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59)   本期第一頁

詩餘閒拾  

元好問(遺山)    (編年) 遺山樂府小箋卷一   鎮江吳庠眉孫箋   (三)   更多

庚辰   己卯無詞可編(續)

水調歌頭
少室玉華谷月夕,與希顏,欽叔飲,醉中賦此。玉華詩老,宋洛陽耆英劉几伯壽也。劉有二侍妾,名萱草,芳草,吹鐵笛騎牛山間,玉華亭榭遺址在焉。金堂,玉室,嵩山事 ; 石城,瓊壁,少室山三十六峯之名也。

山家釀初熟,取醉不論錢。清溪留飲三日,魚鳥亦欣然。見說玉華詩老,袖有忘憂萱草,牛背穩於船。鐵笛久埋沒,雅曲竟誰傳。   坐蒼苔,欹亂石,耿不眠。長松夜半悲嘯,笙鶴下遙天。天上金堂玉室,地下石城瓊壁,別有一山川。把酒問明月,今夕是何年?

戴延之西征記:「」嵩山東曰太室 ,西曰少室,相去七十里。嵩其總名也。 〇 傅梅《嵩書少室三十六峯》名見前 。 〇 朱弁《風月堂詩詬》:「劉伯壽,洛陽九老之一也。築室崧山玉華峯下,號玉華菴主。有妾名萱草,芳草,皆秀麗喜音律 。伯壽出入乘牛吹鐵笛,二草以鄿笛和之,聲滿山谷。出門不言所之,牛行即行,牛止即止。其止也必命壺觴盡醉而歸。崧前以為神仙。」 〇 王應麟《玉海》:「劉伯壽,洛陽九老中人。築室嵩山下,每登嵩頂,則於峻極中院記其歲月,捐館之年記云:『予今年若干,登頂七十四次。』後王輔道與其孫之靜共游至峻極中院 ,作一絕云:『爛紅一點出浮漚,夜坐嵩峯頂上頭。笑對松牕談祖德,當年七十四回游。』」 〇 周密《齊東野語》:「元豐洛陽耆英會凡十有二人,富弼,丞相韓國公,七十九文彥博,丞相潞國公 ,七十七席汝言,司封郎中,七十六王尚恭,朝議大夫 ,七十六趙丙,太常少卿,七十五劉几,袐書監 ,七十五馮行已,衛州防禦使,七十五楚建中,天章待制 ,七十三王謹言,司農卿,七十二王拱宸,檢校太尉判大名府 ,以家居洛願庽名會中,七十一張問,大中大夫龍圖直閣,七十司馬光,端明學士兼翰林學士 ,六十四用唐狄兼謨故事,温公序之,圖形妙覺僧舍,其後又改為真率會云。」 〇 《遺山集同希顏欽叔玉華谷還會善寺即事詩》:「詩翁澈骨愛烟霞 ,別似劉君住玉華。鐵笛不曾從二草,頭巾久已掛三花。」

箋曰: 此與過少姨廟得古仙詞一首同時作。

水調歌頭
賦德新王丈玉溪,溪在嵩前費莊,兩山絕勝處也。

空濛玉華曉,瀟灑石淙秋。嵩高大有佳處,元在玉溪頭。翠壁丹崖千丈,古木寒藤兩岸,村落帶林丘。今日好風色,可以放吾舟。   百來年,算惟有,此翁游。山川邂逅佳客,猿鳥亦相留。父老鷄豚鄉社,兒女籃輿竹几,來往亦風流。萬事已華髮,吾道付滄洲。

王革字德新,一名著,臨潢人。中州集歸潛志有傳。河汾詩有麻信之為王德新壽詩湛然集德新先生惠然見寄佳製二十韵和而謝之詩遺山集寄王文德新詩

箋曰: 此游歷嵩少過玉溪初識德新作。詞序明言玉溪在嵩前。詞中一言玉華,再言嵩高。又江域子寄德新文云:恨殺玉溪王老子 ,忙箇甚,不同來。浣溪紗》「湖上春愁散客愁一首序云:相州西南善應 ,洹水所從出,風物絕似吾嵩玉溪,但寒藤老屋差不及耳。與本詞古木寒藤句亦合。遺山集趙士表山林暮雪圖第二首結句:好似玉溪溪上路 ,醉和王老喚船時。玉溪一首起句:邂逅詩翁得勝游 ,烟霞真欲盡嵩丘。亦合。乃注有端氏二字,按金志地理志:端氏屬河東南路澤州。施箋疑別一玉溪 ,李譜謂是張頤齋之誤注。近頃收得弘治刻詩集二十卷本,檢閱玉溪七律 ,確無端氏二字注。

