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1)  
本期第二頁

唐代古體詩選讀

杜甫   三吏,三別

原注:收京後作。雖收兩京,賊猶充斥。

至德二年(757)冬,李俶(肅宗長子),郭子儀,李光弼,王思禮收復兩京,形勢大有轉機。乾元元年(758)冬,郭子儀等九個節度使率兵二十萬圍安慶緒於鄴城 。次年春,史思明派援軍至,唐軍終因指揮混亂潰敗。郭子儀等退守河陽,局勢復趨緊張。為應戰事之急,官府四出抽丁,百姓苦不堪言。這時杜甫正好從洛陽回華州住所,沿途見差吏如狼似虎,民不聊生,到處都是紛亂悽慘的景象,便有感而寫下了新安吏,潼關吏 ,石壕吏,新婚別,垂老別,無家別六篇。六篇為一個組詩,世稱 三吏”,三別  

新安吏

客行新安道,喧呼聞點兵。借問新安吏,縣小更無丁。府帖昨夜下,次選中男行。中男絕短小,何以守王城。肥男有母送,瘦男獨伶俜。白水暮東流,青山猶哭聲。莫自使眼枯,收汝淚縱橫。眼枯即見骨,天地終無情。我軍取相州,日夕望其平。豈意賊難料,歸軍星散營。就糧近故壘,練卒依舊京。掘壕不到水,牧馬役亦輕。況乃王師順,撫養甚分明。送行勿泣血,僕射如父兄。

本篇寫征夫訣別的悲動。新安,今河南省新安縣。

石壕吏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踰牆走,老婦出看門。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聽婦前致詞:「三男鄴城戍。一男附書至(一作到),二男新戰死。存(一作在)者且(一作是)偷生,死者長已矣。室中更無人,惟(《文粹》作所)有乳下孫。有孫(陳浩然本作孫有)母未去,出入(一作更)無完裙(一云:孫母未便出,見吏無完裙)。老嫗力雖衰,請從吏夜歸。急應河陽役,猶得備晨炊。」夜久語聲絕,如聞泣幽咽。天明登前途,獨與老翁別。

在暮色蒼茫之時,作者途經石壕,向鄰家借宿。他目睹一幕官差夜中拉伕的慘劇,聽到老婦悲憤的哭訴。

潼關吏

士卒何草草,築城潼關道。大城鐵不如,小城萬丈餘。借問潼關吏,修關(一作築城)還備胡?要我下馬行,為我指山隅。連雲列戰格,飛鳥不能踰。胡來但自守,豈復憂西都。丈人視要處,窄(一作穿)狹容單車。艱難奮長戟,萬(吳作千)古用一夫。哀哉桃林戰,百萬化為魚。請囑防關將,慎勿學哥舒。

石壕西行,便是潼關,它是扼守長安的戰略要地。鄴城敗後,洛陽緊急,長安也有再度陷賊的危險。為備萬一,唐軍又在潼關大築工事。     一天,作者路經此地,只見築城關道,上下忙碌,便與督役攀談起來。他希望守將能吸取潼關慘敗,喪師廿萬的沉痛教訓,依險堅守,切勿輕舉妄動。

新婚別

兔絲附蓬麻,引蔓故(一作固)不長。嫁女與征夫,不如棄路旁。結髮為妻子(樊作君妻),席不煖君床。暮婚晨告別,無乃太匆忙!君行雖(一作既)不遠,守邊赴(一作戍)河陽。妾身未分明,何以拜姑嫜?父母養我時,日(一作月)夜令我藏。生女有所歸,雞狗(一作犬)亦得(一作相)將。君今生死地(《杜臆》作生死地,陳浩然作死生地,一作今往死地,一作生往死地),沉痛迫中腸。誓欲隨君去(一作往),形勢反蒼黃。勿為(一作改)新婚念,努力事戎行。婦人在軍中,兵氣恐不揚。自嗟貧家女,久致(一作致此)羅襦裳。羅襦不復施,對君洗紅妝。仰視百鳥飛,大小必雙翔。人事多錯迕,與君永相望。

