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7)   本期第五頁

唐代古體詩選讀

杜甫     

瘦馬行
東郊瘦馬使我傷,骨骼硉兀如堵牆。絆之欲動轉欹側,此豈有意仍騰驤。細看六印帶官字,眾道三軍遺路旁。皮乾剝落雜泥滓,毛暗蕭條連雪霜。 去歲奔波逐餘寇,驊騮不慣不得將。士卒多騎内廄馬,惆悵恐是病乘黄。當時歷塊誤一蹶,委棄非汝能周防。見人慘淡若哀訴,失主錯莫無晶光。 天寒遠放雁爲伴,日暮不收烏啄瘡。誰家且養願終惠,更試明年春草長。    

古柏行
孔明廟前有老柏,柯如青銅根如石。霜皮溜雨四十圍,黛色參天二千尺。君臣已與時際會,樹木猶為人愛惜。雲來氣接巫峽長,月出寒通雪山白。憶昨路繞錦亭東,先主武侯同閟宮。崔嵬枝幹郊原古,窈窕丹青戶牖空。落落盤踞雖得地,冥冥孤高多烈風。扶持自是神明力,正直原因造化功。大廈如傾要梁棟,萬牛回首丘山重。不露文章世已驚,未辭剪伐誰能送。苦心豈免容螻蟻,香葉 經經宿鸞鳳。志士幽人莫怨嗟,古來材大難為用。

李頎  

古從軍行
白日登山望烽火,黃昏飲馬傍交河。行人刁斗風沙暗,公主琵琶苦怨多。野營萬里無城郭,雨雪紛紛連大漠。胡雁哀鳴夜鳥飛,胡兒眼淚雙雙落。聞道玉門猶被遮,應將性命逐輕車。年年戰骨埋荒外,空見蒲桃入漢家。

顏真卿  

贈裴將軍
大君制六合,猛將清九垓。戰馬若龍虎,騰凌何壯哉!將軍臨八荒,烜赫耀英材。劍舞若游電,隨風縈且回。登高望天山,白雪正崔嵬。入陣破驕虜,威名雄震雷。一射百馬倒,再射萬夫開。匈奴不敢敵,相呼歸去來。功成報天子,可以圖麟臺。


喻守真《唐詩三百首詳析》選讀    唐人絕句評        周振甫談唐詩三百首

《唐詩三百首》流行的版本,目下有三種。就注釋說,上海古籍出版社本金性堯同志的《唐詩三百首新注》,吸收了前代和當代的研究成果,除注釋外,兼及風格,最為詳備,後來居上。陳婉俊補注的《唐詩三百首》,保存了孫洙的批語,對理解這些詩有啓發。補注引用典故的原文,比較詳實,也有特色,中華本喻守真的《唐詩三百首詳析》,對每首詩都注明平仄,便於按平音步仄音步來念,可以收到"不會吟詩也會吟"的效果,每首詩後還附有注釋和作意,可供參考。

李白  關山月  樂府
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 。長風幾萬堙A吹度玉門關。漢下白登道,胡窺青海灣 。由來征戰地,不見有人還。戍客望邊色,思歸多苦顏。高樓當此夜,嘆息未應閒。

此係樂府橫吹曲詞,樂府解題說是傷別離

平聲刪韻
作意: 此詩也含有非戰的意義。是看到關山的月,想到古今邊塞戰爭的地方,不見有幾人
作法: 首四句將題目字一一拆出,敘明其地。中間四句是敘從前邊關的戰爭,轉出
由來征戰地 ,不見有人還的主意 。末四句是敘現在邊關情形,並寫戍客望歸的痛苦。

天山: 就是祈連山,從前匈奴人叫祈連,主峰在今甘肅張掖縣西南 。   玉門關: 關在今甘肅敦煌縣西一百五十里陽關的西北。   白登: 山名,在山西大同縣東。匈奴冒頓(音墨突)曾經在這堻穨x漢高祖七日之久。

