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6)   本期第四頁

域外詩詞選讀   之八    更多

日本   森槐南   (八)   生平見前

蝶戀花   題鬢絲禪侶花影填詞圖
蝴蝶生生花底住。那似檀郎,花影填詞處。可可春鬟頻顧誤。畫成不管秋娘妬。   懺綺庵中情未悟,幾度徘徊,抱影花相慕。影乍無踪花墮霧。斜陽早轉廊陰去。

鬢絲禪侶: 森川竹磎別號。   懺綺庵:森川竹磎所居處題額。   秋娘: 唐代歌妓常用名,如杜秋娘,謝秋娘。

此詞為森川竹磎題其所繪紀念愛婢之花影填詞圖》而作。

沁園春   森川竹磎得閒集題詞
病是懨懨,也算人生,此際最閒。使閒中樂趣,金尊檀板,病中詩夢,紅粉青山。春鳥園林,秋花亭榭,恐怕潘郎星鬢斑 。流年早,伴簾前咏絮,謝妹烟鬤。   蠶眠。又界烏闌。問擬草,新詞刪不刪。定小紅吹笛,奴兒非醜,楊柳解舞,菩薩何蠻。倚竹幽居,懷人妙句,肯道頻伽吟骨孱。佳人笑,試相思琴調,流水潺湲。

潘郎星鬢斑: 用潘岳秋興賦典故。   咏絮: 用世說新語言語謝道韞咏絮典故 。   小紅: 宋范成大家妓名,後以贈姜夔,携之歸吳興,其夕大雪,過垂虹橋時,姜有詩云:自琢新詞韻最嬌,小紅低唱我吹簫。曲終過盡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橋 。   楊柳解舞: 用白居易姬人樊素善歌,小蠻善舞本事,有詩云: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   菩蕯蠻: 詞牌名,原為唐代自西域輸入之舞曲 。(唐)蘇鶚杜陽雜編:大中初,女蠻國入貢,危髻金冠,瓔珞被體 ,號菩蕯蠻隊。當時倡優遂制菩薩蠻曲,文士亦往往聲其詞。   頻伽: 清代詞人郭麐之別號。

按: 此詞下片皆指竹磎於二十三歲時患病,侍婢能歌善舞,竹磎為之填詞配曲。後輯成得閒集。此婢遂遭森川母逐去 ,竹磎繪花影填詞圖留念。

金縷曲   題竹磎手謄琵琶記後
一部琵琶曲,說甚麽,微詞輕薄,借諷王四。興到偶然無不有,便道旁嘲隱指。是爾我,不平之事。花月風流閒筆墨 ,笑詩人,都似深文吏。如此者,太多矣。   阿誰為寫烏絲字。絕傷心,中郎際遇,五娘悲思。無可奈何三不從,此亦人間世耳。任射盡,酸風眸子。解識填詞風教補,算夫君,高則誠知己。嘆若輩,漫譏刺。

此詞載於明治二十四年鷗夢新志

琵琶曲: 中國元代戲曲名著。作者高則誠,元温州人。劇中主角是趙五娘與蔡邕,全書共四十二齣。其中家門有序曲沁園春,概括全戲大意:趙女姿容 ,蔡邕文業,兩月夫妻。奈朝廷黃榜,遍招賢士,高堂嚴命,强赴春闈。一舉鰲頭,再婚牛氏,利綰名牽竟不歸。饑荒歲,雙親俱喪,此際實堪悲。   堪悲趙女支持,剪下香雲送舅姑。把羅裙包土,築成墳墓。琵琶寫怨,竟往京畿。孝矣伯喈,賢哉牛氏,書館相逢最慘淒。重廬墓,一夫二婦,旌表耀門閭。按此序曲結束語為一夫二婦 ,旌表耀門閭。」可知是維護封建禮教之戲劇。但其中亦有抨擊貧士一旦登第,貪圖富貴,便拋棄父母妻子 ,入贅太師家為婿之醜行。

