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7)   本期第一頁

宋詩選讀  

文天祥 (七)   正氣歌    過零丁洋    念奴嬌     滿江紅     更多文天祥詩作品     吳小如說岳飛的三首詞    岳珂     韓世忠     更多文天祥詩   宋史本傳

文天祥 (1236 - 1282),別號文山,宋代民族英雄和愛國詩人。對元蒙侵略軍進行了頑強抵抗。公元1278年兵敗被俘,被押送燕京,在監牢埵矰F三年,元人屢勸降,都被他堅决拒絕,1282年被殺害。

紀閑
九十春光好,周流人鬼關。人情輕似土,世路險於山。俯仰經行處,死生談笑間。近時最難得,旬日海陵閑。

文天祥於德祐二年二月初九日被迫北上,但是臣心一片磁針石的文天祥 ,是不指南方不肯休的。船至鎮江,他遂於二十九日夜間南逃 ,經過一段驚險的路程,於三月十一日到達泰州(即海陵,今江蘇泰縣)。這詩是在海陵寫的。題目是紀閑》 ,但寫的卻是一段痛苦的回憶。

九十春光好,周流人鬼關。」在這個本是春回大地 ,春光美好的三個月時光裡,我仿佛在人世與鬼域之間轉來轉去,回顧這段日子,危險極了。「人情輕似土,世路險於山。」承接上兩句 ,落實到具體事伴上。人情輕賤似塵土,世路比山路還要險峻,這本就是人世社會的現象,正如王維說的「酌酒與君君自寬,人情翻覆似波瀾。」而文天祥卻是親身的體會 。他回憶南逃到真州的時候,回到了尚未淪陷的國土,滿腔興奮熱誠聯繫兩淮的將領們共同圖謀復國大計,誰知換來的卻是受到被懷疑是已降敵的奸細。李庭芝反眼若不相識,不但不考慮與淮西聯軍抗敵 ,且相信謠傳,說什麼「有一丞相往真州賺城」,要苗再誠殺害文天祥。這正是「人情輕似土,世路險於山。」的真實寫照 。「俯仰經行處,死生談笑間。」詩人又回憶起在真州被逐出後繼續南逃的情景。在行經的地方,到處都是敵人 ,坎窞,隨時隨地都有再被俘的可能,殺機處處,生與死只在談笑一瞬之間。「近時最難得,旬日海陵閑。」捱過了死裡逃生的日子 ,僥倖終於到達了海陵,總算可以透一透氣。這對詩人來說,不無欣慰之感。「最難得」三字,表明這個可略為平靜的環境,過去一段時間是沒有過的 。詩人是三月十一日至泰州,二十一日離開,恰好是十天,所以說「旬日海陵閑」。落一「閑」字,說明這十日之內沒有事故發生 ,慶幸得到稍事喘息的機會。

出海   二首
二十一夜宿宋家林泰州界,二十二日出海洋,極目皆水,水外唯天,大哉觀乎!
一團蕩漾水晶盤,四畔青天作護闌。著我扁舟了無礙,分明便作混淪看。
水天一色玉空明,便似乘槎上太清。我愛東坡南海句,玆游奇絕冠平生。

《出海》二首作於德祐二年(1276)閏三月二十二日海舟上,作者借贊頌大海來抒寫急盼南歸的一腔豪情。這年二月二十九日,文天祥在隨從的協助下,從京口脫逃,夜走真州,經揚州 ,高郵,泰州,通州,歷盡萬險,終於是年閏三月二十一日夜宿宋家林,二十二日出海,在海舟上,寫下這兩首詩以述懷。

揚子江
自通州至揚子江口,兩潮可到。為避渚沙,及許浦顧諸從行者,出北海,然後渡揚子江。
幾日隨風北海游,回從揚子大江頭。臣心一片磁針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兩潮: 海水晝漲曰潮,夕漲曰汐。兩潮即謂兩日。
為避渚沙: 當時崇明島南面江中島嶼被元兵所占,作者欲從海路南歸永嘉,只得繞道走崇明島北面水路入海,再南過揚子江口南下。

文天祥出海以後,心情漸佳,詩的格調也高昂起來。他逃出生天,又憧憬南歸永嘉後的復興事業,首二句寫出他從北海掉船而南,過揚子江口時的興奮心境。後兩句是詩人的誓言,南方指今浙江南部,那埵酗G王的帥府,有宋之的臣民。他以永不改向的指南磁針,比喻其永不背棄國家的堅定救國意志。在南宋,南,北二字不祇是一個地理上的方位詞,實際上代表兩個對立的王朝。

