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51)   本期第十七頁

戚牧(飯牛翁)

戚牧(飯牛翁)(1877~1938),字和卿,屬牛,取寧戚飯牛的典故自號飯牛 ,也叫戚飯牛,祖籍浙江餘姚。十五歲那年,父親到蘇州做官,隨全家寓居蘇州。飯牛翁是民國通俗小說家,詩人,有江南才子之稱。著有詩人小傳紅綉鞋彈詞等 。上海中孚書局民國廿三年(1934)曾出版飯牛翁小叢書,鄭逸梅校閱 。此書卷一牧牛庵筆記,卷二綠杉野屋詩話,卷三紅樹樓吟草,卷四雙魚館尺牘,卷五天問閣雜俎。書中有相當一部分紀述歷代蘇州鄉邦特色和史料 。書名及各卷由不同名家題簽。

范烟橋所著《茶烟歇書末》有關於《飯牛翁小叢書》廣告稱:

國學大師戚飯牛先生,文名滿天下,而絳帳春風,勝於杏壇三千之數。然先生滑稽玩世,涉筆輒以詼諧出之,古人之所謂文章嬉笑亦經綸者是也。有時作小品,則又風華瀟灑,妙語似環 ,讀者莫不嘖嘖觀賞。整理一過,刪蕪存精,出版問世,用以嘉惠後學。書中附有先生最近照片及其書畫墨迹,并有先生得意弟子七齡神童朱永定小影及墨迹。

飯牛翁小叢書序中有許瘦蝶題詞 ,云:

一塢緗桃依舊紅,牛郎忽忽已成翁。笑嘻怒罵人間事,都付生花寸管中。
墨不磨人人自磨,磨殘歲月悔蹉跎。天真爛漫輪君好,薈萃叢編樂趣多。
書城坐擁勝封侯,珠玉珊瑚一網收。敢笑雕蟲真小技,才人文字總千秋。
塵夢勞勞感百端,客窗信手輯叢殘。騷壇卅載休回首,碧海紅桑此飽看。

鄭逸梅 范烟橋 范烟橋中國小說史
戚飯牛與七齡神童朱永定小影及墨迹 飯牛翁小叢書

郁達夫      更多郁達夫詩詞

郁達夫與王映霞的羅曼史,婚變,一直成為文壇上的歷史故事。因為郁達夫於抗日戰爭時期一度遠赴南洋,去新加坡的星洲日報主編副刊。當他與王映霞於1940年3月在新加坡協議離婚時,曾在各報登出啟事,向社會公開宣布。王映霞隨即離開新加坡回國。

郁達夫當王映霞離星洲前夕,曾於南天酒樓為她餞別,並即席賦詩二律以贈:

南天酒樓餞別感賦
自別銀燈照酒卮,旗亭風月惹相思。忍拋白首盟山約,來譜黃衫小玉詞。南國故多紅豆子,沈園差似習家池。山公大醉高陽夜,可是傷春為柳枝。
大堤楊柳記依依,此去離多會自稀。秋雨茂陵人獨宿,荊風棘野雉雙飛。縱無七子齊哀社,猶有三春各戀暉。愁聽燈前談笑語,阿娘真個幾時歸。

可是這樣的餞別,卻非事實。王映霞後來申辯:南天餞別」及其詩是郁達夫假造的事實和感情。她說:「我離開星洲的時候,他並沒有在南天酒樓為我餞別,也沒有寫過兩首詩。」她認為「肯定是後來寫的」。

如果按照王映霞的申辯,則南天餞別及其詩是出於郁達夫的幻想了。

就這兩首律詩看,其風格與郁達夫所作的詩是統一的,深得李商隱的神韻,真是好詩。值得研究的是郁達夫為什麽虛構送別並贈詩呢?其中仍有隱情,看來也許是王映霞不想讓他反映當時真實的思想感情,以免毁家的責任全推在她的身上,所以申辯。只是郁達夫早已犧牲於日本人刺刀之下了,無從取得他的對證了。

(曾敏之・文史叢談)

   郁達 夫     

網主案: 嘗見另一書記載郁達夫此兩首詩與曾敏之先生所記其中一首不同,而相同之一首,亦有數字之異,其詩如下備考:

南天酒樓餞別感賦
自剔銀燈照酒卮,旗亭風月惹相思。忍拋白首盟山約,來譜黃衫小玉詞。南國固多紅豆子,沈園差似習家池。山公大醉高陽後,可是傷心為柳枝。
愁懷端賴麴生開,厚地高天酒一杯。未必有情難遣此,本來無物却沾埃。楊枝上馬成馳騁,桃葉橫江去不回。醉後何須人臥鍤,笑他劉阮是庸才。

