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1)  
本期第一頁

宋詩選讀  

文天祥 (一)    正氣歌   過零丁洋   念奴嬌    滿江紅

文天祥 (1236 - 1282),別號文山,宋代民族英雄和愛國詩人。對元蒙侵略軍進行了頑強抵抗。公元1278年兵敗被俘,被押送燕京,在監牢埵矰F三年,元人屢勸降,都被他堅决拒絕,1282年被殺害。

贛州再贈
此別重逢又幾時,贈君此是第三詩。眾人皆醉從教酒,獨我無爭且看棋。凡事誰能隨物競,此心只要有天知。自知自有天知得,切莫逢人說項斯。

這是文天祥贈楊桂岩相士的第三首詩,詩作於咸淳十年(1274),時作者任知贛州事,自開慶元年(1259)入仕,至此已是一十五年。他經歷了很多挫折,而操守不變。眾人皆只顧爭權奪利 ,誤盡國事,像喝醉了酒,昏憒瘋狂,唯獨自己頭腦清醒,冷眼旁觀。權勢,金錢,地位都不作競爭之念,只有為國為民的大節要力爭。只要盡了我心,無愧於天,而且明白天自然會知道的 ,無須別人去為我宣揚。

題碧落堂
大厦新成燕雀歡,與君聊此共清閒。地居一郡樓台上,人在半江烟雨間。修復盡還今宇宙,感傷猶記舊江山。近來又報秋風緊,頗覺憂時鬢欲斑。

宋理宗景定元年(1260)春,元兵焚郡時碧落堂毁於兵火。景定四年(1263)文天祥受命守瑞州,重修碧落堂,次年秋落成,文天祥携師友同僚登堂賦詩紀與。文天祥前期作品以應制酬唱居多,與作者在德祐以後正氣凛然的詩文,在精神上也是一脉相承的。

愧故人
九門一夜漲風塵,何事痴兒竟誤身。子產片言圖救鄭,仲連本志為排秦。但知慷慨稱男子,不料蹉跎愧故人。玉勒雕鞍南上去,天高月冷泣孤臣。

德祐二年正月,文天祥在被困臨安皋亭山的元營,聽到元相伯顏派遣元唐兀兒,宋趙與相,以宋帝趙的旨令,解散他辛苦聚集起來的勤王義兵,部下陳繼周,劉小村等將令不得不南回江西時,感到復國無望,愧對故友,在悔恨交集的情况下,寫下此詩。

第二句"痴兒"是作者自指,誤身有兩重意思,自身與國家,即從貽誤自身想到貽誤國家。從表面上看,是他一出元營的錯誤行動,實質上是"九門一夜漲風塵",即元軍兵臨城下後,南宋君臣舉手投降,解散義軍的行為。如果按文天祥的設想,南宋君臣力抗義軍,他一出元營談判,就會有成功希望。一出元營雖然是錯誤的,文天祥也嚴於責己。然而他的目的却像鄭國子產論辯諸侯,魯仲連說服辛桓衍義不帝秦一樣,是為了保持國家安定,拯救國家危亡。他是了解到南宋軍臣投降元軍,義軍被解散,與自己共同生活,協力抵抗元軍的將士,朋友,都被迫星散南下,自己遠離朝廷與戰友,被困元營,仰對高天冷月,孤苦無告,才產生了"但知慷慨稱男子,不料蹉跎愧故人"的感歎。


