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51)   本期第十六頁

林庚白(七)   更多

林庚白,(1896-1941),原名學衡。福建省閩侯縣人。1910年,加入中國同盟會。1916年南下廣州追隨孫中山開展護法運動 ,後兼任孫中山大元帥府秘書。1928年後在國民政府任職,1936年被任命為國民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員。1941年,林庚白携妻由重慶來到香港 ,擬創辦日報宣傳抗日,抵達香港僅八天,日軍佔領香港,1941年12月19日在九龍遭日軍射殺,享年45歲。夫人林北麗中彈重傷,1943年回到中國內地 ,1947年與高澹如結婚,2006年在上海去世。林庚白十八歲與許金心結婚,後來離婚,林庚白撫養五,六個孩子。1937年與林北麗在南京結婚 。
林庚白一度閉門讀書,研究詩詞,投身詩壇,曾被譽為中國一代詩人,他笑稱十年前論今人詩 ,鄭孝胥第一,我第二。倘現在以古今人來比論,那我第一,杜甫第二, 鄭孝胥還談不上。林庚白還潛心研究命理 ,尤愛占卜,曾預言袁世凱稱帝後燾命將終。著有人鑒一書內有預言章士釗入閣,孫傳芳入浙,林白水橫死,廖仲愷死於非命,皆應驗。曹聚仁說南社詩文 是具有龔自珍氣氛的詩文,林庚白即活着的龔自珍。柳亞子評價他的詩稱:庚白的詩,理想瑰奇而魅力雄厚,雖余亦愧謝弗如。當代抱殘守缺者,又足當其劍頭一啖耶?詩文著作有庚白詩存庚白詩詞集孑樓隨筆孑樓詩詞話,為南社健將





林庚白與夫人林北麗

 

 

 

 

 

 

 

 

 

 

 

 

 

 

 

 

 

 

 

 

 

 

 

 

 

 

 

 

 

 

 

 

 

 

 

 

 

 

 

 

 

 

 

 

 

 

 

 

 

 

 

 

 

 

 

 

 

 

 

 

 

 

 

 

 

 

 

 

 

 

 

 

 

 

 

 

 

 

 

 

 

 

 

 

 

 

 

 

 

 

 

 

 

 

 

 

 

 

 

 

 

 

 

 

 

 

 

 

 

 

 

凭欄一首
心愁眉展入凭欄,才報花開卻又殘。梁燕商量三日雨,江梅迸作一春寒。風華漸逐流光盡,芳事真疑覆水看。此意更憑誰解道,不成哀感不成歡。

芳辰一首
衣香曾惹兩京春,今日梅開認戰塵。倚笑差憐蛾黛媚,埋憂稍覺蠹魚新。朱顏攬鏡生遙怨,綠意窺簾作淺顰。一嘆九州關許事,卻從鶯語惜芳辰。

哭遁初二首
相從患難慟餘生,氣類凋傷黯自驚。一逝倘聞關大計,九幽終覺惜微名。已危國事憑誰挽,未死人心有不平。荐孔辟荀吾不分,卻持熱淚慰泉明。
平情功罪足千秋,噩耗遙傳淚忍收。蘭忌富門寧不爾,鼠驚凭社果誰尤。芳菲亂眼春無主,政變寒心死倘休。說與九原應一慟,倚閭白髮正添愁。

三貝子花園
嫩涼池館籠輕陰,來及花時試一吟。過雨杏林紅稍稍,藏春蘭徑綠深深。勝游不分成孤賞,別怨遙應共此心。歸路懸思人境外,痴雲如墨晚鐘沉。

赴友人之約歸途得詩
乍暖輕寒試酒時,傳籌閒與數花枝。小桃病雨春如醉,新柳驕人睡故宜。興極漫勞商國是,詩成應為復吟卮。歸途難忘高樓外,霧轂風燈赴所思。

稚輝書來云將南歸詩以送之
書來惆悵忽南雲,袖手神州萬劫紛。國論難憑今日是,行藏微恨故人聞。吾曹所學終能信,舉世皆狂未可云。海上櫻桃花正好,清樽歸及細論文。

讀石遺與眾異,秋寄,芷青諸子倡酬之作即送南歸兼柬心禹
看花話別靳同游,及見佳篇散百憂。遠我倘虞朋黨禍,羨君能外稻梁謀。亂紅桃杏添詩料,一碧蘅蕪赴客愁。舊侶閩南相憶否,便煩傳語訊何休。

