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36)

宋詩選讀 
姜夔
白石道人       更多

姜夔,字堯章,號白石道人(1155 - 1235),鄱陽(今江西省)人。因秦檜當國,隱居終身未做官。他精音樂,曾著大樂議,載在宋史 - 樂志。他詞集埵酗Q七首詞旁注工尺譜字,是研究詞樂的重要材料。有白石道人歌曲。他的詞作品,音節和諧婉轉,格調清剛,雖重文字的鍛鍊,而不塗飾字面,在宋詞中另成一派,影響至大。惟內容比較空虛,愛國熱情不如他的朋友辛棄疾參加過抗金隊伍,他流落江湖,所以寫天涯作客的心情特別真切。張炎說他的詞,幾乎首首讀之使人神情飛越。的確是南宋的一大家。

出北關
吳兒臨水宅,四面見行舟。蒲葉侵鵞項,楊枝蘸馬頭。年年人去國,夜夜月窺樓。傳語城中客,功名半是愁。

答沈器之   二首
江漢乘流客,乾坤不繫舟。玉琴虛素月,金劍落清秋。野鹿知隨草,飢鷹故上鞲。風流大隄曲,一唱使人愁。
涉遠身良苦,登高望欲迷。試吟青玉案,不是白銅鞮。露下秋蟲怨,風高北馬嘶。槎頭有新味,人在太湖西。

悼石湖   三首選二
身退詩仍健,官高病已侵。江山平日眼,花鳥暮年心。九轉終無助,三高竟欲尋。尚留巾墊角,胡虜有知音。
未定情鍾痛,何堪更悼亡。遺書知伏枕,來弔只空堂。雪媯詩句,梅邊按樂章。沈思酒杯落,天濶意茫茫。   (意一作正)

京口留別張思順
伯勞飛燕若為忙,還憶東齋夜共牀。別後無書非棄我,春前會面却他鄉。連宵為說經憂患,異日相逢各老蒼。更欲少留天不許,曉風吹艇入垂楊。

寄田郎
楚楚田郎亦大奇,少年風味我曾知。春城寒食誰相伴,夜月梨花有所思。剪燭屢呼金鑿落,倚窗閒品玉參差。含情不擬逢人說,鸚鵡能歌自作詞。

除夜自石湖歸苕溪
此詩錄寄誠齋,得報云所寄十詩有裁雲縫霧之妙思,敲金戛玉之奇音。

細草穿沙雪半銷,吳宮烟冷水迢迢。梅花竹媯L人見,一夜吹香過石橋。
千門列炬散林鴉,兒女相思未到家。應是不眠非守歲,小窗春色入燈花。
沙尾風迴一棹寒,椒花今夕不登盤。百年草草都如此,自琢春詞剪燭看。
少小知名翰墨場,十年心事只淒涼。舊時曾作梅花賦,研墨於今亦自香。
環玦隨波冷未銷,古苔留雪卧牆腰。誰家玉笛吹春怨,看見鵝黄上柳條。

臨安旅邸答蘇虞叟
垂楊風雨小樓寒,宋玉秋詞不忍看。萬里青山無處隱,可憐投老客長安。

過垂虹
自作新詞韵最嬌,小紅低唱我唱簫。曲終過盡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橋。

送范仲訥往合肥   三首選二
我家曾住赤闌橋,鄰里相過不寂寥。君若到時秋已半,西風門卷柳蕭蕭。
小簾燈火屢題詩,回首青山失後期。未老劉郎定重到,煩君說與故人知。

觀燈口號十首

市樓歌吹太喧譁,燈若連珠照萬家。太守令嚴君莫舞,遊人空帶玉梅花。
好燈須買不論錢,別有琉璃價百千。都下貴人多預賞,買時長在一陽前。
珠絡琉璃到地垂,鳳頭銜帶玉交枝。君王不賞無人進,天竺堂深夜雨時。


唐詩選讀

張旭      桃花谿
隱隱飛橋隔野烟,石磯西畔問漁船。桃花盡日隨流水,洞在清溪何處邊。

桃花谿,即桃花源。《一統志》:「溪在湖南常德府桃源縣西南二十五里,源出桃花山,北流入沅江。」晉陶潛有《桃花源記》。此詩係泛咏桃花谿而懷疑桃花源的有無,因為陶淵明的《桃花源記》有很多人懷疑它是一種寓言。全詩主意在何處,其餘不過就桃花源記所說洞口情形拉來布景而已。
張旭,蘇州人,仕為常熟尉。嗜酒,善草書,每大醉,號呼狂走乃下筆,自視以為神。


