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6)   本期第三頁

唐代古體詩選讀

李白  

白頭吟  
錦水東北流,波蕩雙鴛鴦。雄巢漢宮樹,雌弄秦草芳。寧同萬死碎綺翼,不忍雲間兩分張。此時阿嬌正嫉妒,獨坐長門愁日暮。但願君恩顧妾深,豈惜黃金買詞賦。相如作賦得黃金,丈夫好新多異心。一朝將聘茂陵女,文君因贈白頭吟。東流不作西歸水,落花辭條羞故林。菟絲固無情,隨風任傾倒。誰使女蘿枝,而來強縈抱。兩草猶一心,人心不如草。莫卷龍鬚席,從他生網絲。且留琥珀枕,或有夢來時。覆水再收豈滿杯,棄妾已去難重回。古來得意不相負,祗今惟見青陵臺。

妾薄命
漢帝寵阿嬌,貯之黃金屋。咳唾落九天,隨風生珠玉。寵極愛還歇,妒深情卻疏。長門一步地,不肯暫迴車。雨落不上天,水覆難再收。君情與妾意,各自東西流。昔日芙蓉花,今成斷根草。以色事他人,能得幾時好。

江夏行
憶昔嬌小姿,春心亦自持。為言嫁夫婿,得免長相思。誰知嫁商賈,令人卻愁苦。自從為夫妻,何曾在鄉土。去年下揚州,相送黃鶴樓。眼看帆去遠,心逐江水流。只言期一載,誰謂歷三秋。使妾腸欲斷,恨君情悠悠。東家西舍同時發,北去南來不逾月。未知行李遊何方,作箇音書能斷絕。適來往南浦,欲問西江船。正見當壚女,紅妝二八年。一種為人妻,獨自多悲淒。對鏡便垂淚,逢人只欲啼。不如輕薄兒,旦暮長相隨。悔作商人婦,青春長別離。如今正好同懽樂,君去容華誰得知。

長干行
妾髮初覆額,折花門前劇。郎騎竹馬來,遶床弄青梅。同居長干里,兩小無嫌猜。十四為君婦,羞顏未嘗開。低頭向暗壁,千喚不一回。十五始展眉,願同塵與灰。常存抱柱信,豈上望夫臺。十六君遠行,瞿塘灩澦堆。五月不可觸,猿聲天上哀。門前遲行跡,一一生綠苔。苔深不能掃,落葉秋風早。八月胡蝶黃,雙飛西園草。感此傷妾心,坐愁紅顏老。早晚下三巴,預將書報家。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

憶妾深閨裡,煙塵不曾識。嫁與長 干人,沙頭候風色。五月南風興,思君下巴陵。八月西風起,想君發揚子。去來悲如何,見少別離多。湘潭幾日到,妾夢越風波。昨夜狂風度,吹折江頭樹。淼淼暗無邊,行人在何處。北客真王公,朱衣滿江中。日暮來投宿,數朝不肯東。好乘浮雲驄,佳期蘭渚東。鴛鴦綠蒲上,翡翠錦屏中。自憐十五餘,顏色桃花紅。那作商人婦,愁水復愁風。

遠別離
遠別離,古有皇英之二女,乃在洞庭之南,瀟湘之浦。海水直下萬里深,誰人不言此離苦。日慘慘兮雲冥冥,猩猩啼煙兮鬼嘯雨。我縱言之將何補。皇穹竊恐不照余之忠誠, 雷憑憑兮欲吼怒。堯舜當之亦禪禹。君失臣兮龍為魚,權歸臣兮鼠變虎。或云堯幽囚,舜野死。九疑聯綿皆相似,重瞳孤墳竟何是。帝子泣兮綠雲間,隨風波兮去無還。慟哭兮遠望,見蒼梧之深山。蒼梧山崩湘水絕,竹上之淚乃可滅。  
  

將進酒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君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側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願醒。 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消萬古愁。
 

高適  

燕歌行
漢家煙塵在東北, 漢將辭家破殘賊。 男兒本自重橫行, 天子非常賜顏色。 摐金伐鼓下榆關, 旌旆逶迤碣石間。 校尉羽書飛瀚海, 單于獵火照狼山。 山川蕭條極邊土, 胡騎憑陵雜風雨。 戰士軍前半死生, 美人帳下猶歌舞。 大漠窮秋塞草腓, 孤城落日鬥兵稀。 身當恩遇睇智纂A 力盡關山未解圍。 鐵衣遠戍辛勤久, 玉筯應啼別離後。 少婦城南欲斷腸, 征人薊北空回首。 邊庭飄颻那可度, 絕域蒼茫更何有? 殺氣三時作陣雲, 寒聲一夜傳刁斗。 相看白刃雪紛紛, 死節從來豈顧勳? 君不見沙場爭戰苦? 至今猶憶李將軍。


