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49)   本期第八頁

劉郎(唐大郎)   (二)

唐雲旌(劉郎),1908~1980),上海嘉定人,本是銀行職員。後來寧捨金飯碗而業筆耕。初以筆名唐大郎發表詩文小說 ,後與劉惠明結褵,遂改署劉郎,以示對夫人忠貞不二 。擅長寫打油詩,才情橫溢,筆調詼諧,有江南第一枝筆之稱 。他的詩有两個特點,一是滑稽突梯,嬉笑怒駡,皆成文章,二是題材廣泛,古今中外事物,信手拈來,皆可成詩。而且揮灑自如 ,妙趣橫生。1980年7月20日在他的上海寓所去世。  

 

 

 

 

 

 

 

 

 

 

 

 

 

 

 

 

 

 

 

 

 

 

 

 

 

 

 

 

 

 

 

 

 

 

 

 

 

 

 

 

 

 

 

 

 

 

 

 

 

 

 

 

 

 

 

 

 

 

 

 

 

 

 

 

 

 

 

 

 

 

 

 

 

 

 

 

 

 

 

 

 

 

 

 

 

 

 

 

 

 

 

 

 

 

 

 

 

詞三首   選一定風波

定風波
海岸猶飛二月霜,流雲永夜繞紅牆。中住女佗人絕世,落紙,可憐字字畫神方。   有病爭如無病好,但要,閒來許與話家常。為報臨歧投一問,可信,頭銜新署秘書郎?

自註:右詞皆若干年前舊作。友人將所遇見告,我把他的話都納在這三首詞中。平時不大填詞,偶有所為 ,亦都不能稱意。」  (三首詞分別是:《意難忘》,《定風波》,《南浦》)

上海小唱 二首

花粉燕支久絕蹤,晝眉秀筆亦塵封。春來偶見盈盈女,輕抹唇膏不讓濃。

自註:行街時偶見年輕女子有薄施脂粉,輕抹口紅者,新事物,亦老事物也。

十二年前大靠邊,靠邊我比孔丘先。周翁始作公平議,夫子牛棚已六年。

在我離開牛棚後一年,两千年前的孔二先生也被四人幫揪出來批判 。一時掀起了批孔風潮。一九七九年第一輯中華文史論叢刊載了周予同先生的一篇文章 ,題為關於孔子的幾個問題,把孔子一生作了公平的論述。它的結論是孔子是順應時代潮流的思想家。看來 ,老二也好解放了。

看天仙配悼鳳英   四首選三
識汝原如地上仙,一朝仙去可登天?遙知天上無人識,地上曾為萬姓憐。
艷爽聰明萃一身,却教魔爪奪青春。江樓燈火都依舊,不見當年笑語人。
歌衫舞扇更珠喉,好語温情一例休。人自傷離皆哽噎,我因哀汝淚長流。

黃梅戲天仙配國慶在上海重映。我是在節前預映時就看了的。這樣的好戲 ,好片子,却被四害禁映了十多年。而片中的主角嚴鳳英也在十年前被魔鬼迫害,含寃死去。今年(1978),安徽文化部門也已為她沉寃昭雪。

再悼嚴鳳英   四首選二
從來風義屬紅菕A顧汝何曾得善償?嗾犬噬人應見慣,果然此犬惡於狼。
幾回摧折路人腸,將遣何人賦悼亡。廿載傾心狂客在,饒他駔儈駡劉郎。

阿必大
投身枉自近東鄉,不識東鄉土亦香。偶而來看阿必大,居然醉倒老劉郎。常情俗事皆塵劫,孤女兇婆好嬸娘。若個能才扛大筆?姓名不遣後人揚。

今年(1978)夏天到秋天,幾個月來,上海上演了一齣滬劇,劇名阿必大。是滬劇的傳統節目 。上海滬劇團已經十多年沒有演這個戲了。這一回老戲重排,大為轟動。(節)

自壽一首
任經浪浪復波波,天趣橫才兩不磨。時向性靈搜好語,偶於沉醉放狂歌。風華欲淨聲華墮,俊士所賢迂士呵。七十還淘童子氣,自言來日正多多。

去年(1977)七十虛歲,今年七十實歲。兩年內寫成七十歲詩一百首,中有懷人,悼友,即事,論詩,憶往,而寫當年花花綠綠事迹的亦有十來章。內容多種,體裁只有一個 ,即均七言絕句。前面這首自壽詩,是在今年生日那天寫的,將作這些詩的題記。我的東西稱不起名山事業 ,本人也從無這個志願。自己寫,自己看,正像蠻夷大長老夫說的聊以自誤而已。

