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51)   本期第十五頁

劉成禺   洪憲紀事詩 (七)   更多

劉成禺(1876年-1953年),本名問堯,字禺生,曾用名劉麟莊,筆名劉漢、漢公,壯夫,室名世載堂。湖北省江夏縣(今江夏區)人。中國民主革命家,中華民國政治人物。著有《太平天國戰史》 ,《洪憲紀事詩》,《世載堂詩集》,《世載堂雜憶》等。
劉成禺曾隨孫中山從事革命,曾銜命在美國辦大同報,此外,舊體詩寫得相當好,,其膾炙人口者為洪憲紀事詩,孫中山,章太炎兩先生為之序,當時刊印無多,坊間上難購得。上海古籍出版社决定重印此書,並將洪憲紀事詩七絕二百零八首,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連同張伯駒先生續洪憲紀事詩補注合刊成一書,,定名為洪憲紀事詩三種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三十五

眥言國賊撰成篇,教讀梨園敞壽筵。忘卻袁家天子事,龍袍傳賞李龜年。

黎元洪入京,袁氏帝制自為,所懼者外有孫,黃耳。籌安會懸賞論文,撰國賊孫文無恥黃興二書 ,每書印行十萬冊,頒布全國,其詆毁黃興書中,有怪文兩條(一)項城曰:黃興屢次見我,均自稱學生,稱我為先生。我自北洋練兵以來,克强並未經我錄用推薦 ,亦未在我所辦學堂肆業,先生學生,不知從而來。(二)黃興為南京留守,來電自行呈請撤除南京留守一職,事前由陳裕時,黃寶昌齎公事來京,由陳宦帶領覲見,故取消南京留守一案 ,交陳宦會同留守來京使者妥為辦理,故嘉獎其力謀統一,公忠民國。及裁撤命令發表,又痛駡政府無微不至,自作自駡,迹類瘋狂,所呈公事 ,寫真徵實云云。其詆毁中山先生者,則嚴重出之。歷序先生自檀香山回國學醫,革命籌款,以至南京失敗,離中國赴日本,肆意誣蔑,揑造事實。其羣下欲取悅主上 ,乃取國賊孫文一書,譜為新安天會》 ,先生化為猴,克强化為豬,李烈鈞化為狗,皆此一齣中之奇談也。排演成,於項城生日大開壽筵以取悅,先逼譚u培為《新安天會》主脚,u培嚴拒 ,次逼孫菊仙為主脚,菊仙又嚴拒。三延劉鴻聲,鴻聲允之,唱至「對月懷鄉」自嘆一段,項城大悅,以劉鴻聲所著龍袍甚舊,乃取張廣建等所進九條散龍龍袍不合用者 ,賜劉鴻聲,嘉其奏稱旨。先是,張廣建等所進九龍袍,綉龍九條,蜿蜒全身,項城不悅,謂其氣不團聚,改進九團團龍袍。每團綉金龍一條,故九條散龍袍劉鴻聲得之 。後鴻聲在滬演戲,龍袍華貴,以冠絕全國名,不知即洪憲皇帝散氣之御袍也。壽戲演畢,人賜銀元二百元。孫菊仙云:我自內廷供奉老佛爺以來,眼中只見過銀兩,並未見過銀元。「我做皇帝賞你兩百銀元」,真是程咬金坐瓦岡寨 ,大叫一聲,大風到了,暴發富小子不值一笑。乃將二百銀元沿途漏落,至新華門,而二百元盡矣。菊仙歸告人曰:袁頭銀洋皆落地矣。有傳為譚u培遺事者,姑存其說。案《昇平署志年表》檔案 ,孫菊仙鬚生,年四十歲。光緒十二年供奉。庚子事變赴滬,二十年未歸,菊仙本滿籍文生,後入梨園。庚子予在滬,曾見其演《二聖蒙塵》,開演親題絕句於座壁。有「櫛風沐雨上長安」,「長安雖好不為家」等句 ,洵文士也。  (錄《後孫公園雜錄》)

孫中山 黃興 袁世凱 黎元洪 袁大頭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三十六
盛時絃管舞臺春。一闋安天迹已陳。今日重諸弟子,念家山破屬何人。

