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9)   本期第七頁
 
二十世紀初,新文學運動興起,以文言文,格律詩視作首要打倒為目標,欲以白話 入詩的新詩取而代之,將以往的詩稱為舊體詩,舊者,過時之物也,被視為應和封 建社會一同消亡的東西。事實,舊體詩這門高雅藝術,它並未消亡,還有不少文化 人愛用此形式來抒懷言志。就以當時很多以新詩,白話散文為文壇矚目的大作家, 著名學者,也還是寫出不少舊體詩。直至今天廿一世紀科技時代,舊體詩至今還有 讀和寫的愛好者,可見這門中華傳統文化藝術至今還未消失。
 

 

 

 

 

 

 

 

 

 

 

 

 

 

 

 

 

 

 

 

 

 

 

 

 

 

 

 

 

 

 

 

 

 

 

 

 

 

 

 

 

 

 

 

 

 

 

 

 

 

 

 

 

 

 

 

 

 

 

 

 

 

 

 

 

 

 

 

 

 

 

 

 

 

 

 

 

 

 

 

 

 

 

 

 

 

 

 

 

 

 

 

 

 

 

 

 

 

舒巷城(八)

臨江仙   夜讀曲子詞後   一九九二年四月三日凌晨
別院一燈誰未睡,月斜猶對梧桐。亂猜明日雨濛濛。春光無色,有淚灑殘紅。   多少離情楊柳岸,折枝難破愁濃。莫如改調按紅牙,琵琶彈撥,笑唱大江東。

編者註: 俞文豹吹劍錄續編載:東坡在玉堂,有幕士善謳,因問:我詞比柳(柳永)詞何如?對曰:柳郎中詞 ,只好十七八女孩兒執紅牙拍板,唱楊柳岸曉風殘月。(柳永詞雨霖鈴句);學士詞(蘇軾詞),須關西大漢執鐵板 ,唱大江東去(蘇軾詞念奴嬌赤壁懷古句)。東坡為之絕倒。後人演變為抱銅琵琶 ,執鐵綽板,因以銅琶鐵板形容豪放激越的文詞。

八聲甘州   飛雁   一九九二年四月十日寫   一九九六年二月一日發表
為恐南來北去孤單,願化兩三行。覓平沙汀上,蘆叢水影,幾度磋商。排成人字一字,何處是家鄉?投宿應趁早,獵箭難防 。   喜見秋火晴日,怕頻頻風雨,天遠程長。但重山過後,莫誤闖華堂。料湖旁,水邊尋路,在蘆花深處可停航。寒冬後,也須重見,北國春光。

按: 應為候鳥,秋由遠北南飛避寒,春則北返,喜傍水而棲。

編者按: 作者寫本詞後,將內容改為七絕,刊於本書(詩國巷城)詩集五十三 ,四頁。

謁金門   二首   一九九五年七月

風怒吼,沙漠變成狂獸。風定平沙光溜溜,繁星天上漏。   匹馬離群亂走,遲早途中呼救。塞外迷途求助手?夜間尋北斗。

思蕩漾,泛宅浮家何往?月出東山潮水漲,人來登畫舫。   猶憶當年艇上,時聽漁歌相唱 。地老天荒情一樣,悠悠船共槳。

破陣子   一九九五年七月
遠望重樓疊疊,太平山下堪誇。海港船多猶變窄,卻恐天涯另泊槎,黃昏掩日華。   燈火霓虹吐燄,夜如四季開花。熱鬧長街車似水,誰可憑欄一盞茶,有閑賞晚霞?

定風波      一九九五年七月
今日重來此水鄉,尚存舊廟客燒香。隔岸渡船還應市,何止,鹹魚店外更繁忙。   蝦蟹砵糕均有售,依舊,乾蠔幾串買歸嘗。未悉明年尋古樸,難確,船車應否轉他方?

