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8)   本期第七頁

域外詩詞選讀   之十    更多

日本   森槐南   (十)   生平見前

減字木蘭花   丙午花朝後二日,來青閣雨集,席上作。
殘梅小院。不住嬌鶯啼雨囀。作意廉纖。巧織烟絲貼翠帘。   留賓晚榻。評泊金荃開酒榼。為檢烏絲。膩柳豪蘇可意誰。

此詞作於明治三十九年春,槐南四十五歲。永井原禾於所居來青閣“招宴並作和詞。

金荃: 唐温庭筠詞集名。
膩柳豪蘇: 柳永詞細膩,蘇軾詞豪放。

附錄:

減字木蘭花   永井原禾
殘春深院。細雨輕寒鶯小囀。嫩柳腰纖。斜受東風拂畫帘。   夜談聯榻。挑盡青燈傾盡榼。鬢影如絲。舊恨新愁說向誰。

浪淘沙   題石埭新潟尋句圖
越女艷臨風。妙舞驚鴻。芙蕖七十二橋紅。總被伊人尋句盡,主客圖中。   此後月當空。箏笛帘櫳 。不須換羽與移宮。一卷竹枝花十八,持與玲瓏。

明治三十九年八月槐南與永阪石埭,本田種竹等漢詩家游新潟。歸來後,石埭作新潟尋句圖》 ,諸詩友為之題咏,滙印一集。槐南填詞外又作南北曲合套。

越女: 此借西施典故。唐王維《洛陽女兒行》:誰憐越女顏如玉,貧賤江頭自浣紗。
妙舞驚鴻: 曹植洛神賦: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主客圖:唐張為詩人主客圖一書中以六詩人為主,主下為客,分升堂 ,入室,及門,所錄約百餘人。
換羽移宮:奏樂時更換音調。宋周邦彥意難忘:知音見說無雙。解移宮換羽 ,未怕周郎。
花十八:宋王灼碧雞漫志:歐陽永叔(修)云:貪看六么花十八。此曲內一叠名花十八,前後十八曲又四花拍 ,共二十二拍。・・・・・・・・曲節抑揚可喜 ,舞亦隨之,而舞筑球,六么,至花十八益奇。

日本三家詞箋注


田邊太一(1831-1915),字蓮舟。江户(今東京都)人。江户末,明治初期的文學家,外交家,詩人。著有幕末外交談

老將
萬里輪台白骨橫,將軍百戰此餘生。天高銅柱飛鳶度,風黑南山射虎行。一卧滄江新歲月,十年江海舊勛名。腰間曾配雙龍在,陰雨時聽匣媮n。

這是一首表現老將壯心不已的詩。前四句寫老將軍昔年疆場上的功勛,後四句表現了老將軍現在的壯志不衰。全詩對老將軍歌頌的本意即在於此。

輪台,泛指邊境前線。   江海,泛指海防前線。   雙龍,指寶劍。

三島毅(1830-1913),字遠叔,號中洲,別號桐南,通稱貞一郎。備中(今岡山縣)人。明治時期著名的漢學家,曾任明治天皇的教席。後又創辦了私塾性質的舊式學校 ,二松學舍。著有論語講義莊子內篇講義中洲詩稿中洲文稿等。