岑參   

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北風捲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散入珠簾濕羅幕,狐裘不煖錦衾薄。將軍角弓不得控,都護鐵衣冷猶著。瀚海闌干百丈冰,愁雲黲淡萬里凝。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輪臺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山迴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喻守真《唐詩三百首詳析》選讀    唐人絕句評        周振甫談唐詩三百首

《唐詩三百首》流行的版本,目下有三種。就注釋說,上海古籍出版社本金性堯同志的《唐詩三百首新注》,吸收了前代和當代的研究成果,除注釋外,兼及風格,最為詳備,後來居上。陳婉俊補注的《唐詩三百首》,保存了孫洙的批語,對理解這些詩有啓發。補注引用典故的原文,比較詳實,也有特色,中華本喻守真的《唐詩三百首詳析》,對每首詩都注明平仄,便於按平音步仄音步來念,可以收到"不會吟詩也會吟"的效果,每首詩後還附有注釋和作意,可供參考。

元結   賊退示官吏並序   五古
癸卯歲,西原賊入道州,焚稿殺掠,幾盡而去。明年,賊又攻永破邵,不犯此州邊鄙而退。豈力能制敵?蓋蒙其傷憐而已。諸使何為忍苦徾斂!故作詩一篇以示官吏。

昔年逢太平,山林二十年。泉源在庭户,洞壑當門前。井稅有常期。日晏猶得眠。忽然遭世變,數歲親戎旃。今來典斯郡,山夷又紛然。城小賊不屠,人貧傷可憐。是以陷鄰境 ,此州獨得全。使臣將王命,豈不如賊焉?今彼徾斂者,迫之如火煎。誰能絕人命,以作時世賢?思欲委符節,引竿自刺船。將家就魚麥,歸老江湖邊。

平聲先韻
作意:
這是一首敍事詩,是敍自己從出山到做刺史,遇到蠻賊劫亂的情形。在事平以後,又遇到政府的橫征暴斂,自己不肯做害百姓的好官 ,寧可棄了官職,告老回家。
作法:
「昔年 ― 得眠」 為第一段,是追敍從前在山林的樂趣,其中以「井稅有常期」句為後文的伏線 。「 忽然 得全」 為第二段,是敍出來做官的時候偏逢喪亂,並說明道州獨能得全的原因。「使臣 世賢」 為第三段,是敍喪亂之後,不應該再加重民眾的負擔,以「徾斂」照應上文「井稅」,「絕人命」照應上文「人貧傷可憐「 思 湖邊」 為第四段,是敍在這樣矛盾的環境下,自己寧可棄官歸隱,不肯做對不住民眾的事,是作者對官吏們坦白表示自己的心跡。全詩前半是敍事,後半是抒情 ,敍事明白,抒情直率。

元結   字次山,河南人,舉進士。代宗時,拜道州刺史。有次山集
井稅有常期:田賦納稅有一定的制度和時間。

柳宗元   晨詣超師院讀禪經   五古
汲井潄寒齒,清心拂塵服。閒持貝葉書,步出東齋讀。真源了無取,妄跡世所逐。遺言冀可冥,繕性何由熟?道人庭宇靜,蒼色連深竹。日出霧露餘,青松如膏沐。淡然離言說 ,悟悅心自足。

入聲屋沃韻
作意:
這是一首抒寫感情的抒情詩,是敍述他對於禪經的懷疑,他方面卻寫佛院中的清淨可愛。在那時佛教盛行的時代,作者卻抱着這種態度 ,也可見他光明的立場。
作法:前四句是總說,是寫用十二分的誠心去讀禪經。中四句是止寫讀禪經,寫出他對禪經懷疑之點,是承上文的說法。末六句是轉入一層的說法,意思是對禪經不能熟讀 ,但是看到僧院中景物的清淨幽閒,卻使他心滿意。其中以
庭宇東齋日出扣住題目字 。以離言說推倒上文貝葉書」「妄跡」「遺言,暗寫作意。

柳宗元   字子厚,河東人。德宗貞元初,舉博學宏詞科,因善王叔文,升禮部員外郎。及叔文事敗,宗元貶官為永州刺史,後徙為柳州刺史,有《柳柳州集》。
貝葉書: 西域從前沒有紙,常用貝多樹的葉寫經文,所以佛經也稱貝葉經。