多麗   紅樓夢浮想   一九九五年七月
怕登臨,嗟嗟易碎琉璃。大觀園,三春過後,紫燕都向霞飛。鏡生殘,殘脂零落,任當日,千種情痴。樹若知情,何堪如此,百年空待已忘機。看畫閣,簷前蛛網,樓寂盼風歸。誰能識 ,全真是假,假作真時。   念人間,仙姝世外,再來應是無期。笑紅塵,鏡花水月,回首間,街草離離。何處弦歌?聽來彷彿,瀟湘館裡惹相思。凝眸處,紅樓夢遠,歸路見花枝。抬頭望,繁燈點點 ,已是來遲。

多麗亦名鴨頭綠,為一百三十九字之長調 ,前後片共十一平韻。

卜算子慢   曹雪芹   一九九五年七月
紅樓夢斷,除夕雪飄,此夢倩誰能續?折翼風箏,正與雪芹同族。賣畫錢,買酒誰賒粥?字字血,辛勤十載,年年寶黛同哭。   一卷悲歡軸,是脈脈情懷,悠悠衷曲。翠管瓊筵,散若彩雲過目。嘆才華。燈滅何其速。說筆力,紅樓萬態,問捨軍誰屬?

按:紅樓夢》前八十回為曹氏創作,後四十回高鶚續。曹氏善畫;是喜紮風箏自放的高手 ,有風箏繪製之美術工藝論文存世。乾隆年間,除夕於北京逝世,享年僅四十餘。

畫堂春   王熙鳳   一九九五年七月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而累了卿卿。笑威兼備已聞名,好箇娉婷。   簾內尤攻心計,外邊善賣人情。弄權家破淚盈盈,樹倒無聲。

燭影搖紅   晴雯   一九九五年七月
豈是趨尖,似別人,扇可撕,千金笑。污泥難染自冰清,不惜將裘補。   誰說狐狸惑主?俏丫鬟,含悲也怒。病歸蘆蓆,魂繞芙蓉,萋萋芳草。

惜紅衣   水滸人物之一      一九九五年七月
身掛葫蘆,林沖腳踏,碎瓊愁玉。夜雪難停,北風正催促。何方是鎮?瞧那裡,燈映林木,無綠。遙見酒旗,可消愁停宿?   滄州放逐,無計驅寒,啼鴉也孤獨。心中亂似擊筑,向誰哭?草料場邊岑寂,不比酒家相熟。進內燃爐火,温酒燙如紅燭。

十二月一日刊香港作家報

念奴嬌   蟋蟀      一九九五年七月
荊軻去後,問誰曾擊筑,漸離沉寂。籬角偏安成舊恨,漫說銅駝荊棘。秋夜幽琴,千絲斷續,促促新愁織。人來登舉,消聲還要匿跡。   慣見穴黑牆陰,苔深石滑,怎得高飛翼?井畔沙間寒草裡,遠隔華堂春色。捕入牢籠,恁時相鬥,一勝千金值。斷魂盆內,不知歸去何域?

編者註: 銅駝,古代以之置門外。晉書索*靖傳載:靖有先識遠量 ,知天下將亂,指洛陽宮門銅駝,嘆曰:會見汝在荊棘中耳!』」後人因以銅駝荊棘比喻亡國後殘破的景象。

念奴嬌   蟬      一九九五年七月
輕輕薄翼,化玄玄鬢影,重尋仙闕。誤落紅塵經蛻變,綠樹槐陰歌徹。啜露鳴琴,挨枝伴奏,那計弦音協。白蘭開後,送來長夏香雪。   獨惜謝了槐花,低吟淺唱,漸漸聲淒切。雨濕黃昏還斷續,細訴幽情難絕。留待天晴,亂絲重理,共對清秋月。但愁明日,急風吹散千葉。

鷓鴣天   四首      一九九五年七月

妙手誰家按七弦 ?滄浪之水以琴傳。回頭雲鶴天涯去,昨日驪歌耳畔牽。   風有語,夜無眠。五湖分路錦帆前。茫茫煙水難相遇,相聚何時竹樹邊 ?