借諷王四: 據傳說高則誠寫此戲曲,為了規勸友人王四登第後,即棄妻入贅太師(蒙古人不花)家為婿。名曰《琵琶記》,以其上四個王字 ,即為王四。蒙古語呼牛為「不花」,故言再娶牛太師之女。又以王一為菜佣,故托名蔡邕諧音。王四之妻本姓周,《百家姓》書中「趙」為第一字 ,「周」為第五字,故謂之趙五娘。

三不從: 封建社會婦女之「三從」,未嫁從父,既嫁從夫,夫死從子,而趙五娘三者皆無可依靠 ,故云「三不從」。
夫君: 古代男子對友人敬稱,楚辭,唐宋詩亦有用之。

按: 森槐南此詞為否定此無稽之談而作。

蝶戀花   謝春星贈桂花
夢續騷人情種也。月底修簫,四散天香夜。仙佩珊珊次吹得下。步虛應是星冠者。   折贈蟾宮花影亞。含笑無言,月隱西岩罅。怊悵彩鸞難並跨。青天碧海空牽掛。

彩鸞: (唐)裴鉶《傳奇》: 鍾陵西山有寺觀,每至中秋車馬喧闐,太和中有書生文簫往觀,睹一姝甚麗,吟曰:「若能相伴陟仙壇,應得文簫駕彩鸞。」・・・・・・・・至絕頂 ,有仙童持天判曰:「『吳彩鸞以私欲泄天機,罰為民妻一紀。』姝乃與生下歸鍾陵。」又《宣和書譜》:「唐河南濮陽縣女子吳彩鸞嫁文簫 ,家貧,日寫唐韻一部售之度日。」 按:吳彩鸞實有其人。神話故事的傳說,就是因為人民欽佩她的才德而創造的。

此與後一首同調詞「謝鬢絲贈蘭」皆作於明治二十四年秋季。

蝶戀花   謝鬢絲贈蘭
蘇小門前油壁路。記得橫波,滿眼盈盈露。風雨西陵松柏暮。同心不見啼幽素。   驄馬郎君行擷取。蕭艾叢中,翠燭零星處。此後瓷盆期穩護。當門莫將鋤將去。

蘇小: 蘇小小,南齊時錢塘名伎。古辭云:「我乘油壁車,郎乘青驄馬。何處結同心,西陵松柏下。」
滿眼盈盈露: (唐)李賀《蘇小小墓》:「幽蘭露,如啼眼。無物結同心,烟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蓋。風為裳,水為佩。油壁車,夕相待。冷翠燭 ,勞光彩。西陵下,風吹雨。」
冷翠燭:(唐)李賀《蘇小小墓》詩,(清)王琦注:翠燭,鬼火也。有光而無焰,故曰「冷翠燭」。按:即磷火。

祝英台近
俏雲英,他未嫁,香贈一囊麝。泄露春光,門柳最纖冶。便令閉置幃中,兜然相見,卷簾處 ,牡丹開也。   點羅帕。多是花淚胭脂,教儂暗愁惹。搖漾芳魂,願學蝶飛乍。向他釵股裙腰,綢繆招展,好折證,夢兒非詐。

雲英: 唐人小說裴鉶《傳奇・裴航》:裴航乘舟還都,遇樊夫人,乃投以詩。樊答曰:「一飲瓊漿百感生,元霜搗盡見雲英。藍橋便是神仙路,何必崎嶇上玉京 。」後裴航過藍橋驛,見路旁茅舍一老嫗績麻。裴渴求漿,嫗呼雲英,捧一甌飲之。裴見雲英姿容絕世,飲其漿,真玉液也。因 謂欲娶此女。嫗曰:「昨有神仙與藥一刀圭,須玉杵搗之。欲娶雲英,須玉杵臼為聘,為搗藥百日乃可。」裴航求得玉杵臼,為搗藥,即娶雲英為妻 ,乃知樊夫人為雲英之姊。
折證: 就是對證,元曲用語。

槐南精研元曲及明清傳奇。著《補天春》,《深草秋》二部傳奇。內容為日本古代故事,仿照中國戲曲形式,依曲譜填詞句。他也擅長套曲。此闋雖收入詞集 ,而其遣辭造句皆如制曲。