大堤楊柳記依依一首,則題作有寄」,按詩意,網主則以為曾敏之先生所記 更合。

有寄
大堤楊柳記依依,此去離多會自稀。秋雨茂陵人獨宿,荊風棘野雉雙飛。縱無七子齊哀社,猶有三春各戀暉。愁聽燈前談笑語,阿娘真個幾時歸。


薛覺先   四省之行紀事詩(下)

最難此夜月當頭,此會生平夢裡求。南北知音誰最是? 敢期駑鈍勝驊騮。

三十三年(一九四四年)下元節,此夜俗傳為月當頭之夜,夜中子時,人立月下,不見人影,每年僅得一霄,故有人生幾見月當頭一語 ,固因每歲僅得一個下元節,而是夜子時未必皓月當空也。

是夜,廣西省立藝術館主辦一個戲劇晚會,參加演出者,均屬留桂之各省地方劇團。節目計有金素琴之京劇宇宙鋒,小金鳳之桂劇桃花扇,余之粵劇鳳儀亭

無須折柳寄相思,此地騷人舊有詞。南國永生紅豆子,柳侯魂曳水邊絲。

柳州為廣西之交通及商業樞紐,抗戰後淪慾瑣E人士來此者眾,市面更形繁盛。

柳州有柳侯公園,為紀念唐代名儒柳宗元任柳州刺史而建闢者。園裡遍植柳樹,條絲千丈,一望如煙。柳侯祠及柳侯墓均在園內。

十年舊雨記春申,本色英雄特有真。夢向長沙三揭a,衡陽雁至信堪珍。

一九四四年初夏,應衡陽廣東同鄉會之邀,由桂赴湘義演,湘省主席薛伯陵將軍,為十五年在上海時之舊雨,知余至衡,從省會召赴長沙觀光。

三捷名城今戰場,萬人塚畔看神坊。東征吾族多名將,留得豐碑姓字香。

小住長沙時,曾遊倭寇萬人塚。塚在城之北郊,為三次大捷時倭寇遺屍萬具之埋骨處。

塚作饅頭形,塚前豎巨碑,薛岳司令長官親作碑題,刻倭寇萬人塚」五大字 ,字盈二方尺,遒勁有力。碑前為墓道,道口建有日本神社式之牌坊,是使亡命倭人魂歸故國之意。

三湘風氣每多奇,借箸長籌古不欺。贈我氍毹湘繡好,相思不失在流離。

辭別長沙時,薛伯陵贈以湘省特有之長筷子及巨羹匙數事,以為遊長沙之紀念。此外並蒙以某湘繡廠特製之大地氈一幅見贈。此為湘中名產品,丁方二十餘尺,厚亦盈寸,捲藏之有如巨砲 ,携帶運送頗不方便。桂柳大疏散時,仍携之西徙,搬運至為吃力,幸喜終得保存。

桂林而外好山城,賀水灕江一例清。此地鄉音重省識,故園風物漸關情。

離桂林後,曾沿撫河過桂林山水甲天下,陽朔山水甲桂林之陽朔而至八步。八步屬廣西之賀縣,為桂東唯一工業市鎮,環城多山,屹立四野,風景秀麗,不讓桂林。城枕賀水,更增山明水秀之勝 。八步之有賀水,平添湖光山色,亦不讓桂林之有灕江也。

此地密邇廣東,粵人居此者至眾,市上什九皆粵人,故廣東鄉音隨處可聞,足屨斯土,幾疑身返故里。自礦場多數歇業後,粵人失業者多,八步廣東同鄉會邀余前往義演,籌款救濟失業 ,曾在該處演出七天。

銀燈笑匠早心儀,萬里飛來笑勞師。執禮卻慚東道主,空煩鴻雁寄相思。

余在桂林時,適美國電影明星大口笑匠祖白冷(joe Brown)由美飛華勞軍,先抵昆明,將轉桂林,余以中國電影同業之誼,馳電昆明,歡迎其來桂。祖白冷抵桂後 ,即遣使告余,欲約期會晤,但余羈於登台演唱,無暇相見。彼逗留一日,又飛往別處,雖勞鴻雁兩通,竟是緣慳一面也。

附:

伶星復版紀念
舞台司月旦,優孟著春秋。八載重逢日,昇平喜唱酬。

丙戌(一九四六年)元宵節於廣州

優孟: 春秋時楚國伶人之稱謂


香港詩情  (五)  何乃文  洪肇平  何文匯

洪肇平  

合江樓   甲戌正月
江縱東西合豈難,荒樓期我此憑欄。地涵煙雨尋常見,天挾風濤自在寬。且向花間謀雅集,更從物外得清懽。羅浮春在深杯 ,便欲扁舟拂釣竿。

 

