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0)  
本期第三頁

域外詩詞選讀   之二    更多
 

 

 

 

 

 

 

 

 

 

 

 

 

 

 

 

 

 

 

 

 

 

 

 

 

 

(朝鮮)  新羅   崔致遠    (時中國唐代)

陳情上太尉
海內誰憐海外人,問津何處是通津。本求食祿非求利,只為榮親不為身。客路離愁江上雨,故園歸夢日邊春。濟川幸遇恩波廣,願濯凡纓十載塵。

此詩約作於唐僖宗中和四年(884年)離唐之時。
故園歸夢日邊春, 党銀平注:伊尹於湯徵聘前,夢乘舟經過日月之邊。此指思念故國新羅。

酬進士楊贍送別
海山遙望曉煙濃,百幅帆張萬里風。悲莫悲兮兒女事,不須惆悵別離中。

酬楊贍秀才送別
海槎雖定隔年回,衣錦還鄉愧不才。暫別蕪城當葉落,遠尋蓬島趁花開。谷鶯遙想高飛去,遼豕寕慚再獻來。好把壯心謀後會,廣陵風月待銜杯。

原注: 時楊生有隨行之計。

谷鶯遙想高飛去,詩-小雅-伐木:伐木丁丁 ,鳥鳴嚶嚶。出自幽谷,遷於喬木。
遼豕,後漢書朱浮傳朱浮致書責彭寵有云:往時遼東有豕 ,生子白頭,異而獻之,行至河東,見羣豕皆白,憤慚而還。若以子之功,論於朝廷,則為遼東豕也。」李周翰注:言寵自矝伐其功以為天下第一,朝廷之人如寵功者不少,亦如遼東之豕自以為異。」言彭寵才能淺薄而自大。
遼豕寕慚再獻來,此作者喻己如遼東豕之自謙語。

酬吳巒秀才惜別
榮祿危時未及親,莫嗟岐路暫勞身。今朝遠別無他語,一片心須不愧人。

吳巒,歷唐至後唐,後唐時為大同軍節度判官,石敬塘引契丹兵攻雲州,時巒守貝州,城憫諵咻滿C事見五代史續唐書

題海門蘭若柳
廣城城畔別蛾眉,豈料相逢在海涯。只恐觀音菩薩惜,臨行不敢折纖枝。

蘭若,全稱阿蘭若,阿練若或阿蘭若迦,原意為樹林,意譯為寂靜處空家,為比丘習靜修行之地,後指佛寺。

留別女道士
每恨塵中厄宦途,數年深喜識麻姑。臨行與為真心語,海水何時得盡枯。

党銀平以為作於中和四年離唐之前。

麻姑,神仙傳卷三王遠:麻姑至,年十八九許,於頂中作髻,餘發散垂至腰,其衣有文章而非錦繡,光彩耀目,不可名字,皆世所無有也。入拜方平(王遠),方平為之起立,坐定,召進行廚,皆金玉杯盤無限也。餚饍多是諸花果。麻姑自說:自接待以來,已見東海三為桑田,向到蓬萊,水又淺於往昔會時略半也,豈將復還為陵陸乎?方平笑曰:聖人皆言,海中行復揚塵也。

以上崔致遠詩  (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選講)


更多崔致遠作品

孤雲先生文集卷之一詩
桂苑筆耕錄卷十七,二十詩
檄黃巢書
桂苑筆耕

 崔致遠及其在唐時期的文學創作
雙女墳
 三國史記·崔致遠傳


 

 

 

 

 

 

 

 

 

 

 

 

 

 

 

 

 

 

日本   森槐南   (二)   生平見前

滿江紅   題海天花月總滄桑圖
落葉如鴉,白門外,秋飆蕭瑟。咽不斷,南朝殘照,暮潮如昔。敗苑青蕪螢閃淡,故宮蔓草虫啾唧。一聲聲,寒雁渡江來,哀笳急。   英雄血,刀鋒澀。兒女淚,青衫濕。嘆興亡轉瞬,有誰憐惜。月怨花嗔人不管,春荒秋瘦天難必。剩傷心,一片秣陵烟,空陳迹。

