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2)  
本期第三頁

夏目潄石    我是貓    更多

原來人哪,對於自己力量過於自信,無不妄自尊大。要是沒有比人類更强大的動物出現,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今後還不知他們的氣焰會高漲到什麽地步。


域外詩詞選讀   之四    更多

朝鮮   李伯曾

東詣日本泊馬關
秋來風雨覺微涼,獨倚艙門旅緒長。和約區區何足補,至今人笑李中堂。

李沂,字伯曾(1848-1909),生於朝鮮憲宗戊申(憲宗為李氏朝鮮第二十四代帝王),未弱冠,才名聞遠近,長負智略,喜言當世之故。1895年,四十九歲入漢京。1905年 ,時日俄已簽約媾和(1904年日俄戰爭),十一月,日派伊藤博文使韓,向韓提出第二次韓日協約草案。韓被迫强為簽定乙巳(1905)保護條約(又稱五條約),伯曾與死士圖誅附日大臣 ,失敗,下獄,流珍島,後放還,乃益廣宣傳以喚醒國人。1909年,沒於漢京,時年六十二歲。翌年(1910)韓為日本所併。

李中堂: 李鴻章,此指李鴻章於1895年與日本簽訂馬關和約。馬關,本名下關,在日本本州最西南端,南幾與北九州相接。

1894年,甲午中日戰爭開始,北洋海軍戰敗。1895年乙未清德宗光緒二十一年。清軍海陸雙方繼續失敗,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主要內容承認朝鮮獨立 ,割讓遼東半島,台灣及澎湖諸島與日本,並賠款二萬萬兩,該約簽訂後,日本出兵强佔台灣,掀起台灣人民抗日武裝鬥爭。

閔參政泳煥
一死非徒自潔身,免教天下責無臣。從容二字還堪恨,不見東來痛哭人。

1905年乙巳保護條約簽訂後,斷喪國本,忠義大臣言之髮指。韓至由始至終,强烈反對,而終被撤免首相。皇城新聞主筆張志淵以「是日也放聲大哭」為題見諸世,臣僚中 ,特進官趙秉世,侍從武官長閔泳煥等,前後召開疏廳,率百官再三上疏要求將協約撤回,已不可及。閔,趙激於義憤,各遺告國民書與呼籲各外國公使書,然後取義殉國。二人以外,如駐英公使李漢應,前判事洪萬植,前經筵官宋秉璿,學部主事李相哲,平壤隊上等兵金奉學等皆奮起救國。時「廢棄保護條約」,「驅走日本人」,「打死簽訂五條約的賊臣」等口號掀天震地,火焚李完用私第,刺傷李根澤,並投石於伊藤所乘之火車,擊碎其車窗。民族義憤,其怒潮歷時未滅。

閔泳煥: 泳煥,號桂庭。前s午軍亂中遭害之閔謙鎬之子。亂後,閔氏復興,以戚臣而歷任要職,頗為王及王妃信任。乙未年(1895)事變後,蟄居鄉第。建陽元年(1896),俄皇尼古拉二世舉行加冕,為特派大臣赴俄致賀 ,備受隆重待遇。翌年,任軍部大臣,而兼任英德俄伊法奥等六國全權大使,巡歷各國。又周遊世界,考察各國現代文明設施,甚受敬戴。回國後,排斥大臣猶豫態度,並首先穿着洋服 。後經內大度支學大而至參政 。協約簽署時,任侍從武官長,創導撤銷該約運動,所願未成,悲憤填膺,乃留遺書以激厲國民,以小刀亂刺頸部自戕,年四十五歲,賜諡忠正。

遺書:
「嗚呼!國恥民辱,乃至於此,我人民將殄滅生存競爭之中矣。夫要生者必死,期死者得生,諸公豈不諒只。泳煥結心一死,仰報皇恩,以謝我二千萬同胞兄弟。泳煥死而不死,期助諸君於九泉之下;幸我同胞兄弟,千萬倍加奮勵,堅乃志氣,勉其學問,結心戮力,復我自由獨立,則死者當喜笑於冥冥之中矣!少勿失望!訣告我大韓帝國二千萬同胞。」

丁未除夜
眼前六十去如塵,自覺疎慵逐歲增。陳迹皆堪為後戒,餘生那得待中興。當年恨不刺秦檜,他日知多悲李陵。家國經營俱失敗,相看還復愧孤鐙。

丁未,1907年。1905年,日逼使 韓簽訂新協約,承認日本於韓在漢京設統監,以伊藤博文任之。1905年,伯曾圖誅附日大臣不果,旋被執,流珍島,宥還,1909年卒於漢京,則此詩放還後作也。

