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38)

宋詩選讀 

李清照(1084-1151?),濟南(現屬山東省)人,是中國 歷史上傑出的女詞人。早期作品藝術性很高,但缺少現實內容。南渡以後,寫了不少反眏現實的作品。她在詞方面的成就較大,詩也寫得很好,可惜流傳不廣。

絕句
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詩用西楚霸王項羽的故事作題材,背後是諷刺南宋政府的妥協政策。當時,宋高宗倉惶南渡,在東南一帶忍辱偷生。作者後兩句藉讚頌項羽的英雄行為,說明人應當具有生作人傑,死為鬼雄的偉大志向。

題八咏樓
千古風樓八咏樓,江山留與後人愁。水通南國三千里,氣壓江城十四州。

八咏樓,在宋婺州(今浙江金華),本名元暢樓,南朝詩人沈約題詩八首,稱"八咏詩",宋太宗至道年間改名八咏樓。在詩中,李清照感嘆祖國山河破碎,蘊含着强烈的憂國之情。

春殘
春殘何事苦思鄉,病堮瓿Y恨髮長。梁燕語多終日在,薔薇風細一簾香。

這詩訴說詩人的思鄉之情。

釣台
巨艦只緣因利往,扁舟亦是為名來。往來有愧先生德,特地通宵過釣台。

釣台,相傳西漢嚴光在此垂釣,亦稱嚴灘,他與劉秀曾是好朋友,劉秀稱帝(漢光武帝)後,請嚴光出來做官,嚴光拒絕,隱於富春江,此詩又題為"夜發嚴灘"。

偶成
十五年前花月底,相從曾賦賞花詩。今看花月渾相似,安得情懷似昔時。

此詩作於趙明誠去世以後,表現對亡夫的追念。

分得知字
學詩三十年,緘口不求知。誰遣好奇士,相逢說項斯。

分得知字,古人一起作詩,限用某個韻,叫分韻,此詩所限韻腳為"知"。   項斯,唐代人,善寫詩,但不為人所知,於是以詩卷拜謁楊敬之,敬之愛其才,並贈詩給他,為他宣揚,不久項斯便名聞長安。

李清照詞選


唐詩選讀

張祜 
 
贈內人

禁門宮樹月痕過。媚眼微看宿鷺窠。斜拔玉釵燈影畔,剔開紅燄救飛娥。

內人即宮人。
此是寫內人夜靜無聊,剔燈有待,並含有代傷身世之意。
剔燄救娥,雖是無意,卻是有情。蓋有感於深鎖宮禁,雖處繁華,亦等於飛蛾撲燄。憐他自憐,不得不救。此種慧心仁術,非熨貼細膩的詩人,不能說得出。

宮詞
故國三千里,深宮二十年。一聲何滿子,雙淚落君前。

《樂府詩集》:唐白居易曰:「何滿子,開元中滄洲歌者,臨刑,進此曲以贖死,竟不得免。」後人即就何滿子之曲,名何滿子。杜陽雜論曰:「文宗時,宮人沈阿翹為帝舞何滿子,調辭風態率皆宛暢。」則何滿子大概又是舞曲。
首句寫離鄉的遠,不能見其父母。二句寫入宮之久,不得寵幸於君王。三句寫歌舞,四句是寫悲怨,自有層次。或說為滄洲歌者而作,未免牽强。按《全唐詩話》:張祜此詞,傳入宮禁武宗疾篤,孟才人歌「一聲何滿子」氣亟立殞上令醫診候曰脈尚温而腸已斷。
張祜,字承吉,清河人。長慶中,令狐楚曾薦於朝,不報。隱丹陽曲阿地以終,有集。


