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24)

天津文史研究館/天津古籍出版社2009年出版的吳玉如詩文輯存,是近年少有用繁體字排印出版。吳玉如(1898 - 1982)吳小如之父,是著名學者,書法家,詩詞造詣在近代中也罕有其匹。書中的出版後記引述早年滄趣老人陳寶琛見到吳玉如1933年所作的一首七絕,詩題"舊京",就稱贊為同光以來罕見之作。

燕塵重踏舊紛華,住近紅墙識帝家。點檢興亡三百載,宮門老柏有棲鴉。

網主少年時亦喜閒讀一些近代政治史論與散文作品,如中國共產黨史稿燕山夜話牛鬼蛇神集三家村札記等 。 惜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舉家遷居,舊籍未能隨身。近從某報副刊讀到鄧拓的一首詩"觀史可法歌劇有感",抄存於下。

風雨雞鳴起舞時,朔邊風雪正絲絲。萬方殺氣騰山海,十月軍聲壯鼓旗。欲飲黃龍番漢酒,不聞往史宋明詩。從今無復梅花嶺 ,莫灑英雄淚滿衣。

原名鄧子健的鄧拓(1912 - 1966),筆名馬南邨,曾任人民日報社長等中共主要宣傳機構領導職務。文革前被打成反黨集團分子,受到政治批判,1966年5月18日在家服藥自盡。1979年獲得平反 ,恢復名譽。三家村札記是由他和吳晗,廖沬沙三人合著而成的雜文集。


又玄集,唐末韋莊選唐詩 ,從盛唐至晚唐作者142人,詩297首。取材面廣,包括各個方面詩人,甚至僧人婦女。國內已佚,日本尚存享和三年(1803)刻本。日本學者攝影寄予夏承燾先生,收入唐人選唐詩,1956年中華書局排印 。韋莊,中唐詩人韋應物四世孫,昭宗乾寧進士,曾任校書郎,左補闕。後至蜀任王建前蜀宰相。    (三)

女郎張窈窕   寄故人
澹澹春風花落時,不堪愁望更相思。無金可買長門賦,有恨空吟團扇詩。

倡伎常浩   贈盧夫人
佳人惜顏色,恐逐芳菲歇。日暮出畫堂,下堦見新月。拜月仍有詞,傍人那得知。歸來玉臺下,始覺泪痕垂。

女郎劉媛   長門怨
雨滴梧桐秋夜長,愁心和雨到昭陽。泪痕不学君恩斷,拭却千行更萬行。

杜牧   寄張佑
百歲中來不自由,角聲孤起夕陽樓。碧山終日思無盡,芳草何年恨即休。睫在眼前長不見,道非身外更何求。誰人得似張公子 ,千首詩輕萬戶侯。

温庭筠   春日將欲東游寄苗紳
幾年辛苦與君同,得喪悲歡盡是空。猶喜故人先折桂,自憐覉客尚飄蓬。三春月照千山路,十日花開一夜風。知否杏園無路入 ,馬前惆悵滿枝紅。

温庭筠   早春滻水送友人
春門烟野外,渡滻送行人。鴨卧溪沙暖,鳩鳴社樹春。淺波青有石,幽草綠無塵。楊柳東風 ,相看泪滿巾。


(23)

豺狼當道生何益,洛蜀紛爭死豈休

1913年3月,於上海火車站,被袁世凱派人刺殺的近代民主革命活動家宋教仁,黨人憤慨鼎沸,遂有二次革命之役。陳去病有詩哭之:

柳殘花謝宛三秋,雨閣雲低風撼樓。中酒懨懨人愈病,思君故故日增愁。豺狼當道生何益,洛蜀紛爭死豈休。只恐中朝元氣盡,極天烽火掩神州。

詩中"雨閣雲低風撼樓"喻當前政治形勢之險惡,"豺狼當道"喻袁世凱為代表的軍閥官僚之當路在位。"洛蜀紛爭"借北宋王安石變法失敗各派紛爭局面 ,暗喻革命後反清統一戰線瓦解,派別活動,矛盾重重。
陳去病,字佩忍,江蘇吳江人,是革命文學團體'南社'的重要詩人。

宋教仁亦擅詩,其"登韜光絕頂"云:

日出雪磴滑,山枯林葉空。徐尋屈曲徑,竟上最高峰。村市沉雲底,江帆夾樹中。海門潮正湧,我欲挽强弓。

借吳越王修築海塘,操强弓迫潮東移事,表達詩人征服封建勢力的抱負。


遠眺城池山色堙A俯聆絃管水聲中

又玄集,唐末韋莊選唐詩 ,從盛唐至晚唐作者142人,詩297首。取材面廣,包括各個方面詩人,甚至僧人婦女。國內已佚,日本尚存享和三年(1803)刻本。日本學者攝影寄予夏承燾先生,收入唐人選唐詩,1956年中華書局排印 。韋莊,中唐詩人韋應物四世孫,昭宗乾寧進士,曾任校書郎,左補闕。後至蜀任王建前蜀宰相。    (二)

崔仲容   贈所思
所居幸接隣,相見不相親。一似雲間月,何殊鏡堣H。目誠空所恨,腸斷不禁春。願作果間燕,無由變此身。

鮑君徽   閑宵對月茶宴
閑朝向晚出簾櫳,茗宴高亭四望通。遠眺城池山色堙A俯聆絃管水聲中。幽篁映沼新抽翠,芳桂低簷欲吐紅。坐久此中無限興 ,更憐團扇起清風。

杜牧   秦淮
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寄酒家。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杜牧   宜州開元寺
六朝文物草連空,天澹雲閑今古同。鳥去鳥來山色堙A人歌人哭水聲中。深秋簾幙千家雨,落日樓臺一笛風。惆悵無因見范蠡 ,參差烟樹五湖東。

杜牧   詠柳
日落水流西復東,春光不盡柳何窮。巫娥廟塈C含雨,宋玉門前斜帶風。莫將榆莢共爭翠,深感杏花相映紅。灞上漢南千萬樹 ,幾人遊宦別離中。


(22)

天于絕代偏多妒,時至將離倍有情

一代文豪魯迅先生的舊體詩中,最為人樂誦的必是他的"自嘲"一律。前介紹過他的"別諸弟"各首 ,今再抄錄"惜花"四律:

惜花
鳥啼鈴語夢常縈,閑立花陰盼嫩睛。怵目飛紅隨蝶舞,關心茸碧繞階生。天于絕代偏多妒,時至將離倍有情,最是令人愁不解,四檐疏雨看秋聲。

劇憐常逐柳綿飄,金屋何時貯阿嬌。微雨欲來勤插棘,熏風有意不鳴條。莫教夕照催長笛,且踏陽春過板橋。只恐新秋歸塞雁,蘭艭載酒櫓輕搖。

細雨輕寒二月時,不緣紅豆始相思。墮裀印屐增惆悵,插竹編籬好護持。慰我素心香襲袖,撩人藍尾酒盈卮。奈何無賴春風至,深院茶リw滿枝。

繁英繞甸競呈妍,葉底閑看蛺蝶眠。室外獨留滋卉地,年來幸得養花天。文禽共惜春將去,秀野欣逢紅欲然。戲仿唐宮護佳種,金鈴輕綰赤闌邊。

據魯迅所作的朝花夕拾和有關回憶錄,我們知道魯迅少年時代是很愛栽花的 ,並且喜歡看花鏡南方草木狀釋草小記廣羣芳譜之類的舊書 ,對植物學很感興趣。這四首詩是一個證明。寫愛花的心情,可算細緻入微。這類沒有什麽社會內容的詩,以後魯迅就不再寫了。

自嘲
運交華蓋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頭。破帽遮顏過鬧市,漏船載酒泛中流。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

所聞
華燈照宴敞豪門,嬌女嚴裝侍玉樽。忽憶情親焦土下,佯看羅襪掩啼痕。

作者聽到一件事,用詩記錄下來,所以詩題名為"所聞"
一些為了生活的女郎,逼得打扮整齊艷麗,强顏歡笑去侍奉權貴夜宴飲樂,可是人中却別有一般滋味。想起死於戰火下的雙親,只好低頭佯作整衣襪 ,掩飾背後的淚痕。


白髮愁偏覺,歸心夢獨知

又玄集,唐末韋莊選唐詩 ,從盛唐至晚唐作者142人,詩297首。取材面廣,包括各個方面詩人,甚至僧人婦女。國內已佚,日本尚存享和三年(1803)刻本。日本學者攝影寄予夏承燾先生,收入唐人選唐詩,1956年中華書局排印 。韋莊,中唐詩人韋應物四世孫,昭宗乾寧進士,曾任校書郎,左補闕。後至蜀任王建前蜀宰相。    (一)