北京第一舞臺為新劇之鉅擘,安天會一劇,猶擅聲色。時黎元洪已安置瀛臺 ,孫,黃已遠避日,美。項城帝制自為,以為莫予毒也矣。乃撰新安天會劇 ,盡取第一舞臺演安天會》子弟排演之。藝成於項城生日,開廣讌於南海,京中文武外賓皆觀劇 。先演《盜函》,次演《新安天會》。劇中情節為孫悟空大鬧天宮,後逃歸水簾洞,天兵天將十二金甲神人,圍困水簾洞,孫悟空又縱一筋斗雲逃往東勝神洲,擾亂中國,號稱天運大聖仙府逸人 ,化為八字鬍,兩角上捲,以東方德國威簾第二自命,形相狀態,儼然化裝之中山先生也。其中軍官為黃風大王,肥步蹣跚,又儼然化裝之黃克强也。其先鋒官為獨木將軍 ,滿頭戴李花白面少年,容貌俊秀,與江西都督李烈鈞是一是二,難為分別。前鋒左右二將,一為刁鑽古怪,虎頭豹眼,一為古怪刁鑽,白鼻黑頭。當日李協和守九江,馬當之二將也 。玉皇大帝一日登殿,見東勝神洲之震旦古國,殺氣騰騰,生民塗炭,派值日星官下視,歸奏紅雲殿前,謂弼馬瘟逃逸下界,又調集呶囉,霸佔該土,努力作亂。玉皇大怒,詔令廣德星君下凡 ,掃除惡魔,降生陳州府,應天順人,君臨諸夏。其部下名將,有大將軍馮異,桓侯張飛,通臂猿李廣,忠武王曹彬,一戰而弼馬瘟猴頭縱一斛斗雲十萬八千里,逃往瀛洲三島,現出原身 ,再戰而中軍官現出原身,乃一肥胖獨角豬,前爪缺一指,向泥中將嘴一拱,借土遁而去。三戰而先鋒官化為前脚狼狗,四足騰空,乘大風避往南洋羣島 。刁鑽古怪長叫一聲,化為一隻跛脚白額虎,奔入長林豐草中。古怪刁鑽,變化不來,叩頭乞命,斑師回朝,俘牽受降。文武百官羣上聖天子平南頌,歌美功德 。劇之末幕,更有異想天開之奇齣,諂媚無恥,無微不至。幕中布景,海天波湧,明月當空,孤島沈寂,照見一人,坐磐石上,高唱《懷鄉自嘆人》一曲,其詞曰:小生姓X名X,廣東XX人氏 ,向來學醫為業,奔走海外,誘惑華僑,中國多事,潛入國門,竊得總統一名,今日身世淒涼,家鄉萬里,仰看一輪月色,豈不慘殺人也。全詞甚多,不錄。時黎元洪視演,位在前排第一座 ,上將軍段芝貴走近黎旁,問黎曰:副總統這戲唱得好麽?黎答曰:我全不懂得,不知所唱何戲。段曰:副總統不懂戲,台上化妝的人,應該認得。黎曰:我耳聾眼瞎 ,教我如何看得見。民國恢復後,咸赴北京,向黎譚及此劇。黎曰:當時我雖裝聾裝瞎,倒是袁項城今求唱一曲對月懷鄉自嘆而不可得矣,我現在已是瞎子回光復明,比較項城閉眼長眠 ,尚能談瞎不瞎乎。予曰:諺有云,不癡不聾,不能作阿姑阿翁,不瞎不聾,不能作大總統。黎曰:只要大家有飯吃,我做個瞎總統也好。  (錄《後孫公園雜錄》)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三十七
神劍飛時國便摧,中官難挽繡襦迴。始知天上蒼龍種,賴有人間碧玉杯。

項城從吳武壯公於役朝鮮,出入宮禁,得一玉盃,極珍貴。帝制議起,諸姬妾靡不希承意旨,洪姨(即洪述祖之族女)尤慧黠,得項城歡。一日侍婢以此杯盛燕窩湯進,偶失慎墮地,化為玉碎 ,婢驚泣不知所以。時項城適午睡,洪姨因密語之云,侯萬歲爺起,奏言入室時,驚見金龍蟠於牀上,駭極發抖,故罹此禍,求恕死罪。婢如言,項城果色霽。又帝制議决,項城於新華宮內營造宗廟 ,於民國四年冬至,舉嘗祭之禮。時各省文武大吏 ,均侈陳祥端。袁乃寬輩乃聳恿克定以重金購一長蛇,身大如盃,塗以金黃色采如龍狀。先期潛令人梯而置於梁上,蛇畏寒,俯首不動。及祭祀時,項城剛入廟,瞥見靈物蜿蜒,心甚喜。以為果應龍飛之兆也。又項城嘗得明太祖畫像一幅,懸之密室,朔望頂禮,並私祝太祖在天之靈,祐其平定天下,復興漢業,意至誠懇。一日方在膜拜禱祝之際,忽見畫像兩眼珠微微閃動,項城私喜靈爽果可徵,如是稱帝之念益决。  (以上見民國六年長沙大公報所載洪憲軼事,長沙王祖桂附注)


