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2)  
本期第四頁

 

 

 

 

 

 

 

 

 

 

 

 

 

 

 

 

 

 

 

 

 

 

 

 

 

 

 

 

 

舒巷城(1921-1999),原名王深泉。年青時已開始創作,在一生寫作生涯中,發表了大量作品,小說,散文詩歌。
 


 
鯉魚門的霧一文聞名的舒巷城 ,死後骨灰以美麗的鯉魚門為歸宿。圖為其遺孀陳月明將夫婿的骨灰混合鮮花灑入海中。

長居南洋某大城的友人寄贈近作三首,透露低氣壓下苦悶之情,讀後有感,遂引申其意,填詞二首以報。

臨江仙
刺耳啼聲時代哭,啾啾麻雀心驚。誰家竹戰四方城。打樁機械震 ,街上葉飄零。   都市隔窗天籟少,抬頭何處鷹鳴。地球光影轉,牽動滿天星。

鷓鴣天
急管繁弦歌舞濃,銀屏酒綠伴燈紅。血杯滿溢窮人淚,正是炎荒夜色中。   雲漠漠,路濛濛。蕉風椰雨洗長空。勸君遠望驚雷下,搖動三山第幾重。

西江月   兩首   戲贈老友
惜墨如金才子,拋開妙筆行街。靈思神劍暫時埋,張張原稿變壞。   不是從前風月,電爐何用燒柴。閑愁「懶化」可安排。碎了詩情萬塊。
近來腦中多事,常忘著襪穿鞋。如何抽步上天階,應放腰圍皮帶。   歲月如風飄過,何妨享受抒懷。紅塵遠勝食長齋,莫笑斯人姓賴。

(見九五年七月二十日的《無拘界》,題目就叫《懶化)

當鋪 有感
門一打開 我們曾經跨過嚴寒,苦難
即使是最善良的朝奉 大東亞共榮圈的鐵蒺藜上
也變得心狠手辣 在當年皇軍踏過的
在人吃人的悲劇裡 這些血迹斑斑的街道上
那高高的櫃台 今天,留着仁丹鬍子的
只不過是小小的舞台 田中先生們
  挾着株式會社和計算機
幸福 向我們走來
教堂,白紗 而那邊
奪目的鑽石戒指 親善親善的背後
還有祝福和牧師 大和魂,槍尾劍
接着是筵開百席 和二十五年前切了腹的
脫下白紗穿粉紅禮褂 武士道精神
在打麻雀的大酒家 又躍躍欲試啊蠢蠢欲動了
   
莊嚴之後 時代和
熱鬧之後 這也是「寶島」氣候的特產
她跟最親愛的 出口,流入這裡的市場
比翼齊飛 「像霧又像花」嗎
看金門橋的風光去了 像蛀虫,像腐爛的雞蛋
歸來時,噴射機好快 心,「偷心」,「負心」,「癡心」
她和最親愛的 愛,「恨你入骨」的愛
吵架了 還有許多許多「淚的小花」
在密月之後 製成一瓶一瓶的眼淚
在幸福之後 還有聲嘶力竭的叫喊
  推銷在那昏天黑地裡
  嗨,時代將會拋棄
  這些「不要拋棄我」的垃圾

呂碧城 (三)     

呂碧城1883年-1943年),一名蘭清,字遁夫,號明因,後改號聖因,晚號寶蓮居士,法號曼智。安徽旌德人,中國作家、詞人、教育家、政治人物。她提倡女學,是素食主義者和動物保護主義者,佛教居士。她是20世紀在歐美提出禁止殺害動物的先驅者之一。


時居北京
時居美國
時居瑞士
時居上海

 

 

 

 

 

 