柳宗元   溪居   五古
久為簪組束,幸此南夷謫。閒依農圃鄰,偶似山林客。曉耕翻露草,夜傍響谿石。來往不逢人,長歌楚天碧。

入聲陌韻
作意: 這首詩是子厚貶官永州,自幸得居住在這閒適的佳境,獨往獨來,無拘無束的情形。
作法: 此首分為二段,前四句為一段,首二句是述所以到這堛滬鴞],三四句是說自己的行徑。後四句為第二段,是敍早夜的行動。其中以
耕草農圃傍石山林楚天南夷。全詩都是從一幸字出發 ,結句尤為警闢。

簪組束: 簪,用來插戴帽子;祖,絲帶,用來繫縛印信,全句意是為官職所束縛。
幸此南夷謫: 指自己被貶官到永州。
傍: 別本作榜,作放船解。

王昌齡   塞上曲   樂府
蟬鳴桑樹間,八月蕭關道。出塞復入塞,處處黃蘆草。從來幽并客,皆向沙塲老。莫作游俠兒,矜誇紫騮好。

上聲皓韻
作意: 這種樂府歌曲,大半是非戰的,本篇主意亦在警戒一般游俠兒,不要矜誇武力,請看從來征戍幽并的人,有幾個生還呢?
作法: 前四句是敍塞上蕭條的情景。後四句是敍征戍塞上的人,不可恃强。

樂府: 皆郭茂倩樂府詩集所收者。
塞上曲:
晉書・樂志:出塞入塞曲 ,李延年造。

王昌齡   塞下曲   樂府
飲馬渡秋水,水寒風似刀。平沙日未沒,黯黯見臨洮。昔日長城戰,咸言意氣高。黄塵足今古,白骨亂蓬蒿。

平聲豪韻
作意: 這詩主旨和前塞上曲相同,也有非戰之意。
作法: 前四句敍塞外晚秋時節,平沙日落的荒涼景象。後四句是說古今許多戰役,死於沙場的無人收殮,只見白骨雜在蓬嵩之中,寫得何等觸目驚心。

 
送別與悼亡詩詞選讀

流傳下來的古典詩詞中,關於愛情的詩篇佔有很大的比重,而其中描寫離別與悼亡的作品又最令讀者有較深刻的感受。前人的悼亡作品中 ,我們熟悉的又膾炙灸的有晉-潘岳的悼亡詩,唐-元稹的遣悲懷,宋-蘇軾的江城子,清-納蘭性德的《沁園春》 。其它作家在這方面的詩詞是讀者少有留意的。這堣雯虼鉹中@些也頗值得賞析的作品。

唐   葛鴉兒

懷良人
蓬鬢荊釵世所稀,布裙猶是嫁時衣。胡麻好種無人種,正是歸時底不歸。

從作品內容看,葛鴉兒是一位貧家婦。詩收入韋莊編的又玄集和韋轂編的才調集》 ,可見是晚唐作品。這詩語言質樸,却情意深切,也間接反映唐末藩鎮割據,戰亂頻繁。胡麻(芝麻)剛好是下種的時候,而丈夫却外出未歸 ,無人耕種。

唐   陳玉蘭

寄外征衣
夫戍邊關妾在吳,西風吹妾妾憶夫。一行書信千行淚,寒到君邊衣到無。

陳玉蘭,晚唐詩人王駕的妻子。王駕,唐昭宗大順元年(890)進士,官至禮部員外郎,全唐詩存詩六首 。此詩一作王駕詩,題為古意。一行書信千行淚寫對丈夫的深切掛念 ,寒到君邊衣到無寫對丈夫的細心關懐。

元   薩都剌

九月七日舟次寶應縣雨中與弟別
解纜不忍發,船頭雨濕衣。汝兄猶是客,吾弟獨先歸。行役關河遠,虛名骨肉稀。如何淮上雁,不作一行飛。

虛名骨肉稀: 指為了虛名而使親人相聚的機會極少。  
如何淮上雁,不作一行飛: 兩句以雁飛為喻,意指自己與弟弟為什麽不能像空中的大雁一同飛行呢?