張伯駒  紅毹紀夢詩  (七)   更多

張伯駒(1898-1982),字家騏,號叢碧,北洋軍閥元老張鎮芳之子,是袁世凱次子袁克文的表弟。書畫家,收藏 家,對戲曲,詩詞各方面都有登峰造極的水平,與張學良,溥侗,袁克文合稱民國四公子。一生致力收藏古董文物,為了不讓國寶流落國外,不惜傾盡家財 ,變買房產,甚至夫人的首飾,從文物商販手上購回不少稀世國寶字畫,包括被尊為中華第一帖的晉陸機(平復帖),國寶中之國寶的隋代展子虔(游春圖),是傳世最早的卷 輻畫,還有宋黃庭堅(諸上座帖),趙佶(雪江歸棹圖卷),李白(上陽台帖)。他購古文物絕不是待價而沽,他認為金錢有價,國寶無雙,絕不能落入洋人外邦手中 。 他一生淡泊名利,不願當官。解放後,他先後將平生購下的珍貴文物捐獻給回國家收藏。 可惜的是這位傾囊捐獻的張伯駒,也難逃文化大革命的衝擊,被打成了當然的牛鬼蛇神,發配到農村去勞動改造。遺憾的是他最終沒有得到國家相應的回報 。







夫人潘素

 

 

 

 

 

 

 

 

 

 

 

 

 

 

 

 

 

 

 

 

 

 

 

 

 

 

 

 

 

 

 

 

 

 

 

 

演出紅樓飾雪芹,將釵作弁亦風神。一生忠厚兼謙抑,贏得梨園號聖人。

姜妙香早歲為青衣,後改小生,陪梅蘭芳演戲,蘭芳排演紅樓劇,妙香飾寶玉,亦能表現其嬌憨氣。妙香人極忠厚,且謙虛,不多言,梨園中稱為姜聖人。余曾向其問雅觀樓 ,彼曰:我此戲遠不如程先生,足見其謙抑風度。

駡世敢嘲李合肥,方巾難演是耶非。趕三一死無蘇丑,唯有春山唱打圍。

清末前,戲班皆昆亂兼演,老輩無不能昆者。蘇昆以丑角特見優,故亂彈班亦極重蘇丑。庚子前以劉趕三最有名,劉一日演戲曾嘲及李鴻章,有拔去三眼花翎一語 ,而受責罰。甲午後,李一力主和,士大夫輕之。趕三病卒,有人為聯嘲李云:趕三已死無蘇丑,李二先生是漢奸,一時傳之 。方巾丑屬於比較有身份有文學之劇中之丑,如回營打圍中之太宰韋否(韋否合為一字),羣英會中之蔣幹,審頭中之湯勤是,應較其他丑戲難演。民初後唯郭春山能演此類戲 ,因其有蘇丑根柢。袁寒云羣英會蔣幹,審頭湯勤,即從郭所學者。余于福全館演空城計,開場煩其回營打圍,郭對人曰:何人還叫演此戲耶?已見知音者少 ,而老戲失傳者多也。
 

高懸白日映紅蓮,翠蓋遮來水底天。惟有蕭家能此曲,納涼遙望蕩湖船。

蕩湖船丑角扮,紹興師爺戴眼鏡,穿紗馬褂,紗長衫,白口須說紹興話。惟蕭長華能此戲,余曾觀之。

音樂堂中一現身,梨園早是白髮新。文孫却愛詞章事,不意蕭家有後人。

蕭長華曾於音樂堂飾四郎探母國舅,時已八十餘歲。其孫盛萱之子,愛詞章,文物,時來就余請益,蕭氏可謂有後矣。

父子祖孫語絕倫, 心傳口授只勞神。栽花有意花難發,枉恨余三是繼人。

譚鑫培一生不收弟子,後迫於總統府庶務司王某之託,不得不收余叔岩為弟子,但不教其戲,叔岩所能譚戲,皆為偷學,終成譚氏繼人。譚氏刻意教其子小培,盼其成名,而小培却乏材料 ,不能領會,一生演戲平平而已。有人嘲小培,代小培與其子富英語云:你的爸爸不如我的爸爸 ,我爸爸的兒子不如我的兒子。可謂謔而虐矣。