這是一個新婚女子對征夫的臨別之言。結婚第二天,她丈夫就被徵赴河陽戍守。她先是埋怨,後悔,轉而勉勵丈夫勿為新婚念,努力事戎行 ”,最後向丈夫表示自己的忠貞,並希望夫妻永不相忘。

垂老別

四郊未寧靜,垂老(一作死)不得安。子孫陣亡盡,焉用身獨完?投杖出門去,同行為辛酸。幸有牙齒存(一作好),所悲骨髓(一作肉)乾。男兒既介冑,長揖別上官。老妻臥路啼,歲暮衣裳單。孰知是死別?且復傷其寒。此去必不歸,還聞勸加餐。土門壁甚堅,杏園度亦難。勢異鄴城下,縱死時猶(晉作獨)寬。人生有離合,豈擇衰老(一作盛)端。憶昔少壯日,遲迴竟長嘆。萬國盡征戍(一云東征),烽火被岡巒。積屍草木腥,流血川原丹。何鄉為樂土,安敢尚盤桓?棄絕蓬室居,塌然摧肺肝。

這是一個垂老征夫的自述。他子孫都已陣亡。現在又輪到他上前綫了。老妻臨別哭送。同行為之辛酸。他時而自慰;當想到此去必不歸 ” 馬上就要棄絕蓬室居”時。他病苦得肝肺崩裂。

無家別

寂寞天寶後,園廬但蒿藜。我里百(一作萬)餘家,世亂各東西。存者無消息,死者為(一作委)塵泥。賤子因陣敗,歸來尋舊(一作故)蹊。久行見空巷(一作室),日瘦氣慘悽。但對狐與狸,豎毛怒我啼。四鄰何所有?一二老寡妻。宿鳥戀本枝,安辭且窮棲。方春獨荷鋤,日暮還灌畦。縣吏(一作令)知我至,召令習鼓 鞞。雖從本州役,內顧無所攜。近行止一身,遠去終轉迷。家鄉既盪盡,遠近理亦齊。永痛長病母,五年委溝溪。生我不得力,終身兩酸嘶。人生無家別,何以為蒸黎。

一個敗陣歸來的征夫,見里巷一空,園廬蕩盡,不勝酸楚。他想獨個兒重理舊業,沒料到縣吏又徵調他到州上服役。這一次他孑然一身,無家可別,只得懷着滿腔的悲憤踏上新的路程。

以上梁鑒江 選釋


喻守真《唐詩三百首詳析》選讀    唐人絕句評        周振甫談唐詩三百首

《唐詩三百首》流行的版本,目下有三種。就注釋說,上海古籍出版社本金性堯同志的《唐詩三百首新注》,吸收了前代和當代的研究成果,除注釋外,兼及風格,最為詳備,後來居上。陳婉俊補注的《唐詩三百首》,保存了孫洙的批語,對理解這些詩有啓發。補注引用典故的原文,比較詳實,也有特色,中華本喻守真的《唐詩三百首詳析》,對每首詩都注明平仄,便於按平音步仄音步來念,可以收到"不會吟詩也會吟"的效果,每首詩後還附有注釋和作意,可供參考。

李白   春思   五古
燕草如碧絲,秦桑低綠枝。當君懷歸日,是妾斷腸時。春風不相識,何事入羅幃。

平聲支韻
作意:
這種詩大抵寓言居多,是假託女子的口氣,來抒寫詩人的感想。這首詩是說女子的貞潔,比喻自己的正直。
作法: 燕草秦桑兩句是並列的,是說燕地的春草,已如碧絲般的發綠,秦地的桑樹,已經葉子很盛,枝幹也垂下了。三四兩句是垂直的,在詩法中叫「流水對」。是說當你見到芳草而想歸來的日子正是我見到桑樹而斷腸的時候 ,這兩句仍是承上而下。末二句,說出正意,說我心貞潔,不是外物可以引誘的。