浣溪沙   送岩谷漣山人之西京
白祫風流俊少年。西京佳麗小游仙。三條樓畔四條弦。   馬首才紅霜後葉 ,鴨頭初綠鏡中天。明年春水也漣漣。

岩谷漣山人,岩谷雄之別名,是明治時期一位青年漢詩作家。時年二十四歲,赴任西京日出新聞記者,槐南以詞送別。

小游仙:全唐詩有曹唐《小游仙》九十八首,皆咏仙女愛情故事,此處借喻藝伎。
三條橋,當是是西京地名。四條弦指琵琶。(唐)王建宮詞:「用力獨彈金殿響,鳳凰飛出四條弦。」
按: 三條樓畔當指西京藝伎居住處,皆擅彈絲弦樂器。

日本三家詞箋注


日本   橋本綱紀(1834-1859),字伯綱,弘道,號藜園,又號櫻花晴暉樓。又因仰慕南宋岳飛,改號景岳,通稱左內。越前(今福井縣)人。幕府末年志士。安政四年(1857)福井藩實行藩政改革時 ,他作為慶永的心腹而積極活動,主張通過幕政改革實現國家統一,引進資本主義國家的技術和進行日俄合作。安政大獄時被處死刑。著有景岳詩文集

雜感二首   其一
義憤孤忠世所捐,丹心久許達蒼天。眼前坎坷吾無怨,身後姓名誰有傳。去國屈原徒著賦,投荒蘇軾喜談禪。疏慵非怕先鞭著,午夜聞雞悄不眠。

這是一首感懷之作,幕府末年,內憂外患加劇了社會矛盾。作者懷經世之才而不得施展,作此詩以言志。在詩中,詩人傾吐了有志難申的苦悶之情,並以屈原,蘇軾為喻。雖處逆境,仍表示要發憤自強,實現建功立業的宏偉抱負。全詩風格豪壯,代表了幕府末年維新之士的心聲。

獄中作   二首   其二
二十六年如夢過,顧思平昔感滋多。天祥大節嘗心折,土室猶吟正氣歌。

這詩是作者於獄中所作。安政大獄時,作為維新人士,詩人被捕入獄。安政六年(1859)被關進傳馬町的獄中。此時吉田松陰也在牢中,詩人作七絕二首贈與松陰。雖身陷囹圄,詩人仍以文天祥為榜樣,為了實現維新强國的目的,要保時天地間的大節,實現自己的宏偉目標。

日本   長熒(1833-1895),字士章,幼名富太郎,後改光太郎,號三洲。幼讀四書五經。參與明治維新,在明治政府內任事。晚年從事書畫創作,優游自適達二十年。著有新封建論三體千字文三洲居士集等。

燕山雜句
渚宮水殿帶殘荷,秋柳蕭疏太液波。獨自金鰲橋上望,景山滿目夕陽多。

作者於明治四年(1871)來北京時所作,以明末的崇禎皇帝自縊為背景,抒發了對明王朝二百七十六年歷史終結的感慨,詩意蒼涼。

景山,也稱煤山,崇禎帝自縊之處。

日本   木户孝允(1833-1877),號松菊,通稱小五郎。長洲(今山口縣)人。明治維新主要領導人之一,與大久保利通,西鄉隆盛並稱維新三傑 。參與倒幕運勳,明治元年(1868),推翻德川幕。入明治新政府任職,曾出訪歐美,考察西方諸國的教育,法制。明治十年病逝。

留無補國去非情,孤劍與心多不平。欲訴憂愁美人遠,滿城梅雨杜鵑聲。

逸題詩。這是一首描寫個人憂愁孤獨的詩,作者不滿德川幕府的腐敗無能,空懷維新之志,苦於一籌莫展,心情憂鬱。美人,本指賢能君子,這堳維新志士。

日本漢詩精品賞析


日本   梁田邦美

暮春竹館小集
篔簹之谷有樓臺,極目南天海島開。日暮青牛關外去,潮平彩鷁霧中來。却憐芳草留車轍,坐覺殘花動酒杯 。春色年年看不厭,莫教意氣作寒灰。

梁田邦美,生於靈元天皇寬文十二年(清康熙十一年,公元一六七二年)卒於桃園天皇寶曆七年(清乾隆二十二年,公元一七五七年)。本名邦彥,字景鸞,號蛻巖,有四書講義答問書蛻巖集等。