此詞作於十八歲,載於明治十三年新文詩六十七集,槐南集未收 。全首用南朝興亡典故,詞的開頭,結尾用"白門","秣陵"來點明南京,疑此圖是當時流寓日本之中國進步文人王韜所有。王韜,字紫詮 ,別號天南遁叟,清代常州人,與太平天國洪秀全有關係,贊助革命。太平軍失敗。王韜逃往香港,後又到日本避難,清末歸國。王韜對森槐南的填詞極為贊賞,可能以所繪天京興亡圖囑題 。因清同光時猶諱言此事,故以"海天花月"來掩飾太平天國之"滄桑"。

白門,即今江蘇省南京市。秣陵,秦代稱南京為秣陵。

賀新凉   甲申六月中浣,接高野竹隱書,賦此代簡
何物無情否。便銷魂,人間一樣,別離時候。芳草含烟烟暗淡,那忍匆匆驪首。不能折,河橋新柳。悔我祖筵偏錯過,但今宵,遙餞天涯酒。凄絕也,醒而後 。   半床燈火微如豆。獨低徊,彷徨延佇,凝望更久。何處雁聲傳信到,以道懨懨依舊。憔悴色,客衫還又。一自扶持還故里,比從前,少箇鄉愁有。不忘者,知心友。

我亦難忘者。是風流,玉池仙子,冶春詩社。點染斷橋楊柳色,又早雙鬟唱罷。好眉黛,青山如畫。同調追隨兩三輩,讓夫君,和出陽春寡。好傳做,旗亭話。   幾時扶病乘鞍馬。古函關,蕭蕭驛路,夕陽西下。客舍沈吟思我處,便我正思君夜。共回首,小湖台榭。屈指半年人聚散,料尊軀,善保炎陽也。僕無恙,休牽掛。

此二首詞作於明治十七年,時二十二歲。高野竹隱於明治十五年到東京,始與槐南訂交。客東京二載。以足疾歸名古屋。槐南乃仿清初顧貞觀寄吳漢槎以詞代簡,作賀新凉二首寄與竹隱。

滿江紅   秋興三首
試望平原,看白骨,青磷無數。空葬送,南山落葉,北山風雨。斷井頹垣廢草合,玉魚金碗荒螢護。更瑩瑩,啼眼似招人,幽蘭露。   何如怨,其如訴。更如泣,還如慕。是啾啾鬼唱,鮑家詩句。心血千年磨不滅,丘陵終古誰為主。剩悲凉,滿目斷腸秋,傷心暮。

酒醒今宵,黯然者,人生惟別。何況箇,荒凉一路,曉風殘月。楚客江潭憔悴死,吳娘水閣凄寒徹。舊青衫,還對老裙釵,琵琶咽。   兒女淚,偏痴絕。滄落感,何凄切。似勾闌啁唧,啼咕熱。誰道心猶同古井,可憐身亦如秋葉。恁朝歌暮哭鎮飄零,都休說。

別苑離宮,秋瑟瑟,最傷心者。一霎堙A朱顏改變,水流花謝。惟道夢驚蝴蝶漏,無端霜裹鴛鴦瓦。認朦朧,樹色隱昭陽,烏啼夜。   君王側,闌干下。侍琼宴,斟珠斝。又回身笑瞥,衣香吹麝。豆蔻梢頭紅透了,簾前剛是春寒也。到如今,明月影空圓,姮娥寡。

此三首詞作於明治十七年秋。

以上《日本三家詞箋注


  域外筆記,傳奇,寓言     更多   

朝鮮  尹善道(1587-1671),著名詩人,有孤山遺稿

快山寃牛

昔者,快山野叟,耕田力罷。釋耕假寐於隴上。虎來,欲攪其叟。其叟之牛鬭逐虎,虎則去而田則蹂躪破壞。叟睡覺,不知牛之為逐虎而躪田,遂怒其牛而殺之 。世稱快山之寃牛。

(學海書樓  黃兆顯老師選講)

罷: 讀皮,即疲字。   釋耕假寐: 放下耕具稍事休息。   叟睡覺: 老農睡醒。

朝鮮  李建昌(1852-1892),朝鮮古文字家,有明美堂集

鷹說

里之人有獲獵鷹者,獻於李子。李子使之獵。登阜而望,鷹方昂首舉翼,振迅而顧左右,狀若甚厲者。俄而雉興於前,鷹奮而趍,將禽(擒)矣,忽睨而視,踆而卻,為之遷延,則雉已疾飛而遁矣 。既而兔起於側,鷹不復奮而趍,視愈平,而卻愈後,若反有畏然,兔則綏綏然過矣。如是者終日,卒無獲。李子曰:「惡用是鷹為哉?」或曰:是鷹也 ,仁且知(智)矣!可以擊而不擊,非仁乎?知人之見其不擊則必且縱之,非智乎?不(音否)者,且繫於此矣。