譚鑫培 譚小培 譚富英 余叔岩

紛紛大雪走南天,飄蕩神魂見八仙。唱法平常身段少,乘龍雖是豈真傳。

王佑宸為譚鑫培婿,以演南天門著名,嗓音甚甜,但唱法少精彩,身段武工皆不見長,雖為譚氏佳客,實未得譚氏之藝也。

腔高身矮亦恢諧,指上蘭花寫得來。兩齣平生拿手戲,逍遙津與上天台。

時慧寶專演王帽戲,當為許蔭棠之一派,拿手戲為上天台,逍遙津。其演上天台穿黃帔,戴便王冠,持摺扇,唱時以肩搖擺,如與姚期對話。然有人謂王鳳卿用腦後音挺身拔氣,身子越唱越高。時慧寶則身子越唱越矮。亦梨園中之趣語。時能以指畫蘭花,書魏碑字,曾贈予一扇,今已失之。

發音腦後比洪鐘,汪派傳人此正宗。更好法書親翰墨,時臨真迹仿劉翁。

王鳳卿唱法用腦後音,為汪派傳人。過昭關,浣紗計,魚腸劍,取成都,戰長沙皆其拿手戲。飾戰長沙關羽,以胭脂揉臉,不打油紅臉,乃取法程大老板。鳳卿好書法,常臨劉石菴,翁同龢書。余曾贈以劉石菴書冊,彼甚寶之。

儒雅風流自不差,繞梁韻似月籠沙。庚寅喜得同生日,好繼騷人與畫家。

余叔岩多與文人交游,亦有儒雅之致,其嗓音為雲遮月,最富神韻。叔岩庚寅年生,與屈原及明畫家文徵明同生日。余曾贈其惟庚寅吾以降印章一方。

魄力恆心不畏難,愚公堅志重移山。武工學自錢金福,音韻傳由魏鐵珊。

叔岩自嗓倒嗆後,甚潦倒,由其岳父陳德霖資助,堅苦學戲,從錢金福學把子身段,音韻則由老翰林魏鐵珊教之。常研究李氏音鑒》一書。學譚戲時,無論配角,龍套,場面皆以相問。孔文子敏而好學不恥下問,叔岩有之,故成名亦自有以也。

中華大國號堂堂,却是男裝扮女裝。日法美蘇吾不去,只惟印度可商量。

梅蘭芳曾出演於美,蘇,日,得博士學位。程艷秋出演於法國。有人問叔岩何不也去外國出演?叔岩曰:「吾國乃中華大國,而出演皆係男扮女裝,未免少失國體。美,法,日,蘇吾不再去,唯印度可商量耳。」人問為何願去印度,叔岩曰:「印度有大土,我可過癮也。」

守業名仍是狗名,葫蘆玳瑁刻工精。嚴冬門外天飛雪,懷內秋蟲尚有聲。

叔岩喜玩秋蟲葫蘆,有各種樣式,蓋頂玳瑁,刻子孫萬代,葡萄等花樣。葫蘆內貯蟋蟀,金鐘,油葫蘆。嚴冬門外飛雪,懷內秋蟲尚鳴以為樂。刻蓋頂者名李狗,自以為名不雅,求叔岩之友為易一名,有友曰:「可易名守業」,李喜而去。但守業叶音守夜,仍狗也。

笑他勢力豈能移? 直節干霄竹是師。縱使滬濱難再到,不來出演杜家祠。

上海幫首杜月笙建築家祠,告成,款待賀客,遍約京滬名演員演劇。京梅,楊以及各演員皆到,獨叔岩一再約不去。杜使人傳語曰:「如不去,此生休想再到上海灘。」叔岩曰:「寧此生不到上海,也不去杜家演戲。」此足見叔岩之氣節。

菊部祖孫是世家,五朝聲譽滿京華。嚴妝儀態誰能比? 此是梨國富貴花。

梅蘭芳五世為伶,自清末騰譽京華,已經五朝。余十八歲時,認豫王福晉為義母,見福晉嚴妝儀態,儼若天神。梅演四郎探母公主,余睹之,雍容華貴,與福晉無二,在花中人以花王譽之非虛。王瑤卿對四大名旦各有一字之評,對梅評一「樣」字,亦甚恰當。

