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7)   本期第六頁

紅樓夢詩詞評注     (五)   更多

曹雪芹友人詩作唱酬    曹雪芹新婦悼亡詩之發現   曹雪芹的故事   有關曹雪芹十種/考稗小記書影   懋齋詩鈔   四松堂集外詩鈔   鷦鷯庵雜詩   富察明義題紅樓夢二十首   

春柳堂詩稿關於曹雪芹詩    明義題紅樓夢真偽之爭     張宜泉春柳堂詩稿真偽之爭  春柳堂詩稿     裕瑞棗窗閒筆真偽之爭  棗窗閒筆   明義題紅樓夢真偽之爭

綠窗瑣煙集  七絕  七律  詞    曹雪芹京西窮居著書圖    黃葉村著書圖      ■周汝昌與紅樓夢     ■更 多        
       
十 三回   

四時即事詩

春夜即事
霞綃雲幄任鋪陳,隔巷蛙聲聽未真。枕上輕寒窗外雨,眼前春色夢中人。盈盈燭淚因誰泣,點點花愁為我嗔。自是小鬟嬌懶慣,擁衾不耐笑言頻。
夏夜即事
倦繡佳人幽夢長,金籠鸚鵡喚茶湯。窗明麝月開宮鏡,室靄檀雲品御香。琥珀杯傾荷露滑,玻璃檻納柳風涼。水亭處處齊紈動,帘捲朱樓罷晚妝。
秋夜即事
絳芸軒裡絕喧嘩,桂魄流光浸茜紗。苔鎖石紋容睡鶴,井飄桐露濕棲鴉。抱衾婢至舒金鳳,倚檻人歸落翠花。靜夜不眠因酒渴,沉煙重撥索烹茶。
冬夜即事
梅魂竹夢已三更,錦罽衾睡未成。松影一庭惟見鶴,梨花一地不聞鶯 。女奴翠袖詩懷冷,公子金貂酒力輕。卻喜侍兒知試茗,掃將新雪及時烹。

這四首四時即事詩,所反映的生活內容充份顯示了賈寶玉作為一個貴族公子的閑適情趣。他住進大觀園以後,整天和姊妹丫鬟們生活在一起,低吟淺唱,拆字 ,猜枚,飲酒,烹茶,擁衾,納涼,過著安閑舒適的寄生生活,有助於讀者理解賈寶玉思想性格的形成和發展。這也是作者曹雪芹世界觀中 ,消極因素的反映。

紅樓夢版本

庚辰本,全稱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回目中標明“脂硯齋凡四閱評過”,第四十一回後的總回目加題“庚辰秋月定本”,故簡稱庚辰本 。此本存第一至六十三回,六十五至六十六回,六十八至八十回。此本應是原底本的年代而不是它本身抄成的年 代(庚辰為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

此本每十回有一個總目,可見此本是每十回裝一冊,共八冊。首頁第一行題“脂硯齋重評石頭記之”,次寫第幾回,再次寫回目。每面十行,每行三十字,其抄寫款式均同己卯本 ,現存己卯本的全部回目亦全同庚辰本。前十回無脂批,從第十一回起,有朱筆批語,有回前批,眉批,正文下雙行小字批,行間批,也有回後批。部份抄手筆跡與己卯本同 ,有少數缺漏空行,亦與己卯本同。根據以上情況,有的研究者認為這兩個抄本有密切的關係。此本脂批文字有許多極其重要的資料可供研究。原為徐楨祥(星署)所藏 ,後歸燕京大學圖書館,現存北京大學圖書館。

甲戌本,係“脂硯齋甲戌抄閱再評本”的簡稱 。抄本,殘存十六回,計:第一回至第八回,第十三回至十六回,第二十五回至二十八回。乾隆竹紙,色黃褐,共四冊,封面有故適朱筆題“脂硯齋評石頭記”,下蓋胡適之印。

甲戌本主要的特徵是,書首有凡例,為其他本所無。此外,存有大量脂硯齋批語,且內容十分重要。甲戌為乾隆十九年,1754年)。此紀年應是原底本之紀年 ,現存此本為甲戌原本的過錄本。雖僅存十六回,但在石頭記的早期抄本中有重要地位。

此本原由藏書家劉銓福藏,卷首有劉銓福藏章,卷末有劉銓福癸亥(同治二年,1863年)跋,戊辰(同治七年,1868年)跋,後歸胡適,卷首有胡適藏首 ,卷末有胡適跋。現藏美國康乃爾大學圖書館。

