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31)

宋詩選讀

蘇舜欽(1008 - 1048),字子美,銅山(今四川省中江縣)人,後遷居開封(今屬河南省)。做官後,在政治見解上傾向比較開明的范仲淹,終被免職。後來隱居在蘇州滄浪亭。他和歐陽修,梅堯臣都是好朋友 ,也參加了詩歌革新運動。他好用散文的筆法做詩,風格雄健豪放。

初晴遊滄浪亭
夜雨連明春水生,嬌雲濃暖弄微睛。簾虛日薄花竹靜,時有乳鳩相對鳴。

蘇舜欽被革職後,回復庶民身份,住在蘇州,造了個亭子名"滄浪亭",閑時遊山玩水,吟對寫詩。這是他初晴遊亭時作 ,大有無官一身輕之感。

夏意
別院深深夏席清,石榴開遍透簾明。樹陰滿地日當午,夢覺流鶯時一聲。

這首詩描寫夏日炎炎正好眠的情景。


張俞字少愚,益州郫(今四川省郫縣)人,公元1039年在世,屢次考進士皆落第,後隱居在四川省青城山 ,自號白雲先生。

蠶婦
昨日入城市,歸來淚滿巾。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

這是一首反映民間疾苦的詩作,作者以入城所見,抒發自己不平的感想。


唐詩選讀      更多竇鞏詩

竇鞏字友封,狀貌瑰偉,少博覽,無不通。性宏放,好談古今,所居多長者車轍。時諸兄已達,鞏尚來場屋間,頗抑初志。作《放魚》詩云:黃金贖得免刀痕,聞道禽魚亦感恩。好去長江千萬堙A不須辛苦上龍門。人知其述懷也。元和二年王源中榜進士。佐緇青幕府,累遷秘書少監,拜禦史中丞,仕終武昌觀察副使。鞏平居與人言不出口,時號為囁嚅翁云。唐才子傳 - 卷四

唐詩紀事》 裡記載白居易給元稹的信,要他選一部《元白往還詩集》,指名選"竇七,元八絕句",竇七即竇鞏,元八即元稹 ,把竇鞏放在元稹的前面,可見他的絕句在當時頗有名。

早秋江行
迴望湓城遠,西風吹荻花。暮潮江勢闊,秋雨雁行斜。多醉渾無夢,頻愁欲到家。漸驚雲樹轉,數點是晨鴉。

早春松江野望
江村風雪霽,曉望忽驚春。耕地人來早,營巢鵲語頻。帶花移樹小,插槿作籬新。何事勝無事,窮通任此身。

少婦詞
坐惜年光變,遼陽信未通。燕迷新畫屋,春識舊花叢。夢繞天山外,愁翻錦字中。昨來誰是伴,鸚鵡在簾櫳。

歲晚喜遠兄弟至書情
幾年滄海別,相見竟多違。鬢髮緣愁白,音書為懶稀。新詩徒有贈,故國未同歸。人事那堪問,無言是與非。

南陽道中作
東風雨洗順陽川,蜀錦花開綠草田。彩雉鬭時頻駐馬,酒旗翻處亦留錢。新晴日照山頭雪,薄暮人爭渡口船。早晚到家春欲盡 ,今年寒食月初圓。

早春送宇文十歸吳
春遲不省似今年,二月無花雪滿天。村店閉門何處宿,夜深遙喚渡江船。

襄陽寒食寄宇文籍
煙水初銷見萬家,東風吹柳萬條斜。大堤欲上誰相伴,馬踏春泥半是花。

南游感興
傷心欲問前朝事,惟見江流去不回。日暮東風春草綠,鷓鴣飛上越王臺。


又玄集,唐末韋莊選唐詩 ,從盛唐至晚唐作者142人,詩297首。取材面廣,包括各個方面詩人,甚至僧人婦女。國內已佚,日本尚存享和三年(1803)刻本。日本學者攝影寄予夏承燾先生,收入唐人選唐詩,1956年中華書局排印 。韋莊,中唐詩人韋應物四世孫,昭宗乾寧進士,曾任校書郎,左補闕。後至蜀任王建前蜀宰相。    (十)

