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50)   本期第十六頁

林庚白(六)   更多

林庚白,(1896-1941),原名學衡。福建省閩侯縣人。1910年,加入中國同盟會。1916年南下廣州追隨孫中山開展護法運動 ,後兼任孫中山大元帥府秘書。1928年後在國民政府任職,1936年被任命為國民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員。1941年,林庚白携妻由重慶來到香港 ,擬創辦日報宣傳抗日,抵達香港僅八天,日軍佔領香港,1941年12月19日在九龍遭日軍射殺,享年45歲。夫人林北麗中彈重傷,1943年回到中國內地 ,1947年與高澹如結婚,2006年在上海去世。林庚白十八歲與許金心結婚,後來離婚,林庚白撫養五,六個孩子。1937年與林北麗在南京結婚 。
林庚白一度閉門讀書,研究詩詞,投身詩壇,曾被譽為中國一代詩人,他笑稱十年前論今人詩 ,鄭孝胥第一,我第二。倘現在以古今人來比論,那我第一,杜甫第二, 鄭孝胥還談不上。林庚白還潛心研究命理 ,尤愛占卜,曾預言袁世凱稱帝後燾命將終。著有人鑒一書內有預言章士釗入閣,孫傳芳入浙,林白水橫死,廖仲愷死於非命,皆應驗。曹聚仁說南社詩文 是具有龔自珍氣氛的詩文,林庚白即活着的龔自珍。柳亞子評價他的詩稱:庚白的詩,理想瑰奇而魅力雄厚,雖余亦愧謝弗如。當代抱殘守缺者,又足當其劍頭一啖耶?詩文著作有庚白詩存庚白詩詞集孑樓隨筆孑樓詩詞話,為南社健將





林庚白與夫人林北麗

 

 

 

 

 

 

 

 

 

 

 

 

 

 

 

 

 

 

 

 

丁丑感事詩四首
代往長留楚漢紛,鴻溝此日亦中分。止戈欲限幽并界,班馬能全冀察軍。東去江流終未厭,群飛海水直如焚。危邦橫議銷沉盡,伏闕陳東更不聞。
行李張皇道左看,九家十室盡凋殘。僨興坐恐民先敝,牽率行憂國苟安。不瞑鍾山靈爽在,無愁辱井淚痕乾。延韓那是苞桑汁,玉碎山河古所難。
沉舟破釜竟如何,直北關山一夢過。黨敝猶思盟白水,寇深始欲保黃河。相驚腐鼠支離國,爭出游魚泛濫波。欲起東南雄秀氣,長江飲馬倚鐃歌。
枋頭曾未敗桓温,淝水猶能用謝元。古有偏安堪一戰,世成據亂嘆同昏。霸圖但覬漁人利,公論爭誇武士尊。凭仗干戈謀玉帛,凡亡可信楚長存。

立秋日感懷
撲朔迷離略可猜,艱危始見出群材。寒蟬各有悲秋感,駑馬同深戀棧哀。猶冀瓦全支大厦,深疑物換轉春台。懷柔安內非無策,信美山川是禍胎。

以上《吞日

題海藏樓詩
一官結束前朝史,遺老矜誇不世才。人事亦隨桑海換,苦餘忠愛炫詩材。
出唐入宋極研鑽,雄闊清幽取徑寬。希臘文章羅馬字,等成骨董後人看。

十月二日,南京。

入冬即目
新冬一雁挾霜過,日面層樓背小河。少女心情春漲似,貧家院落北風多。千哀剩遣沉吟慰,萬劫難回醉眼酡。破曉飛機數來往,軍書京洛近如何?