文天祥不祇把從京口逃脫南下途中所寫的詩稱為《指南錄》,而且將他兵敗被執北解大都的獄中詩亦編為《指南後錄》,深意蓋在於此。


汪元量 (一)    (亡國前)記錄上層社會華靡享樂的生活     更多汪元量作品

汪元量,字大有,號水雲,自稱江南倦客,錢塘人。生於宋理宗淳祐六至十年(1246~1250)間一個儒而琴家庭。盛年以詞章給事宮掖,並以琴事謝太后及王昭儀。南宋末年,賈似道專政攬權,皇帝荒淫奢靡,不問民間疾苦,朝庭為小人把持,對外主和,假奏捷報,稱臣納貢,嚴苛重稅,國政日衰,最終元兵南驅直進。宋恭帝二年(1276),臨安失守,國亡。水雲隨三宮被擄北上,沿途所見,凡可喜,可歌,可泣,可驚者,均紀於詩中。其著名之組詩湖州歌九十八首,就是成於此時。留燕期間,數度獄中探視文天祥。後隨瀛國公出居庸關,至上都,輾轉赴內地。返大都以後,又以元世祖使者身份奉使代祀嶽瀆東海。至元二十五年(1288),乞歸,宋舊宮人等為詩詞送別。抵杭之後,又有湘蜀之行,後築湖山隱於西湖。約在元仁宗延祐四,五年間(1317,1318)以後去世。傳世有湖山類稿水雲集水雲詩水雲詞等。

亡國前,記錄上層社會奢靡享樂的生活,汪元量早年曾以詞章給事宮掖,出入宮廷,對這種情況非常了解。如西湖舊夢》其二云:「如此湖山正好嬉 ,遊人船上醉如泥。」,其三云:「回首湧金門外望。裡河猶自沸笙歌。」 ,其六云:「一箇銷金鍋子裡,舞裙歌扇不曾停。

其五云: 溶溶漾漾碧粼粼,船去船來不礙人。日午中官傳上旨,內家宣賜玉堂春。

其七云: 帝城官妓出湖邊,盡作軍裝鬥畫船。奪得錦標權遺喜,金銀關會賞嬋娟。

其八云: 王孫挾彈打鴛鴦,紅藕花前世界涼。揭起篷窗弄湖水,潛螭雙眼射金光。

其九云: 芙蓉照水桂香飄,車馬紛紛度六橋。錦幔籠船人似玉,隔花相對學吹簫。

詩應作於自湘,蜀歸來之後。詩題既為「舊夢」,當是以回憶的口吻來記當年之時。「一箇銷金鍋子裡 ,舞裙歌扇不曾停。」 正是南宋末年上層社會最佳寫照,和當時流傳的 銷金鍋兒(銷金窩)諺語不謀而合。馮金伯《詞苑萃編》記載云:「西湖之盛,盛於有唐。至宋南渡建都,遊人仕女,畫舫笙歌,日費千金,時人目為銷金窩。」《武林舊事》也有「西湖遊幸條」記述同樣的遊湖盛況。這種遊湖縱樂的記載,汪元量在其他作品中也經常提到。《醉歌》其八云:「湧金門外雨晴初,多少紅船上下趨。」《柳梢青・湖上和徐雪江》云:

灩灩平湖,雙雙畫槳,小小船兒。嫋嫋珠歌,翩翩翠舞,續續彈絲。   山南山北遊嬉,看十里,荷花未歸。緩引壺觴,箇人未醉,要我吟詩。

瑞鷓鴣・賞花競船》云:

內家雨宿日輝輝,夾遙桃花張錦機。黃纛軟輿抬聖母,紅羅涼繖罩賢妃。   龍舟縹緲搖紅影,羯鼓諠譁撼綠漪。阿監柳亭排燕處,美人鬥把玉簫吹。

除了遊湖享樂,笙歌樂舞也是上層社會華靡生活的普遍景像,《越州歌》其十六云:

昨夢吳山閬苑開,風吹仙樂下瑤臺。翠圍紅陣知多少,半揭珠簾看駕來。
其十八云:
內湖三月賞新荷,錦纜龍舟緩緩拖。醉裡君王宣樂部,隔花教唱采蓮歌。
其十九云:
年年宮柳好春光,百囀黃鸝遶建章。冶杏夭桃紅勝錦,牡丹屏裡燕諸王。

正如林升《西湖》寫的「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薰得遊山醉,直把杭州作汴州。」生活,物質過度的享樂,容易造成心志頹廢,整個南宋上層社會既然迷失在笙歌作樂,賞花燕集的生活中,對國家大事自然忽略,也正是走向亡國的先兆。因此當元人大舉南下時,根本就無招架之力。

黃麗月《汪元量詩史研究》


朱淑真

李清照,朱淑真兩位宋代女作家,都是以她們的詞作見稱於後世,詩的作品就比較少為人注意。朱淑真,號幽棲居土,北宋錢塘(今浙江杭州)人,又一說是浙江海寧人。傳說她的丈夫待她很不好,她心情很壞,因此把詞集題為斷腸集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黄昏後。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這一闋《生查子》詞,相傳是女詞人朱淑真所作。她還有七律 《元夜》三首,是咏元宵夜游的,最後一句「未必明年此會同」,顯然是慨嘆良辰不易得,應該及時行樂的意思。我國的嘉時令節,和女性關係最深的,當然是七夕的所謂乞巧節,人們早已稱之為女兒節。但除了乞巧節外,在元宵節裡,也有不少關於女性的故事。

