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5)  
本期第六頁

劉成禺   洪憲紀事詩 (一)   更多
劉成禺(1876年-1953年),本名問堯,字禺生,曾用名劉麟莊,筆名劉漢、漢公,壯夫,室名世載堂。湖北省江夏縣(今江夏區)人。中國民主革命家,中華民國政治人物。著有《太平天國戰史》 ,《洪憲紀事詩》,《世載堂詩集》,《世載堂雜憶》等。
劉成禺曾隨孫中山從事革命,曾銜命在美國辦大同報,此外,舊體詩寫得相當好 ,,其膾炙人口者為洪憲紀事詩,孫中山,章太炎兩先生為之序,當時刊印無多,坊間上難購得。上海古籍出版社决定重印此書,並將洪憲紀事詩七絕二百零八首,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連同張伯駒先生續洪憲紀事詩補注合刊成一書 ,,定名為洪憲紀事詩三種
 

 

 

 

 

自題洪憲紀事詩等四種
聽松花甲侈閑談,行卷鈔藏落木庵。淚海桑塵傷幾變,老隨水草寄江南。
移翻棋局半生餘,囊劍歸來百不如。料理此身長壽考,腹中留有未燒書。
霜鬢窺春尚未翁,捉花雕管漫隨風。異辭不見荒亭史,開國名賢過眼中。
八公草木晉家春,風景河山手筆新。萬里中原豪氣盡,江關歲晚作詩人。      甲戌早春   成禺

洪憲紀事詩自記

禺也少孤,未嘗學問,年弱冠,遠走重洋,十餘年間,耳目往還,皆自右至左,自左至右之文 ,父師所授,殆忘之矣。辛亥歸國,奉事都門,世變既多,誦讀亦廢。寅,巳之際,退處城南,僦孫退谷故宅居之,槐窗閑日,間理舊籍 。時項城銳意稱帝,內外騷然,朝野新語,日不暇給。遂舉所聞所見,隨筆紀錄,曰後孫公園雜識,存實事也。近二年來,轉徙廣海,長夏居珠江水閣,與張君瑞璣,時君功玖,胡君衍鸞諸人,間為文酒之會。偶檢嚴遂成明史雜咏,厲樊榭等南宋雜事詩閱之,友人曰:盍倣此例為洪憲紀事詩》若干首,附以《後孫公園雜識》,亦一代信史也。禺是其言,成詩二百餘章,携歸滬瀆,呈王師勝之,陳師介安及章先生太炎,均勸其詳註刊行,昭明真偽,諸老輩亦多索此稿者。昔孔云亭撰桃花扇傳奇,行間詩詞,多經當代名人大半塗改,成禺此本,大雅所譏,既經老輩宏獎,後來復尠正鈔,應加勒白,先刊詩二百餘章,敢奉前賢,用代墨楮,得荷批竄,是所錫幸。民國七年五月武昌劉成禺自記。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一
龍飛河北據幽燕,八十三晨大寶傳。一代興亡存故事,史家記日代編年。

袁籍河南項城,發軔天津李合肥幕下。朝鮮一役後,任山東巡撫,手練新建陸軍,為晚清陸軍之第四軍。陞任軍機大臣,北洋總督,外務部尚書。謫歸彰德,起任內閣總理大臣。清帝退位,舉任中華民國大總統。功名居處,皆在河北。洪憲稱帝,始於民國五年丙辰歲正月元日。取消於五年三月二十二日,凡稱帝八十三日。袁氏自稱,帝號由清室移轉,並非取之民國,故曰大寶傳也。(後孫公園雜錄)


張伯駒  紅毹紀夢詩  (一)   更多

張伯駒(1898-1982),字家騏,號叢碧,北洋軍閥元老張鎮芳之子,是袁世凱次子袁克文的表弟。書畫家,收藏 家,對戲曲,詩詞各方面都有登峰造極的水平,與張學良,溥侗,袁克文合稱民國四公子。一生致力收藏古董文物,為了不讓國寶流落國外,不惜傾盡家財 ,變買房產,甚至夫人的首飾,從文物商販手上購回不少稀世國寶字畫,包括被尊為中華第一帖的晉陸機(平復帖),國寶中之國寶的隋代展子虔(游春圖),是傳世最早的卷 輻畫,還有宋黃庭堅(諸上座帖),趙佶(雪江歸棹圖卷),李白(上陽台帖)。他購古文物絕不是待價而沽,他認為金錢有價,國寶無雙,絕不能落入洋人外邦手中 。 他一生淡泊名利,不願當官。解放後,他先後將平生購下的珍貴文物捐獻給回國家收藏。 可惜的是這位傾囊捐獻的張伯駒,也難逃文化大革命的衝擊,被打成了當然的牛鬼蛇神,發配到農村去勞動改造。遺憾的是他最終沒有得到國家相應的回報 。






