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6)   本期第二頁

,明,清詩

   陳孚

博浪沙
一擊軍中膽氣豪,祖龍社稷已動搖。如何十二金人外,猶有人間鐵未消。

詩雖是詠博浪沙,但真正寫博浪沙事只有起首一句,以下即由此擴展,妙設譏刺。唐,宋二朝詠古詩常用此格局。

陳孚,(1240 - 1303),字剛中,天台臨海(今浙江臨海)人。官至台州路總管府治中,卒謚文惠。

   虞集

挽文丞相
徒把金戈挽落暉,南冠無奈北風吹。子房本為韓仇出,諸葛寧知漢祚移。雲暗鼎湖龍去遠,月明華表鶴歸遲。不須更上新亭望,大不如前灑淚時。

金戈挽落暉: 淮南子覽冥訓魯陽公與韓搆難,戰酣,日暮,以戈揮之,日為之反三舍。   南冠,指囚犯,   北風吹,指北方元朝南侵。   子房: 張良為韓國人,家五世相韓。韓亡,謀刺秦始皇於博浪沙,誤中副車。   鼎湖龍去,指皇帝死去。   華表鶴歸,用搜神記載遼東人丁令威化鶴歸家鄉,止於城門華表柱上故事。   新亭淚,見世說新語》新亭對泣典故。

前兩句寫文天祥力挽狂瀾,明知不可為而為,不怕捨身報國的民族英難氣節。後兩聯分別用四個典故來寫壯志未酬,國破家亡。張良志在復韓,但韓國沒有恢復;諸葛亮立志興漢,而蜀漢最終滅亡;文天祥也是如此,「徒把」一句表示文天祥獨木難支,無法挽救宋朝傾覆的命運,最後是死而後已。全詩通過用「徒把」,「無奈」,「寧知」,「不須」等詞語,構成全篇哀惋的氣氛。此詩通過對宋末慷慨就義的文天祥的哀悼,表達對故國之思。

至正改元辛巳寒食日示弟及諸子侄
江山信美非吾土,飄泊棲遲近百年。山舍墓田同水曲,不堪夢覺聽啼鵑。

詩化用典故成句 ,巧設隱喻。明寫思鄉,暗喻思國。詩作於元順帝至正元年(1341),時虞集告老還鄉,居江西崇仁。寒食祭祖後。他想到自己是四川人,祖上遷居崇仁已近百年,眼前景物雖好,畢竟不是自己故鄉,正是望鄉不得歸,每聽鵑啼,實在令人難以忍受。首句借用王粲登樓賦中的句子,非吾土」就是說已經不是大宋漢人的天下。末句引用古代相傳蜀主望帝失國後,其魂魄化為杜鵑,啼聲悲哀,常啼至口角流血。後人常引用杜鵑啼血以喻國家滅亡。

此詩的用典用句,妙在含蓄不露,而且兩個典故,都是常人熟悉,却能與眼前景物吻合,使人產生聯想,體會言外之意。虞集此詩共兩首,此為其二。

虞集,(1272-1348),字伯生,號道園,世稱邵庵先生,四川仁壽人,僑居崇仁(今江西崇仁縣)。大德初以薦授大都路儒學教授,歷秘書少監,翰林直學士兼國子監祭酒,奎章閣侍書學士。卒謚文靖。工詩文,與柳貫,黃溍,揭傒斯稱儒林四傑,詞兼蘇,秦之勝。


明末  陳恭尹  (一)

陳恭尹。(1631-1700),字元孝,初號半峰,晚號獨漉。順德龍山人。父親陳邦彥(與陳子壯,張家玉並稱嶺南三忠)於永曆元年(清順治四年 ,公元1647年)起兵抗清失敗,不屈死;恭尹時十七歲,全家七口只剩出嫁姊及恭尹。難中恭尹脫身逃出,匿居父友增城堪粹家複壁之中。翌年,明叛將李成棟反正,迎永曆帝於肇慶 ,恭尹出複壁,上疏陳父殉難之狀,得蔭錦衣衛指揮僉事。廣州旋再破,恭尹避兵西樵山,嘗築樓於寒瀑洞,念國破家亡,輒痛哭欲以身殉。

