押到山東曲阜,讓他親手去挖孔子的墳墓)

博學宏詞屬老成,至享(至享合為一字)儒應與世無爭。孱軀底事遭鞭撻,水甕埋頭竟喪生。
(劉盼遂是北京師大的教授,文革被毆打致死,屍體被倒栽在水缸堙A說是自殺的)

王力是廣西博白人,有個著名的鄉親,是晉代的美人綠珠。石崇在被殺前,先迫綠珠跳樓自殺。 繁華事散逐香塵,流水無情草自春。日暮東風怨啼鳥,落花猶似墜樓人。 這是唐人的詩句。  王力也有一首(詠綠珠) :

玉樓人杳笛聲沉,空賸黃鸝囀好音。王母雙成原彩鳳,侯門一入是籠禽。逞豪自有量珠興,促死曾無惜玉心。惆悵草荒梁女墓 ,詩人取次動哀吟。

自注說:(博白縣志有詩云: 朝出綠蘿村,晚遊綠珠渡。日落白州城,草荒梁女墓。)

龍蟲並雕齋詩集集中多是七律,古風只得兩首。這是(送吳德安赴美留學)的七絕:

吟詩要學李清照,敘事當師喬治桑。待汝中西融會後,發揮靈感更芬芳。

詩集以外,有一首今年二月間(書贈中國邏輯與語言函授大學)的七律,可能是他最後的一篇詩作,讀來使人增加敬意:

高山岌岌水泱泱,大好河山是我鄉。禹跡茫茫多寶藏,原田每每是菰粱。獻身甘願為梁柱,許國當能促富強。永矢弗諼心似鐵 ,匹夫有責繫興亡。

王力有子女多人,只有大兒子秦似致力於文學和語言學。

(5.1986  燕山詩話    羅孚   (節錄)   )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