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50)   本期第十頁

二十世紀初,新文學運動興起,以文言文,格律詩視作首要打倒為目標,欲以白話 入詩的新詩取而代之,將以往的詩稱為舊體詩,舊者,過時之物也,被視為應和封 建社會一同消亡的東西。事實,舊體詩這門高雅藝術,它並未消亡,還有不少文化 人愛用此形式來抒懷言志。就以當時很多以新詩,白話散文為文壇矚目的大作家, 著名學者,也還是寫出不少舊體詩。直至今天廿一世紀科技時代,舊體詩至今還有 讀和寫的愛好者,可見這門中華傳統文化藝術至今還未消失。

 

 

 

 

 

 

 

 

 

 

 

 

 

 

 

 

 

 

 

 

 

 

 

 

 

 

 

 

 

 

 

 

 

 

 

 

 

 

 

 

 

 

 

 

 

 

 

 

 

 

 

 

 

 

 

 

 

 

 

 

 

 

 

 

 

 

 

 

 

 

 

舒巷城(九)

粵曲   悲秋   二十世紀四十年代
北風翻,有孤雁,一飛飛過萬重山。鳥知倦,思鄉關,夢裡思親不覺見慈顏。   飄零怕見雁失散,又怕逝去光陰不再復還。春歸遲,客歸晚,露冷風霜只覺歲月難。

編者按: 作者一九四二年離開淪陷的香港赴桂林,經歷了一段飄泊的日子,期間依聲寫此曲。

詠《太陽下山了》對聯   一九六零年九月二十二日
愁霞疊疊,水逝茫茫,水流鯉魚門外黃昏去。愁到此間,思那夜小林江碼頭釣銀光談夢談詩話,夢易完時,有月未圓今夜夢。
苦霧重重,春歸寂寂,春帶獅子山前暗日來。苦臨斯境。念當時張七皮沙地敲鐵罐講情講古聲,情難已際,無聲還缺舊時情。

編者按:《太陽下山了 》是舒巷城著的長篇小說,一九六二年出版,一九七九年再版。讀者,評家咸認為極具「鄉士」特色之作。張五常教授認為「只有在西灣河長大的人才寫得出來 。」

讀龔自珍「言也者」後   三首   一九八二年九月十二日
戲贈某些高深莫測空洞派及游詞派


大夢誰先覺,牙膏筒不知。頭乾尾又澀,拼命也擠


豈如文海無
說 ,如夢水花絕不休。冷瓦霜華風浪遠,一缸春水自家流。

誰人此夜鎖清秋,不任高歌月似釣。自製離情揮淚喊,無言豈肯上西樓。

編者按: 詩作取自作者致友人之信。信中,舒巷城錄龔自珍述思古子議》(又名《諷書射策議》):「・・・・・・・言也者 ,不得已而有者也。如其胸臆本無所欲言,其才武又未達於言,彊(强)之使言,茫茫然不知將為何等言,不得已又使之姑效他人之言,效他人之言種種,實不知其所以言 。於是剽掠脫誤,摹擬顛倒,如醉如夢以言,言畢矣,不知我為何等言・・・・・・・

作者在引文後按:古為今「照」,讀定公那段話,想起我們這「時代」某些「定調」文 ,某些空洞文,某些充滿游詞之文,能不作會心之微笑?

拼命也擠詩: 詩者,代表美麗,高雅,自然・・・・・・・之事物也 。但・・・・・・・
如夢水花絕不休: 幸勿誤會,非言之有物而質樸之
文海浪花,而是游詞水花也 。(編者按:文海浪花是舒氏友人所寫的專欄 ,寫有關文海的點滴。)
一缸春水自家流: 亦
流放之謂歟? (一笑)
自製離情揮淚喊: 哭不夠味也。此乾澀之突
,靈感或來自侯寶林那段嗚嗚 ,吖吖,歐歐之表演也。
無言豈肯上西樓: 作者在信中戲稱:為
主題吻合藝術和諧計 ,特採用定公(龔自珍號定)所說之摹擬顛倒法 ,反李後主之無言獨上西樓意而出之 。(一笑)

西江月   集句
素不善飲,席間有人勸酒,微醉,灌濃茶後歸家,竟不能寐。燈下忽憶喜飲而不大能飲,尤喜看他人飲酒之蘇軾,遂集其詞八句,句出
東坡樂府》中之五首《西江月》。

點點樓頭細雨,重城畫鼓三通。更看微月轉光風。驚起謫仙舊夢。   點筆袖沾醉墨,半生彈指聲中。燈花零落酒花穠。把酒何人心動?

