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7)   本期第九頁

夏承燾  域外詞選  (一)    更多

前言

予往年泛覽詞籍,見自唐,五代以來,詞之流傳,廣及海外,如東鄰日本,北鄰朝鮮,南鄰越南的文人學土 ,他們克服文字隔閡的困難,奮筆填詞,斐然成章,不禁為之歡欣鼓舞。爰于披閱之際,選其尤精者,共得一百餘首,名之曰《域外詞選》 ,目的在於促進中外文化交流。但注釋校勘工作,遲遲未遑手 。近年得到張珍懷,胡樹淼兩同志的幫助,才得完成此項工作。

在脫稿付印之際,憶得往年編選域外詞過程中,曾寫有論詞絕句數首。玆移錄於此,作為此書簡短的前言。

櫻邊觱篥迸風雷,一脈嵯峨孕霸才。並世溫馗應色喜,桃花泛鱖上蓬萊。   日本 嵯峨天皇

日本詞學,開始於嵯峨天皇弘仁十四年(823)《和張志和漁歌子五》首,是為日本詞學開山。上距張志和原作,僅後四十九年,迄今已有一千一百五十多年了。其時溫庭筠才十歲左右 。(《北夢瑣言》謂「溫庭筠號溫鍾馗」)

待栽白紵作春衫,要教家人學養蠶。動我老饕橫海興,鱸秋訊似江南。   日本 野村篁園 

野村篁園,字君玉,天保十四年(1843)歿,年六十九。

野村篁園詞集名《秋篷笛譜》。集中詠物之作甚多。詠食物有柑,
,蠶豆 ,銀魚,蟹等,以姜白石,史梅溪刻劃之筆 ,寫江鄉風味,令人有鱸之想。

情天難補海難填,歷劫滄桑哭杜鵑。喚起龍神聽拍,美人箏影倚青天。   日本 森槐南  

森槐南,(1862~1911),名大來,字公泰,通稱泰二郎,別號秋波禪侶 ,明治詩壇三大宗匠之一森魯直之子。日本三家詞注

森槐南有《昭君怨,題畫蘭》,《滿江紅,水天花月總滄桑圖》,《綺羅香,湖上望東照廟》諸詞 。其《沁園春,上日漫填》結云:「衮衮諸公 ,寥寥知己,敢道春光如線牽。非吾分,甚美人箏影,扶上青天。」末句甚奇。日本詞人為蘇,辛派詞,當無出槐南右者。而其穠麗綿密之作,亦不在晏幾道 ,秦觀之下。

白鬚祠畔看眉彎,樊榭風徽夢寐間。待挽二豪吹尺八,星空照影子陵灘。   日本 高野竹隱

高野竹隱,(1861~1921),名清雄,字鐵生,別號修簫仙侶,名古屋人。日本三家詞注

高野竹隱與森槐南角逐詞壇,齊名於明治年間。竹隱早年詩學厲鶚,詞境亦相近。其和《槐南賀新》涼,《百字令》諸作,乃勉為奔放激烈 ,實非本色。其《東風第一枝,和槐南》有云:「記美人多愛鬑鬑,繫纜白鬚祠畔。」風趣可想。其《聲聲慢 ,舟自七里灘至厚田》一首,有「灘名仿佛,七里空江」句。其地當在日本,而其詞正無異於厲鶚過瀧灘之《百字令》 ,以風神相似也。

槐南竹隱兩吟翁,夢路何由到海東?哦得玉池仙子句,白鬚祠畔泊烏篷。   日本 森槐南 高野竹隱

森槐南賀新涼玉池仙子句。高野竹隱東風第一枝繫纜白鬚祠畔句。

北行蘇學本堂堂,天外峨嵋接太行。誰畫遺山扶一老?同浮鴨綠看金剛。   高麗(朝鮮) 李齊賢

李齊賢,(1288~1367),字仲思,號益齋,高麗(朝鮮)人。二十八歲,為忠宣王所賞,曾侍從至北京,後曾數往返。

朱疆邨叢書收其益齋長短句

李齊賢字益齋。其一生行歷,當我國元代之始終。兩宋之際,蘇學北行,金人詞多學蘇。元好問(遺山)在金末,上承蘇軾,其成就尤為突出 ,益齋翹企蘇軾,其詞雖動蕩開闔,尚有不足,然 念奴嬌 過華陰 水調歌頭 過大散關 望華山,小令如 鷓鴣天 飲麥酒 蝶戀花 漢武帝茂陵 巫山一段雲 北山煙雨 長湍石壁等 ,皆有遺山風格,在朝鮮詞人中,應推巨擘矣。  (金剛,朝鮮名山。)