滿江紅   送希顏之官徐州
元鼎詩仙,知音少,喜君留迹。還有恨,故山飛去,石城瓊壁。萬里征西天有意,四方問舍今何日? 便金虬,飛馭解移文,知無及。   淮海地,雲雷夕。自不負,髯如x。望幕中談笑,隱然勍敵。此老何堪丞掾事,佳時但要江山筆。向楚王,臺上酒酣時,須相憶。

中州集雷淵傳:釋褐涇州錄事 ,徐州觀察判官,召為荊王府文學兼記室参軍。」《遺山集希顏墓銘同。歸潛志云:興定末召為英王府文學。」《金史本傳亦同 。興定末辛巳也。又云:移刺廷玉,初帥彭城,雷希顏在幕中。」《中州集劉達卿寄陳正叔 ,雷希顏詩:東南形勝古徐州,人物休評第幾流。落落陳雷天下士 ,故應連榻卧黃樓。

箋曰: 希顏官徐州觀察判官,傳及墓銘皆未紀年,玩本詞起調:元鼎詩仙,知音少,喜君留迹。,知在庚辰同游玉華谷少姨廟後 ,明年辛巳內召。

辛巳

太常引
予年廿許,時自秦州侍下,還太原,路出絳陽。適郡人為觀察判官祖道道旁,少年有與紅袖泣別者,少焉車馬相及,知其為觀察之孫振之也。所別即琴姬阿蓮,予嘗以詩道其事。今二十五年 ,歲辛巳,振之因過予,語及舊游,恍如隔世,感念今昔,殆無以為懷,因為賦此。

渚蓮寂寞倚秋烟,發幽思,入哀絃。高樹記離筵,似昨日,郵亭道邊。   白頭青鬢,舊游新夢,相對兩淒然。驕馬弄金鞭,也曾是,長安少年。

振之,崔振之也。遺山集同周夢卿崔振之游七巖詩,又有送 崔振之迎家汴梁詩續夷堅志天裂條:元光s午六月二十四日,崔振之時起為咸寧令。

箋曰: 詞作於辛巳,是s午前一年時,遺山三十二歲。詞序云:予年廿許,時自秦州侍下,還太原,又云:今二十五年,是遺山之年當在四十外矣。今按二十五年當作一十五年,遺山十八歲由陵川歸忻州。見忻州天慶觀記時為泰和七年丁卯,言廿許者將近二十,舉成數也。越十五年,至元光辛巳,併數之正三十二歲也。序云以詩道其事,詩當作詞,即觀別」《江城子三首。

s午

臨江仙   自洛陽往孟津道中作
今古北f山下路,黃塵老盡英雄。人生長恨水流東。幽懷誰共語? 遠目送歸鴻。   蓋世功名將底用,從前錯怨天公。浩歌一曲酒千鍾。男兒行處是,未要論窮通。

金史地埋志:南京路河南府洛陽縣,孟津縣。洛陽縣有北邙山。

箋曰:中州集辛願傳:元光初,予與李欽叔在孟津。遺山集送欽叔內翰詩:六月渡盟津,十月行汜水。凡詞涉孟津者皆編是年。

鷓鴣天   孟津作
總道忘憂有杜康。酒逢歡處更難忘。桃紅李白春千樹,古是今非笑一場。   歌浩蕩,墨淋浪。銀釵縞袂滿隣牆。百年得意都能幾? 乞與兒曹說醉狂。

浣溪沙   宿孟津官舍
一夜春寒滿下廳。獨眠人起候明星。娟娟山月入疏櫺。   萬古風雲雙短,百年身世幾長亭,浩歌聊且慰飄零。

更多元好問(遺山)詞          更多元好問(遺山)詩          遺山樂府三卷( 彊村叢書本)書影


嚴蕊

嚴蕊,字幼芳。南宋孝宗時人。

作者是天臺的營妓(軍營所畜的妓女),唐仲友做臺州太守,很賞識她。提舉常平茶鹽(官名)的朱熹和仲友有私怨,巡查到臺州,想攀誣仲友罪過 ,指她和太守淫亂,囚在獄堻\久,受刑幾死。但她堅決不肯誣服。後來朱熹改官去了,後官是岳霖,憐她病苦,命作詞自訴,蕊作這詞,岳霖即日判令從良。(見周密齊東野語)。

