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9)   本期第六頁

域外詩詞選讀   之十一    更多

越南  阮鼎南   (四)

過阮若著故居有感
絕塞馳驅血濺戈,五湖歸計竟蹉跎。山陽笛媯L窮恨,斜日悲風忍重過。

自注: 阮譚,字若著,殿前上將軍阮公說之子。乙酉(公元一八八五年)之變,御駕幸廣平,若著以兵部參知,率義兵討賊(法國)。後乘輿而狩 ,若著赴援不及,遂自盡於山中。百姓悲之,為立祠,歲時饗祀。其故居在清華城東。

乙酉即公元一八八五年,咸宜帝阮福明元年也。是年五月,尊室說政變,挾帝奉三宮北幸。以避法兵。法與太皇太后及皇太后立景宗純皇帝昇即位。十月,尊室說護帝至廣平之蟡汛,一八八八年 ,純皇帝同慶三年,十月赴非州,十一月咸宜帝赴法,十二月純皇帝亦崩。

哀黎曾齋
宿草干戈外,傷心淚數揮。浮生流水急,片語夜燈微。星日應長在,風雲竟不歸。招魂嗟已矣,寂寂首山微。

自注: 黎克璽,字曾齋,清化東山人。乙酉京城不守,以舉入起兵勤王,事敗入山,得病卒。其軍中寄友人云:此生肝膽無鯨鱷 ,到處江山有鬼神。對月欲窮黃石路,臨風長憶白衣人。」病革(即亟字,音擊)時 ,寄友有云:煩君修小傳,呼作越遺民。鳴呼!死不忘國,真烈士哉!

鯨鱷: 指法國人
白衣人: 案:集謝翺冬青引別王潛詩:白衣人拜樹下起,靈禽啄粟枝上飛。

奉寄厚甫先生
白髮雲山外,丹心日月中。先生能對雪,下士每聞風。麟踣成新史,鵑啼失故宮。尺書千里意,愁絕對江風(楓)。


自注: 陳公輝積,字厚甫,河內南壽人,嗣德年間,官學政。見羣奸當路,朝政日非,引病歸。變姓名隱於農圃,敝衣蔬食,終身不入城市,時人比之沮溺云。

嗣德,阮氏簡宗毅皇帝福昊年號,凡三十六年,次年改元建福,凡一年,即自清道光二十八年,公元一八四八年至光緒九年,公元一八八三年也。越南自一八六一年即為法所管轄(越南北部),即嗣德十四年 ,清咸豐十一年也。

張潮幽夢影:因雪想高士 ,因花想美人。因酒思俠客,因月想好友。
鵑啼:用蜀王杜宇事,詳《古風》注。

贈波羅蜜寺園覺上人
偶來尋古寺,散髮步烟蘿。名士每如此,江山將奈何。問天宜慟哭,席地一長歌。擬把煩襟滌,楊枝露未多。

自注云: 阮公科論,承天南浦人。官清化布政使。乙酉(一八八五年)之變,謀出師討賊(法國人),為同僚所阻 ,棄官歸里,隱於禪,十餘年不入城市,親友來見,竟日無一語。獨余訪之,輒相對痛哭。