永曆五年(1651),時年二十一歲,恭尹間關入閩,復往還浙江,金陵三年觀變,時魯王竄舟山,鄭成功屯兵閩海,據龍山陳氏家譜,曾任鄭成功参謀 。蕪湖兵敗後,恭尹歸嶺南葬父於增城,旋聞諸遺臣多逃避海外,出訪未果,又欲南下投奔永曆帝。永曆十五年(清順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永曆帝自緬甸被獻,遭吳三桂害於昆明 ,南明覆亡,恢復無望。只得返家鄉順德,往來羅浮諸山中,自號羅浮布衣。

康熙十七年(1678),時年四十八歲,三藩變起,恭尹以嫌疑下獄,明年事解,經此,銳氣漸消磨,自念四世一絲,惟養晦賣文為活,寓居廣州城南,以詩酒自娛。著有獨漉堂文集獨漉堂詩集,與屈大均 ,梁佩蘭合稱嶺南三大家。     

崖門謁三忠祠
山木蕭蕭風又吹,兩崖波浪至今悲。一聲望帝啼荒殿,十載愁人拜古祠。海水有門分上下,江山無地限華夷。停舟我亦艱難日 ,畏向蒼苔讀舊碑。

 望帝:杜鵑鳥,古蜀帝杜宇所化。   停舟二句: 艱難日:劉斯奮,周鍚馥嶺南三家詩選詩注:當時永曆帝退處雲南一隅,清兵三路進逼,但廣東南部恩平縣文安村和沿海的龍門島等地,仍有王興,鄧耀,陳奇策等部堅持抗戰,作者友人屈士,士煌兄弟亦在其中。陳恭尹此行極可能是去拜訪他們。

永曆八年(1654)春,恭尹自吳越歸,居增城新塘。獨漉堂全集卷一(增江前集小序)云:結茅荷池之上,讀書稽古,倦則放舟仰臥荷香中。時與何絳,梁璉等密友來往。永曆十二年(1658)春,恭尹待妻子懷孕,即與何絳結伴出崖門(周錫馥語),渡銅鼓洋,訪故人於海上。詩作於此時,乃恭尹名作,崖門在新會縣南,東有崖山,西有湯瓶山,崖門延伸入海,如半掩門,故名。宋末抗元最後據點。

三忠祠紀念抗元英烈文天祥,陸秀夫,張世傑。宋史忠義傳載至元十六年(1279)二月,元將張弘範攻崖山,宋將張世傑率軍抗擊,戰敗後領十餘艦奪港出,遇颶風壞舟,溺死平章山下。左丞相陸秀夫在崖山破後,負宋帝昺蹈海死。 

懷古   十首之一
燕南燕北戰爭餘,白草漫漫雪色初。河渡堅冰通下博,關門沙路走居胥。死求馬骨言終驗,生揕秦胸計已疏。猶有興亡數行淚 ,夜來彈與樂君書。

死求馬骨: 燕照王築台尊郭隗,千金市馬骨典故。   生揕秦胸: 荊軻刺秦王故事。   樂君書:戰國時燕國將領樂毅故事 ,書,樂毅報燕惠王書,見史記樂毅列傳

古今懷古多矣,或覽古蹟而思古人,或懷古事而發幽思,多藉以抒發興亡之感,或身世之悲。恭尹懷古十詩,未必皆親歷其地,多借題發揮燕台易代。

燕台: 史記燕召公世家載燕昭王為得賢士以共國,以雪先王之恥,築台師事郭隗,名黃金台。燕昭王置千金於台上,以延天下之士。寫燕國之盛衰興亡,以傷明末國變之悲。

鄴中   其一
山河百戰鼎終分,嘆息漳南日暮雲。亂世奸雄空復爾,一家詞賦最憐君。銅臺未散吹笙伎,石馬先傳出水文。七十二墳秋草遍,更無人表漢將軍。

此詩特寫曹操事,並評騭其政治,文學。

讀秦紀
謗聲易弭怨難除,秦法雖嚴亦甚疏。夜半橋邊呼孺子,人間猶有未燒書。

此詩說太公授張良太公兵法一書事。
唐代章碣焚書坑詩:竹帛煙銷帝業虛 ,關河空鎖祖龍居。坑灰未冷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

