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9)   本期第十一頁

葉嘉瑩   詩(二)        更多葉嘉瑩詩詞



 

 

 

 

 

 

 

'

 

 

 

 

 

 

 

 

 

 

 

 

 

 

 

 

 

 

 

 

 

短歌行   1941年秋
西風倒吹易水波,恍聞當日荊卿歌。白日竟下燕臺去,秋草欲沒宮門駝。闔閶頭,伍胥眥,館娃宮殿今何似。五陵風雨自年年 ,莫問興亡千古事。我今醉舞影婆娑,短歌未盡意蹉跎。敲斷吟簪細問他,人生不死將如何?吁嗟乎,人生竟死將如何。

詠懷   1941年秋
高樹戰西風,秋雨檐前滴。蟋蟀鳴空庭,夜闌猶唧唧。空室闃無人,萱幃何寂寂。自母棄養去,忽忽春秋易。出戶如有遺 ,入室如有覓。斜月照西窗,景物非疇昔。空床竹影多,更深翻歷歷。穉弟年尚幼,誰為理衣食。我不善家事,塵生屋四壁。昨夜雁南飛,老父天涯隔。前日書再來,開函淚沾臆 。上書母氏諱,下祝一家吉。豈知同床人,已以土為宅。他日縱歸來,淒涼非舊迹。古稱蜀道難,父今頭應白。誰憐半百人,六載常做客。我枉為人子,承歡慚繞膝。每欲凌虛飛 ,恨少鯤鵬翼。蒼茫一四顧,徧地皆荊棘。夜夜夢江南,魂迷關塞黑。

思君   1942年仍在淪陷中
倚徧闌干幾夕陽,愁懷暮景共蒼茫。思君怕過離亭路,春草年年減故芳。

楊柳枝八首   1942年春
裊娜長條近陌頭,閨中少婦怕登樓。試看一片青青色,不繫離人只繫愁。
蘇少家臨淺水濱,年年春色柳絲新。鶯穿燕剪渾無奈,願折長條贈遠人。
深掩朱門拂碧塘,織成金縷看鵝黃。館娃宮殿淒涼甚,縱有千條總斷腸。
怕聽黃鸝度好音,西宮南內柳如金。玄宗教得楊枝曲,吹向空城響易沉。
十里平蕪欲化煙,移根無復憶西川。而今大似瑯琊木,誰撫長條為泫然。
最愛黃昏月上時,臨風閒裊碧毿枝。含煙帶雨常相憶,莫放楊花掠鬢絲。
新染麴塵碧似羅,籠煙織就舞裙多。魏王堤畔東風路,多少春痕付夢婆。
飛燕娉婷掌上腰,漢王寵幸舊曾邀。如何也向溪頭舞,一例東風拂板橋。