李白  子夜(四時)歌  四首  樂府

秦地羅敷女,采桑綠水邊。素手青條上,紅妝白日鮮。蠶饑妾欲去,五馬莫留連。春歌  平聲 先韻
鏡湖三百里,菡萏發荷花。五月西施採,人看隘若耶。回舟不待月,歸去越王家。夏歌  平聲 麻韻
長安一片月,萬戶擣衣聲。秋風吹不盡,總是玉關情。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秋歌  平聲 庚韻
明朝驛使發,一夜絮征袍。素手抽鍼冷,那堪把剪刀。裁縫寄遠道,幾日到臨洮?冬歌  平聲 豪韻

唐書・樂志:子夜歌者 ,晉曲也。晉有女子名子夜,造此聲,聲過哀苦。」《樂府解題:後人更為四時行樂之詞 ,謂之子夜四時歌。此歌屬於樂府的吳聲曲詞。

作意:
第一首是子夜春歌,雖詠的是羅敷,卻是詩人借來代表一般美豔的女子,拒絕顯貴的引誘。
第二首是子夜夏歌,也是以西施來代表一般美女,有
豔色天下重 ,西施寧久微之意。
第三首是子夜秋歌,是寫女子在秋夜思念遠征良人的情緒。
第四首是子夜冬歌,是寫女子在冬夜趕製征袍的情形。

作法: 樂府中的子夜歌,本來只有四句,太白摹倣他的體製,改為六句,可說是子夜歌的一種變體。這種子夜歌,大抵多描寫男女間的一切情緒,其中尤以戀歌為多。造語必須輕鬆流利,音節也須和諧 ,或用平聲字押韻,或用仄聲字押韻都可以。這堬臚@首連用
綠素青紅白等字 ,設色非常豔麗。第二首中用的字 ,非常奇妙。隘本字的解釋,是兩邊有山的狹路,用在這堙A是形容在若耶溪兩旁看西施採蓮的情形。第三首用玉關」「胡虜等字 ,還是不脫邊塞詩的作法,可和上面關山月一首參看 。第四首中素手抽鍼冷,那堪把剪刀兩句是承上絮征袍卻分作兩層來寫 ,上句比較淺,下句又深一層。

李白  長干行  二首  樂府

妾髮初覆額,折花門前劇齬。郎騎竹馬來,遶床弄青梅。同居長干堙A兩小無嫌猜。十四為君婦,羞顏未嘗開。低頭向暗壁,千喚不一回。十五始展眉,願同塵與灰。常存抱柱信,豈上望夫臺?十六君遠行,瞿塘灩澦堆。五月不可觸,猿聲天上哀。門前遲行跡,一一生綠苔。苔深不能掃,落葉秋風早。八月蝴蝶來,雙飛西園草。感此傷妾心,坐愁紅顏老。早晚下三巴,預將書報家。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

憶妾深閨裡,煙塵不曾識。嫁與長干人,沙頭候風色。五月南風興,思君下巴陵。八月西風起,想君發揚子。去來悲如何,見少別離多。湘潭幾日到,妾夢越風波。昨夜狂風度,吹折江頭樹。淼淼暗無邊,行人在何處。好乘浮雲驄,佳期蘭渚東。鴛鴦綠蒲上,翡翠錦屏中。自憐十五餘,顏色桃花紅。那作商人婦,愁水 又愁風。

常存抱柱信: 莊子尾生與女子期於梁(橋)下,女子不來,水至不去,抱柱而死。   好乘浮雲驄: 漢文帝的良馬名。

作意: 這兩首樂府詩,是詩人代商人婦自白她自幼到嫁後的經過,並抒寫遠別的情緒。第一首止述幼時,直說到望郎的歸來為止。第二首接連上首自望而不歸說起,直說到自憐自恨為止。敘述是坦白的,情緒是摯愛的。詩人能夠設想到這樣貼切,也是不容易的事。

