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37)

宋詩選讀

呂本中(1048-1138),字居仁。壽州(現安徽省壽縣)人,官做到中書舍人,曾因觸怒秦檜而被降職。他是北宋末南宋初比較傑出的詩人。作品受黄庭堅 ,陳師道影響很深,但風格比他們輕鬆靈活,沒有晦澀的感覺。

春日即事
病起多情白日遲,强來庭下探花期。雪消池館初春後,人倚闌干欲暮時。亂蝶狂蜂俱有意。兔葵燕麥自無知。池邊垂柳腰支活,折盡長條為寄誰。

這是作者春日遊園即興之作。從詩句堙A可知作者病體初痊,但由於春天氣息的吸引,也勉强扶病到庭院賞花。他把園中花草樹木,描繪得淋漓盡緻 。詩人張九成極讚賞第二聯,認為:可入畫,人之情意,物之容態,二句盡之。


曾幾(1084-1166),字吉甫,號茶山居士。贛州(今屬江西省)人。做過江西,浙江提刑官,因為得罪了秦檜而丟官,秦檜死後又出來做官。他是大詩人陸游的老師 ,做詩學黄庭堅,風格比較活潑輕快。

蘇秀道中,自七月二十五日夜大雨三日,秋苗以蘇,喜而有作。
一夕驕陽化作霖,夢回凉冷潤衣襟。不愁屋漏床床濕,且喜溪流岸岸深。千里稻花應秀色,五更桐葉最佳音。無田似我猶欣舞,何况田家望歲心。

這一首詩是描寫久旱逢甘雨時人們的歡樂心情 ,詩人連屋漏濕床也不介意,他首先想到的是稻田的好年成,由此可想見詩人的感情和願望是與廣大的農家一致的。

三衢道中
梅子黃時日日晴。小溪泛盡却山行。綠陰不減來時路,添得黃鸝四五聲。


唐詩選讀

柳宗元(公元773-819年),字子厚,河東人。生於唐代宗大歷八年,卒於憲宗元和十四年,年四十七歲。少精敏絕倫,為文卓偉精緻,尤精西漢詩騷,一時輩行推仰 。貞元九年(793)第進士,中博學弘辭。授藍田尉,遷監察御史。順帝時,王叔文當政,甚厚待之,引與圖事,及叔文敗,被貶為永州司馬,既罹竄逐,涉履蠻瘴,積其憂鬱之情 ,發為文辭,甚深切動人。久之,移為柳州刺史,有善政,病死於任所。卒時,民為祠奉之。宗元雖居蠻僻,而文名盛於天下,為文者多不遠千里至其門。時號柳柳州。著有文集四十卷新唐書藝文志》又作有《龍城錄》 ,並傳於世。

別舍弟宗一
零落殘魂倍黯然,雙垂別淚越江邊。一身去國六千里,萬死投荒十二年。桂嶺瘴來雲似墨,洞庭春盡水如天。欲知此後相思夢 ,長在荊門郢樹烟。

元和十一年(公元816年)春,詩人的堂弟柳宗一從柳州到江陵去,詩人寫了這首詩作贈別,並且寄寓着詩人被貶以來的悲憤和怨恨 。首聯點明送別的時間和地點。兩句大意說,自己由於長期受到謫貶生活的折磨,心中已是"零落殘魂"了,今日又適逢送別堂弟,心中更是悲傷。三,四句概括叙述了被貶時間之長久與地域之偏遠及遭遇的孤苦 。詩人於貞元二十一年(805)十一月被貶,離開長安到遠離京城六千餘里的偏僻的柳州,至今十二年了。詩人謫居柳州的十二年中,遇上四次火災,險被燒死。五,六句既是景語 ,又是情語。上句寫詩人任所的惡劣環境,瘴氣是南方山林中蒸騰的濕熱空氣,人受了瘴氣的侵襲就會得病。下句設想舍弟赴江陵途中將要見到的開闊景象。洞庭,即湖北省北部的洞庭湖 ,是柳宗一赴江陵途中必經之地。詩人遙想舍弟所去之地,水像天一樣碧藍和天邊無際。點明一留一去,留者處境艱險 ,去者前途光明。暗含着對舍弟的鼓勵。最後一聯是說分別之後,將會經常夢到宗一所居江陵一帶的烟樹,表達了對舍弟別後的殷切思念之情。

此詩既是別離之作,又是遷謫之作,詩人在送別情景,回憶往事,描寫景物,遙想別後種種時營造出一種低沉感傷的氣氛,透露出作者遭貶之後的悲憤和怨恨之情,是融情於事於景的佳作。