九日飲江亭同風持
刻骨江亭入酒悲,好懷銷盡費維持。風高便有重陽意,雨了偏於晚綠宜。已分林巒吾自得,稍傳文字世猶疑。破閑索共僧寮醉,循例窮秋合有詩。

江亭瞑眺和亮奇韻
登臨一攬荒寒景,掛夢風沙晚可呼。稍帶遙霞明野水,還連餘響警菰蘆。詩情坐共秋光盡,去意憑傳雁語無。感逝傷時吾亦倦,剩從殘客說江湖。

梧桐
院植青楓林,梧桐在其側。訝道秋已深,葉葉帶秋色。

大明湖
嵐影四圍忽放晴,憑君打槳記歸程。陸沉二百年來事,不信湖名尚大明。

白門舟中
石門斜日柳毿毿,水繞清溪似碧潭。兩岸鷓鴣雙槳雨,落花如雪過江南。

大功坊
空街雨過一番涼,獨客驅車意感傷。寶髻雲鬟零落盡,路人猶說大功坊。

夢醒
朱顏憔悴淚輕彈,夢醒偏驚玉漏殘。一夜枕衾涼似水,杏花春雨小樓寒。

聞瑟
銀瑟調來水樣清,虛堂人定月初平。分明廿五弦中意,彈出瀟湘夜雨聲。

飲邱氏園小荔灣即送仲挺東渡
碧玉春流小荔灣,一樽强為破愁顏。明朝酒醒人何處,送汝青青海上山。
春已銷魂况別筵,夜闌絮語五年前。死生契闊重相問,萬事憐渠盡意妍。

方氏池看秋海棠
淺笑濃愁自不知,惜花猶及未開時。斜陽黯盡胭脂色,似向西風怨別離。

過賡華樓居因示知淵
曉山如鏡看梳頭,此事元非我輩修。艷說小喬夫婿好,樓居仙子更誰儔。

舟中絕句
孤枕微寒怯晚風,詩心更在浪花中。海霞喚起幽人夢,故向蓬窗射斷紅。

一春
一春消息畏聞歌,擱筆懸知意已多。文字無靈吾過矣,通辭只合托微波。

曉起即事
車走雷聲枕底過,曉鶯破夢覺春多。賣餳門巷天如水,欲寄梅花奈遠何。

送別之作意未有盡輒復成此
杏花江店雨簾纖,珍重春衣早晚添。奉母勤書端可念,深閨歸及上珠簾。

不信
不信風波有閉門,春殘黯盡落花魂。篝燈獨自成惆悵,幽夢重衾取次温。

寄遠二首
寄遠書成暗自猜,奔雷挾雨忽飛來。小庭花落無人管,莫向東風怨未開。
蕭瑟江關更孰憐,剩將才調答嬋娟。如何客舍青青柳,不是長安五月天。

以上急就集

法國公園
不辨楊枝與柳枝,攤書愛就綠漣漪。春風吹出千情緒,可似江湖獨往時。
如雪桃花照水開,一年花逐一春來。年光正似春無盡,嘆老嗟卑只不才。

中元對月
盡收暝色入重簾,簾底清輝漸漸添。一月照人有圓缺,故知天意亦難兼。
燈邊秋淺嫩寒多,悄覺微颸一霎過。掠鬢奈渠新月影,盈盈如水隔簾波。

八月卅一日,南京

秋晨書感
城笳喚起夢飛揚,一枕藤蔭百感傷。禽語引風疑碎玉,日光涵雨入微凉。只愁兀兀佳辰盡,差喜疏疏野意長。鐘鼎山林俱妄念,鬢絲換得幾回腸。

白露前一日

丁卯清黨之變,秋石女士坐楊虎構陷,遂以成仁,亞子囑樹人為作秣陵悲秋圖,徵余題句。
玉碎由來勝瓦全,憑君尺幅與流傳。秋林貌取蛾眉影,長向西風感逝川。
落水荒寒古石城,年時野祭每傷情。嬋娟自有千秋意,豈復鴻毛一擲輕。