一九八六年十月十五日寫  一九八六年十一月刊出

編者按: 舒巷城對蘇軾非常傾倒,曾為之寫詩詞對聯集句等。其中不乏真誠歌詠,但也有向蘇氏開玩笑之作。最初只寄給朋友以分享創作之樂,及後因在報刊上寫專欄,遂陸續發表見報。

記集句事   二首

夜採東坡八顆珠,波翻五疊費躊躇。西江月下藏珍處,我對鮫人愧未如。

現代車聲如浪湧,偷閑猶伴蠹魚書。最愁鐵板銅琶怒,豈有眉山變腐魚 ?

鮫人: 傳說中鮫人可以泣血成珠滿盤,此處借用。
眉山: 蘇軾,眉山(今屬四川)人;東坡之外,亦稱
眉山,等等。

附記

都市生活繁忙緊張,閑情難得。小遊惠州西湖,看東坡塑像等等歸來後,頗有一些聯想,東坡為人曠達。若非如此,自烏台詩案入獄出獄後。宦海浮沉,一貶再貶,他在「嶺海微茫」流離南路之前 ,早就倒下塵埃 ; 他留下給後人的大量佳作,也不會包括他晚年的那些在內 ; 而他自云「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的三地或後二者,當然也成為白卷了。

他自幼喜集奇石,一如他的詩詞,姿態橫生而能尋趣於天然 ; 少年時曾親手種松樹數萬株,故深得植松之法。類此之「法」 ,彷彿無形中使蘇軾感情豐滿的流水行文,在絢爛的篇章裡也自然而然得其「文理」似的。善畫「竹石」,其「墨竹」尤為同時書畫大家米芾(米南宮)所稱道。 ― 說是「運思清拔」。在當時 ,東坡之書畫常為喜愛者所索,視為珍物。

他能在逆境中適應生活,與農民甚至市井中人來往。謫居惠州時,與鄰居賣酒的林行婆甚為相得,詩文中曾見提及,「林婆之酒可賒」就是一例。筆者又想到東坡搬進惠州白鶴峰新居時 ,為了取水而鑿井的事 ; 幫忙的民工鑿了四十尺後,石盡乃得泉,有水可飲了,他當時是怎樣的高興。我思之有感,不禁為前賢及其行事所觸動,試擬一聯,抒寫東坡歷久猶新的風采中之一二。拙聯如下:

對竹寫冰肌,醉月時清影起舞,狂笑曾經,鑿井擁書千卷上。
此心尤曠達,迷人處笠屐吟詩,流離也慣,行雲彈指半生中。

一九八六年十一月

鷓鴣天   二首
填此,作記《西江月集句事》之「變奏曲」。


夜採東坡八顆珠。波翻五疊費躊躇。西江月下藏珍處,我對鮫人愧未如。   尋舊夢,巷城居。鷓鴣天伴蠹魚書。驚人鐵板銅琶怒,豈有銅琶變腐魚?

次韻前一首之「變奏曲」

夜探東坡八顆珠。五囊取物幾躊躇。西江月下堤邊坐,獨聽烏啼去自如。   尋好句,太明居。鷓鴣天降險穿書。驚人急鼓銅叭奏,好個眉山跳鰂魚。

一九八六年十月十六日夜

五囊取物: 小時候聽故事,常有探囊取物之句。
西江月下堤邊坐: 惠州蘇堤或夢中杭州之蘇堤?
鷓鴣天降險穿書: 坦白說,為了鑑定《鷓鴣天》之平仄,猛翻書也。故亦可作「鷓鴣天降(靈感忽來)猛翻書」。
好個眉山跳鰂魚: 蘇軾,眉山(今屬四川)人。舊詩詞之「妙」在此 ― 末句最少有兩「解」:一,人格化了的眉山(身)上竟然跳着鰂魚,且不說「」山可能給搬到鰂魚涌來了 。二,蘇氏應邀到港,大跳狄士哥之新出鰂魚舞(因曾有「起舞弄清影」之經驗)。若此,則前句之急鼓,銅叭(「現代化」的鐵板銅琶)為美式爵士鼓 ,銅喇叭之類了。蘇氏甚懂幽默,當恕在下。