感時濺淚對烽烟,繞樹驚烏少一椽。民族獨存真氣節,謀生賣畫隱南天。

盧溝橋事變前,梅蘭芳遷居上海,北京淪慾S遷居香港,始終未演劇。居港時,生活頗艱,曾以賣畫謀生。京滬梨園中人,獨保民族氣節者,惟畹華,叔岩兩人而已。

四大名旦: 前排程硯秋,後排右起荀慧生、梅蘭芳、尚小雲,約攝於1932年長城唱片公司


張伯駒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一
新朝營建啓宏謀,猶勝三都作帝州。四十年來歌舞夢,朱家姊弟尚風流。

洪憲時,朱啓鈐任內務總長,籌備開國大典,修整城闕宮殿,皆出其手。女三小姐風流一時。有作京都竹枝詞者 ,詩有一輛汽車燈市口,朱三小姐出風頭。之句 。其六女公子嫁張學良之弟學銘,子朱光沐為學良之機要秘書,時見於歌臺舞榭中,四十年來風流未減。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二
籌安會堣洩坏,記者稱臣古未傳。佐命即無功不世,大名千古有佳聯。

 

籌安會六君子顧鰲,與薛大可齊名。薛上項城文,函內稱記者臣某,人多笑之 。當時有以顧鰲薛大可潘驢鄧小閒,此聯足以傳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三
連城和璧只空傳,不見禎符命受天。皇帝趙家稱白版,枉思淘井效孫堅。

傳國壐,李斯為篆,為秦六壐之一。子嬰降漢,獻於高帝,歷王葬迄魏晉猶在。(孫堅井中所得,或別是一壐。)永嘉亂後,璽遂失 。趙宋太宗無璽,稱白版皇帝。洪憲時向清宮索傳國壐,當係庶務司所為 ,不知學問。比取至,印文為皇帝之寶,並有滿文 ,不能用,始謀另製一壐。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四
提綫逢場傀儡牽,黃袍耀日冕朝天。珍珠龍眼應無價,魚目還疑薏苡圓。

洪憲時,備御極黃龍袍,由前門大柵欄瑞趺祥承製,繡金龍,雙目皆嵌以精圓珍珠。時日本有人造珍珠,光彩圓潤,與真者莫辨,故此金龍雙目之珍珠亦有偽者,當為庶務司經辦中飽 ,已不貲矣。又如項城賜給大員五色五角星帽章,五色為玉質,中嵌一小鑽石,項城諸子,及內官總長級,外官將軍,巡按使,始得受賜。余視先父之帽章上小鑽石為假者。或項城諸子帽章上小鑽石為真 ,其他皆假,然報銷則以真者論價。此與清內務府差缺之最能致富同。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五
佞險人云似士奇,移花手段他為私。收藏博得專家號,開國因燒洪憲瓷。

庶務司郭葆昌,為人機警險佞,頗似高士奇。洪憲時,郭進言應製洪憲瓷器,以為開國慶典,並請用故宮所藏精品作樣本。項城允之,任郭為景德鎮關監督,專司其事,郭乃提取文華殿大量精美瓷器 ,携以赴任。洪憲瓷製成,胎極薄,彩色圖樣皆美。項城逝後,郭提取文華殿之瓷器,盡歸其私有,並多以善價鬻於美國 ; 更於國內收買,郭遂成收藏瓷器專家。宣統寓天津張園時,郭又買得三希堂法帖之二希:王獻之中秋帖,王珣伯遠帖,曾與余商 ,索價二十萬售於余。以價昂不能收,郭死後歸其子。以朱啓鈐居間言於宋子文,郭子將所有瓷器捐於故宮,給獎金美金十萬元。按郭藏瓷器精品,早於其生前鬻出,此捐者皆普通之品 。所以獎給如此鉅款者,乃郭子將二希法帖獻於宋子文 ,此其代價也。後余於上海新民晚報揭露之,宋又將帖退還郭子。郭子携以去香港 。後由故宮博物院以重價將二希法帖購回。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六
要命彎弓足架肩,杏花仙是蕩魂仙。捧場文墨皆餘事,更賦瓊瑤坐御筵。