春日感懷
往迹如煙覓已難,東風回首淚先彈。深陵高谷無窮感,滄海桑田一例看。世事何期如夢寐,人心原本似波瀾 。衝霄豈有鯤鵬翼,悵望天池愧羽翰。

聞蟋蟀   1942年春
月滿西樓霜滿天,故都搖落絕堪憐。煩君此日頻相警,一片商聲入四絃。

昨夜   1942年
別來塞草幾經秋,昨夜西風雁繞樓。萬里征帆孤枕上,夢隨明月到揚州。

歸雁   1942年
不逢青鳥書難寄,已過衡陽休再來。知否汀洲搖落後,沙明水淨只堪哀。

秋草   1942年
西風掃盡一年痕,迢遞王孫客夢昏。燒影已空悲去雁,澹煙猶鎖認歸魂。愁生塞北明妃冢,怨入江南黃葉村。解識榮枯千古事,忽驚飛鳥下荒原。

坐對   1942年
坐對黃花感不勝,蓬萊消息近難憑。浮雲出岫姿多變,孤月橫空影倍澄。萬里風高歸白雁,三秋蟲語入青燈。蕭蕭寂處無人見,淡淡銀河轉玉繩。

寒蟬   1942年
憐君何事苦棲遲,又到羲和西向時。涼露已收霜欲下,長吟休傍最高枝。

冬柳   1942年
記得青溪新漲遲,楊花飛盡晚春時。誰憐十月隋堤道,剩把空枝兩岸垂。

晚歸   1942年
婆娑世界何方往,回首歸程滿落花。更上溪橋人不識,北風寒透破袈裟。

折窗前雪竹寄嘉富姊   1942年冬
人生相遇本偶然,聚散何殊萍與煙。憶昔遺我雙竿竹,與君皆在垂髫年。五度秋深綠陰滿,此竹常近人常遠。枝枝葉葉四時•青,嚴霜不共芭蕉卷。昨夜西樓月不明,迷離瘦影似含情 。三更夢破青燈在,忽聽琤琤迸雪聲。持燈起向窗前燭。一片凍雲白簇簇。折來三葉寄君前,證取冬心耐寒綠。

寒假讀詩偶得   1942年冬
每從沉著見空明,一片冰心澈底清。造極反多平易語,眼前景物世間情。
剪就輕羅未易縫,深宵獨對一燈紅。分明夢到蓬山路,尚隔蓬山幾萬重。

枉自   1942年冬
枉自濃陰聚,依然雪未成。風高雲轉斂,月黑夜偏明。迢遞江南夢,荒寒寒北情。嚴冬何寂寞,撫劍意縱橫。

歲暮偶占   1942年
寫就新詞近歲除,半庭殘雪夜何如。青燈映壁人無寐,坐對參差滿架書。

王映霞      郁達夫詩詞鈔     從詩詞分析郁達夫的愛情觀念

王映霞的兩首詩

大成月刊上看到王映霞寫的一篇文章你們好 ,我的新朋友,文章中有她一首舊作:

烽火長沙夜入吳,殘年風雪過閩都。一帆又渡南溟島,海國春來似畫圖。

這首舊作是她應新朋友之一的新加坡華僑李遠榮之請寫寄他的。李遠榮給她的信說:新加坡廣大華僑都懷念你和郁達夫先生,中國有句俗話:患難見真情,一九四零年日本鬼子南進時,我們一起過了一段最艱苦的日子,郁達夫先生還為抗戰流盡最後一滴血。這段歷史,我們子子孫孫都刻骨銘心,永不忘卻。李遠榮在信中提出,希望得到她的墨寶。王映霞就錄了這首舊作給他。

王映霞在文章中還說明,這首詩是寫於一九三八年往新加坡的輪船上的。可能因為李遠榮是新加坡華僑,因而錄此與新加坡有關的舊作吧。當時她是為了與郁達夫夫妻團聚而往新加坡的,因此,雖然是在祖國烽火之中,殘年風雪的旅途上,她仍是充滿喜悅的心情,欣賞那似畫圖」的海國春景。想不到兩年之後,她就與郁達夫鬧出了分手的悲劇。

但看來她對郁達夫還是念念不忘的,也是在《大成》看到談之古先生介紹她的另一首詩:

猶憶年前往富春,澄江如練照丰神。別來幾度滄桑改,浙水狂濤憶故人。

談文沒有說明此詩寫作的時間,但從詩意看來,「故人」當是指郁達夫。或許是解放後的作品吧。她這兩首舊作,正如談先生所說,「在海外還是初見」的。

  

林庚白(五)   更多

林庚白,(1896-1941),原名學衡。福建省閩侯縣人。1910年,加入中國同盟會。1916年南下廣州追隨孫中山開展護法運動 ,後兼任孫中山大元帥府秘書。1928年後在國民政府任職,1936年被任命為國民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員。1941年,林庚白携妻由重慶來到香港 ,擬創辦日報宣傳抗日,抵達香港僅八天,日軍佔領香港,1941年12月19日在九龍遭日軍射殺,享年45歲。夫人林北麗中彈重傷,1943年回到中國內地 ,1947年與高澹如結婚,2006年在上海去世。林庚白十八歲與許金心結婚,後來離婚,林庚白撫養五,六個孩子。1937年與林北麗在南京結婚 。
林庚白一度閉門讀書,研究詩詞,投身詩壇,曾被譽為中國一代詩人,他笑稱十年前論今人詩 ,鄭孝胥第一,我第二。倘現在以古今人來比論,那我第一,杜甫第二, 鄭孝胥還談不上。林庚白還潛心研究命理 ,尤愛占卜,曾預言袁世凱稱帝後燾命將終。著有人鑒一書內有預言章士釗入閣,孫傳芳入浙,林白水橫死,廖仲愷死於非命,皆應驗。曹聚仁說南社詩文 是具有龔自珍氣氛的詩文,林庚白即活着的龔自珍。柳亞子評價他的詩稱:庚白的詩,理想瑰奇而魅力雄厚,雖余亦愧謝弗如。當代抱殘守缺者,又足當其劍頭一啖耶?詩文著作有庚白詩存庚白詩詞集孑樓隨筆孑樓詩詞話,為南社健將





