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3)  
本期第二頁

唐代古體詩選讀

杜甫

丹青引   贈曹霸將軍

將軍魏武之子孫,於今為庶為青門。英雄割據雖已矣,文采風流今尚存。學書初學衛夫人,但恨無過王右軍。丹青不知老將至,富貴於我如浮雲。開元之中常引見,承恩數上南熏殿。淩煙功臣少顏色,將軍下筆開生面。良相頭上進賢冠,猛將腰間大羽箭。褒公鄂公毛髮動,英姿颯爽猶酣戰。先帝天馬玉花驄,畫工如山貌不同。是日牽來赤墀下,迥立閶闔生長風。詔謂將軍拂絹素,意匠慘澹經營中。斯須九重真龍出,一洗萬古凡馬空。玉花卻在御榻上,榻上庭前屹相向。至尊含笑催賜金,圉人太僕皆惆悵。弟子韓幹早入室,亦能畫馬窮殊相。幹惟畫肉不畫骨,忍使驊騮氣凋喪。將軍畫善蓋有神,偶逢佳士亦寫真。即今漂泊干戈際,屢貌尋常行路人。塗窮反遭俗眼白,世上未有如公貧。但看古來盛名下,終日坎壈纏其身。

歷代名畫記卷九:曹霸,曹操曾孫曹髦之後,唐代名畫家。開元中成名,善畫馬和人物。天寶末,常應詔寫御馬,官至左武衛將軍。這首詩記述了曹霸的家世和遭際,讚揚了他高超的畫技,同時對他戰亂後的落泊生涯表示深切的同情。詩中寄寓着詩人盛衰興廢的感慨。

丹青,丹砂和青雘,古代用以繪畫的紅綠顏料,後借代繪畫。   引,詩體名,亦是曲調的一種。

以上梁鑒江 選釋

哀王孫

長安城頭頭白烏,夜飛延秋門上呼。又向人家啄大屋,屋底達官走避胡。金鞭斷折九馬死,骨肉不待同馳驅。腰下寶玨青珊瑚,可憐王孫泣路隅。問之不肯道姓名,但道困苦乞為奴。已經百日竄荊棘,身上無有完肌膚。高帝子孫盡隆準,龍種自與常人殊。豺狼在邑龍在野,王孫善保千金軀。不敢長語臨交衢,且為王孫立斯須。昨夜東風吹血腥,東來橐駝滿舊都。朔方健兒好身手,昔何勇銳今何愚。竊聞天子已傳位,聖德北服南單于。花門剺面請雪恥,慎勿出口他人狙。哀哉王孫慎勿疏,五陵佳氣無時無。


喻守真《唐詩三百首詳析》選讀    唐人絕句評        周振甫談唐詩三百首

《唐詩三百首》流行的版本,目下有三種。就注釋說,上海古籍出版社本金性堯同志的《唐詩三百首新注》,吸收了前代和當代的研究成果,除注釋外,兼及風格,最為詳備,後來居上。陳婉俊補注的《唐詩三百首》,保存了孫洙的批語,對理解這些詩有啓發。補注引用典故的原文,比較詳實,也有特色,中華本喻守真的《唐詩三百首詳析》,對每首詩都注明平仄,便於按平音步仄音步來念,可以收到"不會吟詩也會吟"的效果,每首詩後還附有注釋和作意,可供參考。

韋應物   初發揚子寄元大校書   五古
悽悽去親愛,泛泛入煙霧。歸棹洛陽人,殘鐘廣陵樹。今朝為此別,何處還相遇。世事波上舟,沿洄安得住。

揚子即揚子江。元大疑即元結。

去聲遇韻

作意:
這是臨別時寄給好友抒寫離別情懷的一首詩
作法: 首二句寫初發,次二句切揚子,五六句寫寄元大,末元句從泛舟悟出一片大道理來作結 。這首詩寫的是眼前景,說的是口頭話,悟的是人人意中所有的情理。其中歸棹洛陽人 ,殘鐘廣陵樹。兩句 ,能夠將情景打成一片,可以悟到詩中修辭的方法,意思是向洛陽乘歸棹的我回望廣陵,只聽得殘餘的曉鐘,從朦朧的煙樹中隱隱的傳出來,非但貼切早發的情景 ,也含着無限惜別的神情。

