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8)   本期第十頁

張恨水 (七)   詩      關於張恨水        更多張恨水詩詞選

張恨水,原名張心遠 (1895-1967),安徽潛山人,一生從事主理報業和小說寫作,作品逾百部,亨負盛名,最為人熟知作品有金粉世家春明外史啼笑因緣,數十年來多次被編成舞臺劇 ,電影,電視劇集,可惜較近年代的觀眾只有興趣於劇情方面欣賞,相信大多數人沒有留意原作者是誰。 作者國學根底很好,除百多部中篇,長篇小說創作外,還寫下大量散文,小品文,隨筆,詩,詞,按張伍先生云不下數千篇,也能作畫,一生筆耕逾數千萬字,作品之多堪稱前無古人 ,抗與內戰期間,以筆為槍,先後寫有"太平花",巷戰之夜大江東去虎賁萬歲八十一夢魍魎世界,激勵國民抗敵精神 ,從不面壁虛構,完全憑親身所見所聞描述國民在戰爭下的生活苦G,社會各階層眾生相,和揭露官僚,巨賈的相互勾結,貪v腐敗,國難當前還過荅醉金迷的奢靡生活 。

 

 

 

 

 

 

 

 

 

 

 

 

 

 

 

 

 

 

 

 

 

 

 

 

 

 

 

 

 

 

 

 

 

 

 

 

 

 

 

 

 

 

 

 

 

秋日小集   左安門外   三首
輕烟斜日異初三,黃菊堆盆意半酣。兩樹楊槐一樹柳,淡風疏落似江南。
塵屑微彎大道空,佛門吊古立西風。忽然驚醒如來懺,細聽鈴聲落葉中。
守門曝背白髭鬚,髮辮微盤尺有餘。六十年前家國事,問他清政果何如?

彰義門歇午
日午村商接客忙,車夫每個進茶湯。閑來自嚼長生果,黃葉隔頭十指凉。

右安門   二首
大道新鋪暗絕塵,外城低矮為何因。關前綠霧如椽柳,驕煞輕騎入幕人。
指令成塘十里迷,果能山色看城低。陶然亭子朝南望,夢也三年入品題。

桔   三首
珠顆折來百尺松,南豐桔子喜相逢。尋踪願溯荒江上,積翠叢邊過一冬。
客居記得在三湖,日照窗櫺萬顆珠。最是雲開風定後,小姑分綠網珊瑚。

大者為三湖桔,小者為南豐桔。北京所賣蓋南豐產地也。

折得芳柑不帶酸,款賓堆積紫金盤。九年半噉四川境,尊齒於今已耐寒。

四川廣柑

剪桔
剪來撫鬢點秋波,姑嫂扶梯尚唱歌。我亦微行分兩顆,彼言解渴不算多。

剪桔之後,自將桔子在臉上磨擠一下。蓋須裝簍,恐剪帶不盡傷化桔之皮。然客家看來,甚為風韵。

一九五二年除夕
居然爆竹響迎新,孤館裁紅預報春。昨夜圓時天上月,三年難日個中人。
但求兒女能醫俗,賴有文章不算貧。紙媄D詩先欲笑,藍衫一領絕風塵。

癸巳元旦   二首
花甲吾原欠一秋,圍羅兒女訴從頭。文章筆硯三千日,胡越舟車萬里游。
覓宅空庭種樹樂,讀書擊案為人愁。徘徊若有歸來願,托迹江湖賣酒樓。

初春   二首
新栽楊柳綠抽芽,紅蕊輕勻一樹花。正是多情深淺處,月兒斜照此人家。
知是君帶慧眼來,丁香兩樹對門開。主人持帚輕輕掃,不讓閑踪破翠苔。

清明後一日有感
清明墳外苦徘徊,幾度呼兒慘不回。恰值酆台新歇業,今朝應是沒錢來。

秋十月中旬柬金寄水   此君多爾衮裔也
昨宵明月昨宵詩,今日重逢別有詞。未必人遠明月影,不堪風正落花時。
半房書債添吾夢,三匝苔荒會故枝。老屋塵封還一笑,幾多邱壑暗中移。