十月八日,南京。

江岸晚眺
秋寒卻共燕南來,明滅江流返照哀。失笑揚雄陶谷輩,倉皇苦戀劫餘灰。

十月十日,南京。

再寄亞子
饑驅隨地有淹留,便就功名亦可羞。忍恥會須身自滌,論交誰復意相投?故人淞水殷勤憶,殘照鍾山黯澹愁。我尚中年君未老,不應突起讓蒼頭。

十月十八日,南京。

冬晚漫興
潑墨風檐過萬鴉,殘妝暝入一庭花。哦詩信有回黃漸,讀報憐教曳白斜。口眾防川終底用?樽空爭座枉相嘩。紫金城郭紛鐃吹,又及珠江急暮笳。

十一月卅日,南京。

客有詢鴉片戰爭事者賦答
倉皇决戰付三權,一戰中邦禍竟延。戕我胡人非舉國,挾渠販竪奈當年。東家逐末猶顰笑,鄰族爭雄各海天。何用心傷鴉片史,島夷路盡只桑田。

十二月三日,南京。

暖後風雨轉雪
江城一夕縱奇觀,天與詩人好句安。暖極作風風作雨,雨餘催雪雪催寒。暫添炭火堪圍坐,只欠梅花共倚闌。此味終私吾所愧,情懷得似赤貧難。

十二月三日,南京。

雪後
已斷鴉啼樹,猶驚雀啄苔。寒應思物力,雪與助詩材。行卷頻年黯,征衣幾輩哀?竹邊盆菊潤,畫意又相催。

十二月三日,南京。

雨中對菊
數花雨腳帶新涼,吹出風絲別是香。澹綠一盆蟹爪菊,明年約汝共重陽。
冬深最有菊能芳,雪後風前燦晚妝。扶醉更來聽細雨,三分幽艷七分狂。

十二月十一日,南京。

以上《詩存》

庚白的死(林北麗)     麗白樓自選詩序(林北麗)     風風雨雨五十年(林北麗)     林庚白年表     


鄭孝胥   海藏樓詩  (六)    更多

鄭孝胥(1860 - 1938),號海藏。 1911年辛亥革命後以遺老自居,後致力參與溥儀復辟,1931年勸說溥儀前往滿州,與日本達成建立滿州國協議,又出任滿州國總理兼陸軍大臣,為後人詬責。 鄭孝胥寓居上海時,築有海藏樓,獨自居住,不携家眷。據林紓言,此樓乃取蘇軾惟有王城最堪隱 ,萬人如海一身藏。」詩意命名,故日後所編詩集,取名《海藏樓詩

 

 

 

 

 

 

 

 

 

 

 

 

 

 

 

 

 

 

 

 

 

 

 

 

 

 

 

 

 

 

 

 

 

 

 

 

 

 

 

 

 

 

 

 

 

 

 

 

 

 

 

花市
秋後閒行不厭頻,愛過花市逐閒人。買來小樹連盆活,縮得孤峯入座新。坐想須彌藏芥子,何如滄海著吟身。把茅蓋頂他年辦,真與松篁作主賓。

何如,(鄭孝胥日記以下簡稱為日記)日記作頓憐 。   把茅句,《日記作》 「江湖歸計何年辦。   主賓,日記主人

八月二十六日芝口張飲
豪舉京華在眼前,誰知海外有今年。客中總覺朋尊樂,酒後差憐粉黛妍。燈影自繁無月夜,桂香微動欲霜天。歡場那落中原後,聽罷清歌莫惘然。

九日愛宕山登高同秋樵袖海
秋懷閉戶兀嵯峨,都付登臨底過。蠻菊那知佳節重,霜林也傍醉顏酡。樓西地盡鄰斜日,海上帆收展久波。愛宕山頭三客望,鄉愁誰似舍人多?