獄中雜記   二十六首   其一
鈴柝鳴終夜,星河耿暮秋。但令圭未玷,休問杼曾投。東海仍秦帝,南冠號楚囚。此身翔不下,何處學輕鷗。

恭尹《江村集序》云:戊午(1678)秋「罹無妄之災」,陳荊鴻《獨漉詩箋》云:「恭尹下獄之故當時紀載不多,獨《龍山陳氏家譜》載偽周曾慕名致書恭尹,考吳三桂以清廷議撤藩,故康熙十三年甲寅(1674)叛於雲南,耿精忠以福建,越年丙辰尚之信以廣東應。三桂自稱周帝,疑當時尚之信薦先生於吳,或吳移書延攬均不可知。」

海珠寺
黍苗無際雁高飛,對酒心知此日稀。珠海寺邊遊子合,玉門關外故人歸。半生歲月看流水,百戰山河見落暉。欲灑新亭數行淚,南朝風景已全非。

(郭偉庭老師選講)


明  馮小青   生平

南安太守之女杜麗娘,夢中與一折柳書生相遇,相知,相許,夢醒後尋夢不得,相思而亡。嶺南考生柳夢梅無意中拾得一張杜麗娘生前自繪像,為其美貌所勳,復得到杜麗娘托夢云,只要掘開她的墓穴她便可復活 。柳夢梅依夢行事,杜麗娘果真復活,幾經周折,兩人終於永結百年之好。這就是明代大作劇曲家湯顯祖的牡丹亭故事梗概。牡丹亭》讓一個時代的人為之如此感動 ,是因為那個時代的人正與杜麗娘遭受同一樣的命運(最多只是形式上不同而已),做着愛的自由的夢。西廂記的崔鶯鶯與張生 ,因為老夫人的阻撓不得相見,而素做出一個幫助他兩人傳情的紅娘,牡丹亭》就以夢的方式作為牽引男女主角兩人的遇合 。目的都是對抗封建的專制,男性和女性沒有戀愛交流的自由。

明末有一位叫馮小青的婦女,她寫過這樣的一首小詩:

冷雨幽窗不可聽,挑燈閒看牡丹亭。人間亦有痴於我,豈獨傷心是小青。

馮小青,明代廣陵世家女,姿容冠絕。父死家敗,委身富家子馮生,為大婦所不容, 乃幽居西湖孤山,尋抑鬱而卒。原有集,為大婦所焚,所餘無幾,稱《焚餘稿》。

拜慈雲閣
稽首慈雲大士前,莫生西土莫生先。願為一滴楊枝水,化作人間並蒂蓮。
一作:
稽首慈雲大士前,不升淨土不升天,願為一滴楊枝水,灑到人間並蒂蓮。

拜蘇小小墓
西冷芳草綺
粼粼,內信傳來喚踏青。杯酒自澆蘇小墓,可知妾是意中人。

無題
春衫血淚點輕紗,吹入林逋處士家。嶺上梅花三百樹,一時應變杜鵑花。
鄉心不畏兩峰高,昨夜慈親入夢遙。說是浙江潮有信,浙潮爭似廣陵潮。
新妝竟與畫圖爭,知是朝陽第幾名。瘦影自憐秋水照,卿須憐我我憐卿。
何處雙禽集畫欄,朱朱翠翠似青鸞。如今幾個憐文彩,也向西風斗羽翰。
脈脈溶溶豔豔波,芙蓉睡醒欲如何?妾映鏡中花映水,不知秋思落誰多?
盈盈金谷女班頭,一曲驪歌眾伎收。直得樓前身一死,季倫原是解風流。

鄉心不畏兩峰高,昨夜慈親入夢遙。說是浙江潮有信,浙潮爭似廣陵潮。
新妝竟與畫圖爭,知是朝陽第幾名。瘦影自憐秋水照,卿須憐我我憐卿。
何處雙禽集畫欄,朱朱翠翠似青鸞。如今幾個憐文彩,也向西風斗羽翰。
脈脈溶溶豔豔波,芙蓉睡醒欲如何?妾映鏡中花映水,不知秋思落誰多?
盈盈金谷女班頭,一曲驪歌眾伎收。直得樓前身一死,季倫原是解風流。