乙未四月二十四日游十三陵   二首
群峰環拱似吳綾,石獸巍峨大道凭。昔負江山大一統,今來風雨十三陵。多層樹木青雲合,幾點宮亭白霧騰。試把珠砂台上望 ,乾坤難有萬年燈。
隱約山峰似畫圖,春明懷抱口含珠。萬年民意應思漢,三桂兵來不姓朱。尚有陵川稱上國,正修宮殿壯名都。閑逢野老村前問,手把花枝得句無。

南下雜感   三首
乙未六十只身南下,路過合肥,在東野兄處過舊曆四月廿四,予生日也。回來,六月初一因補記之。

遍傳六十忽然來,單影孤征笑口開。尚有老兄將弟喚,且由阿侄背人猜。因緣亂值相思豆,文字難成錦綉堆。淡泊不多春意在,窗前幾朵是殘梅。
六十年前是此天,舉家拍手笑窗邊。像龍伏浪雲何淡,如月追弓影不圓。南下青山安寓好,北來白手暮烟連。回頭無限纏綿意,一幅滄波夢婼t。
卅年前發隴頭枝,偏覺東風得意吹。浪寫官僚牛馬走,眼看金粉夕陽時。偷生病愈方辭藥,伴讀興來偶作詩。若問衰翁老去意,化雲孤鶴或相知。

夢中得句
百樣春花看一周,夏花嬌嫩太驕柔,秋花淡泊無求意,只許冬花誓白頭。

今日陶然亭   六首
忽見眉痕一道彎,半湖青影水雲灣。登樓尤覺詩情妙,仿有西南不盡山。
雙影巍峨一望收,陶然亭對繪雲樓。最佳三月桃花浪,繞屋穿橋細細流。
一彎艇子浪花飄,打槳高歌過小橋。柳葉月明三徑內,凭欄清話渡今宵。
平壇簫鼓隔河鳴,作蝶紛飛繫我情。直待夜深簫鼓歇,貪求逐月順山行。
微風拂水若含香,小步忘勞渡野塘。偶在柳陰閑坐定,夕陽下了晚龍凉。
傍山依水五雲栽,紅玉開時笑口開。閑步百花亭子畔,直將香冢喚歸來。