青牛: 劉向列仙傳: 後周德衰 ,乃乘青牛車去,入大秦過西關。

題莊子像
為蝶無莊周,為周無胡蝶。畫中兩俱存,是非終喋喋。

九月
琪樹連雲秋色飛,獨憐細菊近荊扉。登高能賦今誰是,海內文章落布衣。

日本   大內熊本

夜聞落葉
千林霜葉夜飄零,蕭瑟秋聲不可聽。夢堜蕩穩楞B至,開窗殘月滿中庭。

大內熊本,生於東山天皇元祿十年(清康熙三十六年,公元一六九七年),卒於後桃園天皇安永五年(乾隆四十一年,公元一七七六年),名承祐,字子綽,攻古文辭學 ,著有《明四先生文苑》,《安世遺聞》,及《熊本先生》文集等。

日本   村瀨之熙

聞杜鵑   三首選一
寂寂燈前雨未晴,杜鵑破夢一聲鳴。朦朧認得非耶是,敧枕更期第二聲。

序云: 「漢人咏杜鵑在暮春,如聞之不勝悲者。在此方,其鳴在五月,人爭賞之。或宿山林幽僻之地,不寐以待其鳴。故作詩者多在春悲之,咏和歌者,多在夏賞之。然韋應物有『高林滴露夏夜清,南山子規啼一聲。』之句。吳融有秋聞『子規』之詩,則其鳴不必春時而已。唯悲之與賞之彼此不同,何也?唐太宗嘗語樂,曰:『聲之所感,各因人之哀樂。』豈惟樂云乎哉,余不敢效漢人之顰,賦三絕。」

村瀨之熙,生於樓櫻町天皇亨三年(清乾隆十一年,公元一七四六年),卒於仁孝天皇文政元年(清嘉慶二十三年,公元一八一八年),一作源之熙,字君績,號栲亭,著名儒家學者,有《栲亭初稿》,《楓樹詩纂》,《宋人咏物詩選》等。

唐太宗語樂: 《舊唐書・音樂志》:「太宗曰:『悲歡之情,在於人心,非由樂也。』」

日本   廣瀨淡窗

隈川雜詠
觀音閣上晚雲歸,忽有鐘聲出翠微。沙際爭舟人未渡,雙雙白鷺映江飛。

隈川,即球磨川,在九州熊本縣南。

廣瀬淡窗,生於光格天皇天明二年(清乾隆四十七年,公元一七八二年),辛於孝明天皇安政三年(咸豐六年,公元一八五六年),名建,字子基,七,八歲時讀畢孝經,四書,十二,三歲即能作詩。其後詣九州游學,二十四歲設私塾教授,從之者四千人,詩學陶潛,王維,孟浩然。為江户時代著名之教育家及詩人。

日本   藤井行外

吉野
古陵松柏吼天飆,山寺尋春春寂寥。眉雪老僧常輟帚,落花深處說南朝。

藤井行外,生於光格天皇文化四年(清嘉慶十二年,公元一八零七年),卒於孝明天皇慶應二年(同治五年,公元一八六六年),名啟,工七絕,有「絕句行外」之稱,日本南北分治,稱南北朝,自一三三一年至一三九二年,北統南止,凡六十一年。時我國元至順二年,至明洪武二十五年也。

吉野,在奈良市南。
古陵,指後醍醐天皇之延元陵。公元一三三六年,足利尊氏專政,後醍醐天皇逃離京都,抵吉野,自此成南北對峙局面,(後醍醐天皇治南,光明天皇治北。)北都京都,南都吉野。
山寺,指如意輪寺,在吉野山中,為後醍醐天皇敕愿之廟。

