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2)  
本期第二頁

唐代古體詩選讀

杜甫

兵車行 

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耶孃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
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干雲霄。道旁過者問行人,行人但云點行頻。
或從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營田。去時里正與裹頭,歸來頭白還戍邊。
邊庭流血成海水,武皇開邊意未已。君不聞漢家山東二百州,千村萬
生荊杞。
縱有健婦把鋤犁,禾生隴畝無東西。況復秦兵耐苦戰,被驅不異犬與雞。
長者雖有問,役夫敢申恨?且如今年冬,未休關西卒。縣官急索租,租稅從何出?
信知生男惡,反是生女好。生女猶得嫁比鄰,生男埋沒隨百草。
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新鬼煩冤舊鬼哭,天陰雨濕聲啾啾。

於本篇的歷史背景 ,一說是進攻南詔,一說是用兵吐蕃。至於哪一說較確當,那是無關重要的。再說,文藝作用往往集中地反映某一社會現象,具有普遍性和典型性,限定它為某一歷史事件而作 ,恐怕未必妥當。

首詩寫送別征人的悽慘場面和征夫的怨訴 ,深刻地揭露唐帝國長年用兵的惡果,表現人民對統治者窮兵黷武的痛恨和斥責。

麗人行 

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膩骨肉勻。
繡羅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銀麒麟。頭上何所有?翠微
葉垂鬢唇 。背後何所見?珠壓腰衱穩稱身。
就中雲幕椒房親。賜名大國虢與秦。紫駝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盤行素鱗。
犀箸饜飫久未下,鸞刀縷切空紛綸。黃門飛鞚不動塵,御廚絡繹送八珍。
簫鼓哀吟感鬼神,賓從雜遝實要津。後來鞍馬何逡巡,當紅軒馬入錦茵。
楊花雪落覆白蘋,青鳥飛去銜紅巾。炙手可熱勢絕倫,慎莫近前丞相嗔。

本篇寫於天寶十二年(753)春。
楊貴妃的三個姐姐分別被玄宗封為韓國夫人,虢國夫人和秦國夫人。天寶十一年(752),楊國忠通過裙帶關係,爬上了右丞相兼吏部尚書的高位。楊氏兄妹可謂"並承恩澤 ,勢傾天下"了。史載:"玄宗每幸華清宮,國忠姊妹五家扈從。每家一隊,着一色衣。五家合隊,照映如花,遺鈿墜舄,瑟瑟珠翠 ,燥燦爛芳馥於路。
此詩內容描述這些貴人們遊宴曲江的情景。

哀江頭

少陵野老吞聲哭,春日潛行曲江曲。江頭宮殿鎖千門,細柳新蒲為誰綠。
憶昔霓旌下南苑,苑中萬物生顏色。昭陽殿裡第一人,同輦隨君侍君側。
輦前才人帶弓箭,白馬嚼齧黃金勒。翻身向天仰射雲,一箭正墜雙飛翼。
明眸皓齒今何在,血污遊魂歸不得。清渭東流劍閣深,去住彼此無消息。
人生有情淚霑臆,江水江花豈終極。黃昏胡騎塵滿城,欲往城南望城北。

本篇與春望同時作 。長安朱雀街東流水縈迴之處,就是曲江,江頭指的就是這個地方。曲江在秦為宜春苑,在漢為樂遊園,唐開元年間經過疏鑿營建,成為玄宗,貴妃常常遊行之所。
肅宗至德二年(757)三月,杜甫避開長安叛軍的耳目,潛行至曲江。他想起昔日玄宗,貴妃"霓旌下南苑"的氣派和貴妃專寵驕奢的情景,想起安史作亂,長安撓 ,玄宗出走和馬嵬驛的悲劇,他還想到國家的危難,人民的疾苦和個人的不幸。他愁思翻湧,悲不可遏。詩歌以叙事為主體,先寫目前所見,再倒叙一筆 ,又折回目前,波瀾起伏。中間一段描寫細膩。與上,下文硬筆成鮮明對比,極為老健。

