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8)   本期第一頁

詩餘閒拾  

元好問(遺山)    (編年) 遺山樂府小箋卷一   鎮江吳庠眉孫箋   (二)   更多

點絳唇   青梅   永寧時作
玉葉璁瓏,素妝不趁宮黃媚。謝家風致,最得春風意。   手把青枝,憶得斜橫髻。西州淚,玉觴無味 ,强為清香醉。

金史地理志:南京路嵩州永寧縣。

箋曰: 永寧與福昌同隸嵩州,為遺山避兵女几所經之地。

梅花引   增
同張仲經,楊飛卿賦青梅。
綠花仙萼綵雲間,雪銷殘,擁香
,隨意輕勻淺注儘高閑 。向道是梅剛不信,更誰占,東風最上番?   韵絕秀絕香又絕,恨千山復山 。才情似記何郎句,清淚斑斑。寂寞孤村籬落小溪灣。修竹蕭蕭霜月苦,好留與,青綾護曉寒。

張澄字仲經,見遺山集・行齋賦張君墓銘張仲經詩集序。楊鵬字飛卿 ,少梁人,詳見太常引詞序。

箋曰: 張仲經同賦青梅,以事類列,此時仲經客居永寧也。《仲經詩集序》云:「仲經出龍山貴族,少日隨官濟南,從名士劉少宣問學,客居永寧。」是其證 。其後戊子方挈家就遺山於內鄉也。

朝中措   永寧時作
連延村落竝陽崖,川路到山迴。竹樹攢成風月,溪堂隔斷塵埃。   小亭幽圃,酴
醿未過 ,芍藥初開。驢上一壺春酒,主人莫厭重來。

箋曰: 此在永寧春末夏初時作。《遺山集》有《永寧南原秋望詩》。李譜亦編丙子。

定風波   增
永寧范使君園亭會汝南周國器,汾陽任亨甫,北燕吳子英,趙郡蘇君顯,淄川李德之,用東坡體,擬六客詞。

離合悲歡酒一壺,白頭紅頰醉相扶。見說德星今又聚,何處? 范家亭上會周吳。   造物有情留此老。人道,洛西清燕百年無。六客不爭前與後,好
,龍眠老筆畫新圖。

范使君待考。   周國器待考。   任嘉言字亨甫,見遺山集・忠武任君墓碣銘》   吳子英見《中州集周馳傳》,又《遺山集送吳子英之官東橋詩》 ,《 吳子英家靈照圖詩》。李國維字德之,興定五年進士,見遺山集・沁州刺史碑》 ,又《送李同年德之歸洛西詩》。

阮郎歸   為李長源賦
帝城西下望西山,城居歲又殘。萬家風雪一家寒,青燈語夜闌。   人鮓甕,鬼門關,無窮人往還。求官莫要近長安 ,長安行路難。

李汾字長源,平晉人,《金史文藝傳》 ,《中州集》,《歸潛志》皆有傳。

箋曰: 《遺山集故物譜》云:「貞祐丙子之兵 。奉先太夫人南渡河,是歲庽居三鄉。其十月,北兵破潼關,避於女几之三潭。」《 金史・地理志》:南京路嵩州福昌縣有女几山 ,又有三鄉鎮。又集載《女几山避兵送李長源歸關中》詩,詞當作於此時。「西山」,女几也。「歲殘」,「風雪」,十月以後也 。「長安行路難」,潼關已破也。

丁丑

水調歌頭   汜水故城眺望
牛羊散平楚,落日漢家營。龍拏虎擲何處?野蔓罥荒城。遙想朱旗回指,萬里風雲奔走,慘澹五年兵。天地入鞭箠,毛髮懍威靈。  一千年,成皋路,幾人經?長河浩浩東注,不盡古今情。誰謂麻池小豎,偶解東門長嘯,取次論韓彭。慷慨一尊酒,胸次若為平。

廣輿記: 汜水縣屬開封府,古東虢地,漢成皋,隋汜水。

箋曰: 《遺山集・錦機集引》:「興定丁丑間居汜南」,此為當時詠懷古蹟之作 。五卷本汜水上皆有西京二字,大誤。金以大同府為西京,非汜水故城地。三卷本無此二字,信舊本之足貴。