劉方平   月夜
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闌干南斗斜。今夜偏知春氣暖,蟲聲新透綠窗紗。

詩上半仰觀,下半是俯察。上半因月色而及星象,下半因聞蟲聲而知春暖,都是互為因果的句法。讀此詩即覺有一種靜穆幽麗的環境,橫在眼前。寫靜境的詩這樣最能動人。
劉方平,河南人。


無名氏     雜詩
近寒食雨草萋萋,著麥苗風柳映隄。等是有家歸未得,杜鵑休向耳邊啼。

第一二句寫清明時節的景物,第三句意思是每逢佳節倍思親,但有家而不能歸,故教杜鵑不要儘叫着不如歸去,使人格外傷懷,癡情話卻別有神韻。

喻守真《唐詩三百首詳析》


李群玉  
將欲南行陪崔八宴海榴亭
朝宴華堂暮未休,幾人偏得謝公留。風傳鼓角霜侵x,雲卷笙歌月上樓。賓舘盡開徐孺榻,客帆空戀李膺舟。謾誇書劔無歸處,水遠山長步步愁。

感舊
西風渺渺月連天,同醉蘭舟未十年。鵩鳥賦成人已殁,嘉魚詩在世空傳。榮枯都寄浮雲外,哀樂猶驚逝水前。日暮長堤更迴首,一聲隣笛舊山川。


喻守真《唐詩三百首詳析》選讀

《唐詩三百首》流行的版本,目下有三種。就注釋說,上海古籍出版社本金性堯同志的《唐詩三百首新注》,吸收了前代和當代的研究成果,除注釋外,兼及風格,最為詳備,後來居上。陳婉俊補注的《唐詩三百首》,保存了孫洙的批語,對理解這些詩有啓發。補注引用典故的原文,比較詳實,也有特色,中華本喻守真的《唐詩三百首詳析》,對每首詩都注明平仄,便於按平音步仄音步來念,可以收到"不會吟詩也會吟"的效果,每首詩後還附有注釋和作意,可供參考。

王維   青谿   五古
言入黄花川,每逐青谿水。隨山將萬轉,趣途無百里。聲喧亂石中,色靜深松堙C漾漾汎菱筕,澄澄映葭葦。我心素以閑,清川澹如此。請留盤石上,垂釣將已矣。

上聲紙韻
作意:  此詩以青谿的深峭靈潔,替自己寫照,着眼在我心素以閑,清川澹如此。」兩句。指水盟心,大有終老之意。
作法: 首四句敍自黃花川到青谿,百里之間,途徑的曲折迴環。第五句寫聽到的谿聲,第六句寫看到谿邊的松色,第七句寫谿中的菱荇,第八句寫谿旁的葭葦,遠近左右,寫得有聲有色,這就是所謂「詩中有畫」。末了以清谿的澹泊,證實我心的安素能閑,用「將已矣」 — 就此算了罷,咏嘆作結。

王維   渭川田家  五古
斜陽照墟落,窮巷牛羊歸。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荊扉。雉雊麥田秀,蠶眠桑葉稀。田夫荷鋤至,相見語依依。即此羨閑逸,悵然吟式微。

平聲微韻
作意: 這首詩是羨慕田家閑逸的景象加以輕淡的描寫,結尾大有因慕田家閑逸不如歸去來之意。
作法: 這首詩四句為一段,寫田家日暮時一種閑逸景象。五六句敍農事,正當四五月天氣,七八句寫農夫的閒暇。結末二句,以「閑逸」 二字總括上文,因羨生感,結出作意。其中用字如念,侯,秀,稀等字都很貼切自然。


又玄集,唐末韋莊選唐詩 ,從盛唐至晚唐作者142人,詩297首。取材面廣,包括各個方面詩人,甚至僧人婦女。國內已佚,日本尚存享和三年(1803)刻本。日本學者攝影寄予夏承燾先生,收入唐人選唐詩,1956年中華書局排印 。韋莊,中唐詩人韋應物四世孫,昭宗乾寧進士,曾任校書郎,左補闕。後至蜀任王建前蜀宰相。    (十五)