偷閒雜寫 序    

詩也文也,若旦夕之間偶有所觸,隨時拾之由人,痛快事也。何不强調其即興「面」,如某派强調其光明「面」哉? ― 上述是蘇公於夢中為予道之者。首肯之餘,暗忖:然!蓋如此這般,非為專欄訂約而作,只為娛己娛老友即其興耳。素常聞之:李白洋洋灑灑,倚馬可待,我非天才三千丈,惟挨下椅背斷斷續續有一篇寫一篇,事亦可行也。遂引杯啡而自酌(當酒),「舉」馬行空以怡顏(自想)。

歸去來兮!文字之魂復返,即可豐收 ; 詩詞之念再來,當能斬獲。他日閒時重讀,樂何如之。大塊假我以即興「才」,為甚荒疏?前賢贈我以千種「料」,應毋捨棄。下筆行於所當行,止於所不可不止。蘇公之言,猶在耳邊焉。

是為序,亦可作跋觀之也。

一九九二年三月

編者按: 這是舒巷城致友人的書信,其實是一篇妙文,特移作《偷閒雜寫


在某畫廊上看畫 夜和招牌燈
   
大大的 遠看
滴水的荷花 直的光柱,橫的光層
小小的 近看
也是荷花,荷花 紅綠藍黃的燈,燈
當年畫師下過許多工夫 象牙色的月亮
學技法 在這城市的上空
所以一勞永逸了 變得暗淡了
眼前那標價一萬元二萬元的  
葉葉朵朵 一排排的
  「酒帘」
據說妙的是 賣色情不賣酒
不着半點人間煙火 「音樂廳」是「酒帘」
那些山,那些石 高樓的牆上
那些技法,技法 大厦的電梯前
那些淑女圖上的臉 窗外的騎樓
一個個像觀音菩薩 「公寓」的樓梯口
永遠那樣莊嚴那樣圓 舞院的左左右右
呵,這一幅,浪滔滔 亮着,亮着
長河上一葉扁舟 廣告的霓虹
舟上的人物穿「道袍」 「低廉代價,最高享受」
那一幅,白雲深處 「皮膚尿病」
高山群樹古亭前 什麽「神」跟着「第一流」
有小小的人影,孤零零 「專醫」什麽
據說這是二十世紀 什麽「得永生」・・・・・・・
碩果僅存的最佳之丹青 奇形怪狀的夜
而畫師呢,國際聞名 奇形怪壯的燈,燈
是當代的隱士 遠看
是常常在異國的天空上 直的光柱,橫的光層
飛來飛去的陶淵明  

張恨水 (九)   詩      關於張恨水        更多張恨水詩詞選

張恨水,原名張心遠 (1895-1967),安徽潛山人,一生從事主理報業和小說寫作,作品逾百部,亨負盛名,最為人熟知作品有金粉世家春明外史啼笑因緣,數十年來多次被編成舞臺劇 ,電影,電視劇集,可惜較近年代的觀眾只有興趣於劇情方面欣賞,相信大多數人沒有留意原作者是誰。 作者國學根底很好,除百多部中篇,長篇小說創作外,還寫下大量散文,小品文,隨筆,詩,詞,按張伍先生云不下數千篇,也能作畫,一生筆耕逾數千萬字,作品之多堪稱前無古人 ,抗與內戰期間,以筆為槍,先後寫有"太平花",巷戰之夜大江東去虎賁萬歲八十一夢魍魎世界,激勵國民抗敵精神 ,從不面壁虛構,完全憑親身所見所聞描述國民在戰爭下的生活苦G,社會各階層眾生相,和揭露官僚,巨賈的相互勾結,貪v腐敗,國難當前還過荅醉金迷的奢靡生活 。

 

 

 

 

 

 

 

 

 

 

 

 

 

 

 

 

 

 

 

 

 

 

 

 

 

 

 

 

 

 

 

 

 

 

 

 

 

 

 

 

 

 

 

 

 

 

 

 

 

憶江南  六首  
內子最近由京北上,為述白門新事,亦頗有其感慨,詩以記之:

門前老樹午棲鴉,幾處樓空燕子家。舊巷重來真是夢,又聽人喚賣蘭花。
四象橋邊氣象新,車如流水走紅塵。車中坐有如花眷,桃子溝邊舊比鄰。
錦字牌坊畫不如,硃砂大柱夾通衢。坊前冠蓋人如織,代表中華便是渠。
秦淮依舊黑如油,歐化新添水上樓。淒絕歸來老名士,尋歌半是雪盈頭。
晴街小步興尤濃,重慶來人駐舊踪。握手還操重慶語,一聲要得笑相遙。
新街口上客如雲,新舊衣冠半未勻。不盡悲歡離合事,巍峨銅像看人群。

南京冬季,有浙江小販,沿街喚賣蘭花。  
桃子溝,重慶南温泉茅屋村也。

懷往事   三首
五月十二日,孤步北海,游興未闌,悲思忽起。掩袂歸來,淒然獨坐。追懷往事,更念來玆。把筆微吟。適成此解。傷心已極,不擇詞矣。

一春花事又滄桑,空效幽人戀夕陽。若有他生何惜死,便無今日也難狂。忽然心病如焚繭,正是愁來欲斷腸。願把華年消涕淚,哭將三萬六千場。
萬言難盡只低頭,鳴咽臨風我也愁。無可奈何惟一哭,果然如此合同休。慢將舊事題張緒,盡把光陰學楚囚。只有沙場求死去,明珠不佩佩吳鈎。
紅豆青燈事事哀,稗官說到自身來。但教佩玉生前在,忍令桃花去後開。七十封書今日滿,四千里路幾時回。乾坤都作丘墟看,不信相思尚不灰。

中海蕩舟玩十六夜月   四首

斷靄埋殘雲,湖天隱隱中。眼前人似夢,舟外水連空。橈落成微浪,荷居來暗風。一燈如豆大,樹娷簡M宮。
星斗渡流水,芰荷擁斷橋。詩情忽蕩漾,不語客停橈。擊楫思前哲,放歌弔故朝。願與知心者,唱和度中宵。
凉風拂衣袂,一雨夜如秋。樹暗天無際,雲濃月帶愁。試聽前朝水,還鳴舊御溝。傷心人兩個,橫槳看牽牛。
一代鶯花夢,人來弔晚湖。光宣已舞漢,曾左實亡胡。名勝餘古意,書生戀舊都。含笑問游侶,今晚得詩無。

丹翁賜聯   二首
年少妙文宜上畫,名家小說重吾宗。愧不敢當,詩以謝之。

名家二字那能收,多謝通紅一老頭。知己提携錢芥老,死人依附李涵秋。同宗可認吾家譜,妙字慚揩此老油。大作並兼王代畫,懸來不厭屋如舟。
幾時已識裱丹斧,不道今朝得妙聯。漆黑頭銜慚舊我,通紅名字憶前緣。風流偶爾收乾女,博雅還能弄古錢。一揖聯宗當有日,望平街畔約明年。

上畫,乃芥老所辦《上海畫報》也。   通紅一老頭,數年前,戲譯丹翁二字,為通紅的老頭子于《晶報》,竟風傳海內。   錢芥老,即錢芥塵先生,在上海報界人緣極佳,人均呼之芥老,對恨水說項遍南北,可感也。   死人依附李涵秋,拙作《春明新史》,載沈陽《新民晚報》,與李涵秋遺著並排一版,且為緊鄰。  王代畫,代之先生畫也。   風流偶爾收乾女,坤伶多拜丹翁為乾爹。   博雅還能弄古錢,丹翁能識古董,尤善玩古錢。

燈前   四首

膽瓶瘦菊兩三枝,把卷閑看便是詩。坐久不言還一笑,此中禪味老僧知。
楚辭閑讀兩三行,几榻凭添習習凉。坐到夜深拋未得,一壺苦茗一爐香。
一作書痴百不宜,秋窗燈火尚吟詩。算來羞煞當今士,輸與王敦是可兒。
簾外寒光淡欲流,蟲聲催月下西樓。吟成短句茶烟冷,不負人間此夜秋。

暮秋抒懷   五首

一着棋差百事輸,暮秋風雨黯歸途。而今慢說痴人夢,拋却懷中記事珠。
恨時真覺山難撼,憤極還如石樣痴。猶是聞雞中夜起,十年塵夢一燈知。
少年白髮渾閑事,嘔盡心肝恰為誰。只有春明淪落客,秋風和雨斷腸詩。
頑石何曾解點頭,生公說法不如休。維摩便是知音客,面壁無言秋復秋。
平常不與杜康友,悶極憑澆一兩杯。胸中塊壘果何似,不是春冰便是灰。