韋應物   寄全椒山中道士   五古
今朝郡齋冷,忽念山中客。澗底束荊薪,歸來煮白石。欲持一瓢酒,遠慰風雨夕。落葉滿空山,何處尋行跡。

入聲陌韻

作意:
此詩是風雨之夕,忽然想到山中的道土,又想持酒去訪問,又恐怕不能相遇,所以只能寫詩相寄。
作法: 一二句是憶念道士。三四兩句,是懸想道士在山中的情形。五六句是寫欲走訪之意,以風雨照應上文字 。末二句是寫恐其不遇,結出寄詩的原因。這兩句和第十首若非巾柴車 ,應是釣秋水兩句神韻相同 ,不過那是懸擬,這堿O想當然之辭,略有不同。

韋應物   送楊氏女   五古
永日方慽慽,出門復悠悠。女子今有行,大江泝輕舟。爾輩苦無恃,撫念益w柔。幼為長所育,兩別泣不休。對此結中腸,義往難復留。自小闕內訓,事姑貽我憂。賴茲託令門,仁卹庶無尤。貧儉誠所尚,資從豈待周。孝恭遵婦道,容止順其猷。別離在今晨,見爾當何秋。居閒始自遣,臨感忽難收。歸來視幼女,零淚緣纓流。

平聲尤韻

作意:
這是送她出嫁時叮囑訓誡愛憐的話,全詩主意在爾輩苦無恃句,其他許多說話,都從這句生發出來。
作法:
首四句總起,點出送嫁,為第一段。
爾輩 — 復留為第二段,是兩女都自幼失恃,現在臨別,更可傷感。自小  — 無尤為第三段,恐怕她不懂得閨訓,希望到夫家去能夠得到婆婆的愛憐。貧儉  — 其猷為第四段,是說雖然出身寒門,蛫搕ㄞ鉰袉情A希望她能夠遵守婦道。別離  — 纓流為第五段,敘送別之後,自己傷別的情緒,而以見幼女流淚,迴應前文兩別泣不休。全詩情真語摯,絮絮不厭其煩,沒有至性的人,決不能說這等話。

“爾輩苦無恃”句,作者自註幼女為楊氏所撫育


送別與悼亡詩詞選讀    更多悼亡詩詞

流傳下來的古典詩詞中,關於愛情的詩篇佔有很大的比重,而其中描寫離別與悼亡的作品又最令讀者有較深刻的感受。前人的悼亡作品中 ,我們熟悉的又膾炙灸的有晉-潘岳的悼亡詩,唐-元稹的遣悲懷,宋-蘇軾的江城子,清-納蘭性德的《沁園春》。其它作家在這方面的詩詞是讀者少有留意的。這堣雯虼鉹中@些也頗值得賞析的作品。

宋   王十朋   悼亡
偕老相期未及期,回頭人事已成非。逢春尚擬風光轉,過眼忽驚花片飛。

王十朋1112-1171),南宋時人,工詩,存詞二十首,均為咏花之作。

宋   劉克莊   石塘感舊
沈郎院閉彩雲收,寂寞秋花折樹頭。留取斷弦來世續,此生長抱百年愁。

劉克莊(1187-1269),號後村居士。南宋後期人,詩詞俱佳。

沈郎院,太平廣記載: 唐沈亞之夢為秦穆公伐河西,下五城,穆公妻之以女,居翠微宮,宮人呼為沈郎院。一年後公主卒,穆公命沈歸,出函谷關而夢醒。

宋   賀鑄   半死桐
重過閶門萬事非,同來何事不同歸。梧桐半死清霜後,頭白鴛鴦失伴飛。   原上草,露初晞。舊棲新壠兩依依。空床卧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

頭白鴛鴦失伴飛,賀作此詞已年過五十。   原上草,露初晞,用漢樂府薤露: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復落,人死一去何時歸。