姚合   山居
喜得山中樂,佳眠夢不驚。暗泉和雨落,秋草上墙生。因客始沽酒,借書方到城。新詩聊自遣,豈是趂聲名。

姚合   武功縣居
微官如馬足,只是在泥封。到處貧隨客,終年老趂人。簿書銷眼力,盃酒耗心神。早作歸林計,深居過此身。
簿書多不會,薄俸亦難銷。醉臥慵開眼,閑行懶繫腰。移花兼蝶至,買石得雲饒。且自心中樂,從他咲寂寥。
一日看除目,終季損道心。山宜衝雪上,詩好帶風吟。埜客嫌知印,家人笑買琴。不應隨日過,覺是錯彌深。


著名作家聶紺弩於歷次政治運動中飽受迫害,一度罪譴於北大荒勞動改造,他被安排牧牛勞動。幾經磨難,終得生還北京。在乘車途中,曾以(過山海關)為題 ,在車中賦詩一首:

雪擁雲封山海關。朝來暮去未曾看。文章信口雌黃易,思想椎心坦白難。一曲樽前婪尾酒,千年局外爛柯山。漫拋詩句淩空舞,徹夜車聲旅夢殘。

曾任職廣州美術學院教授的陳雨田,與紺弩結識於抗日戰爭年代的桂林文化城」,有過相濡以沫的友誼 。陳雨田得知紺弩安返京華,特於1978年赴京探望,故人敍舊,感慨萬分。雨田是畫家,就以紺弩北大荒放牛為題,繪了一幅牧牛圖贈他 ,並在圖上附詩以記:

生來便是放牛娃。真放牛時日已斜。馬上戎衣天下事,牛旁稿薦牧夫家。江山雨過牛鳴賞,人物風流笛奏誇。蘇武牧羊牛我放,共憐芳草各天涯。

(節  曾敏之 - 望雲樓詩話)

悼蕭紅     田漢,聶紺弩     胡風,蕭軍,聶紺弩


(30)

宋詩選讀    

歐陽修(1007-1072),北宋傑出的散文家和詩人,別號醉翁,廬陵(今江西省吉安市)人。四歲死了父親,家境貧窮 ,由他的母親教讀,買不起紙筆,用蘆稈在地上畫字 。做官後,正直敢言,不怕權賣,由於參加推行新政,屢次被降職到邊遠的地方去。他是北宋詩文革新運動的倡導人,對於當時文學的發展,起了一定的進步作用。他非常注意獎勵和提拔人才 ,像王安石,蘇洵,蘇軾,曾鞏等人都是他扶植提携的文學家 。他的詩,繼承了唐朝詩人韓愈的雄健的散文化風格,而又有清新流麗的特點。

春日西湖寄謝法曹歌
西湖春色歸,春水綠於染。羣芳爛不收,東風落如糝。參軍春思亂如雲,白髮題詩愁送春。遙知湖上一樽酒,能憶天涯萬里人 。萬里思春尚有情,忽逢春至客心驚。雪消門外千山綠,花發江邊二月晴。少年把酒逢春色,今日逢春頭已白。異鄉物態與人殊,惟有東風舊相識。

這詩是作者貶官到峽州夷陵縣(今湖北宜昌市),自我寬解而作的。

豐樂亭遊春   三首之一
紅樹青山日欲斜。長郊草色綠無涯。遊人不管春將老,來往亭前踏落花。

作者任滁州(今安徽省內)太守時,在滁州縣西南瑯琊山幽谷泉上建豐樂亭,並曾寫豐樂亭記」記載這件事 。這詩是春日遊山即興。

再和明妃曲   二首之一
漢宮有佳人,天子初未識。一朝隨漢使,遠嫁單于國。絕色天下無,一失難再得。雖能殺畫工,於事竟何益。耳目所及尚如此,萬里安能制夷狄。漢計誠已拙,女色難自誇。明妃去時淚 ,灑向枝上花 。狂風日暮起,飄泊落誰家。紅顏勝人多薄命,莫怨春風當自嗟。