妙語天成入話題。卻教平淡頓生輝。東坡筆下尤揮灑,流水門前尚可西。   穿幽徑,越污泥。何妨邁步過沙溪。春花夏月秋光好,莫為雕蟲蠹卷迷。

流水潺潺是小河。堤風弄葉影婆娑。重臨似是當年樹,遠聽依稀昔日歌。   塘有鴨,土無禾。也無黃菊倚籬柯。村前村後高樓起,戴月淵明不荷鋤。

不羨奢華著綺羅,但求塵世見平和。前年夢遇桃源境,今日人來竹樹坡。   長夏日,綠清荷。紅衣仙子也凌波。亭陰池畔消半晝,水面風生見笑渦。

編者註: 蘇軾於元豐五年在黃州遊蘄水清泉寺,寺臨蘭溪,溪水西流。於是寫浣溪沙,其下半闋有誰道人生無再少 ,門前流水尚能西句。     陶淵明歸園田居第三首有晨興理荒穢 ,帶月荷鋤歸句。

西江月   三首      一九九五年七月

又是綿綿春雨,柔絲萬丈千條。嫩寒窗下玉爐燒。縱是無聊也妙。   畫幅山重水疊,海棠氣定花嬌。與君同醉話漁樵。聽得輕風笛嘯。

差以毫釐失路,目迷五色忘真。天然不是綺羅塵,宜看前頭風韻。   難得中途漫步,偶逢綠草如茵。半山靜坐看閑雲。忘卻玉堂金印。

眼看溪山飛雪,人間一夜白頭。小小麻雀也知憂。野地尋糧苦透。   庭樹遲來春色,寒枝葉落誰收? 更無流水到前溝。歲月無聲依舊。

編者註: 宮殿,官署,仙居均可稱為玉堂。   金印,指官印。

浣溪沙   三首      一九九五年七月

何事京華已懶知。隔溪人約卻依期。閑來花下唱陶詩。   春睡草堂安枕夢,樂陪稀客下圍棋。凌霄金殿遠離時。

緩馬穿林夏意濃。葛家橋畔夕陽紅。流霞如醉飲千鐘。   我願清風驅暑氣,夜邀明月過簾櫳。與君添酒笑談中。

過了雲山又一程。飛鴻斜落暖沙汀。前頭風物惹心傾。   萬壑爭流滄海去,中途豈願半山停?為奔銀浪聽潮聲。

編者註: 葛家橋,作者泛指某一條橋。

菩薩蠻   二首     一九九五年七月

腰間羽箭彎弓影。幾曾下馬風波定?誰說止干戈?深閨紅淚多。   平沙胡地雪。尚染征人血。詞客此時情。空山啼鳥聲。

斯人往日曾相識。一去如煙無從覓。重見在黃昏。相看歲月痕。   風霜三十載。猶未鄉音改。飛雁過重洋。鄉愁萬里長。

行香子   今古意   一九九六年二月一日
俯仰長橋,易水蕭蕭。舉離觴,今古愁消?關河夢冷,氣蕩魂搖。想蓬山渺,青山近,雪山遙。   一槳來時,笑向誰招?望煙波,一片滔滔。憂思欲止,意緒難饒。念漓江情,長江水,浙江潮。

畫堂春     一九九六年二月一日
杜鵑花落悄然吟,空山幾度回音。惜春猶有鳥投林。已是春深。   回顧無人賞景,我來無意聽禽。誰知鳥語動人心,似喚登臨。


水族舘 夜總會的情調
水族舘 大冷天時露雙肩露手臂。
是魚的七彩繽紛的都市 因為天鵝絨帷幔和地氈
那裡的 也披着厚厚的暖氣。
有爭食於玻璃缸內的 大熟天時穿毛線衣。
變種的金魚 冷氣叫她打噴嚏。
   
