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8)   本期第六頁

送別與悼亡詩詞選讀

流傳下來的古典詩詞中,關於愛情的詩篇佔有很大的比重,而其中描寫離別與悼亡的作品又最令讀者有較深刻的感受。前人的悼亡作品中 ,我們熟悉的又膾炙灸的有晉-潘岳的悼亡詩,唐-元稹的遣悲懷,宋-蘇軾的江城子,清-納蘭性德的《沁園春》 。其它作家在這方面的詩詞是讀者少有留意的。這堣雯虼鉹中@些也頗值得賞析的作品。

  梅堯臣

古往今來悼亡詩不知有多少,自潘安仁三首後,唐以元微之為第一,宋以梅宛陵為第一。元微之遣悲懷三首,語很淺近,但沒有人能超出他的範圍。梅宛陵的三首(見 前期介紹),句句從真性情中流露出來。惟有真實質璞語才能千古不朽。如詩中捐字韻,磨字韻,賢字韻,泉字韻,都是真實質璞語,一絲虛偽滲不得,這便是伉儷之情,何人無之,但一為名利的塵垢所刮沒,就不能到家,就不能入木三分。李雁湖悼亡云:一杯謾道愁能遣,幾度醒來錯喚君。也能記出一些實況;但元微之另有句云:怪來醒後侍人泣,醉堮仵刐飌搷g。傳神處已說之於前了。

梅堯臣(宛陵)詩不蹈襲前人,自有精到之處。又有出哀一篇云:

天既喪我妻,又復喪我子。兩眼雖未枯,片心將欲死。雨落入地中,珠沉入海底。赴海可見珠,掘地可見水。惟人歸地下,萬古知已矣。拊膺當問誰,憔悴鑑中鬼。

這一首同樣寫得非常沉痛。

   元稹

遣悲懷
謝公最小偏憐女自嫁黔婁百事乖顧我無衣搜藎篋泥他沽酒拔金釵。野蔬充膳甘嚐藿,落葉添薪仰古槐。今日俸錢過十萬,與君營奠復營齋。
昔日戲言身後事今朝都到眼前來。衣裳已施行看盡,針線猶存未忍開常想舊情憐婢僕也曾因夢送錢財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
閒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幾多時鄧攸無子尋知命潘嶽悼亡猶費詞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緣會更難期惟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

古今悼亡詩充楝,終無能出此三首範圍者,勿以淺近忽之。

  王士禎

悼亡   二首
遺掛空存冷舊薰,重陽閣閉雨紛紛。方諸萬點鮫人淚,灑向窮泉竟不聞。
陌上鶯啼細草薰,魚龍鳳皺水成紋。江南紅豆相思苦,歲歲花開一憶君。

王士禎以絕句的形式寫成悼亡詩二十六首,這種絕句組詩,遠承唐代元稹《六年春遣懷》八首。他以絕句見長,並倡神韻之說,上述二首均可謂神韻悠遠。「神韻」,說的是詩歌的空靈與韻味 ,前一首着重在寫舊物與悲景,後一首着重在寫樂景與悲情,而結句更是有餘不盡。

清   厲鶚

悼亡姬
舊隱南湖淥水旁,穩雙棲處轉思量。收燈門巷忺微雨,汲井簾櫳泥早涼。故扇也應塵漠漠,遺鈿何在月蒼蒼。當時見慣驚鴻影,才隔重泉便渺茫。

厲鶚之姬朱氏二十四歲病亡 ,此為《悼亡姬》十二首中的最後一首。詩人以今與昔,樂與哀,時在目前與幽冥永隔的鮮明藝術對照,以收燈,汲井,故扇,遺鈿的細節描寫,動人地表現了他的哀思懷想。人天一方而音容宛在的收束抒寫,更如哀鐘一記,敲斷愁腸。

  陸游

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園。四十年前,嘗題小詞一闋壁間。偶復一到,而園已易主,刻小闋於石,讀之悵然。
楓葉初丹檞葉黄,河梁愁鬢怯新霜。林亭感舊空回首,泉路憑誰說斷腸。壞壁醉題塵漠漠,斷雲幽夢事茫茫。年來妄念消除盡,回向蒲龕一炷香。

唐琬原是陸游表妹。兩人婚後十分相愛,但因為不為母親所喜,被迫分離。陸游再娶王氏,唐琬也改嫁了趙士程。陸游三十一歲(1155)時,與唐氏在沈園相遇。唐氏以酒餚招待,陸游很難過,就在壁上題了"釵頭鳳"一詞,抒發傷感。唐琬後來看到此詞,也和了一首。不久唐琬就去世了。公元1199年,四十多年後,陸游舊地重遊,又作了兩首七絕題為"沈園"。此為慶元己未歲,陸游已經七十五歲。詩曰:
夢斷香銷四十年,沈園柳老不飛綿。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弔遺蹤一泫然。
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非復舊池臺。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