乙酉事見過阮若著故居有感注。

潘公廷逢輓辭
萬里哀笳不可聞,六龍天外隔煙氛。兵戎執義扶宗國,袍笏臨危拜聖君。廊廟舊傳真御史,江湖今泣故將軍。他年再見中原定,捍賊常山有大勳。

廊廟舊傳真御史句: 自注:甲申(一八八四年)廢立之事,公為諫官,以直言忤時宰罷職,名重一時。

自注: 公河靜人,咸宜(咸宜皇帝)乙酉(一八八五年),率諸道兵勤王,與賊(法國人)相持十餘年。兵敗入山 ,疾亟,素衣冠望闕五拜而逝。

案:簡宗毅皇帝阮昊,建福元年甲申,公元一八八四年,清光緒十年,吏部尚書尊室說(音月)任兵部尚書,阮文祥為吏為吏部尚書,范慎遹為戶部尚書。三月,法軍攻取興化省城。五月 ,法國全權大臣巴德哪(一作波詞奴)與監督黎那至越訂新約。至使館,遞法國勅書。范慎遹尊室𤄫等與法訂約,銷毁清與越南所封印(封冊印鑑)。六月 ,毅皇帝崩,阮文祥等以皇弟福明入繼大統,六月,即位於太和殿,仍用舊元,(以明年為咸宜元年。)九月,阮文祥等弒前嗣君於獄中。咸宜元年乙酉,(清光緒十一年,公元一八八五年)五月 ,尊室說政變,挾帝奉三宮車駕北幸。帝與三宮至廣治省行宮,六月,帝徙河靜山防,旋又徙去。法司令捕阮文祥范慎遹等赴法。慎遹途中病殁,法人投其尸入海,迎景宗純皇帝昇即位 。十月,改元同慶,呈國書至法,以阮有度為顧命良臣,機密大臣,兼北圻(河內)經略大使,潘廷評為顧命良臣,吏部尚書,廣南山防使陳文璵等豪紳,集眾迫省城,為法軍所逐。河靜黎寧 ,(布政使堅之子)集眾迫省城,布政使黎玳遇害,按察鄭文彪被捕病殁。咸宜帝至河靜山防,山防使及豪紳奉帝居衙署。時國內大亂,義兵豪紳士庶合眾抗法,帝出諭歸順 。時咸宜帝潛居蟡汛(屬廣平),各地反法起義之眾不絕。帝(純皇帝)諭天下凡從咸宜帝作亂者,其速散命待命。一八八八年,同慶三年戊子(清光緒十四年)十月,咸宜帝被脅必以汽船送赴英車兒(阿爾及利亞)居住 ,十一月,隨赴法國,十二月,純皇帝崩,成泰皇帝福昭繼統,(一八八九年)其後再歷三帝,至一九五五年,南越總統吳菩圊襲G為共和國而自任總統。

書懷呈東山陳將軍
世路茫茫幾萬重,寸心如馬欲追風。奔吳待展孤臣志,有趙先資老將功。劍外橫觀新宇宙,燈前縱論古英雄。一樽預訂歸來日,雲霽南天旭影紅。

自注: 將軍累立戰功,乙酉京城之役,將軍殿,伏險轟擊,賊兵不敢逼駕。丙戌,會清化義兵於三亭,與賊劇戰,屢殲其渠,後以眾寡不敵,引兵從山路北去。

奔吳,用伍子胥自楚奔吳,後以吳兵入楚,報父兄仇事,有趙,用趙奢廉頗禦秦捍趙事。

贈阮雲桂珏   五首選一
同君身世碧雲間,醉自高歌夢自閑。別後無勞問蹤跡,春風飛鶴萬重山。

哭阮畸菴
一慟天門夕照沉,儒衣飄泊到如今。江山放逸才人筆,風雨悲歌烈士心。四座猶聞談北海,九秋曾共仿東林。摩挲劍匣知誰贈,回首南溟積霧深。

自注: 畸菴曾上書言事,不報。

南溟: 此指其故國越南。

北海: 後漢書孔融傳:舉融為北海相。又曰:拜太中大夫 。性寬容少忌,好士,喜誘益後進。及退閑職,賓客日盈其門。常歎曰:坐上客常滿 ,尊中酒不空。吾無憂矣。
東林: 謂明末顧憲成等東林書林人士也。

奉懷衛正侯
望斷千山更萬山,孤鴻飄泊塞雲間。十年夢想成虛語,百戰鋒稜憶舊顏。北向節旄空自落,西遊車馬幾時還?平生一副傷心淚,灑向南屏石盡斑。

別阮師昌
携手更何日,將離情愈親。交深露肝肺,客久厭風塵。天海銘心切,河山墜淚頻。花源歸路遠,誰與結芳鄰?

