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4)  
本期第三頁

域外詩詞選讀   之六    更多

朝鮮   佚名

失題
挑燈夜坐便長吁,天地間無一丈夫。三百年來中國土,如何付於老單于。

此為作者因明亡,滿人統治中國所為詩。明亡後,朝鮮仍奉明代正朔,以崇禎紀事,其典策碑文中可證明韓人稱滿州族為野人,漢稱匈奴首領為單于,故詩中如此也。

朝鮮   徐正諄

善竹橋
崧嶽千峯夕照邊,舊時宮闕總寒煙。至今一掬橋頭血,生色高麗五百年。

徐正諄,曾為貢使,有燕槎行卷》。詩多為經行弔古之作。此詩自注云:「麗將土 ,以身殉國,惟鄭文忠一人。橋上血跡至今宛然,事同方遜志(即方孝孺)血迹碑。」
鄭文忠,名夢周,高麗迎日縣人。恭愍王(高麗王朝第三十一代帝主。再傳三世,至恭儴王,為李氏朝鮮王朝所襲。高麗傳三十四主,四百七十五年,至公元1392年而止。)九年 ,應舉第一,初封永原君,加封益陽郡忠義君。洪武壬甲(明正朔,公元1392年)為李成桂之子芳遠所殺,梟首於市。正德中(明武宗)麗人修《三綱行實》,以夢周為首。詩中「
一掬橋頭血」云者 ,蓋芳遠遣趙英珪殺夢周於道也。方孝孺為明成祖所殺,血滲石上。萬曆末,方孔炤有「寧可紙灰埋十族,不將銘志屬三楊。」(謁方正學祠)詠孝孺 ,故自注如此。三楊:楊士奇,楊榮,楊溥也。李成桂為高麗朝後李氏朝鮮王朝之開國始祖,史稱太祖者是也。

朝鮮   錢苕隱

詠韓義士
北望河山黯戰塵,彌天孤憤說椎秦。劇憐對泣新亭日,不及扶餘尚有人。

民國二十年(1931)九月十八日(九一八事變),日人發動瀋陽事變,佔我東北。一月八日,韓人李奉昌狙擊日皇於東京,未中,被執。天下哀之,國人以比安重根(韓人)云 。椎秦,用張子房使力士椎秦王事。《世說新語言語篇》:「過江諸人 ,每至美日,輒相邀新亭,藉卉飲宴。周侯中坐而歎曰:『風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異!』皆相視流涕。惟王丞相愀然變色曰:『當共戮力王室,克復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對!』」結二句謂日犯中國境而不作力抗 ,但嗟失地。而韓人反為此不值刺日皇於東京,中國竟無此人也。

李奉昌,卒業於韓京文昌學校。自朝鮮併於日本,奉昌即懷光復之志。其後,其家財為日人奪去,益懷憤,志愈堅。奉昌曾抵港,與韓獨立黨g往還,其人精悍有謀略,曾易名為木下省藏 ,又曰淺山。謀發,乘日皇閱兵歸,狙擊於櫻花門,彈中副車,日皇怖恐幾墮,奉昌亦被執身殉。

拚擲頭顱殲厥渠,勇哉烈土震扶餘。鴟張竟飲刃三尺,豕負空還鬼一車。天下慕聲同郭解,炙中置匕笑專諸。東風不競從今始,萬事乘除問太虛。

民國二十一年(1932 一二八事件)淞滬戰後,和議成,日將白川等慶功於上海 虹囗公園,韓人尹奉吉,安昌浩,突發炸彈,白川破腹死,餘重傷。事與奉昌刺日皇前後輝映,韓人壯舉也。