己卯本(怡府本),抄本,乾隆竹紙,殘存四十一回又兩個半回。計存第一至二十,三十一至四十 ,第五十五回下半回至五十九回上半回,六十一至七十回(內六十四,六十七兩回係武裕庵補抄,補抄約在嘉慶年間),又此本開頭部分已殘失,從只以觀花修竹酌酒吟詩為樂起方是己卯本的原抄 。現存北京圖書館的己卯本開頭部分,係陶洙據庚辰本,甲戌本抄配。

此本在第三十一至四十回的總目上,寫有己卯冬月定本”,上寫“脂硯齋凡四閱評過”,己卯是乾隆二十四年(1759)。此紀年應是此本底本的紀年 ,現存抄本是己卯底本的過錄本。在此過錄本上,有字的避諱 ,有字的避諱 ,據此,研究家考定此本為乾隆時怡親王允祥,弘曉府上的抄藏本,故又稱“怡府本”。目前所存的乾隆抄本石頭記中 ,能考明抄主者,僅此一種。

此本原由董康康所藏,現藏北京圖書館,第五十五回下半至五十九回上半仍藏歷史博物館。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本影印時已將陶洙補配的文字剔除 ,恢復己卯本原貌。

南圖本(戚寧本),係澤存書庫舊藏戚蓼生序本的簡稱 ,今藏南京圖書館。最初屬昆山于氏,後一度歸陳群收藏,抄本,八十回,二十冊。

夢稿本(楊本),題名作紅樓夢,抄本 ,一百二十回,又稱百二十回全抄本。全書十二冊,每十回裝一冊。今藏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

戚序本,存八十四回,係戚蓼生序本的簡稱 ,因卷首有德清戚蓼生之序,故稱。在現存的諸脂本中,卷首有戚氏序者,包括四個本子,即:張開模舊藏戚蓼生序本(戚張本),澤存書庫舊藏戚蓼生序本(戚寧本),有正書局石印戚蓼生序本(戚正本 ,有大字本,小字本之別)。故戚本一語 ,係脂本中一組本子的全稱。有的紅學家也用以專指有正書局石印戚蓼生序本。

戚本,即卷首有共同的 戚蓼生序的各本,以及並無戚序的清王府舊藏本,因其本身的某些版本現象,諸如行款,版式,組成,特別是有脂本體系的各本中某些共同性的文字差異和脂批的條數 ,位置,體例,文字內容的特殊性,等等,都大體相同。這表明了這幾個本子之間的版本淵源關係十分密切。從而形成了脂本系統中的一個特殊的分支。這個分支中包括王府本 ,戚張本,戚寧本,戚正本等各本。

王府本,係清王府舊藏本的簡稱 ,以其第七十一回末總批後,有柒爺王爺字樣 ,推斷原為清代某王府舊藏。今藏北京圖書館。據說北圖收藏時,係購自蒙古王府,故又稱蒙府本。該書為抄本,今存一百二十回,後四十回係續書。