蠻菊那知佳節重: 自注:日本舊用中曆,明治以來改用西曆矣

影贈形
用意君良苦,崎嶇欲勝天。拙遲期得巧,後發待爭先。世運行一變,人謀無萬全。就陰應可息,吾已倦周旋。

神釋
萬化有消長,而非減與贈。短長初止此,得失亦何曾。知退寧渠黠,好謀詎爾能。唯當量心力,興到徑須乘。

麴町
簷牙初日下霜風,坐看窗前半樹紅。稍喜書聲侵夢寐,乍憐秋氣入房櫳。曉寒峭後衣頻著,淺語拈來句未工。誰念詩人漸消瘦,麴町館堸e歸鴻。

侵夢寐,日記連夢寐。   麴町句下日記》 有注云:「公署地名麴町區,余所居鄰學堂,初苦其囂,今頗安之

江之島夜宿巖本樓
潮頭未沒一痕沙,來處回看隔浪花。氣暖洞天巢蝙蝠,山貧夷户賣龍蝦。燈前歸夢愁難熟,浦口遙峯認欲差。却笑含情呂居士 ,偏將情感證無邪。

秋樵有異夢,寤而自懺焉。

偏將句: 句下注日記秋樵夢所識某姬有急來投 ,以袂覆面。夢中揭視,粲然微笑。已而悔之。

王子飛鳥山看紅葉飲扇屋
有山曰飛鳥,似我射烏不?高樹紅猶淺,回谿響更流。烹魚憐女手,把酒愛樓頭。莫厭三年住,堪成一笑留。

似我射烏不: 自註:射烏山在福州城中。

贈鄭瀚生   玉軒京卿之猶子
君於我厚矣,不鄙謂我語。所云詎無謬,政自出肺腑。聞君道賢伯,老輩具風矩。門中足師法,豈復假外取。親賢遠不肖,此事已為主。性情端且厚,俊哲必樂與。文字藝之末,費日浪自苦 。但當勤讀史,大義了今古。自居在何等,肯作流俗伍? 知君多良友,走也豈足數。離居儻相憶,莫哂渠言腐。

以下s辰

送檉弟入都
與子同出都,十六年於茲。子今復入都,良甚喜以悲。兩兄雖未老,皆異年少時。事業那可說,所憂寒與飢。我如風中船,奔濤猛相持。不怨漂流苦,但恨常乖離。何時得停泊,甘心趨路岐 。向來盛負氣,不自謂我非。進士棄不求,從人詬狂癡。念子行入世,科第政所期。閩士多褊狹,此語古已譏。器閎乃受大,要須力戒之。何物益神智,讀書豈可遲。吾今之所行,世人詎見知 。似傲非慢侮,似倦非摧頹。寸心虹貫月,子胡愁我為?

風中船,《石遺室詩話》作「風中帆」。   盛負氣,《石遺室詩話》作「負盛氣」。

上海旅次寄京中友人書   送檉弟入都
惘惘重經黃浦灘,霜燈照徹月千盤。潮喧樓外車初過,雨迸尊前曲未殘。入洛士龍成獨往,傷春小杜罷追歡。修書粗說江湖意,已覺春陰到指寒。

立秋永田町日枝山下新居作
日枝蓄深蒼,細巷藏山麓。清谿復繞巷,彌望但高木。西尋巷欲盡,杝落窺我屋。入門勢稍邃,紙窗晝常綠。纍垂柿與梨,離立松與槲。連楹作磬折,三面成五曲。閨人愛西南,臨水好送目 。東軒尤蒙密,敷坐客所肅。距軒北二椽,宜以棲我僕。周遮望若隔。呼喚應頗速。跳梁便兒女,飲噉足蔬肉。旬餘困坐起,月許忘局促。丁寧促灑掃,婢媼額屢蹙。比鄰各勤潔,詎可愧彼族 。雨簷報晚霽,片月如涼旭。晴燈鬧流星,繁絲壓孤竹。奔車湯忽沸,推枕聲在褥。中宵起舒嘯,夜氣漫林谷。鄉心茫欲碎,離念牽更酷。我愁婦亦嘆,身世付轉轂。中原民情敝,隱患在心腹 。此邦俗亦偷,交誼聊云睦。誰能任茲事,起造斯世福。微官欲何道,一飽忍千辱。悲呻久不寢,人世寐正熟。雛雞爾誰戒,向曙强咿喔。

窺我屋,《日記認我屋。   旬餘,《日記》作「旬時」。   付轉轂,《石遺室詩話》作「類轉轂」。

雨後徒步入署
溼雲重難起,雨氣夜不小。河堤決屋頂,洶洶遂至曉。新涼睡味美,驚覺訝非早。披衣趣具食,雜進殊草草。出門溝澮溢,未敢怯途潦。因思宵來勢,疑恐小樓倒。樓前甫拆屋,東北豁可瞭 。斜風時瀟瀟,遠樹淡嫋嫋。低頭或終日,書史粗省了。近來罷午餐,薄粥潤吻燥。朝夕出無車,縱步自輕矯。他人笑吾吝,彼淺惡知道。壯夫事事可,妙賞恃懷抱。使吾行負擔 ,亦足營一飽。