零落殘魂,金聖嘆解釋說:"殘魂"者,剩魂。言初被貶時,魂被驚斷,其未斷時剩猶到今也。"零落"者,言此剩魂已不成魂,只是前魂之所零星散落者也 。"倍黯然"者,言此零星散落之魂,萬萬不堪又遭怖畏,而不意又有舍弟之別去也。三,四再申被貶到今,魂之零落,其萬萬不堪又有舍弟之別者如此。"(《金聖嘆選批唐詩》)

南宋嚴羽說:"唐人好詩,多是征戍,遷謫,行旅,別離之作,往往能感動激發人意。"(《嚴羽滄浪詩話》)

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
城上高樓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驚風亂颭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嶺樹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腸。共來百越文身地,猶自音書滯一鄉。

唐永貞元年(公元805年),順宗重用王叔文,柳宗元等革新人物,但由於保守勢力的反撲,僅五個力,"永貞革新"便告失敗,革新派主要成員柳宗元,劉禹錫等八人分別被貶為偏遠州郡司馬。十年後,至憲宗元和十年(公元815年)初,柳宗元,劉禹錫等五人才奉詔進京,不久又被改貶往更荒遠地區任州刺吏。柳宗元任柳州刺吏,韓泰任漳州刺吏,韓曄任汀州刺吏,陳諫任封州刺吏。這詩是柳宗元到貶所柳州後寄贈給劉禹錫等四人的。

首聯寫登樓遙望時的所見所感,登樓並非為觀賞南國風光,而是遙想被貶謫在漳,汀,封,連四州任刺史的老朋友。一個"接"字,把柳州城樓與遼闊遙遠荒之地連在一起,這是遠景。次聯又換成近景,而且用"賦"筆,賦中又兼此興。"芙蓉","薜荔"暗喻詩人及其四州的好友們的品德之高潔,"驚風","密雨"隱指順宗皇帝之輩。表面描寫景物,暗喻當權者對革新派人物的迫害。頸聯又回到遠景的描寫,重嶺密林,遮斷了詩人的"千里目",江流曲折,猶如九回之腸。(司馬遷《報任安書》:"腸一日而九回")兩句寫出詩人欲見摯友不能而愁思萬千的沉重悲哀的心情。末聯寫想到與身居於五嶺之南,身上刺有花紋的少數民族之地的好友們的互通音信的問題。然而彼此都處於"大荒"之地,嶺樹重遮,江流曲折,要通信互訪又談何容易。

這首詩情景交融,情調沉痛而憤激,極富藝術感染力。


喻守真《唐詩三百首詳析》選讀

《唐詩三百首》流行的版本,目下有三種。就注釋說,上海古籍出版社本金性堯同志的《唐詩三百首新注》,吸收了前代和當代的研究成果,除注釋外,兼及風格,最為詳備,後來居上。陳婉俊補注的《唐詩三百首》,保存了孫洙的批語,對理解這些詩有啓發。補注引用典故的原文,比較詳實,也有特色,中華本喻守真的《唐詩三百首詳析》,對每首詩都注明平仄,便於按平音步仄音步來念,可以收到"不會吟詩也會吟"的效果,每首詩後還附有注釋和作意,可供參考。

王維   西施詠  五古
艷色天下重,西施寧久微。朝為越溪女,暮作吳宮妃。賤日豈殊眾,貴來方悟稀。邀人傅香粉,不自著羅衣。君寵益驕態,君憐無是非。當時浣紗伴,莫得同車歸。持謝鄰家子,效顰安可希。

平聲微韻
作意: 這首詩雖是咏的西施,其實是借西施比喻一個人,只要有才幹,能夠自立,當然可以在世界上王立足,決不會長久微賤的。
作法: 此詩分三段,首四句敍西施有了艷麗的姿色,那怕遭遇的不快。次六句是敍西施一朝得了吳王的寵愛,一時身價就擡高了。末四句推開一層說法,見得沒有像西施姿色的人,徒然摹倣西施的捧心而顰,希望得人愛寵,未免自不量力了。

邱為   尋西山隱者不遇  五古
絕頂一茅茨,直上三千里。叩關無僮僕,窺室惟案几。若非巾柴車,應是釣秋水。差池不相見,黽勉空仰止。草色新雨中,松聲晚窗堙C及兹契幽絕,自足蕩心耳。雖無賓主意,頗得清淨理。興盡方下山,何必待之子。