崔郊

贈婢
公子王孫逐後塵,綠珠垂淚滴羅巾。侯門一入深如海,從此蕭郎陌路人。

唐范攄《雲溪友議》載,元和年間秀才崔郊之姑有一婢女,容貌端莊,與崔郊相戀,後姑將婢賣與連帥,兩人不得相見。寒食節婢女回家探親,遇崔郊,兩人淚洗滿面,立下海誓山盟。蕭郎,在詩詞中泛指女子所愛戀的男子。


唐代古體詩選讀      白居易

長恨歌
漢皇重色思傾國,御宇多年求不得。楊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
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
雲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承歡侍宴無閒暇,春從春遊夜專夜。後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
金屋妝成嬌侍夜,玉樓宴罷醉和春。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憐光彩生門戶。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驪宮高處入青雲,仙樂風飄處處聞。
緩歌慢舞凝絲竹,盡日君王看不足。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闕煙塵生,千乘萬騎西南行。翠華搖搖行復止,西出都門百餘里。
六軍不發無奈何,宛轉蛾眉馬前死。花鈿委地無人收,翠翹金雀玉搔頭。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淚相和流。黃埃散漫風蕭索,雲棧縈紆登劍閣。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無光日色薄。蜀江水碧蜀山青,聖主朝朝暮暮情。
行宮見月傷心色,夜雨聞鈴腸斷聲。天旋日轉迴龍馭,到此躊躇不能去。
馬嵬坡下泥土中,不見玉顏空死處。君臣相顧盡霑衣,東望都門信馬歸。
歸來池苑皆依舊,太液芙蓉未央柳。芙蓉如面柳如眉,對此如何不淚垂。
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西宮南苑多秋草,落葉滿階紅不掃。
梨園子弟白髮新,椒房阿監青娥老。夕殿螢飛思悄然,孤燈挑盡未成眠。
遲遲鐘鼓初長夜,耿耿星河欲曙天。鴛鴦瓦冷霜華重,翡翠衾寒誰與共。
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入夢。臨邛道士鴻都客,能以精誠致魂魄。
為感君王輾轉思,遂教方士殷勤覓。排雲馭氣奔如電,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
樓閣玲瓏五雲起,其中綽約多仙子。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膚花貌參差是。
金闕西廂叩玉扃,轉教小玉報雙成。聞道漢家天子使,九華帳媢睇醚憛C
攬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銀屏迤邐開。雲髻半偏新睡覺,花冠不整下堂來。
風吹仙袂飄颻舉,猶似霓裳羽衣舞。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

含情凝睇謝君王,一別音容兩渺茫。昭陽殿堮朵R絕,蓬萊宮中日月長。
回頭下望人寰處,不見長安見塵霧。惟將舊物表深情,鈿合金釵寄將去。
釵留一股合一扇,釵擘黃金合分鈿。但令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
臨別殷勤重寄詞,詞中有誓兩心知。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
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琵琶行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絃。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
尋聲暗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回燈重開宴。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轉軸撥絃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
絃絃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志。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
輕攏慢撚抹復挑,初為霓裳後六么。大絃嘈嘈如急雨,小絃切切如私語。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灘。
水泉冷澀絃凝絕,凝絕不通聲暫歇。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曲終收撥當心畫,四絃一聲如裂帛。
東舟西舫悄無言,唯見江心秋月白。沉吟放撥插絃中,整頓衣裳起斂容。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蝦蟆陵下住。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
曲罷曾教善才伏,妝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
鈿頭銀篦擊節碎,血色羅裙翻酒污。今年歡笑復明年,秋月春風等閒度。
弟走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門前冷落鞍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去來江口守空船,繞船月明江水寒。
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我聞琵琶已歎息,又聞此語重唧唧。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
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住近湓江地低濕,黃蘆苦竹繞宅生。
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
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難為聽。今夜聞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
莫辭更坐彈一曲,為君翻作琵琶行。感我此言良久立,卻坐促絃絃轉急。
淒淒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
 


