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8)   本期第十三頁

葉嘉瑩   詩(一)        更多葉嘉瑩詩詞



 

 

 

 

 

 

 

 

 

 

 

 

 

 

 

 

 

 

 

 

 

 

 

 

 

 

異國   1969年秋
異國霜紅又滿枝,飄零今更甚年時。初心已負原難白,獨木危傾强自支。忍吏為家甘受辱,寄人非故剩堪悲。行前一卜言真驗,留向天涯哭水湄。

自註:來加拿大之前,有臺灣友人為戲卜流年,卜詞有時地未明時,佳人水邊哭之言 ,初未之信,而抵加後之處境竟與之巧合,故末二句云云。

五律三章奉酬周汝昌先生
周汝昌先生以新著恭王府考見贈。府為昔日在輔仁大學讀書時舊遊之地,周君來函索詩,因賦五律三章奉酬。
飄泊吾將老,天涯久寂寥。誦君新著好,令我客魂銷。展卷追塵迹,披圖認石橋。昔遊真似夢,歷歷復迢迢。
長憶讀書處,朱門舊邸存。天香題小院,多福榜高軒。慷慨歌燕市,淪亡有淚痕。平生哀樂事,今日與誰論。
四十年前地,嬉遊徧曲欄。春看花萬朵,詩詠竹千竿。所考如堪信,斯園即大觀。紅樓竟親歷,百感益無端。

賦呈繆彥威前輩教授七律二章
早歲曾耽絕妙文,心儀自此慕斯人。何斯瀛海歸來日,得沐春風錦水濱。卅載滄桑人縱老,千年蘭芷意常親。新辭舊句皆珠玉,惠我都成一世珍。
稼軒空慕淵明菊,子美徒尊宋玉師。千古蕭條悲異代,幾人知賞得同時。縱然飄泊今將老,但得瞻依總未遲。為有風人儀範在,天涯此後足懷思。

繆彥威(繆鉞)

附:  繆彥威教授贈詩二章

相逢傾蓋許知音,談藝清齋意萬尋。錦里草堂朝聖日,京華北斗望鄉心。詞方漱玉多英氣,志慕班昭託素襟。一曲驪歌芳草遠 ,淒涼天際又輕陰。
豈是蓬山有夙因,神交卅載遽相親。園中嘉卉忘憂日,海上滄波思遠人。敢比南豐期正字,何須後世待揚雲。莫傷流水韶華逝,善保高情日日新。

贈俞平伯教授   1981年
白髮猶能寫妙詞,曲園家學仰名師。人間小劫滄桑變,喜見風儀似舊時。

高中畢業聚餐會後口占三絕
强飲離樽奈別何,言歡翻恨聚無多。都將珍重前途語,發作筵前一曲歌。
歌罷方知强笑難,臨風寂寞立更殘。交遊總角風雲散,回首芸窗涕泗瀾。
握別燈闌夜已分,一彎斜月送歸人。他年若作兒時憶,回夢春風此最真。

入伏苦雨晚窗風入寒氣襲人秋意極濃因走筆漫成一律  1941年夏
剪剪輕風冷,濛濛細雨愁。計時猶是夏,變節竟成秋。蟬噤高低樹,煙迷遠近樓。孤燈如對月,明晦抑何尤。

挽繆金源先生   1941年時在淪陷中
山林城市詎非訛,簞盡瓢空志未磨。又見首陽千古節,春明也唱採薇歌。

哭母詩八首   1941年秋
噩耗傳來心乍驚,淚枯無語暗吞聲。早知一別成千古,悔不當初伴母行。
母入醫院時,瑩欲隨往,母力阻之,不料竟成此畢生恨事。
瞻依猶是舊容顏,喚母千回總不還。淒絕臨棺無一語,漫將修短破天慳。
重陽節後欲寒天,送母西行過玉泉。黃葉滿山墳草白,秋風萬里感啼鵑。
予家塋地在玉泉山後
葉己隨風別故枝,我於凋落更何辭。窗前雨滴梧桐碎,獨對寒燈哭母時。
颯颯西風冷繐帷,小窗竹影月淒其。空餘舊物思言笑,幾度凝眸雙淚垂。
本是明珠掌上身,於今憔悴委泥塵。淒凉莫怨無人問,剪紙招魂送母親。
年年辛苦為兒忙,刀尺聲中夜漏長。多少春暉遊子恨,不堪重展舊衣裳。
寒屏獨倚夜深時,數斷更籌恨轉癡。詩句吟成千點淚,重泉何處達親知。