卜算子
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   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

舒亶(1041年∼1103年),北宋大臣、詞人。字信道,號懶堂。北宋明州慈谿(今屬浙江省寧波市)人。

早年受學於樓鬱,治平二年(1065年)進士及第,試禮部第一,授臨海縣尉,思致縝密,張商英稱其才。宋神宗時,除神官院主簿、知制誥,御史中丞。曾與李定劾蘇軾,史稱烏臺詩案。宋徽宗時任龍圖閣待制。著有《西湖引水記》。又能詞,以小令見長。趙萬里輯有《舒學士詞》。

虞美人
芙蓉落盡天涵水,日暮滄波起。 背飛雙燕貼雲寒,獨問小樓東畔倚闌看。   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滿長安道。 故人早晚上高臺,寄我江南春色一枝梅。

  

鄧剡,字光薦,一說名光薦,字中甫。廬陵(今江西吉安)人。宋末官禮部侍郎。厓山(在廣東新會南大海中)破,投海殉國,被元兵救起。元將張宏範很敬重他,他終不屈節。

唐多令
雨過水明霞,潮回岸帶沙。葉聲寒,飛透窗紗。堪恨西風吹世換,更吹我,落天涯。   寂寞古豪華,烏衣日又斜。說興亡,燕入誰家? 惟有南來無數雁,和明月,宿蘆花。

這是作者跟天祥過南京作的詞。詞塈潀菑v比做黃葉,給西風吹落天涯,寫亡國後飄泊的痛苦。又用興亡來作對比,見得過去的豪華轉成寂寞 ; 對亂離中的老百姓寄與無限同情。詞中融景入情,充分反映了作者在亡國後的悽苦心情,觸景傷懷,不堪回首。

烏衣兩句: 晉代貴族王,謝諸家多居南京城內烏衣巷。唐劉禹鍚有烏衣巷詩,宋周邦彥西河詞:燕子不知何世,向尋常巷陌人家相對,如說興亡斜陽堙C雁,這堣騄諤L亂中的流民。


北宋  (二) 

范仲淹   (989~1052)

范仲淹,字希文,吳縣人,舉祥符進士。宋代學者和軍事家。仁宗時,與富弼率兵同拒西夏。旋召拜樞密副使,進參知政事。出為河東陝西宣撫使,遷戶部侍郎,徙青州。卒諡文正。當其鎮守延安時 ,夏人相戒莫敢犯,曰:小范老子胸中自有敷萬甲兵。

宋初名臣為詞者,以晏歐為專家,此外寇準韓琦等偶一為之,亦復妙絕。仲淹詞彊村叢書所輯僅六首 ,然高華豪宕,睥睨諸家,已開蘇辛宗風,非尋常豔詞比也。

蘇幕遮   懷舊
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    黯鄉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明月樓高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蘇幕遮》本是胡樂 ,唐代傳入中國,成為舞曲之一,後來用作詞調。按蘇幕遮」 ,為胡婦帽名。這首詞寫的是去國之情。(張惠言語)

秋色連波: 秋天的景色把波浪也染成了綠色。
寒煙: 寒冷的霧氣。
映斜陽天接水: 斜陽映着山,遠水連接着天邊。
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 芳草遠接着斜陽外的天邊(暗指遙遠的家鄉),是那麽無情地逗人愁苦。
黯鄉魂: 思念家鄉,黯然銷魂。
追旅思: 羈旅的愁思纏擾不休。思,讀去聲。

漁家傲   秋思
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堙A長煙落日孤城閉。   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髮征夫淚。

東軒筆錄:范文正守邊日 ,作漁家傲數首 ,皆以塞下秋來風景異為起句 ,述邊鎮之苦。歐陽公呼為窮塞主之詞。」今僅傳此首。

衡陽雁去: 衡陽有回雁峯,世傳雁不過衡山,至此而返。
燕然未勒:
後漢書竇憲擊匈奴 ,與北單于戰於稽落山,大破之。追擊諸部,遂登燕然山,去塞三千餘里,刻石勒功,紀漢威德,令班固作銘。此詞蓋率兵拒西夏時作。

御街行  
紛紛墮葉飄香砌。夜寂靜、寒聲碎。真珠簾捲玉樓空,天淡銀河垂地。年年今夜,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愁腸已斷無由醉。酒未到、先成淚。殘燈明滅枕頭欹。諳盡孤眠滋味。都來此事,眉間心上,無計相迴避。

王世貞云:范希文都來此事 ,眉間心上,無計相迴避。類易安而少遜之。其天淡銀河垂地語却自佳。

張先   (990~1078?)