李白   下終南山遇斛斯山人宿置酒   五古
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卻顧所來徑 ,蒼蒼橫翠微。相攜及田家,童稚開荊扉。綠竹入幽徑,青蘿拂行衣。歡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揮。長歌吟松風,曲盡河星稀。我醉君復樂,陶然共忘機。

斛斯,北方的複姓

平聲微韻
作意:
這首詩是寫作者下山後到山人家留宿,飲酒高歌的事情。在這樣「良辰美景賞心樂事」的幽美環境堙A那得不「樂」,那得不忘了身外的一切一切。
作法: 開口說「暮」即為「留宿」地步,首四句是寫下山來由前山後路上的暮景。「山月」「蒼蒼」都是從「暮」字生發出來。「
相攜下四句,是寫同到山人的家,和進門後一路所見的景物,扣住題目字。歡言得所憩是入室,並微逗宿字。美酒聊共揮置酒,酒後酣歌,不覺夜深,正點「」宿字。末二句承上文置酒長歌,結出樂而忘機的意思來。又,詩中有相攜字,見得作者和斛斯山人是同遊終南山。後來用「共揮」,用「我」,用「君」,用「共忘」,足見兩人相契的深了。


又玄集,唐末韋莊選唐詩 ,從盛唐至晚唐作者142人,詩297首。取材面廣,包括各個方面詩人,甚至僧人婦女。國內已佚,日本尚存享和三年(1803)刻本。日本學者攝影寄予夏承燾先生,收入唐人選唐詩,1956年中華書局排印 。韋莊,中唐詩人韋應物四世孫,昭宗乾寧進士,曾任校書郎,左補闕。後至蜀任王建前蜀宰相。    (二十)

杜荀鶴   春宮怨
早被嬋娟誤,欲衖{鏡慵。承恩不在貌,教妾苦為容。風暖鳥聲碎,日高花影重。年年越溪女,相憶採芙蓉。

崔塗   春夕旅夢
水流花謝兩無情,送盡東風過楚城。胡蝶夢中家萬里,子枝上月三更。故園書動經年絕,華髮春惟滿鏡生。自是不歸歸便得,五湖烟景有誰爭。

唐彥謙   長陵
長陵高闕此安劉,附葬累累盡列侯。豐上舊居無故里,沛中原廟對荒丘。耳聞英主提三尺,眼見愚民盜一抔。千載竪儒騎瘦馬,渭城斜日重迴頭。

女郎劉媛   長門怨
雨滴梧桐秋夜長,愁心和雨到昭陽。淚痕不學君恩斷。拭却千行更萬行。

女郎薛陶   罰赴邊有懷上韋相公
聞道邊城苦,而今到始知。却將門下曲,唱與隴頭兒。

女道士魚玄機   臨江樹
翠色連芳岸,煙姿入遠樓。葉鋪秋水面,花落釣人頭。根老藏魚窟,枝低繫客舟。蕭蕭風雨夜,驚夢復添愁。

完.......


送別與悼亡詩詞選讀

流傳下來的古典詩詞中,關於愛情的詩篇佔有很大的比重,而其中描寫離別與悼亡的作品又最令讀者有較深刻的感受。前人的悼亡作品中 ,我們熟悉的又膾炙灸的有晉-潘岳的悼亡詩,唐-元稹的遣悲懷,宋-蘇軾的江城子,清-納蘭性德的《沁園春》 。其它作家在這方面的詩詞是讀者少有留意的。這堣雯虼鉹中@些也頗值得賞析的作品。

