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8)   本期第三頁

,明,清詩

元   楊載

宗陽宮望月
老君堂上涼如水,坐看冰輪轉二更。大地山河微有影,九天風露寂無聲。蛟龍並起承金榜,鸞鳳雙飛載玉笙。不信弱流三萬里,此身今夕到蓬瀛。

以蒼悍如百戰健兒飲譽詩壇的楊載,其實也常有越世升仙的飄逸之思 。這首被後人嘆為絕唱的宗陽宮望月》,正表現他「夜闌每作游仙夢」的奇妙思致。

楊載的詩在元代四大家中,特以沉雄典實擅場。如落日波濤壯,晴天島嶼孤挾書萬里朝明主 ,仗劍三年別故鄉等,皆蒼健雄悍,為明人所稱道。但正如胡應麟詩藪所指明的 ,楊載所獨創的絕妙境卻不是這些,恰恰是「夜闌每作游仙夢 ,月滿瓊田萬鶴飛。」那樣的空靈縹緲之作。《宗陽宮望月》亦正如此,詩人在這埵乎完全換了一副筆墨;落墨瀟灑 ,吐韻高妙,實中出虛,以成清奇瑰幻之境。其逸興遄飛處,大有謫仙李白之風。這或許正是它所以被嘆為絕唱吧。

元   揭傒斯

夢武昌
黃鶴樓前鸚鵡洲,夢中渾似昔時游。蒼山斜入三湘路,落日平鋪七澤流。鼓角沉雄遙動地,帆檣高下亂維舟。故人雖在多分散,獨向南池看白鷗。

在揭傒斯早年的漢,湘之游,武昌是他居留最久,印象最深的地方。當他返回家鄉後,對武昌仍是念念不忘。在詩人另一首別武昌中 ,詩的重點是,而在這首夢武昌中表現出這座令詩人難忘的城市 ,早已深印在詩人腦中,就是在夢中出現,也如身歷其境般不減當年風采。


明末  陳邦彥      南明政權     (郭偉庭老師選講)

南明時,弘光帝(福王朱由崧)朝廷覆滅於乙酉年(1645)五月,隆武帝(唐王朱聿鍵)朝廷覆滅於 丙戌年(1646)八月。清兵南下,是年十二月廣州城慼C翌年,丁亥年(1647)陳邦彥與南海陳子壯,東莞張家玉聯合抗清,壯烈犧牲,令人深感,世稱嶺南三忠廣東三忠

陳邦彥(1605~1647),字會份(一作會斌),廣東順德山人,出生龍山小圃福地里玉尺峰下,後世多稱巖野先生。據邦彥子陳恭尹(兵科給事中,贈資政大夫,兵部尚書 ,先府君巖野陳公行狀)節錄:

公幼穎敏,處士公(邦彥父)琣蛘苳均A未嘗名他師。十八受餼學宮,每試,冠諸生。以文行負重名,遷居縣北錦巖,從學者數千人,稱巖野先生。然而四十不售,老矣。

甲申之變,走南京,上《中興政要書》三十二策,報聞而歸。思文皇帝(隆武)入閩 ,得書草于戶部郎蘇公觀生,讀之,曰:「奇才也。」有旨召見,未赴,既而特詔授監紀推官。公之自南京遷也,以弘光登極,詔舉恩貢,复應乙酉鄉試 。拜官數日,而榜發雋第七人,遂以推官服燕,一時榮之。隆武二年(1647)遷兵部職方司主事 ,監狼粵兵(粵西「狼兵」)萬人出南安 。時蘇公觀生以樞輔督諸軍援贛州,公數以策干之,不聽。

丙戌年(1646)十一月時,唐王(紹武)朱聿𨮁(朱聿鍵弟)稱帝廣州 ,改元紹武,邦彥因至梧州,力促永明王朱由榔返端州(肇慶)即位。永明王遂即位,是為永曆帝。十二月,廣州,肇慶構兵,清兵旋又撮s州,邦彥唯易名林居士匿高明山中 。永曆元年(1647)二月,親自說服順德甘竹灘大盜余龍 ,起兵恢復。

陳邦彥詩,明清際聲名甚彰,粵東詩海云:

吾粵詩筆老健,無逾陳巖野先生。先生身著大節,詩亦力企大家。感時之作,氣囓長虹,骨淩秋隼。直摩少陵之壘而拔其幟。

舟發珠江承諸子攜酒餞送用前韻賦別
揚舲伐鼓發江干,變徵聲高七月寒。夜度可能知大漠,日邊何處是長安。杯因惜別兼賢聖,策為憂時雜管韓。燕石自慚仍躍冶,歸來休笑舊儒冠。

弘光元年(1645)秋初,先生離廣州北上南京,欲向弘光帝上疏,聞變其十二首云最愛鄗南符建武 ,肯論江左有夷吾,以漢光武比擬弘光,而以管仲自命,冀匡扶明室中興。陳永正云:本詩為賦別之作 ,意氣豪邁,筆墨酣暢。

自九江還龍山
行遁經年後,扃舟晚渡江。語鄉猶故里,於國已他邦。同瑁還誰受,冠緌復幾雙。眼穿憐小婦,愁絕對銀缸。

同瑁:朝儀器物,古時天子接見諸侯所執玉。   冠緌:古時帽帶散垂下來的部分。

觀詩中語,蓋作於隆武覆滅後,永曆稱帝前。

次答董才孺   二首選一   其一
漫道孤臣遠,寧堪血淚殷。重明迴日馭,長路憶天閑。列戍開中土,窮邊峙故山。巖居差未厭,何以破愁顏。

天閑:皇帝養馬地。

蓋作於永曆稱帝後,時先生隱居高明。

丙戌冬日山中感事   八首選一   其七
踏遍千峰寄一蓑,覺來大地已無多。直從狡獪滄桑變,畢竟空華電火過。長樂宮中虛玉輦,洛陽陌上憶銅駝。舉棋不定君看否,山色相招到爛柯。

丙戌(1646),先生易名隱居高明山中,八首間有方外之想,然終以國是唯念。

丁亥仲春,余歸自嶺右,暫憇鄉園,讀杜工部秦州雜詠,悵然感懷,因次其韻。   二十首選二

其一
故國還春色,逋人此倦遊。閉簾門內影,兼輛客中愁。鼙鼓連三月,車書隔九秋。奮飛如可達,兒稚謾相留。

逋人:逃亡在外的人。

永曆元年(1647),先生自高明山中遁歸鄉園,俟時再圖恢復。陳永正云:「組詩二十首,為詩人極意之作。儘管時勢艱危,志士們還是充滿著信心。《秦州雜詩》二十首 ,為杜甫在乾元二年(759)流寓秦州(今甘肅天水)所作,感念時事,慷慨蒼涼,為杜集中名作。」

其十七
迂愚逢世難,寂寞對春光。馬首初停策,鶯聲不度牆。避人疑畫地,念亂戒垂堂。何計乘桴去,悠然一水長。

畫地:司馬遷報任安書》「故有畫地為牢 ,勢不可人。   垂堂:漢書司馬相如傳》「家累千金 ,坐不垂堂,戒垂堂,不要靠近屋簷處而坐,恐瓦墮。   桴:竹木編小舟。   乘桴:論語公冶長》「道不行 ,乘桴浮於海。

厓門弔古   四首選一   其四
往事蒼茫不可尋,東風吹雨晝陰陰。精魂擬共湘波怨,遺恨長留越客吟。賴是聖明回漢甸,只今邦計仗南琛。舂陵佳氣中興日,借取當年義士心。

往事:指南宋覆亡之事。   精魂:指文天祥,陸秀夫,張世傑。   湘波:意指自沉湘水之屈原。   遺恨長留越客吟:史記張儀列傳載越國人莊舄至楚為官 ,不忘故國,病中仍吟唱歌寄託鄉思。   漢甸:指朝廷領土。甸,古稱都城以外地。   南琛:南方所進寶物,喻粵中抗清志士。   舂陵兩句:舂陵,地名,湖北棗陽縣東,漢為侯國,屬南陽郡,喻漢光武帝。   佳氣:王莽篡漢,有望氣者蘇伯阿為王莽使至南陽,遙望舂陵而嘆曰:氣佳哉 。鬱鬱蔥蔥然。」後劉秀起兵還舂陵,遠望舍南,火光赫然屬天,有頃不見。後漢書光武帝紀論以為王者受命祥瑞。