王安石曾作「明妃曲」,歐陽修和以二首,此其一。


花光濃爛柳輕明,酌酒花前送我行。我亦且如常日醉,莫教絃管作離聲。

作者離開滁州太守任,和送行的人話別時寫的。最後兩句表現出作者對當地已發生了深厚感情,有依依惜別之意。


唐詩選讀

錢起字仲文,吳興(今浙江吳興縣)人,生於開元十年(722),卒於建中元年(780)。天寶十載(751)進士,授校書郎 ,遷考功郎中 。大曆中,為大清宮使,翰林學士。大曆十才子之一,與郎士元齊名,時人謂「前有沈,宋 ,後有錢,郎」七絕蘊藉含蓄,詞采清麗 。有《錢仲文集》十卷。

逢俠者
燕趙悲歌土,相逢劇孟家。寸心言不盡,前路日將斜。

各抱不平,纔逢即別,惆悵之情,溢於言表。劉拜山 - 唐人絕句評解

歸雁
瀟湘何事等閒回,水碧沙明兩岸苔。二十五絃彈夜月,不勝清怨却飛來。

似是託意遇合之作。然即作咏歸雁詩看,亦覺章法,設想奇絕,脫盡咏物窠臼。《
劉拜山 - 唐人絕句評解

暮春歸故山草堂
谷口春殘黄鳥飛。辛夷花發杏花稀。始憐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陰待我歸。

羅鄴(芳草):"年年檢點人間事,唯有春風不世情",亦是此意,然失之淺露,不及此深婉。《
劉拜山 - 唐人絕句評解


郎士元字君胄,定州中山(今河北定縣)人,生於開元十五年(727),約卒於建中元年(780)。天寶十五載(756)進士 。寶應初,為渭南尉,歷右拾遺,出為郢州刺史。士元為大曆十才子之一,與錢起齊名,五律邊塞之作,蒼莾雄渾,風格遒上。有《郎士元集》。

柏林寺南望
溪上遙聞精舍鐘。泊舟微徑度深松。青山霽後雲猶在,盡出東南四五峯。

前半叙聞鐘詣寺,後半寫由寺南望所見,語妙如畫。《
劉拜山 - 唐人絕句評解


又玄集,唐末韋莊選唐詩 ,從盛唐至晚唐作者142人,詩297首 。取材面廣,包括各個方面詩人,甚至僧人婦女。國內已佚,日本尚存享和三年(1803)刻本。日本學者攝影寄予夏承燾先生,收入唐人選唐詩,1956年中華書局排印 。韋莊,中唐詩人韋應物四世孫,昭宗乾寧進士,曾任校書郎,左補闕。後至蜀任王建前蜀宰相。    (九)

張籍   離亭
日日望鄉國,空歌白苧詞。長因送人處,憶得別家時。失計還獨語,多愁自不知。客亭門外柳,折盡向南枝。

張籍   寄同志
幽居得相近,烟景已寥寥。共伐臨溪樹,同為過水橋。自教僊鶴舞,分採玉枝苗。更愛南峯寺 ,尋君恐路遙。


汪精衛      雙照樓詩詞ㄓ庛刐    全書影

重九游西石岩
岩在廣東樂昌縣城西北

笑將遠響答清吟,葉在欹巾酒在襟。天淡雲霞自明媚,林空岩壑更深沉。 茱萸棖觸思親感,碑版勾留考古心。咫尺名山時入夢,偶逢佳節得登臨。

被逮口占
民國紀元前二年北京獄中所作

啣石成痴絕,滄波萬里愁。孤飛終不倦,羞逐海鷗浮。
姹紫嫣紅色,從知渲染難。他時好花發,認取血痕斑。
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
留得心魂在,殘軀付劫灰。青燐光不滅,夜夜照燕台。