悠然有所思   三首

背手立斜陽,悠然有所思。翹首望晴空,野雁向南馳。若經吾鄉過,故人或見之。會當念遠人,而乃無歸時。此意良難釋,俯首步遲遲 。閑立寂不語,西風漾鬢絲。
庭前一樹槐,長宵聲瑟瑟。朝起露秋陽,滿階堆黃葉。幽影弄虛窗,依稀無幾日。悠然有所思,人生良飄忽。多少兒時友,兒女亦繞膝。當時青春時,嬉戲無所惜。壯年今且半 ,往事空追憶。
兒時少讀書,壯年百不足。來為塵市人,奚辭斗米辱。得暇便早歸,階前列群綠。西風昨夜凉,新開幾盆菊。悠然有所思,閑吟自幽獨。一笑良友來,相與宣絲竹。

雙十小咏   四首
今逢雙十,吾儕業新聞者,例須為慶祝語。而編輯專刊,選載名著,尤為編副刊者所必為。顧思此事,實感躇躊,多作頌禱語乎?乃可不必。作懊喪語乎?似又與慶字不甚相符。我意如是 ,若四處拉稿,當亦令朋友為難矣。因此,干脆並不發甚特刊。唯對自己編副刊責任,却當略盡綿薄,乃作小詩四首,聊以點綴,亦不敢認為是詩,不過七字一句之有韵語而已 。句中有
南昌二字 ,是說我在南昌事,非武昌也。

山迢迢又水迢迢,回首長城恨一條。行出榆關三五里,小民可否憶今朝。
皮毛事業總粗疏。豪語能為事却無。後死幾多冠蓋客,同儕早已擲頭顱。
江城落木起秋風,懸出青旗便不同。一束黃花一杯酒,淡烟斜日哭英雄。
剪髮高呼喜欲狂,白旗一夜遍南昌。回思廿四年前事,雨泊風飄夢一場。

無題   五首
今日欲為小文,苦不得題,遂咏小詩三絕,以補空白。

誰解唇亡齒亦寒 ? 危梁燕雀尚爭官。潼關不是邯鄲道,也作諸侯壁上觀。
登台袍笏唱腔新,虛弄干戈莫當真。二十萬人齊掩甲,傷心豈獨孟夫人。
大江何處阻樓船 ? 趙宋兵來一檄傳。應記今非司馬氏,更無公爵齞B禪。

滿天細雨濕塵埃,警報無聲店鋪開。車子飛馳三百里,夫人燙髮入城來。

革履西裝本不差,圓章胸口佩如花。鄉人雖蠢還知趣,讓路高呼大老爺。

張伍注:此詩在1946年再一次發表時,改為:荒村細雨掩重霾,警報無聲笑曰開。日暮馳車三十里,夫人燙髮入城來。

鄉居雜記   三首

一自鄉居百事乖,嫖玩吃喝各丟開。日長睡起無情思,閑看夫人打小牌。
醉翁豪氣未消磨,七折薪金五百多。三十六元瓶一只,白蘭地酒尚能呵。
一挑蘇貨入鄉深,花粉飄零帶點心。引得夫人追小販,莊門閑立話鄉音。

北人無入聲,念喝為呵,故借用之。

江南   三首   八一三隨筆

忍看數字五和三,恥辱重重字塈t。久恐劫灰無識處,殘宵黑月夢江南。
回首江南一黯然,萬千廬墓化烽烟。痴兒爭向朱門說,血肉犧牲已二年。
借枕邯鄲事當真,蕭曹管樂一時新。飄零尚作憂天夢,痴絕江南在野人。

文人   二首

傷心千古遺山語,不信文章值一錢。直以送窮拜宰相,幾曾下第愧時賢。英名甘入桃花扇,大著羞傳燕子箋。遮莫相如能賞賦,當壚有婦博人憐。
頻鼓驚人入武昌,過江名士尚囂張。何須洛屬分門户,自有歸途辨墨楊。裙帶衣冠悲氣節,廬山面目在文章。詩翁新得登龍術,日候朱樓馬厩旁。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