自遣
不施屏幛不施床,野客眠多敵日長。青草瘴來江水急,黄梅雨去海天涼。家中長物惟茶銚,身外隨行是藥囊。但幸遭逢無事世,十年高枕杜陵陽。

杜陵
杜陵寒食草齊天,舊柳新蒲水岸邊。數寸鯽魚堪可釣,夜深猶有未歸船。

石室雜詠
幽雲渰渰雨濛濛,石室無人竟日空。病起忽驚秋已晚,楓林寂寞滿江紅。

客中
一夜鄉關入客樓,鳥飛東去水西流。著愁祇擬登高遣,及到登高更著愁。

桃花
開時有雨落時風,看得桃花幾日紅。自是桃花身上事,風曾何罪雨何功。

朴氏山齋
半日旋晴半日陰,江蘺六月槿花深。西城隍媔鳥B寺,北浦橋邊雨照林。隱市嚴遵能有道,登樓王粲豈無心。清泠便是桃源地,只恐他年不易尋。

延豐道中
山路崎嶇秋日昏,馬蹄擊石火光翻。溪頭店舍無人語,槲葉籬邊苦喚門。

卜居三首   選一
稍逐樵夫問藥名,蘆花竹葉是黄精。年來了覺功名誤,勉向山中學養生。

豐城二月贈李馨五
豐城烏鳥盡驚飛,惟有詩人不我違。王粲登樓今已晚,韓康賣藥幾時歸。樽前自覺心肝是,鏡媮椇辰帕菻D。從此提携蕭寺去,一瓶清水洗塵衣。


鄉里相從二十年,如今追憶正茫然。疎狂我已推前輩,離別人應惜此筵。醉眼看花非感壯,春愁無草不牽綿。知渠近日衰尤甚,硯墨凋零几案邊。

鳳泉菴次許星五(奎)
十年寥落一儒生,却就齋居寄世情。澆藥自能尋澗道,借書時復到州城。花間几席春將暮,竹外笻鞋雨適情。來此已知非俗客,教他猿鳥莫相驚。

十一月丁丑抵大邱府
五年重到達成樓,羅綺笙歌屬舊游。政憶煙花迷客夢,即看風雪動鄉愁。山川可喜霑殘墨,歲月還驚入弊裘。四十腐儒天已定,如何奔走不知休。

題金致昊畫扇
滄江直瀉樹林間,不見村閭只見山。晌午漁人歸喫飯,虛舟還使白鷗看。

政,即正。

六月七日草堂書事
草堂重理
窗紗 ,客去香銷日亦斜。直以米鹽多役志,祇緣書劍久辭家。墙頭翠雀啣梅子,池面紅蜓立藕花。江浦風光知不減,病夫還自滯天涯。

八月十五夜
沃州城外海山寬,天宇無雲夜向闌。老去已知明月苦,年來多在異鄉看。蘭花寂寂煙光歇,梧葉涓涓露色寒。客堥峔偶g過慣,如何此地獨悲酸。

同尹韋觀忠夏尹主事柱瓚往雙溪寺道中
行畫岡巒歷澗溪,斜川洞口日將西。羞人野婦回身立,怕客村兒掩面啼。竹婼眳a惟吠犬,稻間一逕自呼雞。山居眼見多佳趣,只是吾生走路低。

聞歌有感
湖南原是老夫家,今夜何堪聽踏歌。人事悲懽隨日異,漢城回首碧山多。

送韓白絳歸國
故園非復我山河,一策西歸可奈何。四萬人家漢城堙A似君忠憤未應多。

聞潤哉被執士圭棄官去
鄉書和淚不堪看,一友為囚一棄官。昨夜海西遙望處,殘星缺月動天端。

舟中贈李鴻卿信媛女史
舟中俱是漢城人,忽地相逢轉眼親。裙帶男兒從古有,隣邦休怪往來頻。

次金藕亭
人間路徑苦難分,盡日南山看白雲。漢水久晴澄似練,楓林將夕赤於焚。非緣驅遣長為客,不料蕭條復見君。家自昔貧身又老,年來經歷不堪聞。

欲寄鄉書道路賒,如何鴻雁一行斜。愁多却怪蟲相語,病久還驚菊已花。老去此身非許國,秋來何處不思家。自知顏髮頹唐甚,猶復樽前惜歲華。

午後歷至鄭江南田舍滯雨
現有詩篇答歲華,使君騎馬到村家。山橋踏破雞腸草,野圃看殘鶯束花。醉手把盃猶恐墜,昏眸書字不妨斜。娟娟梧竹三更雨,燈外時聞起宿鴉。

 (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主講)