前身鐵腳吟紅萼,垂老蛾眉伴綠缸。喚起玉田商夢境,深燈寫淚欲枯江。  越南 白毫子

白毫子,(1819~1870),名綿審,號椒園,越南宋室。有鼓枻詞一卷 ,共一百零四首。風格在白石,玉田間,寫艷情不傷軟媚。疏帘淡月詠梅花云:板橋直待騎驢去 ,扶醉誦南華爛嚼。本來面目,君應知我,前身鐵腳。」《小桃紅燭淚上下結云:想前身合是破腸花 ,釀多情來也。」「縱君傾東海亦應乾 ,奈孤檠永夜。等等 ,皆堪玩味。

夏承燾

日本  日下部夢香

日下部香,字夢香,號查軒,江戶人。(仁孝天皇)天保十年(1839年)自行刊印夢香詞。有紫芝山樵(野村篁園別號)及翠岩(設樂八三郎別號)序文 。皆江戶幕府時代詞家。   (域外詞選錄其詞十首)

水調歌頭   秋感
林壑卸簪組,氣味似沙彌。曾因梅以為姓。姓字怕人知。容膝茅茨十笏,亂目楞枷一卷,身世共相違。莫謂醉彭澤,天命復奚疑。   芙蕖露,梧挏雨,豈維私。蕭疏贏得短鬢,猶未製羅衣。秋冷錦機投壁,雪霽玉箏分柱,已是夜涼時。燈火小於豆,尋句捻霜髭。

林壑卸簪組: 謂去官歸隱。   沙彌: 魏書釋老志:其為沙門者初修十戒 ,謂之沙彌,即出家為僧意。   梅以為姓: 漢書梅福傳載:梅福字子真 ,漢九江壽春人也。少學長安,為郡文學,補南昌尉,後去官歸。至元始中,王莽顓政,福一朝棄妻子去九江,傳以為仙。其後有見福於會稽者,變姓名為吳門卒云。   容膝: 陶潛歸去來辭: 倚南窗以寄傲,審容膝之易安。   十笏:法苑珠林西域傳:大唐顯慶年中 ,王玄策因向印度,過淨名宅,以笏量基,止有十笏,故號方丈之室也。   楞枷: 佛經名。   彭澤: 陶潛曾為彭澤令。   復奚疑:陶潛歸去來辭: 樂乎天命復奚疑。   蘿衣: 謂隱者以薜蘿為衣。   秋冷錦機投壁: 古今注: 促織,一名投機。此句謂秋冷鳴蛩在壁。   雪霽玉箏分柱: 李商隱昨日詩:十三弦柱雁行斜 。此句以箏柱斜列成行,比喻雪霽飛雁橫空。   尋句捻霜髭:盧延讓苦吟詩:吟安一個字,捻斷數莖鬚。

青玉案   江村春感
翠篷重問垂虹路,輕載得,春山去。怪底何來香暗度。掠波嬌燕,沈煙倦蝶,恰是銷魂處。   短長亭畔斜陽暮,蒼壁空殘舊題句。摟指韶光今幾許。楊花態薄,梨花夢淡,豈可堪風雨。

垂虹: 橋名,在江蘇吳江。   短長亭: 古時行旅休息之處。白帖:十里一長亭 ,五里一短亭。李白菩薩蠻詞:何處是歸程,長亭更短亭。

臨江仙   寒柳
十里江村年欲晚,嚴霜瘦損衰楊。殘煙甚處是雷塘,寒鴉棲未定,疏影透斜陽。   漫記春風攀折際,絲絲染了鵝黃。者番何不斷吟腸。酒旗青一片,依舊尚飄揚。

附: 設樂八三郎   夢香詞序

    金釵十二,盧家艷麗吟成。綺袖三千,漢殿繁華畫出。寓深思於蕙,屈大夫之淒緒可悲。抒古意於蘼蕪。何庫部之柔腸欲斷。琵琶寫恨,玉塞雲昏。粉黛銷香。銅臺露濕。晉樂則痛逝年於黃雀,吳歌則訴苛政於白鳩。爰知昔日艷歌哀曲之端,已啟當年減字偷聲之兆。蓋樂府胚胎於漢,而漫衍於六朝。詞華祖稱於唐,而張開於兩宋。自句分長短,調定單雙。剩粉零脂,人摹玉樹之遺聲。愁羅恨綺,戶仿金荃之絕唱。扇底歌唇半掩,樽前醉袖爭翻。敲殘板拍於紅羅,春風一半。恨殺鈴聲於翠輦,夜雨三更。亂石崩雲,卷電砉雷轟之逸氣。殘陽暮靄,吊金銅玉碗之荒基。竟稱居士之綠楊,名歸一字。共羨尚書之紅杏,譽映千秋。雖每種誇妍,各家標勝。大抵借迷離之況,以抽跌蕩之思。冶韻淫聲,間非無累德,清文雅調,亦足以陶情矣。