有感
憂來如病亦綿綿,一讀黃書一泫然。瓜蔓已都無可摘,豆箕何苦更相煎。 笳中霜月淒無色,畫裡江城黯自憐。莫向燕台回首望,荊榛零落帶寒煙。

秋夜
落葉空庭夜籟微,故人夢裡兩依依。風蕭易水今猶昨,魂度楓林是也非。 入地相逢雖不愧,擘山無路欲何歸。記從共灑新亭淚,忍使啼痕又滿衣。

此詩由獄卒轉輾傳遞至冰如手中,冰如持歸與展堂等讀之。伯先每讀一過,輒激昂不已。然伯先今已死矣,附記於此,以誌腹痛。

朝中措  
 重九登北極閣,讀元遺山詞,至故國江山如畫,醉來忘瓵酗`,悲不絕於心,亦作一首
城樓百尺倚空蒼,雁背正低翔。滿地蕭蕭落葉,黃花留住斜陽。   闌干拍W,心頭塊壘,眼底風光。為問青山綠水,能禁幾度興亡。

浪淘沙
紅葉

江樹暮鴉翻,千里漫漫。斜陽如在有無間。 臨水也知顏色好,只是將殘。   秋色陌頭寒,幽思無端。西風來易去時難。 一夜杜鵑啼不住,血滿關山。

雙照樓詩詞ㄓ庛刐


(29)

宋詩選讀

梅堯臣,(1002-1060),字聖俞,宣城(今安徽省)人,北宋現實主義詩人之一,他歷來反對空洞,晦澀的詩體,在當時有極高的聲望,和蘇舜欽齊名 ,又和歐陽修是好朋友,都是詩歌革新運動的推動者。

魯山山行
適與野情愜,千山高復低。好峯隨處改,幽徑獨行迷。霜落熊升樹,林空鹿飲溪。人家在何許,雲外一聲雞。
寫的是詩人遊山時的情興。但見山巒起伏,曲徑通幽,獸踪處處,人跡渺然,詩人把這種正合心意的原野景色收進詩內。

陶者
陶盡門前土,屋上無片瓦。十指不霑泥,鱗鱗居大厦。
陶者,窯工,指燒瓦作為大厦上蓋的工人。
這詩反映燒瓦工人的生活,他們挖土燒瓦,但自己的屋上却無片瓦,十指從不接觸泥土的人,却居住在華麗大厦之內 ,把起屋和住屋的人來個鮮明的對比。


唐詩選讀              更多岑參詩

岑參河南南陽(今河南沁陽縣。一說荊洲江陵人),生於開元三年(715),卒於大曆五年(770)。天寶三載(744)進士 。八載(749)為高仙芝安西節度使府掌書記。十三載(754)充封常清關西節度判官。乾元間,為虢洲長史。大曆二年(767)官嘉州刺吏,後罷官客死成都。世稱岑嘉州。參久佐戎幕 ,往來烽火鞍馬,窮邊絕域之間,故獨擅邊塞之作,與高適齊名。其詩風格雄渾,色彩瑰麗,尤工七言歌行與五律,絕句亦饒有佳作。有岑嘉州集十卷。

行軍九日思長安故國
强欲登高去,無人送酒來。遙憐故園菊,應傍戰場開。
原注云:時未收長安,此詩作於安史亂後 ,時參為諫議大夫,從肅宗於靈武,鳳翔。長安故園,參有別業在長安杜陵山中。
送酒:南史-隱逸傳:陶潛嘗九月九日無酒 ,出宅邊叢菊中坐,久之,望(王)弘送酒至,即便就酌,醉而後歸。

春夢
洞房昨夜春風起。遙憶美人湘江水。枕上片時春夢中,行盡江南數千里。(一作美人遙隔湘江水)

虢州後亭送李判官使赴晉絳
西原驛路掛城頭。客散紅亭雨未收。君去試看汾水上,白雲猶是漢時秋。

逢入京使
故園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鍾淚不乾。馬上相逢無紙筆,憑君傳語報平安。

山房即事    二首選一
梁園日暮亂飛鴉。極目蕭條三兩家。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