東渡寄語諸同志
長路揚鞭出國門,茫茫大海界乾坤。有生終雪山河恥,未死難忘君父恩。南楚關心揮怨淚,東京迴首弔忠魂。壯遊誰共磨雙劍,一掃風塵萬里昏。

旅吳
剩水殘山落日遙,國魂渺渺竟難招。生為獨鶴歸何益,死化哀猿恨未銷。黃海怒濤秋撫劍,吳門寒月夜吹簫。惟餘壯志渾如昨,萬丈虹霓貫碧霄。

鶴歸: 見《望那山憶陳隱士遺事偶成》
化猿: 《藝文類聚》卷九十:抱朴子曰:「周穆王南征,一軍盡化,君子為猿為鶴,小人為蟲為沙。」

杭城旅夜
小院春寒一榻幽,瀟瀟風雨似殘秋。孤燈易警千山夢,濁釀難消萬古愁。朔塞烽埃空叱馭,西湖煙柳幾登樓。岳王墳上精忠柏,淚灑南枝久不收。

叱馭: 漢琅邪王陽為益州 刺史,行至邛郲九折阪 ,嘆曰:「奉先人遺體,奈何數乘此險!」因折返。及王尊為刺史,「至其阪…… 尊叱其馭曰:『驅之! 王陽為孝子, 王尊為忠臣。』」見《漢書王尊傳》。後因以「叱馭」為報效國家,不畏艱險之典。

南望
一聲義鼓壯山河,仇血滔滔逐逝波。無限筆鋒並(此音兵)舌劍,回頭終愧魯陽戈。

自注: 黃將軍參,與賊戰於北河大插A時乙酉正月也。

魯陽戈:初學記卷一:淮南子云:魯陽公與韓搆難 ,戰酣,日暮,援戈而揮之,日為之反三舍。

壺城旅夜
頻年水涘復山椒,永夜高歌慰寂寥。地遠南陽還杖策,人非伍子亦吹簫。氣吞波浪滄溟隘,心戀星辰紫極遙。惆悵國魂招未得,論兵羞對霍嫖姚。

地遠南陽還杖策: 見《後漢書》鄧禹,漢光武事。
吹笙見《感成》注。嫖姚,謂霍去病也。

和肥遯去晉別諸同志原韻
三宿桑陰意索然,多君長路先鞭。橫戈日域風吹髮 ,倚劍天山雪滿肩。

肥遯: 人名。
三宿: 《後漢書・襄楷傳》:「浮屠不三宿桑下,不欲久生恩愛。」言浮屠之人寄宿桑下者,不經三宿便即移去,示無愛戀之心也。

著先鞭: 《晉書・劉琨傳》:「與范陽祖逖為友 ,聞逖被用,與親故書曰:『吾枕戈待旦,志梟逆虜,常恐祖生先吾著鞭。』」

*   *   *   *   *   *   *   *    *

越南自一八六一年淪為法國殖民地,一九四一年,為日本所佔領,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投降,盟軍统帥部分越南為二,以北緯十六度為界,北由中國受降,南由英國受降 ,乃成分治之局。保大皇帝阮福晪於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五日退位,同年八月三十日舉行退位典禮。一九四六年一月六日,越南人民政府成立,三月三日,胡志明被選為主席,與法國殖民政府對抗 。一九四九年三月八日,保大與法簽訂法越協定,同年四月二十五日,保大回國,六月十四日,在西貢復辟,成立越南政府仍代法國殖民政府。一九五四年七月,日內瓦會議,訂立越南停戰協定 ,實行南北分治,仍以北緯十六度為界。一九五五年十二月三日,南越總理吳廷俶通過公民投票,廢棄保大,宣佈南越為獨立共和國,而自任總統。由此成為胡志明吳廷俶對峙之局。

(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選講)