梁上有雙燕,翩翩雄與雌。銜泥兩椽間,一巢生四兒。四兒日夜長,索食聲孜孜。
青虫不易捕,黃口無飽期。嘴爪雖欲敝,心力不知疲。須叟十來往,猶恐巢中飢。
辛勤三十日,母瘦雛漸肥。喃喃教言語,一一刷毛衣。一旦羽翼成,引上庭樹枝。
舉翅不回顧,隨風四散飛。雌雄空中鳴,聲聲呼不歸。郤入空巢裡,啁啾終夜悲。
燕燕爾勿悲,爾當反自思。思爾為雛日,高飛背母時。當時父母念,今日爾應知。


再授連州至衡陽酬柳柳州贈別
去國十年同赴召,渡湘千里又分岐。重臨事異黃丞相,三黜名慚柳士師。歸目並隨回雁盡,愁腸正遇斷猿時。桂江東過連山下,相望長吟有所思。

劉禹鍚(公元772-842年),字夢得,洛陽人。唐德宗貞元九年(公元793年中進土,授太子校書,後為淮南節度使杜佑幕僚,調補京兆渭南主簿,升監察御史。永貞元年(805年)正月唐順宗即位 ,劉禹錫與柳宗元等八人參加了三叔文,王伾領導的政治革新運動。革新失敗後,被貶為連州(今廣東連縣)刺史,途中又改貶為朗州(今湖南常德)司馬。十年後,即元和十年(公元815年)夏初 ,被召回長安。時隔一國月,因游玄都觀,寫了題為元和十年自朗州承召至京,戲贈看花諸君子》"紫陌紅塵拂面來 ,無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觀堮蝷d樹,盡是劉郎去後栽。"由於刺痛了當權者,再道被派往連州。是時,他的好友柳宗元也再次被貶為柳州刺史。他們一起離別長安,至衡陽水陸分路 ,柳氏寫了《衡陽與夢得分路贈別》。有贈應有酬,於是劉氏寫了此詩,抒發了他們受到政治迫害後的怨恨和悲憤之情,也表達了二人間的深厚友誼。

黄丞相,西漢時賢相黃霸,受漢宣帝信任,兩次出任地近長安的穎川太守,結果美名譽滿天下。而詩人自己則是受貶之人,而帶着八旬老母南徙,負有不忠不孝的罪名,因"事異"而不可與穎川太守再度出任相提並論。
柳士師,春秋時代柳下惠當士師時,因"直道事人"而三次遭貶黜的事,巧與柳宗元"三黜"相吻合,歌頌了柳宗元敢於堅持正確的政見而不怕受到打擊的品德。

詩的首頷二聯四句分別寫了四件事:一寫十年重貶,是傷仕途坎坷;二寫千里分手,是悲知己隔絕;三寫坐事重大,不可同黄霸相比;四寫柳氏三黜,自慚與柳下惠齊名。叙事詳盡曲折。"名慚"是詩人與二柳齊名的自愧不如的謙詞,含有對二柳,特別是對柳宗元的敬重之意。

頸聯將對往事的議論轉到眼前的"分岐"告別上。兩人將要水陸兩路分手時,不約而同地仰天舉目深情地望着北歸的大雁,目送它直至消失於視野為止,正當二人愁腸百結之時,偏偏又聽到遠處傳來了斷斷續續的哀猿的啼叫聲。詩人寫"回雁",意味深長,耐人尋味,大雁有南飛北歸之期,而受冤遭貶之人何日有奉召歸京之時,其怨恨悲傷之情可以想見。至此還不能完全表達自己的心情,詩人又用"斷猿"的哀啼作烘托,倍增傷感之情。頸聯實寫,末聯虛寫,設想兩人分手之後,憑着桂江(漓江)流經連州之地的時候,兩人緣水相望傳達情思。漓江並不流經連州,"桂江東過連山下"一句,不必坐實了講,是詩人借漓江流水把兩人感情連凑在一起的寓意。