女道士元淳     寄洛中諸娣
舊國經年別,關河萬里思。題書憑雁癒A望月想蛾眉。白髮愁偏覺,歸心夢獨知。誰堪離亂處,掩泣向南枝。

張夫人吉中孚侍郎妻    拾得韋氏鈿子因以詩寄
今朝蛬晛e,拾得舊花鈿。粉污痕猶在,塵侵色尚鮮。曾經纖手堙A帖向翠眉邊。能助千金笑,如何忽棄捐。

馬戴    楚江懷古
露氣寒光集,微陽下楚丘。猿啼洞庭樹,人在木蘭舟。廣澤生明月,蒼山夾亂流。雲中君不降,竟夕自悲秋。

温庭筠     春日將欲東游寄苗紳
幾年辛苦與君同,得喪悲歡盡是空。猶喜故人先折桂,自憐羇客尚飄蓬。三春月照千山路,十日花開一夜風。知有杏園無路入 ,馬前惆悵滿枝紅。


(21) 誰愛風流高格調,共憐時世儉梳妝

秦韜玉
是晚唐詩人,出自他題為(貧女)的警句"為他人作嫁衣裳",使他因詩留名千古。

蓬門未識綺羅香,擬托良媒益自傷。誰愛風流高格調,共憐時世儉梳妝。敢將十指誇針巧,不把雙眉鬪畫長,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

這首假托貧女之言來自洩胸中的恚恨,對社會不理的現象作出控訴。
沈歸愚選此詩入(唐詩別裁),指其語語為貧士寫照。
此類比興性甚强他還有一首(春雪):

雲重寒空思寂寥,玉塵如糝滿春潮。片纔著地輕輕陷,力不禁風旋旋銷。惹砌任他香粉妒,縈叢自學小梅嬌。誰家醉卷珠簾看,弦管堂深暖易調。

仔細看看能悟出什麽字面以外的語言。


別離江上還河上,拋擲橋邊與路邊

楊慎(升庵)喜楊柳,數有題詠。其"柳"之一章,八句皆用對仗,恍如排律,頗為詩林推重。詩云:
垂楊垂柳綰當年,飛絮飛花媚遠天。金距鬪雞寒食後,玉娥翻雪暖風前。別離江上還河上,拋擲橋邊與路邊。遊子魂銷青塞月,美人腸斷翠樓煙。
此詩很富六朝風格,但篇章不長。王阮亭有言:"明詩至楊升庵,另闢一境,真以六朝之才,而兼有六朝之學者。詩如詠柳諸篇,工妙天成 ,大抵皆自古樂府出。


(20) 西苑花飛春已盡,上林樹冷雁空來

溥儒(心畬)有四首落花詩,不見於他的西山集寒玉堂詩集。幸好啓功當時 保留下來。啓功曾受教於溥儒書畫,論輩分,溥儒比啓功高幾輩,按清室排行是,由雍正第四子弘曆開始,是弘,永,綿,奕,載,溥,毓,琚A啓。

溥儒這四首落花詩寫在一張高麗箋上,啓功看了非常喜愛,溥儒送給了他。啓功 把它夾存在師友手劄中。即使啓功的收藏失佚了,他還能夠背補出來,可以看看溥儒的"空靈派"到底是什麼風格,其中兩首:

昔日千門萬戶開,愁聞落葉下金台。寒生易水荊卿去,秋滿江南庾信哀。西苑花飛春已盡,上林樹冷雁空來。平明秦帚人頭白 ,五祚宮前夢碧苔。
微霜昨夜薊門過,玉樹飄零恨若何。楚客離騷吟木葉,越人清怨寄江波。不須搖落愁風雨,誰實催傷假斧柯。衰謝蘭成應作賦 ,暮年喪亂入悲歌。

辭文優美,音調搖曳,外殼很像唐詩,但內在的感情卻有些空泛,即使有所寄託,也 過於朦朧。當時著名學者,溥儀的老師陳寶琛說"儒二爺盡做'空唐詩'",這一評價挺準確,在當時就傳開了。後來欲被人誤傳為'充唐詩',又未免貶之過甚了。