以詩代柬   二首選一
友人書來,詢予近狀,作律詩二首報之。
雜煮籼粳調糙黏,魏家藥味勝糖甜。病因哮喘求天暖,誰信先生律己嚴。早是無心華履服,好尋險韻押凡咸。吾頭照樣圓圓在,不為蕭娘不削尖。

有人很欣賞這一首的最後兩句,黃苗子兄寫信來告訴我,他改了幾個字:吾頭本是圓圓在,却為蕭娘去削尖,送給一個賣身投靠四人幫的無恥文人 。苗子說的蕭娘,當然指的是江青這個妖孽。

答老髯
西山夕照未全收,飯熟茶香仍一樓。所苦一身纏一疾,却因無欲故無求。花開滿眼方知累,老住斯鄉不再柔。隻語語君君莫笑,丈夫至竟尚依劉。

老髯詩來,有白祫雄談迹已陳,淞波恬卧葛天民多感故人肝膽照 ,論詩倘得附篁墩之語。他叫我作詩,我做詩不喜和人原韻,以為放不開手也。四十年前,我有丈夫何必定依劉句 ,曾為髯翁稱許。

重九得郁風來信
甚風吹到郁風書,為報行程問起居。將自娘家去無錫,更尋園景往姑蘇。秋深葛嶺遲苗子,水漲桐廬會淺予。直待初冬來海上,三人同擾阿劉廚。

上面八句都是照郁風上的話寫出來的。這一回,她第一個從北京先下江南,陪了一位從美國回來的弟弟和洋弟媳到杭州,弟弟要在浙江大學講學。她們遊完了蘇州無錫,便去杭州。那時 ,她的丈夫黃苗子從北京趕去,和她斷橋相會,然後往桐廬,和葉淺予會師。郁風還要在自己的老家(富陽)呆些日子,才來上海娘家。(節)

與香煙告別
至親好友深深勸,橫下深如鐵石堅。怪是鄙人貪命活,切為斷藕莫絲連。羊毫入握空尋火,虎子初登便想煙。譬若人生緣分滿 ,相依五十又三年。

老年慢性支氣管炎這個頑症,每年折磨着我。家人,朋友每年都在勸我戒煙,・・・・・・・・・香煙是我在十八歲時就抽上癮的 。後來做了文字工作,養成一個習慣,即使寫一張便條,必然右手執筆,左手夾一枝香枝香煙,不然,一個字也寫不出來。今天(1978年)是戒煙的第一天,不瞞讀者說,上面的這一段文字 ,寫寫停停,整整花了一個小時。

買書記盛
深宵列隊到清晨,小裹大包兩手拎。數理化三門最熱,日英法語本常新。丹青未印潘天壽,小說貪看笑面人。書店今朝登廣告,玻璃明日似篩銀。

笑面人: 雨果的小說名字。   玻璃明日似篩銀: 擁進去買書的人羣,往往把玻璃櫃子打碎。

吹詩兩首
媿翁詩論多清至,近有容黃語可師。此外更誰知我者,只能讓某自家吹。
致我悼詞亦不難,謊言陳套一齊刪。要吹還是吹詩好,直向東坡路上攀。

近年來死了親戚。朋友。常常親往弔唁。在大殮的儀式中,都要由一個人替死者致悼詞。講到死者的生平事迹,不免有言過其實之處。因此想若是我一旦溘然長逝,也有人為我這樣做 ,泉中有知,我是會汗毛站班的。因有前面的第二首之作。

小樓一日
宵來樓上鼾聲酣,是處書齋小若龕。離榻先尋紙筆硯,出門徐步兩千三。秋衣早把冬衣換,藥味還同棗味甘。笑我閒居真好事 ,投詩猶似
唱江南

我家四樓有一間十三,四方米的小屋,平時是吃飯,打牌的地方。入秋以來,改為我一個人的臥室。每天在這堸釭蛂A靜坐,讀書,看報,寫信,會客,吃藥,進補,也少不得打牌乃至做詩 ,這個不成氣候的閒居集,就是在小樓上產生出來的。

作者自注說: 朋友們除了勸我戒香煙外,又勸我做做健身運動。打太極拳沒有這個耐性,還是以散步為最方便。開始幾天只走一刻鐘,逐漸增加,今天在北京西路繞了一圈,走了半個小時,數一數 ,共走二千三百步。

 看櫃中緣復遇李玉茹
施朱映白若通神,五十人如十五人。台下何曾似蝦米,上台簡直是蝦仁。

這詩是作者讚美京劇青衣花旦李玉茹。作者於1978年10月在上海觀看她演了一齣櫃中緣》 ,讚美李玉茹扮相俏麗,神態表現猶如一個小姑娘,像蝦仁一樣鮮嫩,其時李玉茹年紀已屆五十五或以上。