日本   菅原道真

山寺
古寺人踪絕,僧房插白雲。門當秋水見,鐘逐曉風聞。老腊高僧積,深苔小道分。文殊何處在 ,歸路趁香薰。

菅原道真,仁明天皇承和十二年,(我國唐代武宗會昌五年,公元845年)生,醍醐天皇延熹三年(唐昭宗天復三年,公元903年)卒。字三,少而好學,博涉經史,平安時期(日本平安時期由八世紀末至十二世紀 ,分初,中,後期。皆屬日本古代。)著名漢學家。官至右大臣兼右近衛大將。其後遇讒,貶為駐九州太宰權帥,辛於築紫貶所。有菅原文草,後草。詩宗白太傅。

文殊,佛教菩薩名。
香薰,佛經謂佛地眾香國,香氣周流,故寺院亦稱香界。

日本   藤原伊周

牛女秋意
何為靈匹久想思,一歲唯成一會期。行佩應紉冷露玉,雙蛾且畫遠山眉。未終秋夜難來意,已至朝雲欲別時。此恨綿綿無說盡 ,蒼茫天水問阿誰。

藤原伊周,生於圓融天皇天延二年(宋太祖開寶七年,公元974年)生,一條天皇寬弘七年(宋真宗大中祥符三年,公元1010年)卒。父親為攝政大臣 ,伊周官內大臣兼東宮傅。

靈匹,謝惠連七月七日夜咏牛女詩:雲漢有靈匹,彌年闕相從。
遠山眉西京雜記:文君姣好 ,眉色如望遠山。

日本   雪村友梅

中秋留別覺庵元文
孤雲踪迹元無定,興盡京華我欲行。山好豈辭秦路遠,身閑尤喜客裝輕。一天霽色秋如洗,二老風襟日見清 。不審明年今夜月,分光還照別離情。

此詩作者於元與日本交惡時,被捕下獄,流放西蜀,(作者十八歲抵我國,二十七歲流放)經函谷,度秦隴入四川時留別友人時作。

三老孟子離婁》:「二老者 ,天下之大老也。」朱注:「二老,伯夷太公也。大老,言非常人之老者,天下之父,言德齒皆尊如眾父然。」此謂作者自身與覺庵元文也。

九日游翠微
一徑盤回上翠微,千林紅葉正紛飛。廢宮秋草庭前菊,猶看寒花媚晚暉。

作者流放西蜀十年,大赦,於1326年返長安,居三年,此或作於是時。

試茶
手煎蟹眼瀹花瓷,春色霏霏落磑時。一啜芳甘回齒頰,睡魔百萬竪降旗。

蟹眼,水初沸時所泛起之小氣泡,似螃蟹眼晴,故云。蘇軾《試院煎茶》:「蟹眼已過魚眼生,颼颼欲作松風鳴 。」
,磨也,古人飲茶,先將茶葉碾碎,然後冲茶。

雪村友梅,伏見天皇正應三年(元至元二十七年,公元1290年)生,卒於光明天皇貞和二年(元順帝至正六年,公元1346年)。元成帝大德十一年,公元1307年,以僧人身分來中國 ,與朝野往還。元文宗天曆二年,公元1329年返國。於中國時,文宗特賜寶覺真空禪師稱號,有岷峨集

日本   寂室元光

山居
不求名利不憂貧,隱處深山遠俗塵。歲晚天寒誰是友,梅花帶月一枝新。

寂室元光,生於伏見天皇正應三年(元至元二十七年,公元1290年),卒於後光嚴天皇貞治六年(元至正二十七年,公元1367年)。僧人,曾游中國,有寂室集。

 (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選講)