戊寅

江月晃重山   初到嵩山時作
塞上秋風鼓角,城頭落日旌旗,少年鞍馬適相宜。從軍樂,莫問所從誰。   候騎纔通薊北,先聲已通遼西 ,歸期猶及柳依依。春閨月,紅袖不須啼。

元和郡縣志:登封縣嵩高山在縣北八里 ,即中岳也。劉熙載釋名:嵩字或作崧。」《金史地理志:南京路河南府登封縣有崧山。

箋曰: 遺山自三鄉移居登封,集中無明文。《題劉斯立詩帖後》云:「予初到崧山時曾見之,能得其意不能記其辭。搜訪二十年,北渡後將還太原,過東郡,乃復見之鄉人王清卿家 。愛之深而不見之久,煥若神明,頓還舊觀,故喜為之書。」此文作於戊戌八月,逆溯至二十年前,則移居登封實在戊寅。華刻本《 遺山集》搜訪二十年譌為一十年,由戊戌逆溯十年為戊子,是年已由登封遷居內鄉,非初到崧山時也。

最高樓   商於魯縣北山
商於路,山遠客來稀,雞犬靜柴扉。東家歡飲薑牙脆,西家留宿芋魁肥。覺重來,猿與鶴,總忘機。   問華屋,高貲誰不戀,問美食,大官誰不羨,風浪堙A竟安歸。雲山既不求吾是,林泉又不責吾非。任年年,藜藿飯,芰荷衣。

《史記楚世家》:「張儀謂楚王曰:『王為儀閉關而絕齊 ,今使使者從儀,西取故秦所分楚商於之地方六百里。』」注:「商於之地在今順陽郡。內鄉,丹水二縣有商城在於中,故謂之商於。」括地志:「於在內鄉東七里 。」 《輿地廣記》:「內鄉縣東有於村。」《漢書地理志》:「魯陽有魯山 ,古魯縣。」《元和郡縣志》:「魯山縣魯山在縣東北十里。」《 唐書元德秀傳》:「河南人,字紫芝 。家貧,求為魯山令,天下高其行,稱為元魯山。族弟結,字次山,居商餘山。天下兵起,逃於猗汗之洞,洞在商餘西南。」《遺山集》有《元魯縣琴臺詩》。

箋曰: 此詞通首皆言田居事,即「長壽新齋」《水調歌頭》所謂「更看商於路,別有故侯瓜也」。《遺山集》中商於皆作商餘 ,如《示姪孫伯安詩》:「我有商餘田,汝壯可耘秄。」;《送弋唐佐還平陽詩》:「我從商餘之山過龕羅。」;《寄希顏詩》:「僵卧崧丘七見春 ,商餘歸計一塵新。」;《昆陽詩 》:「商餘說有滄洲趣,早晚乾坤入釣臺。」,皆此。又《雪後招隣舍王贊子襄飲詩》:「今年得田昆水陽,積年勞苦似欲償。隣牆有竹山更好 ,下田宜秫稻亦良。已開長溝掩烏芋,稍學老圃分紅薑。」亦指商於田也。 〇  李譜:「興定二年戊寅,遺山由三鄉移居登封,復往昆陽,據《雪後招隣舍王子襄飲詩 》,為遺山一關鍵。其云:『去年春旱百日强,小麥半熟雨作霜。多情青山不留客,單衣北風官路長。遺山山人技倆拙,食貧口眾留他鄉。五車載書不堪煮,兩都覓官自取忙 。無端學術與時背,如瞽失相徒倀倀。』此指去年不遇,最為明晰,而未說移家也。『今年得田昆水陽,積年勞苦似欲償。』則因家鄉已失,置田謀食 ,自是此時實在情事。下云:『宋公能詩雅好客,注:宋可字與之。按:宋武陟人。見《 金史隱逸傳》勸我移家來水旁 。』 此移家之眉目,而題中子襄已稱隣舍,則先移登封。又考之集中《學東坡移居詩》云:『舊隱崧山陽,筍蕨豐饋餉。』是崧山之居,家人聚處之也。《飲酒五首》云:『西郊一畝宅 ,閉門秋草深。』此則襄城之居,先生營耕之地。蓋自三鄉移崧丘,於道為近,而置田昆陽,離崧三百里,故亦置宅,以便往來,即後灣別業是也。但不移家耳。《括地志》:『昆陽在葉縣北二十五里 。』《一統志》:『在葉縣南,晉屬襄城郡,後不置,應屬葉縣。』今葉縣北有昆陽城,昆水。此後《方城》 ,《襄城詩》皆由此起。」云云。案《 金史地理志》:「南京路裕州葉縣,本隸汝州 ,泰和八年來屬,有方城山汝州魯山縣,許州襄城縣」,本隸汝州,泰和七年來屬本同屬汝州 ,距離皆近。遺山《後灣別業詩》:「一飽本無華屋念,百年今見老農身。」李譜考訂情事皆合,故編此詞入戊寅,而附錄其說。