潭柘寺
壓枝古木似回廊,凝綠群峰擁道旁。十老盔留塵影壁,萬枝鋤辟境康莊。依山樓翠如圖畫,此樹天高謊帝王。無此風流嘲晉代,空餘一寺話斜陽。

戒台寺
負石依山作戒台,斜窺燕市覺天開。喜逢路辟隨人意,夜月燈火禮佛來。每遇奇松石四面,忽逢高閣看多回。行行小憩青峰處,兩袖風生不染埃。

1958年7月6日游,7月13日補作。

冬日竹枝詞   十八首
風嬌日嫩不須猜,落鎖城門面面開。户籍人逾三百萬,依然潮湧客頻來。
西直華門五級雄,門前車馬各西東。頤和園路雙衢渡,四月扶疏萬綠中。
千人一直把班排,為候通車立兩街。盡管五分開一輛,後方踢碎踏青鞋。
扶梯竟買氣如流,百貨堆山任指求。新婦笑言語夫婿,花標更上一層樓。
長安街上地常平,萬點燈光不夜城。安步當車街樹下,夕陽西落路邊情。
溜冰隊子去如梭,十里平鋪太液波。獨立五龍亭外望,夕陽群島彩雲多。
太液湖邊一鏡懸,湖邊洗眼夢如仙。群陽島上登高望,萬里長空月正圓。
西北郊區大學村,新添平路轉乾坤。今朝已畢星期課,車子迎人到校門。
雞鴨魚蝦異樣裝,香蕉川橘廣柑黃。公司陳設江南味,不覺忙年在客鄉。
幾束梅花護短瓶,一番年味鬧家庭。小兒扮出英雄樣,新製藍衫號列寧。
粉衫羅袖倚雲裁,蝴蝶裝成促對來。看畫兒童齊識得,梁山伯與祝英台。
盡情戲笑紫燈紅,妙曲傳來綠綫叢。正是八音琴盒堙A馬連良唱借東風。
携籃排隊户為穿,各處知狂站隊圓。笑語一聲輪到了,大包回去過新年。
人日戲看奏凱還,幾多客喜定軍山。此中自有中原策,諸葛先生指顧間。
昨宵守歲快高談,元旦正逢二月三。出得城來騎馬去,幾多滋味似江南。
修文雖老志猶存,總覺書翻百事根。待得柔風和麗日,一年幾踱海王村。
屠蘇小酌有餘香,四壁紅燈守歲長。山鬼亦驚動地響,今年爆竹比人忙。
賣文自覺淡烟低,托筆尋碑未敢題。正是京城天欲白,一聲驚醒五更雞。


聞一多

 

 

 

 

聞一多,著名的新詩人,舊體詩也寫得很好。他有一首絕句,解釋他何以重寫舊體詩。小序云:廢舊詩六年矣,復理鉛槧,紀以絕句。

六載觀摩傍九夷,吟成鴂舌總猜疑。唐賢讀破三千紙,勒馬回韁作舊詩。

又有釋疑一首,寫出他對於推廣詩和其他藝術的見解。

藝國前途正杳茫,新陳代謝費扶將。城中戴髻高一尺,殿上垂裳有二王。求福豈堪爭棄馬,補牢端可救亡羊。神州不乏他山石,李杜光芒萬丈長。

天涯一首,寫出他對詩的熱愛。

天涯閉户睹清貧,斗室孤燈萬里身。堪笑連年成底事,窮途捨命作詩人。

他另有一首贈梁實秋的詩,有題記云:實秋飾蔡中郎演琵琶記,戲作柬之。

一代風流薄倖哉,鍾情何處不優俳。琵琶要作誅心論,駡死當年蔡伯喈。

聞一多雖然是個會寫英文詩的留學生,卻是重視祖國文化的,所以他的新詩還是帶有鄉土氣息,很少歐化味道。


馮沅君

 

 

 

 

 

 

陸侃如和馮沅君是一對作家夫婦,名副其實夫唱夫隨,合編著有中國詩史南戲拾遺中國文學史簡編。抗戰時期擔任教席,四處避難。逃難期間,馮沅君寫有紀事詩數十首,每首均有小記。

避寇緣江西復西,鬱南地僻暫棲遲。曉來時坐幽篁堙A萬葉千枝露欲垂。
小記云:「戊寅十月廣州之變,中山大學遷羅定。余隨外子溯西江至鬱南之都城鎮。鎮倚山臨江,山不雄峻,而巖谷曲折,竹林蓊蔚。每日八時許輒至林中避空襲。時宿露未乾,萬竿蒼翠,如對名畫,令人意遠。」   戊寅,1938年。廣州十月淪慼C

日落荒村駐客舟,南江導我作南遊。野人惟識山中事,夜雨寒燈問廣州。
小記云:「十一月由羅定赴廣州灣,遵南江西南行,夜宿白石堡。堡屬信宜縣,在群山中。時廣州已淪陷匝月,而鎮人猶未知之。」

天風扶我上崔嵬,路劈中峰一線開。俯首群山無處覓,松濤雲海逼人來。
小記云:「百雞嶺在羅定信宜間,高出諸山以險峻稱。嶺多松,居人劈峰為路,古樹夾道周。時值陰雨,煙霧四合,茫茫如行雲海中,而松濤澎湃,幾如海嘯。」