夫人潘素

 

紅毹紀夢詩注   序
甲寅,余年七十有七,患白內障目疾,不出門,閑坐無聊,因回憶自七歲以來,所觀亂彈崑曲,其他地方戲,以及余所演之崑亂戲,並戲曲之佚聞故事 ,拉雜寫七絕句一百七十七首,更補注,名紅毹紀事詩注。其內容不屬歷史,無關政治,只為自以遣時。但後人視之,則如入五里霧之,同時同好者視之 ,則似重覽日記,如在目前。於茶餘酒後,聊破岑寂,以代面談可也。
甲寅初冬   中州張伯駒序

第一部   余自七歲起所觀崑亂演員及各地方戲演劇

油布遮車駛鐵輪,端陽時節雨紛紛。飛叉大鬧金錢豹,凛凛威風欲奪魂。

余七歲,隨先君居天津南斜街,值端陽無雨 ,乘東洋車(後稱人力車,鐵輪,座為椅,前兩木把,人於中挽之。)遮油布,不能外視,車把上插黃籃野花,以示過節。直駛下天仙茶園觀戲,大軸為楊小樓金錢豹,亮相扔叉,威風凛凛。大喊一聲:你且閃開了!觀眾欲為奪魂。後大街小巷齊學閃開了」不絕。此為余生平觀亂彈戲之首次。至今已七十年,其印象猶似在目前也。

洪鐘韻響落梁塵,三派程門一繼人。七十二沽新子弟,無時不道老鄉親。

程長庚三弟子:汪桂芬,譚u培,孫菊仙。孫聲如洪鐘,一句唱後,欲落梁塵。孫天津人,是以天津好戲劇者皆以「老鄉親」稱之。………………………

張李齊名共一班,人人都去下天仙。白袍薛禮演來肖,街巷爭傳獨木關。

李吉瑞黃派武生,張黑武丑同班,在下天仙演戲。吉瑞拿手戲為獨木關,一時大街小巷,齊學喊在月下驚碎了英雄苦胆之唱腔。

燕子身輕水不沉,念來口白尚鄉音。不平路遇多扶弱,疑是當年出綠林。

武丑張黑,身段矯捷,惟念白仍多鄉音,似為京東人。惟豪俠,相傳臘冬封箱,彼遝家路遇數盜徒,攔劫一商人,彼將數盜徒打跑,救護商人上路,人疑其為出身綠林而隱於伶者。


林庚白 (一)   更多

林庚白,(1896-1941),原名學衡。福建省閩侯縣人。1910年,加入中國同盟會。1916年南下廣州追隨孫中山開展護法運動 ,後兼任孫中山大元帥府秘書。1928年後在國民政府任職,1936年被任命為國民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員。1941年,林庚白携妻由重慶來到香港 ,擬創辦日報宣傳抗日,抵達香港僅八天,日軍佔領香港,1941年12月19日在九龍遭日軍射殺,享年45歲。夫人林北麗中彈重傷 ,1943年回到中國內地,1947年與高澹如結婚,2006年在上海去世。林庚白十八歲與許金心結婚,後來離婚,林庚白撫養五 ,六個孩子。1937年與林北麗在南京結婚。
林庚白一度閉門讀書,研究詩詞,投身詩壇,曾被譽為中國一代詩人,他笑稱十年前論今人詩 ,鄭孝胥第一,我第二。倘現在以古今人來比論,那我第一,杜甫第二, 鄭孝胥還談不上。林庚白還潛心研究命理 ,尤愛占卜,曾預言袁世凱稱帝後燾命將終。著有人鑒一書內有預言章士釗入閣,孫傳芳入浙,林白水橫死,廖仲愷死於非命,皆應驗。曹聚仁說南社詩文 是具有龔自珍氣氛的詩文,林庚白即活着的龔自珍。柳亞子評價他的詩稱:庚白的詩,理想瑰奇而魅力雄厚,雖余亦愧謝弗如。當代抱殘守缺者,又足當其劍頭一啖耶?詩文著作有庚白詩存庚白詩詞集孑樓隨筆孑樓詩詞話,為南社健將