洪憲時,易實甫日於三慶園,廣德樓捧坤伶劉喜奎,鮮靈芝,張小仙。小仙擅演小放牛一劇 。(劉成禺君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兩班脚本鬥金釵詩注 ,謂鮮靈芝演小放牛,乃張小仙之誤。)小放牛一名杏花村,故小仙有杏花仙子之稱 。小仙有武工,能扳左右兩腿,足接于肩,實甫捧小仙詩有要命彎弓足架肩句 。項城賜宴瀛臺賦詩,實甫亦與焉。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七
兄不友于弟不恭,可堪桐葉事加封。鄉居豪橫民皆憤,何似陳橋宋太宗。

項城六弟世彤,無學問,項城在籍田產兩千餘畝,皆為其所有,居鄉豪橫,多行不義,人聞袁六大人之名,皆畏避之,故兄弟向不睦。劉君紀事詩載其致項城信 ,信中所云挑燈織履,次晨市之,非實 。又清停科舉後,興新學,項城與先父捐資於本縣百塚鋪(即古南頓,離城三十里)創辦學堂,建築為平瓦房。信中所云建宮殿四間及先父回項城,非實。後世彤將學堂房舍折毁,磚瓦木料器具盡運去其家 ,項城縣人盡知之,學堂遂廢。世彤性情,極如孔子所謂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者 。洪憲時曾來京,居中南海數月,復歸里,余曾去西車站相送。項城子無李世民,弟無趙光義,亦失敗之一因。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八
不在家鄉學種田,長門長子譜中傳。封侯只待無他事,更向奇人學劍仙。

袁克明伯達,為項城長兄之長之,夙居鄉。洪憲事起,自以為長門長子,當有封侯之望,遂由家鄉來京,寓余家無他事,專待封爵。時有衡陽龍佐才者,自稱為劍俠,段祺瑞任國務總理,尚給以諮議名義。余曾見於拱衛軍索團長家。彼伸左手,以右手撫之,肉中即現八卦太極形。又由余隨寫文語,彼去別室,余寫畢再喚其來(余所寫為余之志願,內錯寫一字,經塗抹改易,寫畢呼其來),彼出所寫與余同,所塗抹改易之字,彼亦塗抹改易。但未見其劍。次年余又訪之,問其劍,彼出一桃木小劍,謂彼曾與袁伯達看,放出若流星然,伯達願拜彼為師。時帝制已取銷,伯達已回里,無能問龍是否劍俠,今尚疑之,或亦日本催眠術之類。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九
龍蟠虎踞勢開場,豈願離山作子房。公爵何如男爵貴,清皇畢竟勝京皇。

辛亥,馮國璋率軍攻下漢陽,清廷封馮一等男爵 ; 洪憲時督理江蘇軍務,封一等公爵。段祺瑞投靠日本,馮與通謀,為倒袁之中堅。馮曾言彼雖不贊成共和,今不能再從袁氏作孽。項城調馮任參謀總長,馮以為調虎離山,不去京,乃遙領參謀部。項城命內使監阮忠樞斗瞻去南京晤馮,勸其以北洋團體為重。馮除於阮到日設筵接風外,日必與阮烟榻對談,餘時則由秘書長惲寶惠公孚陪伴,並暗中密示應付機宜。阮此一行,只是雙方敷衍。最後决定召集南京會議。阮致項城密電,馮簽字,交秘書長送電報室拍發。電文開首曰北京皇帝陛下。但此時馮之視北京皇帝,猶不如視清皇及日本天皇之高尊也。



       馮國璋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
諍言豈是出真忱,保護身家敢自任。勸退電文原有意,只堪一笑論誅心。

馮國璋召集南京會議勸項城退位,外邀張勳,倪嗣冲。張代表為張文生,倪則親到。張不發一言,倪則向馮詰責,不應破壞北洋團體。後山東代表丁世嶧謂袁信譽已隳,雖退就總統,亦難維持。倪厲聲反對,丁即退席。後又開會一次,兩方皆不多言,無結果而散。數日後,馮發勸退電文,內有請敝屣尊榮,生命財產由國璋擔保等語。此為惲公孚兄對余所言。公孚當時為馮之秘書長,亦即草此電文者。按馮勸退電文,非如嚴範孫先生剴切陳辭為袁氏謀之一片真誠,不僅勸項城取消帝制,並勸退總統位。電文內生命財產由國璋擔保」一語,及山東代表丁世嶧之言,已昭然若揭。蓋馮深恨於項城,若清室復辟,彼仍當封爵,共和則彼有繼任總統之望 ; 但無人為誅心之論耳。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