崇效寺探牡丹已謝
才自花城卸冕回,零金剩粉委蒼苔。未因梵土湮奇艷,坐惜芳叢老霸才。却為遲來情更摯,不關春去意原哀。風狂雨橫年年似 ,悔向人間色相開。

此詩作於1917年春,時居北京。詩人往宣武門外西南角崇效寺游玩,見牡丹已謝,從中感悟到不是因為春去花落引發傷感,而是生死有常 ,生命的老去是無可挽留。

由京師寄和廉南湖   二首
笛聲吹破古今愁,人散殘陽下庾樓。强笑每因杯在手,俊游恰見月當頭。談空色相禪初證,思入風雲筆自遒。滄海成塵等閒事 ,看花載酒且勾留。
瞥眼韶光客媢L,心期迢遞渺關河。茫茫塵劫諸天黯,嫋嫋秋風萬水波。山鬼有吟愁不盡,菩提無語意云何。欲探皕六興亡迹,殘照觚梭寶氣多。

詩人從北京寄往上海,與廉泉(號南湖)唱和之作。第一首追憶詩人與小萬柳堂主人廉泉在滬交游時的情景 。第二首描繪詩人與廉泉等友人分手後的黯然心境。

題高麗音樂家吳小坡女士次南湖韻   二首
乾坤蒼莽蘊奇憂,小拓詩壇寄此樓。故國可憐惟夕照,餘芳未泯有清流。銜杯已自難為笑,挾瑟何堪更訴愁。莫話滄桑舊身世 ,神州無恙恣芳游。
梨雲撩夢送輕寒,異地逢春作客難。何處烏衣尋故壘,獨教紅粉泣南冠。閑調宮羽傳新恨,更檢縹緗結古歡。一卷琳瑯題咏遍 ,錦囊歸去壓雕鞍。

故國可憐惟夕照,意謂高麗(今朝鮮)在日本人蹂躪下,國運頹敗,如夕陽餘照。

高麗吳小坡女士是一位著名的彈瑟藝人,同時亦擅長寫詩,與廉泉(號南湖),袁寒雲,呂碧城等文士名媛經常在一起切磋詩藝,彼此成為知友 。小坡遠道流寓京滬等地,身世凄苦,家有年邁老母日日倚門望歸,丈夫申海永婚後不久即死於馬關,這使她不時沉浸在"望國思鄉淚兩行 ,傷離吊夢字敧斜"(廉泉題小坡吟稿)的悲痛之中 。碧城這兩首詩極其扼要地概括出小坡的身世處境,字埵瘨○z露出對異國友人真摯的安慰和無限的關愛。
近人孤雲評此二詩云:章法音節無一不佳。且情韻深美,抑揚頓挫 ,使聞其聲者低徊欲絕。昔鄧守瑕(榕)贈寶竹坡詩云:舊時王謝燕無家』寶讀之泣下 。使此女知文,不當捧之流涕耶!」

雜感   十一首選六

其一
雪霽虹橋媚晚晴,蜃窗歷歷夕陽明。隔窗誰弄悲婀娜,也作西來鐵騎聲。
其五
未到斜陽已斷魂,重來愁絕舊朱門。杜鵑啼盡斑斑血,灑入桃花不見痕。

其六

小樓如故綠窗殘,尋遍芳踪無迹看。回首纖腰人不見,春風愁煞畫闌干。

其八

驛舍初驚景色新,沿途插柳襯芳春。他時再過應相識,也算天涯有故人。

其九

春烟寒鎖碧迢迢,行盡疎林見小橋。啼鳥一聲山寺悄,滿崖花雨下如潮。

其十

荒園重到幾經春,烟柳斜陽百感頻。壁上舊詩痕已落,那堪重憶寫詩人。

以上組詩十一首不只寫於一時一地,大抵心入於境,神會於物,或遣興抒情,或傷逝懷舊,要皆言淺情深,情思流動,欲露還藏,言有盡而意無窮。樊增祥曰:"諸詩全是宋人佳境。"