陸游        更多陸游詩詞      陸游沈園殘夢         司徒華說陸游七絕三首          放翁詞一卷

黄州
侷促常悲類楚囚,遷流還嘆學齊優。江聲不盡英雄恨,天意無私草木秋。萬里羈愁添白髮,一帆寒日過黃州。君看赤壁終陳跡,生子何須似仲謀。

陸游於乾道六年(1170)經過黄州,觸景生情,由赤壁懷古進而想到國事艱危,自身飄零,寫了這首詩。詩中把自己深沉的感慨融入到古今與景物中 ,悲凉之氣,躍然紙上。

劍門道中遇微雨
衣上征塵雜酒痕,遠游無處不消魂。此身合是詩人未,細雨騎驢入劍門。

詩作於乾道八年(1172),時由漢中調任成都,眼見報國無望,又從前線調到後方。陸游心中無限感慨,因借此詩委婉含蓄地表達出來。陸游最推崇杜甫,後兩句以此作為設問。

病起書懷
病骨支離紗帽寬,孤臣萬里客江干。位卑未敢忘憂國,事定猶須待闔棺。天地神靈扶廟社,京華父老望和鑾。出師一表通今古,夜半挑燈更細看。

淳熙三年(1176),詩人免官後,寄寓成都,接着生了場大病,病愈後,首先是想到國家的命運,人民的希望,並以諸葛亮的出師表作為對自己的激勵。

書憤
早歲那知世事艱,中原北望氣如山。樓船夜雪瓜洲渡,鐵馬秋風大散關。塞上長城空自許,鏡中衰鬢已先斑。出師一表真名世,千載誰堪伯仲間。

淳熙十三年(1186),抒發對現實失望,傾吐愛國的熱忱。前四句寫壯年往事,豪氣干雲,親自投身戰鬥保國。後四句寫現實,慨歎壯志成空,已入暮年,希望國家有像諸葛亮那樣的能人,出兵北伐,收復河山。

秋夜將曉出籬門迎涼有感
三萬里河東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遺民淚盡胡塵堙A南望王師又一年。

詩作於紹熙三年(1192),陸游六十八歲,居家鄉山陰。前兩句寫北方淪陷區山河的雄偉壯麗,後兩句寫中原父老盼望解放的冀盼與悲傷心情,同時 側面地斥責朝廷的苟安求稱政策。


宋徽宗   趙佶

趙佶(1082-1135),北宋徽宗皇帝。在位25年,1127年被金兵擄去,囚於五國珹(今黑龍江依蘭)至死。宋徽宗是國昏君,卻精書畫,能詩詞。存詩見宋詩紀事

在北題壁
徹夜西風撼破扉,蕭條孤館一燈微。家山回首三千里,目斷天南無雁飛。

宋人黃冀之南燼紀聞,記徽宗擄至金庭事甚詳。其間金人所施之凌辱虐待,令人觸目驚心。本詩見山房隨筆,為徽宗之現身說法。若將之與其軟繡屏風小象床,細風亭館玉肌凉。含情學寫鴛鴦字,墨洗蕉花露水香一類的舊作對讀,所得感受當更强烈。
宋史-徽宗本紀:跡徽宗失國之由,.....特恃其私智小慧,用心一偏,疎斥正士,狎近奸謏。

唐詩選讀   

杜甫    

客至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見群鷗日日來。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盤飧市遠無兼味,樽酒家貧只舊醅。肯與鄰翁相對飲,隔籬呼取盡餘杯。

杜甫晚年卜居的草堂,座落在成都西郊浣花溪畔。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擺脫了紛擾的世界 ,在這狹小的天地過着半隱居的生活,難得有人過訪。一天,一位難得的客人來到,使他喜出望外。本詩原注云:"喜崔明府相過",明府 ,唐人對縣令的稱呼。

登樓
花近高樓傷客心,萬方多難此登臨。錦江春色來天地,玉壘浮雲變古今。北極朝庭終不改,西山寇盜莫相侵。可憐後主還祠廟,日暮聊為梁父吟。

安史之亂的直接惡果,是吐蕃入侵。廣德元年(763),吐蕃入涇州,犯奉天,武功,京師震動,代宗倉皇逃往陝州。同年十二月,吐蕃陷松州 ,維州,雲山城,籠城,西川節度高適不能救,於是劍南,西山諸州亦入於吐蕃。此詩為廣德二年(764)春杜甫初歸成都時作。詩歌寫登樓所見所感 ,氣象雄渾,感慨深沉。如石林燕語所云:句中有力 ,而紆徐不失意外之意。

登高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迴。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大曆二年(767),杜甫流寓夔州。在重陽佳節,他獨自到江邊登高眺望,觸景生情,寫成此詩。詩歌意境雄渾闊大,情感深沉悲慨,語言精煉 ,極見工力。胡應麟云:此章五十六字 ,如海底珊瑚,瘦勁難移,沉深莫測;而精光萬丈,力量萬鈞,通章章法句法字法,前無昔人,後無來學。

春望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

天寶十四年(755)安祿山起兵河北,焚掠中原,攻憎漼吽C次年七月,杜甫離別了鄜州的妻子,隻身赴靈武投奔肅宗,途中被叛軍擄至長安。他在極度的憂患與痛苦中渡過了一個不尋常的春節 。山河破碎,烽烟遍地,妻孥隔絕,這一切所做成的"感"與"恨",他實在是無計排遣啊!