又玄集,唐末韋莊選唐詩 ,從盛唐至晚唐作者142人,詩297首。取材面廣,包括各個方面詩人,甚至僧人婦女。國內已佚,日本尚存享和三年(1803)刻本。日本學者攝影寄予夏承燾先生,收入唐人選唐詩,1956年中華書局排印 。韋莊,中唐詩人韋應物四世孫,昭宗乾寧進士,曾任校書郎,左補闕。後至蜀任王建前蜀宰相。    (八)

賈嶋   題李凝幽居
閑居少隣並,草徑入荒村。鳥宿池中樹,僧敲月下門。過橋分埜色,移石動雲根。暫去還來此,幽期不負言。

賈嶋   哭栢岩和尚
苔覆石床新。吾師占幾春。寫留行道影,焚却坐禪身。塔院關松雪,房門鎖隙塵。自嫌雙泪下 ,不是解空人。

賈嶋   哭孟郊
身死聲名在,多應萬古傳。寡妻無子息,破宅帶林泉。塚近登山道,詩隨過海舩。故人相弔後,斜日下寒天。


寶庭(1840-1890),是滿清宗室子弟,為鄭獻親王濟爾哈朗八世孫,家族顯赫。到了寶庭一代,父親掉官,家道中落 。還幸到了同治七年(1868),終於登第進士,此後官運亨通,從七品的翰林院編修升到二品大員。光緒八年(1882)以禮部侍郎身份出任福建主考官。出發經江南途中,為一位美艷嬌滴姓汪 ,芳名檀香的船妓所傾倒,結果墮入桃色圈套,只好立下婚據娶了汪氏為妾。寶庭是清流黨中堅份子,以往得罪過不少人。把柄被人抓住,只好借追逐風月的理由,自行上疏朝廷,急流勇退 ,求隱避禍。部議的處置結果是革職為民,永不叙用。罷官之後,家中清貧,日子並不好過。光緒十六年(1890)年因染疫病離開人世 。但另有一說他之死因就是上述的故事。

寶庭納船妓汪氏為妾時,家中除了元配夫人那拉氏(連介山女兒,還娶有好幾位姨太太。晚清社會彌漫着強烈反滿情緒,文人筆下對滿清貴族,少有好聽的詞句。寶廷對汪氏的愛意是真誠 ,納她為妾也非為外人所迫。不過追逐烟花女子,始終是有辱宗室國體,所以他選擇求隱避禍,掉官後晚年隱居西山,歲月並不好過。他這段風流韻事 ,野史筆記多有記載。

李慈銘越縵堂日記載云:"寶廷素喜狎游 ,為纖俗詩詞,以江湖才子自命,都中坊巷,日有縱迹,且屢試狹邪,別蓄居之,故貧甚至絕炊。"詳述了寶廷娶江山船妓的經過,還在日記中寫了一首詩:

昔年浙女空載花,又見閩孃上使查。宗室八旗名士草,江山九姓美人麻。曾因義女彈烏桕,慣逐京娼喫白茶。為報朝廷除屬籍,侍郎今已婿漁家。

錢塘江上有一種船,叫江山船,船娘都是十七八歲的嬌艷女子,名為船戶家屬,實是客商鈎餌。同蘇州,無錫花船一樣,擺酒叫局,讓商旅消遣旅途寂寞。做這門生意都是江邊人 ,他姓不能去搶,所以又叫"江山九姓船"。

寶庭晚年清苦潦倒,翁同龢游西山,得悉情况,聽說寶廷連身上的一襲縕袍也表媞伔},欷歔不已。翁同龢噐重才俊,很想幫忙寶廷起復 ,重回官場。在西山石壁上題了一首詩:

衮衮中朝彥,何人第一流。蒼茫萬言疏,悱惻五湖舟。直諫吾終散,長貧爾豈愁。何時楓葉下,同醉萬山秋。

可是寶庭似乎並沒有重返官場之意,不為五斗米折腰,寫了一首(病馬):

哀鳴伏櫪已經春,健足誰知本絕塵。一自歸山成廢物,日思覂駕亦前因。殘生那有酬恩日,不死難逢市駿人。慚愧飢劬筋力減,翻愁重遇九方歅。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