日本   遠山澹

足利客舍遇高隆古
倪家迂叟是前身,幻出溪山幅幅新。知己應難求近世,對君未易薄今人。情於詩畫原無異,迹列萍蓬別有因。劫羨丹青多潤筆,雕蟲小技不醫貧。

遠山澹,生於光格天皇文化七年(清嘉慶十五年,公元一八一零年),卒於孝明天皇文久三年(清同治二年,公元一八六三年),字雲如,號榕齋,又號雲如山人,有
《雲如山人集》。

 (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選講)


朝鮮   金圭泰

重陽中瀛洲舟中有作
重陽何事泛中洲,為賞耽羅故國秋。南來不見黃花笑,北去還同白雁流。壯志未應長濩落,逝波安得少停留。吾遊勝似江淮昔 ,一醉三韓地盡頭。

金圭泰,號顧堂。

耽羅: 朝鮮濟州島之古國名。於公元四七六年臣屬百濟,六六零年百濟亡後朝貢日本,朝鮮半島統一後,耽羅又臣屬新羅,新羅賜與星主之名。九三八年以後臣屬高麗,一一二一年改名濟州 。中國元代時,一二七三年,置達魯花赤(官名,鎮守官)直轄(直接管轄)耽羅,一二九四年元歸還與高麗,一四零四年,朝鮮廢其星主稱號,一四零六年置濟州牧使。

朝鮮   安在稷

感夢(悼亡)
萬緣灰冷更何思,却怪蘅蕪入夢知。門已三過猶苦病,身無一絕自名癡。半床麥氣秋偏早,孤枕雞聲夜復遲 。裘葛竟違偕隱計,畢生堪愧案齊眉。

在稷,字后卿,號喜堂。

蘅蕪: 王子年拾遺記前漢上:帝息於延涼室 ,卧夢李夫人授帝蘅蕪之香。帝驚起,而香氣猶著衣枕,歴月不歇。
三過:蘇軾過永樂文長老已卒:「三過門間老病死,一彈指頃去來今。」佛以生老病死為四苦,見《大乘義章》。
齊眉:《後漢書・隱逸・梁鴻傳》:「每歸,妻為具食,不敢於鴻前仰視,舉案齊眉。」

歎衰
自笑躬耕一布衣,唐虞親見負心期。鏡華頓改千莖髮,囊草空餘幾句詩。官墨孔s乖物議,敵旗旁午老王師。仲尼猶歎周公夢,何况龍鍾病又衰。

孔s:《尚書・皋陶謨》:「何畏乎巧言令色孔s。」孔傳:「孔,甚也,甚佞。」《 左傳・昭公十四年》:「貪以敗官為墨。」杜注,墨,不潔之稱。
旁午:《漢書・霍光傳》:「受璽以來二十七日,使者旁午,持節詔諸官署徵發。」注:「一縱一橫為旁午,猶言交橫也。」
孔子: 《 論語・述而》:「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

朝鮮   辛鎬烈

宿山家
落日空山堙A白雲一兩家。無人悟清境,滿地山茶花。

鎬烈,字用伯,號雨田。

即事
依山耕鑿有人家,桑柘陰陰一徑斜。卧讀唐詩未終卷,又將新汲去澆花。

朝鮮   金舜東

渡高浪津
青山忽斷大江流,渡日催船落木秋。役役此生還自笑,忘機何日伴沙鷗。

舜東,字華重,號蒼厓。

忘機:《 列子・黃帝篇》:「海上之人有好漚島者,每旦,之海上,從漚鳥游,漚鳥之至者百住而不止。其父曰:『吾聞漚鳥皆從汝游,汝取來,吾玩之。』明日之海上,漚鳥舞而不下。」

(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主講)      韓國詩選講  完


越南  阮文瑞

讀孟子有感八首選一
天將斯道覺斯民,繼往開來繫此身。進退賓師常綽綽,時中道統最醇醇。知言養氣擴前聖。拒被闢邪期後人。出處宛然家法在,兩楹配享萬年春。

阮文瑞,無考。阮朝末年進士。

時中:  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時中。朱注:君子能隨時以處中也。
知言養氣:  公孫丑上:敢問夫人惡乎長?曰:我知言 ,我善養吾浩然之氣。
拒被:  滕文公下: 我亦欲正人心,息邪說,距被行,放淫辭,以承三聖者 ,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