何文匯

倩髯呈肇平兄次合江樓韻
香城多景道來難,欲倩髯翁一倚闌。陶謝疑從晉江出,曹劉不見粵天寬。回腸酒半吟微醉,叉手詩成是極歡。嗟我閉門陳正字,尚持枯筆似魚竿。


何乃文

詩債次髯翁難字韻
浮語都捐事至難,刳肝為句興將闌。候蟲自厭聲音苦,斥鴳猶知宇宙寬。大學格升聞有望,中秋期展待追歡。思量一笑還詩債,未歎鮎魚上竹竿。
 

何文匯

題百鯉嬉清波圖   癸酉正月
百鱗騰擲起風雷,曾往龍門點額回。未許天中司潤物,唯遵時晦養文才。身藏幽壑夢魂好,心逐清波日夜開。陶令生涯殊不惡 ,榮名且莫急相摧。


何乃文

髯翁電告偉賢兄返港喜賦次文匯雷字韻
大名到耳響如雷,喜爾遙從海外回。迹似秋鴻常有信,書稽亥豕最稱才。博聞掌故從頭說,强識聲詩信口開。休沐翠樓當接席 ,香江返棹不煩催。

 

洪肇平

雷雨用文匯雷字韻
翻江倒海一聲雷,惆悵韶光喚不回。驟雨飄風驚客夢,高天厚地困詩才。老來俗事渾難記,酒後孤懷豈易開。且臥胡牀託疏懶,故人文字莫頻催。


高旅(三)

到處是藉批孔揚秦捧武則天者,作四律自娛。   1974年
東架營蟫誰倒翻 ? 笑而不答心自閒。孔丘已死三千載,荀子曾趨百二關。朽骨建旗多怪事,貧儒救命少仙丹。由他亂寫糊塗賬,事到盈虛自發姦。
揚秦崇孔事方侔,五世用儒范相謀。金玉功成輔劍器,帝王術售列通侯。聖人遺語從時變,秋草落花隨水流。欲識祖龍尊法相,咸陽掛出韓非頭。
豈是春來反舌鳴,斬蛇易制漢非秦。聚規六國苦苛細,約法三章重簡明。鄉婦求神分善惡,時人用史任縱橫。杜威自列紅旗下,海外奇談出上京。
先生有事學逃禪,批孔揚秦奉則天。尊法卑儒曲馬列,諷今借古剝班遷。大夫棧豆猶傳代,才子琴聲未了緣。卻棄民無信不立,為知不值一文錢。

滿庭芳   秋夜讀書有寄   1975年
閒賦新詞,懶搜奇句,最念雁字秋風。故人安否,携手夢魂中。堪嘆離亭舊燕,到今日猶問窮通。況燈下山河在案,窗外雨濛濛。   英雄都老矣,曩時器宇,漸付癡聾。道讀書無用,乍吐心胸。惹起層樓寂寞,且看取搖落江楓。千年事快收一卷,眼底也怱怱。

周恩來病篤,時局甚危二首。   1975年
大難來時各自飛,問誰敢道和稀泥。撐船入腹輸丞相,遇險埋頭讓野鷄。單幹精神人漸瘦,橫行季節蟹初肥。中華未致增荼炭,道有斯人值帝畿。
萬里長征入畏途,天心人意兩踟躕。大臣盡作驚弓鳥,羣宦爭開打箭爐。上宰當衝偏着背,將軍殿後欲穿顱。漢廷疑在葫蘆谷,聞道黃門夜竊符。

冬至有感   1975年
冬至日回未報春,周天行盡白雲新。敢奇儒者呼批孔,難怪法家誦過秦。易水波寒犬吠影,燕台帳暖鼠藏身。朝歌屠叟自成聖,長使秋風愁殺人。

時事   1976年
話柄專揸黑白貓,誰揸舌底殺人刀 ? 興喪縱謂一言定,功罪豈憑三字招。忘卻斯翁嫌比喻,算來王氏最妖嬈。不能悔改知何故,新第爭營獨木橋。

斯太林曾云: 凡比喻皆不適切。法蘭西諺語: 比喻不是理。

天安門事件   1976年
清明時節下焦雷,十萬愚夫哭燕台。丞相靈前水火棍,虞侯袖底縱橫才。曾疑國會燃烽訊,復恐京師付劫灰。血染金批令箭後,芙蓉園婼离C開 ?