薩都剌,(1308 - ?)字天錫,蒙古族人。登泰定四年(1327)進士。有才識抱負,但不為統治者重用,一生所任官職不高,故常有慷慨不平之氣。有雁門集三卷,集外詩一卷,天錫詞傳世。

薩都剌

百字令   望石頭城
石頭城上,望天低吳楚,眼空無物。指點六朝形勝地,惟有青山如碧。蔽日旌旗,連雲檣艣,白骨紛如雪。一江南北,銷磨多少豪傑。   寂寞避暑離宮,東風輦路,芳草年年發。落日無人松徑堙A鬼火高低明滅。歌舞尊前,繁華鏡堙C暗換青青髮。傷心千古,秦淮一片明月。
(六朝指吳,東晉,宋,齊,梁,陳,先後都建都今南京)

滿江紅   金陵懷古

六代豪華,春去也,更無消息。空悵望,山川形勝,已非疇昔。王謝堂前雙燕子,烏衣巷口曾相識。聽夜深寂寞打空城,春潮急。     思往事,愁如織。懷故國,空陳迹。但荒煙衰草,亂鴉斜日。玉樹歌殘秋露冷,胭脂井壞寒螿泣。到如今,只有蔣山青,秦淮碧。

他亦長於抒情的作品,下面這首詞大概是作者貶官江南後,把當日在翰林院賓僚宴集情景,與貶官江南後獨倚闌干的寂寞心情,與及兩處的春夜景色作了對比,含蓄地表示了作者的感觸。

小闌干
去年人去鳳凰池,銀燭夜彈絲。沉水香消,梨雲夢暖,深院繡簾垂。   今年冷落江南夜,心事有誰知。楊柳風柔,海棠月澹,獨自倚闌時。


紅樓夢詩詞評注     (四)   更多

曹雪芹友人詩作唱酬    曹雪芹新婦悼亡詩之發現   曹雪芹的故事   有關曹雪芹十種/考稗小記書影   懋齋詩鈔   四松堂集外詩鈔   鷦鷯庵雜詩   富察明義題紅樓夢二十首   

春柳堂詩稿關於曹雪芹詩    明義題紅樓夢真偽之爭     張宜泉春柳堂詩稿真偽之爭  春柳堂詩稿     裕瑞棗窗閒筆真偽之爭  棗窗閒筆   明義題紅樓夢真偽之爭

綠窗瑣煙集  七絕  七律  詞      高蘭墅集   曹雪芹京西窮居著書圖    黃葉村著書圖      ■周汝昌與紅樓夢     ■更多

第一回

好了歌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嬌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痴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

這首好了歌,是跛足道人給封建社會唱的一首挽歌 。它揭示了地主階級的全部生活理想  —  功名,金銀,姣妻,兒孫的徹底破滅,預告了整個封建社會未日的即將來臨。

好了歌解
陋室空堂,當年笏滿床。衰草枯楊,曾為歌舞場。蛛絲兒結滿雕梁。綠紗今又在蓬窗上。說什麽脂正濃,粉正香。如何兩鬢又成霜?昨日黃土隴頭埋白骨,今宵紅綃帳底卧鴛鴦。金滿箱,銀滿箱,轉眼乞丐人皆謗。正嘆他人命不長,那知自己歸來喪。訓有方,保不定日後作强梁。擇膏梁,誰承望流落在煙花巷。因嫌紗帽小,致使鎖枷扛。昨憐破襖寒,今嫌紫蟒長。亂烘烘你才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甚荒唐,到頭來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

這首好了歌,是對好了歌》所表達的思想進作一步具體 ,生動的闡發。它形象地刻畫出封建統治崩潰前夕的種種衰敗景象。滿床的朝笏玉板不見了,只剩下空蕩零落的廳堂;歌舞場長滿了衰草枯楊;畫棟雕梁結滿了蜘珠網;公子變成了乞丐;小姐流落為娼妓;達官貴人扛上了枷鎖 ,酸儒新貴反倒穿了紫蟒。這個下台那個又登場,真是可笑而又荒唐。這就是所謂(斷絕俗緣)便是(得到解脫)。從這塈畯怚i以看到 ,地主階級的好景已到末日,統治者之間一切爭權奪利,勾心鬥角,正面臨着經濟上的崩潰,政治上的沒落,道德上的敗壞,一代不如一代 ,後繼無人的嚴峻現實。作者用「到頭來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嘲諷這一階級在垂死前權勢利慾爭奪的可笑。

第二十七回

林黛玉   葬花詞
花謝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游絲軟繫飄春榭,落絮輕粘撲繡簾。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著處。手把花鋤出繡簾,忍踏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莢自芳菲,哪管桃飄與李飛。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初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已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愁煞葬花人。獨把花鋤偷灑淚,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儂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 昨宵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
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願儂此日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抔淨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不教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
儂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儂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葬花詞 是黛玉含着血淚吟成的一首抒情詩,明為咏物,實則寫人,如泣如訴,飲恨吞聲。這裡有對自己身世的訴說。也有對封建吃人社會的抗議 ,有對自由和幸福的響往,也有對遭遇和命運的哀哀嘆,有不屈不撓的抗爭,也有無可奈何的悲鳴。它對於我們理解這位女主角的思想,感情,性格 ,有重要的啟示。