磯濱登望洋樓
夜登百尺海灣樓,極目何邊是米洲。慨然忽發遠征志,月白東洋萬里秋。

作者於磯濱登上望洋樓眺望太平洋時所作的一首詩。描寫了登樓遠望太平洋時的愉快心情。寫景壯觀,意境悠遠,表現了波瀾壯闊一望無際的海天景色。

米洲,米利堅洲,指美國大陸。   東洋,指太平洋。

松本衡(1830-1863),字士權,號奎堂。三河(今愛知縣)人。江户末期的文學家,詩人。著有奎堂遺稿

蘆岸秋晴
鱸魚風外夕陽斜,十里秋風雪壓沙。預卜孤蓬今夜月,出蘆花去入蘆花。

這是一首描寫秋景的詩。詩中表現了蘆岸秋季的風景,簡直是一幅優美的圖畫。

日本漢詩精品賞析


日本   松本慎

枯柳
隋堤謝去赴陶家,遂爾巑岏閱歲華。古渡窮冬無過客,空營薄暮有棲鴉。似吾短髮多添雪,奈汝衰躬難伴花。請看弱枝存故態,春心仍學入風斜。

松本慎,生於桃園天皇寶曆五年(清乾隆二十年,公元一七五五年),卒於光格天皇寬政十年(嘉慶三年,公元一七九八年)字幼憲,有愚山詩稿

隋堤: 大業雜記:兩岸為大道 ,種榆柳,自東都至江都二千餘里,柎蔭相交。

日本   副島種臣

解嘲
青年自覺氣如虹,老去唯看髮若蓬。聊復與人閑作句,屠龍手竟換雕蟲。

副島種臣,生於仁孝天皇文政十一年(清道光八年,公元一八二八年),卒於明治天皇明治三十八年(光緒三十一年,公元一九零五年),字蒼海,明治維新後任外務大臣,後兼任參議 ,有蒼海全集

髮若蓬: 詩經衛風伯兮:自伯之東 ,首如飛蓬。詩三家義纂疏:史記老子傳正義:蔓生沙漠中 ,風吹則根斷,隨風轉移也。』」
屠龍: 《莊子
列禦寇》:「朱泙漫學屠龍於支離益 ,簞(磾)千金之家,三年技成,而無所用其巧。集解引宣穎曰:無龍可屠也。是以君子不貴絕藝 而貴中庸之道。」詩意謂大材也。揚子雲《法言吾子篇》:「童子雕蟲篆刻 ,壯夫不為也。」

副島種臣和張繼楓橋夜泊
月落烏啼霜滿天,楓橋夜泊轉蕭然。兵戈破却寒山寺,無復鐘聲到客船。

姑蘇寒山寺鐘於清末為日人奪去,後經索還而日人以贋品來歸,上鑄銘文,為伊藤博文所作,曰:姑蘇寒山寺歷劫年久 。唐時鐘聲,於張繼詩中傳耳。傳聞寺鐘傳入我邦,今失所在。山田寒山(人名)搜索甚力,而逐不能得焉。乃將新鑄一鐘,齎往懸之,來請余銘。寒山有詩,次韻以為銘。姑蘇非異域 ,有詩傳鐘聲。勿說盛衰跡,法燈滅又明。明治三十八年四月十八日 。日本侯爵伊藤博文撰,子爵杉重華書,大工小林誠義,施主十方檀那。伊藤曾四任日本內閣總理 ,一九零九年十月二十五日被安重根在哈爾濱刺殺。

寺鐘於民國前七年(明治三十八年,公元一九零五年)被盜,抗戰勝利後,寺僧曾於大雄寶殿貼出啟事云:本寺唐鐘 ,鍊冶超精。雲紋奇古,波礫飛動,捫之有稜,於民國初年(此誤記,應為民前)被日人盜去,康有為詩遂有鐘聲已渡海雲東之句。尚懇十方義士,護法宰官,共起追究,以保國粹。民國四十一年(一九五二年)中日和談 ,此事當在談判時要求歸還,如比利時於凡爾賽和約要德國交還聖餐畫幅,英國要求交還克倫威爾戰鼓同例。惟我以德報怨,坐使唐鐘永淪異域,可哀也矣。

康有為詩:鐘聲已渡海雲東,冷盡寒山古寺風。勿使豐干又饒舌,化人再到不空空。

日本   久保得二

銅雀台
漳水東流去不回,幾多宮觀劫餘灰。終生權略三分業,曠古文章七子才。墓表題名欺後世,帳前奏伎引餘哀。依稀疑塚亦荒草 ,秋老西陵風雨來。

久保得二,生於明治八年(清光緒元年,公元一八七五年),卒於昭和九年(民國二十三年,公元一九三四年)。字長野,號天隨,曾任宮內省圖書編修官,大東文化學院教授 ,著書達一百七十餘種。有秋碧吟廬詩鈔