    吾友查軒,螢窗叩寂,兔窟投閑。瓦屋三間,魏闕名心已掃。珠簾十里,揚州幻想全消。新開鹿水之遐陬,宛縮鶯湖之勝地。梅花月凍,夢暗香於吟枕。柳影煙迷,描遠意於魚篷。芡券菱租,買斷鷗波之浩蕩。瓜棚豆楥,誅殘蝶卉之荒蕪。混
迹釣徒,遙慕玄真之逸致。託名詞隱,每追万俟之芳。借彼餘波,消玆暇日。乃摭摘粉搓酥之艷字,聊填摸魚蝶戀之香詞。旨要空靈,音刪靡曼。含商咽徵,都能諧沈約四聲。瀹雪調冰,未必遜張先三影。芍藥臨風轉麗,芙蓉出水逾清。縱桃葉之可嘉,恨鍾情太過。唯竹枝之堪擬,憐遠韻俱標。可謂藝苑珍葩,詞林綺藻。夫言緣托敻,趣以妝彰。繡匪金針,則鴛鴦彩暗。圖須粉筆,而蛺蝶神傳。所以靖節閑情,不妨高尚。文通恨賦,勿損令名也。何況淺斟低唱,不敢鬥工紅牙紫袖之歌樓,儉覓冥搜,翻能爭勝粉煙藍霧之畫境。宜哉烏絲價重,麝墨芳蜚。鳴呼!綺懺三生,固異庭堅馬腹。清評萬口,當歸介甫狐精。

    天保戊戌冬至日,翠巖樂能潛書於楓香山房之西窗。

設樂八三郎,名能潛,字德光,號翠巖。

《夏承燾,域外詞選》


陶俊新  詞在日本的傳播  (一)   更多

徐矩在事物原始一書中稱:詞始於李太白,菩薩蠻等作乃後世 倚聲填詞之祖。歐陽炯在花間集序中則有李白應制作清平樂詞之說 ,似乎李白所作諸詞是我國詞壇上最早的作品。但近代學者王易於詞曲史中辨其非 。稍晚則代宗(在位763~779)時之張志和所作漁歌子五首,句式參差,有異絕句,應是比較成熟的長短句。若果,則此五首應為我國最早的詞作之一。張志和曾任肅宗的翰林院待詔 ,其創作活動早於韋應物,劉禹錫,戴叔倫諸人。唐代日本常有遣唐使來聘 ,日本和朝鮮的官員,商人,學者,宗教徒來往中國的人很多。中國的傳統詩詞直接或間接傳入朝鮮,日本的時間很早。嵯峨天皇(809~823在位)追和張志和的漁歌子是在原作完成之後不到五十年 ,可見張詞傳入日本很快。日本詞學肇源於嵯峨,於平安朝開山的話,則其詞壇當與中國基本同步。

嵯峨《漁歌子》五首見日本奈良岑安世,滋野貞主等所編經國集。據日人神田喜一郎考證,當作於嵯峨天皇行幸賀茂神社之弘仁十四年二月至四月十六日讓位於淳和天皇時這兩個月之間,即唐穆宗長慶三年(823),距張志和於大曆九年(774)作《漁歌子》不到五十年。據日本學者青木迷陽考證嵯峨天皇是日本真正的填詞開山祖。(見神田喜一郎日本填詞史話)

嵯峨和張詞時,其他大臣,皇親國戚也多有奉和,可見當時中國詞在日本已開始流傳。

按: 滋野貞主是平安朝有名的學者,精通九經,號稱名儒。纂秘府略

陶俊新詞在日本的傳播

網主附:全唐五代詞》 載:

張志和(約730~810),字子同,婺州金華人。肅宗時,待詔翰林,後不復仕。居江湖,自稱煙波釣徒。有玄真子大昜十五篇。

漁父   (依《彊村叢書》收《尊前集》)