張先字子野,吳興人。天聖八年(1030)進士,官至都官郎中。有安陸詞一卷 ,刻入彊村叢書

高齋詩話云:子野嘗有詩云:浮萍斷處見山影又長短句云:雲破月來花弄影又云:隔牆送過秋千影並膾炙人口 ,世謂張三影。

先詞格韻雖高,頗乏情致,集中俗詞亦多。

一叢花
傷高懷遠幾時窮?無物似情濃。離愁正引千絲亂,更東陌、飛絮濛濛。嘶騎漸遙,征塵不斷,何處認郎蹤?    雙鴛池沼水溶溶,南陌小橈通。梯橫畫閣黃昏後,又還是、斜月簾櫳。沈恨細思,不如桃杏,猶解嫁東風。

過亭錄:子野郎中一叢花詞云:沈恨細思,不如桃杏,猶解嫁東風。一時盛傳 。永叔尤愛之,恨未識其人。子野家南地,以故至都謁永叔閽者以通,永叔倒屣迎之曰:此乃桃杏嫁東風郎中。

天仙子
水調歌頭持酒聽。午醉醒來愁未醒。送春春去幾時回?臨晚鏡,傷流景,往事後期空記省。    沙上並禽池上暝,雲破月來花弄影。重重簾幕密遮燈,風不定,人初靜。明日落紅應滿徑。

苕溪漁隱叢話:有客謂子野曰:人皆謂公張三中 ,即心中事,眼中淚,意中人也。公曰:何不目之為張三影? 客不曉,公曰:雲破月來花弄影 。嬌柔懶起,簾押殘花影。柳徑無人,墮飛絮無影。此余平生所得意也。』」嘉禾 ,今浙江嘉興縣。據夏承燾張子野年譜,子野以慶曆元年為嘉禾判官。

水調: 曲名。據說是隋煬帝幸江都時所製。唐宋兩代這個曲調非常流行。
流景: 流光,等於說流水年華。李白詩:逝川與流光,飄忽不相待。
並禽:成雙的鳥兒。

暝: 棲息,睡覺。

青門引
乍暖還輕冷。風雨晚來方定。庭軒寂寞近清明,殘花中酒,又是去年病。   樓頭畫角風吹醒。入夜重門靜。那堪更被明月,隔牆送過鞦韆影。

菩薩蠻
哀筝一弄湘江曲。聲聲寫出江波綠。纖指十三絃。细將幽恨傳。   當筵秋水慢。玉柱斜飛雁。彈到斷腸時。春山眉黛低。

秋水: 眼也。
玉柱斜飛雁: 箏柱斜列,差如雁飛,故曰雁柱

柳永   (1004~1064)

柳永字耆卿,樂安人,初名三變,字景莊。為舉子時,多游狹邪,善為歌詞。教坊樂工 ,每得新腔,必求永為辭,始行問世,於是聲傳一時。先以鶴冲天》詞有「忍把浮名 ,換了淺斟低唱」之句,為仁宗所斥。景祐元年(1034)登進士第 ,官至屯田員外郎,世稱柳屯田,後卒於襄陽。死之日,身無長財,群合金葬之,每春月上塚 ,謂之弔柳七。柳永為宋初最負盛名詞家,其詞善於言情,不假裝點,故張端義以為「杜詩柳詞 ,皆無表德,只是實說」。惟多媟褻之詞,風格不高。然慢詞始於柳 ,能脫「花間派」綺麗習氣,以通俗語入詞獨創一格 ,亦詞家一大關鍵也。

葉夢得曰:「余仕丹徒,嘗見一西夏歸朝官云:『凡有井水飲處,即能歌柳詞 。』足證其流傳之廣也。」

有《樂章集》,《宋六十名家詞》及《彊村叢書》皆刻之。

雨霖鈴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楊妃外傳曰:上皇(唐明皇)回京後 ,復幸華清,侍宮嬪御多非舊。於望京樓下,命奏雨霖鈴曲。上(明皇)回顧慘然。」由此可證《雨霖鈴》曲調是十分淒怨的。