旅夜書懷
細草微風岸,危檣獨夜舟。星垂平野闊,月湧大江流。名豈文章著 ,官應老病休。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

這首詩抒發了他失意官場的憤激以及飄零天地的感慨。儘管詩人前路艱難,但詩意依然雄闊渾厚。杜甫五律,大筆如椽,壯浪恣肆。如本詩"星垂平野闊,月湧大江流"兩句 ,以其磅礡的氣勢為後人所傳誦。

月夜憶舍弟
戍鼓斷人行,邊秋一雁聲。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有弟皆分散,無家問死生。寄書長不達,況乃未休兵。

本篇作於乾元二年(759)秋天,時詩人在秦州。
這年九月,史思明的叛軍攻陷洛陽,齊,汝,鄭,滑四州正在戰亂之中。杜甫的三個弟弟(杜穎,杜觀,杜豐)猶在東方,兵禍未息,音書斷絕,不知何日方見 。詩歌因景抒情,情景相應,語言明白簡煉,至誠感人。

以上梁鑒江 選釋

野望
西山白雪三城戍,南浦清江萬里橋。海內風塵諸弟隔,天涯涕淚一身遙。惟將遲暮供多病,未有涓埃答聖朝。跨馬出郊時極目,不堪人事日蕭條。


韓偓

韓偓   偓,字致堯,京兆人。龍紀元年禮部侍郎趙崇下擢第。天複中,王溥薦為翰林學士,遷中書舍人。従昭宗幸鳳翔,進兵部侍郎、翰林承旨。嘗與崔胤定策誅劉季述。昭宗反正,論為功臣。帝疾宦人驕橫,欲去之。偓畫策稱旨,帝前膝曰:此一事終始以屬卿。偓因薦座主御史大夫趙崇,時稱能讓。李彥弼倨甚,因譖偓漏禁省語,帝怒曰:卿有官屬,日夕議事,奈何不欲我見韓學士耶帝勵精政事,偓處可機密,卒與上意合。欲相者三四,讓不敢當。偓喜侵侮有位,朱全忠亦惡之,乃構禍貶濮州司馬。帝流涕曰:我左右無人矣!天祐二年,複召為學士,偓不敢入朝,挈其族南依王審知而卒。偓自號玉山樵人。工詩,有集一卷。又作《香奩集》一卷,詞多側豔新巧,又作《金鑾密記》五卷,今並傳。     唐才子傳
 
已涼
碧闌干外繡簾垂,猩色屏風畫折枝。八尺龍鬚方錦褥,已涼天氣未寒時。

龍鬚蓆,以龍鬚草織成。

蘅塘退士: 此亦通首佈景,並不露情思,而情愈深遠。
喻守真: 題雖純咏已涼,但此中有人,呼之欲出,又是無題之一。蘅塘退士指為此詩通首布景,並不露情思,而情愈深遠。自有獨見。

寄隱者
煙郭雲扃路不遙,懷賢猶恨太迢迢。長松夜落釵千股, 小港春添水半腰。已約病身拋印綬,不嫌門巷似漁樵。渭濱晦跡南陽臥,若比吾徒更寂寥。

春盡
惜春連日醉昏昏,醒後衣裳見酒痕。細水浮花歸別澗, 斷雲含雨入孤村。人閑易有芳時恨,地勝難招自古魂。慚愧流鶯相厚意,清晨猶為到西園。

睡起
睡起牆陰下藥闌,瓦松花白閉柴關。斷年不出僧嫌癖, 逐日無機鶴伴閑。塵土莫尋行止處,煙波長在夢魂間。終撐舴艋稱漁叟,賒買湖心一崦山。

見別離者因贈之
征人草草盡戎裝,征馬蕭蕭立路傍。尊酒闌珊將遠別, 秋山迤邐更斜陽。白髭兄弟中年後,瘴海程途萬里長。曾向天涯懷此恨,見君嗚咽更淒涼。

惜春
願言未偶非高臥,多病無憀選勝遊。一夜雨聲三月盡, 萬般人事五更頭。年逾弱冠即為老,節過清明卻似秋。應是西園花已落,滿溪紅片向東流。

遊江南水陸院
早於喧雜是深讎,猶恐行藏墜俗流。高寺懶為攜酒去, 名山長恨送人遊。關河見月空垂淚,風雨看花欲白頭。除卻祖師心法外,浮生何處不堪愁。

江南送別
江南行止忽相逢,江館棠梨葉正紅。一笑共嗟成往事, 半酣相顧似衰翁。關山月皎清風起,送別人歸野渡空。大抵多情應易老,不堪岐路數西東。

別錦兒(及第後出京,別錦兒與蜀妓)
一尺紅綃一首詩,贈君相別兩相思。畫眉今日空留語, 解佩他年更可期。臨去莫論交頸意,清歌休著斷腸詞。出門何事休惆悵,曾夢良人折桂枝。