憾事
長恨羣奸弄巨災,被災人盡是殊才。已彈老舍三升淚,更灑三升哭傅雷。

作者自注說: 在當代作家中,他最佩服老舍和傅雷。解放初期,曾在北京見過老舍,握過手,吃過烤鴨,而始終沒見過傅雷一面,是他的一件畢生憾事。

家務勞動
操勞家務選輕微,聞與舒筋活血宜。行本不妨分內外,妻何可以制AB?書齋且掃斯文地,夏日能搓絕薄衣。最是入廚徒悵惘,前年才會煑咖啡。

退休以後,在家堶豸ㄛO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的老太爺,不是的,也做一點家務勞動。據說老年人做一點適當的家務勞動,也是健身之道。比如自己的房間自己收拾,掃地抹桌子,也幫着揀揀小菜 ,冲冲開水。夏天,我們規定自己的汗衫褲以及襪子,手帕都歸自己洗滌。就是一樣,竈頭上的事,我什麽也不會動,前兩年才學會了燒咖啡 ,因為這東西我每天非食不可。

但是,・・・・・・・一位書法家的朋友,他自己退休了,太太還在工作 ,家中之事都堆在他的身上。・・・・・・・他來信訴苦,說如果像從前的人有兩個老婆多好 ,讓小老婆在家媟F活,我好騰出工夫寫寫文章,寫寫字。・・・・・・・他的話當然是開玩笑 ,這就是吾詩第三,四句的來源。(此段 照原文刪節)

遂無人再念孤兒
遂無人再念孤兒,親見孤兒頭白時。若報九京舅氏問,阿常健飯尚能詩。

舅父逝父三十六年以後,舅母汪夫人也在滬病故。她是我最後一個長輩。在她生前,我每星期去存省一次。去前,她總要服侍她的阿姨買好我愛的食品。如果這一天我去得晚了,她會念念不已 ,所以她家的人都叫我早一點去,不然,老太太會煩死的。

遊拙政園
海陬同客等天涯,聚得離愁欲滿車。何意遂侵今夜夢,多情來看早春花。可憐檻鳳囚鸞地,曾是寒蛬婦家。癡絕遠香堂外立,風檐霜鬢日西斜。

這是五年前的一首舊作。記曰:一九七三年十一月之吳下,遊拙 政園。忽有所懷,當年囚鳳之地,已渺不可尋。比歸滬上,忽夢其人,依稀十七年前風檐暖瓦時也。既醒,不復成眠,挑燈記此,擲筆惘然。

晤張樂平
五原路上幾回經,高樹疏籬認小庭。我自閒居為老子,君於電視作明星。堆來盆盎佳山水,貯滿箱籠美酒瓶。聞道
三毛仍筆下 ,何時小鬼變年青?

上海的五原路上,住着我好幾位老友。有男的,也有女的。他們在舊社會都是有點名氣的人物,到了新社會,名氣愈來愈響的却只有一個人 ,他就是畫家張樂平。

   張樂平

理髮椅上得句
廳堂走出美姣娥,腰是纖柔髮有波。耳畔俏懸大小鬈,顋邊媚映淺深渦。原知巧洗精梳好,誰置邪規惡戒多?遙指囚籠應咒駡,沒毛白髮一妖婆。

連外國人也知道,兩年以前中國女同胞的頭髮都梳成一個樣子,直籠統地披在腦後。理髮店不設燙髮工具,女性也不敢要求燙髮。因為四人幫的江青是不燙頭髮的 ,女人都要以江青為榜樣,他們哪堛器D他們的這位奶奶是個禿子,一向裝假髮。所以人們一直疑心四人幫連人民的生活都要干預 ,說不定下過燙髮的禁令。去年(1977)起,理髮店恢復了燙髮業務。最先燙的是文藝工作者,後來商店女職員,工廠女青工,也陸續把頭上青絲,弄成一波三浪。到今年(1978),已普及到機關的女幹部 ,學校女教師乃至家庭婦女,六七十歲的老太太。(此段照原文刪節)

理髮店也稱理髮廳,故用廳堂二字。

記三張

多年病廢命搖搖,出手名書聲價高。重向春明尋舊夢,弦聲一路過天橋。   張恨水

聽說已故小說家張恨水的名著啼笑因緣重新校勘出版 。果爾,則樊家樹,沈鳳喜之名,又將流傳於今日青年人之口矣。

白門柳色尚依依,亂世才輕命亦微。老死情絲無半縷,一生慧劍竟空揮。   張慧劍

一九七二年,南京傳來慧劍的噩耗,那時正是四害橫行 ,他在南京經常受到批鬥。一天,他覺得胸悶難熬,由她的姪子陪往醫院,不料中途病作,竟氣絕於三輪車上,死時只有六十四歲,終生不娶,也未談過戀愛,是朋友中一個異人。