甲辰本,(夢覺本)前有夢覺主人序,序作於乾隆甲辰,故稱甲辰本。此本發現於山西,故又稱脂晉本

書題名作紅樓夢,八十回寫本。全書構成為:夢覺主人序,目錄,正文。有研究表明,程甲本的底本,或者說借以整理的基礎本,應是夢覺本。

己酉本,卷首有杭州舒元煒序,序作於乾隆五十四年己酉。亦稱己酉本。今歸吳曉鈴先生收藏,或稱吳藏殘本

舒本題名紅樓夢,寫本,現存第一至四十回,是目前唯一可以確定過錄年代的版本。在舒氏序中,提到一百二十回本,說明在程甲本問世前兩年,後四十回已有流傳。

鄭藏本,此本僅殘存第二十三,二十四兩回。回前題石頭記第XX回,而各頁書口作紅樓夢”。與各本相異之處也頗多。

列藏本,題名石頭記,抄本,存七十八回,共三十五冊。此本於1832年道光十二年傳入俄國,現有中華書局影印本。

靖藏本,此本從未正式露面。唯六十年代初,有南京讀者錄其脂批一百五十條分寄北京幾位紅學家,始知此本的存在。但1964年即下落不明。

此本從靖家後人和其他寓目者介紹及抄錄的脂批分析,與甲戌本接近,是較早的一個底本。其脂批與現存各本比較,時有異同,有可資探究的價值。

程甲本程乙本。程甲本係乾隆五十六年辛亥(1791)年萃文書屋木活字本的簡稱。封面題繡像紅樓夢,扉頁題新鐫全部繡像紅樓夢,萃文書屋”,回首及中縫均題“紅樓夢”。全書一百二十回,此本每面十行,行二十四字,書首有程偉元序,次高鶚序,次繡像石頭,寶玉,賈氏宗祠,史太君,賈政,王夫人等共二十四頁,前圖後贊,次目錄。程偉元序末署年月,高鶚序末署“時乾隆辛亥冬至後五日鐵嶺高鶚敘丞書”。此書共一百二十回,首回“甄士隱夢幻識通靈,賈雨村風塵懷閨秀”,末回“甄士隱詳說太虛情,賈雨村歸結紅樓夢”。程,高於排印此本之第二年,即乾隆五十七年壬子(1792),又將初印本改動,重印出版,為了區別前後兩種不同版本,故胡適稱初印本為“程甲本”,稱壬子重印本為“程乙本”,一直沿稱至今。

據現在所知,程本系統,除甲本和乙本外,又發現了丙本和丁本,也就是在乙本改動以後,又有了兩次改動和重印。程甲本是第一部擺脫了手抄的方式而用木活字排印的紅樓夢》 印本。

其他刻本紅樓夢》 得以公開廣泛流傳,大量刻印出現。如乾隆末年的東觀閣刊本,嘉慶十一年的寶興堂刊本,道光年間的凝翠草堂刊本,三讓堂刊本,咸豐九年的五雲刊本,同冶年間的寶文堂刊本,耘香閣刊本,漁古軒刊本等,有數十種。

佚本,在早期紅樓夢》 流傳過程中,佚本很多。在其他文獻中,可以看到一些零星記載,與現存版本或有不同,一些資料也為紅學研究者所采用。其中較著名的有周春所見抄本,苕溪漁隱所見舊抄本,舒敦所見抄本,李慈銘所記抄本,趙之謙所記抄本,《續閱微草堂筆記》所記抄本,劉銓福所記抄本,唯我詙所記抄本,犀脊山樵所記抄本,董康所見抄本,傳種麟所見抄本等數十種。除苕溪漁隱所見舊抄本校記中留下約一千八百字的抄本文字和與現存任何抄本,印本第六十七回都不同的回目處,其餘均為片言隻語。

評本紅樓夢》 問世後,歷代文人學者競相研讀,亦留下大量評閱心得,形成一組獨特的評本,較知名的有張汝執,菊圃評本,范元亨評本,徐傳經評本,劉屨芬評本,王希廉的雙凊仙館評本,聚珍堂評本,張新之的妙復軒評本,王希廉,張新之,姚燮的同文書局評本,王伯沆評本等數十種。

譯本紅樓夢》 是中國古典文學巨著中流傳最廣的作品,被譯成多種文字。在可考的譯本中,少數民族文字的有滿文,藏文,蒙古文,錫伯文,哈薩克文,維吾爾文;外文有朝鮮文,越南文,泰國文,緬甸文,羅馬尼亞文,匈牙利文,希臘文,捷克斯洛伐克文,意大利文,荷蘭文,俄文,德文,日文,英文,法文等二十多種文字。“”

周岭


曹寅   楝亭詞鈔別集

唐多令   登邊樓作
無處覓封侯。西南戰馬收。撫危樓。萬里邊愁。碧草黃花春一片,望不到,海東頭。   天盡水還流,安期今在否。嘆浮生,負卻扁舟。蓮匣無光衣有垢,千古下,我來游。

此詞約作於康熙二十二年(1683),時曹寅為侍衛扈從康熙東巡途中。   西南戰馬收,指三藩之亂已平。

浣溪沙   西城憶舊   三首
小梵天西過雨痕。無窮荷葉映秋雲。畫輪如水不揚塵。   半市銀鈴呼白墮,一樓銅杵咒黃昏。江南野客竟銷魂。
燕繞團城故故飛。玉欄十二晚風吹。遠山一抹學蛾眉。   白兔有胎蒲又綠,秋光無處說相思。路人拾盡碎胭脂。
兔胎玉笋,見遼遺史
曲曲蠶池數里香。玉梭纖手度流黃。天孫無暇管淒涼。   一自昭陽新納錦,邊衣常碎九秋霜。夕陽冷落出高墙。

