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8)   本期第二頁

蘇軾 

沿流館中得二絕句    
淮西功業冠吾唐,
吏部文章日月光。千載斷碑人膾炙,不知世有段文昌。
李白當年流夜郎,中原無復漢文章。納官贖罪人何在?壯士悲歌淚萬行。

姜夔  

除夜自石湖歸苕溪  
千門列炬散林鴉,兒女相思未別家。應是不眠非守歲,小窗春意入燈花。

千門列炬: 家家户户燈燭通明 。散林鴉:杜甫杜位宅守歲詩:盍簪喧櫪馬 ,列炬散林鴉。喧馬,散鴉言騎從之盛 。(《杜詩詳注》)意為節日之喧鬧氣氛,引起林鴉散起。
燈花: 古人以燈花爆為喜事之兆,俗諺云:
燈芯結花,遠客歸家。全句說兒女圍坐燈前,看燈芯爆成花形,預示親人將歸,使寒夜中充滿了春天的氣息。

本題十首,選一首。除夕之夜,人尚在歸家途中,思念家人的心情可以想見,而作者却模寫家中兒女的情態,把它生動地勾現出來。

孔平仲

寄內
試說途中景,方知別後心。行人日暮少,風雪亂山深。

孔平仲,字毅父,與兄文仲,武仲同有文名。這是作者遠行途中寄給妻子的詩。他沒有直接向妻子表達別後的心情,而是以描叙旅途中的景象,讓妻子想象自己在旅途中的艱辛和心情寂寞 。是另外一種表達的寫作方式。

胡朝穎

旅夜書懷
十日春光九日陰,故關千里未歸心。遙憐兒女寒窗底,指點燈花語夜深。

作者歸期未卜,一片鄉思離愁,首句說連日陰雨,更添心情沉重之感。三,四句轉寫家中兒女思親情態。姜夔詩云:小窗春意入燈花

道潛

絕句
高岩有鳥不知名,款語春風入戶庭。百舌黃鸝方用事,汝音雖好復誰聽。

這是一首政治諷刺詩。以百舌,黃鸝這些善唱的鳥比作那班在朝中當權讒佞的人,高岩之鳥比作賢達之士。戶庭比作朝廷。這些被排斥在外的賢臣對朝廷(款語春風入戶庭)知無不言 ,推誠進語,一顥昭然之心可見,無奈朝庭現在把權者(方用事,把持朝政)盡是那些百舌,黃鸝之輩,它們大攪一言堂,聽不進任何不同的聲音(意見),縱使高山之鳥(有見識之士)唱得再好 ,又有誰去聽呢。

聯繫道潛生平,與蘇軾等人友善,蘇軾獲罪新黨被貶,道潛受到株連,在兗州受到管制。當時的變法派早已變質,掌權者章惇之流以爭為政。道潛將他們比作黃鸝,反舌(反舌有聲,佞人在側 。《汲冢周書》),抨擊他們竊位弄權,黨同伐異,堵塞賢路,禍國亂民的罪行,又以款語入戶,無人欣賞唱和,諷刺最高統治者不辨賢愚,對受到排擠貶斥在外的賢達寄以深刻同情 。全詩語淺而含義深遠。

前介紹

道潛   道潛是宋朝有名的詩僧,別號參寥子,於潛(現屬浙江省)人。公元1090年前後在世,他的詩寫得很清新流暢。

臨平道中
風蒲獵獵弄輕柔,欲立風前不自由。五月臨平山下路,藕花無數滿汀洲。

風蒲,風吹蒲草。
這詩是作者到臨平山時在路上即興之作。描繪初夏景色,非常細膩生動。蘇軾很欣賞這首詩。

李唐

題畫
雲媟洇曮B媗y,看之容易作之難。早知不入時人眼,多買燕脂畫牡丹。

李唐(1049~1130),河陽(今河南孟縣人。宋徽宗時入畫院,北宋亡,入南宋,工山水人物,尤擅畫牛,為高宗所喜。

據載,李唐初到杭州,不被人知,生活艱難,靠賣畫糊口,所以寫了這首題畫詩 ,實際上涉及畫面的只有第一句,其餘三句都是議論。全詩是說優美的作品是經過艱苦努力創作出來的,任何事情都是旁觀者易,作之者難,所謂看人挑擔不吃力,事非經過不知難,這是生活的哲理 。第三,四句諷刺那些缺乏真正審美能力的時人,只懂得欣賞時下不重實際本領,濃墨重彩,大紅大紫,被譽為花之富貴的作品,與其如此,我也何妨趨炎隨俗多畫這類低俗作品迎合潮流呢 。這句是作者的反話,實際上,他絕不會為了時人淺薄的審美觀而放棄自己的高尚藝術。