日本   森槐南   (四)   生平見前

臨江仙
春水蕩情人不去,盈盈脉脉蘭舠。回波瞥見綠鬟嬌。相思終透骨,紅豆任香銷。   一別吳江深幾許,自從濃夢難消。枉將金粉艷南朝。早知銀海阻,只恨鵲填橋。

此詞載明治二十年八月《新新文詩》 二十七集。是槐南為孫君異題《九曲回腸曲》而作。孫在蘇州與船娘圓淑愛戀,後圓淑別嫁,孫填詞九首以記其事,並在日本廣徵題咏。

酹江月   書柳七曉風殘月詞後
耆卿絕調,奉天家聖旨,蓬萊宮闕。報道宮娃爭按拍,滿眼歌雲凝咽。紅杏尚書,微雲學士 ,讓爾傳新闋。重來誰識,曉風吹盡殘月。   猶似眄望華清,露寒仙掌,萬古風流歇。詞客遭逢如此耳,夜雨霖鈴淒切。不是梧桐,依然楊柳,白盡梨園髮。更憐身後,酒醒寒食時節。

第八句"讓爾傳新闋"。夏承燾《域外詞選》此句下有注云:原作"調",疑是"曲"字 。此字須叶韵。似是"闋",才能叶韵。

清平樂
酸文讀過,香灺零星火。一陣靈風吹滿座。閃閃漆燈飄墮。   流螢梧竹幽軒。亂蟲薜荔頹垣。月照瓜棚豆架,今宵又是中元。

此詞作明治十九年中元節,日本風俗中元祭祀亡靈。

清平樂
簟風簾露。月淡雲疏處。如水新凉吹入樹。做一聲聲秋趣。   碧花籬角蟲聲。碧紗櫥堣H聲。乍密旋低夜半,似啼疑怨天明。

定風波   玉池仙館話雨,尊前戲贈。
蘭燭三人影也搖。內中一個董嬌嬈。記得畫簾琴與筑。板屋。十年來聽雨瀟瀟。   一樣瀟瀟時節好。烟草。空濛春罨綠楊橋。今夜玉娥池上柳。消瘦。伊家門巷共蕭條。

此詞載明治十九年《新新文詩》第十九集。按:《槐南集》有《冬夜玉池仙館話雨,用主人原韻》七律二首(見附錄)。自注云:「栁橋雛妓在座侑酒 ,故有此戲。」據神田喜一郎《日本填詞史話》云此詞與詩同時作。

附錄:
冬夜玉池仙館話雨,用主人原韻   槐南作
關河柳葉已紛飛,取次蘭衰菊漸稀。便道花消英氣盡,可憐雨較暮愁微。藥奩香淡拈紅豆,茶灶烟温昵綠衣。未信吳娘宜水閣,夢樓今夜醉相依。
墨梅鈿笛興遄飛,餘事風流似此稀。讀畫三千神韻遠,品詩廿四性情微。酪襲韝^中廚譜,蘭燼仍熏半臂衣。忽憶怯寒人髮白,一燈窮旅獨因依。

冬夜雨中森槐南過訪,因留飲於夢樓,酒間寄懷春濤先生   永阪石埭作
恍疑殘葉趁風飛,一霎蕭疏一霎稀。和雨聽詩情亦舊,消寒借酒力何微。仙葩影壓佳人髮,寶篆痕浮嘉客衣。相對同生南浦感,更闌燈炧正依依。

仙葩影壓佳人髮,自注:女校書某至,頭簪水仙花。

沁園春   丁亥五月二十六日,新橋千歲樓,姚志梁招飲,酒間率填。
地是故人,客多故人,君且銜杯。更樂莫樂兮,歌裙雜坐,仙乎仙者,舞袖紛催。香澤微聞,玉山將倒,休道春歸不復來。風光冶,便百花雖盡,此宴還開。   况看殘藥翻階。愧蕩子,菖蒲僕豈才。只棖棖觸緒,隔簾弦索,星星記夢,夾巷樓台。月榭箏徵,風廊笛逐,畢竟賢於博奕哉。酣嬉極,恕狂奴故態,縱酒追陪。

明治十二年(清光緒十三年)五月二十六(農曆三月三目),清駐日使館隨員姚志梁在東京墨田河畔千歲樓招宴日本著名詩人小野湖山,森春濤及青年詩人森槐南,永阪石埭等人,為修禊之會。槐南賦此詞,清使館隨員孫君異次韻和之,二人遂訂交。