作法: 以前各詩,每首都是押一箇韻到底的,或押平聲韻,或押仄聲韻。這兩首詩,都不是一韻到底,而是隔幾句另換一箇韻,並且平韻和仄韻,相間
着互押的。大抵篇幅比較長的詩歌,自以換韻為宜,但也有一韻到底 。篇幅短的,總以一韻到底為是。
第一首
妾髮 ― 嫌猜為第一段,是敘幼時兩小無猜的情景。十四 ― 夫臺為第二段,是敘初嫁時羞澀的情狀,和嫁後滿望偕老的情緒。十六 ― 顏老」為第三段,是送別之後感觸的情形。「早晚 ― 風沙」為第四段,是敘妄想有歸來的音信,竟想遠道去迎接,可見其癡情。其中「常存抱柱信,豈上望夫臺兩句,為全詩關鍵所在,所以承上起下。第二首憶妾 ― 揚子」為第一段,是敘時時望候風色,懸想歸來的情形。「去來 ― 何」為第二段,是鈙結想成夢,冒險相尋的情形。「 好乘 ― 愁」為第三段,是敘思念深切,見了鴛鴦翡翠,都未免增加感觸,並自憐青春虛度,悔不該嫁作商人婦。言下很有怨意。

 
送別與悼亡詩詞選讀

流傳下來的古典詩詞中,關於愛情的詩篇佔有很大的比重,而其中描寫離別與悼亡的作品又最令讀者有較深刻的感受。前人的悼亡作品中 ,我們熟悉的又膾炙人口的有晉-潘岳的悼亡詩,唐-元稹的遣悲懷,宋-蘇軾的江城子,清-納蘭性德的《沁園春》 。其它作家在這方面的詩詞是讀者少有留意的。這堣雯虼鉹中@些也頗值得賞析的作品。

宋   譚意哥

寄外
瀟湘江上探春回,消盡寒冰落盡梅。願得兒夫似春色,一年一度一歸來。

譚意哥,曾為長沙妓,後嫁臨汝張正字。作者從江上游春歸來,眼見寒消梅落,春回大地,生氣盎然,引起了作者對外出未歸的丈夫的思念。她以春色丈夫,冀望丈夫有如春天的景物一年可以一見。

宋   姜夔

鷓鴣天   元夕有所夢
肥水東流無盡期。當初不合種相思。夢中未比丹青見,暗堜衡憭s鳥飛。   春未綠,鬢先絲。人間別久不成悲。誰叫歲歲紅蓮夜,兩處沈吟各自知。

姜夔,(約1155 - 1209),字堯章,號白石道人,鄱陽人。精通音律,在詞史上與蘇軾,辛棄疾,柳永,周邦彥鼎足而立。

元夕,指宋寧宗慶元三年元宵節。紅蓮,指燈。

作者年輕時流寓合肥,和一對善彈箏琶的姊妹十分相得,但後來因種種原因終於分離。情天恨海,他歷久不忘,屢見於作品之中。此詞感情深摯,筆致清幽,轉換巧妙。人間別久不成悲」一語返過來說 ,看似解脫,其實令人更覺悲情之刻骨銘心。

宋   蘇軾

悼朝雲
苗而不秀亦其天,不使童烏與我玄。駐景恨無千歲藥,贈行惟有小乘禆。傷心一念償前債,彈指三生斷後緣。歸卧竹根無遠近,夜燈禮佛塔中仙。

朝雲,姓王,錢塘名妓,蘇軾任杭州通判時納為妾。後蘇軾貶廣東惠州,家妓均散,唯朝雲獨隨。朝雲次年病逝,誦金剛經四句偈而絕。

童烏: 喻聰明而早死的孩子。 出漢揚雄法言問神》 。揚雄之子揚烏,聰明絕頂,九親即能與父親談論《太玄經》,可惜早卒。
駐景: 指留住時光。
小乘禪: 禪宗有小乘禪和大乘禪之分別。
彈指: 喻時間之短促。蘇軾詩:一彈指頃去來今。按翻譯名義集僧祇律云:二十念為瞬 ,二十瞬為彈指。
三生: 三世轉生之意,謂過去,現在,未來三世之人生。白居易詩:世說三生如不謬,共疑巢許是前身。

蘇軾飽歷宦海風波,年過花甲而失相顧相隨風雨同舟之伴,其痛可知。朝雲逝時僅三十四歲,臨終所念偈語是: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做如是觀。而蘇軾也到了生命的暮年 ,形隻影單,前塵如夢,來日無多,此詩當然沉痛淒苦與空虛衰颯兼而有之。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