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青箬笠,綠簑衣 ,斜風細雨不須歸。 「前」,《樂府詩集》作「邊」。「斜風」,《樂府詩集》作「 春江」。
釣臺漁父褐為裘,兩兩三三舴艋舟。能縱櫂,慣乘流。長江白浪不曾憂。
不曾」《花庵詞選不須
雲溪灣堻迅蔓峞A舴艋為家西復東。江上雪,浦邊風。笑著荷衣不歎窮。 雲溪,全唐詩作霅溪。
松江蟹舍主人歡,菰飯蓴羹亦共餐。楓葉落,荻花乾,醉宿漁舟不覺寒。
青草湖中月正圓,巴陵漁父櫂歌連。釣車子,橛頭船,樂在風波不用仙。
不用仙,彊村本尊前集校記云:毛本作不覺寒

毛先舒云:《漁父》,唐張志和作《漁父詞》,即用名調,一名《漁歌子》。案東坡嘗以《浣溪沙》調歌張志和《漁父詞》,而李如箎亦云:玄真子《漁父詞》以《鷓鴣天》歌之 ,極入律,但少數句,山谷因續成之。予見黃詞增入四句,成《鷓鴣天》調;則蘇以《浣溪沙》歌者,亦宜增入二句及「青篛笠」二句 ,當加一字作第三句,今蓋不可考矣。(《填詞名解》卷一)

按張志和《漁父詞》一名《漁歌子》,當時有刺史顏真卿,陸鴻漸,徐士衡,李成矩,柳宗元等並有和章共二十五首 ,惜皆不傳。

日本嵯峨天皇有和張志和《漁歌子》五闋,作于日本弘仁十四年(公元823)即唐穆宗長慶三年。皇女智子內親王和滋野貞主均有和天皇之作。詳載在神田喜一郎所寫填詞的濫觴一文中 ,見夏承燾域外詞選。茲錄詞如下:

嵯峨天皇   漁歌子   五首

江水渡頭柳亂絲。漁翁上船煙景迷。乘春興,無厭時,求魚不得帶風吹。
漁人不記歲月流,淹泊沿洄老棹舟。心自效,常狎鷗,桃花春水帶浪遊。
青春林下度江橋,湖水翩翩入雲霄。煙波客,釣舟遙,往來無定帶落潮。
溪邊垂釣奈樂何,世上無家水宿多。閑釣醉,獨棹歌,洪蕩飄颻帶滄波。

寒江春曉片雲晴,兩岸花飛夜更明。鱸魚膾,菜羹,餐罷酣歌帶月行。

張志和原作每首末句用字,此五首末句用字。

智子內親王   漁歌子   二首

白頭不覺何人老,明時不仕釣江濱。飯香稻,苞紫鱗,不欲榮華送吾真。
春水洋洋滄浪清,漁翁從此獨濯纓。何鄉里,何姓名,潭媔~歌送太平。

每首末句用字。

按: 有智子是嵯峨天皇的女兒,有本朝女中無雙秀才之稱,時年十七歲。

滋野貞主   漁歌子   五首

漁父本自愛春灣,鬢髮皎然骨性明。水澤畔,蘆葉間,拏音遠去入江邊。
徽花一點釣翁舟,不倦游魚自曉流。濤似馬,湍如牛,芳菲霽後入花洲。
潺湲綠水與年深,棹歌波聲不厭心。砂巷嘯,蛟浦吟,山嵐吹送入單衿。
長江萬里接雲霓,水事心在浦不迷。昔山住,今水棲,孤竿釣影入春溪。
水泛經年逢一清,舟中暗識聖人生。無思慮,任時明,不罷長歌入曉聲。

每首末句用「入」字。

按: 滋野貞主是平安朝有名的學者,精通九經,號稱名儒,纂秘府略。

嵯峨和張詞時,其他大臣,皇親國戚也多有奉和,可見當時中國詞在日本已開始流傳。

張松齡(生卒年不詳),一名鶴齡,志和之兄。官浦陽尉。

漁父    和答弟志和   (依《彊村叢書》收《尊前集》)

樂是風波釣是閑,草堂松檜已勝攀。太湖水,洞庭山,狂風浪起且須還。

釋曉瑩云: 張松齡以《漁歌子》招其弟志和。後家鶯脰湖旁仙去,吳人為建望仙亭。羅湖野錄
陳耀文云:
松齡,玄真子之兄也,懼其放浪不返,和其詞以招之。花草萃編卷一附注。

張璋 黃畬 編全唐五代詞,卷一》
 

神田喜一郎  日本填詞史話 夏承燾  域外詞選 《彊村叢書》收《尊前集》張志和漁父五首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