沁園春   與孫聖與次韻見寄,再用前韻。
屈指人生,每聽清歌,舉幾酒杯。算少年裙屐,醉醒難記,中年絲竹,哀樂閑催。箎短吹愁 ,鋏長彈淚,不獨花銷英氣來。無聊賴,但知音相遇,一笑顏開。   休思月地雲階。肉食者,何曾解愛才。料與其痛飲,混荊卿市,不如東蹈,登魯連台。握手論交,拈亳換舌,肯覓蓬萊仙藥哉。談心曲,待玉池樓榭,吟侶同陪。

吟侶同陪,作者在末句後自注:「時訂玉池再集之約。」

孫聖與: 孫點,字聖與,又號君異。清光緒間任駐日本公使館隨員。工詩詞,生活放蕩,在東京和日本詩詞作家酬唱頗多,曾編印《嚶鳴館百叠韻集》。他兩度游日本,於第二次歸國途中 ,投海自沉。

前調   並序
君異再和寄示,豪宕激楚,可斫地而歌。顧命意悲惻,如不勝抑鬱無聊者。再叠前韻,用以慰藉,情見於詞。
果倦游耶,乃爾牢愁,盍倒百杯。猛耳酣心熱,悲歌筑破,蠟明灰滅,清淚鉛催。狂便能醒,歡常入夢,是雨瀟瀟曾聽來。回腸處,又新聲翻也,水閣簾開。   淋鈴依舊鳴階。盡今日,郎當當日才,記風懷左右,陳娥衛艷,萍踪南北,吳市燕台。東海塵生,瀛洲草老,鬱鬱真居誰土哉。無同調,愧粗豪似我,尊酒重陪。

前調   讀歷下志游書後,五叠前韻
蒼莽中原,磊落此人,日三百杯。或贈黄金釧,酬青玉案,拍紅牙板,唱綠腰催。掉舌堅城,拄頤修劍,便見山東形勝來。前賢迹,問碧霞宮側,白雪樓開。   遲回下上梯階,合更慕,愚山一代才。定浩歌蒼海,氣搖山岳,妙詩平地,神悟樓台。忽向扶桑,飄然而往,九點齊烟何小哉。麻姑笑,笑地行仙到,玉女領陪。

歷下志游,(清)孫君異著,共八卷。

前調   君異歸計已决,無物為贐,六叠前韻以志別。
我唱驪歌,君有剛腸,驀地擲杯。果决然歸矣,斷鴻南下,黯然銷者,殘照西催。小住為佳,前言休戲,後約明年來不來。相思處,盼千秋一日,懷抱難開。   沉吟獨立庭階。奈自別江郎消盡才。任門前月墮,幽坊冷市,湖陰烟閉,舞榭歌台。契合三生,情深一往,世上那知其故哉。雲天闊,又聯詩換酒,魂夢遙陪。

此詞載明治三十年《新新文詩》第三十六集。此篇孫君異第一次回國,翌年孫又隨黎庶昌公使再到日本。

長相思   題石埭扇頭畫梅,贈聖與別。
畫梅花。賦梅花。一樣消魂翠袖紗。暮寒無竹遮。   別梅花。憶梅花。五月臨頭雨又斜。滿城唱笛家。

日本三家詞箋注


日本   宮島誠一郎(1838-1911),字栗香。岩代(今福島縣)人。四歲學唐詩,十三歲讀左傳,同年可作漢詩。幕府末年奔走諸藩,進行倒幕運動。明治維新後担任過明治政府官職。宮島誠一郎曾跟隨晚清學者習古文,受桐城派影響。他的詩作在江户末年和明治初年的詩壇上影響很大。著有養浩堂詩鈔

乙未二月十七聞丁汝昌提督之死
同合車書防外侮,敢誇砥柱作中流。當年深契非徒事,猶記聯吟紅葉樓。

光緒十七年(1891)六月二十六日,清朝北洋海軍提督丁汝昌帶"定遠","鎮遠"等六艘軍艦訪問日本的馬關,神户,橫濱等地。七月九日受到日本天皇的接見,七月十日,丁汝昌率各艦將令參加日本外相在東京紅葉館舉行的宴會,與日本詩人宮島誠一郎作詩唱和,成為詩友。光緒二十一年(1894),甲午戰爭以清朝海軍戰敗而告終,丁汝昌於乙未年(1895)舊曆二月十七日自殺殉國。日本有識之士感其犧牲之壯烈,給予很高評價。宮島誠一郎是當時參與接待丁汝昌的官員之一,詩中引用"敢誇砥柱作中流"七字,正是丁汝昌贈宮島栗香》詩中的一句。