張恨水 (一)   詩           關於張恨水

張恨水,原名張心遠 (1895-1967),安徽潛山人,一生從事主理報業和小說寫作,作品逾百部,亨負盛名,最為人熟知作品有金粉世家春明外史啼笑因緣,數十年來多次被編成舞臺劇 ,電影,電視劇集,可惜較近年代的觀眾只有興趣於劇情方面欣賞,相信大多數人沒有留意原作者是誰。 作者國學根底很好,除百多部中篇,長篇小說創作外,還寫下大量散文,小品文,隨筆,詩,詞,按張伍先生云不下數千篇,也能作畫,一生筆耕逾數千萬字,作品之多堪稱前無古人 ,抗與內戰期間,以筆為槍,先後寫有"太平花",巷戰之夜大江東去虎賁萬歲八十一夢魍魎世界,激勵國民抗敵精神 ,從不面壁虛構,完全憑親身所見所聞描述國民在戰爭下的生活苦G,社會各階層眾生相,和揭露官僚,巨賈的相互勾結,貪v腐敗,國難當前還過荅醉金迷的奢靡生活 。

 

 

 

 

 

 

 

 

 

 

 

 

 

 

 

 

 

 

 

 

 

 

 

 

 

 

 

 

 

 

 

答知一君問   題關於張恨水
欠通名字不關渠,下列劉簣自腹虛。正似一江春水綠,此君有恨恰何如?
灰盡雄心未解痴,替人兒女說相思。著書自賣長安賦,終勝沿街鼓板時。
畫馬先須畫馬身,稗官好處在傳神。此時若怕傷忠厚,畫鬼都應畫美人。
語不驚人死不休,心肝嘔出果何求。平生老實天知道,大悔犧牲在筆頭。
那得量珠在客邊,更非張緒似當年。人間亦有痴於我,何必奇由自己傳。

有感   四首
劫後空餘筆一枝,替人兒女說相思。强為歡笑誰能識,字字傷心是血絲。
小恙求醫轉厭頻,靈丹療病不療貧。傭書嘔盡心頭血,換得金錢又贈人。
歸去田園半已蕪,飄零絕似韋痴珠。暮雲黃葉天涯恨,處處秋風唱鷓鴣。
落拓空揮知己淚,著書猶得美人憐。謀生敢說聰明誤,憔悴京華已八年。

韋痴珠為花目痕一書中的男主人公。

秋柳   三首
古城秋色倍淒涼,燕子樓台半夕陽。羌笛不堪增別恨,宮鴉留得話興亡。攀條客感垂垂老,冷眼人憐淡淡裝。已是重陽風雨後 ,蕭疏生意那能狂。
一時頓覺舞衣輕,憔悴風前畫不成。三月鶯花原是夢,六朝金粉太無情。寒塘孤騖憐秋影,高樹殘蟬惜晚晴。莫道天涯搖落恨,蒼茫雲水近歸程。
添得清狂拂畫樓,飄零原不減風流。滿階紅葉寒天末,一院黃花釀晚秋。班馬繫將游子怨,畫眉譜到玉人愁。東墙便是淒涼地,何必臺城說舊游。

秋柳   二首
白門景物耐尋思,和遍王家舊日詩。郭外酒旗疏雨堙A江邊漁火晚潮時。夜烏幾度啼殘月,秋燕相將別舊枝。怪底風情都滅却,當年張緒鬢如絲。
笛媄鬗s萬事非,蕭條終日減腰圍。却隨楓葉連江冷,還讓蘆花作絮飛。流水小橋魂欲斷,西飛殘照客思歸。長街拋親君休問,京兆衙前信息稀。

悼亡吟   二十六首選七
一九五九年十月十四日六時差五分,妻害癌病逝世。精神麻亂,不能拿筆。今為十二月三日,把筆為悼亡吟。只恐詩有時不能達意也。

二十八年學畫眉,一雙游履合歡枝。而今躑躅秋墳堙A八寶山前日暮時。
杭州一片水雲晨,游履忘勞月作鄰。畫舫斷橋今尚在,眼前缺少倚欄人。
二次閑游細柳村,輕車肥馬出晏門。於今怕過蘇州路,只剩青衫拭淚痕。
逼真山水足徘徊,十里荷花錦作堆。玄武湖濱痴久立,譙樓三鼓盼卿來。
一日思卿十二時,烟枝仿購似金絲。如今痴坐茶烟淡,齋冷人亡幾個知。
兩番轟炸過江行,亂後相逢笑語生。我尚平安今似昔,呼卿萬遍沒回聲。
深山日永綠松陰,卿發豪吟我佐琴。十七年前閨堥ヾA對燈細思到如今。