庚辰   己卯無詞可編

水調歌頭
庚辰六月,游玉華谷,回過少姨廟,壁間得古仙詞,同希顏,欽叔譜詞中語,為之賦仙人詞,今載此:

夢入雲山宮闕幽。鸞鷟同侶鴛鳳流。桂月竟夜光不收。世俗擾擾成囂湫。醉飛昇馭鞭金虬。八仙浪迹追真游。龜玉筌蹄四十秋。摩霄注壑須人求。覓劍如或笑刻舟 。陽燧非無鹿里儔。元鼎以來虛崑丘。東井徒勞冠帶修。松餐竹飲度蜃樓。嵩頂坐笑垂直鉤。祇應慙媿劉幽州。

又題知音者無惜留迹。興定庚辰六月望,予與河南元好問,趙郡李獻能同游玉華谷,將歷嵩前諸剎,因過少姨祠,元周行廓廡,得古仙人詞於壁間。然其首章,直屋漏雨 ,為所漫剝,殆不能辨。磴木石而上,拂拭淬滌,迫視者久之,始可完讀。觀其體則栢梁,事則終始二漢,字畫在鍾,王之間。東井又元鼎所都,幽州必賢子虞也。夫眷眷不忘幽州者 ,非吾疇尚誰歟?田復所事之讎,却曹瞞之賞,哀俗波蕩中,挺挺有烈丈夫語氣,其死而不忘,蓋無疑,其能道此語,亦無疑。觀者不當以文體古今之變而疑仙語也。噫!仙山靈岳 ,宜有閎衍博大真人往來乎其間,而世人莫之識也。予三人者,乃今見之,夫豈偶然哉。再拜留迹,以坿知音之末云。渾源雷淵題。

雲山有宮闕,浩蕩玉華秋。何來鸞鷟同侶,清夢入真游。細看詩中元鼎,似道區區東井,冠帶事崑丘 。壞壁涴風雨,醉墨失蛟虯。   問詩仙,緣底事,媿幽州。知音定在何許,此語為誰留?世外青天明月,世上紅塵白日,我亦厭囂湫。一笑拂衣去,嵩頂坐垂鉤。

傅梅・嵩書少室三十六峯曰:朝岳,望洛,太陽,少陽,石城,石筍,檀香,丹砂,鉢孟,香爐,連天,紫霄,羅漢,七佛,靈隱,來仙,清涼,寶勝,瑞應,瓊壁,紫蓋,翠華,寶柱,繫馬,藥棠,紫薇,帛道,天德,卓劍,白雲,金牛,明月,凝碧,迎霞,玉華,白鹿。」  〇  《文苑英華楊烱少姨廟碑:臣謹按,少姨廟者,則漢書地理志嵩高少室之廟也。其神為婦人像者,則故老相傳啓世塗山之妹也。」  〇  王嘉拾遺記:田疇北平人也。劉虞為公孫瓚所害,疇追慕無已,往虞墓設雞酒之禮,慟哭之音,動於林野。疇卧草間,忽有人通云:劉幽州來。疇知是虞之魂,既近而拜泣不自支,因相與進雞酒。虞曰:子萬古之貞士也。奄然不見。疇亦醉醒。」  〇  吳禮部《詩話》:「陶詩《擬古》第二首:『聞有田子泰,節義為士雄。』湯伯紀注云:『田疇字子泰,北平無終人。』案:疇始從劉虞,虞為公孫瓚所害,誓言報讎。卒不能踐,而從曹操討烏桓,節義亦不足稱,陶公亦是習聞世俗所尊慕爾。」  〇  雷淵字希顏,渾源人。《金史》,《中州集》,《歸潛志》有傳。《遺山集》有墓誌銘。  〇  李獻能字欽叔,河中人。《金史》,《中州集》,《歸潛志》有傳。