詩是悼念前妻唐琬而作。

陸游和唐琬的不幸婚姻故事,坊間選本大抵只選入以上"沈園"絕句和"釵頭鳳"一詞。其關於沈園詩作,實不止於此數。

翻劍南詩稿,還有一首七律,比"沈園"詩更早,作於紹熙壬子,時園已三易其主。詩題是"禹蹟寺南沈氏小園":
楓葉初丹檞葉黄,河梁愁鬢怯新霜。林亭感舊空回首,泉路憑誰說斷腸。壞壁醉題塵漠漠,斷雲幽夢事茫茫。年來妄念消除盡,回向蒲龕一炷香。

開熙乙丑,陸游八十一歲了,夜夢遊沈氏園,又成兩絕,見詩稿卷六十五,詩云: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園塈騥丳﹛C香穿客袖梅花在,綠蘸寺橋春水生。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見梅花不見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猶鎖壁間塵。

真可算是情深一往,老而彌篤,讀之使人淒然。

  李清照

偶成
十五年前花月底,相從曾賦賞花詩。今看花月渾相似,安得情懷似往時?

時間相隔十五年,空間的景色却相似。時間已換,花月相同,這堣ㄥ是今昔對比,而且有時空的同與不同的反襯,物是而人非,將對亡夫趙明誠深永的懷念表現得惻惻動人。

  潘岳  

悼亡詩   三首之一
荏苒冬春謝,寒暑忽流易。之子歸窮泉,重壤永幽隔。私懷誰克從,淹留亦何益。僶俛恭朝命,回心反初役。望廬思其人,入室想所歷。幃屏無仿佛,翰墨有餘跡 。流芳未及歇,遺挂猶在壁。悵怳如或存,回遑忡驚惕。如彼翰林鳥,雙栖一朝只。如彼游川魚,比目中路析。春風緣隟來,晨霤承檐滴。寢息何時忘 ,沉憂日盈積。庶幾有時衰,庄缶猶可擊。

本篇是悼亡詩三首中的第一首。叙亡妻已葬後將要赴任時的情景。潘岳雖不是寫悼亡詩的首創者,但卻因為寫了這組詩而有名,影響後世。自此,悼亡成了丈夫哀悼亡妻詩作的專有名詞。

  沈約

悼亡詩
去秋三五月,今秋還照梁。今春蘭蕙草,來春復吐芳。悲哉人道異,一謝永銷亡。簾屏既毁撤,帷席更施張。游塵掩虛座,孤帳覆空床。萬事無不盡,徒令存者傷。

清   袁枚

馬嵬
莫唱當年長恨歌,人間亦自有銀河。石壕村堣狻d別,淚比長生殿上多。

自白居易的長恨歌後,咏馬嵬的詩作不少,不論觀點與寫法如何,大都是直接表現李隆基與楊貴妃的愛情悲劇。此詩則另闢蹊徑,可謂立意新奇。在强烈的對比中同情平民夫妻分離的慘痛遭遇。

清   董以寧

閨怨
流蘇空繫合歡床,夫婿長征妾斷腸。留得當時臨別淚,經年不忍浣衣裳。

留取舊時物,記念昔日情。芸芸眾生中多有這樣的生活體驗。

   周在

閨怨
江南二月試羅衣,春盡燕山雪尚飛。應是子規啼不到,故鄉誰好不思歸。

有些閨怨詩寫良人不歸,故作種種揣測不解之辭,以見怨思的深度的,這也是一種婉曲含蓄的手法。此詩後二句不責遊子不歸,偏怪子規呼歸之聲啼不到遊子身邊。其癡更深,其怨更苦。


紅樓夢詩詞評注     (六)   更多

曹雪芹友人詩作唱酬    曹雪芹新婦悼亡詩之發現   曹雪芹的故事   有關曹雪芹十種/考稗小記書影   懋齋詩鈔   四松堂集外詩鈔   鷦鷯庵雜詩   富察明義題紅樓夢二十首   

春柳堂詩稿關於曹雪芹詩    明義題紅樓夢真偽之爭     張宜泉春柳堂詩稿真偽之爭  春柳堂詩稿     裕瑞棗窗閒筆真偽之爭  棗窗閒筆   明義題紅樓夢真偽之爭