悼皖峰夫子   1941年
幾回憑吊過嘉興,俯視親碑感不勝。遙想孤吟風露下,數叢磷火代青燈。
列坐春風未匝年,何期化雨遽成煙。從今桃李無顏色,啼鳥聲聲叫杜鵑。

銅盤
銅盤高共冷雲寒,回首咸陽杳靄間。秋草幾曾迷漢闕,酸風真欲射東關。擊殘欸乃漁人老,閱盡興亡白水閒。一榻青燈眠未穩,潮聲新打夜城還。

晚秋偶占   1941年秋
少年何苦學忘機,不待人非已自非。老盡秋光無一事,坐看黃葉下階飛。

秋興   1941年秋
十載南冠客,金臺古易州。濁醪無可醉,雲樹只供愁。離亂那堪說,煙塵何日休。高樓一夕夢,風雨又驚秋。




 




 




 

繆鉞(彥威) 周汝昌 俞平伯 葉嘉瑩  繆鉞  金啟華 (1981年出席杜甫學會)

繆鉞

繆鉞(1904年12月6日~1995年1月6日),字彥威,江蘇溧陽人,1904年12月6日(清光緒三十年甲辰十月三十日)生於直隸(今河北省)遷安縣,北京大學文科肄業。曾任河南大學,廣州學海書院、浙江大學,華西協合大學,四川大學教授,1995年1月6日逝世於成都。先生在魏晉南北朝史學與文學、唐宋文學,詩學,詞學,古籍整理,中國古代思想史等領域均有建樹,書法亦堪稱大家。《元遺山年譜彙纂》,《中國史上之民族詞人》,《詩詞散論》,《杜牧詩選》,《三國志選》,《讀史存稿》,《杜牧年譜》,《杜牧傳》,《冰繭庵叢稿》,《冰繭庵序跋輯存》,《靈溪詞說》(與葉嘉瑩教授合著),《詞學古今談》(合著),《冰繭庵剩稿》等。   維基百科

繆先生生逢滄海橫流之亂世,能夠獨善其身,極為不易。同時期之文人學者,思想激進,毀棄傳統者有之;變節事敵,賣友求榮者有之,侮食阿世者更滔滔皆是 。先生則於青年時代即樹立風標,特行獨立,托物寓志之作品散見於詩詞之中。

觀菊   1926年
念亂憂時百不禁,半年辜負賞花心。忽驚黃紫東籬菊,頓覺淒清秋序深。大化娛人留晚色,素懷對爾動高吟。漫同污濁人間世,彭澤遺風倘可尋。

菊為花中之隱逸,陶淵明獨賞此花,高風勁節,千古傳名,遂成亂世中士人之精神支柱。而諸如蘭,橘,梅,桂,荷花,水仙等象徵美德之植物,亦同為先生吟咏之對象:

九畹   1929年
九畹生奇卉,花開香滿林。孤芳惟自惜,湘水向君深。不遇美人折,空悲斜日沉。坐看蕭艾長,恐負屈原心。

古意   1929年
橘生湘水畔,菁蔚發華滋。旦夕風霜至,常愁枝葉披。清流吾不變,芳味子心知。勉結青黃實,登盤自可期。

桂   己巳之歲,余購金桂一株,培植五年,發華繁茂,喜而賦此。   1933年   二首錄一
一室幽芬散,垂垂若碎金。能娛今日意,不負昔年心。夜靜香逾遠,霜寒氣莫侵。秋來寥落甚,賴爾慰孤吟。

蘭   余來宜山,主人蓄蘭數盆,乃携自贛中者,憔悴無生意 ,賦此憫之。   1939年
蘭本生幽谷,胡為莅此鄉?瘴深常帶淚,春到不能芳。故國干戈滿,來時道路長。美人渺天末,誰為惜流光。

奇花   1941年   二首錄一
根弱霜猶結,花開月自明。流離甘獨往,窈窕接新生。白璧非吾寶,榮名亦可輕。惟憂歲華逝,芳意竟無成。

己巳除夕    1990年
一年今夕盡,風雷驚迅羽。誰識孤憤懷。獨與幽蘭語。冰霜大地凍,芳馨溢牖戶。淵明似卧龍,猛志固飆舉。逝者不可留,來歲更延佇。

1913年秋,日寇製造九一八事變,侵占東三省,先生有七律感懷:

感懷
曲突誰防患未萌?火焚危幕始知驚。東封竟作珠崖棄,兒戲真憐灞上兵。拔舍尚能觀士氣,哭秦寧肯踐秦盟?禮亡早識伊川禍,陳策無由愧賈生。

詩中指當局於事變前不能預防禍患,敵軍入侵時竟放棄抵抗,守軍一觸即潰。歐美列强皆作壁上觀,無有履行國際公約,主持正義者。尾聯悲嘆華夏文明將淪亡於夷狄 ,而一介書生,無由如賈誼之獻策救國。全詩句句用典,借古諷今,筆力沉重。1933年,又有今出塞五古四首 ,頌揚男兒從軍,並以自勵。

今出塞   四首
毒浪湧東海,長蛇吞神州。荷槍赴盧龍,壯志今得酬。
田橫五百士,赴死無一還。軍心盡如此,金甌終可完。
我生行伍間,史書學未曾。忠義相感激,寧知利與名。赴敵無返顧,欲以愧苟生。
蠆猶有毒,况我億萬人?勝負非一時,所鬥百年身。精誠苟不虧 ,可以動鬼神。愚公能移山,三户終滅秦。


念奴嬌 1937年
寄友人滬上,時余自保定違難開封,而滬戰方起也。
羯胡無賴,又群飛海上,欲傾天柱。十六燕雲甌脫地,贏得傷心無數。杜甫麻鞋,管寧皂帽,蕭瑟蘭成賦。涼飆驚起,晚花開落無主?   聞道佳麗東南,玄黃龍血,一擲成孤注。地變天荒心未折,薪膽終身相付。玉貌圍城,哀時詞客,健筆蛟龍怒。江干烽火,幾回相望雲樹。

詞作於日寇侵華,上海軍民奮起抗戰之時,風格激昂悲壯。以杜甫,管寧,庾信等古人為喻,着重表現國難中士人之堅貞氣節。上闋寫自身違難經歴,下闋勵滬上友人


齊天樂
余居保定,每值芳春佳日,輒約諸友清游。朅來嶺表,陰雨愁人,聞隔戶樂聲,感念舊踪,悲吟成調。
濕雲低壓天如夢,春光可憐偷換。雨織繁絲,花淒冷淚,愁損雕梁雙燕。俊懷已倦。任小閣塵凝,夜爐香斷。久客平陽,更堪聞笛動羈怨。   故人雲樹念我,屋梁斜月落,飛夢天半。倚石尋詩,停蘿載酒,多少清游池館。豪情未款。怕一霎驚風,嫩紅先變。縱得歸時,綠陰鴉嗓晚。

風入松
去年今日共尋春,春去了無痕。萋萋又遍長亭路,問天涯,何處王孫?燕子不傳芳訊,群鴉爭嗓斜曛。   也曾因夢入青雲,仙樂聽難真。卷簾人報花開好,更誰知,雨暗煙昏。憔悴偏憐蘭蕊,蕭疏自掩重門。

前詞為長調,後詞為中調,創作時間相隔五十四載(1936 - 1990)。兩詞取景有貌似之處,均寫暮春煙雨,意象淒美。但前詞在小序中點明作意,因隔戶樂聲”引發羈旅之愁 ,緬懐同游之故人與舊迹,慨嘆韶華易逝,春色凋殘;後詞則無題無序,詞之主旨渾融於景物描繪之中,有煙水迷離之致。二詞各有其社會背景:《齊天樂》作於日寇侵華前一年 ,戰雲密釀,詞人心靈為時局之陰影所籠罩,作客他鄉,不堪孤獨;《風入松》作於風雲變幻之八十年代末 ,「春去了無痕」,「問天涯何處王孫憔悴偏憐蘭蕊諸句極為沉痛 。前詞中雙燕綠陰鴉嗓晚與後詞中燕子仙樂群鴉爭嗓斜曛,形象類似而比興象徵之義不同 ,或虛或實,固不必穿鑿以求,讀者考察時事,自可意會也。

晚年作品

浣溪沙
莫抱琵琶舊譜尋。卷簾何處說春心?一從花落到而今。   淺黛輕勻臨鏡懶,綠裙初試繫腰深。不須買賦費黃金。

詞中描寫一位美人形象。上闋太息春光已逝,含思淒婉,下闋結句為點睛之筆,長門買賦為漢武帝陳皇后故事,詞人反其意而用不須二字 ,暗喩世風頹喪之時,士君子清高自守之品格。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