上聲紙韻
作意: 此詩寫隱者的清高,西山的幽靜,作者有心去尋,無意相見大有乘興而來,興盡而返的風趣。
作法: 首四句寫隱者所居的地方。第一句隱者,第二句西山,第三句尋,第四句不遇。開始已將題目字一個個扣住。次四句承上寫尋而不見,一面推想其去處,一面又悵惘而欽仰。「草色」下四句,是寫隱居地方所見所聞的風景,並作寬解的話。末四句完全寫 「不遇」後的感想。以「下山」兩字照應直上,以「何必待」找足「尋」意。


又玄集,唐末韋莊選唐詩 ,從盛唐至晚唐作者142人,詩297首。取材面廣,包括各個方面詩人,甚至僧人婦女。國內已佚,日本尚存享和三年(1803)刻本。日本學者攝影寄予夏承燾先生,收入唐人選唐詩,1956年中華書局排印 。韋莊,中唐詩人韋應物四世孫,昭宗乾寧進士,曾任校書郎,左補闕。後至蜀任王建前蜀宰相。    (十六)

于鵠   江南曲
偶向江邊採白蘋,還隨女伴賽江神。眾中不敢分明語,暗擲金錢卜遠人。

顧况   代佳人贈別
百里行人欲渡溪,千行珠泪滴成泥。已成殘夢隨君去,猶有驚烏半夜啼。

顧况   題葉道士山房
水邊垂柳赤欄橋,洞堨P人碧玉簫。近得麻姑書信否,潯陽江上不通潮。

馬戴   楚江懷古
露氣寒光集,微陽下楚丘。猿啼洞庭樹,人在木蘭舟。廣澤生明月,蒼山夾亂流。雲中君不降,竟夕自悲秋。

崔珏   哭李商隱   二首選一
虛負凌雲萬丈才,一生襟抱未嘗開。鳥啼花發人何在,竹死桐枯鳳不來。良馬足因無主踠,舊交心為絕絃哀。九泉莫歎三光隔,又送文星入夜臺。


程千帆1913—2000),湖南長沙人。原名逢會,改名會昌,字伯昊,別號閑堂。千帆是其筆名之一,遂通用此名。著名中國古代文史學家、校讎學家,南京大學教授。著有《校讎廣義》、《史通箋記》、《文論十箋》、《程氏漢語文學通史》、《兩宋文學史》、《唐代進士行卷與文學》、《閑堂文藪》、《古詩考索》、《讀宋詩隨筆》等,學術造詣精深。有影印手鈔本《閑堂詩文合鈔》行世。

 

世味
醒時何計了悲歡,短夢依依到曉殘。萬事乘除總天意,百年歌哭付誰看。坐驚烽燧愁來日,漸惡情懷有至難。還伴杵鐘參世味,可憐長夜正漫漫。

答跡園先生
蓋棺嫌早買山遲,斯語深悲我所知。晼晚夕陽占大運,蕭條朝市閧羣兒。烏頭馬角寧終古,碧海紅桑又一時。坐對微涼惜長夏,新蟬已在最高枝。

重到嘉州有懷子苾成都
灘聲驅夢卷思潮,寒焰騰騰亂寂寥。橫舍陸沈真左計,倩魂心結比天遙。向來孤介惟君會,細數悲歡不自聊。眠食而今復何似,定知消減沈郎腰。

重到金陵賦呈諸老
少年歌哭相攜地,此日重來似隔生。零落萬端遺數老,殷勤一握有餘驚。金縢昔歎傷謠諑,玉步今知屢竄更。欲起故人同舉酒,夜臺終恐意難明。

按:白華含冤自沉,及昭雪,或者乃曰君對文化大革命不理解,所以輕生云云。

題止畺小春集
書夢吹香兩未知,人天何地著相思。白門裙屐風流盡,贏得孫郎一卷詩。

更多程千帆詩詞

沈祖棻詩詞


梁啓超

梁任公(啓超)飲冰室詩,有讀放翁集四首,對放翁的憂時愛國,備極推許,這是任公時期知識分子的感情,其一云:

詩界千年靡靡風,兵魂銷盡國魂空。集中什九從軍樂,亘古男兒一放翁。   其一云:
辜負胸中十萬兵,百無聊賴以詩鳴。誰憐愛國千行淚,說到胡塵意不平。

第一首,任公在注中說:"中國詩家無不言從軍苦者,唯放翁則慕為國殤,至老不衰。"似嫌誇張,唐人集中寫從軍樂者,不是一二見的。   

(黄苗子 - 放翁)