朱熹

春日
勝日尋芳泗水濱,無邊光景一時新。等閒識得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

朱熹,字元晦,婺源(今江西省婺源縣)人,生於宋高宗建炎四年(1130),卒於宋寧宗慶元六年(1200),是宋代著名的理學家。他的詩,在道學家中 ,是比較清新活潑的。

觀書有感
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作者是用比喻的手法寫這首詩。他認為池塘堛漱籉]有活水流來,死水就不會積滯,故能像明鏡一樣清澈見底。詩題觀書有感》 ,可能是作者在看書時弄通了一些難題之後,有感而作的。

題榴花
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間時見子初成。可憐此地無車馬,顛倒蒼苔落絳英。

此詩借詠榴花感慨懷才不遇和人才被朝廷冷落棄置不用。
首二句極力贊美石榴花,榴花盛開,鮮明耀眼。後二句則感嘆榴花之不遇。雖然花光明麗,但由於生長在偏遠之外,無人問津,備受冷落,以至蒼苔滿地,榴花殞落,覆蓋在苔階之上 。作者借榴花無人欣賞,比喻現實生活中,統治者不知珍惜人才,或大才小用,有才不用,用非其才等現象作出委婉的諷刺。

杜常

題華清宮
行盡江南數十程,曉風殘月入華清。朝元閣上西風急,都向長楊作雨聲。

朝元閣: 在陝西臨潼縣驪山。   長楊: 長楊宮,因宮有垂楊數畝而名,地處長安之西。

詩人從江南北上入長安所寫。詩中只攝取曉風,殘月,西風,雨聲,一派蕭瑟荒寂的秋色入句,而對歷史人物以及當年的繁盛景像隻字不提,別具一格。

杜常,北宋衛州(今河南汲縣一帶)人,累官工部尚書,龍圖閣學士。據厲鶚宋詩紀事載 ,作者 於宋神宗元豐三年(1098)九月宦游秦,鳳時,路過華清宮,寫下此詩。

范成大

州橋
州橋南北是天街,父老年年等駕回。忍淚失聲詢使者,幾時真有六軍來。

宋孝宗,乾道六年(1170),詩人出使金邦,寫了七十二首絕句,此其一。詩題下自注說:“南望朱雀門,北望宣德樓,皆舊御路也。”可見詩中的天街,在詩人眼中是象徵北宋朝庭 ,故國。眼前故地已物是人非,自然觸發起國家興亡之感。但詩人關注的不是州嬌,天街,而是淪陷區的父老百姓。此時汴京已被敵人占領了四十多年,儘管歲月如流,但人民依然終日跂望 ,盼望王北伐。但結果是年年盼望,年年失望;年年等駕,年年不見駕。一方面寫出故國遺民不堪忍受敵人壓迫,切盼早日回到祖國懷抱的強烈願望,一方面也批評偏安江南的南宋小朝廷對人民背棄 。忍淚面對我這個從故國來的使臣,打聽一句朝廷何時真有決心派遣六軍來收復失地,讓我們得到解放呢?寫出淪陷區人民對南宋朝廷一次又一次只空喊北伐口號,卻沒有實際行動的失望 。全詩顯示出作者與人民的一片愛國熱忱。

范成大(1126~1193),字致能,號石湖居士,吳郡(今江蘇蘇州)人。官至四川制置使,權吏部尚書,參知政事。其田園詩很出色,當時與尤袤,楊萬里 ,陸游並稱中興四大詩人。