厥渠: 《尚書胤征》:「火炎崐岡 ,玉石俱焚。天吏逸德,烈於猛火,殲厥渠g,脅從罔治。」孔傳:「殲,滅,渠,大,魁,帥也。」
夫餘:  亦作扶餘,中國古族名,亦古國名,為通古斯族中滿族之一支,而漢時分布在今農安為中心之松花江中游平原,在長城以北,南鄰高句離,東接挹婁,而連鮮卑,北至黑龍江,名始見於史記。其俗略與匈奴同 。公元前三十一年,夫餘人於鴨綠江西岸,創建高句離國,馬韓(三韓辰韓,弁韓,馬韓。辰韓在東,弁韓在中,馬韓在西,皆在今南韓之南端。)後演為百濟,百濟人即為高句離之分支 。故夫餘即謂朝鮮也。
鴟張: 《尚書.呂刑》:「罔不寇賊 ,鴟義,姦宄奪攘矯度。」疏:「無有不相寇盜相賊害為鴟梟之義,鈔掠良善外姦內宄,劫奪人物,攘竊人財,矯稱上命以取人財若己固自有之。」蔡沈注:「鴟義者 ,以鴟張跋扈為義。」
豕負:《周易
.睽卦》:「上九,睽孤 。見豕負塗,載鬼一車。」
郭解:漢時俠客。見史記游俠列傳。
專諸:《吳越春秋》卷一:「專諸曰:『凡欲殺人君,必求其所好。吳王何好?』光曰:『好味。』專諸曰:『何味所甘?』光曰:『好嗜魚之炙也。』專諸乃去從太湖學灸魚 。又曰:「王僚乃被棠
之甲三重,使兵衛陳於道,自宮門至於光家之門,階席左右皆操長戟交軹。酒酣,公子光佯為足疾 ,入窋室裹足,使專諸置魚腸劍炙魚中,進之,既至王僚前,專諸乃擘炙魚,因推匕首立戟交軹倚專諸胸。胸斷臆開,匕首如故,以刺王僚,貫甲達背。王僚既死,左右共殺專諸。」

專諸者,堂邑人也。伍胥之亡楚如吳時,遇之於途。專諸方與人鬥,將就敵,其怒有萬人之氣,甚不可當。其妻一呼即還。子胥怪而問其狀:「何夫子之怒盛也,聞一女子之聲而折道,寧有說乎?」專諸曰:「子視吾之儀,寧類愚者也?何言之鄙也?夫屈一人之下,必伸萬人之上。」子胥因相其貌:碓顙而深目,虎膺而熊背,戾於從難。知其勇士,陰而結之,欲以為用。遭公子光之有謀也,而進之公子光。

光既得專諸而禮待之。公子光曰:「天以夫子輔孤之失根也。」專諸曰:「前王餘昧卒,僚立自其分也。公子何因而欲害之乎?」光曰:「前君壽夢有子四人:長曰諸樊,則光之父也;次曰餘祭;次曰餘昧?次曰季札。札之賢也,將卒,傳付適長,以及季札。念季札為使亡在諸侯未還,餘昧卒,國空,有立者適長也,適長之後,即光之身也。今僚何以當代立乎?吾力弱無助,於掌事之間,非用有力徒能安吾志。吾雖代立,季子東還,不吾廢也。」專諸曰:「何不使近臣從容言於王側,陳前王之命,以諷其意,令知國之所歸。何須私備劍士,以捐先王之德?」光曰:「僚素貪而恃力,知進之利,不睹退讓。吾故求同憂之士,欲與之并力。惟夫子詮斯義也。」專諸曰:「君言甚露乎,於公子何意也?」光曰:「不也,此社稷之言也,小人不能奉行,惟委命矣。」專諸曰:「願公子命之。」公子光曰:「時未可也。」專諸曰:「凡欲殺人君,必前求其所好。吳王何好?」光曰:「好味。」專諸曰:「何味所甘?」光曰:「好嗜魚之炙也。」專諸乃去,從太湖學炙魚,三月得其味,安坐待公子命之。

四月,公子光伏甲士於窋室中,具酒而請王僚。僚白其母,曰:「公子光為我具酒來請,期無變悉乎?」母曰:「光心氣怏怏,常有愧恨之色,不可不慎。」王僚乃被棠銕之甲三重,使兵衛陳於道,自宮門至於光家之門,階席左右皆王僚之親戚,使坐立侍,皆操長戟交軹。酒酣,公子光佯為足疾,入窋室裹足,使專諸置魚腸劍炙魚中進之。既至王僚前,專諸乃擘炙魚,因推匕首,立戟交軹倚專諸胸,胸斷臆開,匕首如故,以刺王僚,貫甲達背,王僚既死,左右共殺專諸,眾士擾動,公子光伏其甲士以攻僚眾,盡滅之。遂自立,是為吳王闔閭也。乃封專諸之子,拜為客卿。