元夜  三首
闌月籠春霽色澄,沉沉簾幙管弦清。爭豪競侈連仙館,墜翠遺珠滿帝城。一片笑聲連鼓吹,六街燈火麗昇平。歸來禁漏逾三四,窗上梅花瘦影橫。
壓塵小雨潤生寒,雲影澄鮮月正圓。十里綺羅春富貴,千門燈火夜嬋娟。香街寶馬嘶瓊轡,輦路輕輿響翠軿。高掛危帘凝望處,分明星斗下晴天。
火燭銀花觸目紅,揭天鼓吹鬧春風。新歡入手愁忙裡,舊事驚心憶夢中。但願暫成人繾綣,不妨常任月朦朧。賞燈那得工夫醉,未必年年此會同。

前二首寫元宵夜帝城的繁華熱鬧景象,重點描繪人們於元宵夜的活動,洋溢着節日的歡樂,末一首則暗含知音難覓,佳會未必是長久如此的哀嘆。

元夜遇雨
煙火笙歌是處休,沉沉煙雨暗皇州。危樓十二闌干曲,一曲闌干一曲愁。

詩寫元夜春雨,情事清婉,與《元夜三首》的繁華熱鬧對照鮮明。

阻雨
幾度尋芳已不成,又還寂寞過清明。慳風澀雨顛迷甚,十日春無一日晴。

詩寫春雨綿綿給人的煩惱。《後村千家詩》題作「」久雨。

朱淑真斷腸詞


歐陽修      王安石  明妃曲二首                  

明妃曲和王介甫作
胡人以鞍馬為家,射獵為俗。泉甘草美無常處,鳥驚獸駭爭馳逐。誰將漢女嫁胡兒?風沙無情貌如玉。身行不遇中國人,馬上自作思歸曲。推手為琵卻手琶,胡人共聽亦咨嗟。玉顏流落死天涯 ,琵琶卻傳來漢家。漢家爭按新聲譜,遺恨已深聲更苦。纖纖女手生洞房,學得琵琶不下堂。不譏黃雲出塞路,豈知此聲能斷腸。

明妃曲和王介甫作後篇
漢宮有佳人,天子初未識。一朝隨漢使,遠嫁單于國。絕色天下無,一失難再得。雖能殺畫工,于事竟何益。耳目所及竟如此,萬里豈能制夷狄?漢計誠已拙,女色難自夸。明妃去時淚 ,淚向枝上花。狂風日暮起,飄泊落誰家?紅顏勝人多薄命,莫怨春風當自嗟。

公云:太白不能為,惟子美能之。即此篇也 。至於前篇,則李杜皆不能為,惟公獨能之者矣。


陳均

九江聞雁
煙波渺渺夢悠悠,家在江南海盡頭。音信稀疏兄弟隔,一聲新雁九江秋。

這是一幅秋深江畔思鄉圖,結尾以新雁南歸與自己滯留異地成強烈對照,末句點題,並將鄉思之情推向高潮。

陳均(1174~1236),字平甫,號玄岩,南宋莆田(今屬福建)人。曾為太學生。


劉翰

石頭城
離離芳草滿吳宮,綠到臺城舊苑東。一夜空江煙水冷,石頭明月雁聲中。

臺城: 原是吳國的後苑城,東晉成帝咸和(326~334)年間修建為新宮,名建康宮,此後成為東晉及宋,齊,梁,陳朝廷和宮殿所在地,故址在今南京市雞鳴山北。

首兩句從空間寫起。吳國孫權之吳宮已是人煙絕跡,長滿綠草一直延伸到臺城,荒涼一片。雖說的是吳宮,其空間包括了六個朝代三百餘年之歷史。後兩句則從時間入了手,由白天轉到夜晚,地點也轉移到城西北的石頭城上,俯瞰大江,水氣迷漫,一派清冷;仰望夜空,明月高懸,石頭城上,雁陣哀鳴,似乎在訴說歷史的變遷。對着如此景色,勾起詩人對金陵古城今昔盛衰的感嘆,同時間,恐怕也包含着詩人目睹國勢日衰的南宋小朝廷甘願苟安於殘山剩水之中。

本詩比唐代詩人劉禹鍚的石頭城涵蓋面更廣。 從歷史上,寫了延續三百餘年的六個朝代;從時間上,由白天到夜晚,從空間上,包括整個金陵城。

劉翰,字武子,長沙人。大約生活在南宋光宗紹熙(1190~1194)年間。

劉禹錫石頭城》:山園故國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東邊舊時月,夜深還過女牆來。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