趣具食,《日記「促具食」

作書久不能進憤然賦此
作書無難易,要自習之久。茍懷世人譽,俗筆終在手。古今祇此字,點畫別誰某。必隨人作計,毋怪落渠後。但當一掃盡,逸興寄指肘。行閒馳真氣,莫復摶土偶。時賢爭南北,擾擾吾無取 。狂奴薄有態,或者進猨叟。達哉臨川言,妄鑿妍與醜。

妄鑿妍與醜: 自註:王荊公詩:誰初妄鑿妍與醜,坐使學士勞骸筋。

或者,日記差可

答袁爽秋
蹤跡宣南闊,情懷海外孤。佳書能見及,妍語故多殊。島族滔新法,賓僚跼腐儒。默慚袁伯業,勤力久過吾。

川和村看菊途遇雷雨返飲神奈川丁子屋
秋來足風雨,已自負重陽。佳日天公妒,黃花異國香。郎當遊亦壯,調笑意殊狂。我輩人誰識? 胡姬儻不忘。

胡姬句,句下日記》 有注云:「昭扆言:『酒家胡惟記狂客耳。』此語甚佳也。」

冬日雜詩   以仰視皇天白日速為韻

此日不足惜,去我逝安往? 山風剝庭葉,晚意太鹵莽。寧知吾送汝,對景聊俯仰。經行萬馬中,駐足看擾攘。乃於瞥然際,而作攫取想 。用意如許毒,所得徒自罔。

日人行新法 ,中國始遣使。華民我自轄,諸國不得視。彼非不欲爾,實亦勢所至。來者更五公,交涉略可志。吾初檢案牘,抄撮取關係。會以事不竟,訖未就編次。又觀圖書館,典籍亦略備。盡蒐為目錄,頗足資考異。遷延顧莫往,猶未墜此意。

運會今何世,更霸起西方。誰能安士農? 唯聞逐工商。賈胡合千百,其國旋富强。此風既東來,凌厲世莫當。日本類兒戲,變化如風狂。天機已可見,人心奈披猖。誠恐時無人,禮義坐銷亡。豪傑皆安在,俗佞空張皇。

麴町往築地,正出東海灣。諸胡所聚居,樓觀映晴天。不知夜何事,聚眾張几筵。童婦齊列坐,施帷當其前。數人類作劇,笑怒相與顛。下帷俄復展,一人口有宣。學語殊未熟,時省懷中編。主人有四女,鬈髮各垂肩。碧眼若含愁,綵服何蹁躚。入帷迭嬌歌,觀者咸稱妍。眾中都為誰?舍人在其間。舍人學胡語,彼胡奚知焉? 讀書二十年,此舉誰謂然。吾意顧有在,未足為俗言。

兒女寢已熟,瞑坐自數息。十年流浪蹤,一一過胸膈。朋輩可遠大,要自念季直。長吾四五歲,屢嘆厄通籍。葆真雖通籍,隨眾限資格。未知誰有就,命運難可測。忍盦稍深穩,所守當不易。自餘迫世務,軟熟那足貴。平生甘賤售,拋擲良弗惜。自貪兹游奇,兼可穢行跡。推門獨起旋,噤凛霜月白。

此都號文士,浮躁多不實。盛名如賴襄,語助未究悉。黎公昔在玆,求士惟恐失。芝山歲再會,賦詠積篇帙。求其粗可者,百十未得一。善吾有長尾,(名槙太郎)後起實美質。吟詩輒曉意,作字且秀潔。墨江望之夜,煙水上滿月。管絃喧我醉,詰論忘筆舌。如渠齒方稚,才氣已奔軼。前賢那足畏,好自奮今日。歸來得惆悵,嗜此誠癡絕。