寄楊夫人詩
百結迴腸寫淚痕,重來惟有舊朱門。夕陽一片桃花影,知是亭亭倩女魂。


清  顧炎武  

賦得秋柳
昔日金枝間白花,只今搖落向天涯。條空不繫長征馬,葉少難藏覓宿鴉。老去桓公重出塞,罷官陶令乍歸家。先皇玉座靈和殿 ,淚灑西風日又斜。

又酬傅處士山次韻   二首之一
清切頻吹越石笳,窮愁猶駕阮生車。時當漢臘遺臣祭,義激韓讎舊相家。陵闕生哀回夕照,河山垂淚發春花。相將便是天涯侶 ,不用虛乘犯斗槎。

康熙元年(1662)秋,顧炎武結識了著名詩人和書畫家傅山,由於思想,學問上頗多共鳴之處,因此一見如故,成為知交。次年春,顧氏外出回家,途中遇見傅山,傅山寫了一首晤言寧人先生還村途中嘆息有詩 ,其詩曰:

河山文物卷胡笳,落落黃塵載五車。方外不嫻新世界,眼中偏認舊年家。乍驚白羽丹楊策,徐頷雕胡玉樹花。詩咏十朋江萬里,閣吾傖筆似枯槎。

顧炎武因以兩詩答之,此為其一。

傅山,字青主,山西陽曲人。明亡後穿道士服,隱居土穴,以醫為業。康熙中徵舉博學鴻詞,不應。

塞下曲   二首之一
趙信城邊雪化塵,紇干山下雀呼春。即今三月鶯花滿。長作江南夢堣H。

塞下曲》是古樂府舊題。此詩作於清順治四年(1647),距明亡已是第四個年頭。詩描寫是江南思婦懷念塞外久戍不歸的丈夫 ,而又與作者眷念已滅亡的明朝之情相勾通。

趙信城: 古代匈奴境內的城,地處今蒙古。漢翕侯趙信出兵不利,降匈奴,匈奴築城使居之。此是趙信城之來歷。(史記匈奴列傳裴駰集解)     紇干山:今稱紇真山,位處山西大同東。    作者以此兩地名指代塞外環境。

悼亡   五首之一
貞姑馬鬣在江村,送與黃泉六歲孫。地下相逢告公姥,遺民猶有一人存。

貞姑: 作者之嗣母王貞女。"姑",即婆婆,是針對亡妻而言。全句指作者嗣母王貞女已葬在江村(在昆山千墩浦右)。
馬鬣: 即"馬鬣封",語見《禮記・檀弓》,原指封葬孔子,此指亡母封葬。古代墳墓上封土的一種形狀。
送汝黄泉六歲孫: 意謂明年為亡妻送葬的是作者與亡妻的嗣孫顧世樞(作者過繼兒子顧洪慎之子),屆時將六歲。

全詩前兩句似平平道來,但充滿對嗣母與亡妻厚重的感情,她們二人即將在黃泉相逢,詩人囑托亡妻轉告亡母的是"遺民猶有一人存"。"遺民一人"是作者自指。因為嗣母是忠於故國的老人,順治二年,七月,聞清兵攻下昆山城而絕食,臨終前囑咐顧炎武勿更出仕。作者三十餘年始終牢記嗣母遺言,不與清廷合作,為新朝做事。(見清史・儒林傳・顧炎武傳)末句是告慰地下亡母說:我至今還是大明的遺民。

其餘四首
獨坐寒窗望藁砧,宜言偕老記初心。誰知游子天涯別,一任閨蕪日夜深。
北府曾縫戰士衣,酒漿賓從各無違。虛堂一夕琴先斷,華表千年鶴未歸。
廿年作客向邊陲,坐嘆蘭枯柳亦衰。傳說故園荊棘長,此生能得首丘時。
摩天黃鵠自常飢,但惜流光不可追。他日樂羊來舊里,何人更與斷機絲。