一九二八年九月十八日,南京

騖飈一首
騖飈挾雨入秋聲,卷土揚砂勢已成。一决藩籬知有激,相催笳吹苦無情。橫流不遏終沉陸,覆輒紛乘幾厭兵。負盡鷄鳴瀟晦意,眼前告朔只虛名。

舊曆白露後十日

中秋後一日,觀少衡,蘭孫弈
澹烟疏雨寫秋陰,門掩霜枝一院深。殘劫自紛棋漸了,靜觀危局獨何心。

九月卅日,南京

城北
吹香屋角桂花風,進入秋陰送斷鴻。小徑單車城北路,詩情此際欲誰同?

九月卅日,南京

亞子以紀游諸作寄似奉酬一首
濁流相溷失清游,吟望知君共感秋。微覺爭田喧客水,大難聽雨倚吳謳。世非卻羨沈埋福,身在猶深畎畂憂。杯酒黃花更成憶,一篇聊與破千秋。

十月十七日,南京

小飲
一炊已僅尚能杯,委命危邦意未灰。相對霜高寒更薄,漸疑心死世誰哀。蟲沙猿鶴終同盡,黃雀螳螂各有猜。江上夕陽成悵望,催春苦待嶺頭梅。

十月十七日,南京

小雨到夜未止喜仲輝見過
淺燈細雨潤黃昏,款款秋宵喜見存。高論多君能破俗,不才如我欲無言。黯驚客鬢添霜意,閒趁鄰鐘認爪痕。滄海相憐千劫盡,可教洛蜀費評論。

十月十七日,南京

國慶日意行中山公園
亦有搖風彩勝明,萬人空巷說承平。楓枝柿葉殘秋色,占盡林塘一瞥晴。

十月十七日,南京

舊曆重九作
弟兄姊妹各殊鄉,風物重陽欠一觴。江郭殘秋猶此客,海天返照是何祥? 在山不信泉能濁,為壑終憂國可亡。差喜逢辰身未老,隔年又及菊花黃。

水西門胡園舊係明徐達園居遺址,霜降後三日漫游有作。
王氣中山幾劫灰? 尚留林壑壓崔嵬。一波略擅園居勝,叢菊能深客子哀。喧座茶湯寧遠俗? 入時竹木竟呈材。晚秋自好吾何戀? 斜照鷗邊獨肯來。

比來
比來尚似少年不 ? 憂患相催意易柔。閒愛瓶花勤換水,漸添詩草苦吟秋。寸陰博弈消磨盡,孤客心情浪漫憂。誰料平生醫國手,一樓夕照聽江流。

浦口澄平輪次視秀如,漪如兩妹。
江浦相望一水間,江流自竟客心閒。莫言秋盡無佳思,殘翠輕烟送蔣山。
黯黯風帆淺淺沙,陰晴一瞥入淒笳。杜陵兄妹今何世? 君未加笄我鬢華。

十月初三江浦曉渡
燈畔霜華滿地明,獨携殘夢出層城。斷虹雨後爭嵐影,寒吹江干雜市聲。欹帽能收風物美,落帆看取早潮盈。一秋又逐飛鴻盡,海已成桑世未平。

亞子以曼殊全集第五卷見寄 ,就中作者,什九知交,始共革命,中更乖離,碩果僅存,佳人從賊,撫今懷昔,慨然有述,非有諷刺之意,蓋深惋嘆之意云爾。
書生性分不宜官,欲覓完人濁世難。一卷題辭千劫在,滄桑歷歷倚樓看。
着眼能深存殁悲,鴻泥幾換黨人碑? 平生不識詩僧面,卻補黃壚感舊詩。

一九二九年六月十日,南京

中山先生之喪,歸自北平,余以病未獲躬與國葬,賦詩志哀。
終見威靈動九夷,風車雲馬愴來遲。飾終豈復平生意? 觀政能深後死悲。一慟微言成附會,群飛孱國益支離。虛懷愛士今難覯,淒絕羊城執手時。