北征

皇帝二載秋,閏八月初吉,杜子將北征,蒼茫問家室。維時遭艱虞,朝野少暇日;
顧慙恩私被,詔許歸蓬蓽。拜辭詣闕下,怵惕久未出。雖乏諫諍姿,恐君有遺失。
君誠中興主,經緯固密勿。東胡反未已,臣甫憤所切。揮涕戀行在,道途猶恍惚。
乾坤含瘡痍,憂虞何時畢!霏霏逾阡陌,人煙眇蕭瑟。所遇多被傷,呻吟更流血。
回首鳳翔縣,旌旗晚明滅。前登寒山重,屢得飲馬窟。郊入地底,涇水中蕩潏。
猛虎立我前,蒼崖吼時裂。菊垂今秋花,石戴古車轍。青雲動高興,幽事亦可悅。
山果多瑣細,羅生雜橡栗。或紅如丹砂,或黑如點漆。雨露之所濡,甘苦齊結實。
緬思桃源內,益嘆身世拙。坡陀望鄜峙,岩穀互出沒。我行已水濱,我僕猶木末。
鴟鳥鳴黃桑,野鼠拱亂穴。夜深經戰場,寒月照白骨。潼關百萬師,往者散何卒!
遂令半秦民,殘害為異物。況我墮胡塵,及歸盡華髮。經年至茅屋,妻子衣百結。
慟哭松聲回,悲泉共幽咽。平生所嬌兒,顏色白勝雪。見耶背面啼,垢膩腳不襪。
床前兩小女,補綴才過膝。海圖拆波濤,舊繡移曲折。天吳及紫鳳,顛倒在短褐。
老夫情懷惡,嘔泄臥數日。那無囊中帛,救汝寒凜慄。粉黛亦解苞,衾綢稍羅列。
瘦妻面復光,痴女頭自櫛。學母無不為,曉妝隨手抹。移時施朱鉛,狼藉畫眉闊。
生還對童稚,似欲忘饑渴。問事競挽鬚,誰能即嗔喝?翻思在賊愁,甘受雜亂聒。
新歸且慰意,生理焉得說?至尊尚蒙塵,幾日休練卒?仰觀天色改,坐覺妖氛豁。
陰風西北來,慘澹隨回紇。其王願助順,其俗善馳突。送兵五千人,驅馬一萬匹。
此輩少為貴,四方服勇決。所用皆鷹騰,破敵過箭疾。聖心頗虛佇,時議氣欲奪。
伊洛指掌收,西京不足拔。官軍請深入,蓄銳伺俱發。此舉開青徐,旋瞻略恆碣。
昊天積霜露,正氣有肅殺。禍轉亡胡歲,勢成擒胡月;胡命其能久?皇綱未宜絕!
憶昔狼狽初,事與古先別:奸臣竟葅醢,同惡隨蕩析。不聞夏殷衰,中自誅妹妲;
周漢獲再興,宣光果明哲。桓桓陳將軍,仗鉞奮忠烈。微爾人盡非,於今國猶活。
淒涼大同殿,寂莫白獸闥。都人望翠華,佳氣向金闕。園陵固有神,掃灑數不缺。
煌煌太宗業,樹立甚宏達。

至德二年(757)八月。杜甫由鳳翔回鄜州探家。本篇寫於到家之後。征,旅行。鄜州在鳳翔東北,故以"北征"名篇。
北征》與《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同以探家為題材,但較後者有更多的叙事成份。它氣魄雄渾,思想深刻,格調沉鬱,是古代詩歌中的優秀之作。葉夢得把它比作司馬遷的《史記》,認為它"窮極筆力",為"古今絕唱"。它歷來被譽為"詩史"。
詩中有作者心理活動的細緻刻劃,有旅途艱辛的具體描寫,有家庭生活的生動叙述,有關於社會時局的深刻分析。這首詩雖以探家為題材,但作者着眼點不在於申述個人的不幸,而在於思考人生,反映社會,憂傷國事,全詩字字句句充滿着詩人的家國之思。


以上梁鑒江 選釋


喻守真《唐詩三百首詳析》選讀    唐人絕句評        周振甫談唐詩三百首

《唐詩三百首》流行的版本,目下有三種。就注釋說,上海古籍出版社本金性堯同志的《唐詩三百首新注》,吸收了前代和當代的研究成果,除注釋外,兼及風格,最為詳備,後來居上。陳婉俊補注的《唐詩三百首》,保存了孫洙的批語,對理解這些詩有啓發。補注引用典故的原文,比較詳實,也有特色,中華本喻守真的《唐詩三百首詳析》,對每首詩都注明平仄,便於按平音步仄音步來念,可以收到"不會吟詩也會吟"的效果,每首詩後還附有注釋和作意,可供參考。

李白   月下獨酌   五古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影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

作意: 太白天才曠達,物我之間,無所容心。這首詩就充分表達他的胸襟,而以行樂及春」「永結無情為全詩主要所在 。使無情的明月和影子,和我為有情的交歡。
作法: 月下獨酌,是極靜的境界,作者卻能招呼明月和影子來作良伴,又從字想出字 ,從字想出歌舞烘托得十分熱鬧 ,這可以悟到詩文中無中生有的方法。又篇中將我月影三字交互廻環的描寫着,又是連珠體的作法。
首四句為一段,依次出月出影,連帶點醒題目。
月既不解飲下四句為第二段,從月和影上發出議論,仍以字照應字 ,跌出行樂及春的主意。
末六句為第三段,是承上轉入,從行樂想到歌舞,從獨酌」 想到醒和醉的情形。末了以「雲漢」歸結到「月下」。這種交互錯綜的描寫,沒有仙才,真不容易做到這樣的美妙啊!