悼亡吟   十一首選七
一九六零年十一月八日(九月二十日)
十月十四日妻哀逝。又照陰曆算,忌日為九月十三(今年六月逢閏)然均過一年矣。又作此吟。

停筆雞鳴太覺忙,歸來猶讀在燈旁。笑摩籠袖肌何冷,屈指茶鐺水尚香。游覽莫偕狂士伍,歡呼仍效女兒妝。回頭二十年前事,只有菊花弄影黃。
攝影當年好比肩,如今哭倒在墳前。思量落葉誰同掃,淒對黃花我可憐。友輩慢多民外史,人間太少笑因緣。雲封怕過西山路 ,楊柳凋零怨月圓。

封碑無語盡情啼,墓對西山日又西。流水化冰終入海,落花沾土已成泥。誓盟今夕人空願,緣結他生局已迷。若是歸來還識路,幽魂試聽滿城雞。
不學莊周賦鼓盆,無情事剷有情根。枝細想移蓮步,畫像雙瞳出淚痕。花果一盤供素影,心香三炷吊芳魂。書聲斷續何人理,小院窗閑晝掩門。
夢破迷胡別淚傾,猶思私語憶多情。休訂職業歸深夜,應聽終身喚小名。山徑四方來訪我,波航千里可憐卿。生平好處無從記,只記雙飛未記程。
春容淡淡咏蘇州,幾日悠閑鏡奡憛C人笑阿嬌多腼腆,我言此客少風流。慢跨繡市誇工細,竟學吳音覺語柔 。四次約來聽不得,哭將花落暮雲愁。
踏花拂柳浙西湖,山外斜陽映坦途。三竺多情神女夢,兩堤快作卧游圖。古嶼舊約魂飛到,今夜重來客影孤。尚記月明卿笑問 ,茶香新沸有詩無。

秋柳   二首
莫唱凉州別恨歌,而今老態更婆娑。門前應識陶家菊,池上猶憐曲院荷。掃葉未停風又起,凭欄無賴雁初過。天涯畫角連城動,不道鄉愁處處多。
冷到山涯更水涯,寒林如畫映殘霞。蕭蕭紫塞悲風緊,莽莽黃河落日斜。最是征人牽別緒,幾多少婦惜年華。吟詩我亦傷心客,怕過江南賣酒家。

白門柳   三首
收拾行囊探老親,七千里路冒風塵。趨車又過新街口,枯柳娑婆是熟人。
入蜀倉惶幾壯年,回家半是雪盈顛。還都一遇歸來燕,凄絕垂楊夕照邊。
萬樹垂楊擁白門,重逢真足老桓温。龍盤虎踞還無恙,步向鍾山拭淚痕。

張伍附識,上三首絕句,摘自先父散文白門柳一文,詩題係我所加。


楊憲益

 

 

 

 

 

 

 

 

 

 

 

 

看報
報刊原本是宣傳,只要宣傳便要錢。湊趣文章皆上品,發財企業盡高賢。舊人難比新人貴,真貨何如假貨廉。首版保留歌盛世,主編得此保平安。

有償新聞也。                      更多楊憲益詩      生平

 

 

  

楊憲益與英裔妻子戴乃迭(Gladys Tayler) 中國著名翻譯家楊憲益(左三)於1993年初應邀訪港,接受香港大學頒授名譽文學博士學位,翻譯家戴乃迭(左二)偕行。  羅孚(右三)黄俊東(右二)
 