林庚白與夫人林北麗

 

 

 

 

 

 

 

 

 

 

 

瀕行君武,菊士先後送至舟次
索共危時抱,臨歧忍淚看。煩憂千日瘁,別夢一秋殘。岸柳搖燈瞑,江楓挾雨寒。猶應憐寂寞,長路勸加餐。

送劍潭南歸
紛紛鸞鶴豈同群,別淚如鉛獨送君。避世欲焚封禪稿,救時且著辨亡文。罪言藏篋吾能讀,讜論盈廷孰敢云。此去南陽好高卧,觚棱回首隔烟雲。

遁初死二日矣,過三貝子花園悵然有作
風葉翻飛似早秋,尋常華屋忽山邱。一春孤負園林好,獨往真成寂寞游。雲黯車塵迷處所,露零鱗瓦與遲留。不須更聽山陽笛,望遠凭高已淚流。

送別   代人
隨分花時托勝游,故知漆室有危憂。甚囂漸已憐流輩(近時女子多輕舉妄動者君獨不為苟同),自立誰能念遠謀。(君每謂女子能求自立即是爭女權)開落碧桃縈別憶 ,科量江水載春愁。歸心莫更聽鶗鴂,怨綠啼紅正未休。

夢醒
朱顏憔悴淚輕彈,夢醒偏驚玉漏殘。一夜枕衾凉似水,杏花春雨小樓寒。

飲邱氏園小荔灣即送仲挺東渡
碧玉春流小荔灣,一樽强為破愁顏。明朝酒醒人何處,送汝青青海上山。
春已銷魂况別筵,夜闌絮語五年前。死生契闊重相問,萬事憐渠盡意妍。

聞瑟
銀瑟調來水樣清,虛堂人定月初平。分明廿五弦中意,彈出瀟湘夜雨聲。

以上急就集

李濟深    八聲甘州      林庚白先生香江殉難以表哀悼
想當年仗義抗嬴秦,壯志莫輕論。憤權奸毁法,興師討賊,正氣終伸。百折豪懷尚在,報國熱情殷。冠蓋京華盛,望重斯人。   瞬息妖烽潛舉,恨東夷煽亂,豕突狼奔。有罪言名著,鼓吹滅胡塵。最堪嗟香江罹難,竟荒沙碧血痛成仁。從今後,過黃壚處,總覺傷神。

柳亞子    八聲甘州      次任潮將軍韻為亡友庚白先烈賦
溯髫齡篝火倡亡秦,陳吳漫同論。恁魯連未老,圍城玉貌,蠖屈慳伸。黯淡白龍魚服,血濺熱腸殷。黃鳥殲良痛,誰贖斯人。   未了三生幽怨,悵顧榮揮扇,蛾賊難奔。豈桓魋石槨,馬革裹埃塵。待他年鶴歸華表,傍宋台勒表成仁。遺書在,壯河山氣,不死精神。

姚鵷雛   答庚白     一九三八年初至重慶作
箕揚百代掃秕糠,大睨高談見此狂。詩教已衰誰復起 ,酒人都盡世堪傷。長身奉米容恢詭,束發朋交各老蒼。博讀書俱失計 ,欲將無用托蒙莊。

姚鵷雛   林庚白挽章     一九四二年
入世異途轍,忘情斷簡書。誰知離亂際,未覺故人疏 。狂奮談天口,悲回窮路車。南飛遂不返,此恨定何如。
少小燕台路,空餘二子名。卅年成老宿,再面盡平生。花鳥春猶到,干戈夢亦驚。巴山炊黍地 ,淒絕隔幽明。

庚白的死(林北麗)     麗白樓自選詩序(林北麗)     風風雨雨五十年(林北麗)     林庚白年表     


鄭孝胥   海藏樓詩  (一)    更多

鄭孝胥(1860 - 1938),號海藏。 1911年辛亥革命後以遺老自居,後致力參與溥儀復辟,1931年勸說溥儀前往滿州,與日本達成建立滿州國協議,又出任滿州國總理兼陸軍大臣,為後人詬責。 鄭孝胥寓居上海時,築有海藏樓,獨自居住,不携家眷。據林紓言,此樓乃取蘇軾惟有王城最堪隱 ,萬人如海一身藏。」詩意命名,故日後所編詩集,取名《海藏樓詩



 

 

 

 

 

 

 

 