唐詩選讀  

劉長卿

劉長卿,開元末進士,至德中官鄂岳觀察使,吳仲孺奏貶,後終隨州剌史。

秋日登吳公台上寺遠眺   寺即陳將吳明徹戰場
古台搖落後,秋入望鄉心。野寺來人少,雲峯隔水深。夕陽依舊壘,寒磬滿空林。惆悵南朝事,長江獨自今。

吳公台:  一統志楊州府城北,劉宋沈慶之所築,陳將吳明徹增築。

送李中丞歸漢陽別業
流落征南將,曾驅十萬師。罷歸無舊業,老去戀明時。獨立三邊靜,輕生一劍知。茫茫江漢上,日暮欲何之。

新年作
鄉心新歲切,天畔獨潸然。老至居人下,春歸在客先。嶺猿同旦暮,江柳共風煙。已似長沙傅,從今又幾年。

自夏口至鸚鵡洲夕望岳陽寄元中丞   唐詩別裁作阮中丞
汀洲無浪復無煙,楚客相思益渺然。漢口夕陽斜渡鳥,洞庭秋水遠連天。孤城背嶺寒吹角,獨戍臨江夜泊船。賈誼上書憂漢室,長沙謫去古今憐。

夏口當漢水入江之口,與武昌隔江相對。鸚鵡洲在武昌城南江中,岳陽也便是湖南岳陽縣城,城西門樓上,有名聞古今的岳陽樓,正對洞庭湖景色秀麗,范仲淹的岳陽樓記便是記此樓而享名。

本篇的主旨,實在是長卿為轉運使判官,知淮南鄂岳轉運留時,因鄂岳觀察使吳仲孺的誣奏,將他貶為播州南邑尉,有同僚替他鳴不平,奏表辯冤,却也同時受到貶謫,遂使長卿心懷怨訴,乃以賈誼自况,不敢明目張膽的說出,免得罪上加罪。意在言外,可以從句末之古今憐三字中揣出古今同悲的憤慨。題中的元中丞,有些集中元中丞的字改為字或字,不知何據?

唐汝詢以為,這是劉長卿被貶入楚,賦旅泊之景,以寄中丞,所以拿賈誼來做比況。

江州重別薛六柳八員外
生涯豈料承優詔,世事空知學醉歌。江上月明胡雁過,淮南木落楚山多。寄身且喜滄洲近,顧影無如白髮何。今日龍鍾人共老,愧君猶遣慎風波。

從詩中首句承優詔推斷,此時長卿或正貶謫播州,即今廣東茂名縣,濱近南海,故詩第五句有寄身且喜滄洲近的自我解嘲。本篇是長卿去播州,途經江州別友人之作,是一篇不折不扣的感懷詩。高仲武說,劉長卿有吏才,而好犯上,因此兩度遭到遷謫,乃是咎由自取。就詩而言,本篇係留別詩,如從別字着眼,便落入俗套,惟有感懷身世,或抒積鬱,而不怨天尤人,方稱得上恰到好處。詩中把受貶謫說成是承優詔」,把遠入夷荒,說成「滄州近」,不失溫純忠厚之旨。自斂其氣,因此而可貴,尤其是末二句「今日龍鍾人共老,愧君猶遣慎風波。」對薛老六和柳老八兩位友人,加以規勸,用「慎風波」來互勉。

長沙過賈誼宅
三年謫宦此棲遲,萬古惟留楚客悲。秋草獨尋人去後,寒林空見日斜時。漢文有道恩猶薄,湘水無情吊豈知。寂寂江山搖落處,憐君何事到天涯。

劉長卿這篇七律,名義上是懷古,實際上是首諷喻詩,自憐自悲,自怨自艾,對現實的不滿。這是一般詩人的通病,自古能跳出這一藩籬的作家,並不太多。

送靈澈
蒼蒼竹林寺,杳杳鐘聲晚。荷笠帶斜陽,青山獨歸遠。

靈澈,生於會稽,本湯氏,字澄源。

彈琴
泠泠七弦上,靜聽松風寒。古調雖自愛,今人多不彈。

祖詠

望薊門
燕臺一去客心驚,笳鼓喧喧漢將營。萬里寒光生積雪,三邊曙色動危旌。沙場烽火侵胡月,海畔雲山擁薊城。少小雖非投筆吏,論功還欲請長纓。

少小雖非投筆吏」是用班超的「投筆從戎」來自期自勉 。作者祖詠,洛陽人,開元十三年進士。張說在并州,引為駕部員外郎。唐書文藝傳序中談到,由於史家逸其行事,故弗得述云,因此現在我們對祖詠所知不多。不過,照商墦的看法 ,以為祖詠的詩,剪刻省淨,用思尤苦,氣雖不高,調頗凌俗。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