厓門弔古其二

百萬貔貅一壑中,後人空自說三忠。每疑木石銜精衛,時向煙波現白虹。燕市可堪仍履地,海靈誰復斷孤篷。慈元舊殿今蕪沒,愁殺江門老釣翁。

永曆元年(1647),先生為恢復大計奔走,聯絡各地志士以舉兵抗清。二月中,親到順德甘竹灘,會見大盜余龍,曉以大義,余龍感憤而起,願共大事。先生復到新會厓門 ,憑弔「宋末三忠(三忠祠紀念抗元英烈文天祥,陸秀夫,張世傑。宋史忠義傳載至元十六年(1279)二月,元將張弘範攻崖山,宋將張世傑率軍抗擊,戰敗後領十餘艦奪港出,遇颶風壞舟,溺死平章山下。左丞相陸秀夫在崖山破後,負宋帝昺蹈海死。)  」殉國之地,慷慨賦詩。

獄中自述
去歲承恩桂海漘,何期國步倍多迍。室中自起金戈釁,天外俄驚鐵騎塵。入夢翠華頻想像,招i烏合每逡巡。經年辛苦慚何補,應識皇明有死臣。

〈去歲句〉承恩:順治三年(1646)永曆帝擢陳邦彥兵科給事中,蓋指此。桂海漘:桂海 ,即南海之濱。
〈何期句〉迍:迍邅,處境艱險,前進困難。
〈室中句〉室中自起金戈釁:永曆,紹武兩廷(肇慶與廣州)同室操戈。
〈天外句〉兩王混戰際,不知清兵如天外降,已攻下惠州,潮州。
〈入夢句〉語本杜甫《詠懷古蹟》其四「翠華想像空山裡」句,翠華,皇帝儀仗中有旗以翠鳥羽毛作裝飾者。
〈招i句〉烏合,烏合之眾,倉卒集合,似烏鴉聚合,無嚴整紀律,指招i甘竹灘余龍群盜。

清兵攻破清遠,陳邦彥被俘繫獄所賦詩。

臨命詩   清遠城陷題朱氏池亭三首

邦彥清遠率死士巷戰,頸被三刃,走朱學熙園池亭所題詩。臨命歌蓋作於臨刑前。

其一
無拳無勇,無餉無兵。聯絡山海,矢佐中興。天命不佑,禍患是嬰。千秋而下,鑑此孤貞。


其二
平生報國懷深,望斷西方好音。已無萇弘化碧,還同屈子俱沉。

已無句:萇弘化碧,莊子外物》「萇弘死於蜀 ,藏其血三年而化碧。成玄英疏:萇弘放歸蜀 ,自恨忠而遭譖,刳腸而死,蜀人感之,以櫝盛其血,三年而化為碧玉。

其三
戀闕孤懷盡,懸絲一命微。負傷如未覺,無淚不須揮。魚吮艱貞血,水為賻禭衣。只應魂氣在,長繞玉階飛。

水為句賻禭,送給喪家錢財衣物。史記魯仲連鄒陽列傳》「鄒魯之臣 ,生則p得事養,死則不得賻禭。張守節《正義》:衣服曰禭 ,貨財曰賻,皆助生送死之禮。

臨命歌
天造兮多艱,臣也江之滸。書生謾談兵,時哉不我與。我後兮何之,我躬兮獨苦。厓山多忠魂,後先照千古。

附:門人何絳挽陳大夫
水犀軍散士心移,五十餘城漸不支。一死報君閩陷日,孤臣盡節婦亡時,黃麻暫慰重泉恨,碧血長留萬姓悲。況有佳兒能繼述,直聲偏起後人思。


高啓

梅花   九首之一
瓊姿只合在瑤台,誰向江南處處栽?雪滿山中高土臥,月明林下美人來。寒依疏影蕭蕭竹,春掩殘香漠漠苔。自去何郎無好詠,東風愁寂幾回開。

首兩句說梅花有美玉一般的瑰麗姿容,本該生長在昆侖山五彩瑤台之上,不知哪位仙家,將它移植栽遍在江南處處。頷聯是千古名句,高士,美人都是喻梅花的內在精神,即所謂梅魂 ,詩人所贊美的顯然不只是梅花的外在形骸。尾聯說自從南朝何遜之後,再沒有詠梅的佳作,只能寂寞愁苦地在無窮的歲月裡東風之中,年年花開花落。