夏承燾  域外詞選  (三)    更多

德山樗堂

德山樗堂,名純一,字公秉,號樗堂,又號夢梅瘦仙。越前人。明治初,仕東京司法省。明治九年卒。森春濤門下詞家。清人葉煒(松石),嘗為東京華語教師,甚愛樗堂及丹羽花南 ,永坂石埭之才,以為三人詩學西昆,為東國之秀,欲選三家詩合刻之,未果。嘗謂樗堂極相思一首 ,可為張炎,吳文英替人。

極相思   鷺津判事宅賞梅花,諸公皆有詩,予亦填詞。
一聲長笛誰家?吹月上梅花。鶴歸天杳,星搖水皺,今夕寒些。   春雪撲簾香暗度,愛美人 ,玉骨清華。歌邊影瘦,酒邊夢白,六扇窗紗。

北條鷗所

北條鷗所,名直方,東京人。慶應三年(1867)九月生,少槐南(森槐南)三歲,仕司法省大審院書記長。明治三十八年(1905)以肺病卒。

醉落魄   春夜
江南一別,多風正是愁時節。今宵酒醒何淒絕。楚管誰家,吹上黃昏月。   這月曾經光皎潔 ,那人瘦影春寒徹。梨花雪後酴醾雪。淺夢重簾,多病都休說。

酴醾: 歲時記:酴醾本酒名 ,以花色似之故名,亦作荼ョC

昭君怨   秋夕咏懷
昨日荷亭水榭,今夜秋風月下。伴我苦吟聲,亂蛩鳴。   歷歷白榆如雨 ,旁有青鸞孤舞。天上也愁多,淡星河。

歷歷白榆: 《古樂府》:「天上何所有,歷歷種白榆。」
青鸞孤舞: 《白帖》:「孤鸞見鏡睹其影,謂為雌,必悲鳴而舞。」

相見歡
淚痕忍裹鮫綃,做珠拋。報道小桃紅落鏡生潮。   怎耐得,一枝笛,可憐宵 。蝶影花魂入夢共飄搖。

鮫綃: 昭明文選吳都賦劉淵林注:俗傳鮫人從水中出 ,曾寄寓人家,積日賣綃。鮫人臨去,從主人索器,泣而出珠滿盤。
小桃: 陸游老學庵筆記:歐陽修咏小桃詩云:雪媔}花人未知 ,摘來相顧共驚疑。便須索酒花前醉,初見今年第一枝。』」初但謂桃花有一種早開者,及游成都,始識所謂小桃者 ,上元前後即開花,狀如垂絲海棠。

前調
惺忪入夢偏驚,絮初縈。道是點燈時也那堪情。   晚梅落,風綫約,雨絲輕 。隔簾兒聽得不分明。

減字木蘭花   春夕
一枝楚管。吹到梨花淒欲斷。今夕輕寒。月落香雲落畫欄。   西廂酒醒。悄地珠簾春有影 。無限纏綿。柳弱於人劇可憐。

西廂:麗情集:鶯鶯寄張生詩待月西廂下 ,迎風户半開。月移花影動,疑是玉人來。」

雙調南歌子   春雨詞
芳草萋萋綠,離情脉脉間。東風一颯太無端,吹得晚梅花瘦小欄干 。   翠黛愁將蹙,紅琴悶不彈。悄聽簾外雨潺潺。燕子堂襟只管說春寒。

「襟」字疑「深」之誤。

前調
金鴨香猶裊,珠簾晚不鈎。一奩秋水懶梳頭。閉對海棠贏得幾分愁。   料峭餘寒重,淒淒院落幽。濃春真個似殘秋。十日雨絲風片鎖妝樓。

雨絲風片:湯顯祖《還魂記》:「雨絲風片,煙波畫船。」王士禎《秦淮雜詩》:「十日雨絲風片堙A濃春煙景似殘秋。」


陶俊新  詞在日本的傳播  (三)   更多

天保年代的詞人  

日下部夢香

天保年間相當清咸豐前後,日本詞壇出現了可喜的局面。天保五年(1835)賴杏坪自印《春草堂詩抄》,雖無聲情並茂之佳製,但集中有詞三十三闋。其中,中長調十一闋 。這是空前未有的現象。

