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8)   本期第十四頁

溥儒(心畬)       更多溥儒詩詞     寒玉堂詩集    凝碧餘音詞

溥儒(1896-1963) 其祖父奕訢是道光皇帝第六子 ,光緒二十三年(1897),襁褓中的溥儒被賞以頭品頂戴,四歲時隨父進宮,慈禧見他聰明可愛 ,當面賜名為溥儒,七歲學作五言詩,十歲學作七言詩。大節萰M ,一生緬懷清室,即不向日寇屈服,沒有追隨溥儀及宗室遺老出關投靠異族,隱居北京 ,不問政事,對共產黨一無所知,移居台灣後,也不喜歡國民黨。人們稱譽他是詩書畫三絕 ,有南張北溥說法。他不以為然,自我評價是,他的功夫首為經史 ,然後是詩,其次是字,畫列末位。他一生掙了多少錢財,自己也不清楚,因為從不關心這身外之物 。貧而能安且能樂,性格率真。生在帝王之家,成年後又潛心學問 ,不屑於理會身邊生活瑣事,故一生不懂得打理自己飲食起居,需要人從旁照料 ,善忘,嗜抽烟。一生收下不少弟子,向其求字求畫者甚眾 ,留傳頗多。

 

 

 

 

 

 

 

 

 

 

 

 

 

 

 

 

 

憶昔
憶昔軍書急,要盟在馬關。纔聞失旅順,已報割臺灣。使節來何遠,王師戰不還。殊方悲往事,空望守雲山。

甲子秋寄伯兄
把袂一為別,飄零積歲年。衣冠散兵火,兄弟隔風煙。雁去秋霜外,書來暮雨前。歸心與歸夢,日夜海雲邊。

乙亥送猶女芝歸星浦
亂世離鄉國,艱危匹馬從。邊行衝雨雪,海宿犯蛟龍。星浦霜初落,秦關路不通。還憐遠兄弟,送汝意無窮。

小邑
小邑烽煙後,連營萬竈強。更聞圍掖縣,不復守安陽。故國三江夜,空城十月霜。南行遠兄弟,無雁向瀟湘。

庚寅烏來山中
絕壁開山嶂,岧嶤俯赤城。斷虹連嶽色,驟雨落河聲。遠道還家夢,殘春為客情。愁心似海水,日日向南征。


玳瑁樑空舊館非,池塘芳草夢應稀。波生苑里曾留影,花盡江南尚不歸。豈有樓臺歌白紵。已無門巷認烏衣,天涯春去多風雨,莫向平湖淺處飛。

戊戌秋日感興
萬木秋聲急,千山霜氣哀。客心正搖落,況近宋王臺。

八月感懷
已近清秋節,兵煙處處同。山河千里月,天地一悲風。兄弟干戈堙A邊關涕淚中。京華不可見,北望意無窮。

沙田望夫山昔有婦人登山望夫,會風雨,化為石。
昔聞貞女峽,今見望夫君。沙田一片月,隔斷蒼梧雲。碧螺生蘚色,石黛上苔文。衹有巖頭草,年年野火焚。

溥儒(心畬)有四首落花詩,不見於他的西山集寒玉堂詩集。幸好啓功當時保留下來。啓功曾受教於溥儒書畫,論輩分,溥儒比啓功高幾輩,按清室排行是,由雍正第四子弘曆開始,是弘,永,綿,奕,載,溥,毓,琚A啓。

溥儒這四首落花詩寫在一張高麗箋上,啓功看了非常喜愛,溥儒送給了他。啓功把它夾存在師友手劄中。即使啓功的收藏失佚了,他還能夠背補出來,可以看看溥儒的"空靈派"到底是什麼風格,其中兩首:

昔日千門萬戶開,愁聞落葉下金台。寒生易水荊卿去,秋滿江南庾信哀。西苑花飛春已盡,上林樹冷雁空來。平明秦帚人頭白 ,五祚宮前夢碧苔。
微霜昨夜薊門過,玉樹飄零恨若何。楚客離騷吟木葉,越人清怨寄江波。不須搖落愁風雨,誰實催傷假斧柯。衰謝蘭成應作賦 ,暮年喪亂入悲歌。

辭文優美,音調搖曳,外殼很像唐詩,但內在的感情卻有些空泛,即使有所寄託,也 過於朦朧。當時著名學者,溥儀的老師陳寶琛說"儒二爺盡做'空唐詩'",這一評價挺準確,在當時就傳開了。後來欲被人誤傳為'充唐詩',又未免貶之過甚了。

 
         

蘇曼殊     更多蘇曼殊詩

 