高啓(1316~1374),字季迪,長州(今江蘇省蘇州市)人。張土誠據蘇州,他寄居外家,住在吳淞江的青邱,因自號青邱子。洪武初,授翰林院國史編修 ,修元史,後因作詩諷刺,被朱元璋借故腰斬,卒年三十九歲。

高啓有一首作於洪武二年(1369)的登金陵雨花台望大江,此詩極獲當代的大詩人,詩評家贊賞,譽為開國詩人的冠冕」。清代趙翼認為高啓的七古「置之青蓮集中,雖明眼者亦難別擇。」,「蓋二人實有出塵之才,故相契在神識間耳。」(《甌北詩話》)。這首七古,無論在風骨,情采,聲色,熔裁諸方面,都與太白的七古有十分神似的地方。

登金陵雨花台望大江
大江來從萬山中,山勢盡與江流東。鍾山如龍獨西上,欲破巨浪乘長風。江山相雄不相讓,形勝爭誇天下壯。秦皇空此瘞黃金,佳氣蔥蔥至今王。我懷鬱鬱何由開,酒酣走上城南台。坐覺蒼茫萬古意,遠自荒煙落日之中來。石頭城下濤聲怒,武騎千群誰敢渡?黃旗入洛竟何祥?鐵鎖橫江未為固。前三國,後六朝。草生宮闕何蕭蕭!英雄來時務割據,幾度戰血流寒潮。我今幸逢聖人起南國,禍亂初平事休息。從今四海永為家,不用長江限南北。

這時詩人應徵參加元史的修撰工作。明代開國未久,一切呈現着蓬勃的朝氣。作者風華正茂,心中憧憬着無限美好的未來。篇中每四句換一韻,在整齊的七言句中,雜以三言,九言。無怪趙翼說:李青蓮詩,從未有能學之者,惟青丘(高啓)與之相上下,不惟形似,而且神似。」(《甌北詩話》)李調元說:「明詩一洗宋,元纖腐之習,逼近唐人。高(啓),楊(基),張(羽),徐(賁)四傑始開其風,而季迪究為有明冠冕。」(《雨村詩話》)從高詩那磅礡的氣勢,壯闊的局面,大起大落的筆力來看,說它神似太白,逼近唐人,是恰切的。

明   張煌言

甲辰八月辭故里
國破家亡欲何之,西子湖頭有無師。日月雙懸于氏墓,乾坤半壁岳家祠。慚將赤手分三席,敢為丹心借一枝。他日素車東浙路,怒濤豈必屬鴟夷。

于氏: 于謙。土木堡之變後出任兵部尚書,擁立景帝,擊退瓦刺。英宗復辟被殺。   借一枝: 莊子逍遙遊》「鷦鷯巢於深林,不過一枝。      鴟夷: 皮袋。春秋時伍子胥被讒自盡,吳王把他的屍首裝皮袋,投江中。傳其成為潮神,出沒錢塘江。

清康熙三年(1664),張煌言抗清被捕,八月,由家鄉寧波押解杭州,詩作於是時。首句即言國破家亡,不知何去何從。葬於西湖邊上的于謙和岳飛就正是我的榜樣,要同他們一樣,與侵略者鬥爭到底,不惜犧牲性命。可是感歎自己一事無成,實在不敢與于謙,岳飛分庭抗禮,只願借取西湖一席之地,與兩位先輩一同埋骨於此。五,六兩句說縱使死後也要像伍子胥一樣,英魂不滅,驅使錢塘江的怒潮,來往於自己戰鬥過的浙東一帶。正如李清照的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

張煌言作此詩後僅一個月,便被殺害在杭州。僥幸的是他的墳墓在西湖山麓,與于謙,岳飛同領一席之地。詩意與天文祥的過零丁洋作意,述志相同,也同作於被俘解押途中,恰是異代同悲。