箋曰: 中州集王渥送元裕之還崧山詩坿錄雷淵題語,尾有李屏山純甫題云:此詩為仙語無疑。然直謂田疇,則似亦未安。

更多元好問(遺山)詞          更多元好問(遺山)詩          遺山樂府三卷( 彊村叢書本)書影


陳亮

水調歌頭    送章德茂大卿使虜
不見南師久,謾說北羣空。當場隻手,畢竟還我萬夫雄。自笑堂堂漢使,得似洋洋河水,依舊只流東。且複穹廬拜,曾向藁街逢。    堯之都,舜之壤,禹之封。於中應有,一個半個恥臣戎。萬里腥膻如許,千古英靈安在,磅礴幾時通 ? 胡運何須問,赫日自當中。

章德茂: 宋史孝宗紀: 淳熙十一年(1184)八月庚申,使章森(字德茂)使金賀正旦。
謾說北羣空: 伯樂善相馬,過冀北而馬羣空(好馬都被他揀走了)。見韓愈送石處士序。
 

蝶戀花   甲辰壽元晦
手撚黃花還自笑。笑比淵明,莫也歸來早。隨世功名渾草草。五湖卻共繁華老。    冷淡家生冤得道。旖旎妖嬈,春夢如今覺。管個歲華須到了。此花之後花應少。

鷓鴣天   懷王道甫
落魄行歌記昔遊。頭顱如許尚何求。心肝吐盡無餘事,口腹安然豈遠謀。    才怕暑,又傷秋。天涯夢斷有書不。大都眼孔新來淺,羨爾微官作計周。

南鄉子   高等永嘉諸友相餞
人物滿東甌。別我江心識俊遊。北盡平蕪南似畫,中流。誰繫龍驤萬斛舟。    去去幾時休。猶自潮來更上頭。醉墨淋漓人感舊,離愁。一夜西風似夏不。

浪淘沙
霞尾卷輕綃。柳外風搖。斷虹低繫碧山腰。古往今來離別地,煙水迢迢。    歸雁下平橋。目斷魂銷。夕陽無限滿江皋。楊柳杏花相對晚,各自無聊。

浪淘沙   梅
院落曉風酸。春入西園。芳英吹破玉闌干。牆外紅塵飛不到,徹骨清寒。    清淺小堤灣。瘦竹團欒。水光疏影有無間。仿佛浣沙溪上見,波面雲鬟。

小重山
碧幕霞綃一縷紅。槐枝啼宿鳥,冷煙濃。小樓愁倚畫闌東。黃昏月,一笛碧雲風。    往事已成空。夢魂飛不到,楚王宮。翠綃和淚暗偷封。江南闊,無處覓征鴻。

青玉案
武陵溪上桃花路。見征騎、匆匆去。嘶入斜陽芳草渡。讀書窗下,彈琴石上,留得銷魂處。    落花冉冉春將暮。空寫池塘夢中句。黃犬書來何日許。輞川輕舸,杜陵尊酒,半夜燈前雨。

南鄉子
風雨滿蘋洲。繡閣銀屏一夜秋。當日襪塵何處去,溪樓。怎對煙波不淚流。    天際目歸舟。浪卷濤翻一葉浮。也似我儂魂不定,悠悠。宋玉方悲庾信愁。

漁家傲   重陽日作
漠漠平沙初落雁。黃花濁酒情何限。紅日漸低秋漸晚。聽客勸。金荷莫訴真珠滿。    坐上少年差氣岸。題詩落帽從來慣。戲馬龍山當日燕。真奇觀。尊前未覺風流遠。

虞美人   春愁
東風蕩漾輕雲縷,時送蕭蕭雨。水邊畫榭燕新歸,一口香泥濕帶、落花飛。    海棠糝徑鋪香繡,依舊成春瘦。黃昏庭院柳啼鴉,記得那人和月、折梨花。

陳亮(1143~1194),字同甫,永康(在今浙江省)人。宋孝宗隆興初,上中興五論,主張北伐,反對向敵人投降。光宗時,登進士第。未到官便死了。他是辛棄疾的好友,政治上的主張相同,詞的風格也相同。有龍川詞。