思古先生 來吧,喝點香檳。
他很悲哀 樂台上和舞池間的蠟板
思古的幽情而今也漲價了 盪漾着銀的粉,金的波。
挾着內藏線裝書一本的公事包回家 晃動着的身與手,頭和腳
在路上 像鐘擺,章魚爪,鶴嘴鋤・・・・・・
鷓鴣不啼汽車啼 此外四下裡朦朦朧朧。
  還有咿咿哦哦。
他自以為叩的是古代的銅環 情調,黏黏搭搭的
而且門上的銅環綉了綠 像糯米飯一鍋。
但門開處   妻子提醒他  
剛才幹嗎不停地按門鈴 Darling,這挺有意思啊?
很悲哀 他和她在這裡並不孤單 ――
他生錯了年代 曲終時起勁地拍掌,拍掌
  拍走無聊和那無聊的夜晚。
殯儀館 然後坐一會,跳一陣
是死者生前那幀最好的照片 等麥克風下一次的哭喊。
放大後  
第一次公開展覽的場合; 無題
是身穿白衣麻布了的堂倌
一段熟練 許多年前第一次
而沒有感情的唸白; 踏進寫字樓的升降機
是一叠奠儀,眾多的鞠躬 他想到往後美妙的日子
染着汗水的鮮花,弔帳 步步高升
以及映着燭光的眼淚 當個高級職員
和藏笑的愁容之陳列; 或者什麽主任,然後經理
是生對死的 身旁坐着女秘書
最後的尊敬 放是他摸摸白領上的新領帶
和最大的禮貌之鋪張; 笑了,推開那刻板的大門
是勾心鬥角之幕後的 從此他每天早到遲退
披蔴帶孝的台前 拼命打字
計算着遺產的靈魂 在打字機單調的聲響中
綵排後演出的獨幕長劇; 歲月在枱角留下一點齒痕
是黃袍尚未脫下的法師 他的青春卻匆匆過去
敲木魚啊誦經啊之餘 文件夾子舊的換新了
吃的「新奇士」橙,談的馬經; 他還是停留在原來的位置
是臨上道場前的尼姑 高升的梯子又陡又窄
喝罷咖啡 當年的信心已變了心驚
手中的一份娛樂報; 如今,天天伴着他的是
是守靈的麻雀牌上 老花眼鏡和胃病
熱熱鬧鬧的悲哀  
悲悲哀哀的熱鬧;
是喪事尊家的  
沒有血色的指上 回家
一顆驕人的鑽石 腦子裡漲滿了
也是漲風中 分期付款的帳單
一份高價的奢侈; 加上了水電油鹽醬醋茶
  出門
殯儀館,在都市 人聲車聲銅敲鐵打
只肯接待 抬頭沒有風景
那付得起價錢的死亡 這邊高樓那邊大廈
是冷酷的化妝師。 城市越來越脹越大了
  他呢,越來越縮越小了
  而且被遺忘
  像一朵枯萎的小花

張恨水 (八)   詩      關於張恨水        更多張恨水詩詞選

張恨水,原名張心遠 (1895-1967),安徽潛山人,一生從事主理報業和小說寫作,作品逾百部,亨負盛名,最為人熟知作品有金粉世家春明外史啼笑因緣,數十年來多次被編成舞臺劇 ,電影,電視劇集,可惜較近年代的觀眾只有興趣於劇情方面欣賞,相信大多數人沒有留意原作者是誰。 作者國學根底很好,除百多部中篇,長篇小說創作外,還寫下大量散文,小品文,隨筆,詩,詞,按張伍先生云不下數千篇,也能作畫,一生筆耕逾數千萬字,作品之多堪稱前無古人 ,抗與內戰期間,以筆為槍,先後寫有"太平花",巷戰之夜大江東去虎賁萬歲八十一夢魍魎世界,激勵國民抗敵精神 ,從不面壁虛構,完全憑親身所見所聞描述國民在戰爭下的生活苦G,社會各階層眾生相,和揭露官僚,巨賈的相互勾結,貪v腐敗,國難當前還過荅醉金迷的奢靡生活 。

 

 

 

 

 

 

 

 

 

 

 

 

 

 

 

 

 

 

 

 

 

 

 

 

 

 

 

 

 

 

 

 

 

 

 

 

 

 

 

 

 

 

 

 

 

 

 

 

 

 

 

 

再版“沒有題目三十首”