綠窗瑣煙集  七絕  七律  詞    曹雪芹京西窮居著書圖    黃葉村著書圖      ■周汝昌與紅樓夢     ■更多

第四十五回

代別離・秋窗風雨夕

秋花慘淡秋草黃,耿耿秋燈秋夜長 。已覺秋窗秋不盡,哪堪風雨助淒涼。助秋風雨來何速,驚破秋窗秋夢續。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移淚燭。淚燭搖搖爇短檠牽愁照恨動離情 。誰家秋院無風入,何處秋窗無雨聲。羅衾不奈秋風力,殘漏聲催秋雨急。連宵脈脈復颼颼,燈前似伴離人泣。寒煙小院轉蕭條,疏竹虛窗時滴瀝。不知風雨幾時休 ,已教淚 灑窗紗濕。

秋窗風雨夕》是林黛玉觸景感懷之作。全詩圍繞一個秋字 ,通過對一系列具體景物的描繪 ―  秋花,秋草,秋燈,秋窗,秋風,秋夢,秋情,秋屏,秋院,秋雨  把一個風雨連霄的秋夜,渲染得無比蕭條冷落,淒切慘淡;把一個在這樣的秋夜中,涕泣不眠的少女形象表現得無比孤獨苦悶,憂愁傷感。

詩情景交融 ,如泣如訴,情調低沉憂怨,哀傷滿懷,充分反映了林黛玉身受封建正統勢力重壓而不甘屈服,不滿黑暗現實而又找不到出路的苦悶心理狀態。

第四十九回



精華欲掩料應難,影自娟娟魄自寒。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輪雞唱五更殘。
綠蓑江上秋聞笛 ,紅袖樓頭夜倚欄。博得嫦娥應自問,緣何不使久團圞。

是香菱以吟月為題 ,學習寫詩所作的第三首詩。這詩用語含蓄,寄情寓興,表現了香菱孤苦寂寞的心情。從寫詩的角度來看,這一首已克服了前兩首那種堆砌穿鑿的毛病,不但好 ,而且新巧有意趣,所以眾人看了都齊聲稱贊。

五十回

紅梅詩   得紅梅花

桃未芳菲杏未紅,沖寒先喜笑東風。魂飛庾嶺春難辨,霞隔羅浮夢未通。綠萼添妝融寶炬,縞仙扶醉跨殘紅。看來豈是尋常色,濃淡由他冰雪中。   邢岫烟

白梅懶賦賦紅梅,逞艷先迎醉眼開。凍臉有痕皆是血,酸心無限亦成灰。誤吞丹藥移真骨,偷下瑤池脫舊胎。江北江南春燦爛,寄言蜂蝶漫疑猜。   李紋

疏是枝條艷是花,春妝兒女競奢華。閑庭曲檻無餘雪,流水空山有落霞。幽夢冷隨紅袖笛,游仙香泛絳河槎。前身定是瑤臺種,無復相疑色相差。   薛寶琴

訪妙玉乞紅梅

酒未開樽句未裁,尋春問臘到蓬菜。不求大士瓶中露,為乞孀娥檻外梅。入世冷挑紅雪去,離塵香割紫雲來。槎枒誰惜詩肩瘦,衣上猶沾佛院苔。   賈寶玉

這一組咏紅梅詩,除寶玉的一首外,都是新出場的人物所咏,這些人來到賈府,並沒有給這個大家族帶來什麽生氣 ,從詩詞所反映的內容看,與大觀園中的這群貴族青年男女一樣,精神是空虛的。他們同樣是把吟詩聯句作為一種消遣的工具。不過作者通過不同人物同咏紅梅這一主題 ,揭示了他們各自不同的身份和個性。如邢岫烟的純樸,李紋的感傷,薛寶琴的奢華,都是很明顯的。

寶玉的一首則形象鮮明,感情真實。不求大士瓶中露 ,為乞孀娥檻外梅。,還有入世離塵詩肩瘦佛院苔等語 ,都和他鄙棄世俗,不滿黑暗現實的一貫思想吻合一致。

第八十九回

祭晴雯詞二首   望江南

隨身伴,獨自意綢繆。誰料風波平地起,頓教軀命即時休。熟與話輕柔。
東逝水,無復向西流。想像更無懷夢草,添衣還見翠雲裘。脉脉使人愁。

寶玉看到雀金裘,想起晴雯,物在人亡,信覺傷情,便填了這兩首詞。但它不論思想內容還是藝術成就都相距芙蓉女兒誄甚遠 ,而且完全歪曲了賈寶玉的叛逆性格。這也是續作者(高鶚)思想,才智,均不及曹雪芹的明證。

懷夢草: 據洞冥記載:傳說漢武帝非常想念已死的李夫人 ,東方朔就送給他一枝仙草,當晚漢武帝果然夢見了李夫人,因此,便稱它為懷夢草
翠雲裘: 指晴雯曾在病中縫補過的那件雀金裘。

