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8)   本期第八頁

夏承燾  域外詞選  (二)    更多

野村篁園
 
野村篁園,名直温,字君玉,天保十四年(1843)殁,年六十九歲。著有篁園全集二十卷,名秋篷笛譜,共一百五十首。咏物之作 ,細膩不減史達祖,吳文英。
 
東風第一枝   梅花   用史邦卿韻
宿凍才消,晴漪漸皺,陽梢暗逗輕暖。玉人未展愁容,笑渦貯春猶淺。煙橋獨立,更襯着,龍綃柔軟。怕遠樓,畫角三聲,舞影學他飛燕。   雲淡漠,冷光照眼。風料峭,嫩芳撲面。一番報信吳溪,五分引游蜀苑。黃昏纖月,隔瘦竹,半彎如綫。似翠禽,喚夢林間,依約縞衣重見。
 
龍綃: 杜陽雜編:元載寵姬薛瑤英衣龍綃之衣,不盈一握。
畫角: 文獻通考樂考:畫角 ,古軍樂。以竹木或皮革製成,亦有用銅製者,外加彩繪,故曰畫角。
喚夢林間:龍城錄云:隋趙師雄遷羅浮,一日天寒日暮,憇於松林間酒肆旁舍 ,見一美人,淡妝素服。師雄與語,芳香襲人,因與之叩酒家門飲。少頃,有一綠衣僮來,笑歌觀舞。師雄醉寢,久之東方已白,起視,乃在大梅樹下。上有翠羽啁嘈。
 
一萼紅   紅梅
雪初消,漸南枝暖透,輕萼剪紅綃。宿酒熏肌,靈砂換骨,還厭姑射風標。怪誰買,胭脂百斛,冰玉千條。艷冶新妝,橫斜舊格,兩絕堪描。   一自西崗分種,任雙身鬥禳A半面含嬌。綉纈林深,珊瑚海闊,桃杏渾讓嬌嬈。為傳語,凭欄高髻,更留賞,須把鳳膏燒。惜紅痕易褪 ,雨夕烟朝。
 
姑射: 莊子逍遙游: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若冰雪,綽約若處子。
西崗二句: 作者自注:「《梅譜云:紅梅獨盛於姑蘇 。晏元獻(晏殊)始移梅西岡圃中。一日,貴游賂園吏得一枝分接,由是都下有二本。王淇以詩遺公曰:園吏無端偷折去 ,鳳城自是有雙身。』」《 摭遺》云:「 蜀州有紅梅數株,郡侯建閣扃鑰,游人莫得見。一日有兩婦人,高髻大袖,凭欄語笑。郡侯啟鑰忽不見。唯東壁有詩云:『南枝向暖北枝寒,一種春風有兩般 。凭仗高樓莫吹笛,大家留取倚闌干。』」
半面: 《南史梁元帝徐妃傳》:妃以帝眇一目 ,每知帝將至,必為半面妝以俟。宋祁《 落花》詩:將飛更作回風舞,已落猶為半面妝。
須把鳳膏燒:洞冥記:燃白鳳之膏 ,夜暴雨,火不滅。蘇軾海棠詩:只恐夜深花睡去 ,高燒銀燭照紅妝。

疏影   咏寒柳
長亭幾樹,記鶯梭織出,千尺金縷。灞岸霜沾,楚塞風乾,角聲吹斷離緒。畫橋陰薄斜陽冷,遮不得半行青紵。嘆謝娘老却眉痕,怎似當年嬌嫵。   悵望揚州城郭,暮愁總濕透,鴉背微雨。裊裊柔魂,一去難招,夢堿y光迅羽。有情還被無情惱,休重擬漢南詞句。獨愛他,雪岸鸕鷀,伴汝白描成譜。
 
青紵: 指酒帘。陸龜蒙詩:莫怪烟中重回首,酒家青紵一行書。
謝娘: 白居易詩:青蛾小謝娘。
揚州城郭: 王士禛詞:綠楊城郭是揚州。
漢南詞句: 庾信枯樹賦:昔日移柳,依依漢南。今看搖落 ,淒愴江潭。樹猶如此,人何以堪?
 