初聞庭變,傳言紛至中懷故人。   1976年
曩入武關過帝居,莎隄不見故人車。十年何處知存活,五嶽此時問掃除。竊計贏糧爭躍馬,載魚滯蹕晚封書。飽聽鼎沸傳言日,疑是東門吊伍胥。

羣儒   1976年
山崩羗道萬民咻,龍鬥蘭陵井底浮。列戟朱門封事定,受禪玉牒徵言收。趣行奉雉待稱制,發壁師歆終逐幽。筆舌棲皇驚易主,羣儒喘伏急藏頭。

荀子,儒也,擅帝王術,有稱之為法家者。此處之儒,殆亦荀徒,未詳。

丙辰歲暮,初聞被禁諸友已釋二首   1977年
歲暮初聞易地獃,時艱漫道堪傾罍。從來棘苑論遭際,豈許詩箋信度裁。不作牆頭亂舞草,能輕天下失驚雷。寒山落葉枝猶在,可奈年除失早梅。
老去詩成韻未諧,風砂卻走長安街。都門出入似潮汛,牧野浮沉同草荄。方悉赦臣歸日下,又聞逐客去天涯。百憂最是山川夢,銷盡離亭壯士懷。


戰時吟

登南屏不果別西湖   (1936年)
平湖濯足且偷閑,豈止南屏待我攀。夜夢雙峰擎落月,曉風獨客辭孤山。行前未許來年計,戰後焉知何日還。烽火樓臺方遠近,劇憐秋色滿人間。

弔魯迅   (1936年)
徒將拉倒付身餘,知己如雲爭毀譽。策士鳴鞭大纛舉,先生力疾萬言書。未莊總管傳真貌,阿 Q 典型出副車。諍友明經身謝後,誰來速駕奉神輿?

Q 讀作貴

戰後吟

夜過草聖祠   (1950年)
驪龍行地墨淋灕,筆底風生絕世姿。草聖遺名祀陋巷,茅簷落月照貧尼。一生唸佛不知字,長夜敲鐘惟守時。卻為盛唐傳信息,猶勝學士作書癡。

王石谷祠   (1950年)
春山雨後更葱蘢,獨向荒祠謁畫宗。門外峰寒着墨淡,階前草沒比烟濃 。勞蛛綴網隨風破,老嫗搓繩指耳聾。別後再來無歲月,除非高壁驀時逢。

古破山寺方丈竺曜云,將赴滬入佛教會生產合作社以維生計,書此贈之。
燈銷寺廢上人憂,入俗出家莫强求。除卻隨緣都不信,西歸海水仍東流。

禁詩

獸之窮   柳宗元鼓吹曲之一,今用其題。   (1971年)
昔拋絕漠掩邊關,嫁禍江東無意間。負隴虜雲濃似墨,窺庭兵氣高於山。叩城驟馬競招友,歷史流光終發姦。不見獸窮奔大麓,匈奴可作故鄉還。

走豺豻   (1972年)
中原古意死蓬蒿,幾輩英雄君與操。百戰乾坤惟逞力,平生功業各磨刀。乘時崛起聚喪亂,造化無心失貶褒。泗水不流誰作孽,烏江能渡懶撑篙。徒嘆朝露拂喬木,空對夕陽傾濁醪 。歲月何曾申睿智,干戈無復濟天嬌。天嬌猶自說攻戰,並世和平不可眷。危語時浮一紙書,端坐深宮芙蓉院。春日流光隨夢盡,秋雲射雨似飛箭。預言歷歷皆不險,寰宇未驚滄桑變 。滄桑初變啟朱門,皋比坐擁隱肥面。紅旗美服擁侯王,君臣騰踔民人賤。連環故事厭無端,莫怪中人羨阿瞞。五世三公今猶在,文王無計平烏丸。漁樵答問論分合,更笑長安承露盤 。後事如何信可解,欺人天命幾回看。一朝誤作百年計,兵甲長隨暮色寒。寂寞群雄銛爪牙,淮西方鎮走豺豻。