(學海書樓  黃兆顯老師選講)

登阜: 土山高地。   雉興: 興,出現。   睨: 向旁斜視。   趍: 同趨,走前。   且繫於此矣: 終身為主人束縛勞役捕獵。
 


 

 

 

 

 

 

 

 

 

 

 

 

 

 

胡漢民

香江風雨登樓,懷精衛集曹全碑字
萬里平安懷季子,故鄉延望近奚之。山河不使分南北,歲月無因感別離。既雨餘雲仍在野,遇風殘葉忍辭枝。從君共志歸與賦 ,舊學商量有所師。

凡是沒建立民主制度的政壇,獨尊的領袖一死,繼承人問題就容易發生紛擾。 列寧死後的蘇聯,毛澤東死後的中共,都証實了這一點。 一九二五年三月孫文大元帥(廣州政府)逝世,也發生了這個問題。 孫文雖然生前立下遺囑,但未明立繼承人。 不過,依照一九一七年以來的情勢,胡漢民實是當然的繼承人。 因為從一九一七到一九二五,孫文三次回粵,出任大元帥(包括一任非舉國選出的總统),遇事離開廣州時,向由胡漢民代理大元帥,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是國民黨第二號人物 ,是當然的繼承人。

可是,孫文逝世後,繼统當權的則是有才能無魄力,有野心無智慧的汪精衛。 旋又被軍功顯赫的蔣中正所代替,這其中波譎雲詭,複雜萬端。

在(汕頭會議待揭明)一文中,我們已說過汪精衛取代胡漢民的概要。 根據汕頭會議的協議,國民黨中央六月十四日(1925)召開了改組會議,汪雖當選國民政府主席,軍事委員會主席,但當權仍在胡漢民手中,他仍是事實上的代總理(國民黨),因此 ,到該時為止,汪的攬權計劃只完成了一半。 繼取黨權,這本可在一九二六年一月召開的二全大會中解決,可是忌胡已深的的鮑羅廷,和權令智昏的汪精衛都等不及了。
八月二十日國民黨左派領袖廖仲凱被刺,兇手陳順當場被擒,所用佩槍查出是朱卓文的佩槍(曾任孫文的秘書),真相已夠明白。可是鮑,汪竟擴大株連,逮捕林真勉,胡毅生(胡漢民堂兄 ,同盟會元老,並派兵搜捕胡漢民。 胡踰晹荌k,跑到黃埔避難。 經這番打擊,胡氏徹底垮了。 汪於是派胡漢民赴莫斯科考察。 實際上是放逐。 九月胡氏攜生女木蘭同行,啓程之日賦詩述懷:

稚子牽衣上遠航,送行無賴是秋光。看雲遮處山何好,待月來時夜漸凉。去國屈原未憔悴,酖人叔子太荒唐。浮屠三僧吾知戒 ,不薄他鄉愛故鄉。

胡氏淹留莫斯科長夜漫漫,翌年(1926)廣州發生中山艦事件,始得歸。

胡漢民放逐蘇聯    明報   集思錄   司馬長風
 

 

汪精衛雙照樓詩詞稿      胡漢民放逐蘇聯


 

 

 

 

 

 

 

 

 

 

 

 

 

 

 

 

 

 

 

 

 

 

 

 

毛澤東  (一)       更多毛澤東詩詞

毛澤東18931976),字潤之,湖南湘潭韶山人,革命家、政治人、軍人,思想家,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解放軍締造者,領導人之一,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導者,1943年開始擔任中共黨主席至去世。

毛澤東在1929年古田會議時評價說:「羅榮桓是個人才,是一位很好的領導幹部,對這個同志我們發現晚了。」在羅榮桓逝世後,毛澤東十分悲痛,幾夜不能寐,並為羅榮桓寫下一詩《弔羅榮桓同志》 。

記得當年草上飛,紅軍隊
每相違。長征不是難堪日,戰錦方為大問題。斥鷃每聞欺大鳥,昆雞長笑老鷹非。君今不幸離人世,國有疑難可問誰 。

釆桑子   重陽     一九二九年十月
人生易老天難老,歲歲重陽。今又重陽,戰地黃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風勁,不似春光。
勝似春光,寥廓江天萬里霜。