青玉案   暮春書感用賀方回韻
落花狼藉西溪路,不忍踏,殘紅去。永晝愔愔誰與度?半簾新綠,蝶淒鶯慘,總是撩人處。   九旬芳景看將暮,細寫離悰入詩句。一笑百年知幾許?閑愁難遣,清歡易徂,那更廉纖雨。
 
賀方回: 賀鑄字方回,衛州人。宋元祐中通判泗州,又倅太平州。退居吳下,築室於橫塘。自號慶湖遺老。有東山寓聲樂府三卷 。周紫芝竹坡詩話:賀方回嘗作青玉案詞 ,有「」梅子黃時雨之句,人皆服其工,士大夫謂之賀梅子。
 
山本鴛梁
 
山本鴛梁,又稱齋藤拜石,山本拜石,名世言,字永圖。兼通眾藝。所長在鐵筆與填詞,書法,填詞以張炎為宗,在明治詞壇上,雄鎮一方。明治四十五年(1912年)卒 ,年八十三。
 
柳梢青   春游
嫩日烘睛,麗人天氣,蝶送鶯迎。芳草芊綿,香羅鮮美,釵燕風輕。   行行笑語春生,帶殘醉,相扶入城。斜日醺花,暝烟戀柳 ,奈這餘情。

芳草芊綿: 草木曼衍叢生貌。

玉樹後庭花   春夜
露桃花底空凝望,夜庭幽曠。秋千紅索無凭仗,為風飄颺。   回文詩好低低唱,更添惆悵。彎環新月窺墙上,那人眉樣。

回文詩: 晉書竇滔妻蘇氏傳:竇滔妻蘇氏 ,始平人也,名蕙字若蘭。善屬文。滔,苻堅時為秦州刺史,被徙流沙。蘇氏思之,織錦為回文旋圖詩 以贈滔。宛轉循環以讀之,詞甚淒惋,凡八百四十字。其縱橫往復,皆成章句,可得詩四千二百餘首。後世作詩詞,順讀倒讀,皆可成章,即謂之回文(迴文)。

清平樂   春怨
一春紅事,過了三分之二。笑語尊前相共醉,只仗夜來夢寐。   深庭得意苔痕,無情又長愁根。不奈這般時候,落花微雨黄昏。

柳梢青   夕陽
黃葉村幽,上方鐘動,人倚高樓。袖影寒生,笛聲幽咽,正是深秋。   長天水色悠悠。目送盡,飛鴻去舟。今古興亡,江山平遠,無限詩愁。

上方: 此喻佛寺。佛寺多在山上,而以塵世為下界。

虞美人   夏日水亭
荷花開似凌波步。羅襪香來處。玉纖催去碧紗窗,只見釵頭鸚鵡顫雙雙。   紅絲端硯團圓小。拭了還吹了。洛神初拓好裝潢。皓腕撥鐙重寫十三行。

凌波步: 曹植洛神賦:凌波微步,羅襪生塵。
紅絲端硯:硯史:唐彥猷作紅絲辟雍硯 。晁冲之詩:牙床磨試紅絲硯。
撥鐙:書法名詞。書苑菁華引唐韞林云:以筆管著中指,名指尖,令圓活易轉動 ,筆皆直,則虎口間空圓如馬鐙。足踏馬鐙,淺則易轉動,手執筆管,亦欲其淺則易轉動矣。
十三行:晉王獻之書洛神賦》真迹。南宋時,高宗得九行,賈似道得四行 ,共十三行。鋟以玉版,世稱「玉版十三行」。


陶俊新  詞在日本的傳播  ()   更多

第一醍醐天皇時的詞人兼明親王

兼明親王

憶龜山   效江南曲
憶龜山,龜山久往還。南溪夜雨花開後,西嶺秋風葉落間。豈不憶龜山。
憶龜山,龜山日月閑。冲山清景棧關遠,要路紅塵毁譽斑。豈不憶龜山。

第一醍醐天皇時期,相當於我國唐(末)昭宗(888~904在位)朝。醍醐天皇之子兼明親王曾任中務卿,稱前中書王。是平安朝的第一位漢文學家,隱居嵯峨龜山,後又被幽閉在台嶺 ,愛好詩詞,有仿效白居易《 憶江南》之作傳世。

按:從兼明親王《憶龜山》看,繼張志和《 漁歌子》傳入日本後,中唐文人詞不斷傳入日本。日本早期詞作多從模仿唐人之作入手。無論句式,字數,章法和用韻方面,均在刻意仿效唐人。至於詞的聲律要求,還待後來的填詞人領悟 ,學習與提高。