黃賓虹(1865-1955年)

 

國畫大師黄賓虹是畫家,也是詩人,不論詩與畫,都得江山之助。他生前足迹遍及各處名山秀水。黄賓虹曾到過香港,那是上世紀1928-1935年 ,曾寫了零丁洋三絕句及香港一首律詩。絕句之一寫道:

島嶼晴空海氣昏,舟行無語過崖門。踏翻巨浪孤臣血,一碧傷心萬古痕。

黄賓虹的畫品,長期來深受海內外的收藏家重視。黄賓虹詩集中十之八九是題畫詩,中有秋山紅樹圖一首:

紅樹青山滿眼秋,江南江北路悠悠。一行歸雁無書信,倚盡斜陽不下樓。

曾敏之文史叢談 - 望雲樓詩話


林锴1924-2006年)

 

林鍇是詩畫名家,其中有詠紅樓夢三首絕句,以讀紅樓夢懷曹雪芹為題。古往今來,讀紅學,寫紅學的人多矣。以紅樓夢入詩詞的作品也多矣。林鍇卻不怯於與前人比較,能以清新,創意之筆,寫出好詩。詩如下:

風月參差夢不圓,金門憔悴老頑仙。袖中一握通靈石,不補人間破碎天。
殘生苦說太平年,血跡模糊認大千。一縷情絲無著處,任他飄掛佛門前。
一覧華胥劇可憐,秦淮秋老月如煙。淒清黄葉村邊路,誰向先生借枕眠。

這樣的詠紅詩,憶曹雪芹詩,不落前人窠臼,不因襲舊式,不是陳腔濫調,而是獨抒己見,以流暢的藝術手法,淺白的語言,對紅樓夢與曹雪芹作了新的評點,是難能可貴的。

曾敏之文史叢談 - 望雲樓詩話


龔自珍(定庵)兩首寫蘇州 的七絕詩。蘇州是人文薈萃的古城,二千多年前,在這堿ˍD的人物,如吳王夫差,越王勾踐,伍子胥,西施,范蠡這些歷史人物,直到近代的許多美人名士 ,確實令人神往。

燈痕紅似小紅樓,似水年華似水秋。豈但此情柔似水,吳音還比水般柔。
鳳泊鸞飄別有愁,三生花草夢蘇州。幾家門巷斜陽改,輸與船娘住虎丘。

吳音確實是温柔可聽,有云:寧聽蘇州人相駡,不願聽北方人說話。北方人嗓門大,語音粗。蘇州人說起話來,温柔入味。

(黄苗子 - 蘇州)


元好問字裕之,生於金章宗明昌元年(1190),太原秀容(今山西忻縣)人。自號遺山山人。他的曾祖雖在宋朝做過官,祖父已歸順金國,到了他已完全是女真王朝的臣民,但他的文化修養則是繼承漢族的。他在金朝曾當過三縣縣令,累官到行尚書省左司員外郎,金亡入元後不仕,以金遺民終老。他是金代著名詩人,為金國盟壇盟主。他是多產學者和詩人,遺作有詩五千六百餘首,現存一千三百四十首。著作有《》中州集,輯錄金代二百一十七人的詩作,歷史著作有s辰雜編金源君臣言行錄帝王鏡略南冠錄千秋錄故物譜等六種。此外還有續夷堅志元氏集驗方如積釋瑣細草等三種筆記,醫學,曆算的書籍。文學著作有遺山先生集元遺山樂府中州集唐詩鼓吹錦機詩文自警杜詩學東坡詩雅東坡樂府等九種。

秋懷   崧山中作
涼葉蕭蕭散雨聲,虛堂淅淅掩霜清。黃華自與西風約,白發先從遠客生。
吟似候蟲秋更苦,夢和寒鵲夜頻驚。何時石嶺關頭路,一望家山眼暫明

橫波亭   為青口帥賦
孤亭突兀插飛流,氣壓元龍百尺樓。萬堶滅亃腕s海,千年豪傑壯山丘。疏星澹月魚龍夜,老木清霜鴻雁秋。倚劍長歌一杯酒,浮雲西北是神州。

野菊   座主閑閑公命作
柴桑人去已千年,細菊班班也自圓。共愛鮮明照秋色,爭教狼藉臥疏煙。荒畦斷壟新霜後,瘦蝶寒螿晚景前。 只恐春叢笑遲暮,題詩端為發幽妍。

昆陽   二首選一
古木荒煙集暮鴉,高城落日隱悲笳。並州倦客初投跡,楚澤寒梅又過花。滿眼旌旗驚世路,閉門風雪羨山家。 忘憂只有清樽在,暫為紅塵拂鬢華。

外家南寺   在至孝社,予兒時讀書處也
鬱鬱秋梧動晚煙,一庭風露覺秋偏。眼中高岸移深谷,愁奡搋壯騥藕矷C去國衣冠有今日,外家梨栗記當年。白頭來往人間遍,依舊僧窗借榻眠。