漳水: 水經濁漳水:又東過武安縣 ,又東出山,過鄴縣西。注云:漢高帝十二年 ,置魏郡治鄴縣。王莽 更名魏城,後分魏郡,置東西部都尉,故曰三魏,魏武又以郡國之。舊引漳流,自城西東入,逕銅雀臺下,伏流入城,東注謂之長明溝也。渠水又南 ,逕止東門下,魏武封於鄴為北宮。又曰:城之西北有三臺 ,皆因城為之基,巍然崇舉,其高若山。建安十五年,魏武所起。中曰銅雀臺,高十丈,有屋百一間,臺成,命諸子登之,並使為賦。陳思王下筆成章,美晰礄氶A又於屋上起五層樓 ,高十五丈,去地二十七丈,又作銅雀臺於樓巔,舒翼若飛。南則金虎臺,高八丈,有屋百九間。北曰冰井臺,亦高八丈,有屋百四十五間,上有冰室,室有數井,井深十五丈,藏冰及石墨焉 。又有粟窖及鹽窖,以備不虞。

七子: 魏文帝典論論文:今之文人,魯國孔融文舉 ,廣陵陳琳孔璋,山陽王粲仲宣,海徐幹偉長, 陳留阮瑀元瑜,汝南應瑒德璉,東平劉楨公幹,斯七子者,於學無所遺,於辭無所假,咸自以騁驥騄於千里,仰齊足而並馳。以此相服,亦良難矣。

墓表題名: 曹操讓縣自明本志令(建安十五年,時操五十六歲,令並讓還封國之三縣,但食武平萬户。)云:孤始舉孝廉 ,年少,・・・・・・・・欲為一郡守 ,好作政教以建立名譽,・・・・・・・・平心選舉,違迕諸常侍 。以為强豪所忿。恐致家禍,故以病還。・・・・・・・・于譙東五十里築精舍 ,欲秋夏讀書,冬春 射獵,求底下之地,欲以泥水自蔽,絕賓客往來之望,然不能得如意。後徵為都尉,遷典軍校尉。意遂更欲為國家討賊立功,欲望封侯作征西將軍,然後題墓表道言漢故征西將軍曹侯之墓,此其志也。

墓前奏伎: 曹操建安二十五年遺令云:・・・・・・・・吾婢妾伎人皆勤苦,使菁銅雀臺,善待之。於臺上安六尺牀,施繐帳,朝晡上脯糒之屬,月旦十五日,自朝至午,輒向帳中作伎樂,汝等時時登銅雀臺,望吾西陵墓田,餘香可分與諸夫人,不命祭。

疑塚: 曹操遺令(建安二十五年)謂「斂以時服,葬於鄴之西岡上,與西門豹祠相近。」則操未嘗令作疑塚。後人考證此訛說始自南宋時,謂操使人作七十疑塚者,非實也。

日本   長三洲

殘菊
秋老一枝香未銷,傲霜氣節更風標。恰如栗里貧無酒,猶向人間愧折腰。

長三洲,生於仁孝天皇天保四年(清道光十三年,公元一八三三年),卒於明治二十八年(光緒二十一年,公元一八九五年),名苂,字世章。曾任學務局長,一等編修官等職。有三洲居士集。

栗里,在九江市南,淵明居此。

(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選講)


越南  阮鼎南   (三)