張煌言,(1620-1664),字玄著,號蒼水,鄞縣(今屬浙江寧波)人。崇禎朝舉人。順治初起兵抗清,被俘就義。他的詩多寫抗清經歷,激昂慷慨,悲壯雄偉。有張蒼水集

明   李攀龍

和聶儀部明妃曲
天山雪後北風寒,抱得琵琶馬上彈。曲罷不知青海月,徘徊猶作漢宮看。

一首對王昭君的身世寄予同情的咏古詩。

李攀龍,(1514-1570),字子鱗,號滄溟,歷城(今屬山東)人。嘉靖二十三年(1544)進士,為後七子領袖,提倡復古。

明   陳子龍

渡易水
并刀昨夜匣中鳴,燕趙悲歌最不平。易水潺湲雲草碧,可憐無處送荊卿。

詩人寫渡易水時所想到的史事,表達自己報效國家的熱忱及對時局的傷感。

錢塘東望有感
清溪東下大江迴,立馬層崖極望哀。曉日四明霞氣重,春潮三浙浪雲開。禹陵風雨思王會,越國山川出霸才。依舊謝公携伎處,紅泉碧樹待人來。

據作者自撰年譜,崇禎十三年(1640),自京師南還,抵家治裝,以八月奉太安人(祖母)蠔a渡錢塘。」即赴紹興推官之任 。此詩當作於次年春季。當時明室正處於風雨飄搖之際,詩人立馬東望,不禁想起禹會諸侯,越滅强吳的故事,而紅泉碧樹正在迎人,因而又有山川依舊的欣悅之感。此詩頸聯 ,向為人傳誦。

秋日雜感
行吟坐嘯獨悲秋,海霧江雲引暮愁。不信有天常似醉,最憐無地可埋憂。荒荒葵井多新鬼,寂寂瓜田識故侯。見說五湖供飲馬,滄浪何處着漁舟。

清順治二年(1645)六月,陳子龍,吳江進士吳易,同邑舉人孫兆奎,諸生沈自炳等先後聚眾起兵抗清,事敗,自炳投水死,兆奎被捕,吳易就義。詩作於順治三年,避居嘉興武陵時 。全組詩十首,此其二。當時作者已知大事不可為,而往昔交遊,或為故國捐軀,或入仕新朝,故舊零落。末首有云:豈惜餘生終蹈海,獨憐無力可移山。八廚舊侶誰奔走,三戶遺民自往還 。可見其作詩時的心情。

會葬夏瑗公
二十年來金石期,誼兼師友獨追隨。冠裳北闕同遊日,風雨西窗起舞衣。志在春秋真不爽,行成忠孝更何疑。自傷舊約慚嬰杵,未敢題君墮淚碑。

夏允彝,號瑗公。夏完淳之父,子龍同鄉。兩入訂交于天啟五年(1625),夏允彝殁於順治二年。  
「冠裳北闕同遊日」句: 陳子龍於崇禎三年(1630)至京師,同行者有夏允彝。次年試禮部。
「風雨西窗起舞衣」句:《詩經
鄭風風雨》:「風雨如晦 ,雞鳴不已。既見君子,云胡不喜。」又晉祖逖劉琨中夜聞雞起舞事。  
「志在春秋真不爽」句: 借傳說孔子作《春秋》志在尊王攘夷,喻扶明反清。  
「自傷舊約慚嬰杵」句: 用春秋時,程嬰與門客公孫杵臼相約共同救護趙氏孤兒事。後杵臼為此喪命,程嬰則忍辱負重。此喻夏允彝為抗清而死,自己却未能對故國有所貢獻 ,有所慚愧。   
墮淚碑: 晉名將羊祜死後,部屬為其立碑於襄陽峴山,見碑者莫不流淚,因稱墮淚碑。

陳子龍,(1608-1647),字人中,一字卧子,號大樽。松江華亭(今上海市松江縣)人。崇禎十年(1637)進士。明亡後,順治四年,結太湖兵抗清,事敗被執 ,將解南京,乘隙投水死。同鄉吳懋謙有輓詩云:

五月炎天忽雨霜,太丘生死合行藏。間關風雨摧家室,躑躅江湖憶廟堂。四海衣冠俱涕淚,一時賓客半佯狂。橫流不盡孤臣淚,落日招魂暗大荒。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