 (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主講)

安重根

伊藤博文


日本   愕隱惠奯

寒夜留客
一粲燈花照雪濃,相邀喜色動簾櫳。別來肝肺冷於鐵,聽盡長安半夜鐘。

愕隱惠奯,生於後光嚴天皇延文二年(元順帝至正十七年,公元1357年),卒於稱光天皇應永三十二年(明仁宗洪熙元年,公元1425年)。明太祖洪武十九年(1386年)抵中國 ,留十年左右,返國,惠奯為僧人,善楷書,世稱愕隱體。日皇賜佛慧正續國師,有南游稿

日本   希世靈彥

扇面麻雀
竹從墙外出橫枝,風塈C昂不自持。暮雀欲棲心未穩,飛來飛去已多時。

希世靈彥,生於小松天皇應永十一年(明成祖永樂二年,公元1404年),卒於後土御門天皇長亨二年(明孝宗弘治元年,公元1488年),敕賜慧鑒禪師,有村庵稿。(希世靈彥 ,一作村庵靈彥)

日本   天隱龍澤

公子游春圖
領取名園處處春,華筵一醉動彌旬。金鞍玉勒桃花馬,啜盡民膏是此人。

天隱龍澤,生於稱光天皇應永二十九年(明永樂二十年,公元1422年),卒於後柏原天皇明應九年(此年始即位,仍舊用前朝後土御門天皇天號)(明孝宗弘治十三年 ,公元1500年)。

日本   景徐周麟

山寺看花
路入青山欲暮鴉,白櫻樹下梵王家。居僧不識惜春意,數杵鐘聲驚落花。

景徐周麟,生於後花園天皇永享十二年(明英宗正統五年,公元1440年),卒於後柏原天皇永正十五年(明武宗正德十三年,公元1518年),僧人,有翰林葫蘆集。

 (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選講)


日本   森槐南   (六)   生平見前

憶江南   書三夢詞人紅葉書扇詞後

生花筆,合是畫眉餘。才子春魂銷盡處,渠儂心事省來初。忍俊問何如。
檀痕掐,艷句界烏闌。好好群娃都品定,卿卿一字費吟安。寫到笑顰難。
箏語歇,偷笑背銀燈。年少多情由我損,春愁今夜為伊增。昨夜夢無凭。
風流罪,懺佛篆烟斜。虛夢早知周是蝶,前身不合鹿銜花。悔煞有情些。
華年憶,曾是可憎才。孔雀東南頻反顧,鴛鴦七十尚徘徊。鬢影為誰頹。
門前柳,憔悴任烏棲。今日樹猶如此也,當時有美一人兮。芳草月淒迷。

日本習俗每逢宴會皆有藝伎侑酒,歌舞娛客。清駐日本公使黎庶昌在紅葉館宴客時,隨員孫君異(即三夢詞人)為諸藝伎題扇,作憶江南八首 。槐南和之,兩人詞皆載鷗夢新志四十六集。今選錄六首。

生花筆: 相傳唐李白夢筆生花,自是才思才進。見五代王仁裕開元天寶遺事
畫眉: 漢書張敞傳:敞為婦畫眉 ,長安中傳張京兆眉嫵。
忍俊: 後傳燈錄卷七,僧問:飲光(伽葉)正見 ,為什麼見拈花却微笑?」:寬道禪師曰:忍俊不禁。
好好: 唐代名妓,杜牧有張好好詩。序云:好好年十三,始以善歌來樂籍中。
卿卿: 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惑溺:王安豐(戎)婦常卿安豐 ,安豐曰:媂人卿婿,與禮為不敬,後勿復爾。婦曰:親卿愛卿 ,是以卿卿。我不卿卿,誰當卿卿。後世遂為狎眤愛稱。
一字費吟安: 唐盧延讓苦吟:吟安一個字 ,捻斷數莖鬚。
鹿銜花: 元楊維楨鐵崖詩集》《楊妃春睡圖詩中原句前身合是鹿銜花。典出佛經。
孔雀東南頻反顧: 見樂府詩集》《焦仲卿妻孔雀東南飛 ,五里一徘徊。
鴛鴦七十尚徘徊: 見樂府詩集古辭雞鳴鴛鴦七十二 ,羅列自成行。
門前柳,憔悴任烏棲: 見樂府詩集清商曲辭,簡文帝烏棲曲倡家高樹烏欲棲 ,羅帷翠被任君低。
樹猶如此: 晉書桓温傳: 温自江陵北伐,行經金城,見少時所種柳皆已十圍,慨然嘆曰:木猶如此,人何以堪。