菩薩蠻    大柏地    一九三三年夏
赤橙黃綠青藍紫,誰持彩練當空舞。雨後復斜陽,關山陣陣蒼。   當年鏖戰急,彈洞前村壁。
裝點此關山,今朝更好看。

憶秦娥   婁山關    一九三五年二月
西風烈,長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馬蹄聲碎,喇叭聲咽。   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從頭越,蒼山如海,殘陽如血。

浪淘沙    北戴河    一九五四年夏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島外打魚船。一片汪洋都不見,知向誰邊。     往事越千年,魏武揮鞭。東臨碣石有遺篇。蕭瑟秋風今又是,換了人間

卜算子    詠梅    一九六一年十二月 
讀陸遊
詠梅詞反其意而用之
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
   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

七律    洪都    一九六五年
到得洪都又一年,祖生擊楫至今傳。聞雞久聽南天雨,立馬曾揮北地鞭。鬢雪飛來成廢料,彩雲長在有新天。
年年後浪推前浪,江草江花處處鮮。 

蝶戀花    答李淑一       一九五七年五月十一日
我失驕楊君失柳,楊柳輕揚直上重霄九。問訊吳剛何所有,吳剛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廣袖,萬里長空且為忠魂舞。
忽報人間曾伏虎,淚飛頓作傾盆雨。 

菩薩蠻    一九二七年
茫茫九派流中國,沉沉一線穿南北。煙雨莽蒼蒼,龜蛇鎖大江。   黃鶴知何去,剩有遊人處。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

沁園春    雪     一九三六年二月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
萬里雪飄。望長城內外,惟餘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與天公試比高。須晴日,看紅妝素裹,分外妖嬈。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臨江仙   給丁玲同志
壁上紅旗飄落照,西風漫卷孤城。保安人物一時新。洞中開宴會,招待出牢人。   纖筆一枝誰與似?三千毛瑟精兵。陣圖開向隴山東。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將軍。

1933年丁玲被國民黨關進監獄,經宋慶齡,何香凝等救援獲釋,於1936年11月到達陝北。毛澤東等人在延安中共中央宣傳部出席歡迎她。


 

 

陳毅   19011972),字仲弘;四川樂至人;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家外交家國共內戰時期的重要將領,中華人民共和國十大元帥之一,曾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副總理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長,上海市人民政府首任市長

1936年間,國民黨軍不斷對紅軍游擊隊進行清剿,游擊隊的處境有時極為困難。陳毅,項英負責贛南區域。有一次,陳毅的部隊在梅嶺被國民黨四十六師圍困了二十天 ,不能脫身。陳毅寫了三首絕筆詩,頗有豪氣,非常動人。絕筆詩寫好了,結果因為西安事變突發,國民黨四十六師忽然從游擊區撤走 ,平安度過。

斷頭今日意如何,創業艱難百戰多。此去泉台招舊部,旌旗十萬斬閻羅。
南國烽煙正十年,此頭須向國門懸。後死諸君多努力,捷報飛來當紙錢。
投身革命即為家,血雨腥風應有涯。取義成仁今日事,人間遍種自由花。
 


陶鑄   19081969),又名陶際華,號劍寒,湖南祁陽人,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主要領導人之一。早年考入黃埔軍第五期,加入中國共產黨。國共內戰期間,擔任東北野戰軍政治部副主任,並代表中共軍隊與國民黨的傅作義進行北平談判。

踏莎行
翠滴田疇,綠漫溪道。桃源今在尋常處。英雄便是活神仙,高歌唱出萬千樹。   橋躍飛虹,渠飄束素。山川新意無重數。郴江北去莫辭勞,風光載得京華去。
 


呂碧城 (一)     

呂碧城1883年-1943年),一名蘭清,字遁夫,號明因,後改號聖因,晚號寶蓮居士,法號曼智。安徽旌德人,中國作家、詞人、教育家、政治人物。她提倡女學,是素食主義者和動物保護主義者,佛教居士。她是20世紀在歐美提出禁止殺害動物的先驅者之一。