鄭孝胥寓居上海時,築有海藏樓,獨自居住,不携家眷。據林紓言,此樓乃取蘇軾惟有王城最堪隱 ,萬人如海一身藏。」詩意命名,故日後所編詩集,取名《海藏樓詩。最早隱含海藏二字的 ,是作於光緒十九年七夕的七月七日官舍風雨中作:

四圍山海一身藏,歷落嶔崎自笑狂。天際雲濤秋益壯,樓頭風雨晝初涼。操心稍悟安心訣,更事翻思忍事方。獨有韋郎言可念,俸錢虛愧對流亡。

詩是鄭孝胥任駐日本神户,大阪總領事時,因見來日本的華人多半為流亡之民,有感而作。詩中海藏」二字似無特殊意義 。而五年後(光緒二十四年在上海所作《海藏樓試筆》,「海藏」二字的寓意 ,就很明顯了:

滄海橫流事可傷,陸沉何地得深藏?廿年詩卷收江水,一角危樓待夕陽。窗下孔賓思遯世,洛中仲道感升堂。陳編關係知無幾,他日誰堪比辨亡?

那天是正月初一,恰逢日食,鄭孝胥在家整日校定經世文・洋務編》。滄海橫流,國難當頭,如果不能圖强自救,雖此身藐藐,何處能藏?海藏樓詩在當時詩界,眾口傳誦,聲譽甚隆:閩社詩人光緒初,海藏詩派滿江湖。」(陳衍詩),張之洞見鄭孝胥詩,驚嘆道:「鄭蘇堪是一把手!」(邵鏡人《同光風雲錄》)林庚白目空一切,惟獨對鄭孝胥別樣看待:「十年前,鄭孝胥詩今人第一,余居第二;若近數年,則尚論今古之詩,當推余第一,杜甫第二,孝胥不足道矣。」(林庚白《麗白樓詩話》)

樓上涼甚偶成一絕   光緒十八年八月廿九日日記
濕草留蟲語瓦溝,松須沾雨悄鳴秋。窗間才覺收殘暑,一段新寒又滿樓。

過岳州作詩二首   其一   宣統三年閏六月廿六日日記
過雨騰虹挂楚鄉,驚波無際晚風涼。江湖萬轉山千迭,喚起閒愁是夕陽。

這類詩,清妍雅健,如前人所言:風骨高絕。一篇之中,往往無精語可見,而氣韻自爾不凡,此最難到。(夫須詩話)

鄭孝胥於每年重九必作詩,而且多為人稱道,世人推為鄭重九。民國三年所作重九雨中作:

風雨重陽秋已深,却因對雨廢登臨。樓居每覺詩為祟,腹疾翻愁酒見侵。東海可堪孤士蹈,神州遂付百年沉。等閒難遣黃昏後,起望殘陽奈暮陰。

據說沈曾植讀到頷聯上句樓居每覺詩為祟,大為讚賞,云:但愁對句難佳。及見下句腹疾翻愁酒見侵,為之傾倒不已。此詩觸境感懷,百端交集,詞意沉著,風神仿佛柳宗元謫居永,柳之作。

海藏樓詩集


靳夢萍 (一)   近代著名粵劇撰曲家。   更多

 

 

 

 

 

無題   三首之一
詩腸常詠鬱金香,更喜輕煙鎖綠楊。正自階前尋雅韻,風吹吟緒過東牆。

寒鄉
南國初生紅荳子,飄零冷落植寒鄉。潮汛縱來徒湧恨,簾前難望燕歸樑。

小明星   二首
雛鶯婉轉醉周郎,初唱平喉別有腔,數十年來人爭賞,小明星韻譽歌坊。
薄幸情郎玉女痴,此中賷恨有誰知。可憐扶病猶瘖唱,啼血秋墳奪命詞。

影事二首
贈別當年折柳條,長安路上馬蕭蕭。誰懷鬱結蕉心捲,覊旅寒侵雪絮飄。覩物惟餘雙綰帶,賞花曾渡二龍橋。男兒畢竟貪功利,忍把柔情付綠潮。
卅年塵幻事非遙,夜夢曾温着意描。石燕歌殘聲影寂,櫻桃紅褪色香消。絲牽離緒貽絛穗,繭縛風流折柳條。誰證菩提能悟道,雲山遮斷九重霄。

無題   己未六月
不信明珠竟暗投,曠懷如何亦興愁。天涯何處無芳草,泥沼寧容泛畫舟。縱有前因圖另謝,斷難因義濫思酬。可憐弱絮飄籬落,霜染梧桐露染秋。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