此詩在技巧上的特色,一是活用,巧用了兩則典故,增强了詩的思想容量,頗見深度。二是頸聯實寫,末聯虛寫,虛實相間,擴大了詩的時空範圍,使人回味不已。


喻守真《唐詩三百首詳析》選讀

《唐詩三百首》流行的版本,目下有三種。就注釋說,上海古籍出版社本金性堯同志的《唐詩三百首新注》,吸收了前代和當代的研究成果,除注釋外,兼及風格,最為詳備,後來居上。陳婉俊補注的《唐詩三百首》,保存了孫洙的批語,對理解這些詩有啓發。補注引用典故的原文,比較詳實,也有特色,中華本喻守真的《唐詩三百首詳析》,對每首詩都注明平仄,便於按平音步仄音步來念,可以收到"不會吟詩也會吟"的效果,每首詩後還附有注釋和作意,可供參考。

綦毋潛   春泛若耶溪
幽意無斷絕,此去隨所偶。晚風吹行舟,花路入溪口。際夜轉西壑,隔山望南斗。潭煙飛溶溶,林月低向後。生事且瀰漫,願為持竿叟。

上聲有韻
作意: 因春泛而感到人生的渺茫,詩人多感,往往有即景生情的作品,供我們欣賞。
作法: 此詩題目雖是春泛,而所詠不是人間,卻是夜堙C所以「晚」字是全詩的主題。同時以「吹行舟」切「泛」字 ,「花路」切「春」字以「南斗」切若耶溪,因越分野應南斗《越絕書》。轉指舟轉潭煙飛 ,若耶溪上所見。月低,夜深月沈於西,舟泛於前所以月低向後,中間四句是正寫「泛」字,見得夜景如畫。末二句以感慨作結,所謂即景生情,而仍以「持竿」切溪水 ,用字非常緊密。

王昌齡   同從弟南齋翫月憶山陰崔少府
高臥南齋時,開帷月初吐。清輝淡水木,演漾在窗戶。苒苒幾盈虛,澄澄變今古。美人清江畔,是夜越吟苦。千里其如何,微風吹蘭杜。

從弟,伯叔的兒子。山陰,今浙江省紹興縣。崔,姓。少府,官比縣長略小。
"是夜越吟苦"《史記-張儀傳》:越人莊舄,仕楚而病.....對曰:「凡人之思故,其病也。彼思 越則越聲,不思越則楚聲。」使人往聽之,猶尚越聲這是用的山陰故事。

上聲麌韻
作意: 因翫月而想到離別的好友,看到窗月的盈虛有定,感到人生聚散的無常,古今世事的變遷。
作法: 一句點「南齋」,二句寫「月」,三四句寫「翫」,五六兩句承上翫月而興感,七八兩句轉入「憶山陰崔少府」。結末二句 ,將南齋和越兩地牽合起來,是說崔少府在越,聲名遠近都知,彷彿蘭杜的香氣,雖然隔着千里,也可因微風而聞到的。大抵懷念好友的作品,不是抒寫相思之苦,就是稱頌他的文章道德 。這首詩是屬於後者的。


又玄集,唐末韋莊選唐詩 ,從盛唐至晚唐作者142人,詩297首。取材面廣,包括各個方面詩人,甚至僧人婦女。國內已佚,日本尚存享和三年(1803)刻本。日本學者攝影寄予夏承燾先生,收入唐人選唐詩,1956年中華書局排印 。韋莊,中唐詩人韋應物四世孫,昭宗乾寧進士,曾任校書郎,左補闕。後至蜀任王建前蜀宰相。    (十七)