藁砧:古人用為丈夫的代稱。   宜言偕老:《詩經・鄭風・女曰雞鳴》:「宜言飲酒,與子偕老。」   琴先斷: 古人以琴瑟同時彈奏,聲音諧和,故用以比喻夫妻。一方先死,猶琴斷而瑟存。   華表千年鶴未歸: 用《搜神後記》丁令威死後化鶴歸來,落於城門華表柱上故事。   此生能得首丘時:用狐死首丘典故,表示人不忘本,懷念故鄉。   摩天黃鵠: 作者自喻志向遠大。   他日樂羊來舊里,何人更與斷機絲: 《後漢書・列女傳》:樂羊外出求學未成,中途回家,他的妻子拿剪刀剪斷織布機上未完成的布幅,告誡樂羊,求學如織布一樣要日積月累而成,不能中途而廢。樂羊受此激勵,終於學有所成。作者以樂羊自比,感嘆妻子亡故後,即使回家,也沒有人能給予自己激勵。

這組詩是作者在北方得知妻子在家鄉病故所寫,回顧二十多年夫婦間生離死別,把對妻子懷念和對故國之思兩種感倩交織融合於作品之中。

 鄭板橋  (四)

山中雪後
晨起開門雪滿山,雪晴雲淡日光寒。檐流未滴梅花凍,一種清孤不等閒。

題畫
兩岸青山聚米多,長江窄窄一條梭。千秋征戰誰將去,都入漁家破網羅。

聚米多: 後漢書言馬援有聚米為山,指畫形勢,布設戰陣。此指兩岸青山曾多為戰爭之地。

小廊
小廊茶熟已無烟,折取寒花瘦可憐。寂寂柴門秋水闊,亂鴉揉碎夕陽天。

落拓
乞食山僧廟,縫衣歌妓家。年年江上客,只是為看花。

燕京雜詩三首
不燒鉛汞不逃禪,不愛烏紗不要錢。但願清秋長夏日,江湖常放米家船。
偶因煩熱便思家,千里江南道路賒。門外綠楊三十頃,西風吹滿白蓮花。
碧紗窗外綠芭蕉,書破繁陰坐寂寥。小婦最憐消渴疾,玉盤紅顆進冰桃。

清  納蘭詩  (二)

柳枝詞   十六首選十
一枝春色又藏鴉,白石清溪望不賒。自是多情便多絮,隨風直到謝娘家。
水亭無事對斜陽,宛地輕陰却過牆。休折長條惹輕絮,春風何處不迴腸。
永豐坊媮糧矞Y,移植紅泥曲檻邊。涼月一簾思往事,是他曾與伴無眠。
人去樓空屬阿誰,月明惟見影垂垂。尋常已是堪愁絕,何況春來贈別離。
綠到長干第幾橋,晚晴簾幙隔吹簫。前身自是輕狂甚,嫁得東風帶水飄。
手綰長條倚水樓,困人風日懶梳頭。濛濛一抹催花雨,半繫斑騅半繫舟。
軟風吹雪帶微香,曾向珠樓掃鈿床。塘上鴛鴦三十六,祗今何處月茫茫。
風過遊絲卷落花,又隨飛絮上簷牙。東鄰為約清明後,陌上輕衫共採茶。
一水縈迴鴈齒橋,紅泥亭搭綠絲縧。潯陽縱有麻姑信,春雨春風自寂寥。
休栽楊柳只栽桐,待鳳藏鴉好盡空。不見胥臺明月夜,一池黃葉但西風。

又柳枝詞   八首選四
長條短葉漾東風,寒食青郊處處同。不待含烟兼帶雨,春山一半綠紗中。
翠袖寒輕立畫橋,江謳越吹激山椒。看來都未關情緒,別向東風弄柳條。
蕭條齊映白蘋洲,宛轉青蛾恨未休。梅雨過時憔悴了,年年無緒到清秋。
密護軒窻障小樓,從今不作少年遊。一生幾許心閒日,不見相思見又愁。

從軍曲   二首選一
錦衾千里惜餘香,獨宿天山五月涼。夢斷荒城天欲曉,李陵祠下月如霜。

上巳清明
悵望天涯令節同,酒懷詩思兩匆匆。流杯亭榭鳴鳩雨,近水人家插柳風。芳草何心長自綠,桃花無賴只能紅。踏青祓禊柑將去,牢記歸途此日逢。

雨後
宿雨蘆村暑乍清,歸雲天外一峰晴。蟬嘶柳陌多相應,燕踏琴絃別作聲。白日旋消高枕過,秋風又向亂砧生。傷心咫尺江干路,擬著漁簑計未成。

通志堂集

納蘭詞       飲水書影詞        納蘭書影詞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