六月十三日,南京

亞子有哭女弟詩甚美,書此相慰。
親愛本人情,非必在家族? 吾曹秉禮教,往往私骨肉。君詩何淒惋,使我難卒讀。血脉倘相關? 哀痛有不覺。流光瞥如電,逝者未可復。何以慰春暉? 諸甥森如玉。所嗟鰥居人,晨夕感幽獨。

六月十三日,南京

病起寄亞子
回廊隔雨入微凉,淺緣燈衣熨電光。病起心情渾懶散,簾波一枕夢江鄉。
才人所得只牢愁,懷抱何曾萬一酬。豈必平生知己感,天涯可語勝封侯。
猶是江湖放浪身,已教新進笑陳人。一枰勝負尋常見,觀弈差憐眼未貧。
故人宿草已成林,陵谷兵戈萬劫侵。流轉廿年吾與汝,更無文字有傷心。

八月三日,南京

亞子寄似法國紀念節游環龍公園詩,感和二絕兼次原韻。
紛紛覆轍已堪驚,幾竭黃金世未平。失笑雄猜諸島國,猶拼血肉換名城。
民權從古無中外,階級至今有鬥爭。放眼試翻歐美史,但傾皇室算功成。

八月三日,南京

給亞子,佩宜 秋思 秋思之二
     
五年一見面, 輕輕的風,微微的雨,陰陰的天氣, 經過了幾陣雨,
你總是不顯着老。 活畫出來一個早秋。 不知不覺又是天涼,
誰能夠像你們倆, 又到了星期, 蓋一條單被還是冷,
相處得越久越好。 我還是這樣地飄流。 眼看這一夜一夜漸漸的長。
     
所以我覺着 ―  這早晚幹些什麽? 我愛新晴的雲彩,
世界上只有美跟愛。 只有下棋,看書,吃飯,睡覺 ; 我愛和暖的太陽,
無論時代怎麽樣變遷, 剛聽見促織的聲音, 牆角的芭蕉也好像同情於我,
它總能夠永遠存在。 雄鷄又在那閣閣的叫。 搖擺着在贊賞這點秋光。
     
革命真的成功嗎! 蚊子釘住我 ; 臭蟲咬我, 四顧蒼茫之中,
你為什麽倒要東躲西躲? 一夜也沒有好睡, 我對於人生起了彷徨,
革命實在的失敗嗎! 好容易挨到天亮起來, 啊,矛盾的人生 ― 
你為什麽還能夠在五中會議的席上坐? 照了鏡子 ; 又添幾分憔悴。 是安慰,是苦惱 ; 你到底站在那一個立場 ?
     
我寫到這十分感慨, 人們的生活 ―  一九二八年八月廿八日,南京
希望同志們努力! 為什麽老不能夠安定 ?  
先認定了正確的人生觀, 淨像這樣下去,  
再認清了國民革命的真價值。 革他媽骨頭的命!  
     
一九二八年八月廿日,南京 我不信人生有運命,  
  只要你意志堅强,  
  好好的振作精神,  
  有機會再來幹一場。  
     
  一九二八年八月廿六日,南京  

以上《詩存》

庚白的死(林北麗)     麗白樓自選詩序(林北麗)     風風雨雨五十年(林北麗)     林庚白年表     


鄭孝胥   海藏樓詩  (七)    更多

鄭孝胥(1860 - 1938),號海藏。 1911年辛亥革命後以遺老自居,後致力參與溥儀復辟,1931年勸說溥儀前往滿州,與日本達成建立滿州國協議,又出任滿州國總理兼陸軍大臣,為後人詬責。 鄭孝胥寓居上海時,築有海藏樓,獨自居住,不携家眷。據林紓言,此樓乃取蘇軾惟有王城最堪隱 ,萬人如海一身藏。」詩意命名,故日後所編詩集,取名《海藏樓詩

 

 

 

 

 

 

 

 

 

 

 

 

 

 

 

 

 

 

 

 

 

 

 

 

 

 

 

 

 

 

 

 

 

 

 

 

 

 

 

 

 

 

 

 

 

 

 

 

 

 

 

 

 

 

 

 

 

 

 

 

 

 

 

 

 