有感
世難日已亟,天心良不仁。風波助鯨鱷,菹醢到龍麟。空抱千秋志,難回六合春。西臺朱鳥曲,歌罷淚沾巾。

自注: 國中同志,罹難日多,戊申己酉之間尤甚。

兆顯案: 戊申即維新皇帝二年,清光緒三十四年,一九零八年。己酉為一九零九年也。

亟,此處音擊。   鯨鱷,指法國人。   道德經》:「天地不仁 ,以萬物為芻狗。」   菹醢,肉醬。     六合,天地上下四方。

西臺朱鳥曲: 謝翱為文天祥諮議參軍,天祥卒,翱亡匿所至輒感哭,挾酒登浙江子陵臺,設天祥主亭隅,再拜號哭,以竹如意擊石。歌曰:魂朝往兮何極 ,莫歸來兮關水黑,化為朱鳥兮有咮焉食。 歌畢竹石俱碎。見宋遺民錄卷一至五。  朱鳥,星宿名。     嚴子陵釣臺,即西臺也。   莫,即暮字。   咮,音咒 ,雀仔口。

文天祥死於一二八三年,西臺詩作於一二九二年。謝翺晞髮集》《西台哭所思詩云:西臺哭所思 ,殘年哭知己。白日下荒臺,淚落吳江水。隨潮到海回。故衣猶染碧,后土不憐才。未老山中客,唯應賦八哀。(八哀乃杜甫詩)。又書文山卷後:魂飛萬媯{,天地隔幽明。死不從公死,生如無此生。丹心渾未化,碧血已先成。無處堪揮淚,吾今變姓名。

古風   二十三首選二
南游背鄉國,寒暑已五更。山川路悠邈,心與孤月征。故國多春風,楊枝日夜生。回書附朔雁,感歎無來聲。

邈,音莫。     來聲,回音也。

杜宇鳴落日,迴風助哀音。當年棄萬乘,羽化空山深。梟鵬竟群游,紫闕生楓林。遺老空雪涕,茫茫天地心。

杜宇: 揚雄蜀王本紀:時蜀民稀少 ,後有一男子名曰杜宇,從天墜止朱提山,有一女子名利,從江源井中出,為杜宇妻。乃自立蜀王,號曰望帝,治汶山下邑曰郫,化民往往復出。望帝積百餘歲,荊有一人名鼈靈 ,其尸亡去,荊人求之不得,鼈靈尸隨江水至郫,遂活,與望帝相見。望帝以鼈靈為相。時玉山出水,若堯之洪水,望帝不能治,使鼈靈决玉山 ,民得安處。鼈靈治水去後,望帝與其妻通,慚愧,自以德薄,不如鼈靈,乃委國授之而去,如堯之禪舜。鼈靈即位,號曰開明帝。帝生盧保 ,亦號開明。望帝去時,子鵱鳴,故蜀人悲子鵱鳴而思望帝。望帝,杜宇也。

即事   八首選一
花外鵑啼不肯休,青山一榻枕泉流。年(連)年愛菊師元亮,中夜瞻星泣武侯。倉卒龍媒辭大漠,淒涼鶴馭隔滄洲。南華可是忘情物,差勝金龜榜酒樓。

差,此讀去聲。   南華,南華經,莊子。

愛菊: 周敦頤《愛蓮說》:「晉陶淵明獨愛菊」。
瞻星: 《三國志・蜀志・諸葛亮傳》注引《晉陽秋》曰:「有星赤而芒角,自東北西南流,投於亮營,三投再還,往大還小,俄而亮卒 。」
龍媒: 《漢書・禮樂志》:「天馬徠,龍之媒。」注引應劭曰:「言天馬者乃神龍之類,今天馬已來,此龍必至之效也 。」龍媒,喻駿馬也。
鶴馭: 仙逝也,成仙得道皆騎鶴,故云。
金龜: 李白對酒憶賀監(賀之章)詩序:「太子賓客賀公,於長安紫極宮一見余,呼余為謫仙人。因解金龜,換酒為樂。」王琦注:「金龜 ,蓋是所佩雜玩之類。」
滄洲: 阮籍《為鄭沖勸晉王箋》:「臨滄洲而謝支伯,登箕山而揖許由。」