吹劍錄:東坡在玉堂日 ,有幕士善歌,因問:我詞我如耆卿?對曰:郎中詞只好十七八女按紅牙板 ,唱楊柳岸曉風殘月學士詞須關西大漢執鐵綽板 ,唱大江東去為之絕倒。

長亭: 古時驛路上十里設一長亭,五里設一短亭,是給過路的人休憩和送別的地方。
都門帳飲: 在京城郊外的路邊,設置帳幕備酒食送行。
無緒: 沒是好的心緒。
蘭舟: 船的美稱。
凝噎: 一作凝咽。喉嚨埵n像給什麽東西塞住 ,而說不出話來。
去去: 一程又一程地向前去。
煙波: 一片霧氣籠罩着水面。
沉沉: 濃厚的樣子。
楚天: 猶言楚地,今兩湖一帶地方。
清秋節: 淒涼冷落的秋天。
經年: 一年又一年。
風情: 情意,深情密意。李後主賜宮人慶奴詩:風情漸老見春羞。世稱兒女愛戀之情為風月之情。

鳳棲梧
竚立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草色煙光殘照堙C無言誰會凭闌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强樂還無味。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定風波
自春來,慘綠愁紅,芳心是事可可。日上花梢,鶯穿柳帶,猶壓香衾臥。暖酥消,膩雲嚲,終日厭厭倦梳裹。無那,恨薄情一去,音書無個。   早知恁麼,悔當初,不把雕鞍鎖。向雞窗,只與蠻牋象管,拘束教吟課。鎮相隨,莫拋躲.鍼線閒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陰虛過。

少年游·長安古道馬遲遲

 

長安古道馬遲遲,高柳亂蟬嘶。夕陽鳥外,秋風原上,目斷四天垂。

歸雲一去無蹤跡,何處是前期?狎興生疏,酒徒蕭索,不似少年時。



原文網址:
https://kknews。cc/culture/al32xpj。html

少年游·長安古道馬遲遲

 

長安古道馬遲遲,高柳亂蟬嘶。夕陽鳥外,秋風原上,目斷四天垂。

歸雲一去無蹤跡,何處是前期?狎興生疏,酒徒蕭索,不似少年時。



原文網址:
https://kknews。cc/culture/al32xpj。html

少年游·長安古道馬遲遲

 

長安古道馬遲遲,高柳亂蟬嘶。夕陽鳥外,秋風原上,目斷四天垂。

歸雲一去無蹤跡,何處是前期?狎興生疏,酒徒蕭索,不似少年時。



原文網址:
https://kknews。cc/culture/al32xpj。html

少年遊
長安古道馬遲遲,高柳亂蟬嘶。夕陽島外,秋風原上,目斷四天垂。   歸雲一去無蹤跡,何處是前期? 狎興生疏,酒徒蕭索,不似少年時。

夜半樂
凍雲黯淡天氣,扁舟一葉,乘興離江渚。 渡萬壑千岩,越溪深處。 怒濤漸息,樵風乍起,更聞商旅相呼,片帆高舉。 泛畫鷁、翩翩過南浦。   望中酒旆閃閃,一簇煙村,數行霜樹。 殘日下、漁人鳴榔歸去。 敗荷零落,衰楊掩映,岸邊兩兩三三,浣紗游女。 避行客,含羞笑相語。   到此因念,繡閣輕拋,浪萍難駐。 嘆後約、丁寧竟何據?    慘離懷、空恨歲晚歸期阻。 凝淚眼、杳杳神京路。 斷鴻聲遠長天暮。

許蒿廬云:第一叠言道途所經,第二叠言目中所見,第三叠乃言去國離鄉之感。

八聲甘州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漸霜風淒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唯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歎年來蹤蹟,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妝樓颙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爭知我,倚欄杆處,正恁凝愁。

東坡云:人皆言柳耆卿詞俗,然如漸霜風淒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雖唐人佳處,不過如此。

《佘雪曼選注》

八聲甘州》這首詞寫旅客的淒苦心情。時令是從清秋轉入霜風淒緊,景物是紅衰翠減,可是旅人却還在飄泊。他有無限深沉的思鄉情緒。這也因為那兒有佳人對自己的無限思念。不說自己要登高望遠,却說不忍登高臨遠 ; 不說自己在想念佳人,却說佳人在登樓望自己的歸去 ; 再從自己這一面說,說佳人怎知道自己在憑欄望遠。這樣轉折,是深一層的寫法。

羅淇《中國歷代詞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