開頭四句用花謝花飛紅消香斷游絲落絮,描寫出一幅殘春景象 。林黛玉觸景生情,很自然地想到了自己的身世和遭遇,遠離家鄉,寄人籬下,正如游絲,落絮一般。接着寫她愁緒無着落 ,荷鋤出繡簾,不忍踏踩落花的心情。柳絲榆莢自芳菲 ,哪管桃飄與李飛 ,筆鋒一轉,指向周圍一班追名逐利之徒,他們只管自己享受榮華富貴,那會顧及別人?更有甚者,象噙百花以築己巢的燕子,對弱者進行打擊,迫害,摧殘 ,以維護自己的尊榮。一年三百六十日 風刀霜劍嚴相逼,這就是她面對着的嚴峻現實 ,但她在淫威面前毫不妥協,决不屈服。質本潔來還潔去 ,不教污淖陷渠溝,充分表現了她不與世俗同流合污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高尚品格。她渴望擺脫污濁的現實,掙脫封建枷鎖,衝破禮教束縛,願儂此日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這是從她心底發出的響往自由,追求幸福的呼聲。但天盡頭, 何處有香丘?,看不到前途,找不到出路,主宰不了自己的命運,便不時流露出深沉的哀嘆。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儂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儂知是誰?人去梁空巢已傾,花落人亡兩不知。這種萬分悲涼的情緒反映在詩中,使整個葬花詞》 的調子顯得低沉傷感,淒切哀惋。這種濃厚的感傷主義色彩,正是林黛玉特定的人生經歷和思想性格的產物。《葬花詞》 文辭優美,音韻鏗鏘,為後人所傳誦。

清  孫永忠   

一位頗有才華的宗室詩人孫永忠,在曹雪芹去世後五年,讀到了一位友人墨香(名額爾赫宜,時任三等侍衛)送來一部紅樓夢,那墨香雖比敦誠小九歲 ,論輩却是敦誠的叔父,是一位真正的落魄王孫公子。這紅樓夢》不讀猶可 ,一讀竟不能放下,孫永忠又聯想到自家與曹雪芹所寫的幾乎一樣的盛衰際遇以及個人與曹雪芹何其相似的人生感觸。他遺憾未能在曹雪芹生前與之一見並結為朋友,只好題寫三首絕句以表其內心的仰慕和憑弔之情:

傳神文筆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淚流。可恨同時不相識,幾回掩卷哭曹侯。
顰顰寶玉兩情痴,兒女閨房語笑私。三寸柔毫能寫盡,欲呼才鬼一中之。
都來眼底與心頭,辛苦才人用意搜。混沌一時七竅鑿,爭教天不賦窮愁。

墨香名額爾赫宜是瑚的三弟敦氏兄弟的叔父本年十九歲乾隆三十三年永忠有因墨香得觀紅樓夢小說弔雪芹詩三首可知墨香是紅樓夢一個愛讀者    吳恩裕《曹雪芹的故事》

 

      



觀看大圖

永忠因墨香得觀紅樓夢小說弔雪芹三首中第二首云:顰顰寶玉兩情痴,兒女閨房語笑私。三寸柔毫能寫盡,欲呼才鬼一中之。」其末句俞平伯先生謂余或當作「欲呼才鬼一申之」。近見孔另境先生編之《中國小說史料》206至208頁引余舊文永忠弔曹雪芹三首詩時,此句竟被改為「欲呼才鬼一申之」,實誤。按永忠詩中數見「一中之」之處,宋蘇東坡詩亦有:「公獨未知其趣耳,臣今時復一中之。」(見《太守徐君猷通守孟亭之皆不飲酒以詩戲之云》一詩)。係謂中酒,亦即酒喝醉了之意。中酒出自曹魏時徐邈,三國志・徐邈傳:邈醉後人問事,邈答云:『中聖人。』蓋當時稱酒清者為聖人,濁者為賢人。邈答中聖人蓋飲清酒而醉也。然則,欲呼才鬼一中之,亦即想把那才氣極高的曹雪芹叫才來和他一醉之意。
  

吳恩裕考裨小記
・ 曹雪芹紅樓夢瑣記》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