颱風   (1972年)
山海迷濛秋水黑,烟雲淹滯警燈紅。飄舟塞港似蠅附,馬路爭車疑火攻。天外怒濤正立壁 ,坡前重屋化飛蓬。一年一度災嫌少,狼藉聲名是化風。

今年風季中,有一新建十七層大廈傾塌。活埋者近百人。

拾遺

兵樓   (1951年)
火燒赤壁連環船,鶴唳空山江左安。據地興王皆載籍,破關稱帝亦紛傳。江河決水屠城赤,道路餓莩落日寒。此理先生何待說,槍桿子堨X兵權。

一九五一年秋
入暮敲詩意未真,方知久病感秋深。鳶飛海角音塵絕,鬼戀人間世味增。一路青山猿啼血,三更淺水月招魂。憑欄漸覺衣襟濕,轉眼華燈又滿城。

聞捷傷病   (1952年)
故園路隔夢魂通,屢報雄師百戰功。倚枕聽雞懷祖逖,抱經奇字老揚雄。難從病榻書辨味,不信文章頭愈風。欲起橫刀照滿月,取看篋底戰衣紅。

s辰除夕   (1953年)
惡水窮山又一年,晴窗試藥學高眠。雲浮海上故人遠,日薄樓頭歲序迴。彈鋏為無三尺劍,歸程難期五湖船。遙知薊門煙樹好,負卻春光為泫然。

辯證法   (1953年)
辯證妙法熟為尊,優缺主從兩點分。缺點反優思想亂,優時成缺頭腦昏。皆優皆缺有其事,半缺半優自失魂。兩點如何始得判,總之要仗那摩温。

願學堂詞存

南鄉子   黃河花園口堵口竣工   一九四六年
濁浪浩無邊,翻轉花園口外天。砥柱中流如揖讓,年年,瀉下黃河獨自眠。   汪洋兩淮間,倒了狂瀾不耘田。誰使滔滔今北去? 前賢,幾處疏通一處填。

浣溪沙   獨行黄龍山懷故人   一九四六年
寂寞關河戰馬驕,望中風雪倍程遙。黃龍山下亂蓬蒿。   黃土高原無麥秀,白楊深處有兵操。少年舊侶影全銷。

紅羅襖   西安西京招待所戲作   一九四六年
百丈金墉樹,千里玉京春。唱三疊陽關,憑欄聞笛,幾番烽火,回首傷神。   那情味,秦漢尤醇,須尋碎瓦殘垣,問渭北層陵。這便是,沒出息文人。

少年遊   常熟訪楊雲史故居   一九四七年
梅花開罷,詩人逝去,凋盡舊時光。半畝荒園,一樓落照,無語漸移牆。   回塵曲水垂楊路,負笈少年郎 。傲立中庭,嗤人言笑,幾許未思量。

少年遊   常熟訪楊雲史故居    一九四七年
梅花開罷,詩人逝去,凋盡舊時光。半畝荒園,一樓落照,無語漸移牆。   回塵曲水垂楊路,負笈少年郎 。傲立中庭,嗤人言笑,幾許未思量。

阮郎歸   蘇州訪沈聖時不知下落   一九四七年
蘇臺舊夢逐雲飛,小橋燕子歸。春寒伴客弔斜暉,行人深巷稀。   檐牙短,市聲微,東風將我欺 。空庭敗草怯疑非,踏過吳苑西。

水調歌頭   有和平代表團過青島北去滯青多日有感      一九四九年
勁箭急弦發,不發待何時。大江飲馬過後,遍地樹紅旗。形勢洞明如火,全國人心向左,此事似周知。總為刀兵久,便作太平期。   笑嬌客,寄舊驛,折梅枝。春光奈謝南國,齊己豈能師。若使風雲翻覆,也怕江湖侷促,君等可相欺。世事非難測,言旨莫支離。

采桑子令   夜車到徐州   一九五零年
十年百戰英雄軍,一座孤城。站上風聲。零丁幾星紅綠燈。   沉沉酣夢難知數,寂寞長庚。向我微傾。似約年年伴旅程。

渡江雲   過南京   一九五零年
投鞭流斷處,馬蹄亂踏,曉露濕春光。向江東振旅,頗似當年,會獵下南唐。秦淮市曲,鼓隊急,旗赤衣黃。聽拍終,幾朝歌舞,更番訴興亡。   端詳。亭臺無恙,檻榭委塵。正依劉說項,倉卒間,平翻波浪,再度滄桑。千秋代謝螺旋式,正反合,矛盾胎藏。今古態,相依豈隔參商?

浪淘沙   舊雨   一九五零年
重到故人堂,滿面風霜。肩頭猶是舊行囊。萬里相尋惟有別,明日茫茫。   窗外臘梅香,豈道滄桑。魚龍春雨洗長江 。草在姑蘇臺畔長,楊柳池塘。

烏夜啼   滬郊訪友歸途   一九五零年
兵後忽成新客,劫餘尤念故人。方知老杜詩情苦,孤渡況殘春。   駐足垂楊水曲,回頭野舍河濱。難將異日重逢夢,空題落花津。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