論詩三十首   丁醜歲三鄉作
漢謠魏什久紛紜,正體無人與細論。誰是詩中疏鑿手,暫教涇渭各清渾。

曹劉坐嘯虎生風,四海無人角兩雄。可惜并州劉越石,不教橫槊建安中。

鄴下風流在晉多,壯懷猶見缺壺歌。風雲若恨張華少,溫李新聲奈爾何。
鍾嶸評張華詩:「恨其兒女情多,風雲氣少。」

一語天然萬古新,豪華落盡見真淳。南窗白日羲皇上,未害淵明是晉人。
陶淵明,唐之白樂天。

縱橫詩筆見高情,何物能澆磈磊平。老阮不狂誰會得,出門一笑大江橫。

心畫心聲總失真,文章仍復見為人。高情千古閑居賦,爭信安仁拜路塵。
古來文行背馳者多矣,豈獨一安仁哉。

慷慨歌謠絕不傳,穹廬一曲本天然。中州萬古英雄氣,也到陰山敕勒川。

沈宋橫馳翰墨場,風流初不廢齊梁。論功若準平吳例,合著黃金鑄子昂。

鬥靡誇多費覽觀,陸文猶恨冗於潘。心聲只要傳心了,布穀瀾翻可是難。
陸蕪而潘靜,語見《世說》。為恃才騁詞者下一針。

排比鋪張特一途,藩籬如此亦區區。少陵自有連城璧,爭奈微之識碔砆。
此固李杜優劣論而發

眼處心生句自神,暗中摸索總非真。畫圖臨出秦川景,親到長安有幾人。
見得真方道得出。

望帝春心托杜鵑,佳人錦瑟怨華年。詩家總愛西昆好,獨恨無人作鄭箋。

萬古文章有坦途,縱橫誰似玉川盧。真書不入今人眼,兒輩從教鬼畫符。

出處殊途聽所安,山林何得賤衣冠。華歆一擲金隨重,大是渠儂被眼謾。


筆底銀河落九天,何曾憔悴飯山前。世間東抹西塗手,枉著書生待魯連。

切切秋蟲萬古情,燈前山鬼淚縱橫。鑒湖春好無人賦,岸夾桃花錦浪生。

切響浮聲發巧深研摩雖苦果何心浪翁水落無宮徵自是雲山韶濩音

野窮愁死不休,高天厚地一詩囚。江山萬古潮陽筆,合在元龍百尺樓。

萬古幽人在澗阿,百年孤憤竟如何?無人說與天隨子,春草輸贏較幾多。
天隨子詩:「無多藥草在南榮,合有新苗次第生。稚子不知名品上,恐隨春草鬥輸贏」。

謝客風容映古今,發源誰似柳州深。朱弦一拂遺音在,卻是當年寂寞心。
柳子厚,宋之謝靈運。

窘步相仍死不前,唱醻無復見前賢。縱橫正有淩雲筆,俯仰隨人亦可憐。

奇外無奇更出奇,一波纔動萬波隨。只知詩到蘇黃盡,滄海橫流卻是誰。

曲學虛荒小說欺,俳諧怒罵豈詩宜。今人含笑古人拙,除卻雅言都不知。

有情芍藥含春淚,無力薔薇臥曉枝。拈出退之山石句,始知渠是女郎詩


亂後玄都失故基,看花詩在只堪悲。劉郎也是人間客,枉向春風怨兔葵。

金入洪
不厭頻,精真那計受纖塵。蘇門果有忠臣在,肯放坡詩百態新。

百年才覺古風回,元祐諸人次第來。諱學金陵猶有說,竟將何罪廢歐梅。

古雅難將子美親,精純全失義山真。論詩寧下涪翁拜,未作江西社堣H。

池塘春草謝家春,萬古千秋五字新。傳語閉門陳正字,可憐無補費精神。

撼樹蚍蜉自覺狂,書生技癢愛論量。老來留得詩千首,卻被何人校短長。

更多元好問(遺山)詞          更多元好問(遺山)詩          遺山樂府三卷( 彊村叢書本)書影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