范當世   大橋墓下
草草征夫往月歸,今來墓下一沾衣。百年土穴何須共,三載秋墳且汝違。樹木有生還自長,草根無淚不能肥。泱泱河水東城暮,佇與何人守落暉。

范當世原配夫人吳大橋死於光緒十年,其時,當世正供職於湖北通志局,未能及時奔喪。此後,為衣食奔走無暇親臨墓下,直至光緒十二年,歷時三載方才有機會憑弔吳氏之墓 ,在范當世心中,極是一件遺憾的事。五,六兩句,當世借墓地周圍的樹木終年生機不絕,而墳草為秋寒殺氣已經枯萎,露出草根,歸罪於未能及時看顧亡妻墓穴 ,沒有自身淚水的澆灌所致。

范當世 ,(1854-1904),字肯堂,江蘇通州人。生於清文宗咸豐四年,卒於清德宗光緒三十年,年五十一歲。有才名,尤工詩。有《范伯子》詩集行於世。

紀昀  

紀曉嵐在眾多的妻妾中,最喜歡沈氏和郭氏。沈氏字明央A祖上為長洲人,流寓河間。明弁垂銈埏哄A殊不類小家女,曾說:女子當以四十以前死 ,人猶悼惜,青裙白髮,作孤雛腐鼠,吾不願也。明它漁氶A年僅三十。郭氏名彩符,死時亦年輕。紀曉嵐為她們寫了許多詩篇,極其纏綿悱惻。他為郭氏寫的悼詩,其一云:

風花還點舊羅衣,惆悵酴釄片片飛。恰記香山居士語,春隨樊素一時歸。

他為沈氏所寫的悼詩云:

幾分相似幾分非,可是香魂月下歸。春夢無痕爭一瞥,最關情處在依稀。
到死春蠶尚有絲,離魂倩女不須疑。一聞驚破梨花夢,卻記銅瓶墮地時。

而紀曉嵐為馬氏(紀曉嵐同父異母兄長為他操辦的婚姻,娶任城武縣令馬永圖之女為妻)寫的祭文,卻充滿著禮教,而無愛戀之情。他之所以對馬氏還是比較滿意的,除了一是她的家世,二是她賢淑的女德。馬氏對沈明央A不僅不潑酣,反而疼愛有加,視如親生女兒,這使紀曉嵐非常感動。

紀昀,(1724-1805)字曉嵐,一字春帆,直隸獻縣人。生於清世宗雍正二年,卒於仁宗嘉慶十年,年八十二歲。乾隆十二年(1747)舉人,十九年,成進士,改庶吉士。累遷侍讀學士,坐事戍烏魯木齊,尋釋還,復授編修,官至協辦大學士,加太子太保。嘗任四庫全書總纂,校訂整理,每書悉作提要。自著有遺集及閱微草堂筆記七種,並行於世。

趙翼(甌北)   夢亡內作
生前心事有餘悲,入夢依然淚暗垂。從我正當貧賤日,與君多半別離時。紙錢豈解營環佩,絮酒難償啖粥糜。一穗寒燈重悵憶,簾前新月似愁眉。

趟翼與妻子劉氏結婚十一年,長期一在江南,一在燕北,愛妻遽然長逝。詩媔陘今坐O寫夢境和夢醒的悲懷,一句一淚,結句移情於景,更覺含不盡之意見於言外。元稹悼亡說"今日俸錢過十萬,與君營奠復營齋",此詩之頸聯是翻案之作。

趙翼 ,(1727-1814),字雲松,號甌北,江蘇陽湖人。生於清世宗雍正五年,卒於清仁宗嘉慶十九年,年八十八歲。乾隆二十六年舉一甲三名進士,授翰林院編修,修通鑑輯覽,後以母老乞歸。嘉慶十五年,重宴鹿鳴,賜三品銜。翼性倜儻,才調縱橫,詩與袁枚,蔣士銓齊名,稱江左三家,尤精史學。著有甌北詩集五十三卷,檐曝雜記六卷,唐宋十家詩話十二卷,皇朝武功記盛四卷,陔餘叢考四十三卷,及廿二史劄記三十六卷。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