吳恩裕  考稗小記   十四   春柳堂詩中關於曹雪芹的詩

一九五五年四月王利器先生告張宜泉有關於曹雪芹詩四首。恩華八旗藝文編目云:宜泉原名興廉 ,鑲黃旗漢軍,官侯官知縣,鹿港同知。嘉慶已卯舉人。此一記載,蓋有舛誤。按余後由王君手借讀春柳堂詩稿,細審全書,知作者為張宜泉,不必名興廉 ,終身無功名,晚年以教館課徒為生。恩華所云蓋誤。有關曹詩散見於詩稿。

其一懷曹芹溪: 似歷三秋闊,同君一別時。懷人空有夢,見面尚無期。掃逕張筵久,封書畀雁遲。何當常聚會,把酒(促膝)話新詩。

其二
和曹雪芹西郊信步憩廢寺原韻云: 君詩曾未等閒吟,破剎今游寄興深。碑暗定知含雨色,牆隤可見補雲陰。蟬鳴荒徑遙相喚,蛩唱空厨近自尋。寂寞西郊人到罕 ,有誰曳杖過烟林。

其三
題芹溪居士(姓曹名字夢阮 ,號芹溪居士,其人工詩善畫): 愛將筆墨逞風流,廬結西郊別樣幽。門外山川供繪畫,堂前花鳥入吟謳。羹調未羨青蓮寵,苑召難忘立本羞。借問古來誰得似,野心應被白雲留。

其四傷芹溪居士 - 其素性放達,好飲,又善詩畫年未五旬而卒: 謝草池塘曉露香,懷人不見淚成行。北風圖冷魂難返 ,白雪歌殘夢正長。琴媄a囊聲漠漠,劍橫破匣影茫茫。多情再問藏修地,翠叠空山晚照凉。

詩中有關曹雪芹重要事實:一曰字夢阮,其他雪芹,芹溪,芹圃皆為號。二曰年未五旬而卒,雪芹似應為曹顒妻馬氏所生之遺腹子。若然,則雪芹卒年四十八歲 ,對於說明紅樓夢之寫作 ,較為合理。三曰雪芹居處確在西郊,且為近山傍水之地,然又冷落為人所罕到。此外能詩,善畫,好飲,放達,尤可與以前發見之材料印證。

吳恩裕  考稗小記   十七   雪芹之及兩章

有人為余言一九三一年前後,天津王某以微值購得畫一幅。畫為老松人物,題曰燕市酒徒,下署雪芹,又下為二閑章 。另一邊則有紅樓夢主一章 。按雪芹居健銳營時,固嘗鬻畫。曾接趙常恂致余函,亦謂其字畫於清末尚有人收藏。雪芹有畫流傳,亦意中事,特極為罕見。此幅只有「紅樓夢主」一章可疑 ,「燕市酒徒」則十分可能為雪芹自謂之語。已囑言之者函其津友代詢此畫之下落矣。

吳恩裕  考稗小記   二十   明義詩隨園舊址即紅樓

明義和袁枚八十壽言詩共十首,隨園全集只收其七 。其有關考證史事者。第六首云:半生俯首與低眉 ,宦味酸鹹我自知。野鶴絕無干祿夢,好花寧有出牆枝。退身學圃何妨早,得道昇天不厭遲。五福畢臻三樂備,總緣身際太平時。第七首云:隨園舊址即紅樓 ,粉膩脂香夢未休。定有禽魚知主客,豈無花木記春秋。西園雅集傳名士,南國新詞咏莫愁。艷煞秦淮三月水,幾時衫屨得陪遊。原註云:新出紅樓夢一書 ,或指隨園故址。

吳恩裕  考稗小記   二十三   曹雪芹之書簡

聞魏宜之君言,一九五四年春有人以曹雪芹書簡求售,索價至數百萬元(核今之幣值數百元)。亟詳詢之,據云:彼所見之兩頁為雪芹行書信札,係寄某旗人者 ,略謂囑作之詩,因忙至今始得奉上,不知合用否,請斧正等等。函後簽名不作雪芹,而為一不經見之別號 ,但此別號為何,魏君已不復記憶。余按敦誠固曾索雪芹題其所作琵琶行傳奇一折 ,以此函內容言,豈雪芹致敬亭書耶?余意二百年來,雪芹舊物墨踪,雖少所聞,而敦氏著作,時有發現。前如鄧文如先生所得之鷦鷯庵筆塵手稿 ,近如余介售文化部之懋齋詩鈔手稿 。魏君所見之信札若真為雪芹所書,或亦藏於敦氏手中。敦誠之聞笛集雖係抄錄友人詩文書簡 ,然原簡亦必保留。至魏君言署一不經見之名云云,按雪芹字夢阮近始發現。若署夢阮」 ,則魏君不知故矣,而與知友如敦誠者通信,雪芹自署夢阮」亦無可異者。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