 

 

 

 

 

 

 

過若松町有感:  
孤鐙引夢記朦朧,風雨鄰庵夜半鐘。我再來時人已去,涉江誰為採芙蓉。

本事詩
丈室番花手自煎,語師香冷涕潸然。生身阿母無情甚,為向摩那問夙緣。
丹頓斐倫是我師,才如江海命如絲。朱絃休為佳人絕,孤憤酸情欲語誰。
桃腮檀口坐吹笙,春水難量舊恨盈。華嚴瀑布高千尺,未及卿卿愛我情。
烏舍凌波肌似雪,親持紅葉屬題詩。還卿一x無情淚,恨不相逢未剃時。
碧玉莫憐身世賤,同鄉仙子獨銷魂,袈裟點點疑櫻瓣,半是脂痕半淚痕。
春水樓頭尺八簫,何時歸看浙江潮。芒鞋破x無人識,踏過櫻花第幾橋。

東居雜詩
狺U珠簾故故羞,浪持銀蠟照梳頭。玉階人靜情難訴,悄向星河覓女牛。
流螢明滅夜悠悠,素女嬋娟不耐秋。相逢莫問人間事,故國傷心衹流。
翡翠流蘇白玉u,夜╪p水待牽牛。知否去年人去後,枕函紅至今流。
碧闌干外夜沉沉,斜倚雲屏燭影深。看取紅酥渾欲滴,鳳文雙結是同心。
碧沼紅蓮水自流,涉江同上木蘭舟。可憐十五盈盈女,不信盧家有莫愁。
人間天上結離憂,翠袖凝妝獨倚樓。淒絕蜀楊絲萬縷,替人惜別亦生愁。
蟬翼輕紗束細腰,遠山眉黛不能描。誰知詞客蓬山堙A蝡B樓臺夢六朝。

寄調箏人
生憎花發含蝖A東海飄零二十年。懺盡情禪空色相,琵琶湖畔枕經眠。

汽車中隔座女郎言其妹氏懷仁仗義年僅十三乘摩多車冒風雨而沒余憐而慰之並示湘痕阿可
人間花草太匆匆,春未殘時花已空。自是神仙淪小謫 ,不須惆悵憶芳容。


郁達夫     更多郁達夫詩詞

 

 

 

 

 

 

 

 

 

 

 

 

 

 

 

 

 

 

 

 

 

席間口占一律
醉拍闌干酒意寒,江湖寥落又冬殘。劇憐鸚鵡中州骨,未拜長沙太傳官。一飯千金圖報易,五噫幾輩出關難。茫茫煙水回頭望,也為神州淚暗彈。

病中示內
生死中年兩不堪,生非容易死非甘。劇憐病骨如秋鶴,猶吐青絲學晚蠶。一樣傷心悲命薄,幾曾憤世作清談。何當放棹江湖去,淺水蘆花共結菴。

寄映霞
朝來風色暗高樓,偕隱名山誓白頭。好事衹愁天妒我,為君先買五湖舟。
籠鵝家世舊門庭,鴉鳳追隨自愧形。欲撰西泠才女傳,苦無妙筆寫蘭亭。

釣臺題壁
不是尊前愛惜身,佯狂難免假成真。曾因酒醉鞭名馬,生怕情多累美人。劫數東南天作孽,雞嗚風雨海揚塵。悲歌痛哭終何補,義士紛紛說帝秦。

過岳墳有感時事
北地小兒耽逸樂,南朝天子愛風流。權臣自欲成和議,金虜何嘗要汴州。屠狗猶拚弦下命,將軍偏惜鏡中頭。饒他關外童男女,立馬吳山志未酬。

海上候曼兄不至回杭後得牯嶺逭暑詩步韻奉答並約重九日同去富陽
語不驚人死不休,杜陵詩祇解悲秋。朅來夔府三年住,未及彭城百日留。為戀湖山傷小別,正愁風雨暗高樓。重陽好作茱萸會,花萼江邊一夜遊。語不驚人死不休(借用杜句