三樓直上急匆匆,推進門來見老翁。為道閒居無箇事,任他南北趕西東。   張友鸞

去年(1977)秋天,友鸞從北京來上海。一天,突然摸到吾家三層樓上。十多年不見不見,鬚髮如銀,齒牙零落,問其年,誑稱八十四,其實只七十五。來滬小住,即去杭州,再往合肥女兒家。此人形容衰老,但精神奇健,每食必飲,飲必硬貨。我請他吃飯 ,餉以啤酒三瓶,他甚不樂意。

作者注: 三位姓張的都是新民報舊人 ,各有一枝健筆,時人稱新民報三張

   
左起:张慧劍张恨水张友鸞。 张恨水    

歐陽予倩

歐陽予倩,湖南溜陽人,和田漢是同鄉,伳是中國早期話劇創導人之一,同時對京劇也有很深造詣,不但能編,也能演唱。

一九四四年京劇名演員金素琴在戰火中來到桂林演出,歐陽予倩曾寫過兩首詩贈給她:

剛健婀娜並有之,況兼才藝啟人思。同舟莫恨相逢晚,暴雨狂風競渡時。

剛健婀娜並有之」是從馬君武贈小金鳳的詩句「剛健婀娜兩擅場變化出來的 。金素琴在京劇的地位與小金鳳在桂劇的地位相等,聲色技藝亦不相伯仲,因此把這一句詩移贈給金素琴也是很適當的。同舟暴雨兩句點出他們同是在艱苦環境之中為戲劇的創新而奮鬥的時代背景 ,比馬君武那首只涉及私人情誼的詩,意境似乎更高。

情懷如水欲無波,為聽君歌喚奈何。自古才人多有恨,如君如我恨誰多。

這首詩若只從字面看來,似是詩人因聽金素琴的歌而引起感情的激盪 ,但據徐傑民的解說,則認為詩意是抒發了當時文化人對現實的不滿的 。(見徐傑民寫的徐悲鴻在桂林一文。)因歐陽予倩在寫好這兩首詩之後即送給徐悲鴻 ,由徐悲鴻親筆註明這詩是贈金素琴之作 。故徐傑民的追憶徐悲鴻之文兼及此事。

歐陽予倩的新編桂劇常有借古喻今之作,如桃花扇中李香君的唱詞:郎君為國當自勉 ,你有重任在雙肩。從來女子遭人賤,何況我煙花不值錢。重重束縛難舒展,千辛萬苦對誰言。今番別後君休念,黎民百姓正倒懸。我心已死腸已斷 ――」李香君唱到此忍着鳴咽時,男主角侯朝宗接唱:「叮嚀言語記心間 。早已立下澄清願,內除國賊外斬樓蘭。」「國賊」云云,即是暗諷當時與汪精衛一鼻孔出氣的投降派的。

歐陽予倩的打油詩

歐陽予倩在桂林的時候,還曾寫過兩首打油詩,甚為有趣,傳誦於文化界。先說本事。當時在桂林的作家中 ,有一個是東北年青作家端木蕻良,端木寫了個京劇紅拂傳,一方面交四維劇社演出 ,一方面刊在陳邇冬主編的大千雜誌上,大受歐陽予倩的賞識。歐陽就要他寫更多的京劇本 ,還把一個自己想寫而還沒有動筆的劇本題材推薦給他。為了此事,歐陽曾幾次親自到他住的小樓上來催他動筆。可是當時端木正在寫京劇本柳毅傳書,這是準備給柳亞子祝壽演出的 ,不能拖延,於是他不但在門上貼了謝絕來賓的字條。而且從樓下貼到樓上,凡是目光所及之處,都貼上了謝絕來賓的字條 。有一次歐陽予倩來找他,他沒在家,歐陽見了那些詩,戲題杜門詩一首 ,釘在他的門上,詩道:

女兒心上想情郎,日寫花箋十萬行。月上枝頭方得息,夢魂又欲到西廂。

又一次歐陽來找他,在窗口見他正在桌前專心寫作,於是又把預先寫好的一首詩從窗外遞進來。此詩更妙,自稱紅良小姐,諧音蕻良。詩道:

春宵何處覓情郎,擁被挑燈春恨長。吟到疑雲疑雨後,小生端合便敲窗。

端木蕻良後來寫了一篇歐陽予倩和杜門詩的文章,發表於一九八一年九月二十日桂林日報,認為歐陽的詩寫得很有意思,既不傷大雅,又起到杜門的效果,表現歐陽老的幽默感。

    歐陽予倩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