 

 

 

南河縣尉王寅侯死賊詩
挺身追語賊,父弟得生全。爾輩可殺我,微官寧愧天。彭修今復見,趙孝世終傳。高位多偷活,吾因表此賢。

日枝神社晚眺
望眼能令意暫伸,門前假我小嶙峋。入天峯影長含雪,照海波光已釀春。屈指交親增恨別,亂思文字賴忘貧。少年心事行看盡,憂患人間待此身。

亂思遺老出趙岐孟子題辭解。   含雪: 日記銜雪

朝鮮權在衡招飲觀梅
雪消江户春滿枝,權君招飲不得辭。已看名士同來盛,況是明月初圓時。官梅登盆映銀燭,使星入座臨酒卮。逡巡開筵極豐腆,食單時尚從歐西。淳熬擣珍炮糝漬,漿水醷濫酏醢醯 。左殽右胾近古法,葡萄論斗行如淮。主人殷勤善言笑,客不解語惟解頤。酒酣登樓望天際,鄉思正與寒雲迷。烹茶却喚看影畫,亦有巾幗攙須眉。德法二主信時傑,猛很欲作鱗之而 。誰知異人華盛頓,狀貌酷類枯禪師。雄豪百鍊至平淡,中外一理元無疑。盛衰天道迭倚伏,會有能者同華夷。霜風吹面醉漸解,歸舍兒女猶唔咿。汪君翌日幸語我,大夫以下皆為詩 。我雖强作用我法,措語蹇澀愛者誰?

栗兄書言荔支老樹枯矣,因感念介節叔祖。
歲星人望魯靈光,此樹婆娑共可傷。不見赬虬虛老屋,載尋白髮亦空堂。披書海國懷難遣,照影池波夢豈忘樹臨西院池上,予少日居此院,叔祖亦居院東。憑仗阿兄勤點綴 ,春寒更與種修篁。

春寒句句下日記有注云:書言近於池上種竹及垂楊。

以上海藏樓詩卷之一

以下癸巳

神户理事署樓上雨望
危峯鬱鬱浪蒼蒼,對此茫茫我亦忘。時命看天終濩落,雨風注面暫清涼。華民力屈愁微業,島市風移足老羌 。海內故人應絕倒,便從窮髮問行藏。

七月七日官舍風雨中作
四圍山海一身藏,歷落嶔崎自笑狂。天際雲濤秋益壯,樓頭風雨晝初涼。操心稍悟安心訣,更事翻思忍事方 。獨有韋郎言可念,俸錢虛愧對流亡。

「俸錢句」句下《日記》有注云:「華人來者,半皆流亡之户也。」

寄酬秋樵贈別之作
秋風夕起憶秋樵,高館人稀暑漸消。誰解微言長耿耿,時吟清句便超超。等閒未悟歡難繼,他日方愁跡更遙 。身世政須容度外,莫令相見減風標。

夢烏山因寄怡舅   外祖母在日所居屋在烏山下,地名山兜尾。
萬疊悲歡逐境空,烏山只在夢魂中。淚痕自共華年積,心事真看隔世同。此日諸甥多失母,新喪高氏從母。即今阿舅亦為翁 。山兜老屋如重到,惘惘斜陽巷尾紅。

九日大阪登高
霜風連朝作重陽,蕭寥坐落無人鄉。端居秋氣最先感,起與蟲鳥爭號翔。樓頭山海自圍繞,於意不樂如覊繮。逝將去此更一縱 ,瞬息百里遙相望。未花蠻菊那足道,眼底正喜落日黃。登高聊欲去濁世,負手天際終旁皇。空中鳥跡我今是,底用著句留蒼蒼。故山歸隱有兄弟,倒海浣此功名腸。

懷人亭   并序
自余東遊日本,朋好暌隔,時有投荒居夷之嘆。子朋,子培,爽秋皆有詩見寄。子朋詩曰:「早日忘形歡太甚,如今舉目覺都非。」子培詩曰:「日下雲間虛想象 ,奇花秀竹澹淹留。」又曰:「秋半有懷憑海客,太虛明月近誰圓?」又曰:「久息朱絃遲嘆唱,為摭蠻語入詩篇。」神户理事署中有茅亭 ,九月十三日清晨獨登之。雲濤滅沒,曉日激映,其蒼茫之致,足以迴腸盪氣。憮然良久,乃名亭曰「懷人」,仍系以詩。