(19) 落花有意迷金勒,客子銷魂倚畫樓    

啟功,是清皇朝雍正帝的第九代後人,到了他祖父一代,家道已經敗落。更不幸的是,啟功一歲時,父親便去世,祖父就成了家中的支柱 。父親的 故去成了家道衰敗的序幕,到了啟功十歲時,這一年就是他家中衰敗的高潮。在這年堙A曾祖父,二叔祖,續弦的祖母,祖父相繼去世。不到一年,家族中死了五個人。只好變賣家產 ,房子,字畫用來發喪,償還債務。祖父 和父親的死,是啟功和他母親失去了直接的指望,和依靠,生活最基本保證吃飯,穿衣都成了最實際的問題。

正是天無絕人之路,幸得有兩位,一叫邵從煾,一叫唐淮源,都是他祖父 在做四川學政時的學生。他們知道啟功的窘境,本着對老師的感激,報 答在孤寡遺孀身上。帶頭向祖父的門生募捐,幫助"孀媳弱女",孀媳指 啟功的母親,弱女是啟功沒有出嫁的姑姑。籌得的款項用來買長期公 債,按月支取利息維持一家三口生計。邵,唐兩位老先生不但協助啓功一家的經濟來源,而且對啓功的學業也十分關心,時常鼓勵和提點。一次,啟功把自己剛作的一首七律寫在扇面上 ,呈給唐淮源看,詩題為"社課詠春柳四首擬漁洋秋栁之作":

如絲如線最關情,斑馬蕭蕭夢媗憛C正是春光歸玉塞,那堪遺事感金城。風前百尺添新恨,雨後三眠殢宿酲。淒絕今番回舞袖 ,上林久見草痕生。

這首詩寫得很規整,頗有些傷感的味道,不料,唐老伯看到啓功的詩有了 進步,感動得一邊哭,一邊說:"孫世兄啊,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就能寫出這樣有感情的好詩,你祖父在天之靈也會高興的。"

其餘三首:

萬綠棲鴉憶舊游,河橋回首思悠悠。落花有意迷金勒,客子銷魂倚畫樓。鄂渚人攀猶昨日,灞陵塵劫幾經秋。勞他鶯燕殷勤喚 ,逝水年華去不留。
太液池頭芳信稀,景陽樓下暗塵飛。空悲客舍陽關引,且度秋娘金縷衣。殘雪乍消烟漠漠,春寒未減色依依。恨人滴盡相思淚,欲倩柔條挽落暉。
寶馬香車十二街,新烟欲散候初佳。青禽消息渺何處,曉月樓臺天一涯。別路纖腰縈祖席,隔簾飛絮上空階。雨絲風片渾無緒,亂攪春愁入客懷。

摘錄刪編: 啓功口述歷史


(18) 世事浮雲何足問,人情翻覆似波瀾

一首詩的好與壞當然不能只以形式來决定,雖然寫得音協律調,完全合乎格律也是一首好詩的重要因素之一,但是,若詩中缺乏真摯的感情 ,也不算得是一首好的作品。所以我國歷代的大詩人,他們的作品不會是每首盡是佳作。以往有些文人學士為皇帝服務,也不免要寫些應制詩之類詩作。唐代大詩人王維,他的詩以寫景見勝 ,被譽為田園詩人。他寫過一首 (奉和聖製從蓬萊向興慶道中留春雨中春望之作應制):

渭水自縈秦塞曲,黃山舊繞漢宮斜。鸞輿迥出千門栁,閣道迴看上苑花。雲堳珓兜欞魋騿A雨中春樹萬人家。為乘陽氣行時令,不是宸遊玩物華。

這是一首標準的七律,但詩是向皇帝歌功頌德一番,連去郊外遊覧都說成是'為乘陽氣行時令',還有什麼意思可談。雖然全詩不算太俗,比其他人的應制作品,更無足可觀了 。但是他的另外一首(酌酒與裴迪),不再是應酬皇帝了,寫的是人情心境,便截然不同:

酌酒與君君自寬,人情翻覆似波瀾。白首相知猶按劍,朱門先達笑彈冠。草色全經細雨濕,花枝欲動春風寒。世事浮雲何足問,不如高臥且加餐。

這才是詩人的真面目,真感情。


聞道烏衣燕,新雛話舊家   

啓功,原是清朝皇室愛新覺羅家族後代,雍正帝的第九代孫。他不認同由日本扶掖成立的滿州國,認為是對滿州族人的侮辱 。後來,他自謂姓啓名功,不喜歡別人再提他原來的姓氏。上世紀八十年,有愛新覺羅家族的人,以家族的名義辦一個書畫展,邀啓功參加 。啟功對這樣的名義不感興趣,於是寫了兩首詩,揶揄那些還以姓愛新覺羅為榮,自詡自得的人。
題為"族人作書畫,猶以姓氏相矜,徵書同展,拈此辭之,二首":