明遺民東渡與日本詞學

倚聲填詞傳入東土,日本詞壇起步甚早。但正當日本詞壇起步之時,中日兩國之間的政治,經濟與文化的交流却因五代十國大分裂而幾乎中斷。這種交流雖在宋代有所恢復 ,但中國詞學發展到北宋中期出現了新的局面,小令演化為長調慢詞,曲調繁多,格律要求日益嚴格。而詞體對日本來說,尚屬外來影響下產生的新生事物,遇到這種新局面,其創作必感艱難 ,發展必然緩慢。故五代兩宋時期,亦即日本的平安,鐮倉時期,不見有名的日本詞人與佳作。

公元十七世紀,正值中國明清之際,許多中國明代的遺民東渡避難,致使中日文化交流出現新的局面。日本水户藩主德川光國崇尚漢學,通經史,敬重明遺民,學者朱之瑜(舜水),尊為賓師 ,使水户成為中日文化交流中心。又有著名的音樂家杭州僧心越(1639~1695)於清康熙十五年(1676)東渡,居水户岱宗山天德寺。博學且多才藝的心越受到德川光國的敬重 ,在日本為唐宋詞譜曲,有《東皋琴譜》行世,對日本詞學的重興起了推動作用。

明崇禎年間(1628~1644)巨鹿音樂家魏之琰抱樂器避亂日本長崎。傳至第四代孫魏皓,造詣很深,光大家學,有日本弟子百餘人,著《魏氏樂譜》,其中亦有唐宋詞曲譜。

明代的詞作雖然比較荒涼,但明代却是中國詞學研究大為發展的朝代,明朝末年,詞學書籍隨避難者流到日本。這些詞學與音律倚聲學者來到日本,對日本的填詞影響極大 ,為日後日本詞學之復興奠定了基礎。

德川光國

德川光國,是日本德川幕府第一代將軍德川家康之孫,水户藩主德川氏之子,襲封為第二代藩主,後禪位於其侄。對東渡有學問,有才藝的明遺民非常尊重,有《菩薩蠻賀明心越禪師住常陸岱宗山》詞一首 ,可能曾從心越學詞,其《常山集》中有詞三十一闋。

菩薩蠻   賀明心越禪師住常陸岱宗山
當時久泣荊人璞。如今喜遇成王琢。拯溺百川東。靡然草上風。   岱宗青未了,雲破朦而瞭。這箇萬年藤。永挑無盡燈。

一剪梅
者樂亭邊紼繫舟。身在輕舟。心若虛舟。海雲風靜思悠悠。天亦悠悠。水亦悠悠。   醉了眼醒醒還拭。恣放遙眸。近入詩眸。微吟緩步却登樓。月轉南樓。日沒西樓。

長相思
日遲遲。柳離離。風擲管梭繰翠絲。春光野趣奇。   催詩思。摘吟髭。月射稜稜瘦鶴姿。上窗寫伯夷。

按:從德川光國的詞,可看出我國明清時期的日人詞作,比起日本早期詞來,在符合詞的聲律方面有很大進步。

文政年代的詞人

文政年代與清朝的嘉慶朝(1796~1820)相近,正值清代詞學中興之際,詞體日尊,不復重被管弦。日本擅長漢詩的作者也在倚詞譜填小令詞時,開始填寫長調,出現了新的局面。

田能村竹田

田能村竹田(1777~1835),又名孝憲,字君彝,別號紅荳詞人。南畫名家,酷愛詞學。著《填詞圖譜》六卷。其所著《 秋聲館》集等有詞六十九首之多。

長相思   春思
夢易醒。酒易醒。楊柳梢頭月正明。鴉兒半夜鳴。   掩雲屏。護春燈。瘦影看時妾自驚。郎看哪不驚?

按:擔心郎驚,春思自見。

念奴嬌   卧病
小軒幽敞,只蘆帘紙帳,終年卧病。近日吟朋書不到,擁鼻空敲茶鼎。蝶影風邊,蟬聲露際,滿地秋火冷。衰梧殘柳,葉零門外無徑。   追記浪迹多年,多愁多苦,終逼桑榆景。午後才餘床上夢,飛入江湖千頃。楓浦浮家,蘆汀泛舟,自整簑衣影。覺來偏怪,腰間猶帶笭箵。

笭箵:裝魚竹籠,也總稱漁具為笭箵。
桑榆景迫,江湖夢殘,正是愁時候。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