和劉大杰秋興
舊夢豪華已化煙,漸趨枯淡入中年。愁無饘粥堪娛老,那有情懷更放顛。乞酒豈能千日醉,看囊終要半文錢。滿城風雨重陽近,欲替潘詩作鄭箋。

無題     一名毀家詩紀

寒風陣陣雨蕭蕭,千里行人去路遙。不是有家歸未得,鳲鳩已占鳳凰巢。
離家三日是元宵,燈火高樓夜寂寥。轉眼榕城春欲暮,杜鵑聲媢L花朝。
猶記當年禮聘勤,十年沽酒聖湖濆。頻燒絳蠟遲宵柝,細煮龍涎涴宿熏。佳話頗傳王逸少,豪情不減李香君。而今勞燕臨歧路 ,腸斷江東日暮雲。
一紙書來感不禁,埋頭長夜帶愁吟。誰知元鳥分飛日,猶賸冤禽未死心。秋意著人原瑟瑟,侯門似海故沉沉。沈園舊恨從頭數,淚透蕭郎蜀錦衾。
擾亂中原苦未休,安危運繫小瀛洲。諸娘不改唐妝束,父老猶思漢冕流。忽報秦關懸赤幟,獨愁大劫到清流。昇升兒子終豚犬,帝豫當年亦姓劉。

蝶戀花    贈前冬交識一遊女
客堿菻銧似水,似水相思,也帶相思(一作辛酸)味。我本逢場聊作戲,可憐誤了多情你。    此去長安千萬里,地北天南相會無期矣。忍淚勸君君切記,等閒莫負雛年紀。

風流子    三十初度
小丑又登場,大家起,為我舉離觴。想此夕清尊,千金難買,他年回憶,未免神傷。最好是,題詩各一首,寫字兩三行。踏雪鴻蹤,印成指爪,落花水面,留住文章。    明朝三十一,數從前事業,羞煞潘郎。祗幾篇小說,兩鬢青霜。諒今後生涯,也長碌碌,老奴故態,不改佯狂。君等若來勸酒,醉死何妨。

采桑子    和蘅子
當年同是天涯客,故里來逢,奇事成重。乍見真疑在夢中。    譜翻白石清新句,愛說飄蓬,意淡情濃。可惜今宵沒小紅。


香港詩情  (二)  何乃文  洪肇平  何文匯
 

何文匯

髯翁病中賦詞見惠作詩酬之並呈乃文宗兄
失序寒暄易中人,悔貪佳景陷芳春。安心是藥能强體,伏枕無何合養神。閑夢且隨香茗舊,幽情又織慢詞新。明朝相約旗亭去 ,洗我胸懷萬斛塵。
 

洪肇平

次韻文匯仁兄並約雅集
難忘酬唱眼中人,佳約旗亭莫負春。一往形骸殊磊落,無邊風物見精神。相知蘭臭時非晚,不悔騷懷涕尚新。乘興芳洲修禊近,驅車何處認前塵。

 

何文匯

乙亥清明後二日髯翁邀共乃文宗兄蘭苑酒家午敘用前韻
未空蘭苑老行人,飛雨淒寒報晚春。已為清明弔山鬼,直須唐宋覓風神。交頭分茗情依舊,扺掌論詩意轉新。歡極愁生成坐起 ,別來心事細於塵。

 

何乃文

清明後二日髯翁邀同文匯兄午集蘭苑酒家,文匯有詩輒次韻奉酬
不須對影始三人,禊集杯盤及暮春。已過清明猶霧雨,莫談魏晉損風神。蘭滋蕙樹情懷好,草長鶯飛物候新。扺掌掀髯偕二妙,高居待看海揚塵。


洪肇平

雅集歸來春陰不展,柬乃文文匯並索和
非煙非霧失山尖,天日沈沈意未懨。倦聽風狂時到酒,不知花落早侵簾。閑來煮酒思吟侶,老去傷春倚畫檐。眉宇崢嶸頻看鏡 ,詠懷詩就一掀髯。

愁中得句字攲斜,寄與雙何一笑譁。極想晴園喧曙雀,苦尋窮海吐明霞。守玄知白初無意 ,辨紫分朱定不差。沽酒偕誰石塘過,思從小市覓魚叉。
 

何文匯

小恙次韻髯翁尖字韻
懶意纏心壓筆尖,畫堂無語病懨懨。魂浮海市頻依枕,身在山樓廢捲簾。回首光陰駒過隙,賺人喜懼鳥鳴簷。勞生已分成膏火 ,空羨南榕弄美髯。

樓頭次韻髯翁叉字韻
獨立樓頭樹影斜,歸巢百鳥足諠譁。下臨廣宇千尋海,北望羣山幾縷霞。人我輸贏空自剝,亁坤消息信無差 。閑情又勳哦詩興,益覺花間有八叉。
 

何乃文

大良錦巖懷古次髯翁尖字韻
古亭突兀壓峰尖,曲磴躋攀屢未懨。肅拜衣冠猶有塚,流傳詩句尚籠簾。真儒所志關華夏,遊客無蹤欠畫檐。一集雪聲誰復讀 ,即論兵法亦虯髯。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