天保十年(1840),日下部香的《夢香詞》問世,這是日本詞壇的重大收獲,是日本人的第一部詞集。

日下部香,字夢香,號查軒,江戶人,是德川幕府的儒官,江戶幕府時代的詞家。據其同時代詞人設樂能潛稱:查軒是在「螢窗叩寂,兔窟投閑・・・・・・・・名心已掃 ,幻想全消」的退閑生活中「混迹釣徒,遙慕玄真之逸致:托名詞隱,每追万俟之芳踪」而作詞的。並許其詞「旨要空靈 ,音刪靡曼。含商咽徵,都能諧沈約之聲;瀹雪詞冰,未必遜張先三影。」(見《 夢香詞序》)雖不無溢美之嫌 ,亦可見時譽之盛。

青玉案   江村春感
翠篷重問垂虹路,輕載得,春山去。怪底何來香暗度。掠波嬌燕,沈煙倦蝶,恰是銷魂處。   短長亭畔斜陽暮,蒼壁空殘舊題句。摟指韶光今幾許。楊花態薄,梨花夢淡,豈可堪風雨。

臨江仙   寒柳
十里江村年欲晚,嚴霜瘦損衰楊。殘煙甚處是雷塘,寒鴉棲未定,疏影透斜陽。   漫記春風攀折際,絲絲染了鵝黃。者番何不斷吟腸。酒旗青一片,依舊尚飄揚。

惜秋華   牽牛花
一種幽葩,已秋迎綺節,翠綃將破,剩雨殘煙,妝成尚含妍冶。何須秀蔓縈纖,開不盡露珠傾瀉。今夜。映紗囊亂螢,彩燈走馬。   曙月小窗下。盡癡兒摘去,欲添釵尕。恰是素颸蕭颯。影欹香惹。吟懷占斷新凉,想花庵往年閑雅。無奈。這柔姿,午陰凋謝。

按:章質夫的《水龍吟楊花》有云:「香球無數」。不知楊花非花 ,原無香氣。查軒有「影欹香惹」之句,不知牽牛花雖雅淡,卻無香可惹。咏物誤稱,終是一病。

東風第一枝   咏梅
白獺痕消,蒼蛟影迸,東風已破皴玉。凍雲縹緲新畬,落日蕭條古驛。數株開遍,尋夙約,呼船穿屐。恰那邊,漸遞幽香,掩映好苔修竹。   須醉着,淡紅輕雪。未吟了,昏黃微月。望迷一點銀篝,夢斷三聲鐵笛。似疏還密,把瓦硯,閉摹豐格。更幾回,索笑巡檐,緬想水曹官閣。

按:查軒好作咏物詞,多得形似,此詞則頗得梅花神韻。

野村直温(篁園)
 
野村直温(1774~1843),字君玉,號篁園,又號紫芝山樵。東京人,著有篁園全集二十卷 。其中詞集二卷名秋篷笛譜,收詞一百五十首 。詞風近似史梅溪,吳夢窗。

青玉案   暮春書感用賀方回韻
落花狼藉西溪路,不忍踏,殘紅去。永晝愔愔誰與度?半簾新綠,蝶淒鶯慘,總是撩人處。   九旬芳景看將暮,細寫離悰入詩句。一笑百年知幾許?閑愁難遣,清歡易徂,那更廉纖雨。

按:雖不及賀梅子之工,然亦深有情致,結拍尤餘音不絕。
 
西子妝慢   荷花
綠蓋風翻,朱幢雨潤,路隔水精宮闕。江妃步穩襪無塵,剩凝成,幾堆蛟沫。玉容嬌絕。漫寫入,紅情一闋。願吟魂,化了鴛鴦去,芳塘寄迹。   煙波闊。欲采緗房,素手划蘭楫。錦雲深處不逢人,露沾襟,淚珠偷結。炎凉電瞥。怕霜墜,繁香銷歇。夢難尋,三十六陂殘月。
 