時居北京
時居美國
時居瑞士
時居上海

書懷
眼看滄海竟成塵,寂鎖荒陬百感頻。流俗待看除舊弊,深閨有願作新民。江湖以外留餘興,脂粉叢中惜此身。誰起平權倡獨立,普天尺蠖待同伸。

尺蠖,喻被封建專制壓迫下屈曲如蠖的百姓。易-繫辭下: 尺蠖之曲,以求信(伸)也。

作為女性,呂碧城是近代中國較早接受西方自由民主,平等獨立思想影響的先覺者之一,她的許多早期作品滲透着此中情懷。

感懷
荊枝椿樹兩凋傷,回首家園總斷腸。剩有幽蘭霜雪堙A不因清苦減芬芳。
燕子飄零桂棟摧,烏衣門巷劇堪哀。登臨試問鄉關道,一片斜陽慘不開。

城兒時隨父居安徽六安,不多幾年,迭遭喪兄喪父之痛,宅第被迫遠走它鄉。在逃難中,每當想到自己從一個官宦人家的小姐淪落到流離失所的境地,不滿傷心欲絕。詩為碧城少女時代僑居天津塘沽時感舊傷懷之作。詩中剩有幽蘭,不減芬芳的描寫,反映她的意志堅强,百折不撓的個性。

老馬
監車獨困感難禁,齒長空憐歲月侵。石徑行來蹄響暗,沙灘眠罷水痕深。自知誰市千金骨,終覺難消萬里心。回憶一鞭紅雨外,驕嘶直入杏花陰。

金骨,用戰國時郭隗以五百金買馬骨事。元-郝經老馬詩:「垂頭似惜千金骨,伏櫪仍存萬里心。

詩以老馬作喻,表達積極樂觀,昂揚進取之心。

秋海棠
便化名花也斷腸,臉紅消盡自清涼。露零瑤草秋如水,簾捲西風月似霜。淚到多時原易淡,情難勒處尚聞香。生生死死原皆幻,那有心情更艷妝。

秋海棠,琅嬛記釆蘭雜志:「昔有婦人思所歡不見,輒涕泣,痦\灑於北墙之下。後灑處生草,其花甚媚,色如婦面,其葉正綠反紅,秋開,名曰斷腸花,又名八月春,即今秋海棠也。

堭N白秋海棠擬人化,抓住花的別名與花的顏色,生發議論,意味深長。說秋海棠淚多易淡,生死皆幻,無心艷妝,何嘗不是詩人主觀意識的自然流露和內心活動的自我寫照。
 


大荒落之年

在一個偶然的場合,得睹現代書法家羅瑛先生的一幅四屏真跡。羅先生生於光緒二十四年。歲次戊戌,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今年該是他誕生一百周年。這幅四屏是一首七律,隸書體:

十里桃華五里橋,樓臺夜夜可憐宵。蒼茫楚澤春將老,烏咽秦淮水未消。豈與尋常論落拓,更無顏色不蕭條。幾曾買得東風笑,流涕三更玉管簫。

下款有小字:旃蒙大荒落之年端陽節日,末尾四字,很明顯是記載月日。原來旃蒙大荒落」是干支的紀年方法,所謂干支即是天干和地支的合稱,取義於樹木的幹(干)枝(支)的分佈有序。天干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地支為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古人以十天干與十二地支依次相配。成為一對一對的干支。如天干以甲開始,地支以子為首來組合。由甲子,乙丑,丙寅至第十的癸酉,天干十個字已配完,而地支還剩二個字,這時天干又重頭由甲字配地支的戌,是為甲戌,乙亥,地支十二字完了,同樣由頭再來,直到癸亥,剛剛六十對,又回復到甲子,由於干支名號錯綜參互,故名花甲子,簡稱花甲,後稱年滿六十為花甲。殷代卜辭已使用干支紀日,秦漢以後用以紀年,月。並以地支紀時,古人又稱天干為歲陽,地支為歲陰。如《史記-曆書》:「太初元年,歲名焉逢攝提格。」「焉逢」是歲陽(天干)的第一位,相當於天干的「甲」,「攝提格」是歲陰(地支)的第三位,相當於地支的「寅」,換句話說,「焉逢攝提格」是甲寅之歲。同樣道理,羅瑛先生的四屏下款「旃蒙大荒落,也是歲陽配歲陰的另類干支旃蒙爾雅-釋天的叫法,在史記-曆書則稱之為端蒙,相當於天干的第二位(乙),大荒落一詞,爾雅史記相同,等於地支的第六位(巳),換句話說,羅君的四屏寫於乙巳年五月初五日,對應於陽曆是一九六五年六月四日。

旃,音氈,有數義,其一為旗曲柄。

莫萅佳話   雕蟲集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