孤亭雲海渺相思,獨上惟吟憶我詩。從此故人感天末,不妨來此立移時。
海色微茫自入簷,亭中最好眺風煙。如今題作懷人地,白鳥滄波共惘然。

述菊
天涼意便好,秋高詩欲長。菊花為時出,見之輒神往。島人亦好事,闢地據高爽。斂錢乃縱覽,婦穉雜擾攘。連棚往復還,種色競題榜。輕寒媚海日,千本各俯仰。就中半束縛 ,佳卉失倜儻。誰令爾生絃,逸士墮塵網。來歸伴蕭齋,吾不汝抑枉。
離宮峙赤阪,國主開秋會。殿香黃花前,池明丹楓外。羣胡掉臂來,牛酒肆啖嘬。先生獨微嘆,霜英誰解穢。橫濱有民園,林谷頗映帶。花時不辭客,異種亦不賣。川和嘗一往 ,其盛又數倍。中途遇雷雨,當壚笑我輩。不如坐寒齋,一月可相對。從渠各爛漫,妍醜置弗怪。雖然不解飲,曠懷天所醉。人生何者難,難在同臭味。使我重懷人,斜街來夢寐。

川和,村名,土地廟。   斜街,京師花市所集。

「島人」《日記》作「島夷」。   「頗映帶」《日記》作「互映帶」。   「川和句」句下《日記》有注云:「村名」。

望月懷沈子培
天風海色颯成圍,獨倚三更萬籟稀。不覺肺肝生白露,空憐河漢失流暉。東溟自竄誰還憶,北斗孤懸詎可依。今夕太虛便相見,屋梁留照夢中歸。

傷忍盦
彼蒼不足恨,人事實可哀。莫復念忍盦,念之心膽摧。烈士盡奪氣,況我生平期。四海 盡驚嘆。矧我夙昔懷,聚時不甚惜,皎皎心弗欺。別時不甚憶,落落意弗疑。如何無窮志,殉此七尺骸。交情日太短,天絕非人為。命也審如此,終古寧可追。
朝士重清流,此風亦久息。不隨薄俗移,通介見所植。抗言得棄外,天日無慚色。誰知活人手,未恨江湖窄。為民奮請命,有此二千石。世間污吾子,捐去誠上策。但縻老親淚,冤苦滯魂魄。當時殉名人,著望各藉藉。貪夫溷烈士,事定眾乃白。公等當期頤,王濟我恨惜。

心膽」《日記心骨。   生平」《日記平生石遺室詩話同。

張綺季屬題小金井觀櫻圖
海山盡道是蓬萊,悵望羣仙去不回。偶約尋春向江戶,又疑失路入天台。玉顏一隊連雲出,金井千株枕水開。應念此花太岑寂,長教我輩畫中來。

生女七日而殤
夫何而為人,骨肉亦已具。奄忽遂物化,掣電未嘗駐。微質倏去來,我意初不悟。兒曹何所失,灑涕向暗處。有無旋相生,常理自成數。久視或偶然,沈吟山色暮。

感舊示李君芝楣
浮生百事苦難就,所貴得意當我身。吾力能為未敢必,況乃假力於他人。皆云未至時有待,傷哉心膽幾沈淪。往年都城盛朋友,緘齋忍盦情相親。激揚掩仰性雖異,用意沈著不可言。倏如花落風雨過,置我惘惘銷精魂。向來緘忍竟何得,俯仰各已歸九原。寧當入海尚負氣,癡念志業空窮年。憶嘗吟詠戲相勸,檢視遺句餘悽酸。今者聊欲託此事,天道弗忌當長存。心知寥落誰與語,驚嘆李君下筆真。君儻感此可共作,精力足用毋逡巡。