此詞作於在京任侍衛時,詞中寫及之小西天,團城,雲機廟皆是紫禁城西,即北海周圍景物。北海是我國現存的歷史悠久的古代帝玉宮苑,始建於遼代。小梵天西,即西天梵境及其以西之小西天一帶 。  
白墮: 酒名,北魏人劉白墮善釀酒,朝遺遠相餉遺,見楊衒之洛陽伽藍記。  
曲曲蠶池: 蠶池,在金鰲玉蝀橋西,當年橋西有西三座門,出門為西安門內大街,街南即蠶池口。日下舊聞考:三座門街南曰蠶池,有雲機廟,久廢,明時宮人織錦之所。

滿江紅   烏喇江看雨
鸛井盤空,遮不住,斷崖千尺。偏惹得,北風動地,呼號噴吸。大野作聲牛馬走,荒江倒立魚龍泣。看層層,春樹女墙邊,藏旗幟。   蕨粉溢,鰉糟滴。蠻翠破,猩紅濕。好一場莽雨,洗開沙磧。七百黃龍雲角矗。一千鴨綠潮頭直。怕凝眸山錯劍芒新,斜陽赤。

此詞為曹寅康熙二十一年扈從玄燁東巡至吉林烏喇江作。康熙二十一年二月,上以雲南底定,海宇蕩平,前詣永陵 ,福陵,昭陵告祭。(康熙起居注)出關至奉天舊京 ,直至烏喇地方(吉林省吉林縣松花江南岸)巡行。清史稿・聖祖本紀:二月癸巳 ,上東巡,啟鑾。戊戌,次山海關。三月s子,上謁福陵,昭陵,駐蹕盛京。・・・・・・。己末 ,上謁永陵,行祭告禮。庚申,上由山道幸烏拉行圍。辛酉,望祭長白山。乙亥,泛舟松花江。」


西園種柳述感   (楝亭詩鈔卷二)
在昔傷心樹,重來年少人。寒廳誰秣馬,古井自生塵。商略童時樂,微茫客歲春。艱難曾足問,先後一沾巾。
再命承恩重,趨庭訓敢忘。把書堪過日,學射自為郎。手植今生柳,鳥啼半夜霜。江城已搖落,風雪兩三行。

曹寅於康熙三十一年(1692)十一月改任江寧織造兼蘇州織造,並赴江寧任所。(尤侗有詩送別送曹荔軒機部移駐江寧四首)。從康熙二十四年五月離江寧携家北歸,至此重回江寧並繼任織造,曹寅經歷,感慨良多。此詩或作於康熙三十一年末或三十二年春初。商略童時樂」以上數句,皆是回憶當年隨父(曹璽)任江寧織時情景。第二首,「再命承恩重,趨庭訓敢忘。」意謂再承皇命出任江寧織造,時常記得乃父遺訓。

辛卯三月二十六日聞珍兒殤,書此忍慟兼示四姪寄西軒諸友三首   (楝亭詩鈔別集卷四)
老不禁愁病,尤難斷愛根。極言生有素,誰謂死無恩。拭淚知吾過,開緘覓字昏。零丁摧亞子,孤弱例寒門。
予仲多遺息,成材在四三。承家望猶子,努力作奇男。經義談何易,程朱理必探。殷勤慰衰朽,素髮滿朝簪。
聾聳雙荷異,淒迷復此晨。那堪無事老,長做不情人。薄福書囊遠,偷生藥媬芊C蹉跎非一致,豐嗇恐難論。

此詩寫於康熙五十年。珍兒蓋為曹寅幼子。四侄指曹荃第四子曹頫,當時蓋在曹寅任所。此詩為考察曹家家世之重要資料,涉及曹寅晚年喪子,曹荃子被曹寅收養並隨任江寧 ,及曹寅晚年多病等情形。

珍兒: 紅樓夢中之寶玉 ,近多謂雪芹以其叔某為模特兒,其說是否,則尚有待確證。然由若干小點衡之,則頗能減少牴牾。如據楝亭詩鈔別集辛卯三月二十六日聞珍兒殤 ,書此忍慟兼示四姪寄西軒諸友》一詩,則曹寅幼子名珍。有人謂曹頫即賈政,寶玉即雪芹。若然,則珍當係雪芹之叔,而《紅樓夢中竟以賈珍為寶玉之兄 ,豈有不顧行輩如是者哉?且雪芹甚避長者諱。庚辰本第五十二回寫晴雯補裘完時,只聽自鳴鐘已敲了四下云云 ,其下有雙行小註云:四下乃寅正初刻,寅此樣法避。」此避曹寅諱也 。既慎之於此,何竟忽之於彼耶?       吳恩裕考裨小記 ― 曹雪芹紅樓夢瑣記》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