陳陶

陳陶  陶,字嵩伯,鄱陽劍浦人。嘗舉進士輒下,為詩雲:中原不是無麟鳳,自是皇家結網疏。頗負壯懷,志遠心曠,遂高居不求進達,恣遊名山,自稱三教布衣。大中中,避亂入洪州西山,學神仙咽氣有得,出入無間。時嚴尚書宇牧豫章,慕其清操,嘗備齋供,俯就山中,揮談終日。而欲試之,遣小妓蓮花往侍,陶笑不答。蓮花賦詩求去曰:蓮花為號玉為腮,珍重尚書送妾來。處士不生巫峽夢,虛勞雲雨下陽臺。陶賦詩贈之雲:近來詩思清于水,老去風情薄似雲。已向升天得門戶,錦衾深愧卓文君。宇見詩益嘉貞節。陶金骨已堅,戒行通體,夜必鶴氅,焚香巨石上,鳴金步虛,禮星月,少寐。所止茅屋,風雷洶洶不絕。忽一日不見,惟鼎灶杵臼依然。開寶間,有樵者入深谷,猶見無恙。後不知所終。陶工賦詩,無一點塵氣。于晚唐諸人中,最得平淡,要非時流所能企及者。有《文錄》十卷,今傳於世。     唐才子傳

隴西行
誓掃匈奴不顧身,五千貂錦喪胡塵。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堣H。

蘅塘退士: 較之一將功成萬骨枯句更為深痛。
喻守真: 此詩大意在厭苦征戰,為一般喪身塞外的軍士鳴冤。

張泌

張泌,字子澄,淮南人。仕南唐為句容縣尉,累官至內史舍人。 一說常州(今江蘇省常州市)人。五代時詩人(約十世紀前期)。

寄人
別夢依依到謝家,小廊迴合曲闌斜。多情只有春庭月,猶為離人照落花。

喻守真: 這是別後懷人的詩,也可作為無題詩讀。
程千帆: 起句入夢,次句夢境,三四兩句醒後情景。相見為難,所以尋夢甚切,而夢境又如此短暫,其何以堪?幸有此明月相照,聊慰寂寞。明月不照離人,似乎對人並不多情,但其照落花,却是為了離人,又是多情之至了。通篇極寫相思,用筆處處轉換,全不明揭,妙絕!


,明,清詩

元   元好問

岐陽三首(其二)
百二關河草不橫,十年戎馬暗秦京。岐陽西望無來信,隴水東流聞哭聲。野蔓有情縈戰骨,殘陽何意照空城。從誰細向蒼蒼問,爭遣蚩尤作五兵

     元好問生活在女真 ,蒙古兩少數民族政權桑滄變革之際,備經國破家亡的苦痛,親睹人民顛沛流離,滿眼瘡痍的社會現實。他感時而作的許多作品,風格蒼凉,繼承杜甫,陸游這類詩的傳統藝術特色 。作者是歷史見証人,如同杜甫的作品是時代的詩史。岐陽三首》寫於汴京淪陷前夕 。前半寫岐陽戰事,後半寫由戰爭造成的慘絕人寰的景象。因此,作者禁不住發出呵壁問天的悲憤,對統治階級發動戰爭導致社會的破壞,生靈的塗炭作出控訴。

     開頭兩句,總寫十年以來,蒙古統治者侵犯陝西的戰事。五,六兩句描寫戰地畫面,野蔓與戰骨為伴,把野蔓擬人化 ,本來是無情的事寫成有情,正言若反。殘陽也是無感情的,隨處可以照到,可是現在照的是空城,殘陽是無意的,這兩句是全詩的藝術性所在。最後,作者在呼天申訴中 ,把一切歸罪於蚩尤。兵,矛,x,弓,劍,戈。神話傳說中蚩尤受金作兵伐黄帝的說法。作者在這堶犮H指最初發動戰爭的罪魁。