元   傅若金   過故妻墓
湘皋煙草綠紛紛,灑淚東風憶細君。每恨嫦娥工入月,虛疑神女解為雲。花陰午坐閒金剪,竹堿K愁冷翠裙。留下舊時殘綉在,傷心不忍讀回文。

傅若金(1304-1343),工詩。

細君,古時諸侯之妻的稱謂。   回文,指晉代蘇蕙織回文璇璣詩。


紅樓夢詩詞評注     (一)    

曹雪芹友人詩作唱酬    曹雪芹新婦悼亡詩之發現   曹雪芹的故事   有關曹雪芹十種/考稗小記書影   懋齋詩鈔   四松堂集外詩鈔   鷦鷯庵雜詩   富察明義題紅樓夢二十首   

春柳堂詩稿關於曹雪芹詩    明義題紅樓夢真偽之爭     張宜泉春柳堂詩稿真偽之爭  春柳堂詩稿     裕瑞棗窗閒筆真偽之爭  棗窗閒筆   明義題紅樓夢真偽之爭

綠窗瑣煙集  七絕  七律  詞    曹雪芹京西窮居著書圖    黃葉村著書圖      ■周汝昌與紅樓夢     ■更多

第二十六回   

顰兒才貌世應稀,獨抱幽芳出繡圍。鳴咽一聲猶未了,落花滿地鳥驚飛。

顰兒:指林黛玉。賈寶玉曾據莊子.天運美女西施病心而顰其里給黛玉起了顰兒這個名字。

這詩贊美林黛玉有稀世的才華和容貌,和具有反抗禮教,響往自由的思想,但又處在寄人籲下的境地,形成了她特有的孤獨性格。詩中流露了她不被人理解,遭到冷遇的心情。作者對她這個弱者孤女寄寓同情。

第七十回柳絮詞

如夢令   (史湘雲)
豈是繡絨殘吐。卷起半簾香霧。纖手自拈來,空使鵑啼燕妒。  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別去。         

南柯子  (賈探春,賈寶玉)
空掛纖纖縷,徒垂絡絡絲。也難綰繫也難羈。一任東西南北各分離。   落去君休惜,飛來我自知。鶯愁蝶倦晚芳時。縱是明春再見隔年期。


唐多令  (林黛玉)
粉墮百花洲。香殘燕子樓。一團團,逐隊成毬。飄泊亦如人命薄,空繾綣,說風流。   草木也知愁。韶華竟白頭。嘆今生,誰捨誰收 。嫁與東風春不管,憑爾去,忍淹留。               
   

西江月  (薛寶琴)
漢苑零星有限,隋堤點綴無窮。三春事業付東風。明月梨花一夢。   幾處落紅庭院,誰家香雪簾櫳。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離人恨重。             

臨江仙  (薛寶釵)
白玉堂前風解舞,東風捲得均勻。 蜂圍蝶陣亂紛紛。幾曾隨逝水,豈必委芳塵。   萬縷千絲終不改,任他隨聚隨分。韶華休笑本無根。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雲。   
            
 
柳絮詞,是大觀園最後一次詩會的作品,描寫三春事業付東風的暮春殘景,暗示着賈府這個百年望族即將覆滅的命運。五首詞中除薛寶釵的臨江仙故作高調外,其餘都是悼春傷感之作。史湘雲的莫使春光別去,賈探春的也難綰繫也難羈,薛寶琴的三春事業付東風都同樣表現了她們對好景易逝的惋惜心情。作者在賈府由盛而衰的轉折時刻,安排這次詩會,寫出了這些詩詞,等於是為封建貴族階級作出挽歌,哀悼它必然沒落,無法挽回的歷史命運。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在這一組詞堙A把林黛玉和薛寶釵這兩個對立的藝術形象放在一起,通過各自對飛絮的咏嘆,鮮明地表現了她兩不同的思想和性格。

林黛玉的唐多令處處以柳絮自況,明寫飛絮,暗嘆身世,落筆雙關,把自己薄命飄泊,愛情破滅的哀愁寄托於柳絮,發出悲怨而又無可奈何的嘆息。薛寶釵的臨江仙則春風滿懷,自鳴得意。幾曾隨逝水,豈必委芳塵,她對封建貴族階級必然敗落的歷史命運不僅不認識,而且抱着幻想。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雲,就表現了她依附封建勢力,妄想出人頭地的野心。作者褒貶之意,溢於言表。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