林庚白與夫人林北麗

 

 

 

 

 

 

 

 

 

 

 

大滬茶舞會感賦
圍坐群兒語笑憨,無愁自古在江南。燈光倒影如烟起,舞袖回風入夜酣。豈有興亡商女恨,祇餘上下晉人談。鮮花苦茗流連地,誰念勞農血淚含。

廢曆清明亞子偕同十眉,佩宜,偑亞,無非,迪鈞龍華看桃花未開遂游兆豐公園
十年不到龍華路,人面桃花共惘然。自是春寒開較晚,任教事往意寧禪。回車更攬林園勝,臨水難窮女士妍。杏已成蔭苔漸老,悄携千憶向吳天。

一九三三年四月五日之夕於孑樓

以上《過江

湖游同北麗四首
無月蘇堤萬籟沉,意行最愛綠蔭蔭。湖山欲睡燈如水,偎坐渾忘夜已深。
風露林蔭把臂歸,扁舟更約趁朝暉。不知別後湖西柳,為我含情碧幾圍。
小紅闌外曉偕行,喚得瓜皮艇子輕。一葉風帆無際水,林禽吹送百船聲。
荷錢厚碧柳搖青,潭影依依共一亭。更似尋常離不捨,投懷雙影過西泠。

玄武湖絕句五首
吻深直使意能狂,澹月疏燈夜未央。從此湖亭芳草地,重來賺得百回腸。
此湖於我有滄桑,道是歡娛亦不祥。難遣平生矛盾意,英雄心緒女兒腸。
風行水面日光柔,一舸穿荷意最幽。倒影藍青天色美。好山似為晚晴謀。
竹蔭路轉欲通幽,似此星辰夜亦柔。坐久低徊湖畔出,月輪為我屢回眸。
不關美好要知音,遲暮憐才意最深。卻憶春蘭秋菊語,何人識我此時心。

病起小步
白白燈光短短墙,樹蔭踏月百思量。意行更繞冬青遠,病起初嘗菜脯香。濁世觀人無好惡,勞生隨地有炎涼。尋常風物能成憶,花落猶留隔歲香。

冠生園酒家同北麗
午陰過雨卻疑秋,倒影雙梧翠壓樓。十錦冬瓜荷葉飯,酒家亦自有清幽。
不如意事夏偏多,每歲風光草草過。一飯差嬴今未獨,綠窗鬢影眼中波。

高橋夜渡同北麗
天風破浪欲生秋,一月如輪走萬流。莫問燕雲河朔事,江南士女自無愁。
歌吹帆檣遠近飄,漸稀燈火到高橋。江河每况吾何遁,剩托投懷語笑嬌。

以上《水上

元日試筆
略憑花事點新春,還共春光念舊人。風定盆梅香壓几,雨餘庭綠草成茵。閑情一往詩能說,好景相催意易塵。問訊阿嬌無恙否,江鄉誰與寄書頻。

書憶
香火今生夢已塵,來生竹馬早相親。背人能會通辭意,隔海難醫善病身。向日泥譚終覺淺,好春辜負只緣貧。尋常試茗橫琴地,留取樓陰一段顰。

以上《舟車

庚白的死(林北麗)     麗白樓自選詩序(林北麗)     風風雨雨五十年(林北麗)     林庚白年表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