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39)  
本期第二頁

俞樾,號曲園 (1821-1907),清代國學大師。
 
      

俞樾,曲園,(俞平伯曾祖父)對死也有超俗的觀念。他是清末的樸學大師,在杭州設書院講學,一生著述春在堂文集傳世。他於臨終之際,曾寫了十首留別詩以示家人,親友,門生。其中如別家人寫道:

骨肉由來為強名,偶同逆旅便關情。從今散了提休戲,莫更舖排傀儡棚。

詩中的逆旅,大概引自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而傀儡棚,當是指身後為他安排祭奠超度類事情,他是反對的。

特別有趣的是別此世一詩。

自寄形於此世中,膠膠擾之事無窮。而今越出三千界,不管人間水火風。

這首詩就是遊戲,幽默的筆墨了,大有身後是非任它去罷之意。更為有趣的是另一首別俞樾,竟是向自己告別了。

平生為此一名姓,費盡精神八十年。此後獨將真我去,任他磨滅與流傳。

俞曲園真是從名繮利鎖中解脫出來了,獲得了自我也獲得了真我,既然離開了人世,也就一了百了,化為虛幻。

曾敏之 - 望雲樓隨筆
 

春在堂詩編二十三   丙編

別家人
骨肉由來是强名,偶同逆旅便關情。從今散了提休戲,莫更鋪排傀儡棚。
別諸親友
閱歷人間數十秋,無多親故共綢繆。今朝長與諸公別,休向黄罏問舊遊。
別門下諸君子
寂寞元亭揚子雲,偏勞載酒共交論。不知他日三台路,誰過空山下馬墳。
別曲園
小小園林亦自佳,盆池拳石手安排。春風不曉東君去,依舊年年到達齋。
別俞樓
占得孤山一角寬,年年於此凭欄杆。樓中人去樓仍在,任作張王李趙看。
別所讀書
插架牙籤萬卷餘,平生於此費居諸。兒孫倘念先人澤,莫亂書城舊部居。
別所箸(著)書
老向文壇自策勳,談經餘暇更詩文。一齊付與人間世,毁譽悠悠總不聞。
別文房四友
論交最密是文房,助我成名翰墨場。太息英雄今已矣,莓苔拋棄綠沈槍。
別此世
自寄形於此世中,膠膠擾擾事無窮。而今越出三千界,不管人間水火風。
別俞樾
平生為此一名姓,費盡精神八十年。此後獨將真我去,任他磨滅與流傳。

臨終自喜

自願生平亦足豪,莫將幽怨付牢騷。聰明曾博先皇喜,(1)著述還邀聖主褒。(2)五百卷傳文字富 ,卅三年據講堂高。祖孫同日官詞苑,也算文人異數叨。

自注(1):文宗顯皇帝曾與故大學士英桂語及臣樾有云頗聰明寫作俱佳。
自注(2):光緒二十八年奉有殫心著述恩諭。

談經楊子只雕蟲,何意偏孚物望隆。已愧品題同北海,(1)更驚圖像配南豐。(2)藏來墨蹟人間滿,和到詩章海外同。擬覓西湖名勝處,廣營書藏在山中(3)

自注(1):曾文正曾言李小荃拚命做官,俞蔭甫拚命著書。
自注(2):日本人以余與曾文正小像合摹一幅傳布各國。
自注(3):吾已營書藏二,如後人有力當更闢之。

雲煙過眼總無痕,爪印居然處處存。科老真將作祧祖,(1)年高不僅見門孫。(2)叨先詞館人千輩,再領鄉筵酒一尊。更喜崢嶸頭角在,(3)儻延祖德到雲昆。

自注(1):趙甌北詩科老巳如祧廟主。
自注(2):明人有門孫之稱,謂門生之子也。若余孫亦有門生,則不僅門孫矣。
自注(3):謂曾孫僧寶。(俞平伯)

蕭然從此出紅塵,在我真無未了因。三教何須共牽曳,九幽當可免沈淪。生前自定名山業,死後仍完淨土身。不學鳩摩出神呪,臨終詩筆尚如神。

臨終自恨
茫茫此恨竟何如,但恨粃糠未掃除。七尺桐棺三尺土,此中了卻萬言書。


俞樾,生於清道光元年,24歲中舉人,30歲中進士,這年(1851)他是與兄長俞林一同進京赴考 。中進士也稱通籍,他為此做了首詩,禮圍揭曉口占四十字,詩云:

三十初通籍,微名敢怨遲。所嗟登第日,不逮過庭時。燈火仍兄共,門閭慰母思。長安春有信,早報故園知。

俞曲園考中以後,還要覆試。這一屈主考官是曾國藩,考試詩題是淡蝎走B落花天。俞曲園試帖詩的頭一句是"花落春仍在",曾國藩大加讚賞 ,認為詠落花而無衰瑟之意好,與諸考官共商,列為第一,雖不能與狀元比,但也十分榮耀。後來他在(曲園自述詩)談到覆試那一首詩寫道:

金殿簪毫賦暮春,豈因花落見精神。如何謬被群公賞,也算巍峨第一人。

得到主號官如此賞識,自是十分得意,因此俞曲園自起室名曰春在堂,乃至於他的全集即名為春在堂全書。後來曾國藩與他師生之誼不錯,還特地為他題了春在堂的匾額 ,至今保存於後人手堙C考中進士後,即入翰林院。咸豐五年(1855)被任命為河南學政,這是皇帝親自任命,官不大,狺Q分榮幸。沒想到後來因出試題倒了霉 ,被朝庭罷了官。從此埋頭於學問,著書立說,成了大學者。

俞平伯出生時,俞曲園已八十歲了。老來得曾孫,當然十分高興,他是臘月初八出生的。當時當時俞平伯的父親俞陛雲在北京做官,俞曲園立即拍電報給他,並做了四首詩:

吾生臘月剛初二,此子還遲五日生。狾n良辰逢臘八,不虛吉月是嘉平。
夜闌回憶我生前,尚有先人舊句傳。七十九年春不老,又吹喜氣到幽燕。
爭向床前告老夫,耳長頤闊好肌膚。怪伊大母前宵夢,莫是高僧轉世無。
曾孫三抱皆嬌女,今日桑弧真在門。自笑龍鐘八旬叟,不能再抱是玄孫。

俞平伯出生前,俞陛雲先得三女兒。虛歲八十,喜得曾孫,除詩中表達欣喜之外,還流露出恐難再見玄孫之憾,這也是封建時代人之常情。
舊日孩子滿月要理髮,南方稱剃頭。而舊風俗,正月是不許剃頭的,就改為雙滿月剃頭。俞曲園又做了一首詩。

臘八良辰產此兒,而今春日已遲遲。欣當乳燕出巢候,恰直神龍昂首時。胎髮膩仍留丱角,毛衫軟不竅X肌。吾孫遠作金台客 ,勞動衰翁抱&v。

父親俞陛雲在北京,只好由曾祖父來搶茯偌耨]剃頭。

俞平伯四歲時,攝影術剛發明不久。那時代人們迷信不敢照像。難得俞曲園很開通,帶了俞平伯在蘇州曲園照了張相,並題詩一首:

衰翁八十雪盈頭,多事還將幻相留。杜老布衣原本色,謫仙宮錦亦風流。孫曾隨侍成家慶,朝野傳觀到海陬。欲為影堂存一紙 ,寫真更與畫工謀。

這照片當時添印一一分送親友。可是21年後,俞家自己狳S有了,俞平伯從舅舅家借回一張,再製成銅版,並附印文字,說明來龍去f,在引錄曾祖父詩以後,俞平伯自己又賦詩一首云:

回頭二十一年事,髫髻憨嬉影埵活C心鏡無痕慈照永,右台山麓滿松楸。

更有意思是,俞平伯全集中把這張老照片,與俞平伯晚年繫耨]俞丙然的彩照印在同一頁上,將一百年來的影與變化,盡收於一頁之中。

俞曲園是一位經學大師,在清代甚有學術地位,主要著作有群經平議諸子平議,這兩部著作放在春在堂全書的前面。其他還有春在堂詩編曲園自述詩。清史稿把俞曲園列入(儒林傳)內 。俞平伯的祖父俞祖仁,事跡較少,一般都略而不談,甚至有人誤認為俞平伯是俞曲園的孫子。

曾祖曾孫合影這年,正是重宴鹿鳴的那一年,還照了一張俞曲園,俞陛雲,俞平伯三代的合影,都是一身清朝官服打扮,只差俞平伯胸前一串朝珠。可見,曾祖父和父親都殷切希望俞平伯長大也做官的 。俞陛雲34年後,在照片背面做了題記並題了一首詩:

光緒癸卯,先祖重宴鹿鳴,簾](陛雲),曾孫(銘衡)在春在堂前衣冠攝影。越三十四年丙子正月,
重拓於故都,敬紀以詩。
杖屨依依四十春,衰遲瞻拜獨傷神。生天靈爽仍奎宿,易世衣冠慟鮮民。聯步丹宵仙籍遠,孤孫白髮淚痕新。漢官儀制今存幾 ,舊德綿盼後人。

俞陛雲當時他已六十九歲。他是戊戌變法那年的探花,從他中進士的名次而論,他超過了祖父俞曲園。他與祖父一樣放過學政,擔任過四川副主考。去四川途中,他記之以詩 ,有蜀輶詩紀一書行世。戊戌政變到清朝滅亡沒有幾年,又趕上父母相繼亡故,按清制一定要在家丁憂。待他丁憂結束,清朝已快滅亡,他也再沒回京赴任。 1911年,俞陛雲出任浙江圖書館館長 ,1914年,他又被聘入北京清史館,編寫清史。作為前朝翰林,由他為前朝修史,看來好像天經地義。 1937年七七事變後,俞陛雲雖然沒有舉家逃難去內地,艱守在淪陷的北平 ,但堅決不與日寇合作,也斷然拒絕溥儀的偽滿洲國邀請去當官。 敵偽時期北平生活十分困難,迫於他一度以賣字為生,靠着前朝探花的牌子,登門求字的還真絡繹不絕 。一生著作也頗多。

科舉時代中舉後又過了一個花甲,人還健在,皇帝要賜宴這些老舉人,叫做重宴鹿鳴。俞曲園24歲中舉,84歲還健在,所以被招參加。 光緒29年(1903)癸卯奉上諭"俞樾早入詞林 ,殫心著述,教迪後進,人望允孚,加恩開復原官,准其重赴鹿鳴宴。年紀畢竟大了,不可能真的再出來任職。但心情至為愉悅,是可想而知的。為此俞曲園特意做了四首七律,其中兩首是:

四六年來草莽臣,重煩丹詔起沉淪。試從廢籍稽昭代,再入詞林得幾人。喜有故官題墓碣,悵無前輩列朝紳。只愁計較芸香俸 ,甘為吾孫步後塵。
忽聞恩命降從天,自撫衰躬轉黯然。竟許祖孫同翰苑,未容兄弟共賓筵。望中長路五千里,夢堳e游六十年。尚有瓊林一杯酒,春風能否再流連。

屈指算來,俞曲園罷官至此已48年,老來得殊榮。其實,48年做學問比做官高明得多。

俞平伯,名銘衡,乳名僧寶。他開始讀書是在清光緒二十九年癸卯(1903)正月初八,虛歲五歲,是日甲子五行屬金,俞曲園寄厚望於曾孫,不但隆重擇日,還特意做詩一首:

喜逢吉日又辰良,笑i曾孫上學堂。一歲春朝新甲子,九天奎宿大文章。
更兼金水相生妙,能否聰明比父強。記有而翁前事在,尚其無負舊書香。


清光緒三十年甲辰(1904),由母親開始教他外文,俞曲園有詩云:"膝下曾孫才六歲,已將洋字鬥聰明"。三十一年乙巳(1905),俞平伯入家塾讀書。為他請的塾師是很有學問的謝敬仲 。 俞曲園也有詩記之:

廳事東偏隔一場,卅年安置讀書床。今朝姊弟新開館,當日爺娘上學堂。婉孌七齡尚憐幼,扶搖萬里望彌長。待i第二重孫至 ,記得金奎日最長。

清光緒三十二年丙午(1906),開始跟曾祖父學寫字,俞曲園的(補自述詩)也記有此事,詩云:

嬌小曾孫愛似珍,憐他塗抹未停勻。晨窗日日磨朱硯,描紙親書上大人。

俞曲園去世時,俞平伯,虛歲八歲,老人葬於杭州西湖右台山法相寺旁。

就在這時期,清朝廢除了科舉。後來,俞平伯回憶說: "我小時候還沒有廢科舉,雖然父親做詩,但並不讓我念詩。平時專門背經書,是為了準備科舉考試,後來廢除了科舉,古書才唸得少了 。不過小時背熟了的書,後來還是起了作用,養成了誦讀的習慣。這對他後來成為詩人,對詩詞有研究,是大有好處。

《王湜華 - 紅學才子俞平伯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