北宋  (一) 

晏殊

晏殊,字同叔,撫州臨川人。七歲能作文,以神童召試,使同進士出身。仁宗慶曆二年(1042)拜集賢殿學士同平章事。平居好賢,及為相,益務進賢材。慶曆四年罷相。至和二年卒 ,諡元獻。性剛簡,奉養清儉,文章贍麗,應用不窮。尤工詩,閒雅有情思。

北宋初詞,大都以二主一馮為法。中山詩話謂其酷喜陽春集》(南唐馮己詞)其所自作亦不減馮氏樂府 。殊有《殊玉詞》,刻入《宋六十名家詞》,婉麗悽淡,風格最高。

浣溪沙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台。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

復齋漫錄:元獻同王琪步遊池上 ,時春晚有落花。晏云:每得句書牆壁間,或彌年未嘗强對。且如無可奈何花落去一句 ,至今未能對也。王應聲曰:曾相識燕歸來自此辟置館職 ,遂躋侍從。
 
浣溪沙
一向年光有限身
等閒離別易銷魂酒筵歌席莫辭頻。   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

向與一晌 ,一餉同,猶言片時。

采桑子
時光只解催人老
不信多情長恨離亭滴淚春衫酒易醒   梧桐昨夜西風急淡月朧明好夢頻驚何處高樓雁一聲 

清平樂
金風細細葉葉梧桐墜綠酒初嘗人易醉一枕小窗濃睡。   紫薇朱槿花殘斜陽卻照闌干雙燕欲歸時節銀屏昨夜微寒

文選李善選注:「西方為秋而主金 ,故秋風曰金風也。」

玉樓春
池塘水綠風微暖記得玉真初見面重頭歌韻響錚琮入破舞腰紅亂旋。   玉鉤闌下香階畔醉後不知斜日晚當時共我賞花人檢點如今無一半 

詞林紀事:東坡詩:尊前點檢幾人非與此詞結句同意 。往事關心,人生如夢,每讀一過,不禁惘然。 
張炎
詞源:慢 曲有大頭曲叠頭曲。重頭當即是叠頭曲。  〇  王灼碧溪漫志:大曲有散序 ,靸,排遍,,正,入破 ,虛催,實催,袞遍,歇拍,煞袞。  〇 王國維唐宋大曲考引宋上交近事會元卷四:入破則曲之繁聲處也。

踏莎行
祖席離歌長亭別宴香塵已隔猶回面居人匹馬映林嘶行人去棹依波轉。   畫閣魂銷高樓目斷斜陽只送平波遠無窮無盡是離愁天涯地角尋思遍

世貞云:斜陽只送平波遠春來依舊生芳草淡語之有致者也。

踏莎行
小徑紅稀芳郊綠遍高臺樹色陰陰見春風不解禁楊花濛濛亂撲行人面。   翠葉藏鶯朱簾隔燕爐香靜逐遊絲轉一場愁夢酒醒時斜陽卻照深深院  

村詞話:晏殊珠玉詞極流麗 ,能以翻用成語見長。如垂楊只解惹春風 ,何曾繫得行人住。春風不解禁楊花濛濛亂撲行人面等句是也 。」 

蝶戀花
檻菊愁煙蘭泣露羅幕輕寒燕子雙飛去明月不諳離恨苦斜光到曉穿朱戶。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欲寄彩箋無尺素山長水遠知何處

先舒填詞名解云:蝶戀花,商調曲也 ; 釆梁簡文帝樂府:翻階蚨蝶戀花情為名 。其詞又名黃金縷一籮金鵲踏枝鳳棲梧卷珠簾魚水曰歡明月生南浦等名 。這首詞,作者是借送春惜落花,來抒寫自己的懷抱。
  

簾幕風輕雙語燕。午醉醒來,柳絮飛撩亂。心事一春猶未見。餘花落盡青苔院。   百尺朱樓閒倚遍。薄雨濃雲,抵死遮人面。消息未知歸早晚。斜陽只送平波遠。

歐陽修

歐陽修,字永叔,號六一居士,廬陵人。四歲而孤,母鄭氏親誨之學。舉進士試南宮第一,擢甲科。嘉甲科。嘉祐間,拜參知政事,與韓琦同輔政。熙寧初,與王安石不和,以太子少師致仕。卒諡文忠。