蝶戀花   戲贈縫兒
小閣拈針無氣力。擲譜鴛鴦,嗔是相思式。却索尊前人愛惜。縫兒小字郎須識。   昨夜銅壺蓮漏滴。紅頰潮霞,淺笑燈前匿。翠黛今朝勻不得。眉心妙暈些兒墨。

縫兒,藝伎名。曾在紅葉館侍宴,槐南有詞贈之云:向客勸提金錯落,為人縫到嫁衣裳。以此伎為孫君異所眷 ,故槐南一再咏之。

銅壺蓮漏(銅壺滴漏): 古代計時器。唐李肇唐國史補:初慧遠以山中不知更漏 ,乃取銅葉製器,狀如蓮花,置盆水上,底孔漏水,半之則沉。每晝夜十二沉,為行道之節。

日本三家詞箋注


日本   成島弘(1837-1884),字保民,號柳北,本名惟弘,別號何有山人。江户(今東京都)人。著名漢學家及隨筆家。作詩以清人袁枚為宗,主性靈,重白描,筆致簡潔,名列明治"五詩宗"。曾遊訪歐美,留下航西日乘,有柳北詩鈔

蘇士新航渠
鑿得黃沙幾萬重,風潮濯熱碧溶溶。千帆直向歐洲去,閑却南洋喜望峰。

這是一首記游詩,原兩首。

蘇士新航渠: 即蘇彝士運河,1859年至1869年開鑿而成,貫通蘇彝士地峽,連接地中海和紅海,大大地縮短了從西歐到東方的航程。   喜望峰: 即非洲南端的好望角,因為蘇彝士運河開通後,從印度洋向西歐的航道不必再繞道好望角了。

香港
層層巨閣競繁華,百貨如邱人語嘩。此際誰來買秋色,幽蘭冷菊幾盤花。

這是一首描寫香港風景情物的詩。

倫敦雜詩之一
汔車烟接汽船烟,四望冥冥不見天。忽地長風來一掃,倫敦橋上夕陽妍。

這是一首描寫倫敦風景的詩。自日本閉關鎮國政策解禁後,不少日本人開始走向國外,了解異域的風物。

那邪哥羅觀瀑之一
客夢驚醒枕上雷,起攀老樹陟崔嵬。夜深一望乾坤白,萬丈珠帘卷月來。

這是一首觀瀑布的詩。那邪哥羅即尼亞加拉瀑布(Niagara Falls),在北美洲尼亞加拉河上,河從伊利湖流注安大略湖,於崖壁處陡落形成瀑布。

塞昆
夜熱侵人夢易醒,白沙青草滿前汀。故園應是霜降雪,驚看蠻螢大似星。

作者於外游途中在當時越南首都塞昆所作,塞昆,又稱西貢,即今天胡志明市。作者在塞昆時正值天氣炎熟,而日本已開始轉涼,進入霜降季節。

丙子歲晚感懷
隙駒驅我疾於梭,四十星霜容易過。文苑偏憐才子句,教坊徒聽美人歌。青雲黃壤舊知少,綠酒紅燈新感多。好似寒梅花上月,棱棱風景奈君何。

這是明治九年(1876)丙子除夕之夜作者四十歲時所作的一首詩。詩中作者回顧了前半生的經歷,叙述了個人的感懷。在感嘆承受孤獨的同時,也顯現出自己的傲岸風骨。這首詩是詩人代表作,從中可以看出他與眾不同的高潔人格。

四十星霜: 四十歲。   青雲: 比喻官埸。   黃壤: 比喻在夜之士。

日本   西喜大(1836-1913),字道仙,號琴石,熊本縣人。出身於儒醫家庭,中年後開始從事倒幕運動。明治政府成立後,曾在醫學衛生部門任職。晚年收集奇石,古玩,長於作詩。所著除詩文稿之外,還有雜書十餘卷。