韋應物  郡齋雨中與諸文士燕集
兵衛森畫戟,燕寢凝清香。海上風雨至,逍遙池閣凉。煩疴近消散,嘉賓復滿堂。自慙居處崇,未瞻斯民康。理會是非遣,性達形迹忘。鮮肥屬時禁,蔬果幸見嘗。俯飲一杯酒,仰聆金玉章。神歡體自輕,意欲淩風翔。吳中盛文史,羣彥今汪洋。方知大藩地,豈曰財賦強。

平聲陽韻

作意:
此詩是寫與文士燕集的情形,並發抒自己的感想,他自己雖處刺史的地位,曰自慚,曰,曰羣彥,曰嘉賓,口氣非常謙遜,想見賓主相得的情形。自慚」兩句,在私人宴集中仍不忘民眾的痛苦,尤其可以見到長官的胸襟。
作法: 首二句先點「郡齋」,三四句點「雨中」。「煩疴」句承上「涼」字,「嘉賓」句點「諸文士」。「自慚」下四句,是自己述懷。「鮮肥」下六句,是正寫「燕集」。末四句是說吳中豈但財賦稱強,而文史之盛,尤其可喜,仍舊歸重到諸文士,深合地方長官與當地士紳談話的口吻。全篇首敍事,次抒情,再次敍事,結尾又加議論。其中又羼入情感,所謂夾敍夾議,層次井然。


送別與悼亡詩詞選讀

流傳下來的古典詩詞中,關於愛情的詩篇佔有很大的比重,而其中描寫離別與悼亡的作品又最令讀者有較深刻的感受。前人的悼亡作品中 ,我們熟悉的又膾炙灸的有晉-潘岳的悼亡詩,唐-元稹的遣悲懷,宋-蘇軾的江城子,清-納蘭性德的《沁園春》 。其它作家在這方面的詩詞是讀者少有留意的。這堣雯虼鉹中@些也頗值得賞析的作品。

薄少君   悼亡二首
英雄七尺豈烟消,骨作山陵氣作潮。不朽君心一寸鐵 ,何年出世剪天驕?
北邙幽恨結寒雲,千載同悲豈獨君?焉得長江俱化酒,將來澆盡古今墳。

薄少君(生卒年不詳),1596年前後在世。字西真,江蘇長洲人。

薄少君為沈承之妻,沈承英年早逝,作者賦悼亡詩百首。妻悼夫之作本來不多,何况悲中見壯,氣魄雄豪,哀 深而筆健之篇出自女性之手,亦屬詩中少見。

吳偉業   追悼
秋風蕭索響空幃,酒醒更殘淚滿衣。辛苦共嘗偏早去,亂離知否得同歸。君親有愧吾還在,生死無端事總非。最是傷心看稚女,一窗燈火照鳴機。

此是吳偉業悼念亡妻郁氏而作。「最是傷心看稚女,一窗燈火照鳴機。」前者是骨肉 ,後者是舊物(織布機)。

吳梅村詩      馬鈴娜略談 吳梅村的七古詩及其蕭史青門曲

清   李漁   斷腸詩哭亡姬喬氏
各事紛紛一筆銷,安心蓬户伴漁樵。贈予宛轉情千縷,償汝零星淚一瓢。偕老願終來世約,獨棲甘度可憐宵。休言再覓同心侶 ,豈復人間有二喬。

喬氏,名復生。李漁家庭戲班中旦角,十九歲去世。李漁寫斷腸詩二十首悼之。

李漁(1611-1685),號笠翁。明末清初戲曲家。

清   王夫之   悼亡
十年前此曉霜天,驚破晨鐘夢亦仙。一斷藕絲無續處,寒風落葉灑新阡。

阡,田間小道,此指墓道。

王夫之(1619-1692),號薑齋。明亡後隱居湘西石船山,人稱船山先生。明末清初著名學者,思想家。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