決壁施窗豁然見海,題之曰無悶。
海天在我東,胡為伏暗室?容忍久不決,奇境真自失。庸流那辨此,此秘待余發。君看五尺地,概若收溟渤。閒來一據案,意氣與天逸。滔天自橫流,而我方抱膝。窗閒獨偃蹇,萬象繞詩筆。堅儒奮清狂,作事眾猶慄。前身疑幼安,遯世送日月。

自失」《日記坐失。   自橫流」《日記極橫流

以下甲午

清友園探梅
海波淡對道人閒,勝日清遊一破顏。誰見春風甘寂寞,朱霞白鶴滿空山。
山園脈脈發霜枝,隴首無人夕照移。一段荒寒誰解賞,松梢遮莫揭春旗。
嫩蘂疏枝點碧苔,盈盈纔得幾年栽。他時屈曲山中老,長記先生為汝來。
天空海闊須磨驛,山靜日長清友園。流落中年仍世外,梅花數點憶中原。

日人求為題關張畫像
關張非猛士,浩氣興百世。海外猶敬之,豈不以好義? 畫師亦可人,胸無功名意。筆端小襃鄂,於此知見地。

櫻花花下作
仙雲昨夜墜庭柯,化作蹁躚萬玉娥。映日橫陳酣國色,倚風小舞蕩天魔。春來惆悵誰人見,醉後風懷奈汝何。坐對名花應笑我,陋邦流俗似東坡。
嫣然欲笑媚東牆,綽約終疑勝海棠。顏色不辭脂粉污,風神偏帶綺羅香。園林盡日開圖畫,絲管含情趁豔陽。怪底近來渾自醉,一尊難發少年狂。
脈脈輕陰壓軟塵,閒愁漸逐柳枝新。清明寒食初驚豔,穠李夭桃不當春。薄醉乍蘇沈宿夢,凝妝纔就寫全身。亭西棖觸年時事,錯認東華絕代人。
看到繁枝處處開,韶光駘蕩錦成堆。春歸滄海剛三月,骨醉東風又一回。花氣連雲收暮雨,清聲催晝送輕雷。道人摩眼空吟望,無復當年側豔才。

流俗」《日記流落。   絕代」《日記絕世。   韶光」《日記容光

花下又作歌
海波照天花照地,偶著詩人作園吏。園小偏收海外奇,詩成便向花前醉。天明海搖日自沸,園花嫣然皆破睡。十分奇事盛風流,百隊紅妝各纖媚。懷人亭前凡幾樹,棠質櫻神極穠粹。日薰已覺玉肌香,風過尤憐粉光膩。多情好事餘習氣,論詩惜花恣遊戲。彼都共語更有誰,祇合喚花作吾輩。

風雨花盡
昨夜仙官下取將,海天風雨徹宵狂。名花身世真堪羨,烈烈轟轟做一場。

風雨既過有二株粲然獨存憮然賦之
飄風疾雨萬騎趨,欲救不得嗟羣姝。朝行我園太狼藉,飛雪宛轉縈衣裾。眼看眾枝各含怨,頓抱芳意歸空虛。春和景明若有失,驚顧忽出悵惋餘。朱顏亭亭獨無恙,憫默俯立嬌難扶。驚魂漂搖俄欲返,幸脫浩劫尤憐渠。先生嘆逝賦未就,念汝失侶同覊孤。徘徊繞樹復顧影,苔深泥污聊相於。盛時未闌奈零落,山河邈隔空愁吾。

三十五歲初度
令名殊不果,三十又過五。已孤輕歲月,棄擲那足數。少壯等戲劇,熟思極無取。從今脫皮膚,真實聊自補。結習患難盡,術業且莽鹵。妄懷當世意,側睨窮宙宇。百年戎狄運,天道未有處。小須會事發,收拾入年譜。吾知詎有涯,懷哉養生主。

詠盆中白牡丹
神如皓月元來淡,氣帶春風些子寒。海外更休嗟寂寞,白花猶自伴朝官。用白傅詩意。倭中亦解重花王,苦為櫻桃說擅場。他日教知南漢事,也如北勝對南强。

嗟寂寞」《日記憎寂寞。   倭中亦解」《日記倭奴未解。   也如句句下日記有注云:南漢以茉莉為小南强,劉鋹既俘,見牡丹大駭,人戲曰:此名大北勝也

海藏樓詩集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