亂堸膝强作歡,枇杷門巷一盤桓。亭亭千箇臨風竹,翠袖無人倚暮寒。
小記云:「己卯一(1939)元日由昆明赴嘉定,道出成都。望江樓在成都東南,薛濤井在焉,枇杷巷在其旁,・・・・・・・・・」

爾雅高台半就荒,坡仙洗硯事茫茫。勞人恰似離巢燕,來向蠶叢覓畫樑。
小記云:嘉定號山水窟,與縣城隔江相對者凌雲,烏尤諸勝。烏尤寺內有爾雅台。凌雲寺後有東坡樓,相傳東坡洗硯於此。・・・・・・・・・」

灘聲日夜蕩離峰,采右江邊知幾回。誰道當年遊賞地,而今城廓半成灰。
小記云:離峰在嘉定城東南,史記河渠書謂李冰鑿離碓辟沫水之害。至今水流仍漂疾,灘聲聞遠近。・・・・・・・・・」


李大釗

 

 

 

 

 

 

 

 

 

 

 

 

李大釗(1889~1927),文學家和政治理論家,最早將馬列主義帶入中國,中國共產黨始創人之一。雖只活了三十八載,一生卻多姿多彩,對許多方面都有重大貢獻。他還擅寫舊體詩 ,但流傳不多,知道的人較少。

歲晚寄友
江山依舊是,風景已全非。九世仇堪報,十年願未違。遼宮昔時燕,今向漢家飛。歲晚軍書急,行人歸未歸。
幾載不相見,滄桑又一時。廿年餘壯志,千里寄新詩。慷慨思投筆,艱難未去師。何當驅漠北,遍樹漢家旗。

兩詩寫於辛亥革命之後,發表於1913年,詩中表達他對民族主義的激昂情感。

聽玉泉流水聲
殿閣峨峨接帝京,阿房當日苦經營。只今猶聽宮牆水,耗盡民膏是此聲。

詩前小記:玉泉流貫頤和園牆根,潺潺有聲,聞通三海禁城等處,皆溯源於此。此時他住在北京,詩中表達他對滿州王朝剝削人民的憎恨。

民國四年(1915),在日本留學的李大釗曾回國參加倒袁運動,有題為乙卯殘臘,由橫濱搭法輪赴春申(即上海),在太平洋舟中作五言長詩一首。但他剛回到上海,就遭受擁袁稱帝的勢力壓迫,逼得在第二年(民國五年)春天逃亡到日本江戶。在江戶時,有贈友人詩兩首。

壯別天涯未許愁,盡將離恨付東流。何當痛飲黃龍府,高築神州風雨樓。

自記云:丙辰春,再至江戶。幼衡將返國,同人招至神田酒家小飲,風雨一樓,互有酬答,辭間均見風雨樓三字,相約再造神州後,築高樓以作紀念,應名為神州風雨樓,遂本此意,口占一絕,並送幼衡云。

幼衡是他的友人,姓氏不詳。他另有一詩,也是懷念幼衡的。

逢君已恨晚,此別又如何。大陸龍蛇起,江南風雨多。斯民正憔悴,吾輩尚蹉跎。故因一回首,誰堪返太和。

不久之後,袁世凱帝制失敗,病逝新華宮。李大劍重回祖國,在北京大學任職。1927年4月6日被軍閥張作霖逮捕,28日在北京就義。被害前的最後兩首詩是《登樓有感》,據詩中所說,推測大概寫於1926年秋天。其一云:

感慨韶華似流水,湖山對我不勝愁。驚聞北塞馳胡馬,空着南冠泣楚囚。家國十年多隱恨,英雄千載幾荒丘。海天寥落閑雲去,淚灑西風獨倚樓。

「驚聞北塞馳胡馬」,蓋當時在張作霖統治下的東北,已有日本駐軍。感懷國事,寄意遙深。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