三年前的我,未曾入佛學的門徑,提起筆來,就是光芒四散。現在我雖用不着懺悔,然而我受了佛學的陶熔,我很願適可而止了。p料有些老朋友,却極力說早三年的文字好 ,我真不了解了。昨日遇到一個老友,說民國十四年,我在《明珠》 上作有《不算詩集》,很有趣。中間有《沒有題目三十首》,尤其是趣得厲害 。因為全文不記得了,主張我翻版一次,介紹于現在的讀者。對于此說,我本不以為可。他說不要緊,張丹翁的《太陽晒皮股賦》,在《晶報》 上就翻過版,有例可援呀!况且那三十首,也有些近代史的資格,何妨試試呢。

我被他游說所動,而且抄出來,可以搪塞一天的文債,我就照辦了。那“沒有題目三十首”,就在下面,請看:

一  東
門前洋鼓卜通通,道是姑娘嫁老公。一陣高跟鞋子響,如花笑入馬車中。
二  冬
洋房深入幾多重,日上三竿午夢慵。踏着拖鞋伸懶起,菱花鏡堿烟容。
三  江
無端丟了老書窗,終日消閑大酒缸。直待深宵扶醉起,歸來一路梆子腔。
四  支
胡同好是拐彎時,電杆亭亭立一枝。君子遠行幾行字,粉墙無恙畫烏龜。
五  微
履歷三行不算稀,同鄉我也是安徽。如何可學時髦話,敝縣無端變合肥。
六  魚
譚迷到此尚難除,啞嗓居然嫡派居。最怪珠簾寨漲值,兩元專賣叔岩余。
七  虞
大將威風在酒壺,從來君子有三乎。(不亦悅,不亦樂,不亦君子)英雄說話俗中雅,一句前頭帶個

八  齊
男女平權一樣齊,法螺吹得大來兮。無端見了將軍面,管作嬌房第幾妻!
九  佳
南風北漸逾江淮,聲色南人第一排。不信夜深聽瞽曲,滿街彈唱打牙牌。
十  灰
換了衣裳上舞台,舊鑼舊鼓奏將來。勸君莫笑跑龍套,都是如今命世才。
十一  真
亂語胡言莫當真,平民之外有平民。如今更有平民女,要向平民索欠薪。
十二  文
不是新聞是舊聞,茶餘酒後說紛紜。等因奉此同前項,人亦云云我亦云。
十三  元
要吃肥魚水要渾,果然豐歲足雞豚。空前大舉華山會,酒肉交情在一門。
十四  寒
垂老居然得一官,頭銜博得婦孺歡。到頭六尺墳頭土,抵死生前覓地盤。
十五  刪
答必留西有日刊,墙間點點又斑斑。學生專幹風流事,打破頭顱在景山。
一  先
悄悄依依女座邊,少年動了愛心弦。美人一笑身前過,拉去同餐小有天。
二  蕭
滿天風雨說新潮,打破貞操第一條。真個同居乾又脆,免他女蕩與男嫖。
三  肴
登台不怕亂咆哮,總要能「肩水木梢("水木梢",蘇諺謂代人受過)怪底先生誇口大,聲聲四萬萬同胞。
四  豪
氅字如何當作鰲?亂加微號太牢騷。諱名諱姓渾多事,不見怡好本姓曹。
五  歌
這個年頭說什麽,小民該死闊人多。清官德政從何起?摩托洋房小老婆。
六  麻
鑽敲唱拍碰溜爬,政客生涯七字誇。四大金剛安頓了,還須兩將配哼哈。
七  陽
一文一武合余楊,白牡丹花又捧場。樂壇戲迷逢禮拜,笑着三傑戰蘭芳。
八  庚
難得名師傳愛情,幽懷未達目先成。杏壇獨闢鍾情局,竊負而逃為女生。
九  青
談甚人生道德經,衣冠早已雜娼伶。首都文物最高府,校董曾推李彥青。
十  蒸
四月清和熱未曾,古庵花事萬人稱。一群姨太飛車到,不看丁香看小僧。
十一  尤
時樣梳裝漢半歐,下光白腿上蓬頭。學生自有招牌在,不佩烏璫佩筆鈎。
十二  侵
佛也郎耶紙與金,相思默默到于今。七年艾治三年病,費盡名醫一片心。
十三  覃
鄭聲變自叫天譚,變到如今更不堪。刻板古裝梅派戲,一鋤一帶一花籃。
十四  鹽
誼到通家百不嫌,鵲巢有客讓鳩占。自從官界開通後,國剩三維禮義廉。
十五  咸
見人過去便垂涎,到老官心總不芟。垂死熱衷掙扎做,訃文增上幾頭銜。