李涉   京口送客之淮南
兩行客淚愁中落,萬樹山花雨奡搳C君去揚州見桃李,為傳風水渡江難。

李涉   晚泊潤州聞角
孤城吹角水茫茫,風引故笳怨思長。驚起暮天沙上雁,海門斜去兩三行。

許渾   放猿
殷勤解金鎖,別夜雨凄凄。山淺憶巫峽,水寒思建溪。遠尋紅樹宿,深入白雲啼。使覓南歸路,烟蘿莫自迷。

許渾   過李郎中舊居
政成身殁共興衰,鄉路兵戈旅櫬迴。城上暮雲凝鼓角,海邊春草閉池臺。經年未葬家人散,昨日回齋故吏來。南北相逢皆掩泣,白蘋洲暖一花開。


丘逢甲18641912),字仙根,號蟄仙,晚號倉海君,一作滄海君,清朝官員、詩人和教育家,台灣客家人,祖籍廣東。光緒十五年進士,擅長詩文,有《柏庄詩草》,《嶺雲海日樓詩鈔》。

丘逢甲
(
18641912)

 

 

 

光緒二十年(甲午)八月十八日(公元1894年),中日海軍在黄海發生了一場大戰,次年光緒二十一年正月,北洋海軍覆滅 ,甲午戰爭的結果是清廷求和,清政府承認日本對朝鮮的控制,割讓台灣,遼東半島給日本,賠償日本軍費二億兩白銀,這就是由李鴻章於1895年全權代表清庭簽下辱國的馬關條約。五十年之後 ,台灣才回歸中國。當其時,台灣軍民抗敵自救,但弱不敵強,終於失敗。愛國詩人丘逢甲,光緒年間進士,參與台灣士民一起抵抗日軍 ,兵敗渡海逃到廣東,後來參加了孫中山的臨時政府。他寫下很多詩。在割台三月後,他有一首元夕無月詩云:

三年此夕月無光,明月多應在故鄉。欲向海天尋月去,五更飛夢到鯤洋。

愁雲
愁雲極目晝成陰,飛鳥猶知戀故林。破碎河山收戰氣,飄零身世損春心。封侯未遂空投筆,結客無成枉散金。夢堻祚悀斯h哭,縱橫殘淚枕痕深。

此詩是詩人丘逢甲的愛國抒情詩,他於甲午戰爭後,台澎被割於日本而悲憤填膺,痛國族之阽危,恨滿清政府之腐敗,因而奔走呼號,以匡濟時艱為志,寫下大量的詩歌。


錢鍾書19101998)著名學者,文學家,原名仰先,字哲良,後改名鍾書,字默存,號槐聚,江蘇無鍚人。錢氏於中文一面,文言文、白話文皆精,可謂集古今中外學問之智慧熔爐。著述廣為傳播的有談藝錄管錐篇圍城等,是二十世紀重要的學術和文學經典。其餘有七綴集人,獸,鬼槐聚詩存等,妻楊絳有散文集幹校六記

錢鍾書
(19101998)

 

錢鍾書先生的舊體詩做得很好,有槐聚詩存》 。他的一首《夜坐》,極有宋詩味道:

吟風叢竹有清音,如訴昏燈掩抑心。將欲夢誰今夜永,偏教囚我萬山深。迮飛不着詩徒作,鑷白多方老漸侵。便付寒眠容鼠嚙,獨醒自古最難任。
詩品袁嘏自言,吾詩有生氣,不捉便飛去,南齊書作須大材迮之。

《愁》一首:
愁挾詩來為護持,生知愁是賦詩資。有愁寧可無詩好,我願無愁不作詩。

以上兩詩均作於1940年。
 


王辛笛
(
1912-2004)

 

 

 

 

 

 

 

 

 

 

 

 

 

 

 

 

 

 

 

 

 

 

 

 

 

 

 

 

 

 

 

 

 

 

 

王辛笛(馨迪),是徐森玉的女婿。徐森玉是上海博物館館長,是有名的文物鑒定專家,金石學家和版本目錄學家 ,但文化大革命中他卻被辱罵為國賊,於1971年以九十高齡含冤逝世 。辛笛先後有三悼徐森玉丈的七絕七首。二悼有小引:時為森丈營葬於蘇州七子山麓 ,落日銜山,人影在地,四顧蒼茫,愴然久之,惟聞遠處傳來寒山寺暮鐘而已。詩云:

何期營葬送斯文,山下人家山上雲。萬事於翁都過了,斜陽無語對秋墳。

辛笛是新舊體詩都能寫的詩人。他認為新詩易寫難工,舊詩難寫易工。事實上,新詩不見得易寫,舊詩也不見得易工。他的舊詩以七絕為多 ,也許因為易寫的緣故。他是在和錢鍾書唱和的時候才寫起律詩來的。錢鍾書是有名的學者,1973年,錢鍾書以舊作說詩尋詩談藝三章寄給他 ,他和韻答以三首律詩,在聽水吟集中 ,他還寫了一段補記在詩後:「以上各章不過為朋友間來往投贈論詩述懷之作 ,而在當年動輒得咎,株連蔓抄,不一而足,知人論世,已屬大難,而耳語吞聲,尤恐隔牆竊聽,凡此何可輕於示人,更遑論持以問世!際今百花初放 ,倡言民主之日,敞懷竟貢良猷,用敢勇於芹獻,紙尾綴此數語,聊志喜感交集於萬一也。於1979年7月。」詩作於1973年 ,補記寫於幾乎六年以後,「文化大革命」已經結束了,這才有寫作和言論的自由 ,連温柔敦厚的辛笛也不免要寫出語帶憤激之言來了。

辛笛《步槐聚居士(說詩)(尋詩)三律原韻述懷》:

不拘一格破樊籠,投老何能涸轍窮。煙雨中秋偏妒月,星辰昨夜半因風。鴛文信美難為水,蟻業無多瞬更空。自古書生病迂闊 ,捻鬚到斷句方工。

心平如鏡對秋江,盛世何容學楚狂。瓦出今陶欣有託,玉成他手正無妨。仰君博雅詩談藝,愧我侵尋病覓方。莫笑吟邊淡生活 ,天涯舊雨各茫。
(王荊公詩:「甄陶往往成今手 ,尚託聲名動世人。」)

悲歡離合尋常見,狂狷由來兩不同。詩夢偏逢雞塞雨,烏台何苦馬牛風。全憑日月光華轉,默沐祥和教化中。燈火闌珊無覓處 ,從容灑脫句能工。

錢鍾書

說詩原作:
七情萬象強牢籠 ,研秘安容刻劃窮。筆欲寫心詩賦物,篩教盛水網羅風。微茫未許言詮落,活潑終看捉搦空。才盡祇堪耽佳句,繡鞶錯彩賭精工。

《尋詩》原作:
尋詩爭似詩尋我,佇興追逋事不同。巫峽猿聲山吐月,灞橋驢背雪因風。藥通得處宜三上,酒熟鈎來復一中。五合好參虔禮譜,偶然欲作最能工。

第二年錢鍾書以老至七律一首寄辛笛:

徙影留痕兩渺漫,如期老至豈相寬。迷離睡醒猶餘夢,料峭春回未減寒。耐可避人行別徑,不成輕命倚危欄。坐知來日無多子,肯向王喬乞一丸。

辛笛一時興起,一連和了三首。

浮世身燈意興漫,情知高處不勝寒。秀才懊惱空囊穎,院士文章妙墨丸。面壁有心惟酒困,問天何悔見衣寬。山茶開罷春來去,一曲高歌水字欄。

慣於長夜思漫漫,明月窺人井欄。每坐寡歡成齒冷,但能隨分即心寬。故家徙倚添吟債,塵世浮沉賽走丸。白髮欺人搔更短,幸多巾幘任遮寒。

杜鵑聲堜躂l寒,為愛輕陰但倚欄。水繪一生呼負負,風鬟雙照路漫漫。奮揮盡羨如橡筆,僭和偏拈險韻莫笑吟詩淡生活
(東坡句)沉酣何事不心寬。

錢鍾書這些詩章是很有功力的,而辛笛諸作也功力自見,可以稱得上一時瑜亮,旗鼓相當。

(女兒)王聖思為父親寫的傳記辛笛傳》是以辛笛的詩句《智慧是用水寫成的》為名。出版於2003年八月,辛笛在2004年1月逝世。辛笛用他的智慧於寫詩,寫散文,早年以寫新詩,晚年以寫舊詩得名。他以《聽水吟集》 做自己舊詩集的名字。而在他這詩集出版時,他生命中重要的詩還沒有寫,那就是他的《悼亡》之作。辛笛夫人徐文綺在2003年秋逝世,辛笛以幾天的沉默寫成了這樣的的詩句:

鑽石姻緣夢媢L,如膠似漆更如歌。梁空月落人安在,忘水傷心歎奈何。

又為甚麽要忘水而傷心?辛笛的忘水其實正是不忘情於水。

羅孚 文苑繽紛》節錄


又網主補: 1995年5月香港三聯出版錢鍾書編年詩集《槐聚詩存》。1973年未見有收《說詩尋詩談藝三章》 ,1974年有《老至》一詩如上,另收有《王辛笛寄茶》及《辛笛寄詩奉答》二章。

錢鍾書《槐聚詩存》,1974年有:

王辛笛寄茶
降魔破睡懶收勳,長日昏騰隱幾身。却遣茶嬌故相惱,從來佳茗比佳人。
雪壓吴淞憶舉杯,卅年存殁兩堪哀。何時榾柮爐邊坐,去撥寒灰話劫灰。

憶初過君家,冬至食日本火鍋,同席中徐森玉李玄伯鄭西諦三先生陳麟瑞君皆物故矣。

辛笛寄詩奉答
異鄉他鄉惠好音,詩盟卅載許遙尋。看將嘆逝士衡意,併入傷春子美吟。似雪千莖搔短髮,如灰一寸覓初心。來遊期汝能乘興,燈火青熒話夜深。


徐復觀
(1904-1982)

王匡
曾任香港
新華社社長
 

 

 

 

 

 

 

 

 

 

 

 

 

王匡與徐復觀的一段詩緣

被尊為「一代大儒」的徐復觀先生,是19824月的第一天在台北病逝的。他離開我們已經23年了。如果他健在,應該是102歲的人瑞了。有一天我在整理舊存的信札時,偶然發現了一封和他有關的詩和信。詩和信是已故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王匡寫的,信是寫給我的,詩是寫給徐復觀的。詩是一首七律,詩云:

海角奇葩一瓣香,三年同夢不同床。
偶見毫端生秀氣,躍然紙上現豪光。
未終棋局煩誰計,待補金甌費眾量。
只恨識荊時已晚,箇中情義豈相忘。

徐復觀並沒有見過這首詩,也不知道王匡向他贈詩這回事。那一年春天,他去台灣看病,病中曾做詩一首:

中華片土盡含香,隔歲重來再病床。
春雨陰陰膏草木,友情默默感時光。
沉疴未死神醫力,聖學虛懸寸管量。
莫計平生傷往事,江湖煙霧好相忘。

我把這首詩給王匡看了,問他是不是有興趣和詩一首以作問候徐復觀的病。3月底的一天,王匡來信給我說:「真的續成一首『詩』。當然只不過是『統戰』之作。如果你擔心有溢美之嫌,我這裡可能只過於老友記了一點。如果寄出,則請斧砍一番,否則棄之可也。尚,三月二十六日。」王匡寫文藝方面的東西,發表時常用的筆名叫尚吟,這封信是3月底寫的,可徐復觀幾天後就去世了,這首詩已經來不及轉到他的手上了。王匡在詩人讚徐復觀的文章是「海角奇葩」,這是指他在香港《華僑日報》上每一兩天就發表的一篇時事雜文,儘管彼此立場不同,但卻有「秀氣」、「豪氣」可以欣賞。王匡是1979年從北京調來香港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第一社長的,讀他的文章有三年之久。「三年同夢」是說大家都有統一祖國河山之夢,只是各自立場不同,夢雖同而立場各異,與尋常大家說的同床異夢是相反的,成了異床而同夢。祖國未統一,棋局未終,金甌也有待補缺,如何是好,那就需要「眾量」了。