聞道烏衣燕,新雛話舊家。誰知王逸少,曾不署琅琊。
半臂殘袍袖,何堪共作場。不須呼鮑老,久已自郎當。

王,謝這樣的世家望族也不免要經歷滄桑變幻,王羲之不用標榜自己是高貴的琅琊王家後人,別人都知道他是書聖。我本來就是個衣衫襤褸,貌不驚人,像舞台上的一個丑角鮑老 ,怎配得上和你們共演這麼高雅的戲呢?      摘錄刪編: 啓功口述歷史

啓功詩詞


(17) 今夕為何夕,他鄉說故鄉     行行無別語,只道早還鄉

袁凱
(約1367年前後在世),字景文,自號海叟,松江華亭人,約元末前後在世。洪武三年,薦授御史,博學有才辯,工詩,性恢諧。某日帝問:"朕與東宮孰是",凱對道:"陛下法之正 ,東宮心之慈",(兩面都不敢得罪,即今之謂滑頭,伴君如伴虎,動輒得咎,可知為臣子之難)帝頗惡之,凱懼,佯狂免罪,託疾罷歸,以壽終。他的五律"客中除夕":

今夕為何夕,他鄉說故鄉。看人兒女大,為客歲年長。戎馬無休歇,關山正渺茫。一杯柏葉酒,未敵淚千行。

又"京師得家書":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行行無別語,只道早還鄉。

一個離鄉千里的人,接到如此一紙家書,你會有多少感慨。

又"淮西夜坐":
蕭蕭風雨滿江河,酒盡西樓聽雁過。莫怪行人頭盡白,異鄉秋色不勝多。

身在異鄉,欲歸不得,而耳所聞,眼所見,都是令人欲涕的悲惋景色,如何不教行人為之有頭皆白。如此鄉情,既深且切。


(16) 林則徐的出關詩什    頻搔白髮漸衰病,猶剩丹心耐折磨

我國近代史上,堅决抵抗外來侵略者,道光年間虎門燒煙的林則徐是表表者,深入民心。可惜清王朝統治者决策搖擺,虎頭蛇尾,最終簽訂屈辱條約,他亦被革去職務 ,充軍到新彊伊犁。赴戍途中,路過涼州,給朋友陳子茂的贈詩作答,依然充滿一片愛國情緒,對消滅外侵者的壯志堅决不移。詩曰:

送我涼州十日程,自驅薄笨短轅輕。高談痛飲同西笑,切憤沉吟擬北征。小醜跳梁誰殄滅,中原攬轡望澄清。關山萬里殘宵夢,猶聽江東戰鼓聲。

他告訴這位摯友,即使在征途夢堙A耳朵裡響的仍是沿海抗敵的戰鼓洪亮聲音。詩作於道光壬寅八月間,據林則徐日記稱,七月二十六日,方行至甘肅安定縣,主簿陳子茂到此相迎,一直陪送西行 ,迄八月二十二日,林離涼州,子茂送之告止,相與共飯而別。

從(雲左山房詩鈔)所見,詩凡七律兩首,另一首為:

棄璞何須惜卞和,門庭轉喜雀堪羅。頻搔白髮漸衰病,猶剩丹心耐折磨。憶昔逢君憐宦薄,而今依舊患才多。鳳鸞枳棘無棲處,七載蹉跎奈爾何。

前一首,林則徐是表達自己的意願,後一首就是對陳子茂宦途坎坷所加慰藉之情,蓋此時陳子茂的遭逢亦頗為失意。

林則徐遭謫戍,方其出嘉峪關,又有"感賦"四首,今錄其二:

嚴關百尺界天西,萬里征人駐馬蹄。飛閣遙連秦樹直,繚垣斜壓隴雲低。天山巉削摩肩立,瀚海蒼茫入望迷。誰道崤函千古險,回看只見一丸泥。

一騎才過即閉關,中原回首淚痕潸。棄繻人去誰能識,投筆功成老亦還。奪得胭脂顏色澹,唱殘楊柳鬢毛斑。我來別有征途感,不為衰齡盼賜環。

詩中念念不忘中原多事之秋,即令人老,仍深盼能重起用,再貢棉薄,為國效勞。"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