按:篁園咏物詞頗細致。上片結句和下片結句都有情思悠悠之勝。
 
東風第一枝   梅花   用史邦卿韻
宿凍才消,晴漪漸皺,陽梢暗逗輕暖。玉人未展愁容,笑渦貯春猶淺。煙橋獨立,更襯着,龍綃柔軟。怕遠樓,畫角三聲,舞影學他飛燕。   雲淡漠,冷光照眼。風料峭,嫩芳撲面。一番報信吳溪,五分引游蜀苑。黃昏纖月,隔瘦竹,半彎如綫。似翠禽,喚夢林間,依約縞衣重見。
 
按:夏承燾謂篁園咏物詞「細膩不減史達祖,吳文英。」(見《域外詞選》),可於此詞見之。唯咏物詞以旨意深遠為上乘 ,餘於篁園不能無間焉。
 
明治時代詞的復興  

明治時代(1868~1912),相當於中國的晚清時期。晚清時期,國事日非。仁人志士,愛國傷時之情發之於詞 ,使晚清詞壇異彩紛呈,波瀾壯闊。雅士詞人的交游日廣(網主案:中日文人雅士兩地往來交游),學者名流的避亂亡命,澤被東瀛。致使日本詞壇出現了詞學復興的空前盛况。其中 ,以昌平黌為中心的詩人,文士均擅填詞。且海運開通,來自中國的詞籍翻印日增。促成了日本詞學的發展。

詞人,經學家竹添光鴻別號井井。因仰慕晚清學者俞樾,明治十年曾到蘇州謁見 。井井游北京時曾輯詩詞小集名《燕游草》。俞樾有《釆錄吟》相酬。

詞人今井秋苹(1862~?),光緒十三年(1887)在德國留學,晚清番禺名詞家潘飛聲(1857~?)到德國執教 ,二人均是才華艷發的翩翩少年。意氣相投,酬唱頗多。

晚清大詞家文廷式以講求新政為朝善}官,避禍東行,當其抵東京時,日本詞家組織歡迎。

變法領袖,大詞家梁啓超,變法失敗後亡命日本,日本詞學家森川竹磎在其《隨鷗集》中為梁發表鼓吹變法的悲憤感慨之作。

明治初年,長三洲曾組織「香草詞社」,講授填詞法,借以推廣倚聲之學。編有《香草社填詞滙編》,其中以山本鴛梁詞作較佳。

山本世言(鴛梁)(1829!1912),字永圖,號鴛梁,以號行。又稱山本拜石或齋藤拜石。博學多才,工書法,填詞。詞宗玉田,是日本明治天皇期間的大詞家。

清平樂   春怨
一春紅事,過了三分之二。笑語尊前相共醉,只仗夜來夢寐。   深庭得意苔痕,無情又長愁根。不奈這般時候,落花微雨黄昏。

柳梢青   夕陽
黃葉村幽,上方鐘動,人倚高樓。袖影寒生,笛聲幽咽,正是深秋。   長天水色悠悠。目送盡,飛鴻去舟。今古興亡,江山平遠,無限詩愁。

驀山溪   遣懷
興衰旦暮,今古如斯耳。叱咤忽風生,氣蓋世,重瞳兒戲。積珠堆玉,金谷一時豪,浮雲散,逝水空,嬴得傷必淚。   一齊休問,討個安心地。歡笑且隨緣,消受了,風流三昧。百年之後,墓道使人題,湖山長,花月顛,詞客鴛梁子。

按: 湖山長,意即管領山川風物之主人也。全詞乃詞人之自我寫照,頗有出世之想。

虞美人   夏日水亭
荷花開似凌波步。羅襪香來處。玉纖催去碧紗窗,只見釵頭鸚鵡顫雙雙。   紅絲端硯團圓小。拭了還吹了。洛神初拓好裝潢。皓腕撥鐙重寫十三行。

按: 頗得美人神態,設色殊明麗。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