王昭君
莫道丹青誤我身,拼將玉貌鎮胡塵。如何廊廟無良策,社稷安危付婦人。

詩中對王昭君的遭遇表示同情,對漢元帝的無能作出諷刺。

日本漢詩精品賞析


域外筆記,傳奇,寓言   之    更多

朝鮮   高尚顏(1558-1623),朝鮮王朝之散文家,有泰村集。 

老鼠善竊

古有老鼠,神於竊物,而眼暗力衰,不能自行。羣鼠往學術焉,以其所竊之物,分養老鼠。及其久也,羣鼠自以為盡老鼠之道,不復分養,老鼠含憤久矣。一夕,村婦炊飯鼎中,以石壓其蓋而之他。羣鼠欲竊而計窮,一鼠曰:不如問於老鼠。皆曰:諾。齊赴問計,老鼠怒曰,爾等得我道,飽食為琚A而今不見分,余欲無言也。皆拜謝曰:某等有罪,但往者不諫,來者可追,願明以教我。老鼠曰:鼎有三足,其一足峙處并力掘地,則深不過數寸而鼎自傾,蓋自落矣。羣鼠走掘,則果如其言。飽腹而歸,以其餘饋老鼠焉。

噫!物亦然矣,况於人乎!李信之計不及王翦;武賢之謀,不如充國。老少之異也。非徒用兵,治國之道亦無逾老成。秦穆所謂,詢兹黃髮則罔所愆,是也。然而斯今,國禍付之黃吻而耆舊旁觀,可勝嘆哉!

李信,王翦: 史記 - 王翦傳》:

秦始皇既滅三晉,走燕王,而數破荊師。秦將李信者,年少壯勇,嘗以兵數千逐燕太子丹至於衍水中,卒破得丹,始皇以為賢勇。於是始皇問李信:「吾欲攻取荊,於將軍度用幾何人而足?」李信曰:「不過用二十萬人。」始皇問王翦,王翦曰:「非六十萬人不可。」始皇曰:「王將軍老矣,何怯也!李將軍果勢壯勇,其言是也。」遂使李信及蒙恬將二十萬南伐荊。王翦言不用,因謝病,歸老於頻陽。李信攻平與,蒙恬攻寢,大破荊軍。信又攻鄢郢,破之,於是引兵而西,與蒙恬會城父。荊人因隨之,三日三夜不頓捨,大破李信軍,入兩壁,殺七都尉,秦軍走。

始皇聞之,大怒,自馳如頻陽,見謝王翦曰:「寡人以不用將軍計,李信果辱秦軍。今聞荊兵日進而西,將軍雖病,獨忍寡人乎!」王翦謝曰:「老臣罷病悖亂,唯大王更擇賢將。」始皇謝曰:「已矣,將軍勿復言!」王翦曰:「大王必不得已用臣,非六十萬人不可。」始皇曰:「為聽將軍計耳。」於是王翦將兵六十萬人,始皇自送至灞上。王翦行,請美田宅園池甚觿。始皇曰:「將軍行矣,何憂貧乎?」王翦曰:「為大王將,有功終不得封侯,故及大王之向臣,臣亦及時以請園池為子孫業耳。」始皇大笑。王翦既至關,使使還請善田者五輩。 

或曰:「將軍之乞貸,亦已甚矣。」王翦曰:「不然。夫秦王怚而不信人。今空秦國甲士而專委於我,我不多請田宅為子孫業以自堅,顧令秦王坐而疑我邪?」

王翦果代李信擊荊。荊聞王翦益軍而來,乃悉國中兵以拒秦。王翦至,堅壁而守之,不肯戰。荊兵數出挑戰,終不出。王翦日休士洗沐,而善飲食撫循之,親與士卒同食。久之,王翦使人問軍中戲乎?對曰:「方投石超距。」於是王翦曰:「士卒可用矣。」荊數挑戰而秦不出,乃引而東。翦因舉兵追之,令壯士擊,大破荊軍。至蘄南,殺其將軍項燕,荊兵遂敗走。秦因乘勝略定荊地城邑。歲余,虜荊王負芻,竟平荊地為郡縣。

武賢,充國: 綱鑑易知錄 - 卷十六:

神爵四年,先零羌侯楊玉背畔,攻城邑,殺長吏。趙充國年七十餘,上老之 ,使丙吉問誰可將者?對曰:無踰於老臣者矣。上問:度當用幾人?」充國曰:「百聞不如一見 ,兵難隃度。臣願馳至金城(今甘肅蘭州市西北)圖上方略。羌戎小夷,逆天背畔,滅亡不久,願陛下以屬老臣,勿以為憂。」上笑曰:「諾」大發兵 ,遣充國將之,以擊西羌。六月,趙充國至金城,常以遠斥候為務,行必為戰備,止必堅營壁 ,尤能持重,愛士卒,先計而後戰。西至都尉府,日饗軍士,士皆欲為用。虜數挑戰,充國堅守,欲以威信招降,幵及劫略略者 ,解散虜謀,徼其疲劇,乃擊之。酒泉太守辛武賢奏言:「以七月份兵出擊䍐幵,冬後擊之 ,虜必震壞。」天子下其書。充國以為『先零首為畔逆,當捐䍐幵闇昧之過 ,先行先零之誅,以震動之,宜悔過反善,此全師保勝之策。』天子下其書。議者咸以為『先零兵强,而負幵之助,不先破䍐幵,則先零未可圖也 。』上乃拜許延壽强弩將軍,武賢破羌將軍,詔充國引兵並進擊幵 。充國上書,以為『先誅先零,則幵之屬不煩兵而服 ,不服,涉正月擊之。』七月,璽書報從充國計,後幵竟不煩兵而下 。上詔武賢等以十二月與充國合擊先零,時羌降者萬餘人矣。充國度其必壞,欲罷騎兵,屯田以待其敝。二年秋,先零羌等共斬楊玉首,帥四千餘人降,初置金城屬國以處降羌。

詢兹黃髮: 

見《尚書 - 秦誓》。黃髮,賢老,謂蹇叔也,蹇叔反對秦伐晉,隻輪無返,責孟明西乞白乙,以其年少而無知也。黃吻,謂黃口兒也。

(學海書樓  黃兆顯老師選講)

䍐幵:

《唐韻》古賢切《集韻》《韻會》經天切,𠀤音堅。《說文》平也。象二干對構上平也。
又《廣韻》幵,羌名。《前漢·趙充國傳》先零幵。《註》師古曰:幵,羌之別種也。此下言遣幵豪雕庫宣天子至德,幵之屬,皆聞知明詔。其下又云:河南大幵,小幵,則羌,幵羌,姓族殊矣。而今之羌姓有幵者,總是幵之類,合而言之,因爲姓耳。
又縣名。《前漢·地理志》天水郡幵縣。《註》師古曰:本破幵之羌,處其人於此,因以名云。
又《集韻》倪堅切,音姸。義同。
又《集韻》《韻會》輕烟切《正韻》苦堅切,𠀤音牽。義同。
又姓。《正字通》宋有四川漕使幵度。


越南  陳聖宗

宮園春日懷舊
門生塵掩徑生苔,白晝沉吟少往來。萬紫千紅空爛漫,春花如許為誰開。

陳聖宗,名晃,在位二十年,為陳紀第二任皇帝。(1259年至1278年)。陳氏歷十二世,凡一百七十四年。陳氏先代為福建人,或云廣西人。太宗皇帝陳煚受李朝昭皇禪。即帝位。後為黎氏所代。

越南  范五老

咏懷
橫槊江山恰幾秋,三軍貔虎氣吞牛。男兒未了功名債,羞聽人間說武侯。

蒙古兵敗宋師於厓山後,即以五十萬兵侵安南,時陳氏仁宗皇帝時也。公元1287年,元又以兵七十萬續攻安南,不克,五老咏懷即在此時。五老為殿帥上將軍。

越南  陳元旦

傷時
白日升天易,致君堯舜難。塵垓六十載,回首愧黃冠。

寄台中友
台端一去便天涯,回首傷心事半違。九陌塵埃人易老,五湖風雨客思歸。儒風不振回無力,國勢如懸去亦非。今古與亡真可鑒,諸公何忍諫書稀。

元旦為御史大夫,數諫,不聽,乞歸。

陳元旦,陳朝末年人。昭宗皇帝時,權臣黎季犛專恣,逼帝遷都清化,並逼帝禪位少帝。少帝建新三年(明建文二年,公元1400年)黎氏稱帝(黎氏稱帝後改姓胡)。黎氏敗,明將擁立陳氏之後為帝,史稱後陳紀。七年而黎利伐之。陳氏有《冰壺玉壑集》。

 (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選講)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