明   袁凱

白燕
故國飄零事已非,舊時王謝見應稀。月明漢水初無影,雪滿梁園尚未歸。柳絮池塘香入夢,梨花庭院冷侵衣。趙家姐妹多相忌,莫向昭陽殿堶腹C

唐代詩人鄭谷寫了一首鷓鴣詩,名噪一時,被人稱寫鄭鷓鴣。無獨有偶,明代詩人袁凱作了一首白燕詩,被人稱作袁白燕。此詩相傳有一故事,據都穆南濠詩話說,袁凱一天與友人去拜會詩壇領袖楊維楨,見茶几上有時大初的一首白燕詩,"春社年年帶雪歸,海棠庭院月爭輝。珠簾十二中間卷,玉剪一雙高下飛。天下公侯誇紫頷,國中儔侶尚烏衣。江湖多少閒鷗鷺,宜與同盟伴釣磯。"袁凱回家後,步其韻亦作白燕》詩,次日呈楊維楨,楊見詩嘆實一已,連書數紙,盡散座客。袁凱頓時成品,一時被呼為袁白燕

起聯用了王謝堂前燕的典故,並進一步說明這次飛回來的燕子已不是舊時王謝堂前的烏燕,所以用"見應稀",回來的是白色的燕子。接着頷聯和頸聯四句,詩人極盡想像能力,描繪白燕之白,用空靈蘊藉的筆法,為白燕傳神寫照,寫出了白燕特有的精神氣質,把白燕想像成無比的純潔,靈巧,美麗。所以作者在詩末傾注了珍愛憐惜的感情,叮嚀白燕"趙家姐妹多相忌,莫向昭陽殿堶腹C"說漢成帝宮中的趙飛燕生性多妒,你千萬不要飛進帝王家啊!用趙飛燕這位漢宮美人的名字,切合詩題"白燕",也是神來之筆。

淮西獨坐
蕭蕭風雨滿關河,酒盡西樓聽雁過。莫怪行人頭盡白,異鄉秋色不勝多。

秋風蕭蕭,冷雨飄飄,一個"滿"字,說明秋風秋雨充塞了整個天地。這種天氣對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惡劣的,何况是奔走他鄉之人。為此只好獨坐西樓,飲酒遣懷。百無聊賴之際,空中傳來聲聲雁唳。大雁也知避寒趨暖,飛向南方去了,而自己却在天涯流落,不要奇怪背井離鄉之人頭髮過早地花白啊!異鄉的秋色簡直令人難以承受。大自然的秋色,在家鄉與異鄉本來沒有分別。但人們的遭遇不同,對秋色的感受也就不一樣了。

袁凱,(約公元1367年前後在世)字景文,自號海叟,松江華亭人,生卒年不詳,約元末前後在世。元末,為府吏,博學。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薦授御史,帝一日錄囚畢,命凱送太子覆省,多所矜減。凱還覆命,帝問:朕與東宮孰是?凱對曰:陛下法之正,東宮心之慈。帝頗惡之。凱懼,佯狂免。告歸久之,以壽終。凱工詩,有盛名,性詼諧,常背戴烏巾,倒騎黑牛,游行九峯間。嘗在楊維楨座賦白燕詩,頗工麗,人因呼為袁白燕。著有海叟集四卷,集外詩一卷(均四庫總目)行於世。


清  紀昀(曉嵐)     紀曉嵐的悼亡妾詩

作為乾隆皇帝的詞臣,紀曉嵐一生中兩次任鄉試考官,六任會試考官,三任禮部尚書。乾隆十九年至三十三年,是紀曉嵐在翰林院最春風得意的時候,這時與他交遊的有 戴震,錢大昕 ,朱筠,王昶等。却於乾隆三十三年(1768)六月,因牽涉兩淮鹽政盧見曾營私貪污案,紀曉嵐通風報信事情敗露被革職查辦 ,被遣烏魯木齊贖罪。乾隆三十六年始獲奉詔回京。

紀曉嵐人生後期備受恩寵,他三遷御史,三入禮部,最後以禮部尚書,協辦大學士加太子太保管國子監事致仕,不僅居高位,亨盛名,而且執學術牛耳,為士林宗仰 。他晚年的內心世界卻日益封閉,年輕時一度才華橫溢的他,至此日感疲憊,再無復著書之志 ,唯時作雜記,聊以消閒,其閱微草堂筆記正是 在此心境下的產物。所以當閱微草堂筆記》脫稿時,他不無抱憾地吟咏道:

平生心力作消磨,紙上煙雲過眼多。擬築書倉今老矣,只因說鬼似東坡。

乾隆三十六年奉詔回京之前,紀曉嵐在新疆呆了兩年多。在此段時間中,大兒子紀汝佶病亡,愛妾郭彩 符在紀曉嵐東歸不久後也撒手塵寰。紀曉嵐對人生有更深切體悟,體會到君主的無常,官塲的險惡。兩年的大漠風沙生活沒有使他意志頹唐,卻讓他加深参透人生三昧 。寫了一百六十首烏魯木齊詩,洋溢著他的才情。恩命召還 ,走了四個多月回到冠蓋雲集的京華,恍如隔世,對友人贈送的一張八仙對弈圖,他寫了這樣的詩句:

十八年來閱宦途,此心久似水中遄C如何才踏春明路,只看仙人對弈圖。
局中局外兩沉吟,猶是人間勝負心。那似頑仙癡不醒,春風蝴蝶睡鄉深。

他對世事如棋發出了感慨,他響往春風蝴蝶睡鄉深」的悠閒境界 ,但這不過是一種心靈的憧憬而已。這一年,他點勘了《瀛奎律髓》,《文心雕龍》,《王子安集》,《韓致堯集》,《唐詩鼓吹》諸書。重返翰林院,使他對為仕與隱退之間要作出抉擇 ,與其爭强好勝,還不如酣然「癡不醒」而來得快活。經過內心的交戰最終他還是選擇了繼續過那種「水中」的生活。進入了八十歲後暮年的紀曉嵐,依然少有袖手不問世事。

   紀曉嵐故居        紀曉嵐悼沈氏,郭氏詩 

紀昀,(1724-1805)字曉嵐,一字春帆,直隸獻縣人。生於清世宗雍正二年,卒於仁宗嘉慶十年,年八十二歲。乾隆十二年(1747)舉人,十九年,成進士,改庶吉士。累遷侍讀學士,坐事戍烏魯木齊,尋釋還,復授編修,官至協辦大學士,加太子太保。嘗任四庫全書總纂,校訂整理,每書悉作提要。自著有遺集及閱微草堂筆記七種,並行於世。


清  蒲松齡     蒲松齡與聊齋志異

感憤
漫向風塵試壯游,天涯浪迹一孤舟。新聞總入狐鬼史,斗酒難清磊塊愁。尚有孫陽憐瘦骨,欲從玄石葬荒邱。北邙芳草年年綠 ,碧血青磷恨不休。

年逾古稀的蒲松齡始終未能看破功名舉業,撤帳歸家後。在康熙五十一年(1712)不顧七十二歲高齡,冲風冒寒,到青州府去考貢,總算得到了個歲貢的功名 ,得到縣令為之懸匾,以及年給若干貢金。當友朋來祝賀時,自己也感到畢竟已沒有甚麽了不起,寫下蒙朋賜賀:

落拓功名五十秋,不成一事雪盈頭。腐儒也得賓朋賀,歸對妻孥夢也羞。

對縣令賜給懸匾也寫了十一月二十七日大令贈匾一詩自嘲一番:

白首窮經志願乖,慚煩大令為懸牌。老翁若復能昌後,應被兒孫易作柴。

聊齋自誌
披蘿帶荔,三閭氏感而為騷;牛鬼蛇神,長爪郎吟而成癖。自鳴天籟,不擇好音,有由然矣。松,落落秋螢之火,魑 魅爭光;逐逐野馬之塵,罔兩見笑。才非干寶,雅愛搜神;情類黃州,喜人談鬼。聞則命筆,遂以成編。久之,四方同人,又以郵筒相寄,因而物以好聚,所積益夥。甚者﹕人非化外,事或奇於斷髮之鄉;睫在眼前,怪有過於飛頭之國。遄飛逸興,狂固難辭;永托曠懷,痴且不諱。展如之人,得毋向我胡盧耶?然五父衢頭,或涉濫聽;而三生石上,頗悟前因。放縱之言,有未可概以人廢者。

松懸弧時,先大人夢一病瘠瞿曇,偏袒入室,藥膏如錢,圓粘乳際。寤而松生,果符墨志。且也 ﹕少羸多病,長命不猶。門庭之淒寂,則冷淡如僧;筆墨之耕耘,則蕭條似缽。每搔頭自念 ﹕勿亦面壁人果是吾前身耶?蓋有漏根因,未結人天之果;而隨風蕩墮,竟成藩溷之花。茫茫六道,何可謂無其理哉!獨是子夜熒熒,燈昏欲蕊;蕭齋瑟瑟,案冷疑冰。集腋為裘,妄續幽冥之錄;浮白載筆,僅成孤憤之書;寄托如此,亦足悲矣!嗟乎!驚霜寒雀,抱樹無溫;吊月秋蟲,偎闌自熱。知我者,其在青林黑塞間乎!

康熙己未春日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