楊憲益
是中國學者,有深厚的國學根底,他的夫人戴乃迭(Gladys Tayler)是英國人。出生在北京。他倆聯袂將中國文學作品譯成英文,從先秦散文到儒林外史 ,紅樓夢。夫人雖然沒有加入中國籍,但視中國當成自己的國家,寫得一手娟秀正楷小字,還能用文言文寫小故事。1937年,楊憲益在英國牛津大學偶然 認識了戴乃迭。戴乃迭的父親是來華傳教士,楊憲益出生在天津名門,其祖父兄弟八人,其中四個做過晚清翰林,父親是中國銀行行長。他們倆人不顧雙方父母的反對 ,1941年在重慶舉行了婚禮。婚後二人先後從事教育,編譯,出版社工作。1968年文革期間,他倆 也免不了遭遇牢獄之災,受到嚴峻的磨煉考驗達四年之久。戴乃迭1940年後,她只回英國探過一次親,六十年來沒想過離開中國,離開楊憲益。戴乃迭在1999年去世後,楊憲益也停止了翻譯工作 ,他回望自己的一生,作了總結:"卅載辛勤真譯匠,半生飄泊假洋人。"夫婦風雨同行六十年,一生中點點滴滴未曾消失,楊憲益活在對戴乃迭追憶之中,他寫了一首詩:

早期比翼赴幽冥,不料中途失健翎。結髮糟慷貧賤慣,陷身囹圄死生輕。青春作伴多成鬼,白首同歸我負卿。天若有情天亦老,從來銀漢隔雙星。
 

鄭超麟

 

臨江仙
後半生涯今卅載,追思堪歎蹉跎。就中半數枉消磨。牢監時更換,最苦在漕河。   烽火連天人未死,十年舊地重過。卻驚廣廈變平坡。咆哮無獄吏,滿地碎磚多。

秋興   八首之一
正值深秋落葉時,華筵初次見蛾眉。素肌朱頰天然好,短襖長裙結束宜。月下街頭同款步,風前江畔共徘徊。當年一結同心帶,直至如今兩鬢絲。

他的夫人劉靜貞,當他前後三十多年身陷不同的牢獄時,一直在獄外為他奔走。最後幾年他結束監禁卻還未完全恢復自由時,她更到他身邊守護他,直至 自己雙目失明,直到他完全恢復自由,這才像完成了自己的任務似的,靜靜地離開了人世。

更多鄭超麟詩詞      生平


鄧拓

 

 

 

 

 

 

 

 

 

 

更多鄧拓詩作          燕山夜話(詩)           燕山夜話(文)

鄧拓讀書很多,做了大量資料。1930年寫了一首書城》:

兩間憔悴一儒生,長對青燈亦可驚。不卜文章流海內,莫教詩酒誤虛名。得侔前輩追真意,便是今生入世誠。白眼何妨看俗傖,幽懷默默寄書城。

南冠草
世上春光幾度紅,流泉地下聽鳴蟲。血花照眼心上石,磷火窺魂夢自空。生死浮雲渾一笑,人天義恨兩無窮。收來病骨歸閩苑,莫對清江看冷楓。

這是鄧拓未出版的獄中詩集《南冠草》的序詩。寫於1933年。


鄧拓和丁一嵐

初晤
山村曲水夜聲沉,皓月霜花落木天。盼澈清眸溪畔影,寄將深慮阿誰邊?矝持語短長相憶,悵惜蕪堤不遠延。待得他時行
篋堙A新詩綺札讀千篇。

鄧拓和我第一次見面是在平山縣的一個小山村,相見後,月夜中他送我回住處,我就接到他的信和一首詩。」(丁一嵐)

這是鄧拓1941年和丁一嵐見面後寫給丁一嵐的第一首愛情詩

(1941年12月,在好友(在邊區婦聯會當組織部長的女同志劉光運)特意安排下,鄧拓和丁一嵐在平
山縣瓦口川邊的晉察冀邊區兒童保育院第一次見面。)

鄧拓詩集詩思詩情詩魂 - 我喜愛鄧拓的詩 丁一嵐 1993年初春於北京 及《才子鄧拓》

丁一嵐,鄧拓夫人,新聞工作者,原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台長

 

  1929年福州   高中畢業

1934年上海

1949年北京

1949年與妻子丁一嵐在北京北海公園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