過廣治
桿江東渡馬如飛,極目荒城賦黍離。一渡無關天下事,十年猶見太平時。軍聲白日旌旗變,野色青山虎豹癡 。萬里驚風催海嘯,誰將尺劍奠南維。

黍離: 《詩經・王風・黍離》:彼黍離離 ,彼稷之苗。行邁靡靡,中心搖搖。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序云:「黍離,閔宗周也 。周大夫行役,至於宗周,過故宗廟宮室,盡為禾黍,閔周室之顛覆,彷徨不忍去,而作是詩也。毛傳:周幽王之亂 ,而宗周滅,平王東遷,政遂微弱,下列於諸侯。

《史記・宋微子世家》:其後箕子朝周 ,過故殷墟,感宮室毀壞,生禾黍,箕子傷之,欲哭刖不可,欲泣為其近婦人,乃作麥秀之詩以歌詠之。其詩曰:麥秀漸漸兮 ,禾黍油油。彼狡僮兮,不與我好兮。所謂狡童者,紂也。殷民聞之,皆為流涕。

廣治,越南一省名。   桿江,即石桿江,在廣治省 。   旌旗變,喻由中國藩屬越南自治變為由法人統治。   虎豹,喻法國人。   奠 ,定也。   南維,喻越南。

寄龍城諸友
青鳥西飛直到今,橋山弓劍恨彌深。兵殘塞北無家在,春遠江南有夢尋。王粲登樓千里月,長卿題柱十年心。誰人種柳龍城路 ,為我天涯一寄音。


橋山: (見史記五帝本紀王帝崩 ,葬橋山,)此比喻越南咸宜皇帝衣冠塚。
王粲登樓: 王仲宣《登樓賦》劉良注:「時董卓作亂,仲宣避難荊州,依劉表,遂登江陵城樓,因懷歸而有此作,述其進退危懼之情也。」賦有云:「雖信美而非吾土兮 ,曾何足以少留。」
長卿: 《 史記・司馬相如傳》索隱云:「華陽國志云:『蜀大城北十里有升僊橋,送客觀。相如初入長安題其門云:不乘赤車駟馬,不過汝下也。』」

書懷   四首選一
玄靜樓前滿地霜,牖風庭月太淒涼。山川故國陰晴改,戎馬全家道路長。儘說星槎通漢渚,猶聞鐵騎繞睢陽。虞淵取日無消息 ,回首鈞天涕萬行。

自注云: 玄靜樓,殿前上將軍阮公所居,將軍能詩 ,有集五六百首。

阮公(阮說,說音悅)

星槎: 《張華・博物志・卷十》:「舊說天河與海通,近世有人,居海渚者,每年八月,有浮槎去來不失期,人有奇志,立飛閣於槎上,多齎糧乘槎而去。十餘月至一處,有城郭狀,屋舍甚嚴,遙望宮中有織婦,見一丈夫牽牛渚次飲之,牽牛人乃驚問曰:『何由至此?』此人為說來意,並問此是何處。答云:『君還至蜀郡,訪嚴君平,則知之。』竟不上岸,因還如期。後至蜀,問君平,君平曰:『某年某月,有客星犯牽牛宿。計年月,正此人到天河時也。』」
睢陽: 肅宗至德二載正月安慶緒以尹子奇趣睢陽,許遠告急於張巡,巡領兵三千自寧陵入睢陽,與許遠兵合六千八人守之。十月,糧盡,城陷賊,巡等皆死。
虞淵:
淮南子天文訓:日至於虞淵 ,是謂黃昏。

京齋述感   三首選一
天地兵爭後,河山旅夢中。披書憐朔雁,聽曲辨南風。白日歌仍苦,青編術易窮。五陵拂涕望,佳氣自葱葱。

南風: 南風歌:南風之薰兮 ,可以解吾民之慍兮。南風之時兮,可以阜吾民之財兮。
五陵: 長陵,安陵,陽陵,茂陵,平陵為西漢五帝墓寢,亦指唐高祖,太宗,高宗,中宗,睿宗陵園。此借以為越南帝寢。