原載1928年10月28日世界日報副刊《明珠》

賦得越窮越沒有   京諺試帖
別說糟心事,成年市面窮。那來糧食賤,不見火車通。百物跟錢漲,三餐見日矇。當衣丟臉面,抗債是英雄。借貸要開眼,應酬沒有銅。衙門關大小,朋友走西東。混事原無望經商更不中 。盡瞧好買賣,老走死胡同。我實懷南國,誰能喝北風。命兒真狗屁,褲子打燈籠。死守將何待,胡撩又落空。人爭一口氣,炮怕兩頭攻。到此言未痛,從前走過紅。年頭改良了 ,大大不相同。

試帖例為五言十六韵,此多出若干韵者,為湊篇幅起見耳。好在不下場考舉,因不必講規矩也。

原載1928年9月10日世界晚報副刊《 夜光》

賦得瞧你的(得賦字)   京諺試帖
縮手開言道,而今向外瞧。誰人無好運,自個要跳高。隔岸將身卧,後山把準瞄。原來歸你得,反正比他刁。不說都明白,終疑是瞎撩。登台未必隱,上桌且休驕。眼孔雙圈直 ,胡鬚八字飄。果然架子大,可有樂兒招?資本光三角,章程列十條。幫忙親友認,擺酒故交漂。權利非為主,競爭是造謠。回頭如泄氣,結局必掏腰。動足深情在,留心重擔挑。知君充好漢 ,當不咏夭夭。

京諺"瞧你的"三字,頗有深意,戲取其詞咏之,然尚嫌未能傳神阿堵也。

原載1928年9月11日世界晚報副刊《 夜光》

游仙詩二十韵
一枕槐西夢,回頭便十年。多情難學佛,好事尚疑仙。偶得文章侶,猶留邂逅緣。停車香乍到,側帽目先傳。淺笑添朱暈,佯羞整翠鈿。幽花姿落落,瘦蝶態翩翩。初見渾無賴,不言更可憐 。驚鴻簾外去,歸鶴雪中眠。謝酒悲頑石,猜詩比素蓮。千行凝血字,百幅衍波箋。斷句煩青鳥,餘生擬紫烟。未登平等地,又近奈何天。自願相逢少,非關道路偏。風波失小約 ,愁病悟空禪。別况清明後,離魂夕照邊。從來意默默,最是恨綿綿。終似雲常變,翻宜月半圓。心原成井水,膽已作秋蟬。淚債君休散,書狂我欲顛。押衙何處去 ,投筆一凄然。

讀李義山集   二首
暑夜不寐,讀李義山集,戲效為之,渾不似也。

黃粱未熟夢難醒,尚倩名花作畫屏。三月且看隋柳碧,六朝惟有蔣山青。鸚哥學曲空傳舌,鬼蜮含沙不見形。為問陽關曾幾叠,江南無限短長亭。
時近黃梅雨更晴,每逢五月病愁生。試看哀雁能無淚,解賦離鸞便有情。大樹至今空倚日,名花自古號傾城。可憐薄醉醒來後,半欲天明半未明。

讀史雜感    三首
天下英雄屈指知,中原鼎足已無疑。奈何故作憂時淚,又學西川大耳兒。
(曹操)
到底書生晚蓋難,輕車碌碌上長安。回來誇示商山鶴,給與皇家厚俸看。
(商山四皓)
日暮雙姨出後宮,三郎兒女亦英雄。可憐誰解蒼生劫,正在輕顰淺笑中。
(唐明皇)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