薛能   漢南春望
獨尋春色上高臺,三月皇州駕未迴。幾處松筠燒後死,誰家桃李亂中開。剗除邪法元非法,唱和求才不是才。自古浮雲蔽白日,洗天風雨幾時來。

李頻   陝下懷歸
故園何處在,零落五湖東。日暮無來客,天寒有去鴻。大河水徹塞,高岳雪連空。獨夜懸歸思,迢迢永漏中。

于武陵   感懷
青山長寂寞,南望獨高歌。四海故人盡,九原新塚多。西沈浮世日,東注逝川波。不使年華駐,此生看幾何。

武瓘   感事
花開蝶滿枝,花謝蝶還稀。唯有舊巢燕,主人貧亦歸。


郁曼陀    更多         郁達夫詩詞鈔     從詩詞分析郁達夫的愛情觀念

曼陀1884—1939),名華,郁達夫胞兄,著名的愛國法官。他運用法律手段積極保護愛國青年和進步人士,打擊漢奸、日寇。193911月遭日偽特務暗殺。

題富陽大嶺山圖
三間小屋傍嚴灘,帆影松聲入夢寒。如此家山歸不得,傷心祗向畫中看。
臨風雪涕望中原,朝士貞元幾輩存。喜汝飄零重得主,不曾厚價賣豪門。

這是郁曼陀烈士被害前最後的詩作,詩人的職業是法官,也是著名的畫家兼詩人。戰時他畫過一幅家鄉山水畫,並在上面題詩曰:三間小築傍嚴灘,帆影松聲入夢寒。如此家山歸不得,傷心只向畫中看。

除夜
去國三千里,荒村此獨居。年從愁媞氶A客自病中疏。顧景憐親老,懷歸恨約虛。鄉心隨燭短,不寐撿家書。

送徐黍初光炜李釗生赴長崎 
風流江左久飄零,海外重開著作庭。擬表家傳雙鹿白,授書關過一牛青。圖窮弱水西無地,人渡明河北有星。別恨已隨飛蓋去,車窗楊柳幾長亭。

柳橋漫興
一寸柔眉畫未勻,低頭時帶一分顰。湔裙青草生前渡,擊艇紅橋隔暗塵。便覺婆娑如此樹,未應憔悴到斯人。飄茵墮溷終何定,珍重明珠不字身。

飲西湖西園 
閣道回風襲翠裘,絲絲飄雪點茶甌。江山入暮寒無影,煙水隨堤淡不收。十日甑塵生白屋,數聲弦索在紅樓。眼前哀樂渾閒事,枉費行人一宿愁。

萬泉河水心亭雨中觀荷奉呈孔希白昭焱院長
茫茫十里短長堤,綠葉紅蕖一望迷。傾蓋不期來舊雨,許根微惜在淤泥。風雷危幕諸天淨,野水準橋萬木齊。畢竟此心無著處,又隨征夢度遼西。

別意
歷歷朱燈照畫樓,碧雲疏樹鳳城秋。車窗一夜關山月,那許行人不白頭。


郁達夫

温梓川,生長在馬來亞檳榔嶼。曾任檳城光明日報總編輯,並有多種著譯作名行世,不但在馬華文壇亨有盛。而且在20世紀二三十年代的上海文壇也曾相當活躍。20年代初,當他還是中學生時,他已很欣賞郁達夫的文藝評論,小說,散文,舊詩的諸多作品。1929年初秋,温梓川探訪詩人汪靜之,適逢郁達夫也在座。於是他得以與仰慕已久的郁達夫相識,並有機會作一長談。談話中,郁達夫信口說:"南洋這地方,有意思極了,真是有機會非去走走不可。"這信口之言,十年後真的付諸實踐。1938年12月,郁達夫應新加坡《星洲日報社》之邀,南下星洲就任該報編輯,其時正值抗戰運動如火如荼之際。因借公務之機,郁達夫來到檳城游覽。也因此,他與温梓川在闊別多年之後再度重逢。

温梓川從上海暨大西洋文學系畢業後,返回南洋,正在檳城從事文化工作。他從報上知到郁達夫前來檳城的消息,自是喜出望外。正好檳城文化界朋友要設公宴款待郁達夫,他銜命和李詞庸去旅邸拜訪,邀請郁達夫。舊友重逢,少不得回憶起昔日的友誼,探詢朋友們的近况。郁達夫取出剛寫成的游記檳城三宿記交給李詞庸,又將寫於檳城懷鄉之作的三首詩交與温梓川。詩云:

抵檳城後見有飯店名杭州者鄉思縈懷夜不成寐窗外舞樂不絕用謝枋得武夷山中詩韻吟成一絕
故園歸去已無家。傳舍名留炎海涯。一夜鄉愁消未得,隔窗聽唱後庭花。


雲霧登升旗山菊花方開

好山多半被雲遮。北望中原路正賒。高處旗升風日淡,南天冬盡見秋花。


楚璞謂升旗山似匡廬因演其意

匡廬曾記昔年游。掛席名山孟氏舟。誰分倉皇南渡日,一瓢猶得住灜洲。

郁達夫回去後,還將其中寫於檳城旅館的懷鄉詩手書詩幅寄給温梓川。

郁達夫詩詞鈔     從詩詞分析郁達夫的愛情觀念


施耐庵

近年來,先後在大豐白駒(江蘇省大豐縣白駒鎮,古為白駒場),興化施家橋等地發現了施氏家族譜處士施公廷佐墓志銘木榜文和施耐庵散佚詩曲等重要文物,為水滸傳作者施耐庵是元末明初泰州白駒場人提供了有力的佐証 ; 而施耐庵的兩首佚詩和秋江送別的一套遺曲,則從側面証明施耐庵確有其人,並確實是元末明初隱居白駒場從事水滸傳創作的偉大作家。佚詩之一 :

年荒世亂走天涯,尋得山陽好住家。願辟草菜多種樹,莫叫李子結如瓜。

施耐庵參加張士誠起義軍,失敗後,意欲避亂山陽(今淮安)時為興華好友顧逖所作。顧逖不同意他遷居山陽,他考慮再三,取消了去山陽的打算,懷故居興華,還白駒了。但天公作弄,施耐庵在朱元璋的追逼下,又從白駒逃到山陽,並在那堻u世。另一首佚詩是他題贈魯淵,劉亮的:

相思相見總生愁,况是河橋欲去舟。如此垂楊如此別,銷魂未必定揚州。

這首詩原附在施耐庵的兒子施讓的抄本詩集雲卿詩稿後面的,與這首詩抄在一起的還有秋江送別 - 贈魯淵,劉亮的一套散曲。詩和散曲都表達了他和兩位志趣相投的好友離別時的悵惘,而又無可奈何的心情。套曲比詩的內容遠為豐富,既寫了離別的原因,別時的情懷,還寫了對友人的囑咐,婉轉跌宕而又慷慨放達,情致纏綿而又思想超絕。千古送別詞曲有此大手筆者實不多見,更令人驚奇的是此曲和水滸傳》堣@些詩歌風格相同,都是開放不拘,直抒胸臆。

秋江送別

〔新水令〕西窗一夜雨濛濛,把征人歸心打動。五年隨斷梗,千里逐飄蓬。海上孤鴻,飛倦了這黄雲隴。

〔駐馬聽〕落盡丹楓,莽莽長江烟水空。別情一種,江郎作賦賦難工。柳絲不為繫萍踪,茶鐺要煮生花夢。人懵懂,心窗醋味如潮湧。

〔沉醉東風〕經水驛,三篙波綠 ; 問山程,一騎塵紅。恨磨穿玉洗魚,怕唱徹瓊簫鳳,盡抱殘茗碗詩筒。你向西來我向東,好倩箇青山相送。

〔折桂令〕記當年邂逅相逢,玉樹蒹葭,金菊芙蓉,應也聲同。花間嘯月,竹塈u風。夜聽經,趨來鹿洞 ; 朝學書,換去鵝籠,笑煞雕龍,愧煞雕龍。要論交白石三生,要惜別碧海千重。

〔沽美酒〕到今日,短檠前,倒碧筒 ; 長銬裹,掣青鋒。更如意敲殘王處仲 ; 唾壺痕,擊成縫,蠟燭淚,滴來濃。

〔太平令〕便此後,隔錢塘南北高峰,隔不斷別離悰。長房縮地恐無功,精衛填波何有用?你到那山窮水窮,應翹着首兒望儂,葬關河,有月明相共。

斌  施耐庵和他的軼詩遺曲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