猗嗟我從祖,高行世所獨。有時聞微言,終身在初服。孤露薄有知,所賴見尊宿。今年吾道苦,此老夢已覺。別時知難再,揮手反見速。衰顏一何瘦,忍淚竊注目。不殊辭所生,摧割痛在腹。未曾聞怛化,每憶已自哭。理當棄妻子,卒侍啓手足。何言迫生計,恨愧滿衷曲。因思議私諡,介節誄不辱。雖然異出處,知已配文肅。哲人萎二老,願見那可復。吾其放於夷,猖狂混清濁。

海藏樓詩集


靳夢萍 (六)  近代著名粵劇撰曲家。   更多
 

 

 

 

 

 

 

 

 

 

 

 

 

 

 

 

 

 

懷遠   辛未正月
雨洗風銷歲月過,人間好事每多磨。窮通得失皆如幻,離合悲歡又若何? 最是難堪人遠適,無聊且許我狂歌。天涯瞬息非能達,自哂如痴入網羅。

邇况   辛未季春
狂濤欲息事維難,偏縱絲竿釣險灘。一自漁舟翻巨浪,幾番家院倚迴欄。偶將佳譜填新唱,更賦小詞咏舊歡。夜半寂寥慚衾影,每懷前夢到更殘。

笑傲江湖
忘憂笑傲戲江湖,喜覽仙鄉共泛桴。酒是有情浮大白,山能遠眺縱狂呼。積年鬱結何妨吐,良夜舒懷漸覺甦。難得陶然傾五內 ,海棠相伴啜醍醐。

懷舊   辛未初夏
幽香飄榭醉芙蕖,艷態清華舞蝶裾。俯賞金鱗閑逸緻,平看粉黛淡蛨l。操琴低訴愁堪減,舉盞長噓鬱可抒。已散雲煙難復聚,輕吟窗畔不成書。

無題
難忘佳境若蓬萊,更喜瓊花絢盛開。旅伴無心欣巧遇,天緣有幸不須媒。三年樂賦聯歡句,一旦驚傳旱暴雷。從此天涯魂夢斷,歡期何日共擎杯?

女友異邦學佛,望可解脫煩惱。除寄佛經典籍以助參考,並附二律冀能勗勉耳。
禪經貝葉證前因,况是靈台隱劫痕。但願客邦安樂度,隨緣法座誦梵文。有懷都是弘揚善,禮拜毋忘盡解嗔。托蔭菩提大歡喜 ,望能除孽拔餘根。
清湘脫俗好風華,驀地傳聞拜釋迦。曩飾綺羅甘敝屣,今修佛法品清茶。渾忘住事心無礙,不復温香醉艷花。禪地非賒當可達,梵天自在飯胡麻。

餘恨
湖海浮沉浪堣H,萍蹤巧遇信前因。天涯乍見欣良會,香島重歡共醉醺。蓮蕊有心嗟苦澀,詩腸同喟惘噓吟。明知此會餘長憾,偏種深情茁恨根。

幻像
微動簾櫳乍一驚,窗前似送故人聲。分明艷靨人千里,竟爾柔嘶耳畔縈。更有蘭馨傳隱約,慣聞絮語訴幽情。芳園四望唯花樹,熱淚盈眶瞬似冰。

同携
同携過市漫逍遙,時代趨新若浪飆。礙禮避談兒女事,傾心投入戀情潮。微言悵觸茹傷痛,輕慰芳懷為解消。從此絲纏難擺脫,奈何天更上重霄。

新裁
適體新裁類羽仙,風姿綽約賺人憐。清幽絕俗何曾見,淡素出塵份外姸。堪笑市娃同眄妬,勝如薰草散香鮮。名花更喜人珍植,標格圓融意渾然。

蜉蝣
千萬蜉蝣逐水融,亦猶人海浪潮中。紅塵滾滾欣相遇,淡性悠悠意漸濃。永記笑貽紅纓絡,難忘羞下翠簾櫳。只緣情恨如金縷,風送銀鈴幻半空。

對聯

(一)
自知性僻難諧俗   未許心閒學讀書

(二) 挽王心帆老師   一九九二年八月廿七日
詞曲寫胸懷   說不盡情海滄波   難得知音研妙韻
文章傳末世   嗟歷遍人間坎坷   幸能朋輩賞高才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