城山
孤軍奮鬥破圍還,一百里程壘壁間。吾劍既摧吾馬斃,秋風埋骨故鄉山。

這是一首歌頌西鄉隆盛的詩。城山,在鹿兒島北面。倒幕運動時,倒幕軍隊與幕府軍隊曾在此發生激戰。作者在這首詩中,贊揚西鄉隆盛及其軍隊英勇頑强的戰鬥精神,表達了對這位倒幕英雄的深切懷念之情。

日本   前原一誠(1834-1876),字子明,號梅窗,別號默宇,椿東等,通稱八十郎,後改彥太郎。本性佐世,長州藩士彥七的長子。長州藩反政府士族的領袖。明治九年(1876)十月率眾發動武裝叛亂 ,不久被平定,論罪處斬,時年43歲。

汗馬鐵衣過一春,歸來欲脫却風塵。一場殘醉曲肱睡,不夢周公夢美人。

這首詩的題目一作殘醉夢,從詩意來看,應為明治三年(1870)辭官後所作 ,表現了作者有志不能實現的苦悶心情。

日本漢詩精品賞析


越南  阮輝B

涿州題壁
遠捧芝綸萬里來,烟雲繞向馬頭開。客囊衣在縫仍密,帶得平安兩字回。

涿州,中國地名。詩乃使中國時作。芝綸,皇帝詔書,禮記緇衣》:「王言如絲 ,其出如綸

阮輝B,生活於我國明代時,以安南探花出使我國,與當時詩人李調元褚重光等皆有唱和。

越南  范立齊

秋郊雜詠
野外連衡宇,秋高見遠山。斜陽明一半,煙樹斷中間。國破家何在,年深客未還。紫芝如可采,一為問商顏。

商顏: 史記河渠書集解引服虔曰:顏 ,音崖。或曰商顏,山名。

書懷
故國山河已大殊,故園荒菊半荒蕪。茫茫天地為逋客,擾擾風塵自腐儒。病骨平分秋嶺瘦,臣心仍伴月輪孤。有人勸我杯中趣,為問三閭肯醉無。

三閭: 屈原。

范立齊,安南人,清初在世。時黎朝(1548 - 1789)為阮氏所代(1780 - 1955),觀詩意,當為作者乃黎氏舊臣而不忍事二姓者。

越南  阮攸

耒陽杜少陵墓
千古文章千古師,平生佩服未嘗離。耒陽松柏不知處,秋滿魚龍有所思。異代相憐空有淚,一家至此豈工詩。掉頭舊症醫痊未,地下無令鬼輩嗤。

阮攸,(1765 - 1820)黎氏王朝顯宗至阮氏福映時期(清乾隆嘉慶朝)十九歲中鄉試。黎氏為阮氏所取代後,攸挈妻子返鄉,生活顛沛流離。1813年,攸四十九歲,出使中國,時嘉慶十八年也 。此詩即作於是時。1820年,復使中國,會病卒。有清軒前後集南中雜吟北行雜錄及以越南字喃所寫之金雲翹》等傳世。金雲翹》原名《斷腸新聲》 ,越南人士簡稱之為《翹傳》,為阮攸詩之代表作品。故事本於我國清初清心才人之《金雲翹傳》,內容描述明代倭寇入侵時期少女王翠翹之悲慘遭遇。之外,又有余澹心之《王翠翹傳》。夏秉衡之《雙翠圓》等。阮攸即以清初清心才人之《金雲翹 傳》為本。全詩三千二百五十二行,分十二卷,以字喃用六八體之越南民族之獨有詩歌形式寫成。(六八體形式為:上句六字,下句八字;上句第六字必須與下句第六字同韻;下句第八字又必須與後之上句第六字同韻:【00000A,00000A0B ; 00000B,00000B0C ; 00000C,00000C0D ; 00000D,00000D0E】全詩中越典故,越南民歌,漢語並用,蔚成巨構。越語文學版本多不勝數,譯本除漢文外,英,法,俄,德,捷克,日本皆有迻譯。

 (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選講)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