越南  阮鼎南

旅晉感懷
萬里孤臣九死餘。江出有恨淚沾裾。椎秦已破千金產,佐宋難憑半部書。漸喜中天開日月,還悲故國付丘墟。十年未遂殲讐志,猶自吹簫學子胥。

「萬里」一首自注云:「辛亥九月八日(1911年10月29日),晉軍起事,余在(山西)晉城,幾為軍人槍繫者再,皆以外人對獲免 ,出投旅館,行李蕩然,惟存舊書數卷而已。」

感成三首   一作感事,一作辛亥歲暮感懷
使節當年銜玉音,關河雙鬢雪華侵。豈知秦檜和金計,難遂包胥復楚心。石馬園亭秋草冷,銅仙宮闕夕陽沈。劍南家祭知何日,漢臘低回愴不禁。

千金產: 用張良求力士椎秦皇事,見史記留侯世家
半部書: 用宋代趙普事,詳普本傳。
吹簫: 史記范睢蔡澤傳:伍子胥槖載而出昭關 ,夜行晝伏,至於陵水,無以餬口,膝行蒲伏,稽首肉袒,鼓腹吹箎,乞食於吳市,卒興吳國。
子胥: 《吳越春秋・卷一》:「伍員奔宋(時楚太子建在宋)道遇申包胥,謂曰:『楚王殺吾父兄,為之奈何?』申包胥曰:『於乎!吾欲教子報楚,則為不忠 。教子不報,則為無親友也。子其行矣,吳不容言。』子胥曰:『吾聞父母之讐不與戴天履地,兄弟之讐不與同域接壤,朋友之讐不與鄰鄉共里 。今吳將復楚辜,以雪父兄之恥。』申包胥曰:『子能亡之,吾能存之;子能危之,吾能安之。』胥遂奔宋。」又《左傳・定公四年》:「吳伐楚 ,戰於柏舉,楚師敗績。五戰及郢,昭王奔隨。申包胥如秦乞師,立依於庭牆而哭,日夜不絕聲,勺飲一入口,七月,哀公為之賦無衣(詩秦風),九頓首而坐,秦師乃出。」
家祭: 用陸游《示兒詩》:「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漢臘: 漢代祭祀名稱。夏元淳《寒泛賦》「北首而懷漢臘,南冠而詠楚吟。」
銅仙: 李賀《金銅仙人辭漢歌》序云:「魏明帝青龍元年八月,詔宮官牽車西取漢孝武捧露盤仙人,欲立置前殿。宮官既拆盤,仙人臨載乃潸然淚下。」詩有云:「魏官牽車指千里 ,東關酸風射眸子。空將漢月出宮門,憶君珠淚如鉛水。」

「 感事」三首,鼎南先生自注云:「嗣德末年,(嗣德元年,即清道光二十八年,公元1848年,至三十六年,清光緒九年,公元1883年 ,凡三十六年。1883年,廢帝洪佚皇帝即位,數月崩。福吴簡宗毅皇帝嗣。)先君子與范尚書奉旨如清求援,(1883年,安南已為法國屬地,但王朝仍繼續存在。此保護國於1940年淪入日本統治,1945年後,日本退出,越南又歸法國,成君主立憲國〔保大皇帝阮福晪〕,1955年改為共和國,1975年,為共黨胡志明所統一)清執政某謀國不臧,力主和議。時赴援之師十餘萬,死傷略盡,竟置不問。實東亞歷史上一污點也。」 又曰:「先君歸朝日,翼廟已崩。又二年,京師不守,乘輿蒙塵,全無一片乾淨土矣。」

「使節」一首,尾二句一作「劍南家祭留遺咏,天宇茫茫恨海深。」

阮鼎南,越南人,使清,越陷於法後,(1861年)鼎南留華不返,作客山西,有《南枝集》,取古詩「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之意。(《吳越春秋・卷二》:「胡馬望北風而立,越燕向日而熙。」)