修始從尹洙游,為古文 ; 與梅堯臣游,為歌詩相倡和,遂以文章名天下。修詞亦出南唐,而深至過之。六一詞一卷,刻入宋六十名家詞

採桑子
輕舟短棹西湖好,綠水逶迤。芳草長隄。隱隱笙歌處處隨。   無風水面琉璃滑,不覺船移。微動漣漪。驚起沙禽掠岸飛。

採桑子
群芳過後西湖好,狼藉殘紅。飛絮濛濛。垂柳闌干盡日風。   笙歌散盡遊人去,始覺春空。垂下簾櫳。雙燕歸來細雨中。

採桑子,又名醜奴兒。據詞律注:全唐詩作釆桑子,此調為唐教坊大曲,一名釆桑,一名楊下釆桑。馮正中詞,名羅敷艷歌,李後主詞,名釆桑子令,宋初名釆桑子,陳無己名羅敷媚,惟黃山谷名醜奴兒。」按黃山谷得意許多時的一首醜奴兒,共六十二字,與本調又異,此調當名釆桑子》與《醜奴兒》正格無涉。本調共四十四字。

西湖: 這堿O指穎州的西湖,在安徽阜陽縣西北三里,湖長十里,闊二里,是穎河合各水滙合處。唐許渾從事穎州,有西湖清晏之句,宋晏殊,歐陽修,蘇軾諸人都曾治穎,嘗晏賞此湖,與杭州之西湖並稱。按湖今已涸,僅餘小塘,歐陽修晚年又居穎州。此詞為晚年退休後所作。

這首詞上下闋共八句,上闋四句全是寫景,下闋四句,末尾兩句也是寫景,前兩句是寫情,全詞的中心思想却蘊藏在笙歌散盡遊人去,始覺春空。這兩句的堶情C

踏莎行
侯館梅殘,溪橋柳細。草薰風暖搖征轡。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   寸寸柔腸,盈盈粉淚。樓高莫近危闌倚。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踏莎行,詞牌名,又名柳長春。據湘山野錄說:萊公(寇準)因春宴客,自撰樂府詞,俾工歌之。韓翃詩踏莎行草過春溪,詞取以為名。

侯館: 可以望遠的高樓。周禮地官:五十里有市,市有侯館。   征轡: 馬韁。

蝶戀花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玉勒雕鞍遊冶處。樓高不見章臺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

此詞亦見馮延己集中。李易安詞序云:歐陽公作蝶戀花,有「庭院深深深幾許」之句,予酷愛之。易安去歐公未遠,其言必非無據。

蝶戀花
畫閣歸來春又晚。燕子雙飛,柳軟桃花淺。細雨滿天風滿院。愁眉斂盡無人見。   獨倚闌干心緒亂。芳草芊綿,尚憶江南岸。風月無情人暗換。舊遊如夢空腸斷。

玉樓春
別後不知君遠近。觸目淒涼多少悶。漸行漸遠漸無書,水闊魚沈何處問 ?   夜深風竹敲秋韻。萬葉千聲皆是恨。故欹單枕夢中尋,夢又不成燈又燼。


臨江仙
柳外輕雷池上雨,雨聲滴碎荷聲。小樓西角斷虹明。闌干倚處,待得月華生。   燕子飛來窺畫棟,玉鉤垂下簾旌。涼波不動簟紋平。水精雙枕(畔),猶有墮釵橫。

臨江仙調的創製,原是用來詠水仙花的,但後來詞人們依調填詞,却屬泛詠,體乃增多。據萬樹(氏)詞律即載有七體之多。自從歐陽修寫了本詞,後人才奉為臨江仙的正宗。

浪淘沙
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垂楊紫陌洛城東。總是當時攜手處,游遍芳叢。   聚散苦匆匆。此恨無窮。今年花勝去年紅。可惜明年花更好,知與誰同。

浣溪沙
隄上遊人逐畫船。拍隄春水四垂天。綠楊樓外出鞦韆。   白髮戴花君莫笑,六幺催拍盞頻傳。人生何處似尊前。

六幺: 曲名,琵琶錄:綠腰即錄要。本自樂工進曲,上令錄出要者,乃以為名。後訛為綠腰,六幺。

《佘雪曼選注》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