他患病期間我(羅孚)曾寄詩向他慰問:

故人憔悴臥江關,望裡蓬萊隔海山。
每向東風問消息,但依南斗祝平安。
論交十載師兼友,閱世百年膽照肝。
一事思量增惆悵,孔林何日拜衣冠。

我所惆悵的,是他在遺囑中的「大恨」。在他赴台治病以前,我們曾約定,病好以後,一起北上幽燕,行程中包括到曲阜遊孔林孔廟。他把行期定得稍後一些,一是因治病需要時間而推後,二是打算邀老友李璜同行;可惜事與願違,他只能在遺囑中引為恨事了

羅孚 文苑繽紛》節錄

龔自珍詩

逆旅題壁次周伯恬原韻
名場閱歷莾無涯,心史縱橫自一家。秋氣不驚堂內燕,夕陽還戀路旁鴉。東鄰嫠老難為妾,古木根深不似花。何日冥鴻踪迹遂 ,美人經卷葬年華。

這是一首和詩,作於嘉慶二十五年(1820),參加會試落第後,五月初南歸途中。

咏史
金粉南朝十五州,萬重恩怨屬名流。牢盆狎客操全算,團扇才人踞上游。避席畏聞文字獄,著書都為稻梁謀。田橫五百人安在,難道歸來盡列侯。

雜詩   其十四
欲為平易近人詩,下筆清深不自持。洗盡狂名消盡想,本無一字是吾師。


沉沉心事北南東,一睨人才海內空。壯歲始參周史席,髫年惜墮晉賢風。功高拜將成仙外,才盡回腸蕩氣中。萬一禪關砉然破,美人如玉劍如虹。


絕域從軍計惘然,東南幽恨滿詞箋。一簫一劍平生意,負盡狂名十五年。

秋心   三首其一
秋心如海復如潮,但有秋魂不可招。漠漠
鬱金香在臂 ,亭亭古玉佩當腰。氯寒西北何人劍,聲滿東南幾處簫。斗大明星爛無數,長天一月墜林梢。

亥雜詩


浩蕩離愁白日斜,吟鞭東指即天涯。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其二十八
不是逢人苦譽君,亦狂亦俠亦温文。照人胆似秦時月,送我情如嶺上雲。
別黄蓉石比部玉階。蓉石,番禺人。

其九十六
少年擊劍更吹簫,劍氣簫心一例消。誰分蒼凉歸棹後,萬千哀樂集今朝。

其一百零四
河汾房杜有人疑,名位千秋處士卑。一事平生無齮齕,但開風氣不為師。
予生平不蓄門弟子

其一百二十九
陶潛詩喜說荊軻,想見停雲發浩歌。吟到恩仇心事湧,江湖俠骨恐無多。
舟中讀陶詩三首

其二百零九                                    
空山徙倚倦游身,夢見城西閬苑春。一騎傳箋朱邸晚,臨風遞與縞衣人。     顧太清東海漁歌
憶宣武門內太平湖之丁香花一首。

其二百二十一
西墙枯樹態縱橫,奇古全憑一臂撑。烈士暮年宜學道,江關詞賦笑蘭成

其二百七十六
少年雖亦薄湯武,不薄秦皇與武皇。設想英雄垂暮日,温柔不住住何鄉。


更多龔自珍詩詞       己亥雜詩       詞選    

書影:   古今體詩      己亥雜詩三百十五首     無著詞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