駭浪掀天撼御屏,翠華而去霧冥冥。心隨遠雁經年望,望斷哀鵑徹夜聽。風雨九原悲漢臘,關山萬里入秦庭。螭頭馬鬣俱荊棘,回首炎州暗淚零。

御屏,御屏山。   自注:「御屏山在京城之南」。


百折丹心誓不回,殲仇長慕俾公才。江山虎氣橫戈望,風雨龍韜對燭開。千古憂天誰共語,十年捲土我重來。鯨鯢血滿滄浪水,南極雲晴笑舉杯。

俾,此音庇,德國人俾斯麥,Bismarck 1815-1898

感懷
野草東風戰血多,六龍宮闕泣銅駝。鈞天夢罷成烏有,易水歌終喚奈何。去國燈光空爛熳,題橋名姓欲消磨。關山躍馬心猶壯,醉握燈前越石戈。

泣銅駝: 《 晉書・索靖傳》:「靖有先識遠量,知天下將亂,指洛陽宮門銅駝,歎曰:『會見汝在荊棘中耳。』」李義山詩:「死憶華亭聞唳鶴,老憂王室泣銅駝。」
鈞天夢: 謂夢鈞天之樂也。見《史記・趙世家》。
易水歌: 《史記・刺客列傳・荊軻傳》。易水歌:「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題橋: 《 史記・司馬相如傳》索隱云:「華陽國志云:『蜀大城北十里有升僊橋,送客觀。相如初入長安題其門云:不乘赤車駟馬,不過汝下也。』」
越石: 《晉書・劉琨傳》:「琨,字越石,少負志氣,有縱橫之才,善交勝己,而頗浮誇,與范陽祖逖為友,聞逖被用,與親故書曰:『吾枕戈待旦,志梟逆虜,常恐祖生先吾著鞭。』其意氣相期如此。」

中,法,越南之戰,法取越南,詩人麥秀之悲,可以概見。(一八八五年,五月咸宜皇帝阮福明出走,景宗福昇立。一八八八年十月,法徒咸宜於非洲阿爾及利亞。十二月,景宗崩,法立其姪福昭,是為咸泰帝。)

聞道
周王西駕八龍車,漢使東飛萬里槎。戈x氣森金闕日,旌旗霧捲玉門沙。談兵幾度空捫蝨,謀國何人欲畫蛇。聞道昭陵神馬在,蒼茫天意未長嗟。

周王西駕八龍車: 《列子・周穆王篇》: 王不恤國事,不樂臣妾,肆意遠遊,命駕八駿之乘,造父為御,馳驅千里。王子年《・ 拾遺記・卷三・周穆王》:「穆王即位三十二年,巡行天下,馭黃金碧玉之車,傍氣乘風。王馭八龍之駿,一名絕地,足不踐土,二名翻羽,行似飛禽,三名奔霄,夜行萬里,四名超影,逐日而行,五命逾輝,毛色炳耀,六名超光,一形十影,七名騰霧,乘雲而奔,八名挾翼,身有肉翼。」
萬里槎: 《張華・博物志・卷十》:「舊說天河與海通,近世有人,居海渚者,每年八月,有浮槎去來不失期,人有奇志,立飛閣於槎上,多齎糧乘槎而去。十餘月至一處,有城郭狀,屋舍甚嚴,遙望宮中有織婦,見一丈夫牽牛渚次飲之,牽牛人乃驚問曰:『何由至此?』此人為說來意,並問此是何處。答云:『君還至蜀郡,訪嚴君平,則知之。』竟不上岸,因還如期。後至蜀,問君平,君平曰:『某年某月,有客星犯牽牛宿。計年月,正此人到天河時也。』」
捫蝨: 《晉書》載記王猛傳:「桓温入關,猛被褐而詣之,一面談當世之事,捫虱而言,旁若無人。」
畫蛇: 畫蛇添足,見《 戰國策・齊策・二》)
昭陵: 唐太宗墓寢。六駿,太宗生時所用六匹駿馬。特勒驃,青騅,什伐赤,颯露紫,拳毛騧,白蹄烏也。

 (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選講)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