感成
烽埃塞六合,孤劍欲何之。逐日已沉沒,問天欲醉時。鶴歸塵世短,麟踣聖人衰。長嘯臨滄海,秋心更渺瀰。

麟踣: 孔子家語卷四:叔孫氏之車士曰子鉏商 ,採薪於大野,獲麟焉。折其前左足,載以歸。叔孫以為不祥,棄之於郭外。使人告孔子。曰:而角者 ,何也?孔子往觀之,曰:麟也 。胡為 乎來哉!胡為乎來哉!反袂拭面,涕泣沾衿。・・・・・・・・子貢問曰:夫子何泣爾?孔子曰:麟之至為明王也 ,出非其時而害,吾是以傷焉。』」

踣,音白,跌倒。   ,即麋,鹿之一種。   問天欲醉時:庾信《哀江南賦》:「天地之大德曰生,聖人之大寶曰位。用無賴之子弟,舉江東而全棄。惜天下之一家,遭東南之反氣;以鶉首而賜秦,天何為而此醉?

望那山憶陳隱士遺事偶成
喬岳柏森森,斯人不可尋。亡胡猶有句,騎鶴豈無心。月照浮生夢,溪流太古音。遺蹤問樵客,空指白雲深。

自注: 陳修隱那山 ,胡氏竊國,徵之不至,赭其山,見一白鶴沖天去。石壁上有句云:奇羅海口吟魂斷 ,高望山邊客思愁。後胡氏與敵兵戰敗,果於其地被擒。事雖荒誕 ,然野乘傳之已久,蓋亦安期子晉之屬,有無不必辨也。

胡氏竊國: 公元一三八八年(陳氏廢帝(日寅)(左日右寅合為一字)昌符十二年 ,明洪武二十一年),權臣黎季犛廢立,立順宗皇帝顒,一三九八年(光泰十一年,明洪武三十一年),又逼帝禪位太子(安火)(上安下火合 為一字此字或為越南字喃),是為少帝 。少帝建新二年(明建文帝元年,公元一三九九年)季犛逼帝出家,旋令縊殺之,自稱國祖章皇,大殺宗室三百餘人,株連甚眾。三年,立其子漢倉為太子,自稱帝,改元聖元,國號大虞 ,改姓胡。旋又傳位其子漢倉,自稱太上皇,同聽政,並遣使至中國,告陳氏已絕。漢倉舉兵侵占城,占城求救於明,明使將軍八十萬伐木開道,直達住江,漢倉遣兵抗之,明將數胡氏罪 ,並揚言復陳氏國,漢倉諸軍惡胡氏苛政,兵士多降。明將張輔及沐晟等夾攻多邦城,城慼A明軍入東都(即後來河內)。公元一四零七年(明永樂五年)五月明將擒胡季犛,漢倉等於奇羅海口 ,旋送金陵。又謀搜陳氏宗室,立陳肇基,史稱簡定帝,為後紀之始。後陳凡二帝,七年。其後為黎氏所代。

安期,子晉: 列仙傳:安期先生者,瑯琊阜鄉人也,賣藥於東海邊,時人皆言千歲藥翁。秦始皇東遊,請見與語二日三夜,賜金璧數千萬。留書赤玉舄一雙為報,曰:後數年 ,求我於蓬萊山。始皇即遣使者徐市盧生等數百人入海,未至蓬萊山,輒逢風波而還。立祠阜鄉亭海邊十數處云。又云:王子喬者 ,周靈王太子晉也。好吹笙,作鳳皇鳴。遊伊洛之間,道士浮丘公接以上嵩高山三十餘年,後求之於山上,見柏良曰:告我家 ,七月七日待我於緱氏山巔。至時,果罕乘白鶴駐山頭,望之不得到 ,舉手謝時人,數日而去。亦立祠於緱氏山下,及嵩高首焉。

 (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選講)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